首页 - 佛学文集 - 禅宗文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禅宗祖师公案选

导言

  自从达摩到中国传法以来,放射出一个个耀眼的新星,渐渐汇成一团团星云,他们虽然离我们远去了,但他们的光辉依然照亮着我们。
  如果你能深入进去,透过这哈勃望远镜,就会看到这些星星就在我们眼前,就在我们的身边。
  不知你是否能看清他们的音容笑貌,听清他们的叮咛。千万要小心,小心。避开他们的棒喝。
  【初祖达摩】
  公元527年,梁大通元年,菩提达摩坐船来到中国。九月二十一日从广州上岸,这时中国的梁武帝是个非常喜欢佛教的皇帝,十月一日,达摩受梁武帝之邀来到首都南京。梁武帝问:"我自即位以来,供养佛僧,建造寺庙,抄写佛经,这究竟有多大的功德?"达摩说:"这根本没有功德可言。你所说的只是世俗的小果报而已,谈不上真功德。真功德是最圆融纯净的智慧,它的本体是空寂的,你不可能用世俗的方法去得到它。"十月十九日,达摩自知与梁武帝法缘不合,就渡江到北魏去了。后来,梁武帝想派人去追,也为时已晚了。
  达摩渡过长江,便到了嵩山少林寺,他整天面壁而坐,精神集中,屏息诸缘。
  正光元年十二月,有一位名叫神光的禅僧,为了求法,就通宵站在洞外不动。达摩:"你一直站在雪中,究竟有什么心愿?"神光:"但愿师父打开甘露之门,拯救众生,请教我佛法吧!"达摩:"诸佛为求无上的悟道,不惜花费无限的时间去修行。你凭极小的决定,怎么能求到大囧琺,我想你是很难如愿的。"神光取刀断臂,达摩:"诸佛为求法,不把身体当身体,不把生命当生命。你断臂求法,也是一种很好的行为。"神光:"请师父为弟子安心。"达摩:"你拿心来,我将为你安心。"神光:"我已寻了很久,可是我找不出心来。"达摩:"假如你能够找到的话,那又怎能算是你的心呢?我已经给你安好了心,你现在明白了吗?"神光:"明白了。诸法本来空寂,因此菩萨才不动念,不动念才能登涅盘之岸。"于是,达摩就收神光为弟子。
  公元五三六年,达摩觉得应该离去了,便召集弟子,达摩:"你们谈谈自己的悟境吧!"道副说:"依我的见解,不要执着文字,但也不离于文字,这便是道的妙用。"达摩说:"你得到我的皮毛了。"总持比丘:"依我现在的见解,犹如庆喜看见了佛国,一见便不须再见。"达摩说:"你只得到我的肉了。"道育说:"四大皆空,五蕴非有,依我所见,并无一法可得。"达摩说:"你得到我的骨了。"最后轮到神光,他只是作礼叩拜,然后仍回到原位,并未说话。达摩说:"你得到我的真髓了!"于是,神光慧可成为了禅宗二祖,接续了达摩祖师广度众生的事业。
  达摩偈云:
    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
    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荷泽神会】
  荷泽神会(公元670年-758年)是湖北襄阳人,俗姓高,他对维护慧能的法统及禅宗的通俗化的贡献很大,并使得提倡顿悟的南禅压倒了渐悟的北禅。
  他十三岁时便去参拜慧能。慧能:"你千里跋涉而来,是否带来你最根本的东西?如果你带来了,那么你应该知道它的主体是什么?你说说看。"神会:"这东西就是无住,见就是主。"慧能:"你这小和尚,词锋倒也敏利。"
  神会:"师父坐禅时,是见还是不见?"慧能打了他三柱杖,问他:"我打你是痛,还是不痛?"神会:"我感觉也痛,也不痛。"慧能:"那我是也见,也不见。"神会:"什么是也见,也不见?"慧能:"我见,是因为常见自己的过错;不见,是因为我不见他人的是非善恶。至于你不痛,那么你便像木石一样没有知觉;如果是痛,那么就像俗人一样会有怨愤之心。见和不见,都是两边的执着,痛和不痛都是生灭的现象啊!你还没有见到自性。"神会听了大为惭愧,立刻向慧能行礼。慧能谆谆地教导他:"你如果心迷不见,就请教大德高僧。你如果心悟见性,就依法修行。你自迷不悟,却来问我见与不见,我悟不能代替你悟;你悟也不能代替我悟。为什么不自证自见,反问我见与不见。"神会再次行礼,礼拜了上百次,求师饶恕。从而成为慧能最虔诚的信徒。
  一天,慧能向众人说:"我有一个东西,没有头也没有尾,没有名也没有字,没有背也没有面,你们大家知道是什么东西吗?"神会:"这是诸佛的本源,我的佛性。"慧能:"告诉你无名无字,你偏要叫它本源佛性。你也只能做一个注解佛法的和尚。"
  【南岳怀让】
  南岳怀让,陕西金州人,公元677-744年,俗姓杜。十五岁出家先学律宗,后到嵩山拜慧安为师,慧安介绍他到曹溪去见慧能。
  慧能问:"你从哪里来?"怀让答:"我从嵩山来。"
  慧能问:"来的是什么东西?怎么来的?"怀让答:"说他是东西就不对了。"
  慧能问:"是否还须要加以修证呢?"怀让答:"我不敢说不可以修证,但可以说决不会污染。"
  慧能问:"你的看法正好和我的相同,这个不会污染的,乃是佛菩萨要我们留心维护的。"
  怀让便在慧能门下,跟随了十五年。后来便来到南岳,大大宏扬禅学。
  他的弟子中,最有名的就是马祖道一。
  【马祖道一】
  马祖道一四川成都人,俗姓马,在佛教僧侣中,以俗姓称祖的,可能就是他了。
  马祖十二岁出家当了和尚,后来到南岳拜怀让为师。
  一天,怀让看马祖整天呆呆地坐在那里参禅,于是便见机施教,问:"你整天在这里坐禅,图个什么?"马祖说:"我想成佛。"怀让就拿起一块砖,在马祖附近的石头上磨了起来。马祖不解地问:"师父,您磨砖作什么呀?"怀让:"我磨砖作镜子啊。"马祖:"磨砖怎么能作镜子呢?"怀让:"磨砖不能作镜子,那么坐禅又怎么能成佛呢?"马祖:"那要怎么样才能成佛呢?"怀让:"这道理就好比有人驾车,如果车子不走了,你是打车呢?还是打牛!"马祖无法回答。怀让又说:"你是学坐禅,还是学坐佛?如果学坐禅,禅并不在于坐卧。如果是学坐佛,佛并没有一定的形状。对于变化不定的事物不应该有所取舍,你如果学坐佛,就是扼杀了佛,如果你执着于坐相,就是背道而行。"
  马祖听了怀让的启示教诲,就好象饮了醍醐一样清醒。从此,马祖才真正悟了道,便跟随怀让整整十年。马祖离别怀让后,便到江西去作方丈,在怀让的六位入室弟子当中,只有他得到了心传。
  【日面佛,月面佛】
  (注:日面佛的寿命为一千八百岁,月面佛的寿命只有一昼夜。)
  马祖道一得了重病,有一次院主来探望他,问:"大师近来身体可好?"马祖道一:"日面佛,月面佛。"二月一日,洗头沐浴,结跏跌坐,而逝。
  只要活得明心见性,随缘任运,不管是长寿,还是短寿,都不虚度此生。
  【百丈怀海】
  百丈怀海禅师是福建人,为马祖席下最著名的入室弟子,后住江西百丈山,世称为百丈禅师。四方禅僧,纷至踏来,席下人才济济,如沩山、希运等后来都成为了一代宗师。
  怀海参见马祖大师后,成了马大师侍者。每次施主送斋饭来,怀海一揭开饭盒盖的时候,马大师就拈起一块烧饼,问大众:"是什么?"每回都这样。就这样,怀海在马祖身边呆了三年。
  【野鸭子】
  有一天,他陪马祖散步,听到野鸭的叫声,马祖问:"是什么声音?""野鸭的叫声。"过了好久,马祖又问:"刚才的声音那里去了?"怀海答:"飞过去了。"马祖回过头来,用力拧着怀海的鼻子,怀海痛得大叫起来。马祖道:"再说飞过去!"怀海一听,立即省悟,却回到侍者宿舍里哀哀大哭。同舍问:"你想父母了吗?"答:"不是。"又问:"被人家骂了吗?""也不是。""那你哭什么?"怀海说:"我的鼻子被马大师拧痛了,痛得不行。"同舍问:"有什么机缘不契合吗?"怀海说"你去问和尚去吧。"同舍就去问马大师:"怀海侍者有什么机缘不契合?他在宿舍里哭。请和尚对我说说。"大师说:"他已经悟了,你自己去问他。"他回到宿舍后,说:"和尚说你悟了,叫我来问你。"怀海呵呵大笑。同舍问:"刚才哭,现在为什么却笑?"怀海说:"刚才哭,现在笑。"同舍更迷惑不解。
  一次,怀海禅师上堂说:
    灵光独耀,迥脱根尘。
    体露真常,不拘文字。
    心性无染,本身圆成。
    但离妄缘,即如如佛。
  意思是说灵光独自闪耀,就可以脱离尘世的牵累。本性显露,真理永恒,无须拘泥于语言文字,心性清净,没有污染,本来就已圆满完成。所以只要远离虚妄尘缘,就可以觉悟。
  有一天,众人都在外面劳作,突然一个和尚听到了鼓声,便扛起工具,大笑而归。百丈怀海感慨道:"真是一个好释子!与观音菩萨听音入理有同工之妙!"百丈禅师回去后问那个和尚:"你刚才明白了什么道理?"和尚说:"刚才肚子正好饿了,一听到鼓声,我便赶紧回来吃饭。"百丈听后,哈哈大笑。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怀海禅师对禅宗的又一个巨大贡献就是订立了天下闻名的禅门清规《百丈清规》,他总是亲自实践带头劳动,年老了也不停止在外劳作。据说百丈怀海禅师九十四岁时,还与弟子们一起劳动。有一次,弟子们把他的农具悄悄地藏起来了,想让他休息,百丈说:"我没有什么德行,怎么敢让别人养着我呢?"所以,当天他没有参加劳动,也没有吃饭。百丈怀海就这样告诫他的弟子们要"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这句话成为千古传颂的佳句名言。
  野狐禅
  百丈和尚每次说法的时候,都有一位老人常跟随大众听法,众人离开,老人亦离开。忽然有一天不离开,百丈禅师于是问:"面前站立的又是什么人?"
  老人云:"我不是人啊。在过去迦叶佛时代,我曾住持此山,因有位云游僧人问:'大修行的人还会落入因果吗?'我回答说:'不落因果。'就因为回答错了,使我被罚变成为狐狸身而轮回五百世。现在请和尚代转一语,为我脱离野狐身。"于是问:"大修行的人还落因果吗?"百丈禅师:"不昧因果。"
  老人于言下大悟,作礼说:"我已脱离野狐身了,住在山后,请按和尚礼仪葬我。"
  百丈真的在后山洞穴中,找到野狐的尸体,便依礼火葬。
  【南泉普愿】
  山下水牯牛-南泉普愿
  南泉普愿参见马祖道一后,才顿然得鱼忘筌,到达游戏三昧的境地。一天,南泉给众僧舀粥。马祖过来问:"桶里是什么?"南泉说:"这老头子怎么张口就说这种话?"马祖就不再吭声了,从此别的和尚也不敢再考他。
  南泉普愿离开马祖后,栖止于池阳南泉山,一住三十年。有一天,南泉上堂来说:"我自小就养了一头水牯牛,想向河东放牧,可它要吃别人的水草;想向西边放牧,也要吃别人的水草。所以不如将就着,在这儿吃点草吧,可是却又总找不到。"
  一次,南泉在山上干活,有一个和尚过来问:"到南泉那儿去的路怎么走?"南泉举起他的镰刀说:"我这把镰刀是花了三十块钱买的。"和尚说:"我不问你镰刀,我问你到南泉那儿去的路怎么走?"南泉说:"这镰刀我用得正快!"
  南泉普愿要谢世了。有位弟子问:"师父百年以后到哪里去?"南泉普愿说:"到山下做一头水牯牛去。"那弟子说:"我也跟师父你去,行吧?"南泉说:"你要跟我来,就一定要衔上一根草。"
  【曹山本寂】
  曹山本寂,福建人,是曹洞宗的又一创始人。他抛弃尘缘,投入洞山良价门下,洞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回答:"本寂。"洞山问:"哪个呀!"他又说:"不叫本寂。"由此深得洞山器重。
  后来,他辞别洞山到曹溪,再回到江西的吉永。因为他非常仰慕曹溪慧能的英名,将自己所住的山叫曹山。
  僧人清税说:"我孤独贫困,请老师拯济。"曹山说:"清税和尚,你过来。"清税走上前,曹山禅师就说:"泉州白家酒,你吃了三盏,吃后还说没有沾唇。"
  一次一个僧人对曹山说:"学生浑身是病,请老师医治。"曹山答:"我不医。"僧人问:"为什么?"曹山说:"我要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僧人说:"难道和尚没有一点慈悲心吗?"曹山说:"我才是真正的大慈大悲的人。"
  有一次,曹山禅师听到钟声就叫到:"哎哟!哎哟!"弟子问他:"师父这是怎么啦?""那钟声打中我的心啦。"弟子无言以对。
  有一个弟子问:"世间什么最贵重?"曹山回答说:"死猫的头最贵重。"弟子问:"为什么呢?"曹山说:"因为从没有定过价钱。"
  僧人问:"我抱璞投师,请老师雕琢。"曹山答:"不雕琢。"僧人又问:"为什么不雕琢?"曹山回答:"要知道曹山是好手。"
  他曾做过一首偈子:
    枯木龙吟真见道,骷髅无识眼刚明。
    喜识尽了消息尽,此人哪辨浊与清。
  【德山宣鉴】
  德山宣鉴禅师,四川人,俗姓周,幼年出家,曾精研佛法,尤其擅长讲解《金刚经》,故有周金刚之称。当他听说南方禅宗十分兴盛,便不平道: "佛学如此博大精深,即使修行一辈子,也难以成佛。 南方的妖魔竟敢胡诌什么'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我要捣毁他们的老巢,灭绝这些邪种,以报答佛恩。" 于是,他挑着《青龙疏抄》离开了四川。 在湖南澧阳的路上,他看到一位妇人在卖饼,当时他肚子有点饿了,就停下担子,想买点心,妇人指着他的担子问:"里面装的是什么书啊?"德山道:"是《金刚经》。"妇人说:"我有一个问题,你要答得上来就送你点心吃,如果答不上来就请你走开,没有点心吃。《金刚经》上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将来心也不可得',不知道你点的是哪个心?"周金刚顿时哑口无言。
  随后,他到龙潭崇信禅师那里去,一进法堂他就大声嚷嚷:"久闻龙潭大名,到此一看,即不见潭,也不见龙。"崇信躬身道:"你已经亲身到了龙潭。"德山无法回答,就留了下来。
  一天夜里,德山宣鉴侍立在龙潭身旁,龙潭禅师说: "夜深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德山宣鉴便往外走,刚出去又回来说:"外面好黑。" 禅师便点起一支蜡烛给他。他刚伸手接,禅师就一口吹灭。 德山顿时大悟。 第二天,龙潭对大众说:"这里有个汉子,牙齿好像剑树,张着血盆大口。 一棒打不回头。他日异时,在孤峰顶上,树立我的道法。"德山宣鉴悟道后,便把《金刚经疏抄》等在法堂上一把火烧了。 他感叹道:
    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
    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
  (意思是:穷尽了玄理佛论,也不过像放在虚空中的一根毫毛;用尽了世间机巧,也不过像投入巨壑中的一滴水珠。)
  德山宣鉴悟道后上堂说:"说得出来也三十大棒,说不出来也三十大棒。"德山的棒与临济的喝,形成禅宗特有的棒喝交加。
  有人问:"什么是菩萨?"德山宣鉴就用棒子打他:"出去!别到这里来拉屎!"
   "什么是佛?"德山宣鉴回答:"佛是西天老骚狐。"
  德山宣鉴有一天在堂上说:"我这里没有佛,没有祖,达摩是老臊胡,释迦牟尼是干屎橛,文殊、普贤是挑粪工,什么等觉、妙觉都是凡夫,菩提智慧、涅盘境界都是系驴的木桩。十二类佛经是阎王簿,是擦疮的废纸,什么四果三贤、初心十地都是守坟的鬼,自身难保。"
  临终时,德山宣鉴告戒徒子徒孙道:"扪空追响,劳汝心神。梦觉觉非,竟有何事!"(意思是:追逐虚空幻响,只会徒劳你们的心神,梦中醒来,才会觉悟到它的虚幻,明了本来无事的道理。)
  【洞山良价】
  洞山良价是禅宗曹洞宗的创始人之一,他俗姓俞,浙江会稽人。从小在五泄山默禅师处披剃出家,慧性颖发。二十一岁去嵩山受具足戒,此后先参南泉普愿禅师,又参沩山灵佑禅师,最后在云岩昙晟禅师处问无情说法而获得印可。唐宣宗(公元859年)大中末年,入新丰山行化众生,最后在筠州(现江西高安)洞山教化,弟子甚众,名满天下,和弟子曹山本寂,共同创立了有名的曹洞宗。入灭后赐谥号为:"悟本禅师"。
  洞山良价少时就非常聪颖,有一次,他随师父念般若心经,
  当念到"无眼耳鼻舌身意",洞山忽然抬手摸着自己的脸问师父:"我明明有眼耳鼻舌,经中为什么说没有?"
  马大师有伴就来
  普愿禅师设斋祭祀马大师,问众僧道:"马大师来吗?"大众无话可答。洞山:"等到有了伴就来。"普愿:"你虽然年轻,却很可以培养。"洞山:"和尚不要把良民降低为贱人!"
  无情说法
  良价禅师辞别沩山后,直接拜访云岩昙晟禅师。问:"无情说法,什么人能够听到?"云岩:"只有无情能够听得见。"良价:"你和尚听得到吗?"云岩:"我如果听得见,你就听不到我说法了。"良价:"我为什么听不到?"云岩竖起拂子说:"可听到吗?"良价:"没有听到。"云岩:"我说法你尚且听不到,更不要说无情说法了。"良价:"无情说法,出在哪个典故?"云岩:"你难道没看到《阿弥陀经》说:水鸟树林,全都念佛法。"良价对此有所省悟,于是说偈云:
  也大奇,也大奇,
  无情说法不思议。
  如用耳听终难会,
  眼处闻时方得知。
  难得不相见
  良价辞别云岩昙晟禅师,云岩问:"哪里去?"良价:"虽然离开和尚,还没有决定停留的地方。"云岩:"莫非到湖南去?"良价:"不。"云岩:"莫非回家乡去?"良价:"不。"云岩:"什么时候回来?"良价:"等和尚有了住处就回来。"云岩:"从此一别难得相见。"良价:"难得不相见。"
  睹影悟道
  洞山临走时,又问云岩禅师:"师父百年之后,一旦有人问:'画了和尚像吗?',我该如何回答?"
  云岩:"只要向他说:'就这样。'" 洞山听了不语,云岩见此情形,郑重地说:"你承当这件事,务必谨慎小心。"
  当时,洞山良价不解,后来因为过河时看到水中自己的倒影一下子彻底领悟云岩所说意旨,以前的疑惑顿时全然冰消雪化,随即作了一首偈:
    切忌从他觅,迢迢与我疏。
    我今独自在,处处得逢渠。
    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
    应须与么会,方始契如如。
  不明大事最苦
  洞山问僧人:"世间什么最苦?" 僧人回答:"地狱最苦。" 洞山说:"不对!" 僧人问:"老师的意思是……?" 洞山说:"穿着一件僧衣,而不明了大事,这才是最苦的。"
  如何避寒暑
  有弟子问洞山良价:"寒暑到来时,如何回避?"
  洞山回答:"可以到没有寒暑的地方。" 弟子又问:"哪里是没有寒暑的地方?" 洞山回答:"寒时化为寒凉,热时化为酷暑。"真可为:安禅不必须山水,灭却心头火自凉。
  雪峰有一次搬柴,把一捆木柴往洞山良价脚下一扔,
  洞山就问他:"这捆木柴有多重?" 雪峰说:"地上的人都提它不起来。" 洞山说:"那它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雪峰哑口无言。
  洞山临终时,对众僧说:"僧家无事,在临行之际,不可喧动。"
  说毕,端坐而逝。
  【法眼文益】
  法眼文益,浙江余杭人,俗姓鲁,是法眼宗的创始人。
  幼时便出家,跟随希觉律师学法,后来嗣法于罗汉桂琛禅师,后住持金陵清凉院。
  不知最亲切
  文益到福州参谒长庆慧棱禅师,未能彻底明了。后来和绍修、法进三人打算走出岭外,路过地藏院,被大雪阻住去路,只得稍作停歇。围炉烤火时,罗汉桂琛禅师问:"你们打算到哪里去?" 文益说:"行脚去。" 桂琛问:"为什么事行脚?" 文益答:"不知道。" 桂琛感叹道:"不知最亲切。"
  一切现成
  雪停之后,文益前来告辞,桂琛禅师把他送到了寺门口,说道:"你平时常说'三界由心生,万物因识起'。"
  就指着院中的一块石头说:"你且说说,这块石头是在心内,还是在心外?"
  文益:"在心内。" 桂琛:"一个四处行脚的出家人,为什么要在心里头安放一块大石头呢?"
  文益被窘,一时语塞,无法回答,便放下包裹,留在地藏院,向罗汉桂琛禅师请教难题。一个多月来,文益每次呈上心得,罗汉桂琛都对他的见解予以否定。直到文益理尽辞穷,罗汉桂琛才告诉他:"若论佛法,一切现成。"这一句话,使文益恍然大悟。
  无丝毫着重
  僧人:"什么是僧人应该着重注意的地方?"文益:"如果有丝毫着重,就不叫僧人。"
  取舍之心成巧伪
  僧人:"一天十二个时辰里,怎样作为,才能和道相应?"文益:"取舍之心成巧伪。"
  几时和道不一致了】
  僧人问:"怎样表露,就能和道相应?"文益反问道:"你几时表露,就和道不相应?"
  这你也有
  有人:"什么是诸佛的奥理玄旨?"文益:"这你也有。"
  十方圣贤都进入
  学人:"十方圣贤都进入此宗,什么是此宗?"文益:"十方圣贤都进入。"
  问指答月
  僧人问:"手指就不问了,什么是月亮?"文益反问:"哪个是你不问的手指?"那僧又问:"月亮就不问了,只问什么是手指?" 法眼文益说:"月亮。" 僧人不解地问:"学生问手指,和尚为什么回答月亮?" 禅师解释说:"因为你问手指。"
  第一义
  有人问:"什么是第一义?" 文益说:"我如果告诉你,就是第二义。"
  毫厘有差,天地悬隔
  文益禅师问修山主:"毫厘有差,天地悬隔。老兄你怎么理解?"修山主说:""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文益禅师:"这样领会,又怎么能行呢?"修山主问:"那么,和尚你又是怎么领会的呢?"文益禅师:"毫厘有差,天地悬隔。"修山主便礼拜。
  随顺时令节气
  一次,法眼文益上堂说:"出家人要依随时令而行,冷即冷,热即热。 欲知佛性之义,当观时节因缘。"
  门上写门字
  从前,有一个老禅僧住在庵内,在门上写心字,
  在窗上也写心字,在墙上还是写上心字。 文益禅师对此事评论说:"门上应该写门字, 窗上应该写窗字,墙上应该写墙字。"
  道眼不通被眼堵
  因为开挖水进,被沙塞住泉眼,文益禅师见机问道:"泉眼不通被沙堵,道眼不通被什么堵?"众僧无话可答,禅师自答道:"被眼堵。"
  一得一失
  僧人前来参见,文益用手指指帘子,马上有两个僧人一齐去卷帘子。禅师说:"一个正确,一个错误。"
  何须待零落
  一次,法眼文益与一位王公谈佛论道,还一边观赏牡丹花。
  王公让文益禅师当场作偈,文益立刻口占一偈:
    拥绒对芳丛,由来趣不同。
    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
    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
    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
  这一首饱蕴禅理,又兼得诗趣的禅诗,使王公顿悟玄旨。

  【临济义玄】
   临济义玄,山东人,少时出家,壮游四方, 参黄檗希运禅师面得法,后住河北临济院。 他法席鼎盛,门徒济济,声振海内, 是中国禅宗五大宗派最著名的临济宗开山鼻祖。
  临济在黄檗禅师门下,行为精纯专一。睦州首座问他:"你到这里多少时间了?" 临济回答:"三年了。" 睦州又问:"你参问过老师吗?" 临济回答:"没有。" 睦州告诉他:"你去问问住持和尚,什么是佛法的大义。" 临济就去问了,话音未落,黄檗就打他。义玄回来后, 睦州问他:"你问得怎样?" 临济答道:"我话还没有说完,和尚就打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睦州说:"你还没弄清楚,再去问问吧。" 临济又去,黄檗又打。就这样三度发问,三度遭打。 临济心灰意冷,对首座说: "承蒙您慈悲为怀,鼓励我去问佛法。也感谢住持和尚不吝赐教, 只恨我太愚钝,不能领会深义。我只好离开这里了。" 首座说:"你就是要走,也应该去向和尚告辞。" 于是,睦州首座先到黄檗那里为临济说好话: "三次向你问法的那个和尚,非同常人, 如果他来告辞,你要指引他一条路。 往后雕琢成一颗大树,天下人都可以享受到荫凉。" 义玄去向黄檗告辞时,黄檗告诉他: "你今后别的什么地方也别去。只要去大愚和尚那里就行了。他一定会指点你。" 于是,临济直接去找大愚。
  大愚问:"你从哪里来?" 临济答:"从黄檗那里来。" 大愚问:"黄檗有什么话语?" 临济答:"我三次去问佛法大意,三次都被师父打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过错?" 大愚说:"黄檗是老婆心切,这么婆婆妈妈的,为了帮助你悟法,弄得自己都累死了。 可是你还到我这里来问错没有错。" 临济一听,豁然大悟道:"原来黄檗的佛法也不多啊!" 大愚一听,一把揪住临济道:"你这尿床鬼,刚才你问有错没错,现在又说黄檗佛法没多少, 你明白了个什么道理?快说!快说!" 临济却不答话,直朝大愚的肋部打了三拳头。 大愚推开他说:"你的老师是黄檗,悟不悟不关我的事。"
  临济回来,把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黄檗,黄檗听完便说:"大愚这老鬼真饶舌,等将来我一定要痛打他一顿。"临济便说:"等什么,要打现在就打。"说完,便挥拳朝黄檗打去。黄檗大喝道:"你这个癫和尚,竟敢在虎口拔牙!"临济便大喝一声。
  一天,刚开始干活,临济走在黄檗身后,黄檗发现他没带工具,便问:"你的锄头哪儿去了?"临济说:"给一个人拿走了。"黄檗说:"你过来,我跟你商量个事儿。"临济走到黄檗身边,黄檗提起锄头说:"这东西天下人都提不起来。"临济马上伸过手来夺过锄头,提起来说:"为什么在我手里。"黄檗轻松地笑道:"好啦,今天有人干活了。"黄檗安心地回到寺中,因为他知道有人接他的班了。
  一次,临济正在栽松树,黄檗便对他说:"深山里面栽这么多树干什么?"临济回答:"一来给山门添景致,二来给后人做标志。"说完,临济用锄头在地上捣了三下。黄檗说:"就是这样,你也已经挨了我三十大棒。"临济又捣了三下,嘘了一嘘。黄檗发自内心地感叹道:"我宗法门到你手上,将大兴于世。"
  一次,临济来到达摩塔前,塔主问他:"先拜释迦牟尼,还是先拜达摩?"临济回答说:"佛和祖都不拜。""他们跟你有仇吗?"临济不加理会,指袖而去。
  有一天,临济对门徒说:"你们听着,如果你们想求得佛法,就要不惜丧身舍命。当年,我在先师黄檗门下三次问法,三度被打,如今也还想挨一顿打,谁来下手?"一个门徒说:"我来打。"临济把手中的拐杖递给他,门徒刚想接,临济劈头便打。
  喝是临济宗的一大特色。临济禅师有一次问一个僧人:"有时一喝如金刚王宝剑,有时一喝如踞地金毛狮子,有时一喝如同竹竿影草,有时一声吆喝不当作一声吆喝用,你对此怎么领会?"僧人正在迟疑,禅师便对他一喝。
  临济上堂道:"三乘教法的十二部经典,是给人擦拭污浊的旧纸,佛是虚幻之身,祖师达摩是老比丘。你是娘生娘养的不是?你想成佛,就被佛魔抓住;你想求祖,就被祖魔抓住。如果有所求,都是苦事,不如无事。如果说佛是终极真理,为什么他八十岁还死在拘尸那枷的双村林间,佛如今在哪里?显然他跟我们一样有生也有死。"
"各位道人,你如果想得到真理一般的见解,就不要受人拘惑。向里向外,当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遇到罗汉就杀罗汉,遇到父母就杀父母,这样才能真正解脱,不再拘泥于物相,面超脱自在。"
"各位道人,佛法没有什么好用功的。只要平常无心,屙屎拉尿,穿衣吃饭,困了就睡。愚人会讥笑我,智者会理解我。古人说得好:'向外花工夫,都是疾顽人。'"
  有一次,临济义玄禅师和王常侍来到僧堂。王常侍问临济禅师:"这一堂人还看经吗?"临济回答:"不看经。"王常侍问:"还学禅吗?"临济回答:"不学禅。"王常侍问:"既不看经,也不学禅,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临济回答:"都教他们成佛作祖去。"王常侍笑道:"金屑虽贵,在眼成翳啊。"临济义玄道:"你俗人,你不懂这里面的道理。"王常侍哑口无言。
  义玄禅师临逝世时说:"我死后,不要断了我的佛法香火。"高徒三圣走出来说:"我们怎敢断灭和尚的正法眼藏呢?"临济说:"今后有人问你,你怎么向他说?"三圣慧然便大喝一声。临济义玄道:"谁知道我的正法眼藏,就在你这瞎驴手上断灭了。"说完,端坐而逝。
  【南阳慧忠】
  南阳慧忠在慧能处印证后,即到南阳的白崖山上度过了四十余年,从未离过山。
  公元761年肃宗邀请他到京城,尊为国师。
  在一次法会上,肃宗向他问了许多问题,他却不看肃宗一眼。肃宗大怒道:"无论怎样,我是大唐的天子,你居然不看我一眼?"慧忠:"皇上可曾看到虚空?"肃宗:"看到了。"慧忠:"那么请问虚空可曾对你眨过眼?"
  【沩山灵佑】
  沩山灵佑是百丈怀海的入室弟子,后来住湖南大沩山,法席极盛,并与其弟子仰山一起共创沩仰宗。成为中国禅宗五大宗的开山鼻祖之一。
  炉中灵火
  一次,灵佑在百丈怀海禅师的身边,怀海问:"是谁?"灵佑答:"是我。"百丈怀海就对他说:"你拨拨看,炉子里有火么?"灵佑拨拨炉子说:"没火。"于是,百丈怀海亲自起来,在炉子深处拨出几粒火炭,夹起来对灵佑说:"瞧,这是什么?"灵佑当下大悟。
  水乳交融
  灵佑住持沩山后,收了两位高足,即仰山与香严。在禅堂内,沩山对他俩说:"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佛理都是一样,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解脱之道。"仰山就问:"什么是人人解脱之道?"沩山灵佑回头看看香严说:"寂子提问,你为什么不回答他?"香严说:"如果说过去、现在和将来,我倒是有个说法。"沩山问:"你有个什么说法?"香严打了一声招呼就走出去了。灵佑又问仰山:"他这样回答,合你的意吗?"仰山回答:"不合。"灵佑又问:"那你的意思是什么?"仰山也告别一声就出去了。沩山灵佑呵呵大笑,叹道:"真是水乳交融啊!"
  心即是佛
  有个和尚问沩山:"什么是道?"沩山:"无心是道。"这僧:"我不懂!"沩山:"要想明白,还是去问那个不明白的好。"这僧:"谁是那个不明白的人?"沩山:"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接着,沩山又说:"现在的人只要当场体会不领会的,正是你的心,正是你的佛。如果向外求得一知半解,当作禅道,却不相干。并且,还污染了你的心田,所以说向外求道,是背道而驰。
  注:内观自省,除私节欲,净化心灵,自然就能很清楚地见到真实的自我。
  【仰山慧寂】
  仰山慧寂,广东人,九岁时出家为僧,后与老师沩山一起共创沩仰宗。以善于接机利物著称于世。
  火烧密籍
  他初参耽源禅师,深得禅师赏识,耽源便把慧忠国师传给他自己的一本法门秘籍传给他:"这是祖上代代相传下来的,你要好好保存。"慧寂拿过来看了一遍,就一把火把它烧掉了,耽源十分不解:"我这法门,谁都不会,你怎么把它烧了呢?"慧寂回答说:"我一看就知道意思了,还留着它干什么?"
  有主沙弥
  仰山慧寂去见沩山的时候,沩山问他: "你是有主沙弥,还是无主沙弥?" 慧寂回答:"有主沙弥。" 沩山就问:"主在何处?" 慧寂就从西边走到东边站着。沩山一见,大为欢喜。 从此,他便随侍在沩山身边,一住就是十五年。
  有物均分
  一次,慧寂跟沩山在山中漫游。沩山走累了,就坐在一块石头上,慧寂在一旁站着。 这时,一只大鸟从他们头上经过,它嘴里叼着一只柿子掉下来, 正好落在他们面前,沩山伸手捡起来递给慧寂。 慧寂拿去洗干净,又递给灵佑。 灵佑就问:"这东西你从哪里弄来的?" 慧寂说:"这东西受师父道德的感召,自己来的。" 灵佑说:"你也不能没份。" 于是他把柿子掰开,分给慧寂一半。
  今夏没白过
  仰山慧寂在夏末,度完暑假,来看望沩山。沩山:"你整个夏天没见上山,不知在山下干了什么?"仰山:"我在山下耕了一块地,播了一箩筐种子。"沩山:"你这暑假真没有白过。"仰山:"师父,您这暑假,做了些什么?"沩山:"白天吃饭,晚上睡觉。"仰山听后说道:"那么,老师您这个暑假,也没有白过。"
  东平镜与沩山镜
  仰山住在东平的时候,沩山派人送来一封信和一面镜子给仰山。仰山借题发挥,举起镜子出示给人僧后,说道:"你们说说看,这面镜子是沩山镜,还是东平镜?如果说是东平镜,又是人沩山送来的,如果说是沩山镜,又握在我东平手里。你们说得出,就留下镜子,说不出就打破算了。"众僧们无话可说,仰山于是打在镜子,走下禅坐。
  师徒牧牛
  一次,慧寂跟灵佑在一起牧牛。 灵佑问他:"你说这里面有菩萨吗?" 慧寂说:"有。" 灵佑问:"你看哪个是菩萨,给我指出来。" 灵佑这才罢休。
  文字魔
  仰山是沩山的学生,沩山见到仰山:"孩子,你要快点开悟哦,不要执着于文字和概念。"仰山:"我连信仰都不要呢!"沩山:"你是信了才不要呢,还是不相信才不要呢?"仰山:"除了我自己之外,不能信个什么?"沩山:"这样的话,你只能算是个小乘佛法之徒罢了。"仰山:"我连佛都不要见。"沩山:"经书中有多少是佛说的?多少是魔说的?"仰山:"统统是魔说的!"沩山:"好好好!此后,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你的了。"后来,仰山承续了沩山的衣钵,继续开创沩仰宗的禅风。
  基本的观念本来就是简单清楚的,但是用以表达的文字,却是通往禅境的一道魔障。沩山本想帮仰山打破这道魔障的,不期,仰山早已悟了。要不然,仰山如何会烧耽源密
  慧寂去世时,诵写了两首偈:
    一二三四子, 平目复仰视。
    两口无一舌, 即是吾宗旨。
    年满七十七, 无常在今日。
    日轮正当午, 两手攀屈膝。

  【药山惟严】
   山顶大笑-药山惟严
  马祖道一和石头希迁当时平分禅家天下,共同接引天下的学生。药山本来是石头希迁的学生,一天,药山问石头希迁:"三乘十二分教义,我还粗略领会一点。禅门宗旨'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说我实在没有弄明白,请师父为我指点。"石头希迁:"这样不对,不这样也不对,这样不这样总是不对,你怎么办?"药山不知所措。石头希迁:"你的因缘不在这里,还是到马大师那儿去吧。"药山惟严禀受师命,恭敬地去礼拜马祖道一禅师。还是那些提问。马祖道一:"我有时教它扬眉眨眼,有时不教它扬眉眨眼,有时扬眉眨眼的是它,有时扬眉眨眼的不是它。你究竟要怎么理解它?"药山听了恍然大悟,便向马祖礼拜。马祖道一:"你见到了什么道理,就行礼拜谢?"药山惟严:"我在石头希迁老师那里,就好比蚊子叮铁牛,不得其门。"马祖道一:"既然这样领悟了,就得好好护持。"
  有一天,药山惟严在禅坐,石头禅师见后便问:"你在这里干什么?"惟严答到"什么也不干。"石头说:"这样就是闲坐了。"惟严说:"如果是闲坐,就有所作为了。"石头又问:"你说什么都不干,到底不干什么呢?"惟严答道:"千圣不识。"
  一次,惟严禅师在坐禅,僧人问他:"师父,你坐着呆呆地思量什么?"禅师回答:"思量这个不思量。"僧人不解地问:"不思量的怎么思量?"惟严说:"非思量。"
  有一天傍晚,惟严禅师登山散步,忽然云雾散开,月亮露出了身影,禅师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传到了周围十几里外还听得到。第二天早晨有人来问,僧徒们说:"昨夜和尚在山顶大笑。"
  刺史李翱听说此事,为药山惟严赋诗一首:
    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
    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

  【云门文偃】
   云门文偃禅师(864-909年),俗姓张,浙江嘉兴人。他天资敏捷,博通佛经,曾参谒睦州道明禅师而得悟。后参拜雪峰义存禅师而契合玄旨。日后住持广东云门山,创建了赫赫有名的云门宗。
  云门文偃初次参谒睦州禅师时,睦州禅师一看见文偃来了,就关上门。云门文偃敲门,睦州问:"谁?"答:"文偃。"问:"干什么?"答:"我还没有悟见自性,请老师指示。"睦州打开门,看了他一眼,就又马上把门关上了。文偃就这样连敲了三天门。到了第三天,睦州才打开门,文偃就赶紧挤了进去。睦州一把揪住他说:"快说!快说!"文偃一迟疑,睦州便一把把他推了出去,狠狠地关上门。门夹住了文偃的一只脚,在疼痛难忍的一刹那,文偃悟道了。
  参见过雪峰之后,云门遍谒诸方,声名大振。他拜访灵树山时,山上住着一位知圣禅师,二十年来人来不立首座弟子。人家问他为什么,知圣禅师总是说:"我的首座出生了。"过了一阵子又说:"我的首座在牧牛。"时而又说:"我的首座行脚去了。"一天知圣禅师命人敲钟,并到三门外去欢迎,众僧都跟着他出门,正好文偃来到寺中,文偃被迎请为首座。
  一次有人对他说:"世尊刚出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顾四方,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云门文偃就说:"我当时若是看见,便把他一棒子打死喂狗,好使天下太平些。"
  云门对上堂的众人说法:"我说一句话,教你们直下承当,早已经是把屎拉在你头上。即使拈一毫面顿悟山河大地,也不过是剜肉作疮。别去抓捞那些空洞的东西,要在自己脚下寻找,不作丝毫的理会,也不带丝毫的迟疑。大丈夫做事应当独自承当,不可受人欺慢。"
  他又说:"你们不要只知道吃别人的口水,记住一大堆废话,担着无数老掉牙的古董到处行脚,而且不管驴唇马嘴,四处夸耀自己什么都懂。就是你能从早说到晚又怎么样?死后阎王面前他可不会听你说。你们都是舍离父母、师长而出家,踏破草鞋,千里迢迢,在外面经冬历夏的人。你们要小心,不要因为图人一粒米而失掉半年粮。"
  日日是好日
  云门问僧徒:"我不问你们十五月圆以前如何,我只问十五日以后如何?"僧徒:"不知道。"云门:"日日是好日。""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有人问:"什么是道?"云门答:"去。"
   "什么是禅?"云门答:"是。"
   "生死到来时,如何回避?"云门又手一摊说:"还我生死来。"
   "父母不同意不能出家,那怎样才能出家?"文偃答:"浅。"那人又道:"学生不懂?"云门就道:"深。"
  一僧问:"云门剑是什么?"去门答:"祖。"
   "玄中靶怎么样?"云门答:"着。"
   "什么是云门一路?"云门答:"亲。"
  有人问:"杀父杀母可以在佛前忏悔。杀佛杀祖,在什么地方忏悔呢?"云门"露。"
   "什么是正法眼藏?""普。"
   "什么是啐啄之机?""响。"
  云门接引学人,常常用一个字,干净利落,斩断纠葛,使学人无路可通,无机可接,直接开启省悟之门。当时称之为"云门一字关。"
  云门三句万事万物的道理是:涵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流。真理无所不在,涵盖在整个宇宙的万物之中。但每一个个体,都有它的独有的个性,也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与这个世界是丝丝相扣,是与世俗相处,随波逐流的。
  【赵州从谂】
  赵州观音院从谂禅师,南泉普院禅师法嗣,世称"赵州和尚",道行高洁,有"古佛"之称。唐曹州人(今山东曹县),俗姓郝。从小出家,未受戒便抵池阳(河南南阳),参南泉,后于言下悟理,乃往嵩岳琉璃坛受具足戒后,仍近南泉,八十岁左右,众请住赵州观音院,他以深湛的智慧,恢谐幽默的语言,引导了一代学人,走向真正的自我。昭宗乾宁四年寂,寿一百二十,敕谥"真际大师"。
  有主沙弥
  赵州从谂自幼出家,他去见南泉时,南泉正躺着睡觉。南泉问:"你从那里来?"赵州答:"我从瑞像禅院来。"南泉问:"你可曾看见瑞像吗?"赵州答:"没有看见瑞像,只看见了躺着的如来。"南泉便坐起身子,问道:"你是有主沙弥,还是无主沙弥?"赵州答:"有主沙弥。"南泉就问:"哪个是你的主人?"赵州就往前进了两步,躬身施礼道:"隆冬严寒,愿和尚您安享万福。"从此,南泉就十分器重他。
  平常心是道
  赵州从谂问南泉:"什么是道?"南泉:"平常心是道。"从谂:"是否有目标可循?"南泉:"有目标就错了。"赵州:"没有目标可循,又怎么知道是道呢?"南泉说:"道不属知的范畴。知是一种妄觉,不知则是没有智慧。得道之人虚怀若谷,无滞无碍?"赵州从谂当即明白了大道。
  说得出就开门
  赵州从谂曾经担任伙房的烧火僧,有一次,他关上伙房门,烧得满屋是烟,在里面大声喊道:"救火啊!救火啊!"不一会,许多僧人都跑了过来,从谂对他们说:"你们说得出,我就开门!"众人都无以应对。只有南泉禅师把钥匙从窗户递了进去,从谂这才打开门。
  尘埃
  有一天,赵州从谂在佛堂前扫地,有僧问赵州:"你是得道高僧了,怎么还扫地?"赵州回答:"尘埃是从外面飞来的。"那僧又问:"这里是清净圣地,怎么会有尘埃?"赵州说道:"瞧,又飞进来了一个尘埃。"
  驭马高手被驴踢
  赵州悟道后,就到各处云游,拜访了当代的许多禅师。有一次,拜访到茱萸和尚。茱萸见到他,便对他说:"你也该定居下来弘法了。"赵州:"我该定居在什么地方啊?"茱萸:"哈!哈!哈!你居然连真人你自己的住处也不知道?"赵州:我三十年来在马背上驰骋,想不到今天被驴踢了一脚。
  烦恼是菩提
  众僧们请他住持观音院后的一天。从谂上堂说法:"比如明珠握在手里,黑来显黑,白来显白。我老僧把一根草当做佛的丈六金身来使,把佛的丈六金身,当做一根草来用。菩提就是烦恼,烦恼就是菩提。"有僧问:"不知菩提是哪一家的烦恼?"从念答:"菩提和一切人的烦恼分不开。"又问:"怎样才能避免?"从谂:"避免它干什么?"   一丝不挂
  有僧问赵州:"如果能做到内心里一丝都不挂,是否就契悟了禅理?"赵州:"不挂什么?"这僧:"不挂一丝。"赵州:"这不,又挂上了吗?!"
  心净自净
  一个女尼问赵州:"佛门最秘密的意旨是什么?"赵州就用手掐了她一下。说:"就是这个。"女尼道:"没想到你心中还有这个。"赵州说:"不!是你心中还有这个!"
  禅杖太短
  有个新来的和尚对赵州从谂说:"我从长安来,横扛着一条拄杖,却不曾碰着一个人。"赵州从谂回答道:"不是因为没人,是因为你的禅杖太短。"和尚顿时就傻了眼。
  吃茶去
  赵州和尚问新来的僧人:"你来过这里吗?"僧人答:"来过!"赵州和尚便对他说:"吃茶去!"又问另一个僧人:"你来过这里吗?"僧人答:"没有。"赵州和尚也对他说:"吃茶去!"在一旁的院主奇怪地问:"怎么来过的叫他去吃茶,没有来过的也叫他去吃茶呢?"赵州和尚就叫:"院主!"院主答应了一声。赵州和尚就对他说:"走,吃茶去!"
  谁来教化你
  一个官吏问赵州从谂:"和尚会进地狱吗?"赵州和尚回答:"老僧第一个进!"官人不解地问:"你是得道高僧,修行这么好,怎么了会进地狱呢?"赵州从谂回答道:"我不下地狱,谁来教化你?"
  狗子佛性
  有僧问赵州:"狗子有佛性吗?"赵州回答道:"没有。"那僧便道:"上自诸佛,下至蝼蚁,都有佛性,怎么狗子却没有佛性呢?"赵州答道:"因为它还有业识。"另有僧人也问此问题。赵州答道:"有。"这僧:"既然有佛性,为何却投入到狗的臭皮囊呢?"赵州:"因为它明知故犯!"
  好事不如无
  文远是赵州禅师的侍者,有一次文远在佛殿拜佛,给从谂禅师看见了,就用禅杖打了他一下,问:"你在干什么?"文远回答:"我在拜佛!"赵州又问:"拜佛干什么?"文远说:"拜佛也是好事呀!"赵州和尚淡淡地说:"好事不如无!"
  【永嘉玄觉】
  永嘉玄觉,浙江温州人,俗姓戴。少习经论,精天台宗止观法门。后到慧能处印证。
  初见慧能时,绕着慧能走了三圈,振振锡杖而立。慧能:"一个和尚,应该具有三千威仪,八万种戒行。你从什么地方来,竟然如此傲慢无礼。"玄觉:"生命只在呼吸之间,万物变化迅速。我顾不了这么多。"慧能:"既然担心生死时速,为什么不证取不生不死的大道呢?"玄觉:"大道本来就是无生无灭的,万物本来也没有迟速可言。"慧能:"是这样,是这样。"玄觉这才执礼告辞师父。慧能:"为什么这么勿忙急着回去?"玄觉:"我本来就没有动过,怎么谈得上匆忙呢?"慧能:"谁知道你没有动过。"玄觉:"这是你自己产生的分别观念啊!"慧能:"你已经完全懂得无生的意思。"玄觉:"既然是无生,哪里还有意思可言呢?"慧能:"如果无生没有意思,叫人如何能分别它呢?"玄觉:"分别本身也没有意思。"慧能:"很好。你就在这里住一晚上吧,明天再走。"玄觉就住了一晚上。当时的人称为一宿觉。后来玄觉著证道歌盛行于世。谥无相大师。
  【邓隐峰】
  倒立而化
  邓隐峰,俗姓邓,福建人。初参马祖道一,后拜石头希迁为师,又折回马祖道一处契悟。
  一天,邓隐峰推土车时,恰逢马祖伸脚坐在路上。邓隐峰就对马祖说:"请把脚收起来。"马祖说:"已展不收。"邓隐峰也不让,就说:"已进不退。"说完就推着车子从马祖脚上碾了过去。被碾伤了脚的马祖回法堂后,提着板斧对僧众说:"刚才碾伤老僧脚的人,给我出来。"邓隐峰于是就走到大师跟前,伸长脖子,马大师却放下了斧头。
  邓隐峰示灭之前,他对僧众说:"各方禅师迁化示寂时,有坐着的,有躺着的,这我都见过,有没有站着去世的呢?"其中一人回答:"也有。"邓隐峰说:"有没有倒立着去世的呢?"众僧都异口同声地回答:"没见过。"于是,邓隐峰就倒立而亡。
  【大梅法常】
  大梅山法常禅师去见马祖时问:"什么是佛?"马祖道:"即心即佛。"大梅法常于是大悟,便到大梅山隐居起来。
  随流去
  齐安国师门下有个和尚,到山里去采木头做拄杖,走迷了路,来到大梅的茅庵,问:"和尚在这里住了多久了?"大梅说:"只见四周的山青了又黄,黄了又青。"那和尚又问:"出山的路往哪儿走?"大梅说:"随流去。"和尚回去后告诉齐安。齐安国师说:"我在江西马祖那里年见过一个僧人,后来没有下落,是不是他呢?"就派和尚去找大梅。大梅法常写了首偈作为回答:
    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
    樵客遇之犹不顾,郢人那得苦追寻。
    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
    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茅舍入深居。
  于是,他迁到山的更深处去修习。有一天,他对门徒说:"来莫可抑,往莫可追。"说完就示灭了。
  【大珠慧海】
  大珠慧海禅师,第一次参见马祖时,马祖问:"你从那里来?"大珠说:"从越州来。"马祖问:"你来这里要干什么?"大珠说:"来求佛法。"马祖说:"我这里一点东西也没有,还有什么佛法可求?自家的宝贝都不顾惜,却跑出家来乱求什么!"大珠问:"什么是我自家的宝贝?"马祖说:"你现在问我的东西,就是你的宝贝。本来一切都有,什么也不欠缺,还向外寻求什么?"大珠慧海由此顿悟。
  有一次,源律师问大珠慧海:"和尚修道,还用功吗?"大珠说:"当然用功啦。"源律师问:"怎样用功?"大珠说:"饿了就吃饭,困了就睡觉。"源律师说:"所有的人不都是这样,这跟您用功有什么不同呢?"大珠说:"不同。""有什么不同呢?"大珠说:"别人吃饭时,不肯好好吃饭,却百般思虑;睡觉的时候又不肯好好睡觉,要千方百计地计较,所以就不同啦。"
  【西堂智藏】
  西堂智藏是马祖道一禅师的著名弟子。他住持西堂后,有一次一位俗家人士问:"禅师,请问有天堂和地狱吗?"禅师答:"有。"他又问:"有佛、法、僧三宝吗?"禅师答:"有。"他还提了许多问题,禅师全都回答:"有。"那人说:"和尚这样回答,恐怕错了吧?!"禅师就问:"难道你见过得道高僧了吗?"那人答:"我曾经参见过径山和尚。"禅师问:"径山对你怎么说的?"那人答:"他说一切都无。"禅师问:"你有妻子吗?"他回答:"有。"禅师问:"径山和尚有妻子吗?"那人答:"无。"禅师说:"径山和尚说无是对的。"那人行礼道歉着离去。
  【黄檗希运】
  黄檗希运,福建人,参百丈怀海禅师面得悟,临济宗的开山始祖临济义玄就是他的得意弟子。
  一次,他去参拜百丈怀海。百丈怀海见他器宇轩昂的样子,心中很是喜欢,怀海问:"你从那里来?"黄檗答:"从岭南来。"怀海问:"来干什么?"黄檗答:"不干什么。"然后,黄檗希运就向百丈怀海礼拜,问:"大师有什么指示?"百丈怀海良久不语,黄檗希运就说:"大师不要把后人给断了。"百丈怀海反问道:"你不是人吗?"说完就往方丈室里走。黄檗希运也跟着进去,说:"弟子特地前来拜见师父。"百丈怀海点点头说:"你以后可不要辜负我。"
  一次,有六个新来的僧人参见黄檗,其中有个人提起坐具,划了个圆相。黄檗说:"我听说一只猎犬很凶恶。""它是跟踪羚羊的脚印来的。"黄檗说:"羚羊没有脚印。""那它是跟踪羚羊的影子来的。"黄檗说:"羚羊没有影子。""那么它是一只死羚羊。"黄檗于是作罢。第二天,黄檗上堂,说:"昨天跟踪羚羊的出来!"僧人就站出来。黄檗说:"昨天的公案还没有了结,我就去休息了,你怎样?"僧人无以应对。黄檗怒道:"我本以为你是个悟得本色的和尚,想不到你倒是个死守义学的沙门。"
  【庞蕴居士】
  庞蕴居士是湖南衡阳人,少悟人生虚空,立志寻道。他去谒见石头希迁,问道:"不与万法为侣的,是什么人?"石头就用手掩住他的嘴巴,庞蕴豁然有悟。
  他后来参见江西马祖道一,又问道:"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马祖答道:"等你一口喝尽西江的水,再告诉你。"庞蕴顿悟玄旨。
  庞蕴居士拜访过药山后,辞别时,药山派十员禅客送他到门口。当时,天正下着大雪,庞蕴居士指着空中说:"好雪片片,不落别处。"全禅客就问:"那落到什么地方呢?"居士打了他一掌。全禅客说:"你这样是马虎不过去的。"庞居士说:"你这等人还自称禅客,我看阎王爷是不会放过你的。全禅客说:"那居士您怎样呢?"居士又打了他一巴掌。说:"眼明而瞎,能言如哑。"
  庞居士有个女儿叫灵照,要入灭的那天,他对灵照说:"你去看看日头,到了正午就来告诉我。"灵照出去一会儿,回来说:"现在是正午,可是太阳有缺蚀。"庞居士出去观看的时候,灵照就在父亲的座位上,合掌坐化。庞居士回来一看,笑着说:"我这女儿机锋真伶俐呀!"于是就延期七天坐化。在这期间,州官前来看他,他就对州官说:"愿你将存在看成空幻,切莫把虚无当作真实,住留世间,当好自为之,因为一切都像影子和回声一样。"随后,他枕着州官的腿膝亡化了。
  【归宗智常】
  有一位僧人向归宗智常告辞。归宗问:"你到那里去?"僧人答:"到各处学五味禅去。"归宗说:"各处有五味禅,我这里只有一味禅。"僧人问:"什么是一味禅?"归宗举校举棒就打。僧人大叫:"懂了!懂了!"归宗说:"那你说!说!"僧人刚要开口,归宗抡起棒子又打。
  江州刺史李渤问归宗智常:"佛经上说:须弥山能纳芥子,这我没有疑问。但是又说芥子能纳须弥山。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归宗问:"别人都说刺史大人读书破万卷,是真的吗?"李渤说:"是真的。"归宗说:"你从头到脚也不过像个大椰子那么大,那万卷书装在哪儿呢?"李渤无言以对。
  【船子德诚】
  船子德诚,四川人,得法于药山惟严禅师。得道后,他隐居在华亭岸边(今上海松江县),摆渡渡人,随缘度日,人称"船子和尚"。
  一天,他把船停在江边闲坐,一个官员问他:"和尚平常都干什么?"船子德诚就竖起船桨,问道:"领会我的意思么?"官员说:"不领会。"船子德诚回答道:"棹拨清波,金鳞罕遇。"
  他曾写过数首《拨棹歌》,其中一首为:
    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
    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明月归。
    三十年来海上游,水清鱼现不吞钩。
    钓竿砍尽重栽竹,不计功程得便休。
  【丹霞天然】
  无事高僧-丹霞天然
  丹霞天然山的天然禅师,不知是哪里人。他本是一儒生,打算去长安参加科举考试。在路上偶然遇到一位禅客,问天然:"您到哪儿去?"天然回答:"赶考去。"禅客说:"赶考怎比得上选佛。"天然道:"选佛的话应该到什么地方呢?"禅客说:"现今江西马大师出世,他那儿是选佛的场所,您到那里去吧。"于是,天然就直奔江西。
  刚见到马大师,天然就用手推推帽子的前沿(表示要剃度)。马大师看了一眼说:"南岳石头是你的老师。"天然立刻就到南岳,还是用手推推帽子前沿。石头禅师说:"到槽厂去吧。"丹霞就在伙房作了三年的烧火工。
  有一次,大伙都在佛殿前铲草,大家都拿锹带锄,只有丹霞天然拿了只盆子,当着石头的面洗起头来。石头见他哈哈大笑,于是为他剃度。
  后来,丹霞天然禅师在惠林寺遇上天气奇寒,便焚烧木佛御寒,院主讥讽他:"你怎么可以烧佛像呢?"禅师说:"我烧木像找舍利。"院主说:"这是木头东西,哪里有什么舍利子?"禅师说:"既然不能烧出舍利子,那么把这两座也拿来烧吧。"
  有一次,天然禅师在洛阳天津桥横卧着,正碰上留守郑公出驾,呵斥他,他也不起身。郑公的手下问他什么原因,禅师慢慢地回答:"我是一个无事僧。"留守感到奇特,送给他一束素布和两套衣服,并且每天供给米面,洛阳居民也都跟着信教了。
  【盐官齐安】
  杭州盐官齐安参见马祖后,深得马祖器重。齐安传法后,有一天,齐安对身旁的侍者说:"把犀牛扇子给我拿来。"侍者说:"扇子破了。"齐安说:"既然破了,就把犀牛牵来吧。"侍者无言以对。
  有个法空禅师到齐安这里来问佛经上的许多问题,齐安一一解答,最后说:"自从你到我这儿来,我就没做成过主人。"法空禅师说:"请和尚做主人吧。"齐安说:"今晚你休息,明天再来。"
  第二天,齐安叫个小沙弥去请法空来。法空一来,齐安就对小沙弥说:"你这个沙弥不懂事,叫你请法空禅师来,怎么请了个看大门的来了!"
  【布袋和尚】
  明州奉化县有一布袋和尚,长得矮胖,肚皮奇大无比。他出语古怪,东一句,西一句,睡觉则随处而卧。
  他经常扛一根棍子,上面挂着一个破布袋和一卷破席子,所有东西都装在布袋里。他见什么就要什么,鸡鸭鱼肉没有不吃的,但是,吃的时候总要分出一点扔在布袋里。布袋和尚有首歌,大意是这样的:
    我有一布袋,虚空无挂碍。
    展开遍十方,入时观自在。
  还有一偈为:
    是非憎爱世偏多,仔细思量奈我何。
    宽却肠肚须忍辱,豁开心地任从他。
    若逢知己须依分,纵遇冤家也共和。
    若能了此心头事,自然证得六波罗。
  他还有一偈为:
    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
    青目睹人少,问路白云头。
  【石巩慧藏】
  猎人的箭术
  抚州石巩寺的慧藏禅师,出家前是个猎人。他最讨厌见到和尚,有一天他追赶一只猎物时,被马祖道一拦住。这位讨厌和尚的猎人,见有个和尚干扰他打猎,就抡起胳膊,要与马祖动武。马祖问他:"你是什么人?"石巩:"我是打猎的人。"马祖:"那,你会射箭吗?"石巩:"当然会。"马祖:"你一箭能射几个?"石巩:"我一箭能射一个。"马祖:"你实在不懂射法。"石巩:"那么,和尚你可懂得射法?"马祖:"我当然懂得射法。"石巩:"你一箭又能射得几个?"马祖:"我一箭能射一群。"
  石巩:"彼此都是生命,你怎么会忍心射杀一群?"猎人虽以杀生为本,但杀取有道,这叫不失本心。马祖语含机锋地问:"哦,看来你也懂一箭一群的真义,可怎么不去照一箭一群的法则去射呢?"石巩:"我知道和尚一箭一群的意思,可要让我自己去射,真不知道如何下手!"马祖高兴地说:"呵!呵!你这汉子旷劫以来的无明烦恼,今日算是断除了。"于是,石巩便扔掉弓箭,出家拜马祖为师。
  【香严智闲】
  香严本是百丈门下的弟子,他虽然博通经典,但始终没有契悟禅道。百丈死后,他便到百丈的大弟子沩山灵佑处。
  沩山:"你在先师百丈处,听说是问一答十,问十答百,这是因为你聪明伶俐。不过你用这种方法学禅,还是依赖理智与概念的把握。你能不能把生死大事的根本,也就是父母没有生你之前的根本说给我听听?"这话问得香严茫然不知所措,便把平时看过的书翻遍,也还是找不到答案……。深感画饼毕竟不能充机,于是垦求师父为其说破。沩山:"如果我现在替你解说,将来你一定会骂我。就算我说了,我所说的还是我的,绝对不会变成你的。"香严一气之下,发誓:"这辈子我再也不学佛法了,还不如做个到处化缘乞食的和尚。"于是,他到处云游。一次,他暂住到慧忠国师的遗址古寺里……。他正在除草时,偶然抛一块瓦砾,击中了竹子,清脆的一声响,撞击着香严的心,终使得香严顿然大悟。于是,他回到住处,沐浴焚香,朝着师父的方向跪拜:"师父,大慈大悲,你对我的恩情胜过父母,如果你当时为我说破,哪有今天的顿悟呢!"
  乃作偈曰:
    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
    动容扬古道,不堕悄然机。
    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
    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
  【天皇道悟】
  天皇道悟,(784-807年)浙江东阳人,俗姓张,十五岁在杭州受戒,后来追随径山道钦,才接受到禅学。
  谁是我们的后人
  随侍径山五年后,又到马祖道一处得到印证。两年后,又到石头希迁处。道悟:"如果超脱定慧,请问还有什么法?"希迁:"我这里本来就没有奴隶,还谈什么超脱?"道悟:"我还是不懂。"希迁:"你懂得空吗?"道悟:"这一点,我早有心得。"希迁:"想不道,你还是得道之人呢?!"道悟:"不,我还没有得道。"希迁:"我一眼就能看出事实。"道悟:"你没有证据就诬赖我?"希迁:"你的身体就是证据。"道悟:"就算你说对了,可是我要拿什么去教导后人呢?"希迁:"请问谁是我们的后人?"
  【龙潭崇信】
  龙潭崇信是天皇道悟的学生,龙潭出身贫穷,出家前以卖饼为生。道悟把庙旁的小屋借给他住,为了表示感激,每天他都送去十分饼给道悟。道悟收了饼,每次都剩下一个还给龙潭。道悟说:"这是我送给你的,希望你子孙繁盛。"龙潭不解地问:"我送给您的饼,为什么您又送还给我呢?"道悟:"是你送来的,又还给你,这有什么不对吗?"龙潭若有所悟,便决心出家,追随道悟。
  龙潭跟随道悟许久,却从未听到道悟为其指示心要。一天,龙潭鼓起勇气,问道悟:"我跟随师父许久,怎么没有听过您为我指示心要?"道悟:"我无时无刻,都在对你指示心要啊!"龙潭:"您指示了什么?"道悟:"你递茶来,我接了;你送饭来,我吃了;你行礼来,我受了。你还要我指示你什么?"龙潭低头想了一想。道悟见机,当即说道:"要能见道,须当下即见。若经思虑,便有偏差。"听了这句话,龙潭立刻开悟。
  【录自:禅门宗风】
  临济宗公案
  临济义玄
  一
  一次,临济来到达摩祖师塔前,塔主问他:“先拜佛还是先拜祖。”临济答道:“祖、佛都不拜。”塔主问:“祖、佛与你有什么仇隙吗?”临济不答,拂袖而去。
  二
  临济应对多用喝,门徒也多学他喝。临济对其门徒说:“你们都学我喝,我今天问你们:有一人从东堂出来,另一人从西堂出来,两人一齐大喝一声,这里分得出宾主吗?你们如何区分?如果区分不出来,以后不得学我喝。”
  三
  临济前去拜访凤林禅师。见面后,凤林问:“有事想请教,行吗?”临济答:“何必剜肉作疮。”凤林说:“海月澄无影,游鱼独自迷。”临济说:“海月既无影,游鱼如何迷!”凤林又说:“观风知起浪,玩水野帆飘。”临济对答:“孤蟾独跃江山静,长啸一声天地秋。”凤林说:“任张三寸挥天地,临机一句试说来。”临济道:“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不献诗。”凤林只好作罢。
  四
  一日,临济和王常侍来到僧堂。王常侍问临济道:“这一堂和尚还看经吗?”临济答:“不看经。”王常侍问:“还学禅吗?”临济答:“不学禅。”王常侍说:“既不看经,也不学禅,究竟在干什么?”临济答道:“都叫他们成佛作祖去!”王常侍说:“金屑虽珍贵,落眼即成翳。”临济说:“你不懂,是个俗汉子。”
  定上座
  有一次,定上座在桥边碰到三位僧人,其中一人问他:“如何是禅河深处,须穷到底?”定上座便一把抓住这人,就要扔下桥去。其余二人连忙劝他:“请您别生气,别把他扔到河里去。”定上座停下手来说:“要不是看这两位的面子,今天定要你穷到底!”
  叶县归省
  一天,叶县去探望一位得病的僧人。病僧问:“为僧者四大(即地水火风,佛家认为万物都由这四大构成)本空,病从那里来?”叶县答:“从你问处来。”病僧又问:“不问时如何?”叶县答道:“撒手卧长空。”病僧明白了,随后就康复了。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