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戒律文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律航法师文记-戒杀

律航法师著述

戒杀护生论
戒杀为救灾之本

  戒杀护生论

  一、作论的动机和体裁

  我自受了五戒以后,对于杀戒,特别注意。因此见有关于戒杀放生的经论文字,便喜阅读或抄写,所以食肉一事由心理渐渐影响到生理,先是对于肉食,不似一往有滋味,后来由不愿意吃而渐渐厌恶。所以先吃花斋,后来绝对吃素。早想把此中道理,做一篇论文,公布社会,今见《觉生月刊》通告二十四期出一次‘戒杀护生’专刊,征求这一类的文字,于是灵机一动,略加构思,方知大大不易。因为关于戒杀放生一类文字,都被佛祖大德们说尽了。举其最著者,如来所说《华严》、《楞伽》诸经;祖师们如莲池大师著的〈戒杀放生文〉、印光大师作的〈南浔极乐寺修放生池疏〉等,真是七宝牟尼在前,碔趺燕石,安敢献丑?又经过一番考虑,仿照李圆净居士《佛法导论》内〈世法篇〉杀生一段,由业因感果招致轮回,乃至说到十恶十善,虽未明引经论,而道理却与经论完全暗合,人们看看十分醒目动心。但恐我这支拙笔,不能如李居士的大作(《佛法导论》台中瑞成书局重版一阅便知)婉转晓畅呀!

  二、人和其他动物的关系

  人类和禽兽一切动物,形状虽然不同,而本性则一致。试看水中鱼虾,地上爬虫,大至金鹏象王,小至蚂蚁蚊蝇,虽有种种差别,然而贪生怕死的心,以及繁殖自己种类的心,无一不与人类相同。这‘个个本具’的心,就是不生不灭的佛性。人类与其他动物既同具不生灭的佛性,则身体变坏时,其灵性各自随著业感而轮回受生,上升天人,下堕畜生,自己都不能作主!不惟不能作主,且因习性的欲乐或系恋的关系,往往不离当地,便即转生。古语说:‘三界轮回苦,孙儿娶祖母;猪羊席上坐,六亲锅肉煮。’人们果明此理,则对于其他动物的肉,不惟不敢吃,也就不忍吃了!

  三、吃素的面面观

  中外人士,吃素的很多,其观念不甚尽同,我往年曾和素食大家李石曾先生(早年在法国创办豆腐公司组织素食总会,现在欧美遍设素食分会支会)谈及吃素的事,他问我吃纯素几年了?我答四年。我问他吃素几年了?他说四十年。我很惭愧的表示,真是‘小巫见大巫’了,顺便请教吃素的道理。他说外国人吃素的很多,有吃科学的素、有吃宗教的素、有吃哲学的素。何谓科学素?是分析动物被杀时,因惊怕恼恨的关系,肉内都有毒质,常吃一定受毒,为各种疮病之源。何谓宗教素?是完全基于慈悲因果的关系。何谓哲学素?凡动物肉内所含的养份,植物上都有的,所以与其在动物身上取养份,不如直接由植物身上取得,也免了多绕圈子,不洁净。他是自命吃哲学素的,所以讲的特别详细。总而言之,无论科学家、哲学家、宗教家,对于吃素的观念虽然不同,而不杀生命,则为共同的观念。人类虽千差万别,但是谁能逃出科学、哲学、宗教的范围之外,为甚么因贪口腹而杀生害命呢?莲池大师所谓:‘举世习行而不觉其非,可为痛哭流涕者也。’

  四、杀生和放生的因果报应

  杀生得恶报,放生得善报,经论上所载的,和古今传闻的,真是指不胜屈。暂不谈善恶果报,先体会被杀被放时的心理,便知怀恨和感恩之大。本身虽未被杀过,但偶然身上位一小口,就觉疼的了不得。试想猪羊鸡鸭被宰杀,鱼龟虾蟹被烹煎,若设身易地一想,则此仇恨千载难消。古诗上说的:‘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真是实语呀!我回想前年因僧难被押在拘留所,仅仅失去自由,一闻释放,喜不可言。试想动物被捉囚系,将临宰割,他的恐惧和挣扎的心情,万一被放,或海阔天空,或消遥自在,那感恩图报的心,也难用言语形容了!

  五、护国息灾必先自戒杀护生做起

  年幼时读《孟子》,至‘天下一治一乱久矣’。便怀疑天下为甚么循环式的治了又乱,乱了又治呢?老师们也讲不出所以然来。后来看佛经,明白了众生同具佛性,又知道了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才恍然大悟:天下太平,人丰物阜,便纵口腹,暴殄天物,杀生日多,怨气冲天,暴厉蓄积,发为灾疫,掀动刀兵,于是天灾人祸,相继而来,岂不大乱?待到冤怨相报,人心悔祸,复现清明。这仍就同业共感而言。试约地方言,那处都会杀生最多—南京、上海—即那处兵灾最多最惨,个人别业更历历不爽了。今日世界将到最严重的末日,战地之广,兵器之烈,恐非第二次世界大战所能比拟。吾人若欲护国息灾,非念佛不能消过去的宿孽;非戒杀不能绝未来的新殃。唉!天地之大德曰生;人类之大恶曰杀。古诗上说:‘欲知世上刀兵劫,且听屠门夜半声。’又说:‘欲免世上刀兵劫,除非众生不食肉。’真慨乎言之!人们生在天地间,如少体好生之德,即不忍食其肉,若恣意口腹而祈祷和平,何异南辕北辙呢?

  六、纠正世俗对于吃素戒杀的误解

  常听到朋友们说:‘吃素也好,但恐营养不够。’不知肉食只能增加肥胖,与身体强弱并无关系。试看乡下人和城中人比较,谁强谁弱?便知营养不在肉食了。又说:‘若一概戒杀,恐怕猪羊鸡鸭,杜塞了道路,鱼鳖虾蟹,充满了江海。’真是无稽之谈,不值一辩。总之,人们好吃肉的原因,自上古茹毛饮血以来,已成习惯,其后来虽产五谷菜蔬,百姓日用而不知其非。圣贤为随顺人情,以礼限制。所谓:‘天子无故不杀牛;诸侯无故不杀羊;大夫士庶无故不杀犬豕’又:‘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君子所以远庖厨。’对于一切动物,何等恻隐恳切,但不如佛教大慈大悲的彻底普遍。自古‘取法乎上,仅得乎中。’所以应当绝对吃素戒杀。

  七、吃素确能却病延年

  人们谁不想长寿,却要其他动物先丧生命;谁不愿却病,反要其他动物先受惨报。既于理不合,即于心不安。所以肉食求却病延年的人,反而孱弱促寿,富贵人家,比比皆然。我往年多病,尤患眼疾,年年必患,自五十岁信佛以后,发愿绝对吃素,现已十年,眼疾永不复患,身体亦渐强壮。此是实在经验,决不敢妄语,致堕地狱。

  八、练习吃素的次第和方法

  常听到朋友们说:‘我知道吃素好,也愿意吃素,但肉食吃惯了,没有肉吃不下饭去。’我告诉他这是业力和习惯的关系,并不是一定不能改变,其方法甚多:

  (一)吃十斋,或六斋。先吃三净肉,家内不杀生,渐渐再吃全斋。

  (二)常阅读《楞伽经》〈遮食肉品〉、莲池大师的〈戒杀放生文〉、印光大师的〈南浔极乐寺放生池疏〉,及有关戒杀护生一切文字。由心理上转变生理,自然不愿吃肉而厌恶吃肉。

  (三)自己或亲属,代为在佛前忏愧宿业,恳求佛力加被,积诚日久,感应道交,自然业消智朗,障尽福崇,永不再愿食肉。

  九、劝人吃素戒杀功德最大

  弘扬佛教的方法,固然很多,但于人们身心最密切的,莫过于饮食。若能劝一个人不食肉,假定平均一日可救一条性命,无量无边,不可计算。社会吃肉的人日少,则屠业一定不景气,自然不戒杀而无杀,不放生而自放。诚如印光大师所云:‘能如是,则雨旸时若,谷麦丰登,人民安乐,天下太平矣。’

  十、戒杀护生当回向法界求生极乐

  戒杀护生,当然因果分明。《书经》上说:‘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易经》上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与佛所说的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正相符合。但实行护生的人,应该回向一切众生,同生极乐,不可希求人天福报,仍在轮回!兹恭录莲池大师著的〈戒杀祝愿〉,和〈放生祝愿〉,普告同胞,聊报佛恩。

  (一)戒杀祝愿

  若能一月不杀,至月尽夜,或次月朔,且对佛像前至心礼拜白言:弟子某甲,一心皈命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我遵先佛明诲,今行不杀,已及一月,以此功德,愿我罪障消除,冤愆释解。所修善根,日益增长。命终之际,身心安稳,正念分明,蒙佛接引,生极乐国。七宝池内,莲华之中,花开见佛,得无生忍,具足佛慧。以大神力,凡我旷劫所杀冤命,以及十方被杀众生,悉得度脱,成无上道。愿佛慈悲,哀怜摄受。发愿已,念佛或百声千声万声,随意多少。

  (二)放生祝愿

  放生已,至佛像前至心礼拜,白言:弟子某甲,一心皈命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我遵先佛明诲,今行放生已得若干善业,以此功德,愿我罪业消除,冤愆释解。所修善根,日益增长。命终之际,身心安稳,正念分明,蒙佛接引,生极乐国。七宝池内,莲华之中,华开见佛,得无生忍,具足佛慧。以大神力,凡我所放一切生命,以及十方无尽有情,尽得度脱,成无上道。愿佛慈悲,哀怜摄受。发愿已,念佛或百声千声万声,随意多少。

  戒杀为救灾之本

  ——八月廿九日讲于台中慈善寺地藏菩萨法会——

  诸位法师、诸位居士:今天是本寺地藏法会的第三天,我在这个开示的时间,提供一个意见,作诸位参考。

  近两个月以来,台风、水灾、地震一连串的发生,全台湾所受的灾害为六十年来所罕有。据官方专就水灾统计,人民之死亡与失踪和建筑物倒塌,农作物及财产之损失,其数字至为惊人。至台风地震,几无法估计。当此全国正努力求恢复社会秩序,赈济灾民,处理善后,人们从惊惶恐怖中清醒过来,灾民在清理废墟,重建家园的时候,劫后话灾情,无不痛哭流涕,喟然太息!检讨这种天灾大劫之原因,有人谓:‘天胡不仁’,降斯浩劫,无法抵抗。有人谓:‘政治、教育、社会种种过失,致使灾情惨重。政治、教育、社会应负其责。’以上两说纯为怨天尤人,都不是问题的中心。

  就佛教理论的观点而言,此种灾祸,纯为‘共业所招感’。既非天命,亦非人事,简言之,亦即共作共受。所谓‘共业’者,乃贪、嗔、痴为种子,杀、盗、淫为现行的三恶业。在三者之中,盗业非人人所共犯,淫业亦非人人所共犯,唯有杀业实为人人所共犯。诸位亦许认为这话太过火,你说‘杀’为共业,我是吃素的,杀业与我何干?不错!你现在是茹素的,但你未学佛以前,未必吃素,即令今生没有吃过肉,前生是否吃素,又是问题。我们吃斋念佛的人尚且如此,其他社会一般人更不用说了。所以说共业中,杀业为最大,并非夸大其词。

  台湾地区,在杀生上尤为造恶,这话怎么说呢?台湾在日本统治下五十年之久,政治严酷,奴役台胞视同牛马。但为笼络人心,特别提倡‘拜拜’藉以缓和台胞反抗严酷统治之情绪。由是鼓励台胞每年分地区举行拜拜,日本人既可安顿民心,又可得一笔税收,台湾同胞由此养成杀生‘拜拜’的恶习。但我们要知道被杀之生物,如猪、牛、羊、鸡鸭、鱼虾,无论大小都有灵性,其贪生怕死,求食爱子,与人无异。被杀的动物,本身无力抗拒,亦无处申诉,然怨气所结,愈久愈深。古诗上说:‘千百年来碗里羹,怨深如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且听屠门夜半声。’乖戾之气充塞,则感天灾之报。所以每过若干年即爆发一次地震、台风、水旱灾,杀机不灭,则刀兵劫亦难幸免。我们要知道天灾人祸之所由来,实‘共业所感’,而共业中尤以杀业为重。故为挽救天灾,拔根塞源之法,特别在‘戒杀’。政府有见及此,已采禁屠措施。但人民有好肉食之积习,虽法令规定禁屠,然私宰决不可免,所以唯一良方,即在人民革除肉食之恶习。假令人人都不食肉,则屠户及渔猎等人无利可图,自然改业了。究竟如何可以达到人人不食肉之目的呢?第一方法固须政府大员以身作则,极力提倡,风行则草偃,上行则下效,绝非一纸命令所能奏效的。同时,佛教徒必须联合起来,由政府聘请法师到社会各处及各级学校,广说杀业之害和食肉之不当,使人人皆明白此理,力改旧习。并讲述儒家民胞物与之伟大精神,再以佛教六道轮回之理,因果报应之事,切实证明,则收效一定很大。纵不能做到完全戒杀,亦可少造杀业。我们须知各种动物形体虽殊,而灵性无二,今生堕入畜生道,原为过去世所造杀业感招之果。如果我们今天造诸杀业,复入畜生道,辗转相杀,无有了期。此理虽然幽微,然在佛眼观之,真实不虚。古时有一位证果的阿罗汉,到一处结婚人家去托钵,作一偈云:‘三界轮回苦,孙儿娶祖母;猪羊席上坐,六亲锅里煮。’如果明了生佛一体,及六道轮回、三世因果的大道理,自然就‘不可杀,不忍杀,不敢杀’了。怎么说‘不可杀’呢?因为人与其他动物,形体虽异,而灵性则同,平等杀害,法既不容,情亦乖舛。怎么说‘不忍杀’呢?若六亲们未了脱生死,则畜道中自不免有自己的六亲眷属在内,若杀而食之,岂不自食父母眷属的肉吗?怎么说‘不敢杀’呢?佛菩萨为度众生故,常在六道中随类出现,杀生自不免杀佛菩萨。经上说:‘出佛身血,堕五无间地狱。’上来所说,非危言耸听,不可以肉眼一见而等闲视之。

  社会上一般人说:我吃肉已成习惯,每日非肉佐餮不饱。若以此为理由则造杀业,遭惨报为贪口腹,太不值得。一切嗜好,既由渐而成,亦可由渐而断。或有人问:如果我们大家不食肉,操杀生职业者,岂不是失业吗?我说:以杀生为职业者,究竟不多,社会百般技艺均可谋生。如果有人说既不杀生,就不养畜生,老百姓和国家岂不少一笔收入吗?我说:屠宰税之收入,总不及灾难之损失和救灾之支出为大,岂可只顾目前而不计后患耶?

  肉食杀生为社会之积习,若说根本戒杀谈何容易,但我们只要配合政治、教育、宗教各方面的力量,共同提倡,竭力去行,若人人能去杀胜残,自可感格天心,颐养泰和,国界安宁,兵革消除,风调雨顺,人民安乐,当然不祈而至。我们既深知天灾人祸之源,即在我人共业所招感,如是因,如是果,真实不虚,务祈悲心人士,广为宣说戒杀之真义。普望父母教子弟,贤者导愚蒙,此为护国息灾之根本办法,功德自不可称量。《佛说因果报应经》云:‘世间欲免刀兵劫,除非众生不食肉。’由此可知灾患之兴因于杀生,刀兵之作由于食肉。今人食肉之心变本加厉,屠杀之器愈出愈奇,故所感之果,亦越演越惨。是故连遭台风、大水、地震种种果报。联想刀兵瘟疫之无已,岂可下警醒觉悟吗?切盼今天现前诸善友,及阅斯文之读者,向广大社会群众大声疾呼:以万物同体之说提倡素食;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心量护生。仰上天好生之德,愍众生恶死之念,从事救世救生工作。斯乃护国救灾密旨,决非老僧常谈,诸位善思量之。(萧楚英居士记)

——本文曾刊于《中国佛教》月刊——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