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孝亲网 - 地藏法门 - 正文    │文章推荐
 

  地藏菩萨本愿经导读

  黄胜常(美国)

  《地藏菩萨本愿经》在汉地佛教的传统中,向来是流传最广的经典之一,人们对它的熟悉,不下于《阿弥陀经》、《药师经》、《金刚经》。特别遇上生孩子、死人的场合,更少不了它,连不学佛的人,也逃不过它。

  作七安心

  中国人讲究孝道,受孔孟之道的影响深,可是孔老夫子又偏不肯谈“生前死后”的事,遇上了生死大事,全帮不上忙。尤其是碰到父母或近亲逝世的时候,除了“依礼”办事,似乎对生者死者的痛苦、哀恸、恐怖、迷惘,全起不了作用,只好请老道来驱鬼辟邪。但光这样搞,似乎又现出生者的自私自利,以及对死者的不敬,这时候非请和尚来“作七”不可。要“作七”,不能只作“头七”,要从头作到尾,再寒碜,也得作个“头七”和“尾七”,才算有交代。

  “作七”干什么?超度亡魂。因不知死者生前干过什么恶事,怕他死后下地狱,或变畜生、饿鬼,这一“作七”就超度了,就安心了。

  在台湾,许多平日不信佛的死者亲属也都照“作七”不误,不作,面子过不去,怕别人指责“不孝”;作了,多买个保险也不算吃亏。

  这“作七”的传统,就和《地藏菩萨本愿经》的内容大有关系。而通过“作七”的机缘,使许多平日与佛教毫不相干的人,有机会进到庙宇,并和佛教的出家人打交道。这本经的影响力真不小。

  尽管这部经在中国人之间,长期地起着如此广泛的作用,但多数与它接触过的人,都不解经义,也不想真的去了解,最多只是抓住经中几句文字,根据自己的意思去解读,聊以自慰罢了。

  算是何经

  但是对于另一部分人而言,这部经却带给他们不少的疑虑和困惑。

  这一部分人,都是曾正式学习研究过佛教经典的,还有一些爱深心思惟、关心佛门正法的护法者,如法修行的人,当然也在其中。

  他们的疑惑是什么呢?

  首先,此经不提真常、真乐、真我、真净,自不属于“涅槃经典”;又绝不提智慧觉悟,也不算是“般若经典”;也不讲六波罗蜜、四无量心及一切菩萨修行法式,当然也不能算是“方等经典”。

  本经甚至连戒定慧三学、三法印、四念处、四谛、四倒,乃至“世间皆苦”等最基本的三乘共法……佛教的基本概念,全部不提,还算得上是“佛经”吗?

  不只上述的一概不提,反而大讲鬼神之道以及人天五欲之乐,不简直是一部邪魔外道的宣传吗?

  到底是佛说还是魔说呢?

  疑惑居然是这样严重,已到了不愿提,也不敢再提的地步。为什么呢?

  只要是略通佛法的人,都知道“诽谤大乘经典”的罪过和果报,万一疑错了或判差了,就要变“一阐提”,比下阿鼻地狱还惨!

  若不疑,又怕被邪魔外道牵着鼻子走;疑了,又怕变成“一阐提”;真是伸头一刀,缩头一刀。

  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有必要好好地,重新依正法来检视这部经,揭开捂住的盖子,还它一个本来面目。

  为谁而说

  首先,我们应当搞清楚,这本经到底为谁而说?

  我以为,这部经可分为五个层次来认识,因为它是为五种不同的人说的。

  哪五种人?

  一、菩萨,二、尊贵之人,如国王、大婆罗门、大长者等,三、善男子、善女人,四、鬼神,五、作恶之人。

  这五种人从本经所觉悟到的各自不同,正是:“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维摩诘所说经·第一品》)

  为什么是为菩萨说的?

  菩萨本愿

  这要从地藏菩萨的本愿说起。根据本经文,地藏于前昔往世,曾四次发大愿度众:

  第一次,是在师子奋迅如来座下,因睹如来相好千福庄严,为欲成就佛身及佛道,才发愿度众。亦是初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第一品)

  另一次,是当小国王时,不愿成佛,而愿永度罪苦众生。(第四品)

  其它两次,都示现女人身,因母罪重当入恶趣,为救母故发度众大愿。(第一及第四品)

  是知地藏菩萨的本愿,是要度尽南阎浮提罪苦作恶众生。

  《华严经·十住品》说到菩萨最初发心的动因时,提到:“此菩萨见佛世尊形貌端严,色相圆满,人所乐见,难可值遇,有大威力,……或见众生受诸剧苦,……发菩提心,求一切智。”地藏初发心愿,与此情节完全相符。

  由地藏菩萨的故事,也可看出,若值佛世,易因见佛相好而先发无上菩提心,再发度众大乘愿;不值佛世时,则多数人会因“见众生受诸剧苦”,而先发大乘愿,再发无上菩提心。

  这是因为末世众生福薄善浅,恶业罪行深重,其果报自然是“受诸剧苦”。

  本经上也两次提到:“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第六及第七品)

  在本经第九品中,佛陀把度后世罪苦恶业众生的责任,交给地藏时说:“吾即涅槃,使汝早毕是愿,吾亦无忧现在未来一切众生。”

  地藏菩萨也再三向佛陀保证:“唯愿世尊不以后世罪业众生为虑。”(第二及第十二品)

  依根而度

  这一下,本经的宗趣要旨就突显出来了。

  原来这部经,是以度化释尊示灭以后的南阎浮提众生为目的,而示导菩萨当行何等方便的经典。

  既是教导菩萨的经典,当然是为菩萨说的,当然算得上是大乘经典了。所以,这部经应列入大乘方等经典。

  那为什么又是为其他四种人说的呢?

  既然选定了佛陀示灭后南阎浮提众生为度化对象,就先得“分别一切众生根”。《维摩诘所说经·第三品》中说:“当了众生根有利钝,……我观小乘智慧微浅,犹如盲人,不能分别一切众生根之利钝……我念声闻不观人根,不应说法。”

  此土众生根,大致可分四种:最上根者为大福报者,如国王、大婆罗门、大长者、大鬼王等;其次为善男子、善女人,这在末世不易找到,而且愈来愈少;再其次为一般鬼神;最下根者,就是恶业罪苦深重者。

  虽说广分为四,但因同值此时此地,他们都还有一些共同的特性:

  首先,就是前面提过的“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

  第二,“脱获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恶缘,念念增益。”(第七品)

  第三,“然诸众生,获脱罪报,未久之间,又堕恶道……其性刚强,难调难伏……自是阎浮提众生,结恶习重,旋出旋入……使令解脱,生人天中,旋又再入。若业结重,永处地狱,无解脱时。”(第八品)这样看来,即使是善男子、善女人得生人天也不保险,光这“旋出旋入”四个字就够吓人了。

  这样看来,在这五浊恶世、末法时期,多数此土众生,在起跑点上是很吃亏的,根本谈不上发菩提心及大乘愿,就连发小乘愿了脱生死、修须陀洹果的福报资粮都不具足。

  因此,本经既不谈发无上菩提心,修无上佛道,甚至也不提厌离三界火宅、生死苦海的最低要求。

  地藏方便法门

  本经的重点,只是提出一个慈悲善巧的“地藏方便法门”。

  这个法门就是一方面详尽描述地狱恶趣中,种种残酷、悲惨、苦痛,令作恶众生大起怖畏之心,以思急速止恶出离;另一方面,又大讲人天种种胜妙之乐,以诱导之,令其奔向光明,开始动心起念,要求行善。

  这和我平日所说的一样:载重爬坡上山的列车,光靠一节车头拉,是上不去的,得至少两节车头,一个在上面拉……向往奔向光明;一个在后面推……怖畏出离黑暗。

  说到此,有些研究佛法的朋友可能会问:就算地狱之苦不虚,但人天受乐本是外道所求,在佛法中把升天列为“八难”(八种灾难……地狱难、畜生难、饿鬼难、盲聋喑哑难、世智辩聪难、边远地难、长寿天难、值佛前佛后难)之一,这样讲,如法吗?

  不用担心,保证如法!

  如来示现解脱心路,于太子未出家时,未提一切解脱之道,即以“出四门”(见生老病死等苦及出家乐)因缘而兴叹曰:“云何众生不知怖畏?”

  可见,“知怖畏”是解脱最原始的动力。

  至于“升天受乐”一节,《大乘大般涅槃经·婴儿行品》中说:“若有众生,欲造众恶,如来为说三十三天常乐我净,端正自恣,于妙宫殿受五欲乐,六根所对,无非是乐。众生闻有如是乐故,止不为恶,勤作三十三天善业。实是生死,无常、无乐、无我、无净,为度众生,方便说言常乐我净。”

  岂止“升天之乐”,就算声闻、缘觉二乘之法,也只不过是“方便法门”而已。同经同品又说:“若有众生厌生死时,如来则为说于二乘。然实无有二乘之实。以二乘故,知生死过,见涅槃乐。”

  这个道理在《妙法莲华经》的第二、三、四、五品中讲得更详细清楚,此处就不再赘述。

  其实,就连大乘菩萨道的度众,也还是“方便法门”而已。《金刚经》说,先要发愿灭度一切众生,等“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以后,才见到“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佛陀这么作,难道不算欺诓、妄语吗?

  不算。为什么呢?

  次第接引 勿堕恶道

  譬如在楼上楼下之间搭盖楼梯,为的是让人方便上楼,虽然每一阶楼梯,连最后一阶在内,都不是楼上,但没有楼梯,谁也别想上楼。

  这楼梯好比修行的次第,腿力强的,少盖几阶也上得去;腿脚有问题的,就得多搭许多阶。阶数多了的楼梯,就非得打拐弯不行了。

  佛陀悉知一切众生心行障碍,又悉知一切归途次第,为下劣众生搭盖的楼梯台阶,不能不多几阶,因此,有时会转折几次,否则谁也爬不上来。

  这一些方便设施,只为让众生速登“一真地”……唯一真实境地(觉悟最高真理)。故无颠倒虚妄,亦无欺诓错谬,唯属真实慈悲!

  对于世间豪贵者,如国王等,本已具初地或地前菩萨位,则要求他们:一、于“最贫贱辈,及不完具者”,“具大慈悲,下心含笑,亲手遍布施”;二、恭敬供养三宝及佛像塔庙;三、所受福德用以“布施福利,回向法界”;四、劝人同事;五、以大慈心布施福利老病产妇;最后发回向心,成佛道。(第十品)

  对于善男子善女人,本经除了诱之以人天福报,更惧之以福尽还堕、旋出旋入,以为警惕,再要求他们造像建塔,广宣地藏菩萨功德,以增善根,以度恶人。最后要求依经修行,“毕竟出离苦海,证涅槃乐。”(第十一品)另外在第十二品中,也要求善男子善女人要:“渐修无上,勿令退失。”

  对于鬼神,由于阎罗天子及诸鬼王,早已列入菩萨之阶位,本经中只向他们解释,为何以地藏之大愿力及大威神力,至今犹未能灭度恶业众生。其理由即是前所提及:“结恶习重,旋出旋入,劳斯菩萨久经劫数,而作度脱。”(第八品)

  佛陀对一切菩萨于度众时的第一条要求就是:“无令是诸众生堕恶趣中。”(本经第十三品),这个观点在《华严经》也再三强调。

  如《华严经·净行品》中说:“当愿众生永得舍离三恶道苦。”

  同经《世主妙严品》中道:“得令一切众生,离恶道解脱门。”

  同经《十回向品》有:“不令众生堕于地狱。”

  可见本经的基本精神和大乘菩萨道“自觉觉人、自度度他”的道理,是完全一致的。

  至于一般鬼神,则敕教他们听命于天王鬼王,对各种众生各依其善恶之业,或护或伤,或佑或惩。

  心外并无一法可得,若论究竟,鬼神不外是我们“虚妄心”的外现(对外投影)而已,故《法宝坛经·第三品》云:“虚妄是鬼神”。因此可见,此经的深意,是在虚妄心未曾彻底降伏之前,亦可利用众生的虚妄,来护持善根,诃责恶念罪行。这对大乘修行人而言,又是一个“自觉觉人、自度度他”的方便法门。

  对于作恶之人,其罪业果报必下恶趣,乃至无间,若能一时观佛相好,即使观佛泥塑木雕之像,或临命终前,因大怖畏而念佛名号,乃至闻本经一偈一句,皆有息止恶念、回一念善之助力,由此重罪转轻。何以故?《法宝坛经·第六品》上说:“自性起一念善,得恒沙恶尽。……思量善事化为天堂。”

  由于作恶之人,尽是福薄善浅之辈,此一辈人以浅薄故,必定心量狭劣,以狭劣故,总在逼迫无暇之中。

  逼迫无暇者,哪有心思去看长远的因缘果报,更不可能发什么菩提大愿。除了随顺其伤毁心、猜疑心,为说地狱之苦来使他们怖畏,而思舍离黑暗罪恶,另外只能以眼前可见的光明,即使是泥塑木雕的偶像以及有字无义的佛号或经句,也能帮助他们在危急逼迫中,松开油门,紧踩刹车,调转奔向地狱的车头。

  境由心生

  依佛法“自心本自具足万法”的观点,地狱是众生心中本有之法,业缘成熟时便被调发出来,因此它是自心邪恶的对外投影(外现、外化)。故知天堂地狱皆是“业感所成所化”。第三品中,地藏菩萨为摩耶夫人介绍有关“无间地狱”的情况时说:“一人亦满,多人亦满,故称无间”。

  我们的心不正是这样吗?只关心系念个人私事(己身及己身所需),就能尘劳不已,把这颗心搞到一点容人的空间也没有。只要把个人自私的小算盘多打打,愈打愈细,就会很容易出现这种“一人亦满”的现象。反之,心量大事,不行小道,多关心众生,如是把三世十法界承担起来的,也仍旧是这颗心,叫做“多人亦满。”

  是知,这不只是无间地狱独有的现象,心地光明时,天上人间也都一样“一人亦满,多人亦满。”

  同经同品中形容这个无间地狱时,又说:“在大铁围山之内,其大地狱,有一十八所。次有五百名号各别,次有千百名字亦别。”是知,这个“大铁围山”,就是我们这颗刚强难化的心,“一十八所”指的是“十八界”……六识、六根、六尘。须知一切“客观世界”的出现,都只不过是众生心中十八界互动的结果而已。

  当我们的心变得黑暗邪恶,它就是“大铁围山”,“十八界”就成了一十八所“大地狱”,又依各别众生的业感不同,而形成了百千不同的地狱景象。

  如果我们能接受这样一个前提:自心能造善,也能造恶;自心能受乐,也能受苦。思量善事,化为天堂;思量恶事,化为地狱。自性起一念善,得恒沙恶尽;自性起一念恶,灭累劫善因。

  那么这部经文有许多地方,乍听起来似乎很难相信,甚至迹近“迷信”的说法,都有了智慧的解读。

  出离地狱

  前面说了,我们以黑暗邪恶的“地狱心”,造作诸罪行恶业,就会出现地狱。反之,我们也有光明、善良、智慧、慈悲的“地藏心”,以此心造作善业,就会出现天堂。

  所以经上说一呼地藏名号,或见其形像就会得救。

  我们的放逸心,令我们耽湎沉醉在某一境界中,完全不知有“厌舍出离”的可能性存在。这在佛法中又叫做“有所住心”或执著。

  此心若耽湎沉迷于地狱境界,亦会失念于“厌舍出离”的可能,这就是地狱难出的奥秘。

  一呼地藏菩萨名号,就把我们本有的“地藏心”给呼唤出来,地藏心,就是那个厌离地狱、奔往光明的力量。

  一见地藏菩萨的形像,就能提醒我们还有另一个选择的存在,并不是非呆在黑暗中不可。

  这就是为什么,诸佛菩萨的名号及形像,有如是神通法力的原因。其实“神通”即是心通,心若不通,万法不通。

  上述有关“自他不二,内外一如”的道理,实在是佛教中甚深难信难解之法。要想于此能生实信,恐怕非得开启一些般若智慧不行。

  尽管如此,作为佛子,我们还是要坚持于相离相,以智慧心与本经经义相应。在这里,佛陀为我们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叫做“依义不依语”(见《涅槃经》及《维摩诘所说经》)。

  若不能通达这一番道理,则不能以慈悲心、智慧心与此经文相应。若不正确相应,被人骂一句:“搞迷信、搞偶像崇拜”,也不冤。

  谁来接引?

  顺着这些道理,本经还有些很现实的提醒,如临终的人,往往见到死去的祖宗父母亲友前来接引,千万别跟着他们走,为什么呢?

  因为“有千百恶道鬼神或变作父母乃至诸眷属,引接亡人,令堕恶道。”(第八品)

  为什么呢?

  因为不只这些亲友眷属是恶道鬼神的化身,而这些恶道鬼神,却又正是我们自己欺误覆藏心的化身,和无惭无愧心的化身。

  想想,当我们面对死亡时,是带着百劫千生乃至今世的恶业去转世,竟无有一法可以消业除障,见到的应是自己一步踏入无边黑暗才对,怎么竟会见到死去的亲友接引自己“回老家”呢?分明是对自己的恶业罪行无惭无愧,还想进一步去欺误覆藏,这岂不正是把临终的自己,更加速推入恶鬼的怀抱?

  庆生吊死

  另一则很现实的劝告是,庆生吊死时,不要杀生取鲜,大酒大肉。为什么呢?

  因“有无数恶鬼及魍魉精魅,欲食腥血”,前来加害。(第八品)

  其实,这些恶鬼及魍魉精魅,也不外是我们的放逸心、贪婪心、冷漠心的化身(对外投影)而已。

  于庆生吊死之际,须知“生死事大,无常迅速”。正宜深自庄严警惕,岂能容得半点冷漠、贪婪与放逸?

  总之,这部经对末法时期的众生,特别是未曾亲近三宝的众生,或只办过形式皈依而不识正法的人,在处理生死大事,有较强的针对性。

  更重要的是,对那些在末法时期,发了无上菩提心追求真理,发了大乘愿荷担众生的佛子,本经提供了不可忽视的方便法门。

  于庆生吊死之际,将这部经,向当事人或当事人眷属亲友,读诵宣讲,或带领当事人及眷属亲友,读诵思惟此经,自有无量方便善巧惠利。

  或许有人要问,为已死的人读诵宣讲此经,乃至为死人布施供养佛僧,真的会有那么大的功德法力吗?

  经上分明言道:“命终之后,眷属大小为造福利,一切圣事七分之中,而乃获一。六分功德生者自利。”(第七品)

  生者因读诵此经,怖畏黑暗,向往光明,与地藏菩萨功德结缘,再加上布施供养,心向由恶转善,自获多利,又以其心向转故,停止与死者在众生缘、饿鬼爱上的恶性纠缠互动。死者既失恶性互动对象之相应力及反作为,其恶顿减,又受到生者善良光明之感染,或起攀缘,若能起一念善,则不断增长自心光明,终令恒沙恶尽,故能得“七分之一”的惠利。

  如何领受

  虽然此经有如是方便惠利,但对待此经必须小心,一定要以诚直心、智慧心、慈悲心与之相应。

  若以谄曲心、邪迷心与本经相应,则必造大恶业,果报无数!

  这部经历来流传最广,但以错误对待故,各受其殃。

  由于错误对待这部经:(一)助长民间迷信。(二)使汉地佛教几乎沦丧成为“葬仪的宗教”(星云法师语),制造了大量贪著利养的凡愚僧。(三)正好为外道所趁。凡夫不识因果,而好问凶吉,外道好妄说祸福,特别喜欢利用这部经,以本经所述地狱之苦,吓唬老百姓,复诱之以人天五欲之乐,并借此大肆邪说因缘果报,以图名闻利养。

  因此,一切大乘人欲以此经度人,必须小心正确对待此经。应先发愿,以此经为众生先方便开启佛缘,先令其免堕地狱,再一直导引提升,直至令彼发无上菩提心,出于生死苦海,入于究竟安隐快乐之地,并以此功德回向法界一切有情,此愿方休。

  不然,纵使善心以此经度众,尚难与迷信、外道及名闻利养划清界限。

  菩萨慈悲智慧功德

  最后,我们要了解,地藏菩萨是已登佛位……能作佛而不作的大菩萨,他又对此时此地……娑婆世界、南阎浮提、五浊恶世、末法时期的我们,负有特别的使命,本经只是他开示的方便法门,至于他的慈悲智慧的示现,则远远不是此经所能涵盖详尽的。

  其它有关示现地藏的经典必定很多,就以翻译成汉文并被保留至今的还有九部之多,都列入大藏经中。我们要想更深广地认识地藏菩萨,就应参研这些经典。

  有关示现地藏慈悲、智慧、功德最重要的经典,是玄奘大师所翻译的《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此经以弘扬大乘戒定慧三学及菩萨法式为主要内容,其中有关禅定部分……“修定业轮”,有特别全面而精细微妙的开示,一切大乘修行人不可轻易错过。



  有关“地藏菩萨本愿经导读”的其他文章
· 传地藏法门
· 地藏法门方法与方便
· 地藏菩萨法门及圣德
· 返回地藏法门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