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其他经典 - 正文    │ 文章推荐
 

  公案

净空法师讲述
青莲印经会整理

一、净空法师简介
二、大乘佛法的方便、圆融
三、财神爷
四、德国人的财产
五、东狱大帝的判官
六、三个月前的生死簿
七、想出了心脏病
八、画马想马变成马
九、穿门而过
十、乞丐菩萨
十一、七尊佛之后还是蚂蚁身
十二、无量劫前的一句南无佛
十三、宝香禅师
十四、晒蜡的持律法师
十五、真是你的
十六、十八层地狱之下
十七、厉鬼是增上缘
十八、李济华老居士往生
十九、周广大先生临终念佛往生
二十、修无法师往生
廿一、郑锡宾居士往生
廿二、张女居士往生记
廿三、参禅成了土地公
廿四、新加坡监狱死刑犯念佛往生
廿五、屠夫张善和往生
廿六、宋朝的莹珂法师往生
廿七、朱镜宙老居士学佛因缘
廿八、逃出嫉妒障碍
廿九、李炳南老居士饮食教诫
三十、何东爵士夫人往生大会
卅一、李木源居士癌症的奇迹
卅二、‘看得破、放得下’做六年
卅三、念佛三年站著往生

  一、净空法师简介

  释净空,俗姓徐,名业鸿,民国十六年二月十五日生于安徽省庐江县,先后追随方东美教授,章嘉大师,李炳南老居士等研习哲学,佛经十三年。在国内外弘扬佛法,讲述法华,华严等大乘经论三十余年。首开风气之先,使用视听教学方法,大量制作佛经录音带、录影带、CD、VCD等分送世界各地。法师于一九八二年于国内外倡导促进成立‘净宗学会’多处,提倡专修净业,专弘净宗。目前一九九八年老法师在新加坡讲大方广佛华严经。

  二、大乘佛法的方便、圆融

  净空老法师早年有一位老朋友,抗战期间他在南京时和两个朋友因从事地下情报工作被日本人追赶。他们逃到中华门外的一个寺庙,那寺庙里面的老和尚,救了他们三个人,他们才没有被日本人抓去杀掉。

  抗战胜利以后,他们回到南京,想到老和尚救命之恩(常常惦记在心里),要报答这位老和尚。于是在南京酒楼里,备了一桌非常丰盛的酒席,请老和尚来应供。老和尚来了。一看,鸡、鸭、鱼、肉,果然丰盛!这时,他们忽然想到:‘哎呀!出家人吃素的,这怎么办?怎么没想到办素席!今天我们要报答他老人家救命之恩,搞了这么一桌,怎么办?’结果老和尚非常慈悲,他举起筷子说:‘好!大家坐下来。’酒席就开动了,他举筷就吃。这令他们非常感动。这位老和尚是不是破斋呢?不是!这是佛法里讲的:‘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四摄法中菩萨令一切众生生欢喜心。因为他们不是有意作弄人的,是真正诚心诚意报答的。法师也很感激他们,一点都不见怪,大众没有一个不受感动,这是菩萨接众的一法。如果老和尚扳起面孔恼怒相对,会把人家的学佛机缘都断掉了,但是法师有大智慧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接引众生。佛法是这么方便圆融,这是大乘佛法的殊胜可贵。

  三、财神爷

  中国大陆,古代民间供财神是供陶朱公。陶朱公就是范蠡!他当财神是很有道理的,这个人绝顶聪明,帮助勾践打败吴王夫差,恢复了国家。他是第一功臣,可是他跟勾践相处多年,了解勾践的个性。这个国王是可以共患难不能共富贵,国家光复之后,他就开小差溜了,这是聪明人,改名换姓,称为陶朱公,去做生意。他有智慧,过去一生中大概财布施很多所以没几年发了大财,发财之后,他把钱散掉,全部布施。然后又从小生意慢慢做起,没几年又发了。三聚三散,这是真聪明。发财自己不享受,去帮助社会上贫苦之人,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是商人的榜样,商人的模范。尊他为财神爷很有道理,就是教人发财以他为榜样,他是菩萨商人,商人要学他。

  四、德国人的财产

  邬余庆老居士曾经告诉净空法师一件真实的故事,是他亲眼所见的。抗战以前,他在上海做小生意,当时上海有一位富商,本来是做小工的,他的老板是德国人,在中国做生意,战争爆发时,这位德国人就回国了。因为老板觉得他人很好,很老实可靠,就亲手把在上海的财产事业交给他。以后这位德国人再也没有消息了,所以财产都为他所有了。他也很会经营,就以这个基础发了起来了。

  他娶了太太,也生了儿子,因为家里很富有,儿子非常骄傲,是个顽皮的孩子,父母也无法教导他。儿子十岁的时候,正在念小学,有一天,这小孩放学回家,在路上掉了十块钱(当时的小孩身上带那么多钱,实在不是容易的事),刚好他父亲的一位老朋友见到了,就捡起来说:‘弟弟,你叫我一声伯伯,我就把钱还给你。’这小孩却说:‘你叫我一声伯伯,我再给你十块钱。’由此可知这个小孩的家教。

  这位富商有一次做生日,宾客非常多,场面很铺张,也很热闹,一刹那之间,他突然看到自己儿子的面貌,就是以前那位德国商人。他立刻就觉悟,就明白了,儿子原来是来讨债的,财产是儿子的,不是自己的。这个人很聪明,很了不起,当场就向大家宣布,所有的财产都归儿子的。因为他警觉得快,知道这个小孩是老板转世来的,所以把财产全部交给孩子。邬老居士认识此人,知道这个人很聪明,明了‘因果报应,丝毫不爽’,是别人的就要归还,所以什么都不必说,将经营所赚的都归给儿子,这个结就到此解了。因此,以后小孩对他还不错。

  五、东岳大帝的判官

  朱镜宙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章太炎是民国初年的国学大师,他的岳父因为得罪袁世凯而入狱;怎么会得罪袁世凯而入狱。怎么得罪的?他说袁世凯不值得我骂,就是不肯骂袁世凯,袁世凯很生气,就把章太炎关进监牢里。总也没有什么大罪名,于是关了一个月便放出来。

  出狱未久,有一天晚上睡觉,梦见两个小鬼抬著一顶轿子,说东岳大帝请他,他就上了轿。这两个小鬼像飞行一样,没多久就到了东岳大帝那儿。中国大陆有五岳,东岳管五个省,可见这是大鬼王。东岳大帝聘请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现在的秘书长。但是他是活人,于是请他晚上上班,天亮时就送他回来。他说中国、外国都有阴间,但是阴间的言语相通,没有隔阂,生活状况跟人间差不多。但是不见阳光,天永远是灰蒙蒙的,好像永远是夜间浓雾的样子。

  有一次他忽然想到,阴间里的炮烙刑法太残忍,可不可以废除?东岳大帝听了笑笑,就叫两个小鬼带他到刑场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给他看,他却看不到。他是学佛的,于是恍然大悟,鬼道地狱乃贪嗔变化所现,就如(地藏经)所说的,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萨,即使地狱在你面前也见不到。他晓得这不是人力所能为的,不是残忍不残忍的问题,是由自己业力变现出来的,阎罗王也无可奈何。一个多月以后,他用黄纸写了一份辞呈,然后把它烧掉,从此以后那两个小鬼不再来接他了。

  六、三个月前的生死簿

  朱镜宙老居士,他曾经告诉净空老法师:一九三一年他在一家银行任经理,通常闲暇时,总有几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其中有一位是走阴差的,也是晚上到阴曹地府上班的,他的职位并不高,是负责传递公文,替苏州都城隍当差。(在阴间上海的城隍,归苏州都城隍管辖)他说,有一天上海的城隍庙送来一批‘生死簿’,呈报苏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开来看看是那些人,结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个字的。隔天大家闲谈,当时每个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国人名字最多四个字(复姓的)怎么想也想不通。三个月后,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本兵在上海发动战争。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来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战役中的死亡名册。从这里就晓得‘生死有命’,即使战争阵亡的人,三个月前,名册已经送到苏州都城隍那里了。这就说明了一般认为战争中横死的,其实也是命中注定的;死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皆是注定的,确实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七、想出了心脏病

  一切法从心想生,以前有位法师,他从小出家,民国三十八年,他被抓去当兵。因为出家人会剃头,所以他就当剃头兵。剃头兵有外快赚,他的生活过得还不错,但是想离开军队回来出家。因为年轻,没办法退役,就装心脏病。心脏病不好检查,检查不出来。他装了三年,真的得了心脏病;一直到现在,心脏病都不好,常常发作。这是无病想出病来的。

  八、画马想马变成马

  宋朝末年赵子昂是画马专家,他天天想马的姿态、马的动作。有一天他在屋里睡觉,太太一掀开帐帘,看见一匹马,躺在床上。所以一心念什么就变什么,既然知道这种事实,为什么不念佛,你能念的心就是佛。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既有佛性,一定可以成佛。

  九、穿门而过

  近代圆瑛法师讲他自己的故事:有一天他在房里打坐,突然想到一桩事,马上要去办,他从床上下来,就一直往外走,走到外面忽然想起来,门是关的,我没有开门,怎么出来的?回过头来推门,门确实是关的。他在那一念中忘了有门,没有了执著,门他就通过了;再生一个念头起来,有一道门,再也进不去了。这证明相是假的,不是真的。所以,我们著有相是错误的;著无相也是错误的。有无两边都离开,你就可以从无相门入进去。如果有相、无相,执著任何一边不能进去,都不能契入这个境界。

  十、乞丐菩萨

  在江苏,有一个讨饭的乞丐,白天讨饭,晚上随便找个破庙去睡觉。可是他的儿子经商发大财,家里非常富有。那时伦理观念比我们现在要重视得多,有许多人就骂他儿子不孝:‘你们家那么有钱,你家的老太爷在外面讨饭!’这儿子被人家说得面子过不去,到处派人去把他老爸找回家。回家之后,给他做新衣服,来供养他。没过一个月。老先生趁家人没注意的时候,又跑出去,又去讨饭了。人家问他:‘你有福为什么不享,为什么喜欢乞讨?’他说:‘讨饭自在!无忧无虑,无牵挂,天天游山玩水,到处有得吃,有地方住,逍遥自在,没有拘束。’回去被家里的儿子供养得很不自在,样样不自由。像这一位乞丐先生真放下了,彻底放下了,所以他的乞讨生活,有他真实的乐趣。这是一般人无法体会到的。

  十一、七尊佛之后还是蚂蚁身

  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祇树给孤独园建房舍工程时,地上爬著一窝蚂蚁。佛看了不觉笑一笑。旁边的弟子问释迦牟尼佛,为什么笑蚂蚁?佛就说,七尊佛出世过去了,这一窝蚂蚁还是受蚂蚁身。一般说法,一尊佛修行成佛需要三个阿僧祇劫,七尊佛至少也要二十一个阿僧祇劫,这样长的时间,它还没有离开蚂蚁身。这不是它的寿命长,是它死了以后投胎作蚂蚁。这就是坚固的执著,它认为蚂蚁就是它的身。它不想改变一个身相,没有意思出离,这就不得了。畜牲愚痴。

  十二、无量劫前的一句话

  佛在世时,有一个老人家求出家。出家要有善根,佛就叫他的弟子们来看看这个人有没有善根,可不可收他出家。那些阿罗汉看了,都摇头说,没善根!阿罗汉的能力只能看五百世,这人五百世都没有跟佛结过缘,所以没有善根。佛就说,无量劫前,他是一个砍柴的樵夫,在山上遇到一只老虎,他吓得不得了,爬到树梢上,叫了一声‘南无佛’。就这一声南无佛,今天善根现前,佛便为他剃度了,之后他也证得阿罗汉果。

  十三、宝香禅师

  梁武帝、宝志公时代,有个故事。四川有一位真正得道的高僧,叫做宝香禅师。他四川住了很多年,也以种种方便法劝大家断恶修善。当地风俗,每逢祭祀必杀生。法师每年苦苦劝他们不要杀生,没人听他的。不但没人听,反而讥笑他。法师非常难过。有一年,有一位居士到京城拜见宝志公禅师。宝志公是观世音菩萨化身,宝志公问四川来的这位居士:‘四川的香贵不贵?’居士笑曰:‘四川的香很贱。’宝志公说:‘既然贱,为什么不走?’居士听不懂宝志公的话。过几天,他回四川,见宝香禅师。禅师问他:‘宝志公说了些什么话?’居士说:‘他问我四川的香贵不贵,我回答很贱。宝志公说:既然贱,为什么不走?我听不懂。’宝香禅师听了点点头。过了几天,又有一个祭祀法会,大众依然杀许多牛羊猪祭祀。宝香禅师这一天跟往日不一样,他在寺院门口挖了很大的坑,像池塘一样,里面灌水。他也参加祭祀法会,也跟著吃鱼吃肉。以前劝他们不要杀生,今天跟他们一起吃鱼吃肉,众人觉得很稀奇。吃完之后,禅师走到坑旁,一张口,吃下的鱼都是活的,吐出来在水里游。吃下的鸡鸭,一个个都是活的。神通一现,大家都看呆了。吐完之后禅师站著往生。真正得道高僧在这个地方弘法利生,我们对他不尊重,他就应当走。这个故事提醒我们,请转法錀、请佛住世,要用什么方法?以真诚心、清净心,接受法师的教诲,依教奉行。

  十四、晒蜡的持律法师

  《影尘回忆录》里,有一段记载持律法师的力行成就,很值得后人效法。倓虚老法师说:过去我在观宗寺时,闻谛老有一最器重的学僧持律法师,外人都喊他‘晒蜡的法师’。大家知道这个名字并不是恭维他,而是嘲笑他,揶揄他。原因是他最初在金山住禅堂当香灯,每年到了六月六这天,照例常住里晒藏经,大众也晒衣服。这时禅堂里有位小侍者很调皮,见了持律师说:‘香灯师,今天六月六,大家都晒东西,你蜡烛快长霉啦!也拿出去晒晒嘛!’他一边说还一边挤眼,向旁的人弄了个鬼脸。持律师说:‘蜡还可晒吗?’侍者说:‘当然!不晒不长霉吗?’持律师说:‘好!’他很干脆的答应著:‘我马上就去晒!’于是把一坛子蜡烛搬出去,一根根摆在禅堂的墙角下。

  约莫待了两三个钟头工夫,一坛子蜡烛,被炎热的日光晒得熔化,蜡油全流在地下去了。到了快天黑的时候,他去收蜡烛,见一坛子蜡烛只剩一些挺长的蜡蕊子,蜡油都淌在地下去了。

  第二天,维那师把他叫到跟前,当大众面说:‘持律师,像你这么大的智慧,在这禅堂里当香灯参禅,太有点委屈材料。’

  ‘是吗?’还没等维那师把话说完,持律师就很欢喜,很信以为真的问。‘对啦!’维那师说:‘我看你这么大的智慧,在这里学参禅太委屈材料,现在谛闲法师在温州头陀寺讲经,专门培养弘法人才,造就法师。既然你有这样大的聪明才智,可以到他那里学成之后,到各地讲经说法,利益人天,宏范三界,那时我去给你当维那,大家都能沾你的光。如果你在这里长久待下去,把你这份智慧埋没太可惜了。’‘好哇!’持律师说:‘维那师多慈悲!’接著维那师又说:‘凡事不宜耽误,你今天就去吧!’以后持律师首先在那里当圊头,除粪、挑水、扫地,以后又行堂、擦桌子、洗碗。早晚多在佛前拜佛,得工夫找人教他五堂功课,一点闲空不留。法师平常对他也很注意,等他把五堂功课学会后,又找人教他背〈楞严经〉、〈法华经〉。因为他平素听〈法华经〉。又教他背〈法华经会义〉和〈楞严文句〉。最初时教他几句,以后又教他几行。所谓‘钢梁磨锈针,功到自然成’,经过几十年的工夫,他把这些经文全都背过了,提起某一段,他都很熟悉。以后他不但听得懂,而且还挂副讲牌,替法师大座讲经,一切教理名相,像得语言三昧那么清爽。可是直到他代座讲经为止,他行堂这个苦行单始终没扔下。后来法师看他已经当副讲,不再让他行堂,他坚持不许,每天仍是行堂完后,再搭祖衣上大座讲经,下大座后去铺堂。有时法师应外埠去讲经,也让他跟著去代座。

  十五、真是你的?

  净空法师有一年(一九七七)在香港讲经,有一个居士的金银珠宝很多,放在银行保险柜里。有一天居士拉著法师前往银行去见识见识那些珠宝。到了银行经过层层的鉴别,再由守卫护送到保险库,进入保险库打开保险箱取出金银珠宝,这时法师说:‘这是你的?你就这么一点点?’居士当时心里很不痛快。他有那么多的财产,竟然说:‘它不是我的?’这些珠宝不敢拿回家,拿回家怕小偷;不敢戴在手上,怕人抢劫。只有放在银行保险柜,一个星期去打开看一下,我说:‘如果这样算是自己的,那香港所有银楼都是我的。’为什么?我到那里,叫人拿出来给我看看、摸摸,好!收起来,给我保管好。这有什么两样?和他没有两样,也不敢戴,也不敢放在家里,怎能算是自己的。人迷惑颠倒,愚痴到这种程度,有什么法子。不开窍!如果钞票看看就是自己的,那银行的钞票也不就是我的,我比他多的太多了,那些算什么!愚痴可怜,虽然念佛,心里还是牵挂这些,你说糟糕不糟糕?这样的人,诸佛菩萨,龙天善神不会向他致敬的。

  十六、十八层地狱之下

  净空法师在台中求学的时候,李老师讲过一个小故事,这故事是真是假,我们不去管它。他说,有一位医生替人看病,结果是看一个死一个,冤死了不少人,所谓‘庸医杀人’。他死了以后阎罗王判入十八层地狱,很不服气,他说:‘我不是有心害他们的,是我的医术不高明,用错药,份量用得不对。他们死了,虽然我有过失,也不至于这么大的罪,怎么把我判到十八层地狱。’所以跳脚,很不服气。那里知道他脚底下有声音说:‘老兄,你不要跳脚,你一跳,灰尘都落在我身上。’他想,难道十八层底下还有十九层?底下的说:‘我是在十九层!’他问:‘老兄,你是干什么的?’答说:‘我是教书的。’意思就是说,误人子弟比庸医杀人还要重。我们出家,要肩负起佛陀的教育。如果把众生导入迷信,恐怕要下二十层地狱,比十九层还要严重。

  十七、厉鬼是增上缘

  在美国旧金山,有一位女居士曾经遇到鬼。她因工作的关系租到一间鬼屋,房里有鬼,每日半夜出现,出现之前奇臭无比,然后出现在她面前,样子非常恐怖,要夺她的命。她是念佛人,看到鬼一步一步往前进,就拼命念阿弥陀佛圣号,鬼听到佛号就止住不再前进。念到快天亮,鬼就走了。一句阿弥陀佛让鬼不敢靠近。天天如此。我问她:‘你为什么不赶快搬家?’她说:‘我不搬家,鬼逼著我天天念佛,有好处。鬼是我的增上缘。’

  十八、李济华老居士往生

  在台北,以前莲友念佛团的创办人李济华老居士,往生的那一天他跟太太坐三轮车到念佛团参加共修会。念佛团共修跟打佛七一样,一支香念完后止静,就讲一段开示。开示平常都不超过半小时,由老居士们轮流讲。李老居士坐三轮车去念佛团,在车上跟太太说:‘我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你一个人会不会感到寂寞?’她的太太并不知道他那天往生,于是很慷慨的回答他,往生是好事,你能往生,就不必管我。太太同意了。

  那天是轮到魏老讲开示,他跟魏老说,我们两人换一换,今天我来讲,他老人家上台讲了一个半小时,非常恳切劝勉大家念佛求生净土。讲完之后向大家告辞,说要回家了。老居士八十多岁,讲了一个半钟头,大家以为他讲累了要回家休息。没想到,他下台在客厅沙发上一坐,往生了。他是回西方极乐世界的老家。这是当时参加念佛的同修们亲眼看到的。那时我在台中,台北的徐醒民居士,在新生报作记者,他也参加了念佛会,隔日写了一封限时信告诉我,念佛往生是真的。一点也不假,他亲眼看到的。现在在美国旧金山的甘老太太,那天也在场。甘老太太那天还敲引磐送他往生。没有生病。

  十九、周广大先生临终念佛往生

  一九八八年在美国首都华府,有位周广大先生,也是在临终前三天念佛往生的。他得的病是血癌,医生放弃治疗,这时他的家人慌了,他家里没有一个是信仰宗教的,一家人在华府开一间面包店,此时家人才到处求神求佛,希望有奇迹出现。也算他运气好,因缘殊胜,遇到华府佛教会的一位龚振华居士。龚居士是念佛最虔诚的人,专修净土,讲话心直口快,容易得罪人。周先生碰到这么一个人。龚居士一看,他的病不可能好,所以直截了当劝他不要求病好。他说:‘人在世间太苦,你好了之后还不是一样更苦,有甚么意义?不如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到那里去作佛、作菩萨,回来再度你的家亲眷属,这多好!’周广大一听很有道理,立刻就相信,就接受,要求他的太太儿女都帮助他念佛,求往生净土不求病好。这一个决定下得正确!

  佛教会的同修也有几位前去帮他助念,三天三夜佛号没有停止。念到第二天,见到地藏菩萨来了,他说出菩萨的样子,大家听他讲的样子,是地藏菩萨。龚居士很难得,立刻提醒他,不管甚么样佛菩萨、甚么人,你见到都不能跟他去,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不见到阿弥陀佛绝对不可以去。这一句非常非常重要。他回过头来专心念‘阿弥陀佛’,念了没多久,地藏菩萨不见了。念到第三天,他说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音、势至,从云端下来接引他住生。这是现代人,还是在美国,真是稀有的因缘。周先生一生从来没有接触过佛教,临终才遇到龚居士,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真的往生,绝对不是假的。

  二十、修无法师往生

  修无法师,他是营口人,作砖瓦匠出身。因生活环境不好,做工时又嫌辛苦,因感到这个世上只有苦没有乐,屡思出苦之法。后听人说念佛好,逐发心长时念佛。出家后正式闻佛法,念佛心益恳切,逢人亦必劝人念佛。民国十八年,倓虚法师在东北哈尔滨极乐寺,请谛闲老法师来传戒。修无法师自愿发心侍候病人。当时定西法师在极乐寺任监院,给在外寮找一间房。

  住了十几天,又来找倓虚法师,说要走!定西法师在旁说:‘你发心来侍候病人,为什么刚住十几天就要走太无恒心了吧!’修无师说:‘我不是往别处走,是要往生!请监院师慈悲,给预备几百斤劈柴,死后焚化。’定西法师问他:‘你几时走?’修无师说:‘在十天以内吧!’说完这话之后,他便回自己屋里去了。

  第二天又来找倓虚、定西二法师说:‘给法师告假,我今天就要走!请给我一间房,再找几个人念佛送我。’定西法师给在公墓院内打扫出来一间房,找几块铺板,搭一个铺,又到外寮找几位师父去念佛送他。

  在他临往生之前,送他的人说:‘修无师,你今天往生佛国了!临走也应该作几句诗或作几句偈子,给留个纪念。’修无师说:‘我做苦工出身,生来很笨,不会写诗也不会作偈子。不过,我有一句经验话可告诉诸位,就是能说不能行,不是真智慧。’大家听他说这话。觉得很踏实,于是大家齐声念佛。修无师面西趺坐,也跟著一同念佛,念不到一刻钟的工夫,就往生了!常住临时打了一口坐龛。到了晚上装龛。虽是天气很热的时候,其面目清秀异常,身上没有一点臭,连一只苍蝇都没有。谛闲老法师和一般信佛人都争相去看,叹为希有!

  廿一、郑锡宾居士往生

  郑锡宾居士,山东人,原本是个商人。学了几年佛之后,不再做生意了,他学会讲(阿弥陀经)。讲得还不错,便到处去讲(阿弥陀经),劝人念佛。他的兄弟很不谅解他,认为他学佛著迷了,对他很不满意。他有一次讲完经之后,听经的人都散了,还剩几个老朋友。他就对这几个老朋友说:‘我要走了,请你们帮我租个房。’朋友听了就奇怪的说:‘你要走了,还租房子做什么?’他说:‘我不是要到别的地方去,我要去西方极乐世界,怕死在别人家里,有忌讳,所以要租个房。’同修们听到他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都不忌讳,都说:‘到我家来!到我家来!’家家欢迎,他就到朋友家去了。

  朋友们跟他说:‘你往生是件好事,古人往生前都要说几首偈,作几首诗给我们留个纪念!’他面西盘腿坐好,说:‘不必了,用不著!大家看我这个样子,来去自如,你们就照我这样做,便是最好的纪念。’话毕,大家一起念佛,不到一刻工夫,在床上合笑往生了。干净俐落!是在家居士。以后他家兄弟看哥哥这样去,也相信了,他的弟弟也老实的念佛了。三年以后,弟弟也往生了。这是真的。

  廿二、张女居士往生记

  女居士张氏,青岛人,生有一子一女。家境很贫寒,其夫在海港码头拉车为生。张氏住青岛市内湛山精舍附近,精舍内有成立佛学会。每到礼拜日,倓虚法师由湛山寺到此讲经,居士们听完经后,再念一支香的佛。张氏藉此因缘,皈依三宝,得闻佛法,信佛很笃实。平素在家念佛,礼拜日即领两个孩子去学佛会听经。听完经之后,照例跟大家一起念佛。

  民国二十六年冬,一日清早起来,张氏忽对其夫曰:‘你好好领著孩子过吧!我今天要往生佛国了。’其夫因为生活奔走,对佛法少熏习,乃怒目斥之曰:‘得咧!我们家穷,还不够受吗?你还来扯这一套。’说完这话后不睬她,仍去码头拉车。

  张氏又嘱其二子曰:‘我今天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了!你们俩好好听父亲的话,不要淘气。’这时她两个孩子,大的不过十岁,小的五、六岁,听他母亲说这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仍旧门里门外的跑著玩。张氏把家里的事情略微收拾一下,便洗洗脸,梳梳头。因为家穷,也没有新衣服换,便换了一套浆洗过的旧衣服,到床上面西趺坐,念著佛就往生了。

  她的两个孩子,因在外边玩的时间久,肚子饿,回家吃饭。见其母在床上坐著,并未煮饭,趋前呼之不应,以手推之仍是不动。这时两个孩子才知道他母亲已经死了。于是哭著跑到邻居家去送信。邻人闻讯赶至,见张氏面目如生,并赞叹其念佛功夫深。后其夫由码头回来,痛哭一场。因为家贫无以为殓,仍由学佛会诸居士给凑款,处理身后事宜。

  廿三、参禅成了土地公

  谛闲法师有个徒弟。他自己发心出家,当然很诚心,家也不要了,太太也没商量好就先出家了。女儿才几岁,寄托在兄弟家,他太太想不开就投江死了。他也不管,吵死弄活的也不管,他去修行,参禅。谛老法师于是送他到金山禅堂修行。

  他修行很认真,修行有十多年了,修禅修得很有点名誉,还收了不少徒弟,当了首座。有徒弟,有人供养,吃的、穿的、住的那样也不缺,心里就生起贪心。有吃的,有住的,又有人供敬,心里就有点自满,洋洋得意。岂不知他一出家时,他内人的鬼魂就跟著他,有几十年了。他内人不同意,不愿意他出家,鬼魂就跟著他,想扰乱他。他参禅修行真有功夫,就有护法神保佑,鬼魂不能够靠近迷惑他。他一打妄想,一贪,一得意,道行就退失了。护法神走了,鬼魂就得手,一下就扑到他身上,迷著他要投江。金山寺四周都是水,他身不由主的投到江里。有人看见了,就把他救上来。过了几天他又投江了,又让人救上来了。金山方丈和尚说:‘这不好!首座著魔了,他不懂水性,可别淹死了!赶快给他师父谛老法师报信,请谛老接他回去。’

  谛老法师想想他是自己的徒弟,别人去还不行,谛老法师只有亲身去一趟金山寺。让他来他还不来,叫他走也不走。其实他就是给鬼魂扑到身上了,糊涂了。谛老说:‘走吧!你别搅和了,人家都是修行人,你这左投回江,右投回江,跟我走吧!’

  那时候轮船是平底的,在江里走。在轮船里有两个睡铺,底下一个,上面一个。谛老法师就睡在下面,他睡上面,人好好地,平安无事,坐船回到宁波观宗寺。因为他在金山寺十几年,是有身份的人,是首座,当然有一间寮房。就送到寮房去安住,就在那里修行吧!这也没事了。有一天早晨吃饭时,他没去吃饭。谛老法师惦著他常迷糊,请查房找他。它屋里没人,后面窗户开著。谛老法师说:‘坏了!不好!这房门都是关好的,他从窗户出去,这不好了!这可能去投江,投河了。’这时候叫寺里大众分头去找,寺庙附近有护城,水也很深,帆船可以进来。先在寺内找,没人,大众就顺河边找,大约找了半里路。发现他已经在河里淹死了。没办法,就捞上来,抬回寺里,给他念经超度,埋葬就算了。

  就在这时候,他出家时的小女儿,哭著来了,告诉谛老,说晚上做了个梦,父母今天上任。谛老问上什么任?她说父亲在土地庙当土地爷爷,她母亲当土地奶奶。于是谛老忽然大悟,明了其中原因。正好寺外不远处最近新建一个土地庙,这时候同修大伙给他念念经,他女儿哭哭啼啼。谛老说:‘你今天当上土地公,我们来超度你,你也得显显灵给我们看看吧!’这时来了一阵旋风,大得很,转了半天,谛老说这必是他显灵了。谛老说这些,是譬喻参禅人一念之差,就落得这个样子。

  廿四、新加坡监狱死刑犯念佛往生

  在新加坡,贩毒是唯一死刑,而且是绞刑。贩毒的人很多,而且都很年轻。这些贩毒的人被抓到之后,关到监狱里就等著上断头台。新加坡佛教居士林的李木源居士,到监狱劝他们念〈无量寿经〉、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大多数囚犯都能接受,监狱就像精进佛七的佛堂。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一天往生,所以身心世界一切放下,老老实实在那里念佛。不念佛的人上断头台时候全身瘫痪。需要几个人架著上去,吊死的时候七孔流血。念佛的人不需要人搀扶,自己上去,大大方方地,一点恐惧都没有;吊死之后面貌正常,不可思议。火化后捡得舍利子,是我一生中所没见过的,颜色好,又大,坚硬的程度,掉到地上像金属的声音一样,真是不可思议。一个要上吊刑了,全狱的囚犯都为他念佛送行,证明佛经上讲的,若一日若七日念佛,真实忏悔,一心念佛求生净土,是真能成功。

  廿五、屠夫张善和往生

  唐朝的张善和,他是个屠夫,杀牛为业的,一生不晓得杀了多少头牛;在这一生中没有遇到善缘,做了一个屠夫,一生造了很重的恶业;临终的时候,他见到许多的牛头人来跟他讨命,这是果报现前,也是地狱相现前。但是,我们可以说他过去生中念佛这个善根深厚。从什么地方说的呢?他临终的时候神志清楚,不迷惑,他大叫:‘许多牛头人给我讨命了。’他能够叫得出救命,能够把这个现象看得清楚说出来。他的缘也好,刚好有一个出家人从他门口经过,听到里面喊救命,喊好多牛头人出现了,这个出家人心里明白,给他点了一把香,点燃了,赶紧拿给他,叫他手拿著,念阿弥陀佛,一心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他接到香之后,就大声叫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了几声之后,他说牛头人不见了,阿弥陀佛来了,他跟阿弥陀佛走了。这样的往生就是〈无量寿经〉第十八愿,临终十念往生;临终十念,一念都能往生。这个时候因为他将死了,他看到牛头人来要命了,所以他的心恳切,真诚。

  廿六、宋朝莹珂法师往生

  宋朝的莹坷法师,念佛三天就往生。

  他是一位出家人、不守清规、破戒造作罪业。但他有一个好处,深信因果报应,想想自己一生所作所为,必堕地狱,就生大恐怖,请教同参道友,有没有救。同参道友给他一本〈往生传〉,他看了痛哭流涕,有很深的感动。〈往生传〉看完之后,他发心念佛求生净土。他把寮房关起来,不睡觉、不吃饭、不喝水,一句佛号念到底拼命念了三天三夜,把阿弥陀佛念来了。阿弥陀佛告诉他,你的阳寿还有十年,好好的修行,到临命终时佛来接引你。莹珂法师难得,他就向阿弥陀佛要求说:‘我劣根性很重,经不起诱惑,这十年,我六根接触六尘,受诱惑又不晓得造多少罪业,恐怕将来要往生靠不住,十年寿命我不要了,现在我就跟你走。’阿弥陀佛听了他的话,也就点点头同意说:‘好!那我三天以后来接你好不好?’莹珂就答应了。

  他把寮房打开,兴高采烈向全寺大众宣布,三天之后阿弥陀佛接引我往生。寺里的人都认为他发神经,这样一个恶人,怎么可能三天往生?好在三天的时间不长,大家等著瞧!到了第三天,他洗了澡,换了新衣服,早课的时候,要求大家不照平常的早课,念〈阿弥陀佛〉、念佛,送他往生。他没有生病,跟大家一起课诵,经念完了,佛号再念十几声,他就告诉大家,阿弥陀佛来接引我,我现在要跟他去了。说完,他就走了。没有病,三天!是历史上记载宋朝的事。

  廿七、朱镜宙老居士学佛因缘

  朱镜宙老居士讲自己的学佛因缘。在抗战期间,就是他主管西康、四川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他跟几个朋友打麻将,夜很深了才散去,大约是夜晚一、两点钟,回家要走一段好几里的路。抗战期间,马路上很远才有一盏路灯,而且灯泡大概只有二十烛光,不像现在这么明亮。走在他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女子,他也没在意,他走了相当长的时间,忽然之间他想起,三更半夜怎么会有单身女子走在路上。这么一想,立刻寒毛直竖,一身冷汗,仔细一看前面这个人,有上半身没有下半身,吓死他了,这不是幻觉,因为他走了很长的时间,决不是眼花。因为是自己看到的、亲身经历的,从此才相信佛教。过去听到那么多事,他还不以为然;这次吓得一身冷汗,才回头看看佛书,才进入佛门。他自己也说这大概是观世音菩萨示现。藉此因缘得闻佛法。

  廿八、逃出嫉妒障碍

  凡夫与圣人心量不同,凡夫嫉妒心重,见他人有成就,表面上赞叹,而心里头一肚子不高兴,显示我不如你,心里好难过。师生亦不例外,汉朝大儒郑玄,他老师马融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马融讲学,郑玄(康成)从学三年,马融全部学识均为郑玄得到,而且成就超过老师。老师心生嫉妒,表面很客气。

  马融讲学有嗜好,喜欢听歌,自己私人养有一支乐队,房子很大,用布幔隔开,一面讲学,一面听音乐。许多学生往往就布幔缝隙窥觑,而郑玄三年如一日,目不斜视。老师虽然赞叹而心中放不下。

  三年学成,康成要回家。老师率学生送他到十里长亭,摆下酒筵,叫学生每人敬他三杯酒。他一口气喝了三百杯。老师的目的要把他灌醉,派人在路上把他杀掉,不料康成酒量大,三百杯下肚,面不改色,辞别老师与同学时未失小礼节。康成知老师用意,他向人表示走某条路,而在半路从小路逃掉。果然老师所派杀手未得其便。

  廿九、李炳南老居士饮食教诫

  李炳南老居士七十多岁,看起来也不过像四十来岁的样子。九十多岁时还是耳聪目明,手脚灵活。到九十五岁,他都不需要人照顾。最后的两年,因为吃东西有毒。人家做面条来供养他,面条放的时间很久,尤其是干面条,防腐剂本来就很多,放久了就有毒。他本人知道,但是他向来有个习惯,人家做东西给他吃,他一定当著人家面吃,让做的人心里欢喜,就是这一点害了自己。那次他也是当著人家的面吃,吃完之后回来就用解药。他是高明的中医,第一次用解药,很有效的化解了。这是他老人家告诉我的。过了几个月之后,又碰到一次同样情形,没有法子,也吃!吃了之后再用解药,但是来不及了,毒散得太快,这样一病就病了三个月。

  净空法师到台中去看他,他第一句话就说:‘不要上馆子吃东西,吃东西要小心!’他就是这么中毒的,他知道,第三次是喝甘蔗水,不晓得是甘蔗坏,还是有什么毛病,毒也没能化解。所以,他是食物中毒,抵抗力衰弱。他九十七岁往生,往生的前两个星期还照常讲经。他往生前讲经只缺席两次,他走了。

  三十、何东爵士夫人往生大会

  二次大战之后香港何东爵士夫人,何世礼将军之母,全家是基督徒,惟何夫人信佛,儿女非常孝顺,家中仍有佛堂,彼此并无冲突。她的往生给香港人很大的启示。往生之日她把子女们以及家中亲眷一起请来,她说,我们一家宗教自由,但是我今天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母子一场,你们念阿弥陀佛佛号送我。这最后要求。于情于理都讲得通。她盘腿一坐,坐了不到一刻钟就走了,从此她一家人都信佛了。她平时不说话,临终表演给大家看,结果度了一家人。世间什么事都是假的,只有这一件事是真的。

  卅一、李木源居士癌症的奇迹

  新加坡李木源居士,是虔诚的佛教徒,对佛教事业非常护持,全心全力护法。我在一九八七年到新加坡和他认识了,他那时是新加坡青年弘法团的团长,邀请我到新加坡讲经,我年年都去。

  他大概在一九八九年得了癌症,医生告诉他寿命只有六个月,他照的那些X照片,大概有六、七十张,内部可以说五脏没有一处是好的,医生说六个月时间是最长的。所以他把生意交给太太,财产过户移交,连信用卡也都还银行,在居士林做义工,不拿任何报酬,做一天算一天等往生,他也不看医生,也不吃药。检查时曾经给他介绍医生,他也没去找,他说我要死了,何必要受这种折磨,所以一心一意为佛教服务。过了六个月也没有发生病痛。再又过一、两年是愈过愈好,再去检查他病全部都没有了,医生说不可思议,奇迹,他那些资料一大包,他打开来给我们看。

  这是学佛不病,他是知道自己得重病,身心世界一切放下,就专门等往生,里面的贪、嗔、痴、慢断尽了,所以医生说奇迹,我说这那里是奇迹,正常的现象,一般人会生病衰老,是因为心里有毒,我们现在讲病,最严重的病毒是贪嗔痴,佛法里讲三毒。里面有病毒,外面有名闻利养诱惑、污染,你怎么会不生病、不衰老,你怎么会不死。李木源怎么好的,头一个他晓得把自己里面病毒灭掉,心上恢复清净、真诚、慈悲,整个生理细胞重新组合、重新排列,就顺乎自然,自然就是最健康的了。

  卅二、‘看得破、放得下’做六年

  我在早年刚接触佛法时,有一个机缘认识章嘉大师,他是密宗的大德。第一次跟他老人家见面,我向他请教:‘我现在知道佛法非常殊胜,非常之好,我想能很快的入门,请大师指点我入门的方法。’问题提出之后,章嘉大师没有说话,一直看著我,看了半个小时,一句话都没有说,两个人都像入定。他看著我,我看著他,我在等他回话。半小时后,他说话了,说了一个字:‘有。’之后就不说话了。等了五分钟,然后开口给我讲了六个字:‘看得破、放得下。’第一次见面,两个小时里,眼睛对眼睛,没有话讲,这种摄受的力量非常强大,一生都不会忘记。他老人家的言语简单,简短有力量,没有一个字的废话。我接著请教:‘从那里下手呢?’差不多等了二十分钟,说了两个字:‘布施。’第一次见面,只谈这么几句话,真是一个字也没忘掉。我向他告辞,他老人家送我到门口,非常慈祥的嘱咐我,说:‘我今天教你六个字,你好好去做六年。’

  卅三、念佛三年站著往生

  民初,谛闲法师有一位徒弟,这徒弟四十多岁才出家。他的年龄跟法师差不多,他们是从小一起玩的朋友。谛闲法师家庭环境比较好一点,所以念过书。他的舅父做生意把他带出去,所以算是见过世面。他那个同学生活非常困苦,学一个‘锅漏匠’的手艺。什么叫锅漏匠?就是碗碟打破,他能把它补起来再用。他就天天挑个担子在外面叫喊,非常的辛苦。他真正体会到人生太苦了!他也知道小时候在一起玩的朋友,出了家,做了和尚,于是就找。找到谛闲法师,在庙里住了几天,就跟老法师说:‘我要出家。’法师问:‘为什么?’‘人生太苦了,我一定要出家。’老和尚说:‘你不要开玩笑啦!住几天还是去做生意吧!’为什么不让他出家呢?老和尚考虑他年岁太大了,在当时,四、五十岁就是老人,体力也衰退了,出家,五堂功课学不会,念经也念不来,这样,住在寺庙里,让人瞧不起,冷眼看待,心有多难过啊!学讲经吧!他不识字,于是,老和尚就拒绝他。结果他就硬赖著:‘我非出家不可,我不做生意了。’老和尚就说:‘这样好了,你要是真的想出家,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他说:‘这没问题,我认你做师父,你说什么我统统听,统统接受。’老和尚就说:‘这很好!我给你剃头,剃了头之后,你也不要去受戒,也不要住在寺里。受戒,五十三天你受不了。再说宁波乡下,有很多小庙,破庙,废庙没人住,就找一个小庙住下来。’老法师在附近,找几个护法、信徒每一个月给他送一点钱、送一点米,安住他的生活。又在附近找一个念佛的老太太,每天给他洗衣服,并烧中午、晚上两餐饭。然后教他一句佛号‘南无阿弥陀佛’。交代他:‘你就念这一句佛号,念累了就休息,休息好了,你就再念;一直念下去,你将来一定有好处。’这个人没有读书,但是听话、老实,他就死心塌地念这六字圣号。他真的念累了就休息,休息好了就再念。在那个庙里,三年都没有出门,一句佛号,一点也不杂,这就叫精进。这一天,他离开寺庙,到城里去看他的亲戚朋友。晚饭吃完,就跟那位烧饭的老太太说:‘明天你不用替我烧饭了。’这老太太心想:师父三年都没有出门,今天看朋友,大概明天有朋友请他吃饭,所以叫我不要给他烧饭。到了第二天中午,老太太到庙里去看看,师父有没有回来?那是个破庙,庙门都是不关的,到庙里,喊师父,没人应,就再去找一找。看见师父站在寮房里,面对著窗户,手拿著念珠。叫喊,他不回应;走到他面前,才知道,他死了!站著死的,念佛往生了。这时老太太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看见人死是站著的,于是赶紧报告那几位护法。这些护法一瞧,也不晓得怎么办,就派人到观宗寺报告谛闲法师。那时候没有车,请人去报信,来回需三天。你看他,站著往生,还要站三天,等他的师父来替他办后事。诸位要知道,三年能成功,精进啦!谛老看了之后,非常赞叹说:‘你没有白出家啦!你的成就,讲经说法的法师,名山宝刹的方丈住持,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你啦!’一句阿弥陀佛,就叫专精,不夹杂、不间断,是成功的关键。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