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禅宗文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示参禅切要(径山禅堂小参)

  憨山大师《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六

  禅门一宗。为传佛心印。本非细事。始自达磨西来。立单传之旨。以棱伽四卷印心。是则禅虽教外别传。其实以教应证。方见佛祖无二之道也。其参究工夫。亦从教出。棱伽经云。静坐山林。上中下修。能见自心妄想流注。此实世尊的示做工夫之诀法也。又云。彼心意识。自心所现。自性境界虚妄之相。生死有海。业爱无知。如是等因悉以超度。此是如来的示悟心之妙旨也。又云。从上诸圣。转相传受。妄想无性。此又的示秘密心印也。此黄面老子教人参究之切要处。及达磨示二祖云。汝但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此达磨最初示人参究之要法也。传至黄梅求法嗣时。六祖刚道得本来无一物。便得衣钵。此相传心印之的旨也。及六祖南还示道明云。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阿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此是六祖第一示人参究之的诀也。是知从上佛祖。只是教人了悟自心。识得自己而已。向未有公案话头之说。及南岳青原而下。诸祖随宜开示。多就疑处敲击。令人回头转脑便休。即有不会者。虽下钳锤。也只任他时节因缘。至黄檗始教人看话头。直到大慧禅师。方才极力主张。教学人参一则古人公案。以为巴鼻。谓之话头。要人切切提撕。此何以故。只为学人八识田中。无量劫来恶习种子。念念内熏。相续流注。妄想不断。无可柰何。故将一则无义味话。与你咬定。先将一切内外心境妄想。一齐放下。因放不下。故教提此话头。如斩乱丝。一断齐断。更不相续。把断意识。再不放行。此正是达磨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的规则也。不如此下手。决不见自己本来面目。不是教你在公案语句上寻思。当作疑情。望他讨分晓也。即如大慧。专教看话头。下毒手。只是要你死偷心耳。如示众云。参禅惟要虚却心。把生死二字。贴在额头上。如欠人万贯钱债相似。昼三夜三。茶里饭里。行时住时。坐时卧时。与朋友相酬酢时。静时闹时。举个话头。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只管向个里看来看去。没滋味时。如撞墙壁相似。到结交头。如老鼠入牛角。便见倒断也。要汝办一片长远身心。与之撕挨。蓦然心华发明。照十方刹。一悟便彻底去也。此一上是大慧老人寻常惯用的钳锤。其意只是要你将话头堵截意根下妄想。流注不行。就在不行处。看取本来面目。不是教你向公案上寻思。当疑情。讨分晓也。如云。心华发明。岂从他得耶。如上佛祖一一指示。要你参究自己。不是向他玄妙言句取觅。今人参禅做工夫。人人都说看话头。下疑情。不知向根底究。只管在话头上求。求来求去。忽然想出一段光景。就说悟了。便说偈呈颂。就当作奇货。便以为得了。正不知全堕在妄想知见网中。如此参禅。岂不瞎却天下后世人眼睛。今之少年。蒲团未稳。就称悟道便逞口嘴。弄精魂。当作机锋迅捷。想著几句没下落胡言乱语。称作颂古。是你自己妄想中来的。几曾梦见古人在。若是如今人悟道这等容易。则古人操履。如长庆坐破七个蒲团。赵州三十年不杂用心似这般比来。那古人是最钝根人。与你今人提草鞋也没用处。增上慢人。未得谓得。可不惧哉。其参禅看话头。下疑情。决不可少。所谓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只是要善用疑情。若疑情破了。则佛祖鼻孔自然一串穿却。只如看念佛的公案。但审实念佛的是谁。不是疑佛是谁。若是疑佛是谁。只消听座主讲阿弥陀佛。名无量光。如此便当悟了。作无量光的偈子几首来。如此唤作悟道。则悟心者如麻似粟矣。苦哉苦哉。古人说话头如敲门瓦子。只是敲开门要见屋里人。不是在门外做活计。以此足见依话头起疑。其疑不在话头。要在根底也。只如夹山参船子。问云。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山拟开口。师便一桡打落水中。山才上船。师又云。道。道。山拟开口。师又打。山大悟。乃点头三下。师曰。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若是夹山在钩线上作活计。船子如何舍命为得他。此便是古人快便善出身路也。在昔禅道盛时。处处有明眼知识。天下衲子参究者多。到处有开发。况云。不是无禅。只是无师。今禅家寂寥久矣。何幸一时发心参究者多。虽有知识。或量机权进。随情印证。学人心浅便以为得。又不信如来圣教。不求真正路头。只管懵董做。即便以冬瓜印子为的决。不但自误。又且误人。可不惧哉。且如古之宰官居士。载传灯者。有数人而已。今之尘劳中人。粗戒不修。浊乱妄想。仗己聪明。看了几则古德机缘。个个都以上上根自负。见僧便斗机锋。亦以自己为悟道。此虽时弊。良由吾徒一盲引众盲耳。老人今遵佛祖真正工夫切要处。大家商量。高明达士。自有以正之。

  附录:示念佛参禅切要

  念佛审实公案者。单提一声阿弥陀佛作话头。就于提处。即下疑情。审问者念佛的是谁。再提再审。审之又审。见者念佛的毕竟是谁。如此靠定话头。一切妄想杂念。当下顿断。如斩乱丝。更不容起。起处即消。唯有一念。历历孤明。如白日当空。妄念不生。昏迷自退。寂寂惺惺。永嘉大师云。寂寂惺惺是。寂寂无记非。惺惺寂寂是。惺惺乱想非。谓寂寂不落昏沉无记。惺惺不落妄想。惺寂双流。沉浮两舍。看到一念不生处。则前后际断。中闲自孤。忽然打破漆桶。顿见本来面目。则身心世界。当下平沈。如空华影落。十方圆明。成一大光明藏。如此方是到家时节。日用现前。朗朗圆明。更无可疑。始信自心。本来如此。从上佛祖。自受用地。无二无别。到此境界。不可取作空见。若取空见。便堕外道恶见。亦不可作有见。亦不可作[糸-八]妙知见。但凡有见。即堕邪见。若在工夫中。现出种种境界。切不可认著。一咄便消。恶境不必怕。善境不必喜。此是习气魔。若生忧喜。便堕魔中。当观惟自心所现。不从外来。应知本来清净。心中了无一物。本无迷悟。不属圣凡。又安得种种境界耶。今为迷此本心。故要做工夫。消磨无明习气耳。若悟本心本来无物。本来光明广大清净湛然。如此任运过时。又岂有甚么工夫可做耶。今人但信此心。本来无物。如今做工夫。只为未见本来面目。故不得不下死工夫一番。方有到家时节。从此一直做将去。自然有时顿见本来面目。是出生死永无疑矣。



  有关其他文章
· 《憨山老人梦游集》参禅开示节录
· 憨山大师开示参禅误区
· 顿门渐门、如来禅、祖师禅等
· 径山杂言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