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经律论集 - 百法明门论讲义 - 正文   │ 文章推荐
 

  五遍行:作意、触、受、想、思

  净莲法师著述

  我们首先看,什么是五遍行呢?那五种遍行呢?就是作意、触、受、想、思,这就叫做五徧行。一念完成,必须要有这五个,这五个没有全部具足的话,这个条件没有全部具备的话,这一念,这个起心动念没有办法完成,所以我们任何一个念头里面,就有这个五遍行——作意、触、受、想、思,这一念就完成了。

  我们首先说明,它为什么叫做遍行。这个“遍”,就是周遍的意思,就说明它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够到达的,周徧。“行”,就是心行,就说明众生心之所行的状态。所以“遍行”的意思,就是说明众生的心行,能够周徧到达每一个地方,就是我们众生的这一念心,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够到达的,所以不要小看我们这一念的力量,这个念力非常可怕的,它可以通天通地,穿越时间、空间,可以穿越到过去、现在、或者是未来,十法界也是一念心就可以到达,这就是周遍。我们众生的心之所行,心所行的,是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到达的,这个就是“徧行”的意思。

  我们就想知道,它到底是周遍到达了那些地方呢?说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到达,那是那些地方呢?

  第一个,就是它能够周遍善、恶、无记三性,能够周遍善、恶、无记三性,就是我们心念可以是善、也可以是恶、也可以是无记。

  譬如说:我们现在听百法,听得很有信心,这个“信”就属于善,十一个善法,第一个就是讲“信”,所以我现在听百法,听得很有信心,这一念就是善;如果我听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不知道在讲什么,我对百法没有信心,我觉得好难喔!昨天讲“无我”,那个怎么证啊!也怀疑自己没有能力可以达到所谓“一切法无我”,没有办法真实的证得,也没办法恢复真心,也怀疑这个百法它的困难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够做到,这个就属于不善,就是“不信”,怀疑不信,这一念就是不善,就是恶法,就是恶念。

  譬如说:我们做错事情,能够生起惭愧心,这个惭心跟愧心,它是属于善的,所以这一念惭愧心是善的;可是我们做错事情,脸不红、气不喘,想来想去还是别人的错,一点惭愧心都没有,这个就属于不善法,就是无惭、无愧,它是属于中随烦恼,它是属于随烦恼的,所以这一念就是不善的。

  譬如说:我们走路,走路的本身,走路的动作没有善、还是不善,你走得胡里胡涂,那个是无记,无记的意思,就是说无所记别,没有办法把它归在善、还是恶这边,那怎么办呢?没有办法记别善还是恶,这种状况不能说它善、还是恶,我们就把它归在无记这一类,像我们很多动作,都是无记的状态之下把它完成的,只要你不清不楚,没有念念分明,走路没有念念分明,你任何一个动作没有念念分明,那个都是无记的状态,跟愚痴、无明相应的,你走路的时候,如果有在观走路的动作,观它的生灭无常,去体会无我的道理,走路走得念念分明,这个就不是无记,它就属于善法,念念分明,明记不忘,就是属于“念”,属于五别境的“念”,它是属于善的,这种情况之下是属于善的。

  所以现在讲我们的心念,可以周徧善、恶、无记三性,善性、恶性、还有无记性,我们的心念都可以周徧到达的,所以有时候善、有时候恶、有时候是无记的状态,这是我们心可以周徧到达善、恶、无记三性。

  我们这一念心,也可以周徧三界九地,整个三界六道都没问题,你可以一念到达。三界,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九地,就是把三界再分成九地,第一个是五趣杂居地,五趣杂居,五趣就是五道,大家杂居在一起,叫做五趣杂居地,就包含了我们欲界的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人道、还有欲界天这个五趣,这样算一地;我们知道色界有初禅、二禅、三禅、四禅,这个是四地,这样加起来五地了;再加上无色界的四空天,再加四,所以加起来是九地。五趣杂居地,色界四地,加上无色界的四地,一共是九地,这就说明了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个三界当中,我们一念心也是能够到达的。

  譬如说:我这一念贪起来了,当下是那一道?贪,我当下就到了饿鬼道,贪心堕饿鬼;瞋恚呢?堕地狱,所以我这一念瞋,其实就离地狱不远了;我这一念痴,就畜生,愚痴是畜生;我如果念念都是在追求色、声、香、味、触这个五欲之乐的话,我在那里啊?就欲界众生;如果我修定,修到轻安喜乐,这个时候到了那一地去了?轻安喜乐就是初禅,这一念心,当下的轻安喜乐的定境当中,它是跟色界的初禅天是相应的;如果我当下这一念的定心,是已经做到了舍念清净,我这一念当下是跟四禅天相应的;如果我的定境当中,是跟无量的虚空相应,我就到了无色界的空无边处。

  举例,这样就明白了,为什么说我们的一念心,可以穿越这个三界九地呢?这就是我们心念的力量,我们就知道,你的心念的力量是可以周徧整个三界的,不只是三界,三界就是六道,六道就是六凡法界,其实我们的心念还可以到达无漏的,这个是有漏的三界六道,六凡法界,无漏的话,我们如果心修到无漏,当下你的心是跟无漏法相应的话,这个时候就进入了四圣法界,所以我们一念心是可以周徧到达十法界的。所以不要看我们这个起心动念,这一念好像闪过就过去、闪过就过去,其实它是可以通天彻地,所以由此可知,那个神通是那里来?就是这样子来的,它可以知道天眼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尽通,都是我们心念的力量,你心念当下是跟什么相应,你就是到达那个法界去了,所以就知道一切的这些潜在的能力,是每个众生都有的,只是你有没有得定、有没有开发这样的能力而已。

  我们现在讲到这个周徧,我们的心念可以周徧整个十法界,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够到达的,这就说明了心念的力量。

  还有它能够周徧到达什么呢?就是过去、现在、未来,这个是穿越时间,刚才是可以穿越空间,十法界就是空间,我们心念也可以穿越时间,如果我现在身体虽然坐在这里,可是我的心还在想昨天圣诞节的party,那我就回到过去了,我虽然身体坐在这里,可是我的心念在想昨天的事情,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回到过去,对不对?现在当然没有问题,现在我们每个念头还是起心动念,都是念念,每一个当下都是现在;可是生起,消失了,它就是过去了;我也可以计划说还有几天假期,这几天假期我想做什么?这个计划未来,那又是可以穿越到未来,所以我可以想过去、想现在、也可以想未来,所以我这一念心可以穿越过去、现在、未来,这就是它可以穿越时间,我们的心念可以周徧到达过去、现在、未来,这个就是宿命通就是从这边来的,只要你的心可以穿越过去,你就是有宿命通了。

  它还可以周徧八个识。五徧行,这个“徧行”,就是我们的心念可以周徧八个识,这个当然没有问题。

  我们刚才说过了,它也可以周徧有漏的世间,就是六凡法界,也可以周徧无漏的出世间,就是四圣法界,所以我们一念心可以到达六凡、还有四圣,这个十法界都能够周徧到达。也是因为它能够周徧到达无漏的出世间,这个说明什么呢?我们修了半天,才可以转凡成圣,才可以证阿罗汉果或辟支佛果,或者是究竟圆满成佛,它才是可能的,因为我们心念可以周徧到达这个无漏的出世间法,所以我们的心念当下只要证到出世间法,这个无漏法的话,就进入四圣法界,能够证果、或者是开悟,这就是我们心念的力量。

  所以,我们修行修什么?就是修心。心,我们现在知道它能够周徧到达这么多的范围,所以我们的心可以修到自在作主的话,它的力量就是不可思议了。所以佛菩萨的神通变化,也都是这一念心来的,所以这一念心是落入轮回,如果你这一念心是跟有漏法相应的,你就是在六道轮回当中,就是六凡法界当中;如果这一念跟无漏法相应,就是我们刚才讲的证果,所以轮回靠这一念,修行靠这一念,证果也是靠这一念。

  这就是徧行。

  这一念心,它到底包含了那些内容呢?就是作意、触、受、想、思,五徧行,就是作意、触、受、想、思,就是我们这一念心完成了,就是有包含这五个徧行在里面,这一念完成,就可以周徧,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够到达的。

  什么是作意呢?作意是种子还在种子位,就是含藏在第八识的种子,它随时处在警戒的状态,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它马上心就趣向外境,所以为什么一有声音,我马上就听到,眼睛一睁开,就马上可以看到,我想看什么,像逛街的时候,东看西看,这个就是作意在先,你先有作意,你的心保持警觉的状态,所以你看到什么,马上你的心就往那边飞过去,这个先要有作意,如果你没有作意的话,你就是虽然在看,可是你的心不会去趣向那个外境,你的眼睛虽然是睁开,但是你的心不会跟着你的眼根,起眼识的作用,然后去看到什么东西,没有办法,如果没有作意的话,就是好像放空的状态,看不到、也听不到、也闻不到、尝不到、感触不到。

  所以我们想要起心动念,第一个一定要有作意,而且这个作意,它在种子位的时候,它含藏在第八识,它是一种跳跃式的,所以它一有风吹草动的意思就是说,一有外境,色声香味触,外在的尘境一来的话,我们的心马上可以知道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闻到什么味道,为什么这么快速?第一个就是因为有作意,所以这个种子可以马上生起现行,你就知道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所以它没有外在境界现前的时候,它是处在一种跳动的状态,这个是在种子位,就是它还在本位。可是一有境界现前的时候,那个心马上就趣向外境,跟那个外境接触,那就是第二个,作意、触,那个“触”,就是你的心趣向外境,跟外境接触。接触以后,就会生起受、想、思,然后完成这个念头。

  所以,什么是作意呢?作意,就是起心动念的开始,所以要动一个念,就是从作意开始。譬如说:我们是念佛的,那你在念佛之前,先要作意一个佛号,我现在要用功了,我是修什么法门的,你的心要开始作意。如果是数息的,要先作意一个数字,如果你是从一数到十,那个数字是怎么出来的?就是你作意在先;我是修本尊观的,那我要先作意一个本尊的形象,我等一下腿一盘,那个本尊的形象才可以被我观想出来,所以一定要先作意。

  我们刚才说徧行是能够周徧八个识,前五识的生起需要作意为缘,第六识的分别了知也需要作意为缘,第七识的恒审思量也需要作意为缘,第八识能藏、所藏、执藏,第八识的功能,也需要作意为缘。

  所以我们看表格,八识生起诸缘表,它有一个偈颂,就是“眼识九缘生,耳识惟从八,鼻舌身三七,后三五三四”,把它背起来。

表图:八识生起诸缘表

  眼识要生起作用,需要有九个因缘;“耳识惟从八”,生起耳识的功能,就是说你知道听到什么,这个必须要有八个因缘;鼻识、舌识、身识这三个要有七个缘;后三,就是第六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这后面三个,各别是五、三、四,就是第六意识要产生作用必须要有五缘,末那识需要三缘,阿赖耶识需要四缘,所以我们看这个表,就很清楚了。

  眼识要生起作用,第一个要有空间,你靠近眼睛很近、很近,你就看不到,所以它必须要有距离,你才可以看得到东西,所以它第一个缘,就是空缘,这个就是要有距离,它才能够生起眼识的作用;第二个要有明,明缘就是光明,就是光线,你在黑暗当中看不到东西,所以它必须要有光线,才可以生起眼识的作用;第三个缘是根,就是要有眼根,你眼根坏了,也看不见;还要有第四个缘,就是境,就是色尘,眼根面对色尘,所以这个境就表示色尘,眼根相对的色尘;还要有作意,所以我们刚才说五徧行第一个是作意,徧行,周徧八个识,你现在看,这八个识要生起,每个都有作意,所以八识要生起作用的话,如果没有作意为先,你没有办法,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所以作意是必要条件;接下来是第六意识,我们昨天说前五识只是照境,第六识是分别,你才知道看到了什么,所以这边第六意识就是分别了知,所以你眼识要发生作用,就是你知道看到什么呢?除了刚才讲的要有空间、还要有光线、有眼根、还要有你看的对象,就是色尘、还要有作意、还要第六意识的分别,你才知道看到了什么;还要第七识、还要第八识、还有种子,全部加在一起。

  这八个识,我们昨天介绍过,所以我们就不重复。

  耳识要生起作用,少了一个光线,耳朵听声音,不用光线,所以它没有明缘,其它都一样,耳识要听得见,一定要有一个距离,你才可以听得见,它不需要光线,其它都一样,要有耳根,还要有声尘、作意、第六、第七、第八、还有种子。

  鼻识,这两个都不用,空缘跟明缘都不用,鼻子想要闻到什么气味的话,不需要空间、也不需要光线,就是说那个香味飘过来,一直要碰到你的鼻根,要进入你的鼻根,所以它要接触到你的鼻根,所以它就没有距离,没有这个空间,一定要接触鼻根,你才可以闻得到,其它都一样。

  舌识也是,你东西一定要放到舌根里面,一定要放进嘴巴,你还没有放到嘴巴,你不可能知道它是什么味道,所以舌识的话,你要知道它是什么滋味,酸的、苦的、咸的、辣的,那你也是一定要接触到你这个舌根,才会知道,所以它不需要空间、也不需要光线,其它都一样。

  身识的话,也是一样,你一定要碰触到身体,你才能够感觉是冷、热、舒服、不舒服的感受,身体的感受才能够生起,所以身识也不需要空间、也不需要光线。

  意识,需要五缘。第六意识的分别了知,不需要空间、也不需要光明,这个根、境,就是我们昨天讲的,它是依什么?它的根是什么?依什么根?第七识的意根,所以叫做意识,所以它这个根,就是意识(根);境,就是法尘,第六意识相对的境界叫做法尘,它这边的根,就是指意根,它依的是意根;作意,一定有作意;第六意识没有,它本身是第六意识,所以是自体,第六就不用了,因为它本身就是第六识;它不需要第七识,为什么?它依的是意根,所以它不需要再第七识;第八、种子都一样。

  末那识最少,所以我们才会说第七识恒审思量的作用,它是内执有一个我,就是第八识的我爱执藏,是它所执取的,认为有一个真实的“我”存在,“我”的自体存在,这个是第七识,执八识见分为我。所以要生起第七末那识的缘,它是最少的,它只有三个,它跟外境都没有关系,你看它没有根、没有境,只有内在执有一个我,所以它跟外在的六根、六尘统统都没有关系,所以它不需要空间、也不需要光线、也没有根、境,它只有作意、还有第八识、还有种子。

  最后一个阿赖耶识,第八识的生起,也是只要四缘。根、境,这边的根、境,就是五根跟六尘,是八识的相分,八识所变现的相分,是这边的根、境的意思;它需要作意、还有种子,第八识是它的自体,所以也不需要。阿赖耶识,我们知道它是能藏、所藏、执藏,所以它不需要第七识,也不需要第六识,阿赖耶识它本身是没有分别的,所以不需要第六识。

  末那识它也没有第六识,因为末那识也不需要第六意识的分别了知,它就是内执有一个“我”这样而已,所以第七跟第八识,都不需要第六识作为它生起的缘。

  这个表,我们就知道,作意是八个识都需要的,所以我们每一个念头的生起,就没有离开这个五徧行。

  什么是作意?我们就了解了,它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它还在种子位的时候,随时保持高度的警觉状态,所以一有什么境界来的时候,它种子可以马上生起现行,它为什么能够这么快速?就是因为那个种子没有睡着,它随时保持高度的警觉状态,所以一有境界,它马上种子就可以生现行,心能够马上趣向外境。所以一个在讲它的本体的时候,还没有生起现行的时候,可是它是一种standby的,就是随时待命而发的一种状态;另外一个,就是当有六尘境界现前的时候,我们的心可以马上趣向六尘境界,譬如说一有声音,就可以立刻听到,一有味道,马上就可以闻到,为什么这么快?就是作意它的功能。

  一旦心趣向外境,就和外境接触,这个就是第二个徧行,称为“触”。触,就是接触,我们的心趣向外境,跟六尘境界接触,这个当下就是第二个徧行——触。所以我们眼识要生起作用,我们要知道看到什么,我们的眼根一定要触向色尘,跟那个色尘相触,我们的心一定要跟色尘相触,我们要听到音声,我们的心一定要趣向外境,跟这个声尘相触,色、声、香、味、触都一样。

  所以,触,就是六根缘六尘境界,我们的心、还有心所去触境的时候的一个状态,当我们的心去接触六尘境界的时候,如果我们当下不生分别,看就是看、听就是听,不生分别的话,后面就没有了,受、想、思就没有了,因为你不分别,保持现量,这个就是用功的法门,当下不去分别它,就不会起心动念,不会起心动念就不会造业,一起心动念,不是善念、就是恶念,善念跟善法相应,恶念跟恶法相应。那你说善是好吗?如果是有漏善也不怎么好,就是人天果报,还没有跳出三界轮回当中。

  所以一直保持在定境的修行人,有一种状态,就是他没有念头,现在就知道他为什么可以没有念头,他虽然有作意,他的心都是在警觉状态,他变成观照,心随时保持清明、观照,那个是作意,一种清明的状态,接下来就没有了。那个是他可能眼睛闭着在那边打坐,就是他的眼根没有跟色尘接触,所以他没有作意、触,那个触,第二个触还没有,他如果说收摄他的……都摄六根,把他的六根收摄回来,不看、不听,六根不面对六尘境界的话,他这个时候只有作意,那又如理作意,所以他心可以一直保持在定境当中,没有念头,因为我们说你要起心动念,必须要有作意、触、受、想、思这个五徧行,才能够完成一个念头,你只有作意的话,你就没有念头的,你就坐在那边没有念头,那是一种入定的状态,一种定境的状态,是这样。

  可是如果我们不是入定的话,我们一般来说,就是说你的作意,它一定是有作意的,就是你的种子一直在那边蓄势待发,所以一有六尘境界现前的时候,你的心就马上去跟六尘境界touch,就是触了,接触之后,你一分别就有后面的,一分别就有受,然后就想、思,才能够完成这一念,所以我们讲到你六根接触六尘境界,如果不分别的话,也没有后面的受、想、思,如果有的话,才会完成这一念。

  分别外境的话,就会生起种种的感受,你怎么样来认识外境呢?就要给它种种的名称跟言说,就是我看到了什么、我听到了什么,你试图把它描绘出来,那个就是名称跟言说,就是你要借着你的语言或者是文字,把它描述出来说你看到了什么、你听到了什么,这个是“想”心所的作用,就是去认识外境之后,给它种种的名称跟言说,你的心才决定要怎么做,这就是“思”心所的作用,这一念才能够完成。

  所以什么是“受”心所呢?就是当我们的心所接触外境的时候,心如果不取境的话,就不会产生任何的感受,但是一旦取境的话,就等于是领纳了三种境界,三种境相,然后就会生起三受,引发三爱。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的心接触那个六尘境界的时候,如果不生分别的话,就没有后面的受、想、思,可是你一旦取境,就是说你触境,你的心去接触六尘外境之后,你去分别它,你就等于说你领纳,领纳就是你接受了这六尘境界,你一旦接受的话,就有分成三种境相,就是所谓的顺境、或者逆境、或者不顺不逆境这三种情况。就是说你的第六意识一分别了知后,这个境界就是你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喜欢的就是顺的,不喜欢的话就是逆的,没有特别喜不喜欢,那个就是不顺不逆。

  所以分别了知后,就是你的心去取这个境界之后,就有三种境相产生,对于所谓的顺境,就是我们喜欢接受的境界现前的话,我们就会生起乐受,乐受就会产生不离爱,三受产生三爱,我们喜欢的境界,我们的心就耽着在那个上面,希望跟那个境界合,不要分离,这个叫做不离爱;可是对那个逆境,我们不喜欢那个境界,它如果现前的话,我们逃都来不及,因为它会让我们生起苦受,所以这个时候就会产生乖离爱,乖离爱就是要赶快逃离现场的那种心念会生起来,譬如你看到那个最讨厌的人,远远从对面走过来的时候,你这个时候就很想赶快转弯,就是这一念,这一念就是逆境现前了,所以你生起的是一种苦受的境界,然后想要做什么呢?产生的那个爱叫做乖离爱,所以你要赶快逃离现场;对于那个不顺不逆的,就是舍受,就是不苦不乐受,没有特别苦、或者乐受,它是属于一种舍受相应,这个时候就没有想要跟它合、或者是离的欲求,我们称为平等爱。

  所以一旦我们的心触向外境,取境之后,就会有三境,三境就产生三受,三受产生三爱,这个就是受心所,它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什么是“想”心所呢?想心所,就是当我们的心取境之后,就是你分别之后,为了要认识这个境界是什么样的状况,所以我们会给它种种的名称跟言说,这个就是想心所。也就是我们的心取了六尘境界的相,为了要认识这些境相,我们就会给它种种的名称还有言说,这样我们才知道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你可以描述,用种种的名称跟言说来说我今天看到了某某人、我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你都可以去把它描述出来,这个就是想心所的作用,就是认识外境。

  什么是“思”心所呢?思心所,就是从刚刚开始心趣向外境,这个是作意;接触外境,这是个触;领纳外境,就是你的心取境,这个是受;认识外境,这个是想;之后,你就有所决定了,你就决定要怎么样做,这个状态,我们就称为“思”。思,就是令心造作,我心决定要怎么做了,经过了刚才这样一个过程,我的心,我这一念已经完成了,我决定要怎么样,这一念的意业已经完成,然后我决定怎么说、怎么做,这就是思心所。

  所以到这一念完成,这一念是善、还是恶,就已经决定了,所以我们才会说思心所是善恶的分歧处,你这一念是要善、还是恶,作意、触、受、想、思,到思这边就完成了这个善念、或者是恶念,所以你要造善、造恶,就是这一念就可以决定了,这一念生起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这一念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我的心是这样决定,然后发诸身口,所以身、语、意三业的原动力,也是思。所以思心所不但是善恶的分歧处,也是身、语、意三业的原动力,它都是从“思”决定了。

  思,就是令心造作,我们的心已经决定要怎么做了,决定要怎么做,你的心、你的意业先决定,然后再付诸身口,去造作这个身业跟口业,所以它有不同的名称,在我们内心审查考虑,该做不该做的时候,我们叫做“审虑思”;在审查考虑之后,决定是要造善、还是要造恶的时候,我们叫做“决断思”,就是你心里面已经有决断了,一旦决定,这就是意业已经完成了,这就已经造下意业,因为你心已经决定怎么做;然后心意决定之后,就会发动身、语去造业,这个时候叫做“发动思”,是属于身业、还有口业,所以我们才会说思心所是发动三业的原动力。

  这就是五徧行,讲完了。

  五徧行,再归纳整理一下,很简单,五徧行,它可以周徧到达一切的地方,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够到达的,叫做徧行。它一共有五种:作意,就是让我们的心能够趣向外境;触,就是跟外境接触了,心趣向外境,跟境接触;接触之后,我们就领纳三种境,顺、逆、不顺不逆这三境,然后生起三受,引发三爱,这是受;取境之后,就给它种种名称和言说,为了要认识外境,所以我们就给它种种的名称跟言说,这个是想心所,你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闻到了什么味道,这个都是想心所的作用;最后决定要怎么做了,这个就是思心所,所以是造善、还是造恶,它的分水岭就是在这一念完成,就知道这一念是善、还是恶。很简单的,五徧行就是一念心要生起,一念心的造作,从意业到发动身、口,就是要具足这个五徧行。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五别境:欲、胜解、念、定、慧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