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生活佛法 - 正文    │ 文章推荐
 

  电视带大的孩子

雷久南博士著

  孟子如果出生在后半世纪的中国, 他可能在电视机前长大, 孟母可能因为没有立刻觉察到电视的长远负面影响, 也不会阻挡。小孟子的大脑会因为失去正常童年的游戏、玩耍、运动、听故事、牙牙学语和好奇心驱使的学习而发育不全;成年后也不会有深度的观察和思考能力, 也没有高尚道德责任感, 也不会对中国文化有特殊的贡献。如果电视早五百年在欧洲出现, 现今我们可能听不到莫札特、贝多芬和其他近代音乐家的杰作, 也见不到达文西的画和发明;如果电视早在中国出现, 李白、杜甫也不会写诗, 很多艺术精华不会见过, 也不会有中国文化。

  如果你觉得以上的假设言过其辞, 让我们看看电视普及四十多年后的美国文化、教育、道德和社会。美国学龄前的孩子平均一星期看三十小时的电视, 大人是每天四小时, 也就是除了睡觉、工作和上学之外, 电视占据最多的时间, 美国孩子在上学前已看了五千至八千小时的电视, 到高中时, 一生中, 看电视的时间已超过课堂的时间。电视对儿童、青少年和成人有什么样的影响?美国教育部报导, 七千万的青年人是功能性文盲;美国的公司发现很多高中毕业应征者不识字、不会计算或思考;一家大公司Motorola, Inc.发现全国性的应征者中, 八十%的人没有通过七年级的英文和五年级的数学;另一项报导发现, 十七岁的青年中只有七%俱足上大学科学课程的程度;美国十三岁的孩子在一项国际性的科学数学考试成绩是十二个国家中倒数第一名。

  资深的数学老师们从六十年代中开始发觉到学生们的学习能力一年不如一年, 全国性的考试成绩也年年下降;从事尖端科学研究的人士感叹后继无人;美国大学研究院学生, 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只占少数。一位教学三十多年的大学科研教授于一九六三到一九七三年间, 每年都回母校为大学生讲学, 学生的反应, 年年都没有太大的改变, 在一九七三年那年, 他突然发现学生们的理解能力明显的下降, 学校的物理教学完全改观, 学生们不再学习如何解决物理题目, 而是看大众化的电视、科学节目, 问他为何改变教学方式, 他回答说:‘学生们无法应付传统物理课程, 只好冲淡课程, 以看电视、观摩工厂为教材。’

  不少人对美国教育失败归罪于学校或家庭, 但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Carniegie学习促进基金会在一九九一年询问美国七千位幼稚园老师儿童上学的情形, 如身体状况、应付能力、情感成熟、语言的丰富、起码的知识和道德概念, 结果发现, 三十五%的儿童不俱足上幼稚园的条件, 这些孩子来自大小城市乡镇, 不同的经济、文化背景, 这些五岁的孩子们不知自己的全名, 不知自己住那儿, 不会识别颜色, 不会用铅笔, 说话有限, 注意力很短, 没有表达自己的信心, 不习惯听从指挥, 不懂轮流合用一张桌子画画……, 他们智力正常, 只是缺少生活体验。

  初生婴儿的脑子平均重三百三十公克, 是大人的四分之一, 到二岁时已成长三倍, 七岁时是成人的九十%。

  所有动物实验都发现大脑的成长与经历有密切的关系。在柏克莱大学的Marian Diamond博士以老鼠为研究对象, 住在‘丰富’环境的老鼠的大脑皮层比住在‘贫乏’环境大十一%。‘丰富’环境的老鼠住大一点笼子, 有不同的玩具和玩伴;‘贫乏’环境就是普通的小笼子。如果将另一笼老鼠放在丰富环境中, 它们只会看其他同伴玩, 但不能参与, 它们的脑部与贫乏环境一样, 柏克莱野生的老鼠经验更丰富, 大脑也最发达。

  被动性的看电视活动取代了儿童主动的参与活动, 以至于脑部缺少刺激发育, 电视本身对脑神经和所有感官有麻木作用, 与吸毒有相似之处, 因此看电视也会上瘾。看电视时, 脑波是Alpha Wave, 比平常的Beta Wave慢, 左脑尤其没有反应, 只有右脑接收画面和情感的信息, 左脑是思考判断和分析的功能, 看电视时关闭。也难怪广告利用这个弱点来推销产品, 因为它不必以理由来说明, 只要藉著生动的画面和简短的句子来吸引人, 小孩、大人都会像被催眠一样地去买。也因广告, 美国人喜欢吃高糖、高脂肪垃圾食物, 肥胖症也成为流行性疾病。电视的萤光闪动每秒五十至六十次, 超过我们神经系统所能跟上的每秒二十次, 同时因为光线是直射光, 不同于我们所熟悉的反射光, 眼睛自然停止反应, 眼球是在止静状态, 视力完全靠眼球的频动来调整焦距, 看电视造成视力衰退可想而知;不仅视力, 其他感官也休止。有报导说, 看几分钟电视, 脑电波的反应与在知觉隔绝的环境九十六小时的人一样。德国某些医院已有专门治疗被电视伤害的儿童部门, 一般父母不会想到孩子的睡眠不安、消化不好、心脏跳动不规律、情绪暴躁、疲倦、做事玩耍容易厌倦、吸毒、饮酒、硬心肠、性欲放纵、学习困难、手脚不灵活、注意力不能集中等与看电视有关, 欧美的一些父、母亲已认出这些问题所在, 开始‘戒’电视, 也许渐‘戒’, 也许一夜之间就‘戒’了, 观察家人是如何的看电视是第一步。

  史丹勒博士所创的沃道夫教学系统一向不主张孩子们看电视, 也许十四岁以后可选择性地看一些特别节目。电视大大减少儿童的想像力, 因为儿童是藉著‘假想’的游戏和听故事时的想像来促进想像力, 同时, 儿童的肢体活动促进意志力的形成, 如果缺少活动, 则到少年期会觉得生命无意义且没有目标, 做事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台湾电视普及比美国迟二十年, 因此这些明显的问题出现也会稍后, 但现在, 父母、教师已可看出电视对儿童和家庭的影响, 现在挽救还来得及。



  其他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