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佛学基础 - 正文    │ 文章推荐
 

  佛法要领

四川中江刘洙源居士说
弟子王靖寰等记

佛法要领序一
佛法要领序二
佛法要领序三
刘洙源先生略历
上编 四句要义
中编 发菩提心
下编 略解楞伽
佛法要领跋

  佛法要领序一

虚云 

  戊子春夏之交。金弘恕居士。将其师刘洙源居士佛法要领一书。并往来函札数十通。汇而付诸梓。问序于衲。时方有事于云门祖庭复兴工作。不遑执笔为文字。未有以报。后二年。孙张清扬居士。复谋刊此书。重以序请。辞不获命。乃为之词曰。刘居士此书。寥寥万言。阐述一代圣教。揭其旨归。示初学以从入之途。明白精当。求之近人著述中。得未曾有。学者得此以为津梁。进探大藏。庶几不致担麻弃金矣。书中所言观心一法。原系古法。但用之今人。微嫌不契。古人根利。单假观照。便可直造心源。今人根器不及古人。若用观照。每易沉观不进。诸祖观机设教。遂易以看话头起疑情方法。俾行人疑至极处。忽然打破疑团。即得亲见本来面目。不至沉滞修途。故近世宗门用功。每重疑情。观照之法。遂鲜行用者矣。此就恒人而论。若果是过量大人。则直下承担。便无余事。说一观字亦多矣。尚安用疑情为哉。此原书未及之处。学者不可不知也。至于修行之本末理体。刘居士书中言之极中肯要。当无俟衲之再赘矣。闻居士后出家受具戒。法名昌宗。且已圆寂。法运衰歇。哲人长逝。其感伤为何如哉。

云门老衲虚云序 

  佛法要领序二

演本 

  自清季迄今。百有余年间。四川出生两圣者。一大儒刘止唐。一菩萨刘洙源。议者谓两大德。乃不一不二。一愿而前进。一人而两现。此缘揣测之说不具论。请略述其实际之贡献。刘公止唐。德性学力。出类拔萃。著易书诗。三礼春秋。五大部恒解。暨四书恒解。孝经直解。古本大学质言。与史存等杰作。共十一部。一百四十三卷。(国史列传。成都印行。)刘公洙源。历任四川大学教援。立德立言。纯粹以精。深于佛学。畅读诸经。别具法眼。于达摩初祖。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要旨。指示来学。慈悲痛切,一片婆心。婉如印光大师之弘净。分道扬鏕。浙江上虞金弘恕居士。与公有大因缘。一如庄生之于李老。金居士殷勤请示如钥投锁。于往还十八通书札中。剖示详细。度尽金针。凡独居无侣之士。得此一册。如法修持。保证免入歧途。初版上海大囧琺錀书局主任陈法香居士。协助流通。未几四川第二次重版。又未几。台湾印经处印行第三次版。第四次版。现在暹罗曼谷开始重刊赠送。中泰僧俗弘法愿深。十方赞仰。推动法錀之无比。勇毅坚诚。如谢普扬廖振祥等诸大德。均大菩萨。弘誓大愿。来此人间。昨谢居士来书云。此一种希有法宝。已在曼谷起印。嘱记一言。仅进芜辞二句如下:

  希有难闻之示导

  一超直入之南针

一九五五,三,三十,演本敬志于 金马仑 三宝寿 退省关

  佛法要领序三

  什么是佛法呢?人人会问!有人说懂了,有人说尚不懂,这懂与不懂离不开二门:(一)一路向下,乘愿再来,果彻因源门,含:教、理、行、果。(二)一路向上,究达彼岸,因该果海门,含:信、解、修、证。

  何谓要领呀?君知否?这要领,古人说是—把柄!共有四字:教、观、照、宗。万法都了无余蕴了。

  学佛的人,可分初心、久学!初心的人根据闻、思、修三慧,它的把炳是由约而博,广探三藏,由文字而启观照。久学的人,据戒、定、慧证无漏,它的把柄是由博返约,穷澈一心,达到—性相如如(真如!)—乃由观照而入实相,简单而言—佛法要领!就是:‘心地法门!’的意思。

  学佛的人,有了以上的功行见地,进一步,要证大总持而开秘密藏,把柄分四:

  一、由明心见性,了二空真如,把柄在正真般若观照。

  二、正真般若观照既起,名:发菩提心!志在三觉圆满。

  三、深穷缘起性空,三觉圆满,得六无畏四无碍。

  四、由了前三,俯就机宜,三乘五性,建立教门,导入法界,分四种净土,总名‘一真法界’。

  第一个把柄主要是教、观双通,第二个把柄是观、照双运,第三个把柄是寂照双泯,第四个把柄是入法界—在照,照之又照,法界入矣,得归净土。

  近代佛教史上,出了四位代表人物,一为宗门,单提向上,虚云老和尚,二为法界圆觉学太虚菩萨僧,以上为出家之表率,三为达庵冯宝瑛居士,显密圆融,通达教、观、宗三门,四为本书作者,刘洙源居士,以在家人而提向上一门,由‘观’穷‘宗’,以上为在家众之表率,这四位龙家,为末法保持了—心灯不灭—佛的法身慧命以有利赖。我有位菩萨友,张君炎煌老师,以佛法要领一书入佛之门,并以之就我下问,我捧读之余,不忍释卷,因这佛法要领有两大把柄:一由约至博,知道明心见性为万法根本,二由博返约,以四句偈,通晓群伦,宗、教、观三通。今者刘居士哲人已逝,出家证灭,然则见书如见其人,这本佛法要领,也就是他的应化法身了,并愿是书长留人间,为学佛人之眼目!值此刊行流通之在即,略志微言,以表大义。微言已序!然则大义何在呢?答云:大义唯佛能道,吾何人也,敢言大义?

  大佛顶首楞严经云:‘佛言,善哉!阿难!汝等当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并告以:

  ‘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心言直故,如是乃至终始地位,中间永无诸委曲相。’

  以上如来之开示,正是本书—‘佛法要领’所欲一言道尽,以示予人的宗旨所在,能明此旨,才不辜负刘洙源老居士之一番苦心孤诣,是为微言大义之序。

菩萨戒 黄正男序台中圆觉布教所

  佛历三○○八年民国七十年岁次辛酉年九月十九日观音菩萨出家日

  刘洙源先生略历

  先生名复礼。字洙源。别号离明。年七十三。四川中江籍。前清拔贡。北京经科大学毕业。长文学通三礼。历任四川高级师范。成都大学。四川大学。文学教授。栖心竺典。澹泊自处。创办成都佛学社。独任讲筵十余载。归向者甚多。寻退隐深山。时应邻邑之请。讲说不绝。

  先生早岁精唯识。曾著唯识学纲要数万言。海潮音社刊行之。晚耽禅悦不喜著作。只存讲稿数篇。门第子展转传钞。得之者如获至宝。今徇弘恕请编次付印。名曰佛法要领。乃先刊于觉有情。以结法缘。然后制版流通。以垂久远。

  先生遁世不求知故。知之者甚少。兹从陈法香兄言。不得已违先生意。略叙其概。以作介绍。

弟子金弘恕谨述

  又先生晚年出家。法号上昌下宗。一九五零夏。在白云寺圆寂。是夜寺上白光冲天。远近见者甚众。云详载觉有情十一卷八期。

  佛法要领

  上编 四句要义

四川中江刘洙源先生说

弟子王靖寰记

  丙戍五月,中江刘洙源先生,道过广汉,驻军周参谋长朗清先生留请说法,先生以初未准备经论,说者听者皆无依据,骤然印书,仓猝不能遽办。乃曰:吾有四句要义一为何事?二依何义?三修何行?四悟何法?试为君等演说如何?佥曰:愿乐欲闻,惟希说之。爰记先生所说于次,倘有错谬,请教正之。

  一为何事……明心见性

  近来人心多好佛法,或家庭奉佛、或朝山烧香,或勤布施,或修供养,或受三皈,或守五戒,或诵经念佛,或持咒修法,或精研教理,或专修禅观。种种不同,信佛则一。吾今欲发一问,诸君如是勤修,究为何事?劳身苦体,费精神,耗时日,而不辞。志愿安在?彼将云:闻佛法奇特,吾故好之,世俗成风,吾从众耳。余曰:此非答我所问。彼又云:欲脱苦耳。贫者欲求富饶,病者欲祈疾愈,困厄者希通达,沉沦者冀超升。余曰:此言近似,尚非真实。彼又云:欲除业障耳。今生之苦,皆由前生恶业所招:今将去恶行善,以期业障消除,免受苦报。余曰:此言似矣,犹未尽也。彼又云:欲断烦恼耳。人生造业,由烦恼起:今将断灭烦恼,庶几苦果不生。余曰:此言似矣,犹未尽也。彼瞿然曰:断烦恼,除业障,离苦得乐,此乃佛法正宗,云何而犹未尽?布施持戒,礼拜供养,诵经念佛,持咒修观,此乃佛法正行,云何而犹未尽?吾将以此自度度他,岂尚有遗憾耶?余曰:且稍安毋躁,当为子说之。大凡谈理必穷根源,作事必问根由。子所谈者,在佛法中非无其义。但是枝叶末节,若向这里做去,立志虽佳,枉费精神。经云:‘未知真实法,不名为布施。未知真实法,不名为供养。’余今例此,再作数语:未知真实法,不名为持戒。未知真实法,不名为礼拜。未知真实法,不名为诵经。未知真实法,不名为念佛。未知真实法,不名为持咒。未知真实法,不名为修观。君未说到真实处,所以我不认可。经曰:‘因地不真,果招迂曲。’又曰:‘欲修大行,须知因地法行。’世人懵 懵,不此之求,所以徒劳无益。今为君等发明真实,事半功倍,可乎?佥曰:愿闻。曰:真实法者,吾人之心也。此心以有觉性,故谓之佛性。为万法之本,故谓之法身。永不变易,谓之真如。性非虚妄。谓之实相。无所不知,谓之菩提。(菩提是正智,故无所不知。)寂静不动,谓之涅槃。万法之性,谓之法性。凡此种种名称,皆是吾人真心之异名。人人本有,个个圆成,近在心内,无劳远求。成佛作祖,是此一心。宗门谓之明心见性,心即性也。(心性是一,出华严经。)所谓真实法者,即此心也。我辈人人有心。而不自知,长劫受苦,岂不可怜!学佛无他,明心见性而已。(明悟自心,彻见本性。)如果明心见性,烦恼不待断而自断,业障不待除而自除,诸苦不待灭而自灭。三宝不言供养,而已供养自心三宝。布施不施一金,而其所施胜过七宝。不持咒而自得印明,不诵经而十二部经无不通利。若从根本下手,果大功高如是,君等奈何不图?先德云:众生依业有,业依惑有,惑依识有,识依心有。心是最终究竟处,不通此一著,意识长在,烦恼旋断旋生,业障旋消旋萌,苦果永远不除。譬如伐木,去其枝叶,来年又生,有何了期?若断根蒂,永不再发。是故佛说未知真实法,不名为布施供养者,意在策励世人,知真实处,在吾自心。(此义出华严经,及般若经,其文甚广,可研阅之。)不然,修因无果,何以故?果在真实处故。不然,经云:‘心是恶源,形为罪薮。’(此心是识心,与上真心别。)倘未明白真实所在,如何能断烦恼。除业障。出苦海耶?为何事者,为求明心见性也。

  二依何义……依二空义

  吾人已知佛性即是自己真心,然则真心体相究竟如何?曰:真心无性,其体是空,故曰真空:其相如虚空。如虚空有二义:一如虚空不动摇,二如虚空遍满一切国土。永明禅师云:(真心自体,非言所诠,湛若无际之虚空,莹若圆明之净镜,毁赞不及,义理难通。)世人不知真心广大圆明,妄谓此心在我身内,所以长劫轮回,受苦无穷。今欲明白自己真心,第一莫认四大假合之身为真;第二莫认六尘缘影之心,以及山河大地为实。佛法入门,有二要义:一者众生空,二者万法空,众生不空,谓之我执。万法不空,谓之法执。何谓我执?谓我能主宰是也。主宰即是意识,非真有我。如果我能主宰,谁人肯入地狱:甘做畜生饿鬼?故知身中无我,全是意识分别执著。意识是生死根本,急宜断除,不可姑息。所以大乘菩萨先修无我观,以得人空。何谓法执?法者内之五根,(眼耳鼻舌身)外之五尘,(色声香味触)皆是四大(地水火风)造成,谓之色法。受想行识,谓之心法。色心二法,其性皆空,众生不知,认为实有,起惑造业,生死不绝。佛法教人修法空,法空者,即空六根六尘六识诸法也,悟一切法,皆无自性,其体本空,名得法空。世人皆为我执法执所蔽,所以不知自己真心,大乘法门,若要悟心,先须信入人空法空之理。千经万论所说法义,不外二空。若能信入,则悟心有期,刹那成佛。若不信此二空,专求福报,是门外汉,决不能得佛法利益。云何知无我耶?如果我能主宰,则临命终时,妻室财产皆可携去,何故不能?天上乐土,作恶之人皆可往生,何故不能?二俱不能,主宰安在,且一人之身,六根均动,岂有六我耶?如以六根为我。死者六根尚存,何以不能行动?故知无我。经云:(一切众生,皆由著我,若离此著,则无生处。)云何知无法耶?根身器界,在人类共业同分中,见以为实:余五道中,各有不同。可见六道之中,各各自变六尘境界,皆由业识所造,安有定法?故知一切人事营为,都是业风驱遣,识心所生,犹如梦幻泡影,空而不实。经云:(不知诸法空,恒受生死苦。)若能悟入二空,便证无生法忍,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由是言之,学法,唯学二空之义。

  三修何行……修般若行

  佛法要领,不出教理行果。教理即蕴处界谛缘起,如上一心二空说。果则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知教理而欲得果,非起行不能办。今当论行,行有万端,以六度为总,经中自在说法,或说一行:发菩提心是。或说二行:曰智慧,曰方便。或说三行:曰戒定慧。或说四行:曰四居处。四居处者,一慧、二戒、三施、四定,或说五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止观。或说六行,曰六度。六度者,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行门虽多,六度括尽。此六度义,有无量门。兹略说三门:一六度义相,二六度所对治,三六度能入理,云何义相?万行俱从菩提心流出,合之为菩提心,分之为六度。无顾恋心为布施,无持犯心为持戒,不忤一众生为忍辱,念念不断为精进,心不流动为禅定,知万法空为般若。云何对治?对治六道,出三界轮回故。立施度,对治饿鬼道。立戒度,对治地狱度。立忍度,对治畜生道。立精进度,对治修罗道。立禅定度,对治人及六欲天。立般若度,对治色无色界天。云何入理?随顺法性故。法性体无悭贪,立施度。法性离五欲,立戒度。法性离嗔恼,立忍度。法性离懈怠,立精进度。法性常定,立禅定度。法性离无明,立般若度。此六度法,要以般若为主。经云:(五度如盲,般若如眼。)布施无般若,惟得一世荣,后受余殃债。持戒无般若,暂生上欲界,还堕泥犁中。忍辱无般若,报得端正形,不证寂灭忍。精进无般若,徒兴生灭功,不趣真常海。禅定无般若。但行色界禅,不入金刚定。万善无般若,空成有漏因,不契无为果。据瑜伽,菩萨行有四:一六度行,二道品行,三四摄行,四神通行。要之,俱以般若为主。佛法虽分大乘小乘一乘三乘,四谛悉已括尽。世间因果,为苦集二谛。出世因果,为灭道二谛。灭为佛果,道为菩萨行。般若为道谛体,故般若为要行。

  四悟何法……悟缘生法

  学教参禅,俱图大彻大悟,彻悟之境,即是无生法忍。学人一心求悟,究竟悟何种法耶?曰:悟缘生法,何谓缘生法?曰:缘生法者,因缘所生之法也。一切诸法,缘会则生,缘散则灭;非有而有,幻相不实;有即非有,当体是空。曰:缘生之相,既是虚妄,云何悟相便为登峰造极耶?曰:见性不真,不能了相:见性真实,便能了了见森罗万象,都是自己本性上因缘所生,谓之妙有。故学法要著,须明缘生性空。若见缘性,则脱缘缚。(缘性者,缘生之性,即是佛性。十二因缘是轮回相,佛性是轮回性,见佛性则轮回顿断。缘缚者,即是十二因缘轮回之缚也。)故证性即了缘生,了缘生即证入真性,是一事也。大乘学人,入门便教观缘生法,为将来悟入正因起见。此义云何?佛法以空为主,说空以因缘为宗,因缘即是缘起义。(缘起即缘生)凡夫不信,外道不知,小乘权教虽知而不彻底,唯大菩萨学佛乘者最须于此著眼。何也?佛说心地,乃说二空,无缘生义,二空不成。人之识心,造善恶业,故有升沉:而其真心本来不动,识心为累,枉受轮回。当知惑业苦三,皆由因缘所生,缘生性空,故曰人空。根尘亦是因缘所生,根尘无性,一切是空,故曰法空,若无缘生之义,人法俱实,真心不显。有缘生义,人法俱空,真心显现,得本法身,即为佛果。法身如虚空,故曰真空。真空体内,十方微尘刹海一切俱现。故涅槃经云:(佛性者第一义空,第一义空者即是智慧。)又深密经云:(若不了知无相法,杂染相法不能断,杂染相法不断故,坏证微妙净相法。)若能悟入缘生,即证无生法忍,即是大彻大悟。大乘学人,当如是行,勉之勉之。

  中编 发菩提心

四川中江刘洙源先生说

弟子廖寂慧记

  已说四句要义竟。由初句,知唯心。由次句,知心体空。由三句,知悟心不离般若。由四句,证真方能了俗。今当略说发菩提心。

  一 名义

  发菩提心,具云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简称菩提心,或云大乘心,或云普贤心,再简云发心。义如常释:阿,无也。耨多罗,上也,为无上心。三,正也。藐,等也,为正等心。三菩提者,三、正也,菩提、觉也,为正觉心。此无上心、正等心、正觉心,心字该通三项,各有所拣。初拣凡夫外道,凡夫不觉,外道邪觉故。次拣二乘,但了生空,偏觉故。三拣菩萨,菩萨因觉,未满果位,非正觉故。

  问:以上三心,如何融摄?以便下手。

  答:菩提心者,统为自性清净心。此自性清净心,生佛平等,人人皆具,不增不减。发者,发起也,开发也。(初心只是发起,见性乃名开发。)

  非观照不能发起,非观照不能开悟。故发心者,即观此自性清净心也。

  二 意义

  问:云何为自性清净心?云何观自性清净心?

  答:自性清净心,即吾人之真心,亦名佛法,亦名法身,亦名真如,亦名实相,亦名涅槃,亦名法性,亦名法界。妄念依之,而成三界,为世界成立之本,人生缘起之源,众生不知,无始以来,从未观照,枉造轮回,沉沦生死。佛法教人返观内照。即是入佛性,入法身,入真如,入实相,入涅槃,入法性,入法界。顿断轮回,速出生死。是故佛法根本在心,行法根本在观,大乘心地观经云:(三界之中,以心为主,能观心者,究竟解脱,不能观者,永处缠缚。)涅槃经云:(能观心性,名为上定。)

  问:发心究竟为甚么事?

  答:为见自性。吾故云:发心者,发见性之心也。学佛不求见性,即是外道;志求见性,方是佛子。

  问:何以观心便得见性?

  答:古德云:‘若不观心,法无来处。’盖佛法都在清净心上,返观内照,始能引出佛性:一切三昧门,一切陀罗尼门,一切解脱门,一切神通门,一时俱得显现。故知心是妙法来处,若不观心,如何能引得出来?是以观心为佛法第一妙行,诸行莫及。故华严云:‘初发心时,即成正觉。’谓自心是佛,见自己真佛,即成正觉也。发菩提心论云:‘若人求佛慧,通达菩提心,父母所生身,速证大觉位。’今人欲成佛,而驰心外求,哀哉!未曾发心,而修杂观行,只得生天果报,不得出离轮回。

  问:发心既是观心,且又重要如是,究应如何观乎?

  答:佛说观心,有一句定义。文殊问经云:(不发,是发菩提心。)云何不发?谓不发一切求利益之心,及悲愿有条件之心。盖发心时,须要摒息一切外缘,离念清净。生心动念,即乖法体,故云不发。云何又言发?谓念念俱寂,自性圆融,周遍无际,即是发心。智行于内,不行于外,故不发为发。华手经云:(汝等观是心,念念常生灭,如幻无所有,而得大果报。)庞居士云:(但看起灭处,此个是真如。)其熟味之。

  又有要义三:一。发心时,当知无能发者,此破我执。二。无所发之境界。三。无所发之方便。此二破法执。总以毕竟空,无所有,无所得,为归趣。又发心时,如有妙境,及小小神通发现,急宜舍去,以此是无相法故,一切杂行,一切杂观想,不得合入此中修。此指修三乘言,如圆顿教,即纯乎合修。

  三 修法

  修此法时分二:一趺坐,二观心,说明于下:

  一趺坐 择清净处,结跏趺坐。(先以左趾押右股,后以右趾押左股,令二足掌仰于二股之上。手亦右押左,安仰跏趺上。此为全跏,名吉祥坐。或但半跏,右押左上亦可。又有降魔坐:先以右趾押左股,后以左趾押右股,手亦左押右,禅宗多传此坐,任人自择,年老者端坐亦可。)身体端正,不动不摇。手结定印,(二手仰掌,右安左上,二大指头相拄,安于脐下跏趺上。此名法界定印,能除一切狂乱妄想。)合眼断光,闭口合齿,舌抵上颚,鼻对肚脐。背脊笔直。两肩齐平,不偏不倚,如是而坐。

  二观心 观心之法,先要休心息念。须将六尘万缘,一概放下:善事恶事,都不思量,过去未来,一概不想。直观当下念头,憧憧往来,起灭不停;勿执著他,勿随逐他,勿断除他。只管细细静看。妄念起时,一看不知去向:旋又复起,仍如是看:念若不起,只看著。久久纯熟,看到一念不生,即与般若相应,发菩提心论云:(妄心若起,知而勿随,妄若息时,心源空寂,万德斯具,妙用无穷。)心性之妙如是,吾人平日之不相应,是为妄念所遮,是无明心。无明何所依?依真如而起。观无明心即是观真如心,观心性即是观无明心。何以故?真如即是念之体,念即是真如之用故。观而得定,即是真如三昧,为三昧之王,故名上定。

  问:此种发心,有异名否?

  曰:有。观上不念外境,故名无念行。一心不动,故名不动行。心无所缘,故名无相行。心不住境,故名无住行。用般若观照,(观时不起分别心)故名般若行。总之,常修此行,则离分别,离能所,即是离心意识,心意识离,真心自现。发心之能事,如是如是。

  ○事忙人,每日必须坐一次,每次至少半小时。若能坐二三次,每次一二小时者方妙。愈多愈久则愈妙。坐时须要宽衣松带,从容安详,不宜当风,不宜饱腹。坐毕缓动其身,徐开口眼,两手搓热,抚摩面目腰腹腿足,休息片时,然后下坐。

  ○平时须将唯心之理,自心是佛,二空之义,诸法无性,常常思维,以作预备。涵养省察,尤不可忽。当知世事如梦幻,人生若朝露,刹那无常,都是空忙。如能发起冷淡想,厌离想,最易合拍。以一念万年修去,即是。勉之勉之。

  四 种类

  发菩提心有二种:一世俗,二胜义。发悲愿心,是有为法,名为世俗。观自性清净心,是无为法,名为胜义。世俗不能摄胜义,胜义则能摄世俗。

  问:大悲大愿,是佛法要行,何以此中拣去?

  曰:非拣去也。未见性人。悲愿甚狭,见性时,乃能广大,故见性为最急。所谓悲愿者,上求佛道,下化众生耳。今求见性。原为成佛利益众生,即是大悲大愿,何必更发。

  五 不发之失

  发心为总相,其他观行为别相,别必依总,总能摄别。涅槃经云:‘虽信别相,不信一体无差别相,(即菩提心)名信不具。信不具足故,所有禁戒亦不具足,所有多闻亦不具足故。’古德云:(无菩提心,三归五戒亦不成就,以不知佛法根本故。)其重要如此。今之人,学得一肚皮佛法,而于此茫然,何哉?

  六 发心功德

  发心功德,说不能尽,遍于群经,广在华严,瑜伽,智度等论。兹举数条于下:

  一受生利益。 发此心已,得四种利益:一种子胜,以菩提心为种子故。二生母胜。般若波罗密为生母故。三胎脏胜,大禅定乐为胎脏故。四乳母胜,大悲长育为乳母故。

  二得出家功德。 居士不能得出家功德。维摩经云:(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即是出家。)是居士发心,与出家等,亦能得此功德。

  三具足佛法。 维摩经云:(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一切具足。)毗婆沙论云:(此法门是诸佛之母,诸佛之父,诸佛之眼,无生法忍之母,大慈大悲之母,常常修习,功德无量无边,大般若经云:(如以箭射物,或中或不中,以箭射地,无不中者。)发心成佛,如箭射地,无不成者。

  四入劫超劫。 世人常嫌三大阿僧祇劫成佛,时期太远。不知汝修杂观行,尚在三大阿僧祇劫之外也。今日发心,未入劫者得入劫,已入劫者能超劫。

  五诸佛授记,诸佛加被。 初发心时,佛与授记,群经有明文。如出生菩提经,大乘心地观经,思益经,最广在华严经。诸佛加被者,楞伽经云:(十方诸国土,所有无量佛,悉引光明手,而摩是人顶。)是诸佛常常加被如是行者。

  六能转女身。 藏中有转女身经。佛说菩提心。八百居士妇,转为男身。

  七往生上品。 世人念佛,不知发心,纵得往生,只得中品下品?如能念佛而又发心,则可希望上上品生。观经云:(不知第一义,不得上品生。)第一义即菩提心。他经尚多,兹不具引。

  八远离灾横 毗婆沙论云:(劫火官贼怨,毒龙兽众病,侵是人者,无有是处。此人常为天龙八部诸佛皆共护念称赞故。)此论略举九种灾横:一劫难,二火难,三官事,四贼难,五仇怨,六毒害,七龙难,八恶兽,九疾病。其实一切灾难,无不消灭。广如华严,及瑜伽师地论。

  七 不拣门阀

  贤劫经云:(星王如来,昔为牧牛人,于声授如来所,初发菩提心。名称如来,昔为织师,于电光如来所,初发菩提心。明焰如来,昔为守城人,于无边光

  

  如来所,初发菩提心。难胜如来,昔为樵人,于坚固步如来所,初发菩提心。功德幢如来,昔为汲水人,于妙称如来所,初发菩提心。力军如来,昔为医生,于大譬如来所,初发菩提心。)此段经有三种看法:(一)卑门:牧牛织师等人,皆非高门,故发心不拘身家。(二)得果:此六人皆得如来之果,可见发心不虚。(三)要道:彼等得佛果,不归功于其他观行,而归功于发心,故发心为成佛要道。

  问:发心固在速成佛,如一生不成,有果否?

  曰:有。从发心起,至成佛止,中间受生,瑜伽论中谓之增上生,言生生倍倍增加好处也。出生菩提心经说:欲求富饶豪贵,或作天王,随意能得。何言无果?且能真实发心,十信以往,作十三种法师,即作十三种人天诸王。此义见仁王经,璎珞经(上文受生利益,即是概括其果,论中谓之得四圣轮。)。

  八 仪轨

  显扬圣教论云:(于智者前,恭敬而住,起增上意,发誓愿言:我弟子某甲从今日起,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欲饶益诸有情故,凡我所修六度等,一切皆为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我今与诸菩萨摩词萨同行,愿尊证知。)如是三说,即合仪轨。

  九 结论

  余观菩萨藏中,说发心义,约十之三。诸大师章疏中,分条详释,义门尤多。今略说如此。最后有三要义:一要信自心是佛,二要有善知识教授,三要肯精进观心,具此三要,无不成佛。即刹那一修,亦种佛种。其功德之殊胜,非平常诵经念佛持咒以及其他观行所可比拟。诸修学者,有缘闻此,其各珍重勉励之。

  以上为刘先生常常演说之义,大略如此。能生一念信心,刹那修行,功德已无限量,何况精进专修,果报不可思议。

  下编 略解楞伽(依据唐译大乘入楞伽经)

四川中江刘洙源先生说

弟子廖寂慧记

  佛言:大慧,菩萨摩词萨,依诸圣教,无有分别。独处闲静。观察自觉。不由他悟。离分别见。上上升进,入如来地。如是修行,名自证圣智行相。

  此段经文,佛答自证圣智行相,为顿教根本,今逐句释之。

  依诸圣教(宋译作:前圣所知,转相传授。)依诸圣教者,先佛相传之教,为圣教。所传何法?广则本经所明。其下手处,即达摩‘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三句之义。(此偈共四句,第四句‘可以入道’是果,用功只在上三句。)可知此言,是先佛所传,非达摩杜撰,故应深信受持。 依者,言谨守此法,不得一丝出入,以期彻悟。

  无有分别(宋译作:妄想无性。) 此句是修行正轨,最要最要。何为分别心?即第六识。根尘相对,或忆念过去未来,枉造轮回,经中呼为六贼。今欲入法,应先停止此心,莫起分别。今作三段解:一初,二中,三后。初入观时,先将根尘过未事,一齐放下,始为外息诸缘。教门谓之修止,宗门谓之休心息虑。妄念一息,心便寂静,心若寂静,般若乃生。先德喻之如珠吐光,还照珠体。珠喻涅槃心,(涅槃即寂静。)光喻智慧。(智慧即般若。)光从珠生,喻般若从涅槃生。还照珠体,喻般若光明,还照法身。显宗论云:‘涅槃不生,能生般若。’故息缘为入手最要。中时,外缘已息,般若渐生。此刻应一心不动,故云内心无喘。(喘者,动也。)此不动时,即是无念、无住、无相。相虽有四,(不动、无念、无住、无相。)其行则一。后时,心如墙壁。此句状无分别不动之相,最为吃紧,即是离识功夫。禅宗所谓如大死人,永绝余想。又谓绝后再苏,欺君不得,即是此境,珍重珍重。枯木生花,于是乎在。

  独处闲静(宋译作:独一静处。)此句有两义:一。独处,谓一人专修,不约伴侣,华严经云:‘独一发心,不求伴侣。’是也。可知近世成群打七之非。二。闲静者。谓择清净处所。远离愦闹也。独处对人而言,闲静对地而言。

  观察自觉(宋译作:自觉观察。)此句若如字面解,有观察心,有警觉心,心绪纷然,成何事体?今谓不然,作三段释:初释观,次释察,后释自觉。初释观,观谓观心,观何等心?曰观无明心。何以不观真心?曰:真心自无始以来,为无明所熏所蔽,不能显现。此无明,依何处住?依真心上住,如胶著漆,不得解脱,故曰住地无明。此无明。为生死根本,一分不尽,生死永在,故曰根本无明。学法欲求真,当从此住地无明下手,何也?伐木不断根,灸病不得穴,丝毫无益。故二乘人与权教菩萨,断得四住无明,不知住地无明:能免分段生死,终受变易生死。(轮回有二重:一。界内十二因缘,受分段生死。二。界外十二因缘,受变易生死。)一乘人从观心下手,为破住地无明,生死永断,所谓从咽喉上取血,此是成佛妙诀,最真最实,李长者曰:‘根本无明,即是根本不动智。’永嘉云:[无明实性即佛性。]台宗云:无明体即是明,即是实相,即是法性。经中不胜繁引,皆指此著而言。初时观生灭心,不执不著,不随不断,或一味休心息虑。两法是一。常常观照,即是般若熏无明。无明一破,法身顿现。一超直入如来地,不历僧祗护法身,故称之为圆顿法门。次释察:察。谓监察,谓观心时,有两种监察:一者正念,二者正知。正念者,一心守护观境,不准起第二念。遗教经云:‘制之一处,无事不办。’金刚三昧经云:‘制之一处,众缘断灭。’制之一处,即是正念。先德云:‘若不守心,得成佛者,无有是处。’正知者,如起信论云:‘心若驰散,即当摄来,住于正念。’若不摄还,增长无明。监察机关,有此二种权力。禅门有喻云:‘坐禅者如官吏,门外有二卫兵站冈,此二卫兵,一名正念,一名正知。’可谓善喻。三释自觉:自觉者,言此监察机关,时常令正念守心,正知摄心,不令放逸。

  不由他悟(宋译作:不由于他。) 不由他悟者,到大彻大悟时,万法自然从心显现,不是他人授予。所谓无师智,自然智,是也,即是无生法忍。

  离分别见(宋译作:离见妄想。) 此句作两句释:一离分别心,二离诸见。先释初句:此分别心,与上文不同,上是凡夫攀缘外境,此是行者攀缘观境。不然,便是重复。云何攀缘观境?此是无相法,不许有相。若现殊胜境界,或现佛菩萨像,或闻说法声,皆是魔境,应严加拒绝。

  若有取著,即是分别心起,便入魔网,故曰离分别。

  次释第二句:见者诸见,障人不能见道。诸见者,或云五见。(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或云六十二见。起见者,谓于观中,现出境界,以为或劣或胜,或与某经相合,或与某三昧相应,认为圣境,此即是见,必入魔网。佛藏经云:‘发菩提心,只是离耳,离何等?一离欲,二离见。’‘欲即是无明,见即是忆念。’华严论云:(见在即凡,情亡即佛’四祖云:‘不用求真,惟须息见。’见之过患,可谓至重,故须离之。

  上上升进(宋译同上。) 上上升进者,观心到此地位,应加精进,不间修行,暗中长进,不可限量。上上者,如在信位,升进十住,十行,十向,十地。步步增高,谓之上上升进。

  入如来地(宋译同) 如来地者,为大彻大悟之果。观行纯熟,不觉趣入,故此法门,谓之如来禅。

  如是修行,名自证圣智行相(宋译作:是名自觉圣智相。) 自证圣智行相者,自身内证圣智修行之相也。自证圣智,宋译为自觉圣智。证者,见也。觉即是证,证即是见,二名无异。此即根本智,经论多名,华严谓之普光明智,即是本性寂照之用。华严云:(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即说此义。此智成就,即为成佛。楞伽云:(如来以智为身,智为体故。)又云:(佛非人非蕴,但是无漏智。)此智即是行者报身佛。

  云何名一乘行相?谓得证知一乘道故。云何名为知一乘道?谓离能取所取分别,如实而住。大慧,此一乘道,唯除如来,非外道二乘梵天王等之所能得。

  此段经文,佛答一乘人入观行相。大慧以与上章修法或异,佛以离分别为答,仍与上章义同。今略释之。 何谓一乘行相?行相者,谓心念不住而住之相。一乘行相者,谓修一乘法安心之相也。离能取所取分别者,能取是见分,所取是相分,能所宛然,即是分别,应当离之。如实而住者,如作静词解,如即真如,实即实相,言住真如实相也。如作动词解,如即如是之如,如实相而住。如实相而住者,不住根尘识,住于如如之理。此义最大,当引经证成。金刚三昧经云:‘如如之理,具一切法,善男子,住于如理,(即如实而住,)过三苦海。(即三界之苦。)又云:‘若住大海,(譬佛果,)则括众流,(譬三乘,)住于一味,(譬守心一法,)则摄诸味(譬信、住、行、向、地。)’大涅槃经云:‘譬如有人,在大海浴,当知是人,已用诸河泉池之水。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修习如是金刚三昧,当知已为修习其余一切三昧。’观心入理,即是修习金刚三昧,此三昧成,一切三昧,无不具足,故为圆顿。又金刚三昧经云:‘大力菩萨言:何谓存三守一,入如来禅?佛言:存三者,存三解脱。守一者,守一心如。入如来禅者,理观心如,入如是地,即入实际。)实际即真如法身。存三解脱者,言不证三解脱也。守一心如,即如来禅。经语分明如是,而世人不知,悲夫。华严经云:‘初发心时,即成正觉,成就慧身,不由他悟。’即是此境。金刚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无所住,即是此经之如实而住。而生其心,即自证圣智现前也。本经偈云:‘舍离此一切,(上文列各种禅,皆应舍去。)住于无所缘,是人则能入,如如真实相。)住于无所缘,即是如实而住。入真实相,即是如来禅。涅槃经云:‘一切众生,无漏智性,本自具足。’依如是修,无不得证。奈何不信?而甘沉沦三界乎。先德云:(妙得其门,成佛匪离于当念。若失其旨,修因徒困于多生。)思之  思之

  华严经偈

  若有欲知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

  远离妄想及诸取,令心所向皆无碍。

  若有欲得如来智,应离一切妄分别,

  有无通达皆平等,疾作人天大导师。

  佛法要领跋

  佛法广大。根本在心。行门无量。主要在观。直观自心。见性成佛。此吾师中江刘先生说佛法要领之宗旨也。先生博通经藏。精研教观。深山隐居。澹泊自处。年已七十有三。而精神矍铄。诲人不倦;时应邻邑之请。讲说不绝。常曰:学佛不求见性,皆是附佛外道。志求见性。方是佛子。欲求见性。必须观心;观与不观。实为学法生死关头。三乘人观心,不深不彻:唯一乘人顿见本性。顿成如来。故其教人:每令放下观心。学者从之。多获开悟。弘恕闻道已晚。因张君心若之介。始获忝列门墙。十四年来。备蒙启迪。循循善诱。殷勤恳切。尝开示曰:学大乘法。以了一心为根本。若实了一心。则三明、六通、十力、四无畏,将不求而自至。故云:一切诸法。心为上首。神通人人具足。但得母子自至。又云:大弥陀经三辈往生,俱以发菩提心为本。不明四智。只生边地疑城。观经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固皆以了一心为根本者也。一心难信。(一心即是自己真心)了尤不易。(见性方了)能了则入无学位矣。又云:修观持名。二法平等。修观者,能明白见。持名者,至一心不乱时,乃明白耳。此皆佛法真实了义。凡学佛者,咸宜知之。无奈弘恕根性愚钝。虽受净土观法,未及专修;又值世乱,不遑宁处;迄无成就。惭愧甚矣。迩因体力衰弱,性好简易。重请授我要法,以资修习。先生始以‘发胜义菩提心’教之。并告之曰:发心者,发见性之心也。即观自性清净心也。华严云:‘初发心时,即成正觉。’涅槃云:‘能观心性,名为上定。’均谓此也。乃至起信论之真如三昧净土宗之实相念佛达摩大师之如来禅。名异实同。皆是观心云云,始知禅净二门。原是一法。旋复寄示讲录三篇。所传具在。且更详焉。展诵之余。赞叹无尽。乃细加编次,呈请鉴定。名曰佛法要领。集资付印,以利学人。窃谓是书。言简义精指归一乘,示二空理。悟入缘生发菩提心。彻见本性。阐明楞伽玄义。揭示顿教根本。絜前圣之要领。为成佛之捷径。所谓成就慧身。不由他悟。经藏奥旨。泄尽无遗者矣。学者苟能依此修之。则久久纯熟。豁然开悟。明心见性。一念顿证。其福德智慧因缘之大。岂平常诵经念佛持咒修观所可得而比拟哉。何以故?心性功德。无量无边。不可思议故。此观心法,是如来禅。只论见性,不论禅定解脱,回非余法所能及。故华严云:‘虽尽未来际。遍游诸佛刹。不求此妙法。终不成菩提。’妙法者何?观心是也。大乘心地观经云:‘此法难遇过优昙。一切世间应渴仰。十方诸佛证大觉。无不从此法修成。此偈大声疾呼出佛金口。更有何疑。又云:‘一切有情闻此法。欣趣菩提得授记。一切有缘得记人。修此观门当作佛。’可见一发心即授记。一授记当成佛。是决定义。何谓有缘?得闻此法为有缘。当下发心为有缘。愿天下有缘人。如法修行。精进不退。皆得速证无上菩提。

一九四七年丁亥十一月十二日 弟子 金弘恕敬跋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