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法师开示·法师法语 - 正文    │ 文章推荐
 

  刘洙源先生书札

四川中江刘洙源先生
弟子金弘恕敬录

书一
书二
书三
书四
书五
书六
书七
书八
书九
书十
书十一
书十二
书十三
书十四
书十五
书十六
书十七
书十八

  书一 廿三年冬十一月廿八日

  弘恕居士左右:顷奉 惠书,由张心若君展转递交,句法之殷,慕道之切,浊世罕觏,钦佩莫名。(仆)于佛法,但知信仰,造诣殊不敢言。尊示盛多称誉,俱属外间传闻,绝非实事,读之弥增惶悚。承问净土法门,意欲笔谈妙观。夫修净土,相沿有持名止观两种。持名普被群机,止观须凭指授,止观虽妙,不如持名之稳。  台端入道,宜从持名入手,请缓问津止观。盖禅定一法,须与授者同居,否则流弊百出,或趋入邪径,或易致退失。故莲池以后,唯提倡持名一法,不主修观,用意深远,绝无歧途。持名看来若易,其实彻上彻下,依教理之浅深以为浅深,依发心之广狭以为广狭,其生品之高下,则视乎行持缓急与生熟,与修观者同功,万修万人去也。其法具在三经一论,不出信愿行,南方盛行,  台端何疑而枉下问?普陀印光法师,海内尊宿,专倡此教。(仆)与此师无一面缘,曾见所刊文钞,虽衍旧说而多发明,不审  足下曾措意否?(仆)学行无似,愧无以塞明问,惭愧惭愧。虽然,亦有至切要之义相勖者:

  我佛说法四十九年,凡经三百六十余会,教义千差,归宿无二,一言蔽之,一心而已。(一心即是真心)不了一心,便有外境,因之起惑造业,轮转无有了期。若实了一心,则三明、六通、十力、四无畏,将不求而自至。故云:一切诸法,心为上首。(佛法与外道。其分界在此。)足下信佛,应如是信。不然,虽持名修观,尽是外道天魔,非佛法也。何以故?心外有法故。此为根本法义。其次加行有二,一曰莫妄想,二曰耐冷淡。何谓莫妄想?凡对一切境界,并将为空,不可执著,以起想念。世间受生,皆由妄想所成,此乃生死根本,不可不知。何谓耐冷淡?世人造业,都由耐不得冷淡,既欲做个出世贤圣。犹与世俗贪逐五欲无异:不惟佛不得成,阎罗老子不是瞎汉。今人于佛法,初患不得闻。及其既闻,又云人事太多不肯行。此无他,第一不了一心大义,第二任其妄想不停。何缘妄想?就因耐不得冷淡。此是大大病根。若先除此二病,心内自寂净,智慧自光明,于佛法有趣向分矣。仆无知愚人,跧伏乡井,感 公不远数千里,驰书下问,谨以所学对,不审高明以为何如?手此颂禅悦不宣

刘复礼顿首  

  书二 廿三率冬十二月廿四日

  澹园贤弟左右:顷奉手书,洒洒千言,备述家世履历,及早岁入外道,近年憬悟,皈依三宝。希求为师弟。想见发心真诚,趣向勇猛,难得难得。如此求法,果能实行,断无不成之理,请谛听之。

  佛法师弟,以道结合,与世间法微异。苟自信己心原是一尊真佛,闻而深信,用力进修,虽不列门墙,已为如来真子。如心外有境,祸福盛衰,名闻利养,常萦心念,虽修观念佛,终日侍侧,已是叛师背佛。 贤既欲叙师弟,(仆)自

  当摄受,般若因缘,非世俗势利之比,即使不以师弟相称,凡有问难,岂敢不以实告,勉之勉之。今将副所愿,竭诚相教:弟既皈依印光法师,是大好事。此师是方今国内正法眼藏,禅也净也,宗也教也,莫不深通。惟其愿力,欲以净土一法,普被群机,故专劝念佛。其教贤弟专心念佛,不必劳神研究经论。深有意趣。贤须努力奉行,此师知见极正,决不误人。 来书复请净土观,若(仆)有所吝者然。此念误也。佛法当机不授,为无慧眼,授非其人,为谤三宝。(仆)得足下勤垦。断无不言之理,所虑者,恐无益有损耳。足下志趣甚佳,如肯真信,岂止生西如操左券,成佛作祖,亦是吾侪本分内事,绝非意外。来书曾述上年入同善社,此最害事,尤须缓学止观,否则为害不浅。细绎来书,急求知解,此大难答覆。相宗剖析最密,自谓不喜看,仍以少看为妙。又言喜阅台宗书,岂能读彼三大部耶?如果能读,彼中颇斥神通,何以震骇如此?今想得一法,于念佛之外,每日读六祖坛经数页。此书极精要,含义极深极富。虽未必能解,读之使知见端正,为益甚大。杨仁山列于佛学四书,其要可知。学法因地贵真。求了生死,求生西方,此正因也。求世俗果报,邪因也。求持咒灵验,亦邪因也。求神通,亦邪因也。戒之戒之!我弟子中,虽有发通者,吾力斥之,今已不敢再以神通炫惑人矣。贤问日课如何定?努力念佛尽之矣。四字六字俱可,跏趺坐最妙。暇时加念普贤行愿品。

  书中更有应答者:一。学大乘法,以了一心为根本,念佛求生为专业。足下生计不裕,即营他业,未尝不可。所谓治生产业,不碍圆宗,但不可犯十恶业耳。 二。了解一心之义,是大乘最上乘总纲,其义高出发愿生西,不止万万倍也。  贤持咒诵经,于四悉檀中,尚在世界悉檀范围内,我此两书开示,俱属第一义悉檀范围矣。珍重毋忽。  三。律藏千言万语,只有二义。一离恶行,二离欲行。离欲行复有二:一不邪淫。二断正淫。邪淫是地狱因,佛所不许。正淫为嗣续计,居士无妨。除淫戒外,一切皆是离恶行。足下曾受五戒否?  四。修观持名,二法平等,修观者能明白见,持名者至一心不乱时,乃明白耳。  五。三明六通,二乘与大乘不同。不求自至者,所谓但得母,子自至也。  六。凡学法与文字无关,不识字人,一样成佛,何况生西。  七。贤问平常日课有效验否?凡念一声佛,俱有功德,那得无验。经中所言,都是千真万确,佛无妄语,切勿生疑。又已发愿即莲花开,是确实说,毫无虚诳。吾弃大学教授,退居深山,已三年矣。近无著述,向年钞撮,皆粪土也,可以不问。坛经一书,诸佛心要,不可妄解。逐日读去,种佛乘种子,不可轻视。昨夜得书,今午作覆,近年山居,外间绝少书札,尤不喜作长函,感君七千里外来问,眼花手颤,草率已甚。吾与君廿年以长耳,颓唐如此,可悟无常迅速,宜及壮年努力前进。

  书三 廿四年春二月十五日

  昨日得书,问法恳切,令人起敬。措[惜]所陈之义,尽是邪知邪见,此由以前问津佛法,未得一个明白人,故贻害如此。今于所问数端,修加驳正。从前知见,务希扫除净尽。附佛外道书籍,屏之远方,或付丙丁。一心念佛,莫求义解。如是积以岁月,或于净宗有入门处。幸听我说,善思念之。

  君问如何了解一心,高出发愿生西万万倍?此义是净宗最上乘说,亦是净宗常谈,经中分明具有。大弥陀言三辈往生,俱以发菩提心为本。又言不明四智,只生边地疑城。观经说:诸佛如来,是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乃至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云云,何尝不以了一心为根本耶?如此修去,一生可望得无生法忍。常途信愿行三字,固不可非,然于菩提心未注重,即使生西,难期上上品,何以故?未了一心故。一心难信,了尤不易。能了,则入无学位矣。然大乘法义,当从此入手,始为发心。君但信万法俱在心内,诸佛众生亦在心内,净土秽土亦在心内,如是极力念佛,用功一年半载再问,莫凭口说。寻常念佛,不明此事,虽得往生,亦是下品。吾教君第一义谛,入手从了心趋入,自然高出万倍,盖吾为根器较好者,勉以了义之教,以发菩提心为基础故也。教下言发心之书,文广义博,猝难领解。吾用简单法门相训,但了一心,即摄诸义,即是真正发心。不了一心,虽发愿往生,总滞边地疑城。此种较世间法固优,终非我佛接引众生本怀。吾之劝足下阅坛经者以此,此书未尝言发心,而句句的指人心,言言都是究竟了义。足下自从容理会,此书发明无余蕴。云何更问胜义谛耶?了一心,即真胜义谛也。胜义谛者,一心是也。谓之佛性,谓之真如,谓之法身,谓之法界,皆真心之异名,皆是我之自心。诸佛众生,平等无二。如再不达,老实念佛,终有明白之日。但逐语言,则无希望。吾劝君常看坛经者,即以此书启君菩提心耳,谁谓欲君参禅哉?参禅大囧琺幢,近今浊世能建立耶?足下一闻坛经,便指出某种注解,及心灯录。呜呼,此种断人善根之书,岂可寓目耶?大抵宗门之书,一概不需注解,凡作注解,皆是荒谬绝伦,附佛外道。何以故?宗门直指本心,令人自悟:一入义解,便塞悟门,永断善根。故中峰大师于信心铭,证道歌,皆有辟义解之作,所以中峰为正法眼藏。夫坛经何需注脚?如欲注脚,吾且告君,五灯会元、尊宿语录、指月录等,皆坛经绝妙注解也。应将前注,急急舍去。每日阅坛经,宜直心自悟,不解者阙之。十万八千语,存而不论可也,万勿穿凿,以求义解。

  君又有放下最难之问,当知放不下时,一心念佛,便能放下。净宗珠清浊水之喻,正如此。心若驰散,便以佛号抵制之,久久自静。凡学法。那个不用苦功夫,如不用功,而遽能放下,何须学耶?念佛工课,足下可自订之。吾意凡作一事,当以全力注之。如念佛。则尽日系念于是,无有休歇。若订时间,其休歇时多多矣,岂有成功之日,努力念,无间念,勉之勉之。念佛之外,所持诸咒,既曾学过,亦不必废。只要知心为根本,一切法门,皆入第一义谛。

  足下有二女而无子,当知观音普门品云:‘设欲求男,便生福德智慧之男。’ 贤夫妇何不常念彼经,持观音名号耶?既于净业有益,又于愿求有补,何事不作?佛法是一家言,但达心宗,而勤念佛,功德不可思议。其无效者,不肯长时修,心外有法,或作或辍耳。(如教奉行。已生四子。恕注)

  足下既修净土,五戒宜受。凡不作十恶业者,皆可受五戒。何以故?五戒十善业摄。瑜伽菩萨戒,六度四摄摄尽。君如真正发菩提心,不惟五戒宜受,菩萨戒亦宜受,当知菩萨戒,有在家出家两种,瑜伽戒是在家出家公共之戒。能受,则于净业为益极大,莫怕莫怕。当知能发大心,即应受菩萨戒,此戒以菩提心为根本,故于治生产业,生男育女,绝无妨碍。但受戒时,于己一面,只是发心,及明持犯开遮之义,在外缘方面,须得高行阿阇黎,为之羯磨,否则不能得上上品戒。

  书四 廿五年夏六月廿四日

  君有利人之心,如佛说言:自未得度,先度人者,何尝不是?殊不知经中屡云:若自有缚,欲解彼缚,无有是处。又云:自不修行,欲他修者,终无是处。足下如真欲利人,当精进无倦,使有成就。作六道父母,人天师表,是分内事。登报及口耳相传,有何利益?

  凡学法。贵有决定心,(非成不迁)长时心,(常常做去不可间断)无间心,(如鸡伏卵热气一断便无生意)有此三心,无不成功。夫佛有种种法,治众生种种心。故经云:方便有多门。岂必门门遍试,乃得成哉?贵信一门,入其深际,乃有是处。四弘誓所谓法门无量誓愿学者,是竖论,非横论,莫误会。竖论者学通一法,再学别种,以后有无量法门也,非谓一时并进。若一时并进。一法都不能成,有何利益?记之记之。

  书五 廿六年秋七月七日

  窃尝闻之,法门无量,要从一门深入,乃有是处。故古者大师教人恒言:要有个入头处。夫所谓入头者,各教不同。宗门以知有为入头,次第禅法以初观成就为入头。以此例密法,事一本尊,当知亦尔。(鄙)意以为一有入处,空慧朗然,纵横万变,视此为基。否则,终身门外汉也。 足下美材,幸专心一法,穷以岁月,令其开通。毋兼营并骛,毋见异思迁。入海算沙,说食不饱,宜痛戒之。

  世乱,人心无所依倚,求之佛法。今佛法成为时髦品,龙蛇混杂,以伪乱真,大抵名闻利养是求。我辈不可入此种队里,乃真佛子也。

  书六 廿六年冬十月初九日

  顷奉 惠书,断断以净土观为请,若虑(仆)有所秘惜者。夫法贵流通,吝而不与,是为犯戒。但恐距离太远,有非笔墨之所能罄,又恐闻而不修,所以默然。今历时三载,请已踰三。兹将此入手方便,为君一言,谛听谛听:

  学此观者,须于佛前,默念三皈五戒,守十善道。继发三种心:一广大心,(誓度一切有情)二决定心,(观不成,不能见异思迁。)三长久心。继而入坐,(或全跏或半跏)观六大空。(地水火风空识)最重要在四大,破我见身见故。一、地大散归西方。(从头至足坚硬者,皆属地。)二、水大散归北方。(血汗津液皆属于水)三、火大散归南方。(暖气属火)四、风大散归东方。(鼻息属风)此四大既空,惟有空大。(第五大)谁知空者,则惟有识。(第六大。)此二大不必久住。即以此识心,谛观于日。(即十六观经日观)前之四大,须摄心观想。初坐时,每大往各方推散,最短必经十分钟之久,或更久尤佳。此法本于观经四帖疏。卷三第三页。君细心玩之。凡坐必向西,必心平气静。入坐之初,须摄心不乱,毋求速效,有效毋惊喜,久久自成。(此为修日观前胜方便、有此方便、日观易成。恕注)

  君学密法,于四大六大,素所饫闻,并无奇特,但贵能入耳。(仆)归家已六年,与诸弟子离群索居,不知伊等造诣如何。通净土观者,似乎不少。其他妙观,约有十余人,而死者过半,无可称也。

  大抵末世学法,女胜于男。(知苦胜。)男中老者,胜于少壮。知苦乃入佛法,少壮多不知苦,故难入耳。学法之人,要少欲知足,不外慕,不求名闻利养,方是佛子。世乱如此,皆由众生不能少欲知足,造十恶业,酿成浩劫。我辈皈依十力导师,岂可不自警惕乎!

  书七 卅五年冬十一月初三日

  澹园贤弟左右:顷奉十月朔日。手书,殷勤恳到,何减骨肉。九年之中,沧桑屡变,天荆地棘,惨不忍言! 贵省属沦陷区,尤为沉痛。战事初起,音问阻隔,东望浙云,系念  足下未尝忘也  去岁胜利,即冀  足下当有书来,不意今日尊函始从天降。信知善根深厚,再生更庆,举宅平安,椒聊繁衍,因果不昧也。予虽遭遇国难,而蜀中陪都所在,最称完善,因此蒙福。庸人之报,惭极惭极。数年之中,常周游于德阳,广汉,金堂之间,讲演未辍。但风烛残年,老病颓唐,殊属可怜。

  来书说大乘止观法,修无念行,此实性宗妙谛,与密宗四瑜伽之无上瑜伽平等,为宗门秘诀。其所述观法,谓‘一念起时,亟为观照,正观照时,前念既灭,后念未起,现在无念。’此法便是观于无念云云,与鄙意稍异。我之所据,如经偈云:‘汝等观是心,念念常生灭。如幻无所有,而得大果报。’此为真正发菩提心,此为无念无住无相行。弟如领悟,以后尚可再说。

  书八 卅六年春正月初三日

  昨接手书,重问修无念行。夫无念一法,成佛正因,经中分明屡说,不止起信论有之。论中止观门,言真如三昧,即修无念行之法。不此之务,而止解篇首数语,那有是处!弟如用功,请多读起信论贤首义记,于经则读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久久熟诵,当有理会。学法必先具二条件:一不务外,二心要沉寂。违此百劫不成。 贤弟诚心学法,吾有警惕者三:一,佛法以心地为本,不可舍本逐末。二,方便乃是行门,不可忘本体而执手续。三,世事虚假,不可认真。倘以为真,何能与法空相应?怎得入理?此外则常发菩提心为要。来书又索讲稿,兹寄广汉讲录,略具大概,勿必示人,吾风烛残年,余生复几,望贤昆仲媲美袁中郎,吾愿斯满。令兄藕村处,但告他:‘至心念佛,时时有弥陀加被。’观法未成,自不知耳。

  书九 卅六年春闰二月朔日

  君闻我说真如三昧,不知与观无念是一事,可知元明以来,马鸣宗虽在人口,其学荒矣。起信论以真谛本为定,何也?贤首依此疏故,龙树依此造论故。唐译止作参考,裂网疏不佳。善说法性者,法相融归法性。此疏多涂附名相,教初学差可,通法性有碍。起信以贤首为正宗。不可以难解而置之。(商务印书馆有义记讲义)此论是吾国佛法第一导师,不可忽。来书述所学无念观,全不是。君当知学观为种善根。我今问汝,以何者为种子?种在何处?如何播种?吾今教汝曰:种在法界心上。(法界心即汝无明心是、其体即真如。)法界心如田,信自心有佛性(即汝觉性)是种子,以般若观心是播种。(不分别而观心不体、自然明白。)久观则定慧生,是善根生。再观是善根增长。大彻悟是善根成熟。君修无念,而分别心多,怎得与般若相应?吾念君求法甚殷,今当教以发胜义菩提心:

  劝发真正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甲、事前自省四件。 (不是静坐时用的、在事前应先知之。)

  一、为何事? (如为利益愿求、则因不正。当求明心见性。)

  二、洗旧解。 (应将旧见旧闻、洗涤净尽。)

  三、用何心? (当远离觉知之心、所谓离心意识、不用心 。)

  四、修何行? (不杂法相、唯观心。守心不动一法。)

  乙、正行法。 (此法依据达摩大师所传四句。有真信者俱可学、不信则勿学。)

  一、外息诸缘。 (把根尘事,抛撇净尽。)

  二、内心无喘。 (喘者动也,言心不动。)

  三、心如墙壁。 (言分别不起,离能所也。)

  四、可以入道。 (此句是果,用功只在上三句。)

  每日跏趺坐,照三句观心。心念若起,亦不制止,亦不随逐。须观妄念无性,其体是空,心自寂矣,妄念息时,心源空寂,般若相应,真性始现。此法即是无念行,无住行,不动行,即是真如三昧;与起信论一鼻孔出气,一念顿证。(观中不宜现境界,至要。坐之次数与久暂,随便。)

  丙、受法仪式 须沐浴已,礼佛白言:‘弟子某某,今从某大德所,学发菩提心,信乐欢喜,终身奉行,誓不敢忘。’如是三白,三顶礼。以后但行,不须启白。从此不得懈怠一日。诵念可减少,金刚经可诵,孰谓凡经皆日日诵。今但发菩提心,直入圣城[域]矣,何必贪多?

  来书又问:起信论云:‘若观彼佛真如法身,常勤修习,毕竟得生,住正定故。’彼佛即弥陀乎?真如法身又如何观?答曰:彼佛即弥陀,亦即自心。何以故?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故,自他不二故。观真如法身,即是观自心。何以故?无明实性即佛性,(佛法即真如)幻化空身即法身故。(法身即真心。)

  附指月录初祖说法记

  别记云:祖初居少林寺九年,为二祖说法,只教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慧可种种说心性,曾未契理,祖祗遮其非,不为说无念心体。可忽曰:我已息诸缘。祖曰:莫成断灭去否?可曰:不成断灭。祖曰:此是诸佛所传心体,更勿疑也。(弘恕敬录,以供同修者之参阅。)

  书十 卅六年春三月朔日

  手书已悉。最可喜者,领解甚晰,闻法不舍众生,悲心流溢,实有种性,堪学大囧琺。虽初来从事,错谬层出,不得不为君铲除之。谛听谛听!

  一、不辨法门高下。 君修观程序五条,(皈敬求加,诵咒调息,推散四大,谛观无念,向发愿。)及钞录止观述记一段,是三乘妙法,为中下根说,须三僧祇劫成佛途径。达摩法是圆顿法,为上上根说,一念成佛途径。如何糅杂为一,高下不分?

  二、不依先圣口传。 先圣止有‘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两句。达摩添成四句,已是增语,何可再增?

  三、破坏心法。 五种程序,对世人营逐五欲六尘,而以净缘五种易之,诚为殊胜。今说明心见性,染缘净缘都要停息,始为外息诸缘。君只息染缘,而不息净缘,则初句破坏矣。(染净是缘,执染缘为有,固不得见性,执净缘为实,亦不得见性,故诸缘俱息乃能见性。此三乘与一乘之分,亦是诸佛为实施权苦心。)有程序则生心动念,第二句破坏矣。不知三宝在心,而发愿回向外境之他佛,分别炽盛,能所宛然,则第三句破坏矣。欲学法而反破之,可乎?果如  尊意,便是倒行逆施,岂能入道!

  四、违反起信。 凡说无念行,而不达真如三昧,皆门外汉也。五种程序之极端不可者,何哉?起信论已拣除之矣。彼论云:‘不依气息,不依地水火风。’等,君未之见乎?

  初祖之法,则与起信论全同。吾念君函札往返,经十余年,虽有善根,不得其门,故特教以发菩提心,非必强君学宗门也。(圆顿教发心皆同,能发此心,学其他宗,俱可。如学宗门,须具大福德,任君自择。)凡学法而随境界流,不以观心为本,皆是外道。

  三乘人观心,不深不彻,唯一乘人,顿见本性,顿成如来。法华云:‘正直舍方便,但说无上道。’(正对邪直对曲,不舍方便,即是邪曲。不明心性,亦是邪曲。)君狃于方便,如何能行深般若波罗蜜耶?君解发心为道心,太肤廓了。吾为君下一定义,发菩提心者,发见性之心也。此是透骨透髓之语。真正确实之解。无境可缘,始能见性,所谓无门为法门。君修无念,而不知此,岂非南辕北辙?古德云:‘若不观心,法无来处。’言净缘不能起也。故知观心与不观,实为学法生死关头。学佛不发心,只得人天因果。如能发此胜义心,则得诸佛授记,且能入劫超劫。其余妙义尚多,不能悉数。

  君问种子。染法种子,是根尘熏习而成。净法种子,在法身上(即法性上)是本有的。见性则净种显,法身上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之种子俱全,见性即得矣。故见性后,为旧佛新成。

  发菩提心,不得刊布,有缘者自得闻。此是古法,知者甚多,举世少人行。吾之不许宣传者,坛经云:‘在别法中,不得传付,损彼前人,究竟无益。恐愚人不解,谤此法门,百劫千生,断佛种性。’盖一乘法,闻之而信,世世有益,闻而生疑,则陷彼入地狱矣。说法之可畏如此,可不慎乎?吾以君有十余年之信仰,欲教之尚如此之难。他人于我无信仰,于法不尊重,如何可说?

  书十一 卅六年夏四月十三日

  两缄俱悉。精诚耿耿,为法为人,赞叹不已,惭悚实深。殷勤如此,只得许君刊印矣。讲录出弟子手,错脱殊甚,兹当一一改正。发菩提心尚无记录,兹嘱廖君录奉一份,虽两人手,并印无妨。君如卷尾作跋,切不可有溢美夸大之词。吾平生接引人,多用净土观,成者始授以一乘。凡学深观,有二条件:第一、依止数年,明审根性。第二、净土观成,通晓缘起。具此二者,乃可为说。奈何初谈发心,便欲倾筐倒箧耶?达摩法与台贤,其归是一,而入手不同,君试从我所授者行之,不可生疑。如今问径已得,当一心用功,莫虚度时光,至要至要。兹录四句偈相勉。

  假使造宝塔,其数如恒沙,不如刹那顷,思惟于此事。(宝积经偈思惟即观察,此事即心性。)

  虽尽未来际,遍游诸佛刹,不求此妙法,终不成菩提。(以下皆是华严经偈)

  佛子始发生,如是妙宝心,则超凡夫位,入佛所行处,

  生在如来家,种族无瑕玷,与佛共平等,决成无上觉。

  每日坐倦,便诵此偈,兴趣盎然,又能精进矣。勉之!勉之!

  书十二 卅六年夏五月十一日

  细阅 尊札,恳到无比,真诚披露,得未曾有。(复礼)既老且病,指僵手颤,无力作书,问如泉涌,如何酬对?(余近年应酬,只小柬数十字而止,从无答君之冗长者。)然万里远问,又何可拂,姑择要答之。利人须先自利,成己始能成人,(印书尽可不必,荒乱之年,尤宜惜费。)  望  君沉默观心,勿以文字为障。所钞之稿,一一核过。所问各节,另纸批答。足下当知此稿皆是略说,起人正信。若欲实修,更有详细教授。(不结印亦可观心,故于坐法,未曾详列。)凡经典皆有含义,待人引申,何独此耶?故劝  君力行观心,自得多闻。

  吾今批答来函,任意涂乙,殊不恭也。但知吾贤实心求法,于跋中颇解吾意。心地观经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妙法,一经于耳,须臾之间,摄念观心,熏成无上大菩提种。’又云:‘若能修习深妙观,惑业苦果无由起,唯观实相真性如,能所俱亡离诸见。’以上经偈望 贤时时温习修炼,则吾愿满矣。君分别心太炽,当知分别即是忘想,即是惑业,与发心修无念行,正相反。讲录全本经论,无一字无来历,一一注出,文当倍增,大可不必。答问五条,列后:

  一、问发心与达摩法,及其他圆顿法,异同如何?

  答:名异实同,唯三乘法稍异,宗门进行略异,同以见性为归。圭峰云:达摩一宗,是佛法通涂,禅教共依,唯入手取径不同。

  二、问何故宗门须具大福德?

  答:刳心见性,中间毫无境界,与观行有别,须具真实信心,始能起行。观门有境界可缘,较易。大信仰即是大福德,非根器薄弱者所能。

  三、问观心完毕,回向何处?

  答:观心即是回向真如实际,他佛自佛同一体故,更有何惑?君初入法门,回向他佛亦可。

  四、发心文中,似应增入防魔,除障,证相等文,以为何如?

  答:不必。此是速记之稿,非著述也。(如有需者,可阅起信论。)若有真修,必须从师授受,诸境自了,非一言所能尽。

  五、净土三经,与方等经,所说不同,愿闻其故。

  答:净土之教,以大小弥陀观经为本。小弥陀主持名,大弥陀主发心,观经主修观而发心,此佛语也。方等经中,说自性弥陀,唯心净土。虽似更进一层,其实二法,原是一义。而普被群机,但以三经为要,不应独倡方等高调,以迷中下之机。

  故前书云:太玄则违经。

  书十三 卅六年夏五月廿一日

  顷接校正发心稿,即为核定,可行。 君拟先托觉有情刊布,可哉!可哉!有缘者,自能得之。无缘者,虽强之亦不信。讲录得  君反覆推求,渐臻完善。回思修何行一章,似不相称,吾当改作之。足下好法乐法,真诚毕露,吾拭目盼其速成,勉之勉之!所问者,答如下:

  一、观心法门。是如来禅,但须勤修,直下超证,不必看教,如欲看教,以入楞伽经,思益经,为最。君义学工浅,两经非宜,唯心地观经最宜,犹恐文多,兹先举要以饷之。如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汝等凡夫,不观自心,是故漂流生死海中。诸佛菩萨,能观心故,度生死海,到于彼岸。’又云:‘难见难闻菩提正道心地法门。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妙法,一经于耳,须臾之顷,摄念观心,熏成无上大菩提种,不久当坐菩提树王金刚宝座,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偈云:‘若能修习深妙观。惑业苦果无由起。唯观实相真性如。能所俱亡离诸见。’又云:‘观自身心犹如枯树墙壁瓦砾等无有异,于一切法无有分别。我观身心,犹如幻梦,中无有实,念念衰老,其息出已,更不复入。’又云此法名为十方如来最胜秘密心地法门,此法名为一切凡夫入如来地顿悟法门,此法名为一切菩萨趣大菩萨大菩提真实正路。共二十六句,(大乘心地观经卷八第二页)可知心法之重要。君此次印书,至欲割产,而吾力阻之。请看此经卷二第十四页,佛说三种十波罗密,一者十种布施波罗密多,二者十种亲近波罗密多,三者十种真实波罗密多。前二布施,未名报恩,其第三种,发起无上大菩提心,住无所得,劝诸众生,同发此心,乃名真实能报四恩。君须力学观心,是真布施,是真报恩,诸佛印可。

  二、所问治魔等事,举次第禅为例,异哉!邪执之甚也。禅门无量,大别唯二:一止观禅,次第法等属之。一如来禅,只论见性,不论禅定解脱,那有魔境?试问一部五灯会元何章谈魔事耶?奈何以三乘而疑一乘耶?然则学如来禅,绝无魔乎。曰有。一、因地不真,二、分别心强,三、无师妄为。何尝无魔。反之,断断无魔,何必画蛇添足耶?君乐简易而修此法,此因地不真也。应知此法是凡夫入如来地,顿悟法门。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君须生死心切,求见本性而乐修之,始为正因。余皆非正。埋头细细修,勿起分别,以悟为期。有疑尽管问,不可妄为,则魔因断尽。

  三、问悟后境相。此在发心文中已说明,一切三昧神通等,皆从心现。奈何只知文,而不知义!专务外,而不务内!问名相考据,而不勤观心!三种是足下贴肉病应力改之。(作此书时,不知仁者在编辑中,始发此种问端,罪过,罪过。然此所言,是极正极要,故仍寄阅。)

  四、降魔及证相,不须列入书中。此属顿悟门,依师修行,诸佛加被,决定无魔。闻悟即是无生法忍,何论证相。三乘法。不能一气得无生法忍,故有各种证相,以验其伪。来书所云:眼凉腹暖,此是四禅八定法,乃止观禅,非如来禅,急宜舍去。此是无相观,不宜取境。坐时,不必限卯酉。(子午卯酉是外道之言。)佛法二六时中,四威仪内,观心不停,唯除食时。故前书云:不结印坐,亦可观心。

  书十四 卅六年秋七月廿日

  连接两函,肝膈如见,何遽著急乃尔?吾之过也!然正不可少此雕琢也。当知与 君结合,是般若因缘,不关名利,应力求清净,稍涉猜疑,便入魔网。此后尽量问答可也,唯期  弟得速悟。书名定为佛法要领,避雷同也。有人谓此次释楞伽二段,可以附入,印于篇末,未知弟以为如何?快发心修,即得佛记。勉之勉之!答问列后:

  问:此观心法,依据何经?吾 师常引心地观经。其殆依据此经乎?然此经所说,是月轮观,何以不令观月,而令观心?此疑未明,幸乞教之。

  答:一、所依之经。凡观行法,必依经义。我授君此法,是依楞伽经,非心地观经也。心地观经说观心法最详,引以为证。其实此如来禅,以楞伽为本,故达摩以此传心。唐译楞伽经卷三云:‘大慧菩萨摩词萨复白佛言,世尊唯愿为说证圣智行相,及一乘行相,我及诸菩萨摩词萨得此善巧,于佛法中不由他悟。 佛言谛听,当为汝说。大慧言唯。佛言大慧菩萨摩词萨,依诸圣教,无有分别,独处闲静,观察自觉,不由他悟,离分别见,上上升进,入如来地,如是修行,名自证圣智行相。云何名一乘行相?谓得证知一乘道故。云何名为知一乘道?谓离能取所取分别如实而住。大慧此一乘道唯除如来,非外道二乘梵天王等之所能得。’此经是主脑,不得生疑,若引楞伽,其证甚多。但文句奥衍,不易了解。故以观心品为证,因此是方等通义也。

  二、不授月轮观之故。此法门是正直舍方便,月轮观是有方便,其异一。此法门是无相法,月轮观是有相,其异二。此法门是离心意识,月轮观是专用六识,其异三。此法门是离能取所取,月轮观能所宛然,正与相反,其异四。此法门是直入真如性海,初修月轮观,是入独影境,其异五。有此五异,天地悬隔。不得合修。心地观经之立月轮观,另为一类之机,不得并论。

  问:念佛修观。所证三昧,同乎异乎?有浅深否?敬祈示之。

  答:小弥陀经持名到一心不乱,观经则有念佛三昧。余谓二经入手不同,而三昧无异。何者?弥陀以持名为主,观经观依正相。观相用心较细,持名似浅。然持名能三昧念,未尝不细。一心不乱,不乱即定,定即三昧:从念佛来,故名念佛三昧。何谓二经三昧相等?论曰:三昧者,心一境性也。然三昧虽等,到此阶段,有浅有深。浅者心境不乱,依正二报,胜妙现前,不能发真无漏。深者得三昧时,便发真无漏。此浅深二机,须临时勘验,随机教授。此两等人,决定往生。浅者未必上品。深者决定上品上生。劝君发菩提心,即为将来发真张本。又念佛三昧,诸经各异,并非一类。君前问一乘念佛,(即念法身佛。)此三昧为最胜,其来源,从菩提心开发。试举一相以明之:如净土之念佛三昧,莲华大如车轮,或大数由旬而止。一乘念佛三昧则不然。得三昧时,其连华座,与三千大千世界之量相等,安得谓同。何以如是差别?一乘念佛。从菩提心观来,即得法身。净土观从化身来,不知法身,所以不同。

  问:禅净二门,宜专修乎?抑宜双修?净友中见吾师讲录者,莫不欢喜赞叹,称为希有。或谓:若以彻悟禅师要语,附印书后,禅净双弘,则善矣。未知尊意以为如何?

  答:来书断断[龂龂]于禅净双修不双修,双弘不双弘,余谓此执其名,不知其实。何也?禅净二门,原是一法。发菩提心,即是如来禅,即念法身佛,已兼之矣,何必再言兼乎?念法身佛,即是实相念佛,为净宗最上乘,已弘之矣,何必再言弘乎?当知但念化身,不知法身,生品极低。其关系在得三昧时,真无漏发与不发。如发,则悟入第一义。不发,则滞于化土。故观心一法,无论禅净,为最要义,何论兼与不兼? 君必狃于名字,当以发心为主,以持名为辅,亦可。不必阑入彻悟语录诸法门也。

  问:何谓事定?何谓理定?祈开示之。

  答:外道亦有禅定;所以不如佛法,终归堕落者:佛法禅定无量,大别则为事定理定,事定但观相。理定要入真空之理。试举例以明之:如修四无量,慈悲喜舍,外道亦修,而不能与佛法共。何也?此四法有三段义:一众生缘,二法缘,三无缘。外道修此四法,只知众生缘,不知后二。众生缘是相是事,后二是理。外道不知唯心,那能入理?佛法则不然,缘相必入理,故后二最重。净土法亦然。得三昧时,但见殊妙境界,纯是事定:得真无漏,才能入理。经云:‘能观心性,名为上定。’即是入理之观行。又上言得念佛三昧时,真无漏或发或不发。其发者有二因:一前生曾经熏习,二今生发菩提心。其不发者反此。前生熏习,不能追捕:今生发心,得大助力。故只问发心不发心,不问双修不双修。且发心要无分别慧,无分别慧即大般若,何须论兼。毋执名字,而失真义。

  问:见性之人,解脱自在,已出轮回,但不知舍此幻躯,往生何处?

  答:十方净土,皆可随愿往生。如愿生西,决定上品上生。不生净土,人间天上,随意寄托,与净土等。

  问:未见性人,于临终时,应如何用心,方免轮回而得解脱?幸祈教之。

  答:未见性人,临命终时,安住菩提心,自然得解脱。(黄檗禅师云,但自忘心,同于法界,便得自在。恕注。)

  书十五 卅六年秋九月十九日

  顷奉两函,除答问外,略覆大意。吾晚年得 弟,天性好道,全是宿缘。应郑重居心,不可忽过。弟病宜善自将护。论果报,恐难长寿。论佛法,能真实发心,无得长寿者。(宗镜录谓:‘种子为命根’。发心能变种,故是长寿法。又云:命根者,依心假立,命为能依,心为所依,命之依心,如情之依心矣。’吾当为  弟回向,(是缘)弟当真实发菩提心,依我修法行之。每日须二三座,(是因)此是第一法。第二要离欲。凡肺病喘咳,都由少年多欲所致,故佛藏经有离欲离见之训。第三调饮食睡眠。第四医药扶助。弟虑年寿不永,此生难成。如能真正发心,即使一生不成,来生必圆。永明所谓一出头来,一闻千悟,终不虚也,常常熏习故。弟可学施食,勿令间断,此是长寿因故。或持观音名,亦有求必应。弟请我作序,此小小因缘,何必作?且亦勿必请人作,此次略解楞伽,是弟与李少垣君问我何故不授月轮观而令观心,故说此以示其依据。余说此法,仅一句钟。廖寂慧记,一句余钟,并非夙构。廖寂慧者,贞女也。由女师大卒业,任教育廿余年。皈依我亦廿余年两年来,答君问,尽出廖手:因我手颤,不能多写也。近住吾家已二年,修观学教,行将回家。以后替手,正费踌躇。答问列后:

  一、问动时如何用功?曰:亦如静时。观心未熟,则有动静之分。观心熟已,动静无殊。宗门云:‘在千万人中,如无一人相似:在万事纷扰中,如无一事相似。’可知动静是一。初学未得定,故祖师教人管带,言应事接物,应须常常管理携带此观心法也。君不必虑,久修自明。吾引一段楞伽经,以备君用。经云:‘观一切法,皆无自性。如空中云,如旋火轮,如乾闼婆城,如幻如焰,如水中月,如梦所见,不离自心。由无始虚妄见故,取以为外。作是观已,断分别缘,亦离妄心所取名义。知身及物,并所住处,一切皆是藏识境界。无能所取,及生住灭。如是思惟,恒住不舍。’此段经文,玩昧在心,则生深信。 君之不能,其因有二:教理不熟,二定力未成。总之,行住坐卧,须要不离观心。

  二、问发菩提心,即是如来禅,即念法身佛,禅净不二,已闻命矣。然则所谓一乘念佛,实相念佛,皆是发心之异名乎?答曰:是。 观心与法界观,同乎异乎?有浅深否?曰:观心即是法界观,无同异,无浅深,不可循名昧实。所谓四无量心三段义者,请再教之。曰:众生缘者,谓见三千大千世界众生,皆在苦海,一一拔苦与乐也。此义外道与佛法共。法缘者,谓众生皆是蕴界处之相(五蕴十八界十二处)其中并无有人。无缘者,谓蕴界处无性是空,并无有法,只有性而已。众生缘,人法具足。法缘,有法无人。无缘,有性无法。何谓心一境性?曰:定有七名,此其一也。旧译禅支为一心支,唐三藏译为心一境性。言得禅定时,一心不乱,专住一种境界,谓之心住一境之性。此诠定相,而有有漏无漏之分。有漏是识,外道三乘皆得。无漏是真如,唯一乘得。

  三、问经典中,如与如如,其义云何?曰:如者,空也。般若云:诸法如,即是佛。又云:如来者,即诸法如义。心如如,谓心空也。境如如,谓境空也。弥勒亦如,语出净名,是论本体,故弥勒与众生同科。 何谓心境不相到?曰:心境相到者,业识境也。如著衣吃饭:衣到身,饭到口。正智法性境界,非根非尘非识,空无涯际,自证乃知,云何相到?何谓心若不异?曰:杂念起为异,无杂念为如。

  四、楞伽合辙所云:观察妄想本无自性。与我所说一也。何也?妄想即无明,观妄想无性,即是观无明心。佛法万法皆无自性,岂此无明而有性乎?惟彼教人,穷究妄想起处,此语大非!盖穷究须用意:此观心法,离心意识,那有用意识之理?蓦直观去便是,不必穷究。古德云:心光透时,余瑕自尽。何等简要!何须推究? 楞伽唐译最佳,古人以三译为一经同本而异译。吾谓三译是三种经,可互相参考。宋译在前,先德拈提,多引宋本,要不如唐译之善。若谓疏注,六朝唐人诸作俱亡,唯贤首楞伽玄义二卷尚存,(金陵刻经处出版)最为微妙。龙树注此经有千卷,未译来此土。明僧疏此经,凡十余种,唯憨山藕益稍可,都不能继贤首也。

  书十六 卅六年冬十一月朔日

  秋间吾在成都广汉德阳,淹留讲演,每逢佳士。归来得弟函,何慧昭君函附焉。嘱我批答,则所不敢。绎何君意,约有三疑,兹略答之:一、疑发心法太高,宜于上根,不宜于中下。答云:不高。不发心,不真实。华严云:譬如服药,药不对症,可数数换,唯水一味,则不可换。水,譬菩提心也。后师说念佛法,不说发心,一为愚人不知,二则其法未备。夫净土三经,大弥陀及观经,俱有发心之文:谓小弥陀无之者,非也。此经有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之语,使先未发心,对何说不退转乎?此义从无人道,思之自明。 二、疑念佛人,兼修发心,惧其夹杂。答云:不杂。夫念佛。非求一心不乱乎?(一向不观心者,何从而知一心不乱。)发心一法,直入一心境界,恶得谓杂?且吾人念佛,从朝至暮,身口意三业,能念念不离于佛乎?处事接物,能刹那不离于佛乎?如曰未也,离佛时多。然则于此脱离,不病其杂;一度发心,独病其杂,可乎?学法人而拒绝发心,恐无是处。  三、疑上根人少。答云:甚多。吾谓万人之中,九千九百九十九人是上根,下下根不过一人耳。曰:何以都不成?曰:彼不信也,非根器坏也。试观贤劫经中所举六种人,未发心时,谁能定其是上根乎?金刚经云: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儒门理学家,不准说世间无好人。佛门圆顿家,不准说众生是劣根。(未经雕琢故,琢则成器矣。)或曰:何以宗门常说须上上根耶?曰:此是警惕之词,策励向上之意。宗门发言,都是活句。若执为实,则是偏计,便是死句,岂为知言!以上三义,请婉达之。

  书十七 卅六年冬十二月廿七日

  吾平生无师,而先学经学,经学重师法,不杂乱。吾用其法,以读性相两宗之书,以治台贤两家之学。后入禅宗,门庭不紊,遂于无师中得师。回看古人,莫不如此,岂如弟之杂乱无章哉!弟好法虽切,而似杂货摊,难成在此:无师之故也。莫作过水田,始得!弟病因看书太多,坐时用力之故。看书可以节制,静坐要一切放下,何须用力?用力即是执著,执著焉能观心。应力改,则病易愈,观易成。(信心铭云:一切不留,无可记忆,虚明自照,不劳心力。传心法要云。息念忘虑,佛自现前,直下无心,本体自现。皆明放下观心之法。弘恕附录。)弟问更有法否?此太不理会法味之言。达摩三句,括尽一切。六祖之不思善不思恶,即是外息诸缘。正与么时,即是内心无喘。文句不同,岂有二致?做到正与么时,只是一味不动,一念万年做去,那更有法?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是问句,谓之发机。(教下谓之常机。佛法以心为机,故曰一念回机,便同本得。)宗门云 :凡夫玄关紧闭,识锁难开。机即玄关,胜者以一言投之,击发其机,彼即顿悟耳,然此公案最重要者,是与么时三字,(即不思善恶时。)是禅宗秘诀。发心人能如是住心,则悟不远矣。祖师云:与么时,谓之佛未生时。又谓之居顶,贵重无比。一日中能有数小时如此住心,始合法。自有发机因缘,不必要人指导。祖师云:但能与么时,不愁不彻悟。此属心法秘要,可力行之。某君不知即心是佛,而谓观心未仗佛力,恐难生西,随他去持名可也。先德云:菩萨初发心,(即观心)诸佛即摄入净土去了。(此句要牢记。)世人重持名,而轻观心,或分为两事,抑何可笑!编校宜少,观心宜勤,(随处可观,不只限于静坐。一味观去,不必多看书籍)以悟为期,决不相赚。

  书十八 三十七年数函节录

  弟一味求多闻,不努力观心,去佛法太远。迅速回头,犹未为晚!最可笑者,问见性后如何?此诵文而不知义。夫见性成佛,常语也,弟全不知,何也?言见性,即成佛矣。佛者智也,菩提也。永嘉语,即智成之相。欲得智成,必须观心,汝不观心,而但诵其语,岂不可笑?学法应有大志操行,何必问人见性,只形顽懦。 弟之病:第一自用。第二想开杂货店(欲集佛法,成一验方新编,果可如此,前人早为之矣。)。第三不用功。今劝从容观心两三个月,看有瘥否?不然,难医。用功时,须要一切事都放下,放下才能观心。不必看书,反乱人心。日日做调伏工夫,心念澄清,智慧便生,此为入理方便,不可以其少而忽之。观心者,心是净土,观之即是信愿行,即生净土矣,心是真如佛性,即土也。故发心为第一义念佛法门。成都来请,不久出门,又有数月之游。(春二月二十日)

  弟宜悉心修发心法,此关不通,猝难入门。此法一往观心,万事万缘一齐放下,久久自然入手。勿将迎,勿索效。心空及第归,思之思之。弟好在文字上推求,不在心念上观察,入理稍难。只要一念回机,又有何难,春暮多雨,善自调护。

  吾于廿四抵省,开讲楞严,用正脉疏,此经唐人疏已亡尽,惟宗镜录中略见一二,此外皆宋元诸师所作。明僧依违其间,俱未善。惟交光师著正脉疏将旧说一概驳尽,不惟明人不及,宋元诸师皆不能望其项背。因此师是学华严者,解此经为入华严方便,所以卓绝。弟问有无记录,有即寄来。无则不必悬望。又问阅何书最好,圆悟心要最好,后当寄赠一部,此次印书,累弟太甚。印书事完,弘法之愿已了,以后专望从容修法,勿间勿断。观心与养身是一义,彻悟则诸病自愈。(四月五日)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