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禅宗文集 - 道霈法师    │ 文章推荐
 

  禅海十珍集

清福州鼓山湧泉寺沙门道霈集

  述曰。夫别传之道。本离文彩。然垂手接人亦不废言说。六传之后。二支五派。浩浩说禅。智者悟之。性海汪洋。恒沙法宝。自然流出。岂从修得。非自学来。乃自心本有性功德耳。但时当末运。人根渐下。上者争以世智论量大囧琺。下者。甘自守愚菽麦不分。且贪多得终身役役。而不知其所归。岂不惜哉。于是拈此十篇纲宗。为初学标准。言约义明。行止勤怠。存乎其人。实不在编辑之多耳。
  ●七佛传法偈第一
  毘婆尸佛偈曰:身从无相中受生,猶如幻出诸形象。幻人心识本来无,罪福皆空无所住。
  尸弃佛偈曰:起诸善法本是幻,造诸恶业亦是幻。身如聚沫心如风,幻出无根无实性。
  毘舍浮佛偈曰:假借四大以为身,心本无生因境有。前境若无心亦无,罪福如幻起亦灭。
  拘留孙佛偈曰:见身无实是佛见,了心如幻是佛了。了得身心本性空,斯人与佛何殊别。
  拘那含牟尼佛偈曰:佛不见身知是佛,若实有知别无佛。智者能知罪性空,坦然不惧于生死。
  迦叶佛偈曰:一切从生性清净,从本无生无可灭。即此身心是幻生,幻化之中无罪福。
  释迦牟尼佛偈曰: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
  释曰。七佛传法偈。皆破身心妄见。良以众生无始劫来。迷失真性。妄认四大为身。六尘缘影为心。既已迷己为物。而复认为己。从迷入迷。展转无涯。故佛佛道破。令于身心中。悟明身心。了不可得。法身真智觌体圆明。所谓了得身心本性空。斯人与佛何殊别。佛语当信。幸无错会也。
  ●初祖达摩大师四行第二
  初祖云。夫入道多途,要而言之,不出二种。一是理入;二是行入。
  理入者,谓藉教悟宗,深信含生同一真性,但为客尘妄想所覆,不能显了。若也舍妄归真,凝住壁观,无自无他,凡圣等一,坚住不移,更不随于文教,此即与理冥符,无有分别,寂然无为,名理入也。
  行入者,谓四行。其余诸行悉入此中。何等四耶?一报冤行;二随缘行;三无所求行;四称法行。
  云何名报冤行:谓修道行人,若受苦时,当自念言我从往昔无数劫中,弃本从末,流浪诸有,多起怨憎,违害无限,今虽无犯,是我宿殃恶业果熟,非天非人所与,甘心忍受,都无冤诉。经云:逢苦不忧,何心故,识达故,此心生时,与理相应,体冤进道,故说言报冤行。
  二随缘行者:众生无我,并缘业所转,苦乐齐受,皆从缘生。若得胜报荣誉等事,是我过去宿因所感。今方得之,缘尽还无,何喜之有。得失从缘,心无增减,喜风不动,冥顺于道。是故说言随缘行也。
  三无所求行者:世人常迷,处处贪著,名之为求。智者悟真,理将俗反,安心无为,行随运转。万有斯空,无所愿乐。功德黑暗,常相随逐。三界无安,犹如火宅,有身皆苦,谁得常安?了达此处,息想无求。经云:“有求皆苦,无求乃乐。”故知无求,真为道行,是名无所求行也。
  四称法行者:性净理体,目之为法,言解此理,众相斯空,无染无著,无此无彼。经云:“法无众生,离众生垢故;法无有我,离我垢故。”智者若能信解此理,应当称法而行。法体无悭,于身命财,行檀施舍,心无悭惜,达解三空,不倚不著,但为去垢,感化众生,亦无化相,此为自行,复能利他,亦能庄严菩提之道。檀施既尔,余五亦然。除妄修真,行于六度,而无所行,是为称法行也。
  释曰。初祖于别传外。复示理行二门者。嘱别传人。须履践耳。昔太守杨衒之问初祖曰。西天相承为祖。其道如何。祖曰。明佛心宗。解行相应。名之曰祖。后六祖问南岳让曰。什么物。恁么来。让曰。说似一物即不中。六祖曰。还可修证否。让曰。修证即不无。污染即不得。据此岂可徒恃见解而拨去修证乎。何者。盖见道而不修报冤行。则有冤报时。鼓忿恨风。吹心识火。可乎。苟不修道随缘行。遇荣誉等事。则心生贪著。为喜风飘荡。可乎。苟不修无所求行。则贪心炽盛。种种驰求。何时休息。可乎。苟不修称法行。虽修六度。而滞有为。可乎。若然。则与未见道者何以异耶。故见道者。当称法行。贪求永息。知缘无生不生执著。冤亲平等。忍受冤报。能如是。可谓明佛心宗。解行无玷。庶几无愧于佛祖矣。
  ●三祖僧璨禅师信心铭第三
  至道无难,惟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欲得现前,莫存顺逆。违顺相争,是为心病。不识玄旨,徒劳念静。圆同太虚,无欠无余。良由取舍,所以不如。莫逐有缘,勿往空忍。一种平怀,泯然自尽。止动归止,止更弥动。惟滞两边,宁知一种。一种不通,两处失功。遣有没有,从空背空。多言多虑,转不相应。绝言绝虑,无处不通。归根得旨,随照失宗。须臾反照,胜却前空。前空转变,皆由妄见。不用求真,惟须息见。二见不住,慎莫追寻。才有是非,纷然失心。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万法无咎。无咎无法,不生不心。能由境灭,境逐能沉。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两段,原是一空。一空同两,齐含万象。不见精粗,宁有偏党。大道体宽,无易无难。小见狐疑,转急转迟。执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体无去住。任性合道,逍遥绝恼。系念乖真,昏沉不好。不好劳神,何用疏亲。欲取一承,勿恶六尘。六尘不恶,还同正觉。智者无为,愚人自缚。法无异法,妄自爱著。将心用心,岂非大错。迷生寂乱,悟无好恶。一切二边,良由斟酌。梦幻空花,何劳把捉。得失是非,一时放却。眼若不寐,诸梦自除。心若不异,万法一如。一如体玄,兀尔忘缘。万法齐观,归复自然。泯其所以,不可方比。止动无动,动止无止。两既不成,一何有尔。究竟穷极,不存轨则。契心平等,所作俱息。狐疑尽净,正信调直。一切不留,无可记忆。虚明自照,不劳心力。非思量处,识情难测。真如法界,无他无自。要急相应,惟言不二。不二皆同,无不包容。十方智者,皆入次宗。宗非延促,一念万年。无在不在,十方目前。极小同大,忘绝境界。极大同小,不见边表。有即是无,无即是有。若不如是,必不须守。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但能如是,何虑不毕。信心不二,不二信心。言语道断,非去来今。
  释曰。三祖信心铭。句句直指心体。拣去心病。示归元路。契无作功。令人自信自肯。不向外求耳。虽然心是何物而可信。信是何物而信心。水不洗水。金不博金。故云。信心不二。不二信心。言语道断。非去来今。若更作义解商量。早是开眼作梦。
  ●六祖大鉴禅师二种三昧第四
  六祖曰:诸善知识,汝等各各净心,听吾说法。汝等诸人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无一物而能建立,皆是本心生万种法。故经云: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若欲成就种智,须达一相三昧,一行三昧。若于一切处而不住相,于彼相中不生憎爱,亦无取舍,不念利益成坏等事,安闲恬静,虚融澹泊,此名一相三昧。若于一切处,行住坐卧,纯一直心,不动道场,真成净土,名一行三昧。若人具二三昧,如地有种,含藏长养,成熟其实。一相一行,亦复如是。我今说法,犹如时雨,普润大地。汝等佛性,譬如种子,遇兹沾洽,悉得发生。承吾旨者,决获菩提;依吾行者,定证妙果。
  释曰:六祖说二种三昧,乃日用践履之捷径。据祖意:一相,则于境上洞达实相,不住幻相。一行,则心常质直,安住实相。不落第二念。心境皆空。与理冥符,谓之三昧。文殊般若经云:何名一行三昧。佛言法界一相,系缘法界,是名一行三昧。入一行三昧者,尽知恒沙诸佛法界。无差别相。夫法界一相,即一相三昧,系缘法界。即一行三昧。是理行之别名耳。今祖意二种皆行,乃冥契于理。究竟无二也。
  ●永嘉真觉大师证道歌第五
  君不见,绝学无为闲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觉了无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五阴浮云空去来,三毒水泡虚出没。
  证实相,无人法,刹那灭却阿鼻业。若将妄语诳众生,自招拔舌尘沙劫。
  顿觉了,如来禅,六度万行体中圆。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无罪福,无损益,寂灭性中莫问觅。比来尘镜未曾磨,今日分明须剖析。
  谁无念,谁无生,若实无生无不生。唤取机关木人问,求佛施功早晚成。
  放四大,莫把捉,寂灭性中随饮啄。诸行无常一切空,即是如来大圆觉。
  决定说,表真乘,有人不肯任情徵。直截根源佛所印,摘叶寻枝我不能。
  摩尼珠,人不识,如来藏里亲收得。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颗圆光色非色。
  净五眼,得五力,唯证乃知谁可测。镜里看形见不难,水中捉月争拈得。
  常独行,常独步,达者同游涅槃路。调古神清风自高,貌悴骨刚人不顾。
  穷释子,口称贫,实是身贫道不贫。贫则身常披缕褐,道即心藏无价珍。
  无价珍,用无尽,利物应时终不吝。三身四智体中圆,八解六通心地印。
  上士一决一切了,中下多闻多不信。但自怀中解垢衣,谁能向外夸精进。
  从他谤,任他非,把火烧天徒自疲。我闻恰似饮甘露,销融顿入不思议。
  观恶言,是功德,此则成吾善知识。不因讪谤起怨亲,何表无生慈忍力。
  宗亦通,说亦通,定慧圆明不滞空。非但我今独达了,恒沙诸佛体皆同。
  师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香象奔波失却威,天龙寂听生欣悦。
  游江海,涉山川,寻师访道为参禅。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干。
  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纵遇锋刀常坦坦,假饶毒药也闲闲。我师得见燃灯佛,多劫曾为忍辱仙。
  几回生,几回死,生死悠悠无定止。自从顿悟了无生,于诸荣辱何忧喜。
  入深山,住兰若,岑崟幽邃长松下。优游静坐野僧家,阒寂安居实萧洒。
  觉即了,不施功,一切有为法不同。住相布施生天福,犹如仰箭射虚空。
  势力尽,箭还坠,招得来生不如意。争似无为实相门,一超直入如来地。
  但得本,莫愁末,如净琉璃含宝月。既能解此如意珠,自利利他终不竭。
  江月照,松风吹,永夜清宵何所为。佛性戒珠心地印,雾露云霞体上衣。
  降龙钵,解虎锡,两股金环鸣历历。不是标形虚事持,如来宝杖亲踪迹。
  不求真,不断妄,了知二法空无相。无相无空无不空,即是如来真实相。
  心镜明,鉴无碍,廓然莹彻周沙界。万象森罗影现中,一颗圆光非内外。
  豁达空,拨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弃有著空病亦然,还如避溺而投火。
  舍妄心,取真理,取舍之心成巧伪。学人不了用修行,真成认贼将为子。
  损法财,灭功德,莫不由斯心意识。是以禅门了却心,顿入无生知见力。
  大丈夫,秉慧剑,般若锋兮金钢焰。非但能摧外道心,早曾落却天魔胆。
  震法雷,击法鼓,布慈云兮洒甘露。龙象蹴踏润无边,三乘五性皆醒悟。雪山肥腻更无杂,纯出醍醐我常纳。
  一性圆通一切性,一法偏含一切法。一月普现一切月,一切水月一月摄。
  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还共如来合。一地具足一切地,非色非心非行业。
  弹指圆成八万门,刹那灭却三祇劫。一切数句非数句,与吾灵觉何交涉。
  不可毁,不可赞,体若虚空无涯岸。不离当处常湛然,觅即知君不可见。
  取不得,舍不得,不可得中只么得。默时说,说时默,大施门开无壅塞。
  有人问我解何宗,报道摩诃般若力。或是或非人不识,逆行顺行天莫测。吾早曾经多劫修,不是等闲相诳惑。
  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第一迦叶首传灯,二十八代西天记。
  法东流,入此土,菩提达摩为初祖。六代传衣天下闻,后人得道无穷数。
  真不立,妄本空,有无俱遣不空空。二十空门元不著,一性如来体自同。
  心是根,法是尘,两种犹如镜上痕。痕垢尽除光始现,心法双亡性即真。
  嗟末法,恶时世,众生福薄难调制。去圣远兮邪见深,魔强法弱多怨害。闻说如来顿教门,恨不灭除令瓦碎。
  作在心,殃在身,不须怨诉更尤人。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錀。
  旃檀林,无杂树,郁密深沉师子住。境静林闲独自游,走兽飞禽皆远去。
  狮子儿,众随后,三岁便能大哮吼。若是野犴逐法王,百年妖怪虚开口。
  圆顿教,勿人情,有疑不决直须争。不是山僧逞人我,修行恐落断常坑。
  非不非,是不是,差之毫厘失千里。是即龙女顿成佛,非即善星生陷坠。
  吾早年来积学问,亦曾讨疏寻经论。分别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
  却被如来苦诃责,数他珍宝有何益。从来蹭蹬觉虚行,多年枉作风尘客。
  种性邪,错知解,不达如来圆顿制。二乘精进勿道心,外道聪明无智慧。
  亦愚痴,亦小呆,空拳指上生实解。执指为月枉施功,根境法中虚捏怪。
  不见一法即如来,方得名为观自在。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还夙债。
  饥逢王膳不能餐,病遇医王争得瘥。在欲行禅知见力,火中生莲终不坏。勇施犯重悟无生,早时成佛于今在。
  狮子吼,无畏说,深嗟懵懂顽皮靼。只知犯重障菩提,不见如来开秘诀。
  有二比丘犯淫杀,波璃萤光增罪结。维摩大士顿除疑,还同赫日销霜雪。
  不思议,解脱力,妙用恒沙也无极。四事供养敢辞劳,万两黄金亦销得。粉身碎骨未足酬,一句了然超百亿。
  法中王,最高胜,恒沙如来同共证。我今解此如意珠,信受之者皆相应。
  了了见,无一物,亦无人,亦无佛。大千世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假使铁轮顶上旋,定慧圆明终不失。
  日可冷,月可热,众魔不能坏真说。象驾峥嵘谩进途,谁见螳螂能拒辙。
  大象不游于兔径,大悟不拘于小节。莫将管见谤苍苍,未了吾今为君诀。
  释曰。永嘉真觉大师。精天台教观。因读维摩经。发明心地。后诣曹溪六祖印证。述些证道歌。明教外别传之道。拣去权浅之病。乃禅门摧邪显正之要诀也。元明之际,有南巢竺源兰若。法慧宏德禅师者,于此每句而著语之。今录复分全歌。为四十六段。注其文义而结其颂。兹不录。
  ●石头迁祖参同契第六
  竺士大仙心,东西密相付。人根有利钝,道无南北祖。灵源明皎洁,支派暗流注。执事原是迷,契理亦非悟。门门一切境,回互不回互。回而更相涉,不尔依位住。色本殊质像,声元异乐苦。暗合上中言,明明清虫句。四大性自复,如子得其母,火热风动摇,水湿地坚固。眼色耳音声,鼻香舌咸醋。然依一一法,依根叶分布。本末须归宗,尊卑用其语。当明中有暗,匆以暗相遇。当暗中有明,匆以明相睹。明暗各相对,比如前后步。万物自有功,当言用及处。事存函盖合,理应箭锋拄。承言须会宗,勿自立规矩。触目不会道,运足焉知路。进步非近远,迷隔山河固。谨白参玄人,光阴莫虚度。
  释曰。按石头迁祖。因读肇论。会万物为己之句。遂悟圣人无己,靡所不己。复印证于禅宗。而述参同契。人人承言悟宗。触目会道耳。至于宝镜三昧,五位君臣,都从这里流出。旧有雪窦显祖,每句为之著语。今录之。至法眼大师注。及福州鼓山永觉贤师。辑洞上古辙。以此注于卷首。兹不录。
  ●临济元祖法语第七
  祖云。大凡学人。先要明悟自己真正见解。若悟得自己见解。就不被生死所染。去住自由。而殊胜自备。然今不得者。病在不自信耳。自信不及即便忙忙。徇一切世境滞或积业。诸仁者。若能歇得念念驰求心。便与佛祖不别。汝欲识佛祖么。即汝目前听法底是。由汝自信不及。便向外驰求。就得者。只是文字禅。与佛祖大远在。诸大德。此时不求真悟。万劫千生。轮回三界。徇好恶境。向驴牛胞胎去也。汝若自信得及。欠少什么。六道神光。未曾间歇。一念净光。是汝法身佛。一念善分别光。是汝报身佛。一念无差别光。是汝化身佛。此三身。即今目前听法底人。为不向外求。有此三种功用。然此三种。亦只是名言。故云。身依义而立。土据体而论。法性身。法性土。明知是光影。诸大德。切要识取弄光影人。是诸法本源。是一切法根本。诸大德。四大色身。不解说法听法。虚空不解说法听法。是汝目前。历历孤明。勿形段者。解说法听法。所以山僧向汝道。五蕴身田。内有无位真人。堂堂显露。无丝毫许间隔。何不识取。心法无形。通贯十方。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手执捉。在足运奔。心若不生。随处解脱。山僧见处。坐断报化佛头。十地满心。如客作儿。等妙二觉。如带枷锁。罗汉辟支。如著泥土。菩提涅槃。如系驴橛。何以如斯。盖谓作佛念经。纵然自在还为妄。度生心切。须信慈悲也是贪。
  释曰。临济法语。禅书互载。此篇同异。未知谁正。俟高明者辩之。然此篇是入道捷经。若领悟不真。妄认识神。堕于古人所诃。非祖之咎。在会与不会耳。
  ●云严晟祖宝镜三昧第八
  如是之法。佛祖密付。汝今得知之。宜善保护。银碗盛雪。明月藏鹭。类之弗齐。混则知处。意不在言。来机亦赴。动成窠臼。差落顾佇。背触俱非。如大火聚。但形文彩。即属染污。夜半正明。天晓不露。为物作则。用拔诸苦。虽非有为。不是无语。如临宝镜。形影相睹。汝不是渠。渠正是汝。如世婴儿。五相完具。不去不来。不起不住。婆婆和和。有句无句。终不得物。语未正故。重离六爻。偏正回互。叠而为三。变尽成五。如荎草味。如金刚杵。正中妙挟。敲唱双举。通宗通途。挟带挟路。错然则吉。不可犯忤。天真而妙。不属迷悟。因缘时节。寂然昭著。细入无间。大绝方所。毫忽之差。不应律吕。今有顿渐。缘立宗趣。宗趣分矣。即是规矩。宗通趣极。真常流注。外寂中摇。系驹伏鼠。先圣悲之。为法檀度。随其颠倒。以缁为素。颠倒想灭。肯心自许。要合古辙。请观前古。佛道垂成。十劫观树。如虎之缺。如马之 。以有下劣。宝几珍御。以有惊异。黧奴白牯。羿以巧力。射中百步。箭锋相值。巧力何预。木人方歌。石女起舞。非情识到。宁容思虑。臣奉于君。子顺于父。不顺非孝。不奉非辅。潜行密用。如愚若鲁。但能相续,名主中主。
  释曰。宝镜三昧。洞山室中密授曹山。故洞山云。吾在云岩先师处。亲传宝镜三昧。今以付汝。据此知非洞山所作。乃云岩所作也。宋有觉范洪公注。清鼓山永觉贤师。再注于洞上古辙中。板藏杭州瓶窑迴龙寺。乾隆三十九年。迴龙经板房毁。洞上古辙亦尽。至今未刻。又荆溪截流策公。述宝镜三昧本义甚妙。亦未刻行。凡志禅宗者。当寻阅也。要而言之。首句即云。如是之法。宜善保护。可见此法。为知有者言。令善保护而已。一不善保护。即不相应。所谓毫忽之差。不应律吕是也。于中立宗趣。设规矩。奉顺君父。涤除法执。无非令知有者。保护此法。如空中鸟迹。迹迹皆空。是谓真空妙有。苟不知有。而徒穿凿于言句。则迷头认影矣。
  ●同安擦察祖十悬谈第九
  心印
  问君心印作何颜。心印谁人敢授传。历劫坦然无变色。呼为心印早虚言。须知本自灵空性。将喻红炉火里莲。莫谓无心便是道。无心犹隔一重关。
  祖意
  祖意如空不是空。元机争堕有无功。三贤固未明斯旨。十圣那能达此宗。透网锦鳞犹滞水。迥途石马出罗笼。殷勤为说西来意。莫问西来及与东。
  元机
  迢迢空劫勿能收。岂为麈机作系留。妙体本来无处所。通身何更有纵由。灵然一句超群象。迥出三乘不假修。撒手那边千圣外。回程堪作火中牛
  麈异
  浊者自浊清者清。我道骊珠到处晶。万法泯时全体现。三乘分处假安名。丈夫自有冲天志。莫向如来行处行。
  佛教
  三乘次第演金言。三世如来亦共宣。初说有空人尽执。后非空有众皆捐。理长即就。龙宫满藏医方义。鹤树终谈理未元。真净界中才一念。阎浮早已八千年。
  达本(又名还乡曲)
  勿于中路事空王。策杖还须达本乡。雲水隔时君莫住。雪山深处我非忘。堪嗟去日颜如玉。却欢来时鬓是似霜。撒手到家人不识。更无一物献尊堂。
  还源(又名破还乡曲)
  返本还源事已差。本来无处不名家。万年松径雪深覆。一带峰峦雲更遮。宾主睦时纯是妄。君臣合处正中邪。还乡曲调如何唱。明月堂前枯木花。
  转位
  涅槃城里尚犹危。陌路相逢没定期。权挂垢衣云是佛。却装珍御复名谁。木人夜半穿靴云。石女天明戴帽归。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摝始应知。
  回机
  披毛戴角入 来。优钵罗华火里开。烦恼海中为雨露。无明山上作云雷。镬汤炉炭吹教灭。剑树刀山喝使摧。金锁元关留不住。行于异类且轮回。
  一色过后(又名正位前)
  枯木岩前差路多。行人到此尽蹉跎。鹭鸶立雪非同色。明月芦花不似他。了了了时无可了。元元元处亦须诃。殷勤为唱元中曲。空里蟾光撮得么。
  释曰。十悬谈颂。大宏正中妙挟之旨。前则统示旨要。后则深勘见地。可谓于无方便中垂方便。无渐次中立渐次。乃照心明镜。归家大道。禅病良剂。法门妙指也。且其词明文简。每于风月之下。时一吟咏。知音者。不啻耳提面命。令人默契。于此洗心深研。久久自得也。有清凉和尚者。于每句下。系以著语。录焉。复注其文。兹不录。
  ●浮山远祖禅宗九带第十
  一。正法眼藏带。夫真实之理。证成法身。照用之功。作为报土。诸佛本源既尔。诸祖洪范亦然。五部分宗。万派精蓝棋布。一灯分焰。十方法席鳞差。华严经云。如来不出世。亦无有涅槃。昔灵山会上。世尊以青莲目。瞬示大众。无能领其密意。唯大迦叶领解佛旨。佛言。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嘱于汝。汝当流布。勿令断绝。付以偈云。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以十二部经。付阿难流通。一切戒律。嘱优波离奉持。乃至大迦叶。持佛袈裟。于鸡足山中。入寂灭定。待弥勒下生。两手付出。
  二。佛法藏带。夫三乘教外。诸祖别传。万象之中。迥然独露。纤麈未泯。阻隔关山。拟议差殊。千生万劫。三贤不晓。十圣那知。截断众流。如何凑泊。圣人曲成万物而不己。刻雕众形而无功。强名曰如来藏。所谓藏者。括三世诸佛法藏。间有大小乘异。小乘谓声闻缘觉。大乘谓菩萨。又藏谓经律论。乘谓声闻缘觉菩萨而兼摄人天。然则教分名数。依根所立。而不离一乘。法华经云。于一乘道。分别说三。又云。尚无二乘。何况有三。又云。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此名依根立权教也。如华严说。如来藏以法界为体。如来藏无前后际。无成坏法。无行相得。绝对待义。经云。一念普观无量劫。无去无来亦无住。如是了知三世事。超诸方便成十力。然圣人说了义不了义。并是依根安立。诸佛隨宜说法。意趣难解。三藏五乘。各有宗旨。顿渐半满。并是权立。唯华严体量。生佛无殊。本无修证。本无得失。无烦恼可断。无菩提可求。人与非人。性相平等。
  三。理贯带。夫声色不到。语路难诠。今古历然。从来无间。以言显道。曲为今时。竖指扬眉。周遮示诲。天然上士。岂待提撕。中下之机。钩头取则。投机不遇。过在何人。更或踌躇。转加钝置。理贯带者。理即正位。其正位中。自无一法。空同实际。不受一尘。。
  四。事贯带。夫日月照临不到。天地覆载不著。劫火坏时彼常安。万物泯时全体露。隨缘不变。处闹常宁。一道圆光。阿谁无分。刹说众生说。三世依正一时说。
  五。理事纵横带。夫触目是道。绝迹无私。佛事门中。通贯实际。圆融事理。运用双行。器量堪任。隨机赴感。门风露布。各在当人。建立中乘。强生枝节。出门问路。指东话西。历劫顽嚚。如何扣发。
  六。屈曲垂带。夫垂者。圣人垂机接物也。屈曲者。脱珍御服。著弊垢衣也。同安云。权挂垢衣云是佛。却装珍御复名谁。珍御名不出世。垢衣名出世。僧问石门彻云。云光法师。为什么却作牛去。答云。陋巷不骑金色马。回途却著破烂衫。此明成佛后。却为菩萨。导利众生。乃不住无为。不尽有为也。文殊问维摩云。菩萨云何通达佛道。答曰。菩萨行于非道。是名通达佛道。
  七。妙叶兼带。风穴云。夫参学眼目。临机直须大用现前。莫自拘于小节。设使言前荐得。犹是滞壳迷封。纵饶句下精通。未免触途狂见。劝汝诸人。应是从前依他作解。明昧两岐。凡圣疑情。一时扫却。直教个个如师子儿。哮吼一声。壁立万仞。谁敢正眼觑著。觑著。则瞎却渠眼。
  八。金针双锁带。夫鸡足分灯之后。少林传芳以来。各阐元风。互兴佛事。若凭言诠为据。断灭法门。更或造作修功。平沈千圣。头头显露。物物明真。不用踌躇。直截便道。
  九。平怀常实带。洛浦云。末后一句。始到牢关。把断要津。不通凡圣。寻常向汝诸人道。任从天下乐忻忻。我独不肯。何故。灵龟负图。自取丧身之先兆。凤萦金网。拟趣霄汉以何期。直须旨外明机。莫向言中取则。所以道。石人机似汝。也解唱巴歌。汝若似石人。雪曲也应和。僧问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如达平常道也。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信手拈来。无可不可。风来树动。浪起船高。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大地皆然。有何差异。但得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边方宁静。君臣道合。岂在麒麟出现。凤凰来仪。方显祥瑞哉。只须理归其道。事用平实无圣可求。无凡可捨。内外平怀。泯然自尽。所以诸圣语言。隨顺世谛。会则途中受用。不会则世谛流布。
  师云。据圆极法门。本具十数。今此九带。已为诸人说了。更有一带还见得么。若见得亲切。请出来说看。说得相应。许汝通前九带。圆明道眼。若见得不亲切。说得相应。唯依吾语而为以已解。即是谤法。诸大德。到此如何。众无语。师叱之去。
  释曰。浮山九带。用禅宗大纲也。正法眼藏带。彰世尊教外别传。付大迦叶之源始也。佛法藏带。明三藏五乘。是随宜安立。唯华严以法界为体量。生佛同性。性相平等也。理贯带。即正位。事贯带。即偏位。言贯者。理事贯通。正是偏之正。偏。即正之偏也。理事纵横带。言事则唯事。言理则唯理。纵横无碍。偏正无迹也。屈曲垂带。明佛脱珍著弊。俯应群机也。妙叶兼带。当机大用。不存轨则。以风穴语。而徵信也。金针双锁带。头头显露。物物明真。全体现前。不落二边也。平怀常实带。谓如上所立。原无元妙。只在当人日用平常也。又云。圆具十数。今已说九。更有一带。还见么。鼓山谓。这一带。阿谁不见。唯前九带。佛祖不敢正眼觑著。觑著则瞎。汝诸人又怎么生。
  妙哉禅珍。原板讹久。跛僧源洪参疑订谬。拈别代徵。著语齐有。每释增删。简明不苟。愿见闻者。佩诵珍守。护法善女。武林周某。法名智航。刻印成就,诸善继印。福慧不朽。嘉庆戊寅。
  孟冬月首。了生起潜。谨跋于后。
  附重刊十珍集因由纪
  光绪甲午春。因杭之昭庆。约理传戒事,有般若庵主。莲宝上人。拈向拙云。此集由逆乱后。书存无几。某久欲付梓。以公同人。奈力难如愿。拟将者则公案重讬之。未审何如耶。拙笑承之曰。但凡有愿。总可有成。戒期事毕。归来舟次。恭阅静推。舛错不无。所谓字经三写。乌焉成马。诚是言也。大都乃刻工。欠校之遗误耳。间有了然处。徵从正之。余疑惟仰。
  高明知识。革非正是。以诲我焉。茲今梓成。故略纪莲师。为人之切意云。
  光绪乙巳佛成道日逸拙子摩诃霖谨纪
  【录自:菩提树】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