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经律论集 - 百法明门论讲义 - 不定烦恼   │ 文章推荐
 

  3. 寻(粗思惑)4. 伺(微细思惑)

  净莲法师著述

  第三个是“寻”。寻,就是寻求。像我们每天心不断不断地忙着向外寻求,寻求之后就生分别,这种对外境初步的分别,我们称为寻。这个随时都在发生的,你只要眼见色,你马上就生分别,你看到了什么,这就是寻。

  你逛街,东看看、西看看,那个是寻。听说紫水晶可以开发智慧,所以我就决定今天去找一块紫水晶放在我的床头,白天随身携带,还是买一个紫水晶的手珠、还是佛珠,随时来念,所以这个时候,我就开始去找紫水晶,这个找的过程,就叫做寻。听说哪家、哪家有卖水晶,所以我们就到哪边、哪边去找,找的过程,就是寻求,不断不断地眼睛看水晶,不断不断地生分别,这个叫做寻。所以,寻是攀缘外境,心忙着分别。

  我一旦看到了、找到了那个紫水晶,我好好地琢磨,把这一块紫水晶拿起来看,或者这一串手珠拿起来看,看这个紫水晶的色泽、它的大小、它的形状,是不是我要的那一个,这个时候就进入了下面一个,叫做“伺”。所以,伺,是伺察。一个是寻求,一个是伺察,伺察是在你心向外寻求,做了初浅的分别之后,你的心就会在这个境界上面做一番细细地审察,这个审细的分别,我们就叫做“伺”。

  所以,一个是对外境不断不断地去寻求;一个是你寻到了目标之后,停在这个目标上面,心再去仔细地审察,那个叫做伺,所以一个是向外、一个是对内,这个是寻跟伺的差别。

  它们都是属于“思”跟“慧”的一部分。“思”,什么叫思?五徧行:作意、触、受、想、思,思是什么意思?令心造作,很好!背得好!令心造作,所以,寻跟伺都有令心造做,一个是令心造作怎么样?不断不断地去找你要寻求的目标,你也是令心造作,要去找一个紫水晶,令心造作;你一旦找到一个目标,然后在上面好好地来观察,好好地来审察,这个就是伺,这个时候是令心造作。对这个紫水晶忙着分别审察,一个是令心造作,去寻求目标,紫水晶这个目标,所以寻跟伺是有差别的。它们都是属于思的一分,令心造作,只是造作的目的不一样,一个是令心造作去寻求目标;伺呢?是你寻好了这个目标之后,在这个目标上面忙着细细地分别,细细地审察,令心造作,都是令心造作。

  它也属于“慧”的一分。“慧”是什么意思啊?慧属于五别境,欲、胜解、念、定、慧,什么叫慧啊?于境拣择,叫慧。于所缘境,拣择为性,它的体性就是于境拣择,对所缘境忙着不断不断地选择,拣择,就是忙着分别的意思,拣择分别,这是属于慧。

  所以寻跟伺都有慧的一分,有思的一分,有慧的一分。寻求,是对境界忙着分别拣择,就是说你确定你要找的目标,譬如说:我们刚才说你要找的是紫水晶,你确定这个目标,然后于境拣择,对于这个目标去选择,所以这个是寻;一旦找到了你觉得还不错的,然后就在这上面再不断不断地拣择,对不对?忙着分别,细细地分别审察,这个也是于境拣择,对于所缘境怎么样?做一番选择,就是你的心分别,不断不断地分别,说这个是不是我要的?它的色泽、大小、形状是不是我要的?然后这个水晶好不好啊?更重要的是它价钱合不合理啊?

  所以,我们现在就知道了,寻跟伺,它都是属于思跟慧的一分。寻跟伺到底有什么分别呢?我们刚才其实已经讲过了,我们把它作一个结论,寻跟伺有什么差别呢?它既然都是属于思跟慧的一分。寻,我们刚才讲了,是我们的心不断地去找寻对象,对这个对象又不断地分别,这个时候的身心是不安稳的。我们刚才讲,你去逛街找水晶,这时候你的身心是不安稳的,因为你一直在找,哪边有,然后好不好,一直在找,所以这个当下身心是不安稳的;伺,它是在锁定了目标之后,对这个目标进一步的分别审察,所以身心是安稳的,因为你已经找到了这个目标,只是你在这上面继续地去琢磨它,所以这个身心,相对刚才那个寻求的过程,身心是比较安稳的,这个是第一个差别。寻,是身心不安稳的;伺,是身心比较安稳的状态。

  第二个差别,是寻对境界只作一种粗分别;伺,是心对境界慢慢地作一种细分别。所以,以粗细来讲,寻是比较粗的分别,伺是比较细的分别,因为在寻求的过程当中,你的心是比较粗的,一旦目标锁定之后,你就在上面细细地分别,所以这个时候的分别是比较细的,这是它们第二个不同的地方。

  我们以修行来作例子,大家会比较清楚,因为各位都是修很多法门的,所以举法门来说,就比较清楚寻、伺的作用。譬如说:我们在修不净观的时候,不是发、毛、爪、齿、皮吗?第一个是观头发,头发是不净的,我们要观头发是不净的,所以我们首先要寻求,对不对?寻求什么?寻求什么样的情况,那个头发最快引发我的厌恶,这个就是一种寻求的目标,你要去找,我要观想什么样的头发,我一想,我就马上那个厌恶感就生起来了,所以我找啊、找啊,就找说如果一个人三个月不洗头,头发全部都黏在一起了,又油又臭,可能还长虱子,这样够厌恶了吧,很快那个厌恶感就生起来了,这个就是寻求的过程,这是寻。引发厌恶之后,我的心就安住在这个厌恶上面,这个时候就是伺。所以,伺是伺察,伺就是停留的意思,停留在那个所缘境上面。所以,我们就知道,寻是不断地寻找,伺是在找到了之后,停留在上面,细细地推求审察。停留在上面,就是伺;细细地推求审察,就是察,这就是伺察。所谓的伺,就是伺察;寻是寻求,伺是伺察。

  再举一个例子,譬如说:我们修数息,天台止观——六妙门,第一个数息,我们一开始练习就数一数,就数丢了,对不对?赶快再把它抓回来,重新再数,数一数又在打妄想,数一数,数字又数丢了,赶快把它找回来,赶快找回来,那个找就是寻,等找回来之后,继续安住在那个数字上,这个就是伺的作用。所以我们就知道,寻呢,它是在我们数息的时候,心散乱了,数丢、或者数过头了,这时候赶快把它找回来,这个叫寻;找回来之后,很小心地把我们的心保持不让它再丢掉,那个叫做伺,这样应该很清楚了。所以,一个是向外寻求,一个是向内伺察,一个是赶快把它找回来,一个是继续安住在那个所缘境上。

  心在寻、伺之后,我们就能够给它种种的名称和言说,名称和言说,就是语言文字的意思,所以我们刚才知道寻、伺,其实是心的分别,就是粗的分别、还有细的分别,寻是我们心粗的分别,伺是心细的分别,所以我们说分别心,其实就是在讲第六意识的分别,对不对?所以我们说你要怎么样保持第六意识的现量无分别,这样保持现量无分别久了,你就能够得止,这个就是没有分别,现量。可是你第六意识一旦分别之后,它就落入比量,比量,你的心就产生分别,所以其实是第六意识在分别。譬如说:你眼睛看了什么东西之后,你马上就分别,譬如说我们刚才讲你要找那个紫水晶,你看到你要找的那个过程,你的心要分别,那是粗的分别,你的心不分别,你不知道那个是水晶、还不是水晶,对不对?也不知道它是紫水晶、还是粉红色水晶、还是白水晶,所以你的心一定要分别,你才能够去找,所以这个时候的找是粗的分别,可是找到了之后,你还要细细地分别,才知道它是不是你要的,它的品质好不好啊?这个是心比较细的分别。所以寻伺其实就是我们的分别心,只是粗还是细的差别,才有寻、伺这两个名称的差别,这个我们已经弄清楚了。

  现在要进一步讲,它其实就是我们语言文字的表达,就是要靠分别心,懂吗?像那个喜欢写文章的人,文学家,他要写诗作词,每一字都要好好地去折磨,琢磨不是折磨,其实也是蛮折磨的,每一字、每一句要这样去推敲,譬如说他要形容什么,他就有好几个字可以形容那个意思,用这个字好呢?还是那个字好呢?还要琢磨了半天,这个就是心不断不断地要分别,或者是我们想什么事情,或者考虑什么事情,一旦要做决定,很难做决定,我们就说:“这个事情好伤脑筋!”那个伤脑筋就是第六意识的分别的作用,叫做伤脑筋,它不是智慧的观察,如果你是第六意识保持现量,然后是用智慧,智慧的意思就是说你第六意识已经转成妙观察智了,这个时候你就是现量境,好像灵光一闪,那个字就出来了,这个就不会伤脑筋,懂吗?可是你用你的第六意识去分别,仔细推敲,那个就伤脑筋,因为那个是分别,那个是比量来的,所以我们如果用智慧,用现量境的智慧去过生活,我们会很轻松愉快,然后都不会生分别,对不对?因为第六意识都保持现量、无分别,也不会造业、也不会生烦恼,可是我们就是忙着六根面对六尘的时候,就忙着分别,一旦分别就有好不好、喜不喜欢,然后马上贪瞋痴就起来了,这就是因为我们的第六意识已经有寻伺的作用,已经落入比量的分别,所以才会生烦恼、造业。

  所以,这个寻伺,它就是心的分别,因为心的分别,所以你可以把它表达出来,可以藉由语言或者文字,把你心的分别之后的东西把它描述出来,譬如我们刚才说头发要引发厌恶,所以我就想头发三个月不洗,又油、又臭、又长虱子,这就是我描述那个三个月不洗头发的那个状况,所以这个都是寻伺的分别,懂吗?寻伺的作用,我们的心分别之后,我可以用语言文字把它表达出来、描述出来,所以寻伺又有另外一个意思,就是它是语言文字的意思,语言文字怎么来?心的粗细分别之后的产物,就是语言分别,所以你可以把它表达出来,这些都是可以描述的,所以寻伺的作用,另外一层就是语言文字的表达,都是寻伺的作用。所以我们就知道,寻伺是在第六意识做了粗细的分别之后,给种种不同的境界,很多的名称跟言说,这个就是寻伺的作用。

  那这说明什么呢?我们说了半天,就是要说这个寻伺只有第六意识才有,其它没有,因为寻伺是第六意识在面对境界的时候,所做的分别作用,所以前五识是现量,它没有分别,它没有寻伺的作用;第七识恒审思量,执八识见分为我,它也没有,它就内在一直执着有一个我,所以它也没有寻伺,第八识也没有寻伺,只有第六意识才有寻伺的作用。

  所以,我们修行就是靠寻伺,造业也是靠寻伺,懂吗?凡夫众生每一天面对种种的不同境界,因为起寻伺作用,生分别心,因此生烦恼、造业,修行人也是利用寻伺来修,有没有?我们刚才举了,你修不净观也好、你念佛也一样啊,念佛,佛号丢了,赶快把它找回了,然后安住在佛号上,那个就是寻伺的作用,所以所有的法门,尤其是止观,都是利用寻伺的作用来起修的,修止、修观都是用寻伺的作用,所以你善用寻伺的话,你可以成就止观,就是成就你的定力跟慧力,可是你也可以利用它生烦恼、造业,都是寻伺的作用,所以它是不定法,它可以跟善法相应、也可以跟恶法相应。它可以是打妄想,第六意识分别打妄想;它也可以是转成观照的智慧,寻伺起的作用,成就定慧力,它就变成很强的观照力,这个也是寻伺转了之后,它就变成观照。没有转之前,它就是打妄想,第六意识的分别,所以造业也靠寻伺,你要成就定慧力也是靠寻伺的作用,所以它是不定。

  寻、伺只有色界初禅,我们刚才说寻伺二禅以上就没有了,初禅叫做有寻有伺三摩地,初禅到二禅,还有一个中间禅——未到地定,初禅到二禅有一个中间禅,叫做未到地定,二禅到三禅中间也有一个中间禅,都叫做未到地定。初禅到二禅这个中间,这个中间禅,我们称为无寻有伺三摩地,它已经没有寻,但是还有伺的作用,可是到了二禅就是无寻无伺三摩地,所以我们就知道,二禅以上没有寻伺的作用了。

  像初禅,我们知道有三天,色界初禅有三天,知道吗?哪三天啊?大梵天,大梵天王就是色界的王;还有他的臣子,叫梵辅天,辅佐的大臣,等于是辅佐的大臣;还有人民、老百姓,叫做梵众天,所以色界初禅有三天,它就等于是一个国王统领一个王国,一个国家里面有国王、还有大臣、还有人民,所以初禅是有寻有伺三摩地,为什么?国王要发号司令,或者是他们之间要沟通,要制定法律,这个都需要用到语言文字,所以初禅是有寻有伺的,有寻伺的作用。

  可是到了二禅就没有了,不用语言文字,那二禅以上的天人他们怎么沟通啊?不讲话了,看一看就懂了,就放光嘛!天人都有光,他们不靠语言文字来描述他们的心情,他们就放光,没有声音啦,就是形容不同的光阶,所以那个情感又更细腻了,我们语言文字所描述的境界是非常粗浅的,我喜欢,我很喜欢,非常喜欢,喜欢到不行,再怎么形容也只有四、五种嘛,再更细腻要怎么形容?没办法形容了,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可是那个放光就不一样喔,不是只有四、五种,表达说我很喜欢,它可以到三十种不同的光阶,所以它是比较细腻的,用语言文字表达是比较粗糙的,天人用光波来互相传递讯息,那个是比较微细的。他们最主要还是靠意念,因为二禅以上就只剩下眼、耳、鼻、舌、身、意,只剩下那个意了,眼、耳、鼻、舌、身五识都不起作用了,只剩下意识,所以他们除了用光,再更上面就是连光也没有了,像无色界的话,他连色身都没有了嘛,色界天的天人,色界天还有色身,无色界天的天人连这个色身都没有了,所以他也不用放光的,他就靠意识来沟通。所以二禅以上都只剩下意识,前五识都已经不起作用了,这个以后我们在讲八识规矩颂的时候会讲到,还会再详细讲,现在只是要说明这个寻伺的作用,到二禅以上是没有了,为什么没有的原因,就是他们已经不靠这个来沟通,他们有另外沟通的方法,用光、或者是意识的沟通,意识直接沟通,不用说出来,也不用写出来。

  所以我们上一次讲到说无色界天,只剩下情的执着了,很多师兄来问我:“无色界已经没有色身了,没有这个身体存在,他怎么还会有情呢?”所以他把情当作欲了,懂吗?欲界的那个,我们不是说情、爱、欲,欲界的众生,欲望最强,他要达到欲望,要用这个欲界的色身来达到他的欲望,所以他比较着重在这个身体的执着。色界的天人就比较对这个色身没有这么执着,所以他已经远离了男女、饮食、睡眠,但是他还有对爱的执着,这个爱是广义的爱,而不是那个男女很自私的那种情爱,不是,比较广义的爱,就是像博爱,所以天主教跟基督教不是说要博爱吗?神爱世人,他那个神,就很接近我们刚才讲的那个大梵天王,神爱世人,所以他们说要爱你的兄弟、爱父母、爱兄弟,就好像神爱他的子民一样,所以他们是比较着重在那个爱,但是他是博爱,所以色界天他就是对爱的执着还没有放下。

  无色界天,他已经没有这个色身了,但是他对那个情还有很微细的执着,就是说他已经剩下意识了,我们刚才说他只剩下那个意识,然后他又在那个定当中,但是他那个微细对情的执着还没有放下,就是意识的对情的执着,因为三界六道就是执着才有的嘛,所以你对情、爱、欲的执着放下,你就出三界了,你就跳出六道轮回了,所以六道轮回是怎么形成的?就是执着才有六道轮回,对什么执着?情、爱、欲的执着,对三界不同的执着。所以这边顺便澄清一下,只是很微细意念的执着而已,他已经没有色身的存在了。

  所以,我们就知道寻伺到了二禅以后就没有了,所以,以三界来讲,它也不是都有的,也不一定都有。

  在八识中,我们刚才讲,第六意识才有。三界的话,就是二禅以上就没有寻伺了。以三性来讲,善、恶、无记三性来讲,这个寻伺也是不一定的,就是我们刚才讲了,凡夫众生六根面对六尘的时候,不断不断地分别,引发贪、瞋、痴,造作身、口、意的种种的业,这个寻伺就是不好的,因为起惑造业,就是跟恶法相应,跟烦恼相应的,所以这个时候的寻伺是不好的,是恶的;可是如果我们把它用到修行的法门上面,修止、修观,然后来成就我们的定慧力的话,这个时候寻伺就是好的,就是跟善性相应了;可是如果寻伺分别以后,和愚痴无明相应的,这个就是属于无记性。所以,我们说寻伺在善、恶、无记三性当中,它是不一定。

  这就是为什么寻伺它也是属于不定法,就是以八识来说、或三界来说、或者是三性来说,它都是不一定的。

  我们也可以用寻伺来观察一个人的根性,这个师兄适合修什么法门,然后他是属于“寻”比较强烈的,还是“伺”比较强烈的展现呢?习气展现?什么叫做寻的习气比较重的?就是我们说比较感性的人,他的个性是比较冲动的那一种,他就是反应很快的,眼睛看到什么,马上就可以锁定目标,一听到什么,耳根也很利,马上就可以下决定说他要不要、喜不喜欢,还是什么,很快的,那个就是属于“寻”习气比较强的。所以他每天六根面对六尘境界的时候,很容易冲动,而引发贪瞋痴,很快造业,这个是身心比较躁动的,所以他来修止观的话,他就比较难得定,因为他很忙,懂吗?他每天很忙,六根很忙,忙着什么?忙着去寻求目标,所以眼睛忙着看、耳朵忙着听、鼻子忙着闻、嘴巴忙着尝那个好吃不好吃,对他来讲是有很强烈的分别的,所以他是有很强的心的分别,但是它是比较粗的分别,就是寻求嘛,它是比较粗的分别,就是六根面对六境的当下,他可以马上分别喜欢、不喜欢,所以他的好恶心非常的强,也是非常冲动的一种个性,这个是属于寻求的习气比较强的。

  伺察,我们说他的心比较细的分别,对不对?所以那个伺察习气比较强的,他就会比较偏重理性,理性的思考,所以你告诉他一个讯息,他不会马上接受的,他不像那个冲动的人,他马上就喜欢、不喜欢,要、不要,他马上就可以决定,可是那个伺察的、理性思考的人,你告诉他哪一个健康食品很好,他不会马上相信,他要搜集资料,然后慢慢地研究,然后再考虑这个合不合适我的身心状况,然后怎样、怎样,就是心思比较细腻的,喜欢思考的这一类的,他是伺察的习气比较重,他也比较偏重理性,因为他不会冲动,马上去……,我就是买下多少了,有的人很冲动,对不对?他看到喜欢的,喔!我买一打,不同颜色的都给我选一双这样子,那个理性思考的,他不会那么冲动,他会慢慢地考虑,他可能还要货比三家也说不定,他看完回去还要再思考一下,那个是不是真正我需要的,所以他不会这么冲动。所以他的心经常都在细细地审察,审慎地观察,所以这样的个性的人如果来参禅的话,说不定很快开悟,对不对?因为他喜欢思惟。所谓的禅,什么叫禅呢?禅就是思惟观察,懂吗?我们翻成禅那,它就是思惟的意思,思惟修。

  我们刚才也讲寻跟伺的差别,一个是身心安稳,一个是身心不安稳,对不对?所以身心不安稳的,他要得定就很困难,那身心安稳的,他不但容易得定,而且还容易开发智慧,所以他来参禅、或者打坐、或者修一个思惟佛法,他就很快就能够开发智慧。所以,我们刚才就讲到寻伺,它有好、不好,所以你善用这个寻伺的话,你就可以成就止观、成就定慧力,这个就是好的。以这个伺察的这样的一个个性,他来修行的话,他要得止、或者开发智慧会比较快,为什么?因为他的身心是比较安稳的,平常就很稳定,所以他比较不冲动,所以他来修行是很快能够得定的。所以,我们能够善用寻伺的话,就能够成就止观、定慧。

  今天介绍这四个,就介绍到这里。我们明天介绍色法。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色法十一(能造色,所造色;有对色,无对色…)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