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戒律文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戒律实施的未来展望

济群法师著

  今年10月份的台湾之行,除了参加两岸禅学研讨会,惠空法师又在我们参访各个道场时,安排了一箩筐的座谈题目。“戒律实施的未来展望”,是正觉精舍座谈会的主题。当时应主持人之邀,我谈了几点意见。在这基础上,回来又做了些思考,现在把它成之于文,供大家参考。

  一、端正对戒律的态度

  当前佛教界,对戒律缺乏一种正确的态度。有人认为戒律是佛制的,只有佛陀才有资格决定它的取舍,其它人只有遵守的份,不可以做任何增减;也有人认为戒律早就过时,不适用了,学习它、弘扬它,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这两种看法,都严重阻碍了戒律的继承和发展。

  戒律是佛制的,但佛教的戒律并不是佛陀创立僧团时就制定好的。佛教僧团早期是没有戒律的,直到僧团成立五年之后,因为有位比丘犯了淫戒,从此佛教僧团才有了第一条戒律。随着僧团队伍的庞大,僧团成分的复杂,不如法的现象越来越多,佛教的戒律也随着一条条的制定出来了。每条戒律的产生都有它特定的因缘,不是凭空制定的。佛经说:毗尼是因缘所显。既然是因缘所显,就有它的局限性。因为任何一种因缘,都只能在一种特定的时空中存在,它包括了文化传统、政治背景、风俗习惯、时尚爱好等种种因缘。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能机械地去继承它。

  另外“戒律过时论”也是错误的。佛陀制戒是针对众生的烦恼习气,人虽然有古今中外的不同,但人和人类社会存在的问题,往往有其共通性。任何一个社会都存在战争、谋杀、偷盗、抢劫、强歼、婚外恋、诈骗的现象,这些行为会发生在许多人的身上,你能说哪个时代不曾发生过这种事?哪个国家不曾发生过这种事?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凡人都有贪瞋痴。只要有贪瞋痴存在的地方,就会有杀盗淫妄的出现。

  佛教的戒律分止持和作持两个部分。止持的内容是以杀盗淫妄为核心。作持的内容,除了维护僧团的和谐,一方面是为了辅助止持,以完成防非止恶的修行;另一方面是为了破除僧伽对于物质环境的贪着,如受持、说净等法门的安立。凡人最大的特点是贪着,修行最大的障碍也是贪着,这个问题对于古今中外的人来说,只要是凡人,都是一样的。你能说戒律没有它存在的价值吗?

  正确地对待戒律,就是一方面要认识到它的局限性,同时还要认识到它的普遍性。了解它的局限性,就懂得如何去继承,而不会机械地接受、生硬地实行,导致戒律在实践中的艰难。了解它的普遍性,就不会觉得戒律是过时、不适用了,而是懂得如何根据佛陀制戒的根本精神,开遮持犯的原理,来继承和弘扬戒律,发挥戒律在现实僧团中的作用。

  二、律学典籍的现代化

  佛法的弘扬要契理契机,佛陀说法非常重视契理契机,佛教在任何一个时代,或任何一个地区的弘扬,也都非常重视契理契机性。正因为如此,一味平等的佛法,才能展现出千姿百态。也就是说:佛教在任何一个时代,或任何一地区的弘扬,都有它的特定方式,如西藏的密教,南传的声闻乘教法,中国魏晋南北朝的格义佛教,隋唐的宗派佛教,无不是契机的产物。

  今天我们要弘扬佛法,自然也应该重视契理契机。所谓戒律的契机,用现代的话说,也就是戒律的现代化工作。纵观佛教在古今中外的弘扬,其契机大概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思想的契合,一是形式的契合。思想的契合,要看某个特定时空的文化背景、风俗习惯,以及人们生命中的需要;形式的契合,一句话就是,当时人们最容易接受的方式。

  当前佛教界对戒律普遍存在陌生感、畏惧感,原因是什么?原因是对戒律的无知。造成无知的原因很多,其中律典难读便是主要原因之一。戒律是僧伽的生活方式、行为的规范,它本来应该是很简单、很实用的。假如生活在原始佛教时期的僧团,如果不想达到律师的水平,保证你不要用多长时间,就能大概了解戒律的生活是怎么一回事。因为戒律在当时是一种日常生活,它和吃喝拉撒一样,构成僧伽生活的全部,有谁不熟悉吃饭呢?

  可现在的情形不同了,戒律不是在生活中,而是在书本上。学习戒律没有办法从生活中去学,必须通过啃书本。即使啃通了书本,在当今的佛教界,也只能作纸上谈兵。不论情况如何,学习戒律首先还是要啃书本。弘扬戒律眼前必须要做的,是律学典籍的现代化工作。其依据的标准,就是现代人最容易接受的方式。这就是对于律学典籍,要能够运用现代人整理文献的学术规范、现代人使用的语言,对它进行全面的编辑、整理,让大家都有能力阅读它。

  三、传戒必须结合学戒

  谈到弘扬戒律,鼓励佛弟子持戒,与持戒相关的是受戒。不过说到受戒、持戒,这还只是个人的行为,想要弘扬戒律,还得从僧团的传戒谈起。传戒是僧团中最隆重的一种羯磨形式,是出家在家七众弟子取得资格的必要手续。如法传戒是保证如法持戒的基础。如法传戒,受戒者才有能力纳受戒体,有了戒体才有防非止恶的功能。

  当今佛教界的传戒,大多不是很如法,这多多少少地影响到戒律的实行。在《律藏》中有《受戒犍度》,南山律《行事钞》有《受戒缘集篇》,都详细说明了受戒的条件和程序。其中最基本的要求,比如戒和尚要懂得戒律、持戒清净;羯磨如法,戒子们有强烈渴求得戒的心理,戒子与和尚在作羯磨时,必须达到心理上的默契等。

  再看看目前的佛教界,每年有十个左右地方传戒,传戒的和尚大多都不懂得戒律。传戒和尚戒体是否清净,也只有天才知道。整个羯磨是否如法呢?外行人看去还不错,假如按戒律的标准来衡量,恐怕会有很多问题。中国佛教自明末以来,传戒依据的典籍是《三坛正范》。《三坛正范》是在南山律失传的情况下编写的,它参照了大乘佛教修行的许多仪轨的内容,又把沙弥戒、比丘戒、菩萨戒合在一起受,整个作法异常隆重,但作法者因为对主次事先缺乏交待,一场法会下来,受戒者往往不得要领。

  受戒是比丘资格的取得,但并不是比丘身分的完成。按戒律规定,比丘受戒之后,必须要经过五年学戒,不离依止,以造就僧格的养成,这对于每一个僧伽是必须的。律中甚至规定没有学习戒律,不可以学习经论。这是明确规定了受戒之后,必须学戒。可是,今天的教界,有些戒和尚、剃度和尚不懂得戒律,就传戒、收徒弟了。他们哪里有能力教授弟子们学戒,培养他们的僧格呢?

  一般佛学院的教学,也都是以教授佛学知识为主。佛学院开设的课程中,主要是以大乘经论居多,如《金刚经》、《六祖坛经》、《维摩经》、《解深密经》、《楞严经》、《法华经》,以及《大乘起信论》、《唯识三十颂》、《摄大乘论》、《中论》等,戒律只占课程中的一小部分,而这种学习也只是知识性,并非实践性的。

  有的人受戒之后,以为一切都完成了,他从来都不会去考虑学戒、诵戒、持戒。因为僧团没有这种氛围,也很少有人劝他要这么干。有的人受戒之后,想学戒,想过一种戒律的生活,但很难找到这样的环境。那么如何弘扬戒律呢?我觉得应该从受戒入手,也就是作为传戒道场,要把传戒与学戒结合起来。

  传戒应该由律宗道场来承担,戒和尚也必须是精通戒律者。传戒道场每一次传戒,都必须负责戒子们戒律的学习。一次传戒参加的人数不宜太多,我看最多一百人至两百人。传戒结合学戒,那么戒期恐怕要长一些,至少要两个月至三个月。一方面合理地安排戒律课程的学习,希望在短时间之内,戒子们能对戒律有个大概的了解;另一方面营造一种良好的戒律生活氛围,使戒子们在受戒期间,能真正感受一下戒律的生活是怎么一回事。倘能给他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他们将来也许能认真持戒,或发心研究戒律、弘扬戒律,也未可知。

  在传戒的同时,附带讲授戒律。戒子受戒之后,对戒律是否有印象,关键就要看授戒期间给戒子们留下什么印象:比如如法的持戒氛围,对戒律知识较全面的了解等,我觉得这是振兴戒律的根本。因为学戒、持戒、弘扬戒律都在人。人有戒律意识,一切才好办;假如人没有戒律意识,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四、建立律学的模范道场

  时下有一些从律学道场出来的僧尼,在教界生存感觉很困难。原因是什么?因为教界缺乏持律的氛围。持律的僧尼走到一些道场,往往不为大众所理解,甚至有些人会觉得你这人怪怪的,标新立异,与众不同。这里有戒盲的成分,有些人根本没有学过戒律,他们不懂得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比如念佛的人会说:念一句阿弥陀佛就行了,持什么律!参禅的人会说:一句话头抓紧就好了,持什么律!学教的人,大道理懂得多了,也不屑于持律。不参禅学教的人,有些从事寺院行政的管理,个别追逐名利声色者,假如自己不持律,看到你们这些持律人,想必心中也不舒服,那你在这个道场还能住得好吗?

  戒律有止持与作持的两个方面。止持的内容,主要是个人防非止恶的行持;而作持是团体的生活。比如一个僧团所在道场,首先要结界,也就是给僧团划定一个共同活动的范围。僧团的许多重要活动,如结界、布萨等,大众都要参加,倘若有人不参加,这个活动就是不如法的。其它许多行事,也都不能离开大众。就止持这一部分戒相,想如法实行,也不能离开大众。因为一个人持戒,不太可能做到不犯,犯了必然要忏悔,戒经上说:忏悔才能清净,忏悔才能安乐。如何忏悔呢?戒律中所说的忏悔,是作法忏,不是和佛菩萨说说就行了,而是必须要通过大众的力量。有的罪行需要四个比丘僧,通过作法才能忏除你的戒罪;有的罪行需要二十位比丘僧,通过如法忏除才能清净。假如你所在的道场,大家都不懂得戒律,那你犯了戒如何是好呢?

  佛陀建立的僧团,是以戒摄僧。按道理来说,每一个寺院,都应该是一个戒律的模范道场。因为佛教的僧团,是用戒律来保证它的如法、清净、和谐,在这基础上,才能谈得上修定、弘法、学术研究、慈善事业。可中国佛教自宋元以来,分禅、净、律、密、教五类,学戒、持戒成了律宗道场的专利,非律宗道场很少去关心戒律的问题,这也造成了律宗衰落的主要原因。

  今天的中国佛教,想要振兴戒律,靠某个组织颁布一份红头文件,或靠某个大德登高一呼,恐怕都不会有太大的作用,盖积重难返也。正因为如此,多年来中国佛教界从中央到地方,虽然时有文件或一些大德们的呼吁,但效果总是不理想。要想振兴戒律,我觉得必须从树立律宗模范道场入手。除了这样做,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会是更好的。

  其实这是一个很平常的道理。就象某个政党闹革命,得先有革命根据地;弘扬戒律自然也需要先有律宗道场。国内目前虽然也有些模范的律宗道场,如福鼎太姥山的平兴寺、台中的正觉精舍、五台山的普寿寺等,但数量太少。想一想偌大的中国,仅有少数几个学律、持律的道场怎么够呢?何况他们又没有发挥足够的作用和影响。

  我觉得作为律宗的模范道场,应该发挥这几个方面的作用:一要有良好的持律氛围,让人一旦处身其中,终身难忘;二要担当起中国佛教界如法传戒的任务,并保证戒子们在短期之内,大概掌握并了解戒律的内容;三要负责律学人才的培养,造就一批持律严谨、擅长开遮持犯的律师;四要整理律学典籍,负责律学知识的普及和推广。

  律宗模范道场的建立,在偌大一个中国至少要有八处至十处,否则不成气候。律宗道场最好建立在律宗的祖庭,如南京宝华山等地。因为这些地方有祖师的影响在那里,比较具有权威性和摄受力。道场最好选择在山林旷野之中,道场的建筑以古色古香为宜,道场的生活条件尽量简朴。

  五、培养一批律学人才

  佛教的弘扬关键是人才。祖师们早就说过:人能弘道。纵观佛教的弘扬史,也在证明这样一种道理。高僧辈出时期,一定是佛教最兴旺的时代,如中国南北朝、隋唐之际;相反,若教界人才凋零,佛教一定处于衰落的时候。从佛教发展的整体情况来看是这样,从一个宗派的弘扬来看又何尝不是如此。也许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所以赵朴老在谈到当前佛教界的首要问题时一再强调: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

  律宗道场要担当律学人才的培养。戒律不只是一种知识,更是一种生活。戒律虽是个人止恶行善的修持,但必须要有团体的持律氛围做后盾。离开了实际生活,离开了团体的持律氛围,谈学戒、持戒都只是一句空话。这就说明了为什么现在许多佛学院也都开设有戒律课,可是却很难培养出学员的持戒意识。

  学戒必须在律宗的模范道场。由律宗模范道场培养律学人才,对戒律的学习,不只是一种戒律知识的了解,更主要是戒律的实践,通达集体生活的规范,从而养成持律的生活习惯。这就不会把戒律变成一种空洞的书面知识学习,而是通过生活中学习。戒律的每一条规定,每一种羯磨行事是否可行,都可以通过实际生活来检验。在生活的检验中,才知道某一条戒可行与不可行,某一种羯磨行事可行与不可行。假如实行起来很困难,可以根据佛陀制戒的精神,以及其它广律,做相应的调整。

  培养律学人才的方法,应该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我们所说的传统,当然是指佛教的优良传统,而非陈规陋习。律学人才的培养,先要养成其僧格。按戒律规定:五年学戒,不离依止。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传统,现代教育中培养研究生也采用这样的方法。报考研究生先要选一位导师,作为你几年研究生学习生涯的依止。同样的,受戒后也要依止和尚,或选择一位依止的老师,作为你的依止,直到僧格养成。

  律学人才的培养,还是可以采用现代的教育方式,办律学院,按研究生的培养方式,有基础课、公共课、专业课。基础课和公共课由其它老师讲授;专业课由依止和尚传授。导师既负责你专业的学习,又监督你的生活。在成绩的考核上,既要重视学生五年来对戒律知识的掌握,更要从禀办羯磨能力、戒律在生活中的实践情况去考核。全面合格了,才能准予毕业。

  当前社会上或佛教界培养人才,都很时髦留洋,一般都留欧、留美、留日,我是不太提倡的。西洋人的学术研究方法,有可取之处,但他们的研究态度,对我们学佛修行、完善僧格来说帮助不大。因此我主张:律学院的学生,学到一定的程度,可以送他们到南传佛教国家,如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地去生活半年到一年。那里保存了原始佛教僧团生活的风貌,让他们体验一下原始僧团的戒律生活。

  律学人才不能只懂得戒律,同时还要有教理知识、教史知识、现代社会的法律法规知识。法义与律制是修行趣向解脱的两个部分,犹如人的眼睛与四肢的关系。其中法义如眼睛,律制如四肢。戒律是基础,只会持戒,没有定和慧,是不能成就解脱的,所以八正道中以正见为首。而历代大德对戒律的弘扬有贡献的,大多深入经藏,如近代的慈舟、弘一大师,精通戒律的同时,又擅长《华严》。因为研究戒律的人假如没有教理的智慧指导,难免流于教条、机械。

  六、整理现代的僧伽规范

  佛教从印度传到中国,在南北朝的两百多年间,四部广律先后译传。按道理来说,戒律本身的内容是够丰富了。有趣的是,中国的高僧大德们,一方面鼓吹戒律的权威性,不断翻译广律与律论,注释和弘扬律学典籍;但同时又在律学之外制订了许多制度,如南北朝时期的“僧制”,隋唐之际禅宗制定的“清规”,以及在清规之外的“共住规约”。在中国佛教史上,这些制度与戒律并行,甚至比戒律占有更为重要的地位。

  在佛弟子的心目中,戒律似乎比经典更具神圣性。经典除了佛说,也通弟子说、天人说等,而戒律只有佛陀才有资格制定。迦叶尊者在结集律藏时说:佛陀制订了不得删除;佛陀未制不得增加。这似乎成了千古名训。因此,佛教的经典,在佛教史上不断的被结集出来,经典的数量一直在增加;而戒经的内容,永远都还是那些。

  戒律的弘扬,由于过分的重视其神圣性,反而会失去其生活性。我觉得重视戒律的神圣性,还不如重视戒律的生活性、实用性。毗尼因缘所显,揭示了戒律不应该是一种固定不变的东西。所以佛陀临终时,有“小小戒可舍”之说,《五分律》中也有关于随时毗尼与随方毗尼的遗训。佛陀说:虽是我所制,余方不为清净者,不必行;虽非我所制,余方清净者,则必行之。

  基于这样一个前提,自部派佛教到中国的祖师大德们,因时因地的不同,对戒律也作出了不同的诠释,最具代表性的是南山律。南山律是道宣律师根据中国盛行的大乘佛教思想,以《四分律》为根本,参照大小乘三藏典籍,建立起的一种契合中国人实行的戒律。惜宋元以后这些律典散失,没能在佛教界很好地实行。清末民初虽然从海外请回,刻印流通,但研究者不多。时至今日,一般的出家人要读懂这些文字,都显得费劲,更免谈依教奉行了。

  古德能根据各时代的需要,整理或制订出当时佛教界律仪或僧制,今天的僧人为什么就不能呢?每一个时代的僧伽,都担负着每一个时代佛法弘扬的使命。由于历代高僧大德们的努力,才使得佛法一代代传下来;作为今天的僧伽,我们应该思考一下,我们的肩上担负着什么样的使命。

  我们应该有足够的魄力,承担起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整理出一套适合现代人实践的律仪。当然这里所说的整理,既不同于前面所说的典籍的现代代,也不同于古代中国的大德们另立僧制。因为我觉得,从佛陀制戒的精神来看,戒律与当今民主、平等、自由的社会,完全相适应。虽然也有一些做法,在现代的社会实行起来有一定的难度,但从修行和解脱的角度来说,却完全有必要这样做。

  整理出适合现代人实行的戒律,需要注意几个方面:一要重视佛陀制戒的精神,以及每一条戒律制订的因缘。二要广泛参考各种律典、律论,乃至大小乘经论中的律仪思想。三要考虑现实社会的情况。四要避免机械、教条、空泛。五要重视实用性、可行性。我觉得南山律的整理方式就非常好。《行事钞》全文二、三十篇,每篇讨论一个内容。其实,我们也可以仿效《行事钞》的体例,对戒律中的每一个问题,每一种行事,用现代人最容易接受的方式,独立成篇地整理出来。

  七、结 说

  长期以来,大多数人对戒律的态度是敬而远之,主要原因是对戒律不了解。假如有学戒、持戒的氛围,相信多数人一定会改变这种做法。佛教的僧团,是法制、平等、民主、自由的团体。没有戒律,僧团将会是一盘散沙,而个人的解脱也得不到保证,今天佛教僧团的情况已是如此。所以,振兴戒律已是刻不容缓。我们希望佛教界更多的有心人士,能投入这一伟大的事业中。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