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戒律文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护生痛言

李圆净居士著






附:放生诗

  

  “天地之大德曰生,世人之大恶曰杀生。”这是古人昭示天下后世,最直截了当,而十分沉痛的两句话!我们总该知道:生命是世间最贵重的东西,杀生是世间最悲惨的事情。我们读书,读到五刑之属三千,其罪至死而极,就知那些作奸犯科,罪恶滔天的绝顶恶人,一死也尽足以蔽辜,而无可复加的了。可是竟有于人无害的,罪不至死的,天理所能容的,国法所不及的生灵动物,而人们却悍然不顾地,加以残杀,加以惨死,加以吞食,并且视为等闲!啊呀!世界上罪大恶极,不讲公理的事,还有比这个更甚的吗?

  世间一切有生命的动物,自人类以至水陆飞行等类,虽然在形体上有大小的不同,那灵性总是一般的,换句话说,物虽不具人之形,却具有人之情,无不各爱其命,知痛怕死的。那么,为人者,实在应当以待人者待物,断不该因其形体上的不同,而有判然的分别了,在这一点上,我们至少该得认定生物界中最根本的原则,就是同禀天地间生生之气,彼此息息相通,而绝对无可歧视的。试想,个人因一毛之拔,而四体震惊;因一艾之灸,而全身苦痛:便可以推想到这一体本全体之体,那众生即吾生之生。血气既属相同,悲惨怎能无涉呢?固然人类称许为万物之灵,却是人类绝无食万物之理!须知天地间生育一种聪明贵重的生命,称之为人;又杂生各种愚蠢轻贱的生命,称之为物,同受生气,同处两间:正如人生嫡长子,又生各幼子庶子,虽有长幼嫡庶之分,总是一般的骨血,一般的亲切。如果硬说恐人难以生长,特地在五谷蔬菜之外,生千万动物尽以供人一生的,难道幼子庶子都是为嫡长子生的么?不过因为人的智力,足以制万物之命,一般迷妄的人,就此借口说天生万物,原是给人吃的,这话有何根据,姑且不论。那虎狼遇人便吃,难道天之生人,也是为给虎狼吃的么?人之养生有五谷蔬菜,尽足取给;天赋于人,不为不厚。岂有人生日用,尽靠万物的性命来养生的道理呢?

  说到众生一体这句话,世人总觉得是大而无当似的,以为各人有各人的别体,怎能并为一体呢?其实家人一体,母子一体等,都是眼面前确凿有据的现成事实,怎见得众生就非一体?那母亲看见儿子欢喜了,他便感欢喜;儿子痛苦了,他便感痛苦;甚至儿子病了或死了,母亲情愿替他病替他死。普天下做母亲的人,那个不把儿子和自己当成一体的呢?推之爱家爱国的道理,也正是如此。乃至爱人类爱众生的道理,亦莫不如此。孟子说:“禹思天下有溺者犹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犹己饥之也。”地藏菩萨说:“有一众生不成佛者,我誓不成佛。”这个道理,正如母亲看待儿子一般的真切,实实在在觉得有同命一体不可分离的紧切关系。这一个人,和那一个人,和一切的众生,性质本来是一,不过形体上,因为皮囊里几十公斤肉那件东西把他隔开了,便成了这是我的我,那是他的我。然而当这个皮囊隔不开的时候,实到处发现,碰著机会,这同性质的此我彼我,便拼合起来,于原有小我之外,套上一层新的大我;再加扩充,再加拼合;能够层层扩大的拼合,直到横尽虚空竖尽来劫的我合为一体,才是完全无缺的真我呢。须知这我的分量大小,是和那人格道德的高下成正比例的。最卑劣的人,简直拿皮囊里几十公斤肉当做我,所以他的行为便成了一种极端的自私自利,什么罪恶都做出来了。杀生这种罪恶,就是因为缺乏同情心所致;同情心之所以缺乏,就是因为毫无众生一体的观念啊!

  

  无论谁杀谁,总是不该有的事,却是世人就有几样不同的看法。杀,有人杀人,人杀禽兽,和禽兽杀人三种的分别。人们看得第一种的人杀人,确是凶暴的;但以为第二种的人杀禽兽,却视为当然的;至于第三种的禽兽杀人,便觉得是大可骇怪的了,我倒要请大家把自己的良心彻底审问一下,且看是否应该有如此三种不同的分别。说句良心话,以人杀禽兽,实在比以人杀人的罪恶还要大,比猛兽杀人还要凶得多咧!为什么呢?因为人之相杀,或是为了法律的抵偿,或是为了战斗而自卫,也许还有相当的理由。至于禽兽相残,则虎之害不及空飞,鱼之害不及陆走,也有相当的限度。独是人之杀物,上至天空,下至海底,中至山林田野,无不设法搜取;大而牛羊犬豕之属,小而虾蟹鱼鳖之微,都一律杀却,来供人们的口腹:使鸟失侣而惊飞;兽离群而孤绝,真真的是无生不嗜,舌底撩天的了!这非特法律不会来干涉,而且同类反为羡慕他,赞叹他呢!可见得世间一切的害处都有个分限,而人类杀生的害处实无底止!这样看来,以人杀物,不是比人杀人的罪恶还要重大么?不是比禽兽杀人还要凶暴么?自号为万物之灵的人类,该是这样卑劣残忍的么?

  可叹世人在这一生的过程之中,自少至壮,自壮至老,实在无往而不造杀业的!当初才出娘胎的时候,既因称庆而杀生;不久满月了,再杀生;不久满岁了,又杀生;不久入学读书了,因膳师而杀生;不久议婚了,因纳吉而杀生,因请期而杀生,因成婚而杀生。况子又生子,子的子再满月,满岁,入学,让婚,辗转无非杀生!至于有女的,出嫁时要杀生;信神的,祠神时要杀生;好客的,宴客时要杀生;那贪味的,多病的,又为口腹而杀生。加以步履杀,树艺杀,随喜杀,赞叹杀……积之一生,被自己杀死的生命,真不止百千万数!这还罢了,独不解当疾病祈祷的时候,本欲求生,倒反伤生;献寿称觞的时候,本欲长命,倒反戕命;婚姻原是团圆之始,偏去烹雌宰雄;生子原是续嗣之祥,却来杀母及雏,到底是什么道理呢?照常情讲,人们逢到喜庆的日子上,应该取个吉利的兆头才是:如贺生日,总要说句龟龄鹤寿;如贺生子,总要说句螽期衍庆。偏是在这自己想好的时候,却大杀特杀起来,把长命的弄得他不能长命,多子的叫他死亡灭绝?一间房子里头,前面是个喜地,后面是个杀场;一边在这里恭喜祝福,一边厨房里宛转哀鸣,真令人难以索解了!更可怪者,有以生命为嬉戏而杀的,有以生命快意气而杀的,有以生命逞威风而杀的!嘻,真奇怪啊!

  况且世人祗因吃的一餐,便每每不止杀一命了!如鸠鸽鹑雀,须得十几条命才够一餐;如蚌蛤虾蚬,就非得百余命不够一餐。又有一种好美味,贪适意的,还要千方造作,百计烹煎,什么生蟹投糟咧,刺血生吞咧,什么开腹取胎咧,剥皮剖壳咧,……花样真多!那些阔气的,还要远致珍异,备物候烹,吃饱了便扬扬得意,稍迟了就怒骂庖人,怎不思量盘中之物,都是从砧几怨号中来的?以他极苦,为我极欢,也亏他们食得下咽!还有养金鱼的,虮虾之属万计,养白鹤的,细鱼之类百千,姑无论报应如何,试一细想,何得残忍狠毒一至于此?因为世人口腹的要求如此其甚,所以在这世界上,一到天亮时候,即有无量无数的狠心屠户,手拿利刃,霎时间,全世界上几万万万万生灵身首异处,积其尸当堆过万山之顶,收其血可染赤江水之流,观其状惨过屠洗城池,听其声急似雷霆震烈,——从朝一直到晚,只见利刃剖腹,尖刀刺心,剥皮刮鳞,断喉劈壳,或滚汤活煮鳖鳝,或盐酒生腌蟹虾:.....天啊!可怜大痛难伸,极苦难忍!造此弥天大恶,结成万世深仇!这口腹造作的罪孽,可真不小呀!

  

  仁义礼智信,是做人必备的条件,能守五常的,才不愧为堂堂地一个人。我们可要晓得人生天地之间,这藐尔七尺之躯,却能和那广大高厚莫测的天地,并立为三,称为三才者,究竟仗的什么呢?人为万物之灵,又恃的什么呢?因为人具有五常的美德,所以不愧和天地并称为三才,不愧号为万物之灵啊!但是,一犯了杀戒,就把人之所以为人的美德,统都毁掉啦!屠戮他身,甘肥自己,便是不仁;离他眷属,延我亲朋,便是不义;将他肉体,供献神人,便是不礼;称言禄命,应食腥膻,便是不智;设饵装媒,引入陷阱,便是不信。唉!人居尘世,全藉五常;人之所以为人的条件已失,人和畜类比较起来,其贤不肖相去之间,就真不能以寸别的了!周安士说:“仁列五常首,慈居万德先。”我们倘若要恢复自己做人的资格,便先要把我们的仁恕之心喊醒过来。什么叫做仁恕之心呢?就是只将此心,推及物类。如果能够处处替物类设想,即使穷凶极恶的人,也不由得不动心的了。既能不忍于物,则更当不忍于人:所以古今能仁民者必定爱物,能爱物者必定仁民。我所以不惜烦琐,缕缕为物说者,正欲推此不忍之心,以同胞视人民,而消除杀劫,同享太平啊!

  且请大家当那杀生的时候,回心想想:想那众生惊飞骇走,恨天不赐梯,恨地没缝钻的当儿,和我们畏怖追拿,魂飞魄震之时,有什么分别没有?想那众生同类相怜,因杀一鸡而群鸡惊怖,因杀一猪而群猪不食的当儿,和我们被贼所绑,合家恐惧,或当死别,六亲痛哭,难分难舍之时,有什么分别没有?想那众生临杀悲鸣,望或见赦,血沥命断,声犹汶汶的当儿,和我们临刑无措,或望神佛救护,神识分离,犹冀片刻生存之时,有什么分别没有?如果吃肉的人,说禽兽是不会说话的,那哑子也该杀了么?说禽兽是不知礼义的,那孩子也该杀了么?说禽兽是无恩义的,那癫醉的人也该杀了么?说禽兽是恶业堕落,应还此债的,那贫贱的人也该杀了么?唉!世人每责异类以弱肉强食,却不知异类又将怎样的责人呢?吃他的时候,固然是我强他弱,可要知道还他的时候,却是他直我曲呢!须知贪生畏死,人与物同;爱恋亲属,人与物同;当杀戮而知痛苦,人与物同。所不同的,不过人有智物则无智,人能言物则不能言,人力强物之力则微弱罢了。人以其无智不能自卫,以其无言不能告诉,以其力之微弱不能胜我,就此硬说彼此轻重不同等,便该杀来吞食了!这种绝无天理的说话,也难为人们说得出口呢!

  世人每当灾难临头,无不呼号争命,目不瞑不休;倘受刀枪、遇盗贼,无不浑身发抖,毛竖齿震;如见其人意色稍改,不禁又惊又喜;更有人从旁解救的,即感极生悲,铭刻至死。却是一旦捕得生物,此情便都忘却了!什么哀鸣悲痛,也似不闻不见的了!可叹一般人,每由蚊蚁咬肤便会生烦,却是砧刀加物而不稍恤!暂时头昏眼痛便要延医买药了,偶伤汤火刀针就要呼号求救了?……爱惜自己到这个样子,为什么对于禽兽便不稍生怜悯,任意残害起来了,且莫道天理明有报应,且莫道佛法明有戒谕,却是这种但知爱己不知爱物的心理,这种不仁不恕自私自利的行径,就不是稍知自重的君子所该有的了!大抵世人处在愚者弱者地位之时心中无不渴望著他人怜愍的;虽盗贼那般凶忍,虎狼那般冥顽,也还希望他会发发慈悲呢!但是自己一旦处在优胜地位的时候,可就不对啦!再也不肯为愚者弱者怜愍啦!可笑世人对于别人的欺善怕恶,心中便很容易感觉到,一定不稍迟疑地鄙视他;独是自己一生在欺善怕恶之中,便毫无所觉了!那恶者无法制伏他,就选择那易制的欺负他!这种以强凌弱,以众暴寡的恶劣卑鄙心理,实在是天地间一切罪恶人所从出!在这一点来观察人类,简直和禽兽没有分别!也许有时还不及他们!这,真是人类的奇耻大辱啊!所以圣人立教,最重在仁恕一著。仁恕,就是推己及人,仁民爱物之心啦!

  近年发现戒杀文中最动人的一篇淤溪戒杀会公言,这篇文章的主旨,就是这“只将此心推及物类”八个大字。世人的良心,被残酷的铁门紧紧的关闭住了,关闭得麻木不仁了。这位无名英雄,发出十问来叩这关闭良心的铁门。他的力量真大啊,他把人们的良心惊醒了罢!他的十问是:

  往年兵乱,我等逃避,邀天之幸,竟得生全。假若尔时,为贼追迫,步步逼近,知必不免,此心如何,不慌慞否?

  又若尔时,竟被掳去,如牵羊豕,知必见杀,此心如何,不恼乱否?

  又若尔时,见我伴侣,已被屠割,血肉狼藉,此心如何,不惊怖否?

  又若尔时,见我眷属,绑缚就刃,号救无路,此心如何,不惨痛否?

  又若尔时,杀及我身,肢节残堕,痛急声嘶,命尚未绝,不是速死,此心如何,不冤苦否?

  又若尔时,本当即杀,忽遇一贼,放我令去,此心如何,不喜幸否?

  又有一贼,无怨无仇,劝阻勿放,必欲杀我,此心如何,不仇恨否?

  又若尔时,贼忽大赦,凡我被虏,皆可望生,忽又一贼,言我诸人,生当劫数,理合尽杀,此心如何,不嗔愤否?

  又若尔时,我伴侣中,多半病废,本拟放去,乃有一贼,大不谓然,云此废物,本无生理,不如杀之,了却残命,此心如何,不忿怒否?

  又若尔时,我眷属中,多半婴孩,本拟放去,乃有一贼,更大不然,云此小命,不杀亦死,不如蒸食,尤嫩可口,此心如何,不怨毒否?

  他再叫我们扪心自思:如是种种,扪心自思,我为口腹,烹宰禽畜,乃至鱼虾,蛤蚌之类;彼诸物等,当捕得后,刀俎之侧,镬汤之前,自念此身,及其眷属,并诸伴侣,顷刻毕命,受痛无量,口不能言,宛转就死;与我遇贼,种种景象,种种心念,是同是异?将心比心,与我所说,忽然遇贼,九死一生,幸蒙怜赦,而被他贼,无端劝阻,终归惨戮,种种景象,种种心念,是同是异?

  最后说:

  故我同人,誓愿戒杀!非为求福,非为免祸;但为己身,知痛畏死。此心难昧!因代彼物,设身处地,反覆思量,实大不忍!

  此心,真难昧啊!我们的良心,该被他惊醒了罢?

  

  世人倘能一生不起杀心,看那放得一生,如自己护生般真切,看那救得一死,如自己免死般真切,则一切的众生见之,自然都不生怖畏。如果能在一日十二时,一时六十分中,只管放去救去——不可稍迟,恐物不耐其困;不可托人,恐物反受其害;不可有定期,恐贪利的人预先捕捉;不可有定地,恐贪味的人探知去取。但在眼见的时候,随意买放;在旷野的地方,随处远放。久而久之,杀机自然消灭,生机自会增长;这一团和气,也许不在宇宙之间,而在我自己的方寸之内了。切不可以为杀小,是无妨的!切不可以因为放少,是无益的!不要因为怕麻烦,便把善念阻了!不要因为计较物价,便把善缘废了!须知一物非少,众生非多,蚊蚁非小,牛马非大,一钱非不足,万金非有余,只是自己的发心真切最要紧,但我们更要注意到生物愈是微细的,则残杀愈是众多。那些牛羊鸡鸭,还不是中等人家所能够常常吃得起的,却是虾蟹鱼鳖等水族,就无论贫富贵贱的人家都常吃,只一餐,便可杀生数十,而且无鳞的水族最难死。所以对于这一类的生命,待救更为急切!至于没钱的呢,在自己实行戒杀之外,仍当时常用好话来劝解邻里亲朋,使大家都存恻隐,处处留心,也是一件口头的大功德了!

  世人往往说,只要心好罢了,何必定用斋素?试问:杀其身而食其肉,天地间的狠心,毒心,惨心,还有比这个更甚的吗?好心到底在那里啊?大概不忍之心,是人人都有的,所以人们看见了屠儿刽卒,没有一个不特别的憎恶。却是对于屠儿手中的肉,可就是要垂涎贪吃起来了!倒说是人生不可免的了!难道想把罪恶归他人,甘肥快我口么?怎不想这吃的人肯断肉,那卖肉的人自会断屠呢?须知天地生物以供人食的,如种种谷,种种果,种种蔬菜,种种水陆珍味……实在已经是很够的了。人们又想出许多法子来,什么煎咧,炒咧,炖咧,炮咧,……也可谓千足万足的了。何苦再将同有血气,同有子母,同有知觉的生命杀来吃呢?伤残生命至极,在我但得一时的适口,可是放箸之后,滋味已空,而杀业具在,真是犯不著呀!世人往往一下箸则万钱,一染指则千命,倘能以素代荤,以生代杀,一得一失,相差真不可以道理。

  实行素食,固然于我心有无限的安处,并且于我身也有无限的益处。年来各国素食的风气颇见盛行,考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各种科学都进步了,于是对于素食和肉食的利害上,便有了种种确切的证明,和种种惊人的警告。自己的生命是谁都爱惜的,因此实行素食的便渐见普遍,此风尤以美国为最盛行。这种卫生式的素食见解,虽然不是彻底的,却也未尝不是改变陋俗习惯的一个好现象。我虽然抱定一个宁丧失生命不食众生肉的主张,很不愿意在这个卫生不卫生的问题上,来讨论应肉食不应肉食。但是在这个有了坚强理论的卫生论上,来证实肉食之决为有害,素食之决为有益,则戒杀的基础已经成立,戒杀的悲音自然地更容易弹动人们的心弦了。肉食之害,科学上有种种的说法,我且专就这个毒字来解说一下,分两层讲:

  其一,法国著名化学家健德,发现各种禽兽肉内常含有一种疲毒;当禽兽受痛苦极甚的时候,发生这种毒素很多,顷刻间便遍布全身了。如果吃了这种肉,必受大害!美国心理学家爱尔马凯说:“当人们心理正在剧烈变化的时候,便有各种相应的化合物质分泌在体外;如忿怒时出汗的颜色,就和悲哀时所出的不同,甚至我们口中呼出的气体,也因时而变化不同。”他自己曾吹气息在一条冰冷的玻璃管子里,在平时所凝结的,是无色的透明液体。可是在愤怒的时候,便不然了;怒时吹气经五分钟,那管内所凝结的露便是有色的沉淀物了。这就是表明当我们愤怒心情时所凝结的化合成分。他用这种方法,作各种的感情试验,结果知道怒情感是化生鸢色物质,悲情感是化生灰白色物质,悔恨情感是化生石竹色物质。后来开替氏更作进一步的试验,他将某甲怒时所呼出的鸢色液体,注射到某乙或其他动物的身上去,感受这怒质的,一定勃然怒发,在精神上立刻发生了剧烈的反动。他又将嫉妒情惑化生的物质,注射到豚鼠身上,不过几分钟就死了。据各种试验下来的结果,要以忿恨情感消耗身上的精力最多,所分泌的化合物最复杂,也最毒。当小孩饮乳时,不幸遇著乳母情感正在激变的时候,饮乳后往往会生病,这也无非为了乳母因情感而化生毒素的缘故。这样看起来,那冤深如海的碗里羹,那怨恨难平的箸上肉,天天照例轮送到你们的肚子里去,哼,这还有什么滋补的去处啊!危险呀!危险呀!

  其二,现在一般医学家,大概都知道各种肉类,在显微镜底下,时常可以看见有多少的微生物。那种有毒的微生物进了人身可就关系不浅啦!轻的使人生病,重的送人性命。在猪肉牛肉里都有不少的条虫,所以从前美国调查统计表说,人的条虫病,因吃牛肉得来的,居然占了十分之九。美国所验的牛,生肺病的有时竟居其半数,故生肺病的人,因吃牛肉得来的也很多。那虎列拉疫症中:有一种名为豚虎列拉的,不消说,当然是从猪肉上得来了。英国的痛风症,从前说是酒毒所致,现在都已经知道是从吃肉得来的。我们又知道:肉食能使体内尿酸增加,血行迟钝,失却向脑循环的常度,故易生癫痫症;肉食能减却人体抵抗癌肿的力量,故易生癌肿症;食肉饮茶过多,容易引起肾脏炎,……算了罢,我并不是要和诸位谈什么医学,我只是要诸位略知现在有许多真凭实据,可以证明肉食的确是有许多害处,决不是毫无根据的空说!至于在暑天,荤腥容易臭腐,罐头肉食启封容易变毒等等,都足以证明肉食的危险,这是比较通俗的常识,也无须我来多说了。总之,这些生虫腥臭的死尸肉,尽管常常向自己的口里送进去,哼,可要留神上得山多遇著虎呢!可怕啊!可怕啊!(死尸肉三字有来历,寒山诗云:“猪吃死人肉,人吃死猪肠;猪不嫌人臭,人反道猪香!”)

  我再来说说吃素的好处。饮食之主要目的,无非是在养生,所以我们吃的东西,总要取那最富于精力的一种。须知精力是出自阳光,能够得到阳光的热度,从而吸收其精力的,只有天地间生长的植物;那摄热蕴精最丰富的,要以种子果实为第一。如果分析肉类的滋养料,便有淀粉蛋白脂肪糖盐等质,这些在植物的米麦豆类中都是有的,而且比肉类的更易消化。即将豆类来讲,其中所含的蛋白质,已达百分之四十;那肉类中所含的,只有百分之二十罢了。肉类的蛋白质非特不易消化,并且因为已经组织成动物体内机关之用,养育的生机已经很缺乏了,倘和植物的蛋白质比较起来,其新陈优劣,不是很明显么?我们的食物,总须取其新鲜清洁的为是,天地间生长植物,经日光雨露的培植,足供养生,真犯不著去吃那陈腐无益的血肉啊!

  如将素食和肉食比较起来,我们更可以看见种种显然的分别:就是素食的长寿,肉食的早衰;素食的嗜欲淡,肉食的嗜欲浓;素食的神志清,肉食的神志浊;素食的脑力敏捷,肉食的神经迟钝;素食的持久力充足,肉食的持久力缺乏;素食的血液清,富于抵抗力,肉食的血液浊,易生痛风症。外国当大体育会举行地时候,统计各项运动员,占优胜者,多属素食的人,这就是个明证。当日俄之战,俄兵因不耐久战致败,日兵因能耐劳持久故胜,因此西人有说,这是蔬食民族和肉食民族的优劣比较,自是有相当的理由。可见得想要创立事业,无论个人与群众,都不是粗暴血气之勇所能成功的。古人说得好:“肉食者鄙。”我们如果立志想堂堂地做一个人,首应断除肉食,实行素食!这不特于我们身体有极大的益处,而且于我们的良心上,也实在有无限的安处啊!

  

  这是最后的一章了。我是个佛教徒,我且再从佛法上来一论戒杀的必要。戒杀吃素,原不是佛教独有的主张,凡顾重人道主义的,都有这种主持公道的言论和实行。上面所讲的,就都是从人道主义的立场而宣说。但佛教主张戒杀,更有严重的理由,所以佛教戒律,无论五戒十戒,比丘二百五十戒,菩萨戒,都是以不杀为首。倘动善机必从此始!世人每每以为吃肉是没人加罪的,怕什么呢?唉!这种居心,就先不可问了!推究他们的本心,如果律条稍为放纵,岂非将目无全命了么?我们可要知道戒杀护生,原在个人方寸的心中,而不在外面律条之有无。况且不趁这时根究本心,扩充仁术,一旦机缘失却,改头换面的时候,虽具形躯,怎能设施?即有耳目,何所见闻?即有肺腑,那来开示?诸位啊!勿恃百年身,隔世在转眼,真可寒心呢!人们只知道此生之为人,却不知道这一生以前,其为异类者何限?这一生以后,其为异类者又何限?所以佛说,今生被我所杀的众生,前生多是我的眷属,言之痛切,理确不诬。佛又说,人具八识如田,起善恶之念为种,如果起了一念好杀之心,熏入八识田中,便累劫永为轮回之种;那众生被杀时,起了一念忿恨之心,熏入八识田中,便累劫永为怨恨之种:生生世世,因缘会遇,报复就永无穷期了。

  莲池大师说:“我今哀告世人,不敢逼汝吃斋,且先劝汝戒杀。戒杀之家,善神守护灾横消除,寿算延长,子孙贤孝,吉祥种种,难以具陈。”这不仅是几句恭维的话,实在含有因果的至理。什么叫做因果呢?我且把拙编到光明之路内解说因果,和解释怀疑的两段文字,撮录于此,作为本篇的结束罢。

  “世间上一切的事物,其中都有个恰如其分的因果律;那人生的生死寿夭,禄享丰薄,际遇盛衰,乃至一地一国的兴废,都不是偶然发生的,都不是凭空而来的。古人说得好:“积善余庆,积不善余殃。”所谓积,所谓余,就是因果的道理了。这因果之理,和数理是相同的,如一加一是二,二乘三得六,都有个一定的程式。有这样的因,便有这样的果;因已形成,果是迟早终须出现的。出现果的分量,一定和那因的分量相应的。却是简单的因果,世人便易得明白,复杂的因果,就难得索解了。一个因种下了,如果到时不相应的,一定是别造他因混和了进去的缘故,这依然还是个相应,不过那因果就非简单而是复杂的罢了。世间人事的复杂万变,是和人心的复杂万变息息相应的,所以就有六道轮回中千差万别的景象。因为有这心念时刻不停的因,就有那善恶相间发生的果,所以善报恶报先后长短的事象,全都是随著业因转变的。业因既时刻有变迁的机会,果报自然也时刻有变迁的可能了。却是无论他怎样的复杂万变,其中的因因果果,正如债主追偿,强者先牵,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罢了;又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般地准确。”此解说因果

  “佛以慧眼洞见一切十方三世,无所障碍,所讲因果报应的道理,都是依实而说的;因为佛所见的,是超出时代,远至历劫,好比我们能见眼前的事物一般地清楚。而我们的肉眼,只能见存空间的物质,却不能见超时间的因果。肉眼见物无论你见得怎样明白,却是一纸之隔,纸以外便看不见了。至于超时间的因果,那就更不消说了。因为众生在轮回之中,生死相续,神识变易,五蕴障蔽,正如以纸障目,但见此生,不知隔世的。我们应该知道智慧和知识不同:智慧是朗然大觉,普照无遗,一切世间出世间法,无不明了,无不洞彻的;至于知识范围内的事,是凡情所能计度思议的,是常人所能看得见,摸得著,或想得到的。现在世界上一切的学问,如科学哲学之类,我们诚笃的佛徒自然是不反对,而且还应当鼓励呢。至于想拿这种知识来批评佛说,估量佛说,乃至诽谤佛说,那是不应该的,而且是不可能的。我们晓得科学的方法是重在实验,科学家的态度是什么都要实地证明了才肯相信,可是拿什么方法去实验呢?还不是拿五官来做实验的工具么?无论用的仪器怎样精巧,方法怎样严密,总不能超出这五官的范围。试问:这五官是否的确靠得住的呢?是否有确定不可易的标准呢?譬如粪,人觉得臭不可近,狗就可以吃得,可见舌所尝得者,是没有标准的了。又如人行过的足迹,狗可嗅得出来,人就办不到了。其余都可类推。这样看来,科学一切的答案都是用五官做工具去求得的,说是万能,谁能相信?姑且退一万步讲,承认科学所求得的,是绝对的真理。可是宇宙之大无穷,人类的位置固然小得难以形容,而人类所得的见解,真真有限得很!况且连这极有限的见解,都是靠不住的呢!所以唯有证得的智慧,才能洞彻明了一切世间出世间法;光靠知识,是决办不到的!又有一般人,对于因果的理论未尝不相信,却是往往持著一种无微不信的意见。以为总要有个征验才肯相信。但是说到征验的话,我们却不应仅仅以耳目所及的为征,而应当以远者大者为征,应当以古今贤哲所说的为征才是。古今来多多少少的征验给我们看,如果还存疑惑,还要以自己不正的见解去试验过才肯相信;或者已有了征验,还是疑信不定的,这实在是有征不信,并非无征不信呢。印光法师说:“因果报应,儒经史中多极,惜儒者不以生死为念,故见如未见。”所以具善根因缘的人,也不必等有了征验才肯信;那业障重的人,虽然有了征验,仍不是信的。但信不信是他个人的事,而征验还是个征验。因果相应的事实,也断不致因他个人的不信,便会改变了的!世人多是为了眼前的小不便,终于免不了后来的大恶果,岂不可叹!”此段解释怀疑

  附:放生诗

  

  释愿云

  千百年来碗里羹。  怨深似海恨难平。

  后知世上刀兵劫。   但听屠门夜半声。

  

  唐 白乐天

  香饵见来须闭口。  大江归去好藏身。

  盘涡峻激多倾险。   莫学长鲸拟害人。

  

  唐 杜甫

  干戈兵革斗未止。   凤凰麒麟安在哉。

  吾徒胡为纵此乐。  暴殄天物圣所哀。

  四

  宋 陆游

  血肉淋漓味足珍。  一般痛苦慈难伸。

  设身处地扪心想。   谁肯将刀割自身。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