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大经大论 - 正文  │ 文章推荐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


释经文

法会因由分第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如是我闻,不是佛所说的话,是阿难结集经时所说。此是证信序。晋道安法师把经的内容判为三分,就是序分、正宗分、流通分。序分又分证信序、发起序。佛临灭度时阿难伤心得不能自已,阿那律尊者告诉他,不要只顾哭,你应该去问佛,否则佛灭后便无人可问了。阿难听了他的指点,便请问佛四件事。其中一件便是,若佛灭后,我们结集经典,一开始应如何说?佛答,应说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某处,与某些人在一起。

这是以六种因缘,成就证信序。如是为信因缘,表示是佛所说。我闻为闻因缘,表示是我亲耳所闻。一时是时因缘,佛法要流通十方永世,无法用当时的年代记载,所以用‘一时’代表。佛,是说法主,故为主因缘。在某处为处因缘,表示有确实的地点。与某些人俱,为众因缘,既有说法主,即有听闻众也。

用这六种因缘,成就证信序,故又名六成就。

‘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佛是说法之主。经中有时说佛‘在’某处,有时说佛‘住’某处。住与在小有差异,久在曰住,暂住曰在。

舍卫国,舍卫译为丰德,是说国土丰饶,并且人多贤德。舍卫本是城名,所以后文说佛入舍卫大城乞食。国名憍萨罗,因为当时南方北方,各有一个憍萨罗国。舍卫城这个憍萨罗国,是在北方。为别于南方的憍萨罗,所以用都城代替国名。舍卫国当时是波斯匿王所都之国。

‘祇树给孤独园’。须达长者,译为赈济无依,即给孤独长者也。园是给孤独长者供养于佛,故曰给孤独园。

给孤独长者,以金钱布地向只陀太子买园供佛。但树上不能布金钱,只陀太子(波斯匿王之太子)便说,这些树算我供养佛吧。并默默发愿言,我今以树供佛,愿佛先说我之名字。

佛知其意,于是便说园名曰‘祇树给孤独园’。只陀太子闻说后,心大欢喜。

‘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比丘译为乞士、怖魔、破恶。乞士者,上乞法以养慧命,下乞食以养色身。怖魔者,比丘出家受具足戒,魔的宫殿震动。于是起大恐怖,故曰怖魔。破恶者,恶有十项,杀、盗、淫、恶口、妄话、两舌、绮语这七项加上贪、嗔、痴,是为十种恶。菩萨戒是身口意十恶全破,比丘戒只破身三口四这七支恶。

比丘乞食,非同世人乞讨。比丘乞食,是为令众生舍悭贪行布施,广种福田。

这些比丘,都是大比丘。大有三义,即大、多、胜。大者是果极位尊,于小乘七种学人中,极高极尊。七种学人者,即初果向初果,二果向二果,三果向三果,及四果向。于其中最尊者,即四果无学也。

多者,是识见多。是等比丘,博学多闻,通达内外经典。

胜者,言其知见殊胜。胜过当时九十六种外道。这些大比丘,有一千二百五十人俱。

一千二百五十人者,其中有优楼频罗迦叶率领的五百人,那提迦叶率领的二百五十人,伽耶迦叶率领的二百五十人,共计一千人。

舍利弗率领的一百人,目犍连率领一百人,共计二百人。另有耶舍长者子率领五十人,总共一千二百五十人。这一千二百五十人,起初都是外道。随佛出家后,见佛闻法,均证成阿罗汉。因感佛恩故,常随佛左右,为佛之常随众。

现在回头再讲大比丘众之‘众’字。众是僧众,亦名和合众。比丘四人以上为众,三人以下不为众。因为比丘四人,可作羯磨故。故四人、五人、十人、二十人、乃至百千人,均为僧众。

今有一千二百五十僧众,俱在一起。

‘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尔时世尊食时。世尊是十号的总称,梵语叫婆伽梵,总赞十号,十号者: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总赞十号称世尊。

食时,佛之食时,是早晨以后,中午以前。

著衣持钵。衣有三衣,即安陀会,郁多罗僧,僧伽梨。乞食时,须著僧伽梨。

钵梵语钵多罗,译为应量器。钵有三种,即上、中、下。萨婆多云,上钵受三升饭,下钵受一升半,上下之间,名为中钵。

根本云,上钵受二升,中钵升半,下钵一升。如果大于大钵,或小于小钵,不名为钵。

佛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次第乞者,不简贫富贵贱也。

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这一段叙述,是说明佛的身教。为佛无言之教也。

善现启请分第二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时长老须菩提。德腊俱尊之比丘,尊称曰长老。这位长老名须菩提,译曰善现。解空第一,无诤第一。

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这段文是说明佛在世时弟子请法的仪式,现在的人随随便便就请法了。那时须起立,整理衣服,然后顶礼合掌请法。或者有人说,情形不同,向佛请法,自应具仪。向凡夫僧请法,方便可也。话不是如此说,人虽有高下不同,但法总是一般无二。所以向凡夫僧请法,虽可方便,但亦不得轻慢。

偏袒右肩,是为了方便顶礼,方便作事。平时衣覆双肩,欲顶礼或欲作事时,即须偏袒右肩,为方便故。有人说西域风尚,以肉袒为敬,故偏袒右肩。

右膝著地是互跪,佛制比丘互跪,尼众长跪。希有世尊,赞佛难值难遇。

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

诸佛法身,无所从来无所从去。诸佛报化二身,乘如实道而来,乘如实道而去,故名如来。法身无来无去,报化身有来有去。然三身本来是一身,报身者,报法身也。化身者,化法身也。故如来者,无来无去。无来而来,无去而去。来而无来,去而无去也。

护念即摄受之意,如世间父母之护念子女。时时护念子女去诸邪恶,奉诸贤善。护念子女,离苦得乐。佛亦如此,护念诸菩萨,不失菩提心。然相较之下,佛恩伟大难报。因为父母爱儿,仅此一世。佛念众生,世世不忘。

善付嘱诸菩萨,是以无上甚深微妙法,付诸菩萨,嘱其流通,续佛光明也。

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须菩提正式请问,此是发起序。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与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同。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在因地为佛性,在果位是佛,佛性者,不生不灭,无得无失,无内无外,无增无减。而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是名善根。而善根有生有灭,有得有失,有内有外,有高有下,有增有减。

所谓一阐提断善根者,是断其菩提心,而非灭佛性也。佛于大般涅槃经中,曾分别佛性与善根。经中有一位迦叶菩萨问佛。一阐提断善根有佛性没有?佛告诉迦叶菩萨说,佛性不是善根。善根有内有外,佛性无内无外。善根有大有小,佛性无大无小。一阐提断善根,但不断佛性。

须菩提请问,善男子善女人,发无上菩提心修菩萨行,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发菩提心修菩萨行者,名为菩萨。菩萨行有六种,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行此六波罗蜜者,即名菩萨。

佛言善哉善哉!……

文中先垂赞叹,然后俯允回答。有善现之启请,蒙佛允答,方有经法流传于世。致令后世众生,普皆获益,故致佛赞叹。

大乘正宗分第三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自此以下,进入正宗分。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

摩诃萨译为大,菩萨摩诃萨,即是大菩萨。有人说菩萨摩诃萨,是指地上菩萨言。大般若经四十七云,菩萨摩诃萨,于大有情众中,定当为上首,故名摩诃萨。

所谓大有情众者,是住种性,第八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独觉地,及初发心,乃至不退转菩萨摩诃萨,是名大有情众。

何故经中只答覆云何降伏其心,而未答覆应云何住呢?因为菩萨应以无住为住,所以不说应如何住。

菩萨摩诃萨,应这样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实无涅槃可得,若能断烦恼,假名涅槃。

烦恼者,有五住烦恼。何为五住烦恼?即无明住地烦恼,及四住地烦恼。四住地烦恼在三界内,无明住地通摄界内界外。所以四住地烦恼,与恒沙等上烦恼,皆因无明住地而起。

四住地烦恼者,即见一处住地。即是见惑烦恼,见道位时顿断。及欲爱住地,色爱住地,有爱住地,亦即三界思惑烦恼。此思惑烦恼,于修道位中渐断。

四住烦恼若断,见思惑即尽。出三界,了分段生死,谓得有余涅槃。

四住虽断,分段生死虽了,但无明住地未破,变易生死未了,尚不究竟。如果无明住地烦恼断尽,二死俱了,称为无余涅槃。

究竟是那些众生之类呢?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这是总说四生。若有色,通欲界色界。若无色,是无色界。若有想,是识无边处天,亦可通三界有识之众生。若无想,是无想天及无所有处天的众生。非有想非无想,是非想非非想处天的众生。若依楞严经,非有想如蒲芦之类,非无想如土枭破镜之类。

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经中既云无量,我们便不可作有量会。有人说无量是表示很多很多。其实很多仍是有量,非为无量。无数无边,亦复如是。

所以无量无数无边,即是空义,即是无相义。以法空故,乃说无量无数无边。以法无相故,乃说无量无数无边。同时以众生空故,所以度尽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以众生无相故,所以度尽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何故众生空,众生无相?因为众生者,众因缘所生法也。法由因缘生,定无自

性。否则若有自性,必不待因缘生。法无自性,是无此法。所以诸法性空,诸法相假。性空故众生空,相假故众生无相。以众生空无相故,所以度尽无量无数无边众生,而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谈到相,如果广说则无量。如果略说,不出四种,即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一切诸相,无出此四者。

以诸法空故,则心不应有住,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应如是住。以法相假故,便不应取相,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应如是降伏其取相心。

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换句话说,如果取相,便不得称为菩萨也。何以故?因为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故。

因为一切相,不出我人众寿四种,故曰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妙行无住分第四

【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须菩提。于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

复次须菩提!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

诸法性空,于性空之法,心不应有住。故无性之法,尚须无住心契合。

菩萨行有六种,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今说布施一种,是以布施以例其余也。若具足说,应为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行于持戒,行于忍辱,行于精进,行于禅定,行于般若。

所谓不住色行于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

吾人住心,不外六处。即色、声、香、味、触、法也。菩萨应如实知诸法性空,不应取著六尘法相。不应住六尘行于布施,行于持戒,行于忍辱,行于精进,行于禅定,行于般若。

今此一分,即在阐明无住的道理。阐明无住道理者,即是答覆应云何住也。

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

菩萨修菩提行,应不住于相。若分别说,即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若总说,住六尘者,不过住相而已。六尘性空,本不可得。众生住心者,实是住著其虚妄相也。故约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如是布施,即是略说如是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也。

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因为心住于相,其布施行便有局限。如果因地行有局限,其所得果报亦必有局限。

如果菩萨不住相而行布施,其因地行必无局限。其因行无限,则得果报亦必无量。故曰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布施行如此,其余诸行亦复如是。若菩萨不住相行于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其福德亦不可思量。

须菩提!于意云何下,是举譬喻说明。菩萨心不住于相,自然量等虚空。虚空无量,菩萨心行亦复无量。菩萨心行无量,故所得福德亦复无量。

佛问须菩提,东南西北,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须菩提答言不也,世尊!

因为菩萨不住于相,则心行量等虚空。故佛言,菩萨无住相行于六波罗蜜,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

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

最后标明,答覆应云何住一问也。综观经文,佛始终教菩萨应无所住行于六度。并且赞叹说,若不住相行于六度,其福德不可思量。故知佛之所教,无住而住,住而无住也。菩萨但应如所教住者,便是这种意思。

如理实见分第五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

佛欲知须菩提是否领会无相之义,故问可否以身相得见如来?如来身具三十二相,是佛报身。如是报身,是佛修因致果所得。是故身相者,因缘假现,无有自性。故须菩提答言,不也世尊。

诸佛以法为身,法身非身,不可以相见。如果可以相见,便说明诸佛是色身。若佛为色身,而色是生灭法,故佛应生灭。若谓佛有生灭,即是谤佛。

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

须菩提深达法性,领无相之旨,故肯定地回答说,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接著解释说,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因为身本无相,所说身相,只是假名,故曰即非身相。

一切法性空无相,相者皆因缘假现,而凡夫之人,执为实有。以假相复立假名,于是妄想乃生。是知假名相,皆非实法。故曰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一切法悉皆无相,是为实相。凡夫之人不识实相,却执假相为实有。不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以凡夫执假相为实有故,所以不见法性。以不见法性故,于是不识诸法实相。

若见诸相是假,则知法性实义。性不自显,以相而显。易言之,诸法性空,本不可见,要以相见。同时相不自现,依性而现。若无法性,则相本虚妄,不可得而见也。

故性全彻相,相全彻性。不二不别,不纵不横,同时具足,互摄互入。明眼人见相时,而理性全显。达性时,则摄相无遗。

今举譬喻说明。譬彼水之与波,水不可见,以波而显。吾人所见者,非水也,乃波也。因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水性者湿也,而此湿性,实不可见。

不可见之湿性,因波而显。波虽显水,而波非是水,因为波者因缘假现故。

然波彻水,水彻波。波外无水,水外无波。波全是水,水全是波。波之与水,不二不别,同时具足。明眼人,见波时即是见水,见水时即是见波。

水性虽不可见,而挺然全透波表。波相虽假,却是全彻于水性。二者历然,举一全收。

凡愚之人,妄执波之假相。以致见假不识真,波之假相,障彼慧眼,而失真实水性。若知波相是假,则知诸相本空。若知诸相本空,则见法性矣。故曰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正信希有分第六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

有人说‘颇’是多的意思。但我们寻诸经意,‘颇’字有能否的意思。能否有众生得闻如是章句,生实信不?

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

佛告须菩提,你不要如是说,怀疑能否有人信是甚深经典。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

佛灭后法流传于世,分正法时期,像法时期,末法时期。诸佛灭后,其法流传,皆有此三个时期。但流传时间,长短不同。释迦牟尼佛,正法千年,像法千年,末法万年。佛灭后,第一个五百年是解脱坚固,第二个五百年是禅定坚固。就是说,佛灭度后第一个五百岁,还有获得解脱出三界的。得解脱出三界,是指无学人言。何谓禅定?禅定者,三界以内叫禅定。这指凡夫的四禅八定讲,四禅八定都在三界内。阿罗汉获得解脱出三界。此是说,佛灭度后第一个五百岁,还有出三界证阿罗汉的。第二个五百岁,还能证入禅定生色、无色界天。

第三个五百岁,是论议坚固。众生根性愈来愈差,已不能亲证佛法,仅能谈论而已,故曰论议坚固。第四个五百岁,是塔像坚固,众生议论都不能,只知建庙塑像。修积人天有漏之福。

第五个五百岁以后,便进入末法时期。众生恶性转深,自是非他,故曰斗诤坚固。此一时期,即如来灭后后五百岁。

纵末法时期,若有众生持戒修福,于此金刚经,能生信心,以此为实。

持戒修福,是略说前五度也。若人修习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五种波罗蜜,可得无量福。若人修习般若波罗蜜,可得无量慧。一旦修习功圆,福慧两足,便名成佛。故持戒修福,是略明众生发菩提心,修行五度也。因为五度易修,般若难求,故先说持戒修福。

乃至一念生净信,便是明般若智慧。一念者,即一心不乱的意思。深信诸法性空,本来清净。深信一切有相,皆是虚妄。如是谓之一念生净信。

以上便是说,末法时期,若有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心无所住,不取于相,修行六度。便于此经能生信心,以此为实。

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

此是赞叹彼人,善根久植也。

闻是金刚般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如来悉知悉见。

若人一念无二,心无所住,不取于相,生清净信者,如来悉知悉见。何以故?佛佛道同故。

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如是无量福德者,即第四分所言,‘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因为这些众生,已经深达法性,心无所住,不取于相。所以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既离我人众寿四相,于是不取一切相。故不取法相,亦不取非法相。若人著「有’法,是取法相。若人著「空’法,是取非法相。凡夫外道著有,是取法相。二乘偏空,是取非法相。无论法相或非法相,皆不出我人众寿相。

何以故下,说明凡取相者,皆是著于我人众生寿者。若离我人众生寿者,便可心无所住,不取于相了。所以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即应远离四相。

故接著说,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如果有人认为,既然著于法相不对,那么我便善于无相。其不知著于无相,仍是我人众寿相。是故经文云,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若谓法相不对,非法相亦不对,究竟怎样才对呢?当知一切诸相,皆因缘生。相属因缘,当无自性。无自性故,是以性空,而性空自然无相。所谓性空,即无自性。以无自性,方能随缘成一切法。

故知随缘成诸相,此相即无相。无相随缘成,无相即是相。故若人如实知诸法性相,便知无相即相,相即无相。若知相即无相,自然不住法相。若知无相即相,当亦不住非法相矣。

是故不应取法,不应著有也。不应取非法,不应著无也。

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

如来说法如筏喻者。因为法不可说,凡有所说,皆如筏喻。筏者渡人之具也,人既得度,筏即应舍。若人不舍即为痴人。

佛于阿梨吒经曾说︰‘……云何我于长夜说筏喻法?欲令弃舍,不欲令受。’欲令弃舍者,令弃舍烦恼生死也。不欲令受者,不欲令取著法相也。

又说︰‘犹如山水甚深极广……中无舡亦无桥梁……彼便岸边收聚草木,缚作椑筏,乘之而度。安隐至彼。便作是念,今我此筏多有所益……彼便以筏著右肩上,或头戴去。’佛说此已,问诸比丘言,彼人应否?比丘答言,不也世尊。

所以我们学佛,不应取著法相,亦不应取著非法相。不应取著有相,亦不应取著无相。

无得无说分第七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者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

缘起假有,是为法相。相本空寂,是为法性。有佛无佛,性相常住,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缘起诸法非自性定有,即是性空。性空非自性定空,要假缘成。故相不定相,相不可得。性不定性,性不可得。有不定有,有不可得。空不定空,空不可得。以有不可得故,故曰非法。以空不可得故,故曰非非法。

有不可得,故不碍一理空寂。空不可得,故不碍万相森罗。万相森罗出之世俗谛,一理空寂,归入第一义谛。总而名之,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大慈悲,为众生故,以二谛说此甚深微妙之法。

第一义谛不碍世谛,故佛无说而说。世谛不碍第一义谛,故佛说而无说。第一义谛即是世谛,故佛于无上菩提,无得而得。世谛即是第一义谛,故佛于无上菩提,得而无得。此之谓不思议得,不思议说。不思议得者,无得而得,得而无得。不思议说者,无说而说,说而无说。

佛以如是之法问须菩提,须菩提回答说,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

因为无上菩提是因缘有,而非自性定有。因缘有者,其性皆空。以其性空故,是以无有定法名无上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

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良以毕竟空中,无名无相,故言不可取不可说。毕竟空中,不得于有,不得于无,故曰非法非非法。

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何谓无为法?无为法者,无生法也。因为一切法无生,所以一切法皆空。一切贤圣,于此空中,空见差别相也。

须陀洹于毕竟空中,见得初果。斯陀含于毕竟空中,见得二果。阿那含于毕竟空中,见得三果。乃至阿罗汉于毕竟空中,见得四果。

住位菩萨于毕竟空中,见得初住二住三住乃至十住。行位、向位、地位菩萨等,亦复如是。于毕竟空中,见有种种位次差别。故曰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何以知无为法即是无生法呢?因为对有为而说无为,而有为法有三相,即生、住、灭。住灭二相皆因于‘生’,故知有为法者,有生法也。今对有为而说无为,故知无为法即无生法。

依法出生分第八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三千大千世界,是一佛所化之国土。一座须弥山九山八海是一个小世界。一千个小世界是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是一个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是一大千世界。因为三次言千,所以名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很大,要是有人把三千大千世界中装满七宝(金银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玛瑙)拿这些来布施,此人当然得福甚多。所以须菩提回答说,甚多世尊。

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

以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福德虽多,但总是取相之见,非智者所应取。

何为福德性?性者等同虚空,于其中无多无少。故曰是福德即非福德性。以取相而言故,是故如来说福德多。其实性等虚空,故菩萨应心无所住。取其多少之相,正是菩萨所应降伏之心也。

所以大家莫把这一段话作闲文看,这正是世尊答覆须菩提,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也。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

此金刚般若,彻明法性,一相平等犹如虚空,横遍竖穷不可思议。所以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

四句偈是最少的一部份,不是定指那四句偈。若谓定指那四句偈,此人便是著相,不会法性。

若人能信受奉行最少的一部份,便证明此人深入法性。因而心无所住,不取于相也。所谓于大海中取一滴之水,此一滴水与大海水同味也。故受持乃至四句偈,为他人说,其福胜彼。

受持乃自利自度,为他人说乃利他度人。若能以此金刚般若自度度人,便胜过以三千大千世界七宝布施,所得之福了。因为前者取相修因,故所得福报有量有数有边。后者无住而行,故其福德不可限量。

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从此经出。

何谓菩提?所谓了达于空性,即名为菩提。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云,‘云何菩提?谓如实知自心。’又曰‘心,虚空间,菩提,三种无二。’又曰‘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彼法少分无有可得。’故知即此空性,假名菩提。

何谓佛?证菩提者名之为佛。故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者,名之为佛。有我相有人相有众生相有寿者相者,假名为众生。

此金刚般若,即是诸法毕竟空性。故曰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从此经出。

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佛法者,即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而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毕竟空。此毕竟空性,名曰佛法。故所谓佛法者,皆假名相,即非佛法性也。

佛法性空不可得,故菩萨应心无所住。所谓佛法者,皆假名相,菩萨不应取著。这仍是答覆,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之问也。

一相无相分第九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来。是故名阿那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

须陀洹是初果,斯陀含是二果,阿那含是三果,阿罗汉是四果。这四种人,称为小乘四圣。前文讲过,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无为法者,无生法也,毕竟空法也,无相法也。小乘人已离人我执,不取于我相,故初果人不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

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须陀洹名入流者,入圣流也。入圣流者,出生死流,入涅槃流也。然毕竟空中,无生死流可出,亦无涅槃流可入。故而无所入也,能入者我相,所入者境相。境有其六,即色声香味触法。于毕竟空中,无如是分别,故不入色声香味触法。

是名须陀洹。即须陀洹,亦是假名,其性本空。故于须陀洹假名,不应住著,不应取相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

斯陀含不应取著我相,谓我得斯陀含果。斯陀含名天上人间一往来。然毕竟空中,无往无来。故曰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斯陀含仅是假名,实是性空也。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

阿那含不应取著我相,谓我得阿那含果。阿那含名为不来欲界受生,然于毕竟空中,三界犹如空华,实无不来欲界受生。所谓阿那含者,不过假名而已。

现在我们把三界,略作介绍。三界者,即是欲界色界无色界。无色界即四空天。欲界是五趣杂居(地狱、饿鬼、畜生、天、人)。欲界有六重天(四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色界是禅天,得禅定的人生色界。有十八重天,初禅三天、二禅三天、三禅三天、四禅四天(福生天、福爱天、广果天、无想天)再往上亦是四禅天,共有五天。这五重天住的是三果圣人,再不来欲界,叫不还天。这五天以下都是报尽还须到欲界受生的。三果人生五不还天,便不再来欲界了,所以名不来果。五不还天是无烦天、无热天、善见天、善现天、色究竟天。再往上是四空天,阿那含入五不还天,从此五不还天修断上二界七十二品思惑无明,证四果出三界。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

阿罗汉是断尽见思惑,出三界证无漏的圣人。故阿罗汉不应著我相,自谓我得阿罗汉道。因为毕竟空中,实无有法名阿罗汉。

阿罗汉是声闻乘极果。其意谓,一、杀贼,杀烦恼贼也。二、应供,应受人天供养。三、不生,离分段生死,入有余涅槃也。

以上三位,均称果,而阿罗汉则称为‘道’。果与道,究竟有何分别?此有二解,略述于下。

第一种,于修边说,名为道。于得边说,名为果。

第二种,梵语菩提,新译为觉,旧译为道。有三种菩提,即一、声闻菩提,二、缘觉菩提,三、佛菩提。因为阿罗汉证得声闻菩提,故曰阿罗汉道。初二三果未证得声闻菩提,仅曰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

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

此是说阿罗汉已除人我执,故不谓我得阿罗汉道。否则便是著于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了。

以下须菩提现身说法,以自己为证。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

云何得无诤三昧?若证诸法性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得无诤三昧。如果不知法性,必然心有所住。如果不知诸法无相,必然心取于相。当知心有所住,取著于相,便是起诤的根源,便不得无诤三昧。

以须菩提当时尚未入涅槃,犹在人间。故曰于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虽在人间,而不染人间之贪欲也。

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

如是须菩提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我证声闻菩提,我是第一离欲阿罗汉,我得无诤三昧。那么须菩提便是心有所住,便是取著于相,便不为乐阿兰那行者。

阿兰那译为闲静处,即寺庙也,是比丘所居之处。闲静者,身闲静远离愦闹,意闲静远离欲盖。换句话说,即身心清净无欲也。

阿兰那行,即是离欲行,又名清净行。依大乘本生心地观经,阿兰那有三品。上品阿兰那,于山中露地常坐不卧。中品阿兰那,于山中树下常坐不卧。下品阿兰那,于山中石室常坐不卧。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

菩萨作是思惟,我今不如代其父母及诸众生修菩萨行,当得金刚不坏之身,还来三界救度父母。作是愿已,住阿兰若,为诸众生发弘誓愿。

上根菩萨发是愿言,愿我未得成佛已来,常于露地常坐不卧。中根菩萨发是愿言,愿我未得成佛已来,于树叶中常坐不卧。下根菩萨发是愿言,愿我未得成佛已来,于石室中常坐不卧。

以须菩提少欲知足,心无所住,心无所得,世尊方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若须菩提心有得,谓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实无所行者,即心无所住,不取于相之行也。以心无所住不取于相,所以不生烦恼不造诸业。不以烦恼业因缘故,虽行而非造作,故曰实无所行也。如是之行,即离欲行,清净行,名为阿兰那行。

庄严净土分第十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是名庄严。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

然灯佛亦译为锭光佛。释迦牟尼佛,于然灯佛时,亲证法性空不可得。佛以无所得心,买五茎华供佛。并布发于泥,令然灯佛蹈之而过。是蒙佛授记,当来作佛,号释迦牟尼。佛以此事问须菩提,我在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吗?

须知佛以无所得故,方蒙佛授记。若仍以有所得心,当不蒙佛授记也。故须菩提答曰,世尊!如来于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无所得者,义即心无所住,不取于相也。心无所住,不取于相,即亲证法性。以亲证法性故,乃蒙佛授记,当来作佛。

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不也,世尊。

云何庄严佛土?菩萨摩诃萨,自不行粗业,亦教他不行粗业,是名庄严佛土。

何谓菩萨粗业?例如起贪嗔痴是菩萨粗业,行十不善是菩萨粗业,住心取相是菩萨粗业,堕二乘地不度众生是菩萨粗业……。

以菩萨亲证法性,心无所住,不取于相。所以须菩提回答说,不也世尊!

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是名庄严。

第一义性本空寂,离言语相,文字相,心缘相。凡言语相文字相心缘相,皆非法性。而法性者,无法用言语文字表达。故曰庄严佛土相者,则非庄严,是名相的庄严。

此理甚深,我们现在举譬喻,以便了解。譬如酸梅是酸的,葡萄亦是酸的。但我们要问,究竟这两种酸,是如何酸法?恐怕无法用言语文字使你知道。如果你想知道,只要吃一粒酸梅和一粒葡萄,便知道了。

但你知道了以后,纵然你说遍了天下的话,写遍了天下的文字,亦无法表达出来让别人知道。所以言语文字只是名相,不是法性。

再如‘疼’这个字,是名相而不是法。如果这个字就是法,我用笔写在纸上,应该笔和纸都疼才对。如果我说疼这个名,就是法的话,应该我嘴巴疼才对。如果我心中想的疼,就是疼法,应该我的心疼。既然没有这些情形,故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仅是名相庄严而已。

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不应住六尘生心者,是不取相住心也。云何既云‘无所住’,复言‘而生其心’呢?原来无所住者,是言不住。而生其心者,是言即此不住亦不住也。

总而言之,金刚经全文,处处句句均在阐释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的道理。请大家留意之。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

依长阿含经,以须弥山为中心,其外有八山,共为九山。九山者,一、须弥,二、佉提罗,三、伊沙陀罗,四、游乾陀罗,五、苏达梨那,六、安湿缚竭拏,七、尼民陀罗,八、毗那多迦,九、斫迦罗。

须弥山高八万四千由旬,佉提罗山高四万二千由旬,伊沙陀罗山高二万一千由旬。其余诸山,依次递减。以须弥山最高,故称为山王。

有人身如须弥山王,身虽高大,但仍是有相之法。故须菩提言,佛说非身,是名相大身也。

无为福胜分第十一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

恒河又名殑伽河,两岸沙极多。佛世时近河而住,故恒河为比丘所熟见。所以佛多以恒河沙譬喻其多。

恒河沙已多无数,如是沙等恒河,所有诸河之沙,岂可测知?故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当知!如是布施,得福虽多,但总是有相之福,无法与等虚空之法性相较。

所以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

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即是彻证法性,其福德不可思量。故此福德胜前福德。

尊重正教分第十二

【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如佛塔庙。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若尊重弟子。】

复次须菩提!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当知此处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皆应供养如佛塔庙。

随说不同于具足说。具足说是宣说经的全文,随说是随缘随分随力而说,非是宣说经的全文。乃至四句偈最少的一部份。当知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皆应供养。

一切世间本来是六道世间,今言天人阿修罗者,是仅言三善道。至于三恶道众生,为苦所逼,无暇修供养,故不说也。

供佛灵骨之处曰塔,供佛像之处曰庙。诸佛非身,以法为身。故金刚经即佛法身也。

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

随说是经乃至四句偈等,便有如是功德。何况有人尽能受持读诵,其功德将更不可思议也。

须菩提!当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

当知是受持读诵为人演说者,定将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最上第一希有之法,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受持读诵金刚经为人演说者,即深悟法性,不取于相。故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

故知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应于金刚经,悟入法性,受持读诵,为人演说也。

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则为有佛,若尊重弟子。

如果此金刚经所在之处,即佛法身常住。故曰则为有佛,以法即佛也。若尊重弟子,要像弟子们尊重佛一样,尊重此金刚经。因为金刚经,即佛法身故。

此是说敬法如敬佛也。今人多于经卷不加重视,轻抛污渎,实得多罪。今睹此经文,当生戒慎之心。

如法受持分第十三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般若波罗蜜。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复有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甚多。】

法性空寂,乃第一义谛。于第一义中,无有分别。于第一义中,无生无灭,无修无证,无成不成。要欲奉持,必以世谛。换句话说,实相般若是不可修不可证,不可奉行的。要想起观行般若,必须借文字般若。而文字般若与观行般若,皆世谛摄。以如是故,所以须菩提问佛,当何名此经,我等云何奉持?

佛告须菩提,是经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

金刚般若波罗蜜,其含义已如前解。以是假名相,汝当奉持。以此文字般若,便于汝起观行般若也。但是汝起观行般若时,须是会入法性,心无所住不取于相。因为名相是假,不可执以为实故。汝当如是奉持也。

故接著便说,所以者何?须菩提!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般若波罗蜜。

因为法性空寂,无形无相,不可说故。所可说者,皆是假名,而无实义。故曰佛说般若波罗蜜,则非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

因为法不可说,故须菩提答言,如来无所说。

须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是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佛再呼须菩提,以事喻明。三千大千世界,是众多微尘所聚成的。故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尘甚多。然如是之多,只是假相,而无实义。

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

一切法不可说,只是假名相而无实义。故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正如所谓的疼,不是疼法,只是假名而已。以同样的理由,则‘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亦就不难了解了。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

微尘非微尘,是名微尘;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皆说明诸相是假,不可取著为实。今言佛之三十二相,亦复是假,非如来法身也。故须菩提答言,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见如来法身。何以故?如来说三十二相皆是假相,故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最后复以假相,与法性比较。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不如有人于此经中受持最少一部份,为他人说,其福甚多。何以故?因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皆假相法也。

离相寂灭分第十四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一切众生则非众生。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

尔时须菩提,闻说金刚经甚深意旨,大受感动。甚至被感动得涕泪悲泣。于是向佛赞叹言,自己以前所得之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未曾得闻如是之经者,于此甚深经义,未能领解也。

慧能照事理,故假名慧眼,非是慧眼能见物也。慧眼不见有为法,不见无为法,以不见一切法故,乃能洞达其理。

须菩提过去所得慧眼,入理不深,故曰未曾得闻如是之经。

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信心清净,是清净心不为余法所乱,不为诸相所迷。深信一切法清净,深信一切法不可得。如果深信一切法清净不可得,便不会住心取相了。诸法无相,便是实相。故曰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

实相即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是无上功德。所以说,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则是非相者,是说是实相者,即是无相也。如来所谓实相者,不过是假名而已。

一切诸相,无非缘有假相。既是缘有假相,故无自性。法无自性,故一切法无相。是知一切法无非实相,是曰诸法实相。诸法实相者,其性一也。既知诸法实相,当知实相诸法。实相诸法者,换句话说,无相即是诸相也。故达实相者,于相即知无相,于无相即知是相。此是一法,莫作二会。是以诸相宛然,即是无相湛然。无相湛然,即是诸相宛然。故诸法实相,异而非异,故曰性一。实相诸法,非异而异,故曰相异。一而非一,非一而一。异而非异,非异而异。相而无相,无相而相,是谓实相。

故一切诸法无非实相,实相即是一切诸法。若有人问何为实相。则我们要问,甚么不是实相?

云何能会入此法?欲会此法,必须心无所住,不取于相。若如是生信,便是信心清净。

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

须菩提是大阿罗汉,于此金刚经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末法时期,有人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难得。因为此人深达实相故。

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因为此人深达实相无相,故无我人众寿相。无四相者,即见法性,故此人第一希有。

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

以我人众寿相,皆缘生假有。因为假有非实故,是以我相即是非相,人众寿相即是非相。非相者,乃无相也。易言之,我相即是无相,人众寿相即是无相也。

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

佛者,即实相义。实相者,即无相也。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当知离一切诸相,即佛法身也。法身无相,即是实相。以如是故,若有人于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也。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

须菩提领解金刚经义趣,蒙佛印可曰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云何有惊怖畏?若人著相,则有惊怖畏。若不著相,则无惊怖畏。若人著我人众寿,则有惊怖畏。若无我人众寿,则无惊怖畏。若人闻此无相法,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

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

以诸法无相故,所以佛说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乃至忍辱波罗蜜,亦复如是。

有人说第一波罗蜜,是布施波罗蜜。此人是依六度次第而说,因为六度中第一度便是布施。有人说第一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此人是依义理而言,因为以般若故,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等五者,方称为波罗蜜。若无般若,仅为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不得称为波罗蜜。所以第一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

至于何故于六波罗蜜中,复特别提出忍辱波罗蜜?这是因为忍辱功德殊胜,胜过持戒苦行。若无忍辱波罗蜜,六波罗蜜功德,便无法成满。故毗婆尸如来戒经中说,忍辱第一道也。

一切法性空,一切法无相,一切法不可说。而所说者,皆是假名,非真实义。故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忍辱波罗蜜,亦复如是。

何以故下,佛举自己的故事,说明不著于相,方能成就忍辱波罗蜜。

歌利王译为斗诤王,无道之王也,即波罗奈国王也。歌利王无道,残害忍辱仙人。将忍辱仙人,割截身体。尔时忍辱仙人,即释迦牟尼佛身是。

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故能忍辱。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不能忍辱,应生嗔恨。

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佛言我过去于五百世中,做忍辱仙人。以无我人众寿相故,方能成就忍辱行也。

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此是遥答‘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也。善男子善女人,欲发无上菩提心者,应离一切相发心也。

应心无所住,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

心无所住,自然不取于相。如是方能深入法性,成就第一希有功德,方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发无上菩提心者,应心无所住。心所住境,不外六尘。故曰不应住色声香味触法生心。

若心有住,则为非住。

因为六尘皆缘起法,缘起无性体即虚妄。住于虚妄,即是虚妄而住,故曰则为非住。

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

此是略说,菩萨心不应住六尘,行乎六度也。若具足说,应为‘菩萨心不应住色声香味触法,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

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心无所住而行布施,则菩萨心行乃可平等。故能利益一切众生也。

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则非众生。

因为一切诸相,及一切众生,皆因缘假有,故曰非相非众生。此处之‘众生’,是广义的。凡一切因缘所生法,皆名众生。

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如来所说,真实不虚,故曰真语者实语者。如者不二不异,是无碍义,平等义。不诳语是不欺骗也,菩萨不诳骗自己,不诳骗众生,不诳骗于佛。不异语者,是无前后更改变异也。

究其实,佛具五语,是以二谛说法故。二谛者,第一义谛与世谛。第一义谛者,诸法性空也。世谛者,诸法缘起也。佛说缘起性空,性空为真为实,故曰真语实语。佛说性空缘起,以缘起诸法皆无性无碍平等故,所以不二不异谓之如。如约性空缘起言,此法谓之真如。如约缘起性空言,此法谓之如实。以真如如实故,所以佛说法不诳众生。以此法究竟了义故,所以佛说法无前后变异。故知佛以二谛如实说法,所有言说,是真语实语如语不诳语不异语者。

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

无实无虚者,言不可得也。不可得其有,故曰无实。不可得其空,故曰无虚。何故不得其有?以有者缘起也,缘起性空,故不得其有。何故不得其空?以空不自空,缘起故空,是知空即缘起,故不得其空。佛所得法,无实无虚,以不可得故。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若菩萨心住于法,必是取著于相。被相所障,则不见法性。以不见法性故,如人入闇,则无所见。

若菩萨心不住法,则明见法性。于色见色性,于声见声性,于香味触法见香味触法性。的的分明,究竟见诸法性,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能见种种色也。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于此金刚经受持读诵深解义趣,当知此人便能心无所住,不取于相。心无所住不取于相,便可不被相障,深见法性。法性无二,佛生同具。故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因为于究竟法性中,佛佛道同也。

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无量无边功德者,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

这是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于此金刚经信解受持。信解受持金刚经者,便能离我人众寿相者。离我人众寿相,自然心无所住。若能心无所住,便可彻见法性,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功德矣。

持经功德分第十五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著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则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

恒河沙是形容于多,我们已经讲过了。印度的习惯,将一天分为三时,夜晚亦分为三时。即初日分(早晨),中日分(中午时分),后日分(下午时分)。夜晚则为初夜分,中夜分,后夜分。

每天三时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连续不断经过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以此胜因,所得福报,当然很大。但这种福报,仍是有相的,不能令人见性成佛。所以不如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

因为若人闻此经典,信心不相违逆,如实解,如实修,如实证,便可彻见法性。初地菩萨始能见性,但虽见而不了了。因为初地菩萨,仅破一分无明,亲见一分法性。二地菩萨,破二分无明,见二分法性。乃至等觉菩萨,破十一分无明,见十一分法性。天台宗判是等人,曰分证即佛。以如是故,称为见性成佛。

大般涅槃经云,声闻人不见佛性,以不见佛性故,得声闻果。缘觉人不见佛性,以不见佛性故,得辟支佛果。菩萨见佛性不了了,不了了故,得菩萨道。

此人若于是经典,信心不逆,便可终得无上菩提。故其福胜彼也。换句话说,若人以如是恒河沙等身布施,仍是以有所得心,受有漏福报,未能究竟成佛也。不如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可证无上菩提。故其福胜彼。

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

于此经中信心不逆,其福便超过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之功德。何况自己能书写受持,更转以化人呢?

须菩提!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

称赞此经阐明法性,究竟佛道,功德不可思议。

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

有人说大乘带因,最上乘约果。如六祖与智常曰,依法修行是大乘。万法尽通,万法俱备,一切不染,离诸法相,一无所得,名最上乘。

又六祖语志诚云,汝师戒定慧接大乘人。吾戒定慧接最上乘人。悟解不同,见有迟疾。

六祖于五祖处,闻金刚经领旨。如是分别,当契经旨。不过按此经佛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故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同是为发无上菩提心者说也。所以大乘与最上乘之分别,诚如六祖所说,不过悟解不同,见有迟疾耳。

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

若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便能究竟无上菩提。故得不可思议功德,为佛悉知悉见。

如是人等,则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如是人等,则能代佛弘宣,传灯续明也。

何以故下,简别小乘人,释成唯大乘者最上乘者,方能荷担此法也。因为乐小法者住心取相,不见法性故。所以说乐小法者,著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

上来皆说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何故此处复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呢?因为约所取则曰‘相’,约能取则曰‘见’。今说乐小法者,是约能取边言,故曰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乐小法者,著我人众寿见,心有所住,取著于相。故于此经,不能听受为人解说。

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乃至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此经即佛法身,故经在之处,一切世间皆应供养。法身在处,即为是塔,故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能净业障分第十六

【复次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祇劫。于然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狐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复次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是言受持读诵此经,能转重报为轻报。若人受持读诵此经,而受仆使下贱等报。那是因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受苦,今世受下贱之轻报,恶道重报便为消灭。不但重报消灭,并且可成就无上佛道。

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祇劫,于然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佛于然灯佛以前,无量阿僧祇劫中,得遇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那由他译为亿,有曰十万,有曰百万,有曰千万等不同。

悉皆供养承事,无一尊佛空过者。但我供养诸佛功德,若与受持读诵此经功德相较,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何故世尊供养诸佛功德,尚不及于此经中受持读诵的功德为胜呢?因为供养诸佛,是有相功德。有相功德,是不能与无相功德相较的。

再者世尊于然灯佛以前,是以有所得心供养诸佛。遇到然灯佛,始心无所住而修供养。以心无所住修供养故,蒙然灯佛授记,当来作佛。受持读诵此经,则是心无所住供养。故此福德,胜前福德。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狂乱,狐疑不信。

有人于后末法时期,受持读诵此经。其功德我若具足说,或有人闻说。其心则狂乱,认为受持读诵的功德,焉会得那么大的福报?狐性多疑,故曰狐疑不信。

彼人不知闻此经者,不住于相,其福德不可思量。犹如十方虚空一般,不可思量也。

是故佛最后说,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经义不可思议,是约因言。果报不可思议,是约果言。修因者,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也。致果者,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

究竟无我分第十七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则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然灯佛则不与我受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是名大身。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则不名菩萨。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这一段是须菩提,把同一问题,再提出问佛。世尊亦再以上来诸分所回答者,择要再回答一遍。

第一次问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往,云何降伏其心,是须菩提不知而问。第二次问,是须菩提知而故问。为何知而故问?一、为后世众生而问,为了要佛再度提示,便于后世众生注意。二、为法会中后到的众生而问。后到之人,未能闻上来之妙法。故须菩提再度请问,劳世尊再度宣说。总而言之,为使法流通故,须菩提乃再度请问于佛。

佛将上来诸分中,择要回答,即是说明上来诸分所说,皆是回答此问题者。

佛告须菩提下,是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应不取于相。若取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度众生者,名为菩萨。即非菩萨者,便不能度众生也。因为若菩萨取相,便不见法性,便心有所住。如人入闇,不能普度一切众生了。

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

若谓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便是心有所得,有所住,取著于相也。如果心有所得,有所住,取著于相,便非发无上菩提心。因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是真空义。故曰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

如来以无所得心,方蒙然灯佛授记。若仍以有所得心,然灯佛则不与授记了。所以须菩提回答说,如我解佛所说无相之义,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即印可曰,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作如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

是知如来于然灯佛所,以无所得心,蒙佛授记也。

谈到授记(佛授菩萨记,菩萨受佛记),或者有人会疑问,既然法性空寂,云何有授记?既然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云何有授记?若有授记,岂不成了决定法吗?当知一切法性空没有决定故,方始因果不失。授记是因果法,如果执著不可授记,便破坏因果法。破坏因果法,佛法便被破坏了。须知佛法便是因果法。因果法者,因缘而起,缘起性空,以性空故,所以说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所谓缘起性空者,以缘起法无自性也。云何无自性?法以因缘起故。若有自性,应不待因缘起了。法无自性,才能随缘而成。缘起乃成因果义,以因果义故,所以才有授记。若无授记,便坏因果法。若坏因果,便无转凡成圣。初果不能证二果,二果不能证三果,三果不能证四果。凡夫不能成信位菩萨,信位不能成住位,住位不能成行位,行位不能成回向位,回向位不能登地,乃至等觉不能成妙觉。

如果那样,则将是杀人亦不下地狱,学佛亦不能得度,念佛亦不能往生极乐了。所以若坏授记,便坏因果。若坏因果,便破佛法。

由于因缘无性,故说无有定法。然而无性方能随缘,随缘而有因果。菩萨修因致果,当与授记。是知正以无有定法故,方成授记义也。

如果执著无有定法便不能授记,则此‘无有定法’,岂不就是定法吗?所以正因为世尊证得无有定法,才蒙然灯佛授记。

当知若以有所得心,谓有授记不对,谓无授记亦不对。何以故?错在心有所得故。如思益经云,愿不闻记名。大品亦云,受记是戏论。便是斥有所得心而受记者。

若以无所得心,受记亦对,无记亦对。因为以世谛故受记,不以第一义谛故受记。第一义谛是实,世谛是权。若会无所得义,记则是实权,无记则是权实。既云权实,故记而无记,以记不可得故。既云实权,故无记而记,以无记不可得故。

余如经上说,离欲盖得初禅,得定心得二禅,此皆因果也。断三结证初果,薄三毒证二果,尽五下分结证三果,尽五上分结证四果。固然授记是佛授菩萨成佛之记,事虽不同,然因果不失,理则无差也。

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如’者,是不二不异。不二不异者,即无分别。无分别者,即无自性。无自性者,即是空义。空义者,即不可得义。不可得义者,即无来无去。如来者,经云无所从来无所从去。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说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不可得法也。

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

于无上觉中,真实不可得,以真实本具故。虚妄不可得,以虚妄本空故。换句话说,真妄二法皆是因缘所起,无自性故,所以不可得。

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

何故一切法皆是佛法?所谓佛种从缘起,一切法皆从缘起。既然佛法及一切法皆从缘起,缘起者无自性。无自性法,互不相碍,故说一切法皆是佛法。一切法空,一切法无分别,一切法不二,故说一切法皆是佛法。

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因为一切法空,一切法不可得,故一切法不可说。所说者,非一切法,仅是假名而已。

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

人身长大者,是假相之言。须菩提深领无相之旨,故马上说,如来说人身长大,只是假相,则为非大身,只是假名大身而已。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度无量众生,则不名菩萨。

如是菩萨取著假相,则不名菩萨也。因为菩萨通达法性,知一切名相皆因缘假现,故无能度之我相,无所度之人相众生相也。

何以故?须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

菩萨亦是假名,以法性空故。因为法性本空,故实无有法名为菩萨。

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

以法性空故,法性离相故,法性不可得故,所以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若有我人众寿,便是不空,便是有相,便是有所得。

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

因为菩萨若作是言,便是取相。故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皆是假相,而非法性。故曰即非庄严,只是假名庄严而已。我们说过,菩萨自不为粗业,亦令他不为粗业,是名庄严佛土也。若菩萨言,我庄严佛土,仍是取著于相也。

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若具足说,应为若菩萨通达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因为人众寿,皆由我起,如果无我,则人众寿皆无。故略说通达无我法者,说名真是菩萨。因为菩萨无我,乃能心无所住,不取于相也。

何故无我?因为法性空故,法性无相故,法性不可得故,是以说一切法无我。

一体同观分第十八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须菩提。于意云何。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

肉眼者,父母所生之眼,能见粗色,一般凡夫所具。如来若不具肉眼,则必不能见凡夫之所见。凡夫之所见,如来悉能见之,故知如来具肉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

天眼者,能见远近内外昼夜等细色。色界天人所具,修禅定之人,亦可得之。佛之天眼,无能胜者。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

慧眼者,非能见物也。二乘智慧,能照空理,故名慧眼。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

法眼者,菩萨所具,能见一切法假。佛具慧眼,共二乘。佛具法眼,共菩萨。慧眼观空,法眼观假。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

佛眼者,圆具五眼,无所不见,不共三乘。佛有三智,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故无所不知。佛具五眼,故无所不见。无所不知无所不见,谓佛之知见。于三智中,一切种智唯佛独具,不共余人。于五眼中之佛眼,亦唯佛独具,不共余人。

须菩提!于意云何?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

这一段文,是说明如来智慧,无所不知,无所不见。用来证成下文所说。下文所说何事?佛于下文便说,如一恒河中所有沙,如是沙等恒河,是等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

以如来圆具三智五眼,无所不知,无所不见。故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也。

为了证成如来智慧无所不知无所不见,所以才有五眼这段文来。

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

言佛见者,是彻知法相。言佛知者,是彻知法性。以如来彻知法性空故,是以知一切法相假也。因为佛知诸法性相一如也。空性能随缘,随缘现假相。相假无所有,还归于空性。是以佛以不思议智慧,于一知一切,于一切知一。虽然众生有若干种心,如来以佛智慧,了若指掌。

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要知道,心是因缘起,空无有自性,故曰不可得。同时过去现在未来是因缘起,空无有自性,故亦不可得。

如果心有自性,势必不能知物。犹如镜若有色,便不能照种种色。以心空无性,故能随缘知一切法。如净镜无色,方能照种种色。

以心是因缘起,空无有自性。故能随缘善转于恶,恶转于善。转凡夫心,成圣人心。转众生心,成诸佛心。以心无自性故,乃能于六道中,随缘转变。

否则若人心有自性,死后转入畜生道,应仍有人心。若畜生具有人心,何名畜生。故法界中,六凡四圣,皆由心转。心既能转,故知其无自性。以无自性故,所以说心不可得。故曰十方觅心,了不可得。

再说三世亦复如是,过去现在未来,皆因缘所成,无有自性,故不可得。

过去是现在未来之因缘所起,是知过去无自性。若过去定有自性,应该无现在无未来,依然有过去。然若无现在无未来,便无过去,过去一名建立在现在未来的关系上。故知过去无自性,以无自性,故不可得。

同理可知,现在是建立在过去未来的关系上,故现在无自性不可得。

未来亦复如是,是建立在过去现在的关系上。如果无过去现在,便无所谓未来。故知未来无自性不可得。

既然心不可得,过去现在未来亦不可得,焉有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可得?所以佛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法界通化分第十九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

这还是把假相和实性来作对比。有人以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而行布施,得福虽多。但都是假相之多,而非法之实性。诸法实性,皆不可得。如上文所言,过去之多不可得,现在之多不可得,未来之多不可得。须菩提却回答说,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这种看法,便是以假相为真实了。正如‘所谓多,即非多,是假名多。’也。

所以佛回答说,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来说得福德多。

如经云,色究竟则非色,声究竟则非声,香味触法究竟,则非香味触法。乃至一切法究竟,则非一切法。何以故?因为一切法究竟。即诸法实性。实性离相,究竟空寂,故无多少、大小等分别。所以多少、大小等分别,皆取相之见也。既然取著假相,便不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故如是取相之心,便应降伏。应须心无所住,不得一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过去心不可得,不取过去相,心不住过去。现在心不可得,不取现在相,心不住现在。未来心不可得,不取未来相,心不住未来。若至一切不可得处,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矣。

佛欲令须菩提去妄证真,故曰若福德是真实性,如来不说得福德多。因为真实法性,等虚空遍法界不可得故。以福德多是假名相,随因缘而现有,故如来说得福德多。其实说福德多,即非福德多,是名福德多也。

离色离相分第二十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如来色身具足圆满,具三十二相,相具八十随形好。这不过是对众生根机,方便说而已。其实十方如来,相好光明不可思议。十方诸佛,色具无量相,相具无量好也。

若以色相取佛,不见佛之法身。所以当世尊问须菩提,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须菩提回答说,不也世尊!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此是说明相如幻,是假非真,不应以假相取佛。若人取著假相,便非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非说所说分第二十一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

法离名相,故不可取不可说。法不可得,故不可取不可说。法性空,故不可取不可说。所以若谓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解佛所说义。

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说法者无法可说,因为诸法性空,诸法无相,所以无法可说。是名说法,说法者,唯是宣说假名也。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

慧命是对比丘的尊称,有时亦称为慧寿,或具寿。是称叹比丘法身慧命之词也。法身以智慧为寿命,故称慧命。

须菩提疑问说,能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吗?

如来回答说,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

所谓众生,是众缘和合而生者。换句话说,既闻‘众生’,即知此法无有自性。以无自性,则无此法。既无此法,故曰彼非众生。法无自性,故能随缘幻现假有。以假有故,故曰非不众生。

诸法缘起,以缘起故,乃现诸法。法以缘现,定无自性。以无自性故,名曰性空。

空不自空,以无自性故空,是知空者,即无自性也。而无自性者,即缘起也。所以缘起无自性,即是性空。性空无自性,即是缘起。简单来说,缘起即是性空,性空即是缘起。

以缘起即是性空故,所以说彼非众生。以性空即是缘起故,所以说非不众生。

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文中两个众生重叠,前边众生二字,是呼众生之名。后边众生二字,是欲作解释之词。所以这句话,应该这样写,‘众生,众生者。’

如来解释众生的意义说,如来说非众生,以缘起性空故。是名众生,以性空缘起故。

无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

佛法宗缘起,而缘起法性空无所得。缘起无自性,故无所得。性空无自性,亦复无所得。即此无所得,即名毕竟空,毕竟空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名无所得。不得一切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见一切法,即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也。

佛印可曰,如是如是,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毕竟空故,所以乃至无有少法可得,只是假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已。

净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

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是法者,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毕竟空故,所以平等无有高下。离诸相故,所以平等无有高下。平等无有高下,则无分别,无分别则不可得。所谓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只是假名而已。

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言若人不取于相,则证无上菩提。故言无我人众寿相修一切善法,则得无上菩提。

因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则于心不起贪嗔痴。心无贪嗔痴,自然身无杀盗淫,口无恶口妄语绮语两舌,故能修一切善法。此十善业又名十种净戒,是无上菩提根本。三业清净,足以成佛。故曰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

所言善法者,亦复取相之言也。故曰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福智无比分第二十四

【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这一分仍是说有相福德,不及无相福德为胜。因为有相之法,徒有其名,而无实义故。

文显易明,不劳赘解。

化无所化分第二十五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则有我人众生寿者。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则非凡夫。】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则有我人众生寿者。

所谓众生,是众因缘所生法。因缘所生法,皆悉是空,六道众生一皆如是,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谓有众生如来度者,那么如来便是取著于相。故曰如来则有我人众生寿者。

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说,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是名有我。如来所说有我者,只是假名,而非真实法性,以真实法性不可说故。而所说者,尽是假名。

凡夫之人贪著假名相,故以为有我也。

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则非凡夫。

凡夫者,亦是假名,故凡夫者,则非凡夫,是名凡夫耳。

这一分的意旨,仍是说明,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应降伏其取相心也。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则是如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若以色见我 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能见如来】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

前文第十三分,谓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今文则云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前文用见字,后文用观字,于是有人言,观字与见字意义不同。

其实恐怕无如此分别。我们虽不知原文如何,但菩提流支译本,前文后文均用‘见’字。义净三藏译本,前文后文均用‘观’字。可能只有罗什大师,有如是分别罢?!

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

因为佛之报身,具三十二相,为三大阿僧祇劫所修得者。故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我们要知道,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便是取相之见。所以如来马上纠正说:

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则是如来。

因为转轮圣王福报很大,亦具三十二相。不过较佛,具体而微罢了。佛言须菩提!你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只取其相的话,那么转轮圣王便是如来了。

于是须菩提马上改口说,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因为离一切诸相,即名如来也。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若以色声香味触法六尘见我,此人便是行于邪道,不能见如来也。因为六尘有生有灭,而如来无生无灭。六尘是无常法,如来非无常法。六尘是败坏法,如来非败坏法。六尘是虚妄之相,如来是诸法实性。所以若以相取如来者,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也。

是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应降伏其取相心也。

无断无灭分第二十七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说诸法断灭相。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这段经文,我们可以从两方面去了解。第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不可得法。不可以具足相得,亦不可不以具足相得。所谓具足相者,乃具足三十二相也。第二,非是相外另有无相,亦非于无相外另有诸相。而是相即无相,无相即相。相不异无相,无相不异相。见相即是见无相,知无相即是知诸相。因为诸相缘起,即是无相。若知相即无相,当知无相即相矣。

如果有人相外取于无相,此人便是著于无相之相。故曰不可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说诸法断灭相。

何谓断灭?有外立空,此空即是断灭。如果空外立有,此有便是常。当知有不异空,空不异有。有即是空,空即是有。有为空之有,故空彻于有。以空彻有故,虽有而非常。空为有之空,故有彻于空。以有彻空故,虽空而非断。

故于第一义中,有全是空,无有而非空。空全是有,无空而非有。

故佛告须菩提言,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发无上菩提心者,契乎中道,故于法不说断灭相。

不受不贪分第二十八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著。是故说不受福德。】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

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布施,乃是有相功德,假而非实。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是真实功德,其功德无量。故前者功德,不能与后者相较。

依探玄记,我有四种。一、真我,真如法性。二、自在我,以智慧为性。三、假我,五阴假合,唯识所现,似有主宰。四、执我,即分别与俱生二种我执,以所执为性。

前二种我不无,后二种我非有也。所谓一切法无我者,遣后二种我也。若连前二种我并遣,法则断灭。

以何义故,一切法无我?以法性空故,法相离故,法不可得故,法无分别故,一法界故,横遍竖穷故,心无所住故,法如如故。所以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其功德胜前功德。

忍者,安忍也,忍可也,成清净信也。

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

我为能受,福德为所受。若菩萨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者,则既无能受之我,亦无所受之法,故曰菩萨不受福德。以不受福德,成其无我义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著,是故说不受福德。

所谓不应贪著者,即是心无所住也,不取于相也。若菩萨心有所住必生贪著,取著于相必生贪著。若生贪著,便不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若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则能心无贪著。无有贪著,则能心无所住,不取于相,乃能成就无上功德。

威仪寂静分第二十九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

来去坐卧是佛威仪,故昭明太子判此分为威仪寂静分。其实此分仍是在明法性离相也。大家千万莫听说无来无去无坐无卧,便作决定无来去坐卧会。如果那样,便又落断灭了。

大家当会于相离相义。来而无来,去而无去,坐而无坐,卧而无卧。何以故?因为法性空寂,其相皆假。故来实无来相,以来相因缘幻有,假而非实故。去实无去相,以其相假故。坐实无坐相,以其相假故。卧实无卧相,以其相假故。

若人以相取佛,则不悟如来法身,不见实相,故曰是人不解我所说义。

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如来者,表法性身。法性空故,是以无来无去。法性无相故,是以无来无去。法性不可得故,是以无来无去。若会空、无相、不可得义,便知此‘无来无去’亦无也。此之谓毕竟空。

大家千万莫执相而求,认为有个如来,而这个如来,是无来无去的。当知那还是以相取佛,不解如来真实义也。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则不说是微尘众。所以者何。佛说微尘众则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则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则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则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须菩提。一合相者则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著其事。】

这一分是直显实相理体。实相理体者,性相圆融,二谛融通。性是无碍之理,相是无尽之事。以理融事,以事契理,是谓实相理体。一合相者,即实相理体也。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则不说是微尘众,是名微尘众。

微尘众多者,是其相也。微尘众实有者,则是究竟性也。法若究竟,则非一切法。故曰若微尘众实有者,佛则不说是微尘众。因为佛说微尘众者,只是假名也。所以佛说微尘众者,则非实有微尘众,而是假名微尘众也。

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则非世界,是名世界。

其中道理,寻上文同理可知。因为世界是微尘所成,微尘既是假相,故世界亦是假相也。

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则是一合相。

换句话说,若世界究竟,则是实相也。

一切法皆悉性空,其理无二,故曰‘一’。性空则能随缘而起万法,万法同一性空,融通无碍,故曰合。此则一合相也。

古德谈一合相,多从理上解释。例如六祖谓:心有所得,即非一合相。心无所得,即是一合相。

此是从理上说。心有所得者,乃心有所住也,取著于相也。心有所住,取著于相,则如人入闇,不见实相。故心有所得,即是分别,即是执著,故非一合相。心无所得,则融通无碍,故为一合相。

佛国勤禅师亦说:但向十二时中,上不见有诸佛,下不见有众生,外不见有山河大地,内不见有见闻觉知,好恶长短打成一片。一一拈出,更无异见。此则一合相理,历然明矣。

此亦是从理上说。言修行人,不取相,莫分别,便是一合相理。

我们现在从事上说明一合相理,以配合古德之说。

例如微尘是一,而此一微尘即十方分合成。十方者,即上下东南西北及四维。

微尘者,非微尘也。何以故?以微尘即十方分合成,于十方分外,更无微尘可得。呼为微尘者,徒有其名而无实义也。故微尘者,不过十方分和合之假相。

微尘本空,由十方分和合而现假有其相,这便是一合相。

同理可知,三千大千世界亦是十方分和合而成。世界本空,因缘和合假有其相,故名一合相。

我们再举粗浅的例子说明。例如地球,实际上是山河大地人物等所合成。离开山河大地人物以外,实在没有个地球可得也。故地球即是一合相。

既然法性空,故不应有住生心。既然和合相假,故不应取著于相。心无所住,不取于相,如是方为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也。

如来说一合相,则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须菩提!一合相者,则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著其事。

一合相是实相,实相无相,故不可说。但凡夫之人取相,故贪著其事,以为实有一合相也。菩萨不尔,以菩萨不取于相,不贪著其事故,所以不受其假相之福德也。

所以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心无所住便是一合相理。不取于相,便是一合相理。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便是一合相理。心无贪著,便是一合相理。

知见不生分第三十一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

金刚经旨在离相明性,若谓佛说我人众寿见,便是谓佛取相。若谓佛取相,便是谓佛未见性。若未见性,焉得名佛?故须菩提回答说,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

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

佛于无名相法,而以名相说。故虽方便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只是方便假名而已。

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

发无上菩提心者,应知一切相假,应知一切性空。以一切相假,故一切性空。以一切性空,故一切相假。相假不异性空,性空不异相假。相假即是性空,性空即是相假。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莫生法相也。

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文义准上自明,不另。

应化非真分第三十二

【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应为发菩提心者),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

最后再度叮咛,假相福德,不及无相福德为胜。

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

不取于相,以相假故。如如不动,以性空故。若人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知见信解诸法相假性空,则能为人演说矣。

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何谓有为法?有为法者,有生、住、灭三相也。简言之,生灭法即有为法也。故有为法生灭无常,如梦幻泡影,如露如电也。

云何是无生灭法,相假故无生灭,性空故无生灭,不可得法无有生灭,无有定法故无生灭。所以偈中之意,谓菩萨应如是观一切相假也。

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于是这部金刚经,佛演说圆满。

这部金刚经,我们总算讲完了。最后我有几句话,要告诉各位。金刚经旨在显示法性。其实不只金刚经,七百二十多卷般若经,皆在显示法性。所以我们读金刚经,不可只解名相,而不求了悟法性。如果只知执相而求,可谓与金刚经咫尺天涯了。希望大家切记切记!(弟子慧修敬记)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讲记终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