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 - 正文   │ 文章推荐
 

  五十阴魔之想阴十魔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地。受阴尽者。虽未漏尽。心离其形。如鸟出笼。已能成就。从是凡身。上历菩萨。六十圣位。得意生身。随往无碍。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地’:修这个定力,‘受阴尽者’.受阴已经尽了。‘虽未漏尽’:虽然没得漏尽通,可是他已经有了神通了。‘心离其形’:他的真心可以离开身体,就好像什么呢?‘如鸟出笼’:我们人在受阴没有尽以前,都不能出去这个身体,这就好像那个雀鸟圈在笼子里一样的。现在这个修三摩地的人,如鸟出笼,‘已能成就’:也就能成就他的神通了。

  ‘从是凡身,上历菩萨六十圣位’:从这个凡夫的身上,就可以成了菩萨,得到菩萨这六十种的圣位。‘得意生身’:这个叫什么呢?叫意生身。这个意生身,要作意才可以有这种的神通。

  ‘随往无碍’:想要到什么地方去,就可以到什么地方去。这六十圣位是什么呢?就是本经前边所讲的五十五个菩萨的位置;还再加上三渐次,三渐次是三个位置;再加上干慧地,干慧地也是一个位置,这是四个;再加上妙觉,那么这是六十个圣位。

  譬如有人。熟寐寱言。是人虽则。无别所知。其言已成。音韵伦次。令不寐者。咸悟其语。此则名为。想阴区宇。

  ‘譬如有人熟寐寱言’:这有一个比方,这想阴的范围,它这一种领域,譬如有这么一个人说梦话,他睡著了,就讲他所想要说的话。‘是人虽则无别所知’:他说梦话,他自己是不知道的,‘其言已成音韵伦次’:可是他所说的这个梦话,已经成了一种语言了。他的声音和韵调,排列得也很有次序的,说什么话也是很有次第的,但是他自己不知道。‘令不寐者咸悟其语’:使令这一些个没有睡著的人,都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譬如他说:‘我今天想要有豆腐吃,我到豆腐店里去买了十块豆腐,回来我就把它炒一炒,然后就吃了。’他这么一讲,他自己不知道他说这个话,旁人——那个醒的人——都知道:‘喔!他今天吃过豆腐。’就都知道他是怎么一回事了,这叫咸悟其语。为什么他说这个话呢?就因为他吃东西还没有忘,就想著、想著、想著,睡著了作梦的时候,都要说出来。

  ‘此则名为想阴区宇’:这个想阴区宇就好像这个样子似的,但并不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要误会这个想阴就是说梦话,那又错了,这是个比方。

  若动念尽。浮想消除。于觉明心。如去尘垢。一伦生死。首尾圆照。名想阴尽。是人则能超烦恼浊。观其所由。融通妄想。以为其本。

  ‘若动念尽,浮想消除’:这个动念,是动哪一个念呢?这是六识里边微细的念头。这个微细念头尽了,所以浮想消除了。第六识的微细念头,微细微细的那个相,叫动念。那种动念没有了,所以这个浮想,也就消除了。‘于觉明心,如去尘垢’:这个觉明心,就是第八识那个心。第八识的心,就好像去尘垢一样。

  ‘一伦生死’:众生不有十二类吗?十二种的众生由卵生轮到非无想的众生那儿,这十二类轮一周,叫一伦。一伦生死,‘首尾圆照’:就是哪一类众生的前因后果,他都知道了,‘名想阴尽’:这时候这个人就得到宿命通,所以他知道这一切众生前因后果的事情,他都照了无疑。‘是人则能超烦恼浊’:这个人在这个时候就超越烦恼浊。

  ‘观其所由’:观看他所行所作的这个原由,‘融通妄想’:这时候妄想也融通了,‘以为其本’:以做为他的这个根本。

  阿难。彼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圆明。锐其精思。贪求善巧。

  ‘阿难,彼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邪虑不能侵犯。【注九】【注一○】

  ‘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圆明’:在圆满的这种定的境界,发明三摩地这个定力里头,心里又生出一种爱心,爱这个圆明的境界。‘锐其精思’:锐,就向前追究精思,精思就是这个圆明。‘贪求善巧’:贪求善巧方便这种的方法,想用善巧方便来教化众生,所以他生出这一种贪心。【注一一】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

  ‘尔时天魔’:在这个时候,六欲天的天魔,‘候得其便’:一看这个人的定力已经将要成功了,所以就想方法等著他,找他毛病,候著他有这个便。这‘便’,就是他有漏洞的时候。什么叫漏洞呢?就是他在修道时,定力不坚固,偶尔或者就生出一种其他的什么妄念。一生出妄念,就有漏洞,这个定力就不坚固了,所以天魔就候得其便。【注一二】

  ‘飞精附人’:什么叫飞精附人呢?飞,就是飞檄。飞檄的意思,就是天魔命令他的眷属,说:‘你到那个地方去,去把这个人的定力给破坏了!’在色阴和受阴没尽的时候,这个邪魔可以入到这个人的身上,来迷惑这个人;在受阴和色阴都尽了,没有了,到这想阴的时候,这个魔就不能入修道人的体里边来了,他就要另外找一个人,附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来给你说法。【注一三】【注一四】

  ‘口说经法’:他口里也说这个经典,说这个法,可是他这种法都是一种邪法,所以要认识它。

  其人不觉。是其魔著。自言谓得。无上涅槃。来彼求巧。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其形斯须。或作比丘。令彼人见。或为帝释。或为妇女。或比丘尼。或寝暗室。身有光明。

  ‘其人不觉是其魔著’:你看这个魔的境界多厉害啊!这个被魔附的人,自己也不觉得,也不知道有魔在帮助他,附到他身上了。‘自言谓得无上涅槃’:他自己怎么样说呢?他说自己已经得到涅槃这种的道理、这种的妙果了。【注一五】

  ‘来彼求巧善男子处’:他来到想要求善巧的这个修道人的地方。‘敷座说法’:敷座,就是设备好了一个座位。说法,来给这个求善巧的男子说法。

  ‘其形斯须或作比丘’:斯须,就是很短的时间。他这个身形,在斯须间或者现一个比丘的相,‘令彼人见’:令这个求善巧的人看见;‘或为帝释’:或者变一个天帝释的身;‘或为妇女’:或者变成妇女身;‘或比丘尼’:或比丘尼的形相。那么这个求善巧的人,一看他这么样变化,‘喔!这大约是观世音菩萨来了!’谁不知道这原来还是个魔。所以,你见到什么境界,不要跟著这个境界跑。

  ‘或寝暗室’:或者睡到一个黑的房子里边。‘身有光明’:他的身就现出光明,这你若不明白佛法的人,一看就:‘哦!这个人身上放光啊,这一定不是佛就是菩萨了!哦,或者是阿罗汉了!’谁不知啊,这是魔王来现的神通。魔王附的这个人,来故意诱惑你这修道人,令你生出来一种邪知邪见。

  所以你一般人不真正明白佛法,无论见到什么,你也不要随著它转,不要跟著它跑去,不要被这个境界转。要怎么样子呢?要见有若无。见到境界就和没有见到境界一个样,也不要生欢喜心,也不要生讨厌的心。

  你见到魔,若生这欢喜心,你这也是随著魔境界转了;你若生一种讨厌的心,你这也是随魔境界转了。怎么样呢?就是保持你的中道,也不欢喜,也不讨厌,见如不见,闻如不闻,也不要说:‘喔!这是好的境界,我想再看一看。’不要有这个心,你如果有这种念头,这就是错了。【注一六】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信其教化。摇荡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是人愚迷’:这个人,哪个人呢?就是修定力这个人,他在这个时候很愚迷的,‘惑为菩萨’:他一看:‘哦!这个人又能变比丘相,又能变帝释相,又能变妇女相,又能变比丘尼相,这种忽然变这个相,忽然变那个相,一定是个菩萨了。

  ‘信其教化’:于是乎,就深信他的教化。‘摇荡其心’:把他的心就摇荡动了。

  ‘破佛律仪’:你观察这个修道的人哪,观察什么地方呢?就观察他守不守佛的戒律。他若不守佛的戒律,这一定是魔;他若守佛的戒律,特别精严,特别地守著这个戒律不犯,这个就是真的佛教徒。如果他又说是佛教徒,又说是长老,又说是什么什么,却‘潜行贪欲’:偷偷地行贪欲。这个贪欲也就是淫欲,偷偷地行淫欲,不叫人知道。

  口中好言。灾祥变异。或言如来。某处出世。或言劫火。或说刀兵。恐怖于人。令其家资。无故耗散。

  ‘口中好言’:邪魔附身的这个人,他欢喜说什么呢?说什么‘灾祥变异’:灾,就是不吉祥的事情,就是凶事。说什么地方有灾难了,又什么地方有吉祥的事情了,又什么地方有一种非常的事情、变异的事情。变异就不是常常有的。

  ‘或言如来某处出世’:或者他说:‘喔!你知道吗?现在某一个佛在什么地方出世了,来到世间了。’

  ‘或言劫火’:或者说:这个三灾八难就来了。水灾、火灾、风灾,或者这个劫就要坏了。

  ‘或说刀兵’:或者说:‘哦!这个地方就要打仗了,小心一点。苏联或者和某一个国家就来开战了。’

  ‘恐怖于人’:就尽讲这一些个耸人听闻的事情,尽吓人,令人听了:‘哦!这不得了啰!就要打仗了!不知道我生命会不会有呢?’就生一种恐惧心。

  ‘令其家资,无故耗散’:或者说:‘现在都要打仗了,你快拿出一点钱,我可以保著你这个命;如果你不给我多少多少钱哪,你的命就会没有了!’尽讲这些个欺骗人的事情。

  你要是想认识,是真的、是假的?是不是菩萨,还是魔?你就可以在这个地方来看。第一,看看他有没有淫欲心;第二,看他有没有贪欲心。这个贪是贪财,他若又贪财又骗色,这个就不是真的了。

  怎么贪财?好像他就说:‘哦!现在大劫就临头了,这个世界就没有了,原子弹就要在什么地方爆炸了,氢气弹又要在什么地方发生了。’就讲这些个令人恐怖的事情,完了怎么样子呢?结果他的目的就是要你给他钱。你要知道,他若是有这种的情形,他就是放光动地,有什么特异情形,你也可以不相信他,因为他有贪心。若没有贪心,这就是真的;有贪心,就是假的。我现在告诉你们这一个最实际的测验办法。【注一七】

  此名怪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此名怪鬼’:这种的鬼叫什么鬼呢?就叫怪鬼,奇奇怪怪的这种鬼,‘年老成魔’:时间久了,他就变成魔了。‘恼乱是人’:他来扰乱这个修道的人。

  ‘厌足心生’:时间久了,他这个把戏玩得也讨厌了,也够了,这够了怎么样?就讨厌心生出来了,‘去彼人体’:就走了,不附著那个人了,走了。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这个弟子和师父俱遭王难,都被国家捉去了,说他妖言惑众,然后或者就杀头,或者做什么。【注一八】【注一九】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你应该先觉悟,不入这种魔王的轮回里头。‘迷惑不知,堕无间狱’:如果你要是迷昧而不明白,将来就会堕无间地狱的。

  阿难。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游荡。飞其精思。贪求经历。

  ‘阿难’,‘又善男子’:这个修定的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游荡’:他的心又打出一种妄想来,打什么妄想呢?心里想要游荡。游荡就是出玄入牝了,这个神出去了,各处去跑。‘飞其精思’:就是他这个灵魂,飞到旁的地方,‘贪求经历’:他到处都要去看看,到处都要去玩一玩,这是贪求经历。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

  ‘尔时天魔’:当尔之时,这个天上的魔王,他又生了一种妒忌了,‘候得其便’:于是乎他就等著等著,等这个修道人有了漏洞,他就有机会。‘飞精附人’:他又派他的眷属,去附到其他一个人的身上,‘口说经法’,来恼乱这个修道的人。因为什么来恼乱他呢?这个修道人怎么会有魔来呢?就因为他贪求经历,想要游荡。他一动这个游荡的念头,魔王就有了机会,可以扰乱他来了;如果他没有这种的心,就不会有这种魔的。

  其人亦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游。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自形无变。其听法者。忽自见身坐宝莲华。全体化成。紫金光聚。一众听人。各各如是。得未曾有。

  ‘其人亦不觉知魔著’:魔附到身上的这个人,他自己也不觉也不知。‘亦言自得无上涅槃’:也说他自己得到涅槃的妙果了。‘来彼求游善男子处’:来到这个心里打妄想,想出玄入牝,到处去求游荡的这个人的地方,‘敷座说法’:安敷上座位,来说法。

  ‘自形无变’:前边那个,是他自己的形,又变比丘,又变帝释,又变妇女,又变比丘尼,又变等等的;这一个,他自己的身不变,所以这魔有种种的魔。你不要以为有了境界,就是好的事情了。有境界,你若不认识,这就著魔了。自形无变,说法这个人,他不变,‘其听法者’:可是听法的这些个人,‘忽自见身坐宝莲华’:忽然每一个人见自己的身,哦!坐在莲华上,‘全体化成紫金光聚’:每一个人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变成紫金光聚,紫金光色这样子。

  ‘一众听人,各各如是,得未曾有’:所有听法的每一个人都这样子。啊!认为很出奇了,很少有啰!从来也没见过,以为这是好的境界,其实是魔的境界。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淫逸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这不是指这一个人,而是这一班听法的人,太愚痴了,心生疑惑,认为:‘哦!这是真菩萨了,他能教我坐宝莲华,变成紫金光色。’你自己想一想,你坐著宝莲华,变紫金光色,是不是真的呢?这根本是假的,你是一个凡夫,怎么会有这样境界呢?这如果不是魔王来愚弄你,那么菩萨做什么要现这种境界呢?他贪图你什么?

  ‘淫逸其心’:于是乎这一班听法人的心,就都摇动了,生出一种淫逸的心来。‘破佛律仪’:于是乎也就不守佛的戒律了。

  你们要记得,受戒之后,不要信这种迷信的境界,这个说法的人,无论有什么大神通,你要观察他。要是有贪心,到处敛财,或者有淫欲心,那就不是真的,就是假的;他若没有淫欲心,没有这种贪心,对你没有什么企图,那就是真的。他破佛律仪,这就是假的。‘潜行贪欲’:也偷偷地尽行淫欲。

  口中好言诸佛应世。某处某人。当是某佛化身来此。某人即是某菩萨等。来化人间。其人见故。心生渴仰。邪见密兴。种智消灭。

  ‘口中好言诸佛应世’:邪魔帮助的这个人,欢喜说什么呢?他就欢喜历游一切,用这个历游,谈玄说妙,说得不知几玄妙。说什么呢?他说:喔!现在诸佛都到世间来了,都来救人来了!‘某处某人,当是某佛化身来此’:在什么地方,哪一个人当是哪一个佛来的。他的变化身来到这个地方,救一切众生来了。‘某人即是某菩萨等’:或者某一个人,就是什么菩萨。

  好像吉利(Gary)他不是说:沙摩楼撒的弟子就说沙摩楼撒是菩萨——菩提萨埵,是不是啊?这岂有此理!你菩提萨埵?什么菩提萨埵?鬼菩提萨埵!这真是骗人!菩提萨埵?我告诉你,佛、菩提萨埵他不会自己承认他是佛,是菩提萨埵的;也不会叫弟子周围去给他宣传,说:‘啊!我的teacher(师父)是菩提萨埵。’吉利!我没有教你这么讲啊,你为什么说你的teacher是佛?不可以这么讲的!我自己没有讲过吗?我是鬼。你就说你的师父是个鬼就得了,我不愿意做菩提萨埵,也不愿意做佛。唉,真是可怜得很啊!这些人。

  ‘来化人间’:说,‘这是个菩萨啊!来教化人间来了。这末法时代,他来救我们来了。’

  ‘其人见故’:这个人因为是个小孩子的知见,也不懂佛法,一听说这是菩提萨埵,‘哦!这不得了,赶快去听他说法,到那儿拜他做师父。’好像昨天就有一个人来盗法来了,我问他是谁的徒弟,他说是某某人的徒弟,就是这种情形。

  ‘心生渴仰’:渴仰就是羡慕。他心里就生一种羡慕心,‘啊!我几时也拜一个菩提萨埵做师父,我到那地方去亲近他,跟他学菩提萨埵这个法。他是菩提萨埵,当然教人都可以做菩提萨埵了。’

  所以‘邪见密兴’:这种邪知邪见,就一点一点秘密地生出来了。‘种智消灭’:这个道种智、这一切种智——种种的智慧都消灭了,没有了。这个智慧的种子都消灭了,你说危险不危险?【注二○】

  此名魃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此名魃鬼’:你们记得这个魃鬼是个什么鬼来著?记得吗?这个魃鬼到什么地方是怎么样子啊?这个魃鬼就是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不下雨,这叫旱魃。旱魃为虐,旱魃作怪。这个鬼呢,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没有雨下了!最少都要半年,多了,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他若在那地方不走,这个地方总没有雨下的。

  ‘年老成魔’:这个魃鬼年轻的时候就是鬼,等年纪一老,就变成老奸巨滑了,就变成魔了。我们人有这么一句话,‘老而不死是为贼’,说人若老了不死,就变成贼了,何况这个鬼呢?这鬼若老了不死,就变成魔了。

  ‘恼乱是人’:所以魔来恼乱这个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等他这一套把戏玩得时间久了,也就讨厌了,没有什么意思了,于是乎就跑了、走了。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这个徒弟和师父就都被人捉去,关到政府的监狱里了。关到监狱里,就或者斩头,或者终身监禁,这也就等于在地狱里一样了。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你应该先先地明白,不入这个魔王的轮回里边去,不入魔王的眷属里边去。‘迷惑不知,堕无间狱’:如果你不明白,不认识魔王的这种行为,你就应该随著魔王,堕无间地狱去了。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绵吻。澄其精思。贪求契合。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绵吻’:心里想和一切的圣人,来暗暗地吻合。‘澄其精思’:所以就勉强用澄清的这种精思,‘贪求契合’:就因为这一暗念贪求契合,所以魔王也就得便了,也就有机会来恼乱你来了。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当尔之时,这个天魔也等著机会,‘飞精附人口说经法’:飞精附人来口说经法。

  其人实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合。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其形及彼。听法之人。外无迁变。令其听者。未闻法前。心自开悟。念念移易。或得宿命。或有他心。或见地狱。或知人间。好恶诸事。或口说偈。或自诵经。各各欢娱。得未曾有。

  ‘其人实不觉知魔著’:被魔附到身上的这个人,他也不知道他著魔了。‘亦言自得无上涅槃’:他也说自己得到无上涅槃的妙果了。‘来彼求合善男子处’:来到求契合这个修行人的地方。‘敷座说法’:也安排好了座位,上法座就说法。

  ‘其形及彼听法之人’:他自己的身形,和所有听法这些人的身形。‘外无迁变’:在这个身体的外边,没有什么迁变。不像前文,有的又变成自己坐宝莲华,见到自己身体像紫金光聚;有的看见这说法的人又变成比丘、比丘尼、帝释、妇人等等,没有这些变化。可是怎么样啊?

  ‘令其听者,未闻法前,心自开悟’:令这些个听法的人,还没听法之前,心里就开了悟。开了悟,这时候就好像喝醉酒了似的,又好像作梦发了财了。他这个开悟不是真正的开悟,只是一种幻境,好像看电影似的,这么一种幻化的境界;又好像吃那个‘幻觉丸’,哦!看见什么东西都变了样了。‘念念移易’:他心里头就念念迁易。

  ‘或得宿命’:或者得到宿命通了。其实他这个宿命通也并不是真的,都是假的。怎么说是假宿命通呢?因为他所看的都是一种幻化的,不是真正的。‘或有他心’:或者得他心通。‘或见地狱’:或者看见地狱了。哦!地狱的境界都看见了。‘或知人间好恶诸事’:或者知道人间,好的和不好的这一切事。‘或口说偈’:或者随便他就可以说出偈颂来。‘或自诵经’:或者他自己就念经。

  ‘各各欢娱’:每一个人都欢娱,都高兴了,‘得未曾有’:喔!都说这可真是菩萨啰,这真是佛啰,令我开了悟了,令我得到宿命通了!可是这就只在听法那一个时候有的,一过去就没有了,所以说他不是真的。【注二一】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绵爱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是人愚迷’:这个人也是愚痴到极点了,‘惑为菩萨’:疑惑魔著的这个人就是菩萨了。‘绵爱其心’:绵也就是绵密,对著这个魔绵密地生出一种爱心来。‘破佛律仪’:所以把佛的律仪也都破坏了,不守了。‘潜行贪欲’:偷偷地就行这个淫欲。

  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其中亦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菩萨亦然。其人见故。洗涤本心。易入邪悟。

  ‘口中好言’:这种魔,他的口里头欢喜说什么呢?他有一种说法,他欢喜说:你光是学佛,你可知道佛是怎么一回事?‘佛有大小’:佛也有大的佛,也有小的佛;也有老的佛,也有少的佛;‘某佛先佛’:又有先佛——先前的佛,‘某佛后佛’:又有后来成的佛;‘其中亦有真佛假佛’:那么在佛的里边,也有真佛,又有假佛,魔王说自己就是真佛,那个佛就是假佛,‘男佛女佛’:又有男佛,又有女佛。

  所以,他说男女交媾这种情形,就是造就佛呢,就是成佛的根本,就是菩提心,他就这么样讲的。所以把人都迷住了,这一班人说:‘喔!成佛原来这么成的啊!’所以拼命就恣行淫欲了,豁出命都不要了,就行淫欲。

  ‘菩萨亦然’:他说菩萨也有大菩萨、小菩萨;也有男菩萨,也有女菩萨。其实除非你没有成佛,你若成佛,就都是男的,没有女的了;你成菩萨也都是男的了,也没有女的。观音菩萨为化女人,所以他变现女人身。

  ‘其人见故’:这个人见他这么样说,于是乎也就相信了。说:‘这对啊!这讲得对!观音菩萨,我看他都是女人身嘛!这是很现成的一个证明嘛!’其实他不明白佛法,观音菩萨他也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他是随类应机而化,化度众生。

  在这个地方,就很难分别清楚,什么是菩萨化现的,什么是魔化现的,不容易分。因为魔也有那种的神通,也可以变化,那么你怎么知道他是魔呢?你就在他有淫欲心、没有淫欲心上分别;在他有贪心、没有贪心上分别,就在这个地方分别。‘洗涤本心,易入邪悟’:把他自己本来修行那个真正的正心洗了,改变了,就变成邪悟了。

  此名魅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此名魅鬼’:这个就是一种魇魅鬼,魑魅魍魉这种鬼。‘年老成魔’:他也是经过时间久了,就变成一种魔。‘恼乱是人’:来恼乱这个修定的人。‘厌足心生’:时间久了,他生一种厌恶的心。‘去彼人体’:就离开这个人的身体了。‘弟子与师俱陷王难’:于是乎徒弟和师父,都被国家的法律管住了,把他们抓去圈到监狱里。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你应该先先地觉悟,首先你要觉悟,不入魔王这个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如果你没有智慧,你不明白、不知道,将来就会堕无间地狱的。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根本。穷览物化。性之终始。精爽其心。贪求辨析。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根本’:他心里生出来一种想要学这个物理学的心。心爱根本,就是想要学物理,所以就‘穷览物化’:他要研究物理这种的变化,‘性之终始’:这个物理的开始和终点,是怎么回事。‘精爽其心’:他的心里头精益求精。爽,就是要明白。‘贪求辨析’:贪求要辨别而分析这个物理。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

  ‘尔时天魔’:在这个时候,天魔一看,‘哦!你生出这个贪心来,好东西!我现在就要叫我一个眷属来收拾你啰!’于是乎,‘候得其便’:得到这个机会了。‘飞精附人’:又派他的眷属,来附到人的身上。‘口说经法’:说这经典,说这个魔王的法。【注二二】

  其人先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元。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身有威神。摧伏求者。令其座下。虽未闻法。自然心伏。是诸人等。将佛涅槃。菩提法身。即是现前。我肉身上。父父子子。递代相生。即是法身。常住不绝。都指现在。即为佛国。无别净居。及金色相。

  这真是佛了,这真是所有的人都是佛了,这个魔就是这样讲法。

  ‘其人先不觉知魔著’:其人,被魔所附这个人。他也不知道自己著了魔了,因为著魔的时候,他自己就迷迷糊糊,没有知觉了。完全是魔王来替他做全权代表,替他讲话了。‘亦言自得,无上涅槃’:也说自己得无上涅槃了,得到涅槃的妙果。

  ‘来彼求元善男子处’:求元,就是求这个物的本元。到求物理始终这个人的地方,‘敷座说法’,‘身有威神’:这个魔王,他身上有一种威神,这威神怎么样啊?‘摧伏求者’:他能把求元这个善男子摧伏了,摧伏这个求者。‘令其座下’:令这个人和座下的人,‘虽未闻法’:虽然在没闻法的时候,就‘自然心伏’:心里已经都佩服了,心里已经降伏了。

  ‘是诸人等’:这一切的人等,‘将佛涅槃、菩提法身’:他拿著这个佛的涅槃、菩提法身,就说‘即是现前我肉身上’:他说,什么叫菩提涅槃哪?就是现在我这个肉身上,‘父父子子递代相生’:父亲生儿子,儿子又做父亲,父亲又生儿子,这么代代相传,一代一代地生下来,‘即是法身常住不绝’:他说这就是不坏的法身,常住的法身。‘都指现在即为佛国,无别净居及金色相’:这个就是说的现在嘛!就这样子,说现在就是佛国,再没有其他的净土可住的,和金色相。他就这么样,说那都是假的。因为他有鬼气,有魔气。我不是常说魔里魔气的吗?有这股魔气,他讲出话来,大家都著了他这个魔,被他迷住了,所以都相信他。

  其人信受。亡失先心。身命归依。得未曾有。是等愚迷。惑为菩萨。推究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其人信受’:这一些个人,听他这样一说,哦!就说这个有道理,讲得不错呀!父亲生儿子,儿子又生儿子,这一代一代相传,就是常住不坏的嘛!这就是法身,哦!原来如此,所以大家都相信了。‘亡失先心’:把以前的正知正见都失去,都没有了,没有正念了。你看,人信魔王的道,比信真正的法,信得厉害。魔王这些个旁门左道、邪魔外道,叫这个人:‘啊!你做这个,你做那个。’他不敢不做的。那个真的叫他做一件事情,他就将信将疑的。

  这魔王因为有那股魔力,把你迷住了,所以他说什么你信什么。你若叫魔王来讲这个经,他才不讲呢!为什么呢?如果他这一讲啊,把魔王的本相都露出来了,他就是这个样子,所以他不会讲这个经的。为什么我说,在美国他们就算懂佛教,你让他讲一讲这个经,他不敢讲的。一讲,把他本来的面目都揭穿了,所以他就怕了。我告诉你们,为什么你们到那地方去开会,他们也怕,也就是这个道理。

  ‘身命归依’:身心性命都归依这个魔王了。‘得未曾有’:从来没有。‘是等愚迷’:这一等的人哪,真是可怜得很。‘惑为菩萨’:他以为这个魔就是个菩萨。‘推究其心’:就跟著这个魔王,来学他的魔术。‘破佛律仪’:他就不守佛的戒律了。‘潜行贪欲’:偷偷地去行那个淫欲、贪欲去了。

  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为净土。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彼无知者。信是秽言。

  你看这个魔王多厉害!他‘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为净土’:他说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就是净土。净土法门,你到什么地方找去啊?这个就是净土法门。

  ‘男女二根’:男女这两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这就是菩提的种子,涅槃的真处。你看,讲的这个!‘彼无知者’:这无知无识,一点智慧都没有的这个人,一听说,‘啊!这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原来这个就是菩提涅槃。’于是乎,他就命也不要了,就往死路上跑,拼命去跑,不要命那么跑。‘信是秽言’:信这一种不清净的话,污秽的话。

  此名蛊毒魇胜恶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此名蛊毒、魇胜恶鬼’:这个名字就是那蛊毒鬼和魇胜恶鬼。魇魅,这不是有个魇魅鬼?那个鸠槃茶就是这个鬼。这个蛊毒鬼和那个魇魅鬼——魇胜恶鬼,‘年老成魔’:成了魔了。

  ‘恼乱是人’:他来恼乱这个修定的人,‘厌足心生’:时间久了,他也生一种厌足的心了。‘去彼人体’:离开这个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这个弟子和师父一起都受国法的限制和干涉,被抓去坐监狱。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汝当先觉’:你应该先先地觉悟,‘不入轮回’:不要落到魔王的圈套里,堕落这个轮回去。

  ‘迷惑不知’:如果你迷惑,不知道,不明白,将来一定会‘堕无间狱’的。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悬应。周流精研。贪求冥感。

  ‘又善男子’:这个修定的善男子,‘受阴虚妙’:在受阴中得到一种虚而微妙的境界,‘不遭邪虑’:这时候,不会再有邪魔外道来到他身上,来入他的心腑了。

  ‘圆定发明’:他这时候得到一种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悬应’:在这个定中,突然间,他心里就生出一种爱欲。爱欲什么呢?爱欲悬应。什么叫悬应呢?就是不论相离多远,也可以知道。好像现在在三藩市,想要知道纽约的事情,那么也就知道了,这就叫悬应。

  ‘周流精研’:他周而复始地那么精研,精益求精,研究这个悬应的问题。‘贪求冥感’:贪求默默中就有感应。好像在三藩市这儿一打坐,就看见纽约的亲戚在做什么,朋友在做什么,或者说什么话,看得清清楚楚。到时候去一调查、一证明,果然是丝毫不错的,这就叫悬应,他欢喜得到这种神通。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

  ‘尔时天魔’:这时候天魔一看,你这个定力将要成就了,所以他就生了一种妒忌心。于是乎,就派他的魔子魔孙到你这个地方来,‘候得其便’:等著你有了漏洞,有隙可乘,就‘飞精附人’:这个魔子魔孙,就附在人的身上,‘口说经法’:口里就讲经说法。

  其人元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应。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能令听众。暂见其身。如百千岁。心生爱染。不能舍离。身为奴仆。四事供养。不觉疲劳。各各令其座下人心。知是先师。本善知识。别生法爱。粘如胶漆。得未曾有。

  啊!这真危险。

  ‘其人元不觉知魔著’:被魔附到身上的这个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著了魔了,‘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所以他就说自己得著无上涅槃了。这未证言证,未得谓得;他没得到这无上涅槃,他说得到了。

  ‘来彼求应善男子处’:来到生出一种贪心,贪求冥感、冥应这个人的地方。‘敷座说法’:他也安排一个座位,就说法了。

  ‘能令听众’:有魔的这个人,能使令这一班的听众,‘暂见其身,如百千岁’:暂时间的,你们要知道,这不是永远的。啊!这个人就好像一百岁、一千岁这么样一个老人。这些个听众看见他这么大年纪,鹤发童颜,喔!这真是个老修行、老比丘了。

  ‘心生爱染’:爱,就是爱慕;染,也是一种染污。有爱就有染,有染,这就是不清净了,这叫染。‘不能舍离’:这一班听众,日夜都要陪著这个魔在一起,为什么呢?因为魔有这个迷人的力量,所以他就把这班人都迷住了!

  ‘身为奴仆’:这就亲身给他做奴、做仆。‘四事供养’:四事是什么呢?就是饮食、衣服、卧具、汤药。饮食,就是吃的;衣服,就是穿的;卧具,就是棉被或者褥子之类的;汤药,就是医药。‘不觉疲劳’:如果需要这四事供养,这班人也不觉厌烦,不觉疲倦。【注二三】

  为什么呢?你看,真是修道的人,真正的佛弟子,没有人这么样真正地亲近他、供养他。这个魔因为有一种迷人的力量,所以人人就都接近他、欢喜他。

  ‘各各令其座下人心’:那么每一个、每一个魔附身的人,都令在他座下听法的人心,‘知是先师本善知识’:迷得这些个人怎么样啊?自己就知道:‘哦!这是我前生的师父。’自己就这样子,‘啊!善知识!这个真是善知识啊!是我以前的善知识啊!’‘别生法爱’:就生了一种法爱,‘枯如胶漆’:和这个魔就黏如胶漆,如胶似漆,黏到一起了。‘得未曾有’:从来也没有这样子的。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这个人愚痴到极点,是又愚痴,又迷惑,以为这个能变化的,就是佛菩萨了。那狐狸精也会变化,妖魔鬼怪都会变化。他没有想到,这个会变化,不一定是菩萨,也不一定是佛。你有什么善根,能遇到真菩萨、真佛?这个人就‘亲近其心’:亲近这个魔附到身上的人,‘破佛律仪,潜行贪欲’:怎么知道那是魔呢?主要地就因为他破佛的律仪,所以偷偷地就行淫欲去了。因为他有这淫欲心,所以就知道他是魔。

  口中好言。我于前世。于某生中。先度某人。当时是我。妻妾兄弟。今来相度。与汝相随。归某世界。供养某佛。或言别有。大光明天。佛于中住。一切如来。所休居地。彼无知者。信是虚诳。遗失本心。

  ‘口中好言’:他除非不见到人,见到人他就说了,‘我于前世,于某生中,先度某人’:这就好像我说的那个刘金童似的,一见到人,就说是她儿子;再不,就说是她丈夫。哪一生是她的儿子,哪一生又是她的丈夫。或者第一百零一生,或者是一百零二生中,我先度哪一个人。‘当时是我妻妾兄弟’:或者说是他的兄弟等等,或者说是他的妻妾。

  ‘今来相度’:我现在来度你了,‘与汝相随’:与汝常常在一起,形影不离。‘归某世界’:和你到哪一个世界去,‘供养某佛’:我们到那个地方去,亲近哪一尊佛。

  ‘或言别有大光明天’:我们生到那个大光明天去。其实这个大光明天,就是魔王所住的地方。‘佛于中住’:他说那个地方有真佛,现在你们这儿相信的,都是假佛。‘一切如来所休居地’:如来都在那儿休息的,因为如来在世界上,度众生,教化众生,太疲倦了,所以就到大光明天休息去了。

  ‘彼无知者,信是虚诳,遗失本心’:他这么一讲,这些人就信这种的虚诳了。信这种虚诳怎么样啊?就把以前自己那个正信的心都失去了。

  此名疠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此名疠鬼’:这个名字叫什么呢?就叫疠鬼。他也‘年老成魔’:这个疠鬼,或者三千年,或者五千年,就成魔了,‘恼乱是人’:来破坏这个人的定力。

  ‘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因为时间久了,他这个把戏耍得不愿意耍了,这个新鲜的玩意儿,他也生厌了。讨厌了,就不在这个人的身上了。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因为这个魔一走,他自己就没有威德,没有魔力了。所以一般人也就生出怀疑了,于是乎,或者就告到官里去,把他捉去坐监。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汝当先觉’:你应该先先地觉悟这个道理,‘不入轮回’:不要入这个魔的圈套里边去;不要入魔的轮回里边去。‘迷惑不知’:如果你要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堕无间狱’:将来一定堕无间地狱的。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深入。克己辛勤。乐处阴寂。贪求静谧。

  ‘又善男子’:又这个修定的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深入’:他的心生出一种贪爱,贪爱什么呢?贪爱深入这种道理。所以就‘克己辛勤’:辛,就是辛苦;勤,就是勤俭。自己刻苦自待,对自己很克己,修行很用功的。

  ‘乐处阴寂’:他愿意居处到这个阴——没有阳光的地方,没有什么人的地方,就好像愿意住深山穷谷的洞里边,那个非常寂寞的地方。

  ‘贪求静谧’:贪求那个地方清静。因为你太贪清静,也就会生出一种魔。人修道,无论什么也不要贪——好的也不贪,坏的也不贪——你就平常心是道,要平平常常的,不要生一种贪心,你贪什么都是不对的。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

  ‘尔时天魔’:当尔之时,这个天上的魔王,‘候得其便’:等著有了机会,就‘飞精附人’:派一个魔鬼——魔王的眷属,附到其他人的身上,就来‘口说经法’:给他讲经说法。

  其人本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阴善男子处。敷座说法。令其听人。各知本业。或于其处。语一人言。汝今未死。已作畜生。敕使一人。于后蹋尾。顿令其人。起不能得。于是一众。倾心钦伏。有人起心。已知其肇。佛律仪外。重加精苦。诽谤比丘。骂詈徒众。讦露人事。不避讥嫌。口中好言。未然祸福。及至其时。毫发无失。

  ‘其人本不觉知魔著’:被魔所附的这个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著魔了。‘亦言自得无上涅槃’:他也这样讲,总而言之,魔王都说自己得了无上涅槃。由什么地方你可以证明出来他是魔呢?魔多数是自己赞叹自己的,‘你知不知道我呀?我现在已经得到涅槃的果位了,我现在证到初果了,我现在得到四果了,我现在就是菩萨了,你认识不认识啊?’一说这话的人,你不用问,这就是魔!

  若是佛,他不会说:‘啊!我就是佛,你快来给我叩头啊,你若不给我叩头,那你就当面错过、交臂失之。嘿!我这个佛,你都不给我叩头,你真是愚痴得很哪!’他这样,自己称自己是佛,自己称自己又是菩萨,自己称自己又是阿罗汉。若这样一讲,那就是魔了。你不用问,不问可知,这是魔鬼讲话!佛也不自己说我就是佛。

  菩萨现在到世界上来,他也不自己说自己是菩萨。就算旁人叫他菩萨,他自己都不会承认的。就算他是佛,旁人说:‘喔!你是佛了,我知道你是佛了。’他自己也不承认的;不要说佛菩萨,就算你说他开悟了,他都不承认的。真正开悟的人,他不会承认自己开悟的。

  他若说:‘喔!我是开悟了。’你不要听他的,为什么呢?那简直的,连个狗都不如!所以你不要听他尽吹,尽自己捧自己,不要听那个。

  你为什么要听经呢?听经你就有照妖镜了,这个妖魔鬼怪他一现形,你就知道了。你若不明白佛法,喔!他说什么,你不知道,你就被他骗了。

  ‘来彼求阴善男子处’:这个被魔鬼附著身上的人,来到贪求阴谧这个善男子的地方。【注二四】【注二五】

  ‘敷座说法’:也是搭上个法座说法,‘令其听人,各知本业’:令所听的人,每一个当时就觉得好像作梦似的,‘啊!我前生是干什么的?喔,是给人看家的狗。’那个说我前生就是猫,那个说我前生就是鸡,那个说原来我前生就是牛。啊!都不是人了。

  ‘或于其处’:或者在什么地方,‘语一人言’:好像这个魔鬼就告诉一个人说,说什么呢?‘汝今未死已作畜生’:你前生是个畜生,是只狗。你今生没有死呢,已经又做狗了,又做畜生了。你不相信?

  ‘敕使一人,于后蹋尾’:叫一个人说:‘我讲话他不相信,你在后边踩著他的尾巴,看看他能起来不能起来?’于是乎那个人就用脚往地下一踩,啊!说踩他的尾巴。‘顿令其人起不能得’:你说这个神通大不大?他说这个人有个尾巴,叫人一踩,这个人果然就站不起来。不能起来了,所以他不信都要信了。‘喔!他说我是畜生,现在真有尾巴了!要不然怎么他踩著,我就起不来身呢?’

  ‘于是一众,倾心钦伏’:于是大家一看,‘喔!这真灵!你看,这个人没死,他就知道他做畜生了。啊!这真是佛,这真是菩萨,这真是佛菩萨啰!’其实被鬼骗了,你还不知道呢!见了鬼,见了魔王,你当他是菩萨了,这真是颠倒众生。这所有听他讲的人,都倾心钦伏。

  ‘有人起心,已知其肇’: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就想:‘啊,怎么这个样?不会有这个道理吧?’心里这么生一种怀疑心,这个魔鬼就知道了,说:‘喂!你现在不相信我讲的啊?’已知其肇,就是知道他那个开始了,知道他心里讲什么。所以这些个人一看:‘哦!这真是菩萨,我心里没讲出来的话,他都知道。哦!我生这么一个念头、一个怀疑的念头,他就给我说出来了,啊!这不得了,以后再不能不信了!’连不信的这个人也信了。就怎么样呀?

  ‘佛律仪外,重加精苦’:在这个佛的律仪以外,他说佛的戒律不够,我现在给你们再立一个新戒律。我要教你们做一个新佛!我创一个新佛教,以前那是旧的,没有用了。现在科学时代,什么事情都要维新改良,原子时代那个旧脑筋用不著了,旧佛教也不应该用了。他把佛教都改了,所以又可以做长老,又可以做这个什么比丘,什么都可以了。【注二六】

  他‘诽谤比丘’:他说,‘比丘?什么叫比丘啊?比什么丘啊?’就这么样。又说:‘你说他是个比丘,我说他是个泥鳅。’

  他‘骂詈徒众’:他随便骂徒弟,你是个狗,你是个猫,或者你是个老鼠,或者你是个猪,就骂这个徒弟。这个徒弟一听,啊!这是菩萨骂我,也承认了。啊!你说我是猪,就是猪;说我是狗,就是狗;说我是猫,就是猫,所以也不敢驳嘴了。你说这个真是!这个魔王的力量,你说多大!把人都迷得,他说什么都相信。

  ‘讦露人事’:就是揭露人的私事,怎么样的私事呀?譬如,这个男女做不正当的事情了,他就:‘嘿!你同某一个男人在什么什么地方,干什么什么来著啊?’

  这个女的想:‘这他怎么知道的啊?’

  他把她这么公开:他们两个是最不好的人,最坏的人,在什么地方,又做一个不正当的事情,见不得人的事情。你问问她,她不敢不承认的。这两个人果然有这么个事情,也不敢不承认。

  那么这表现什么呢?表现他有神通,表现他什么事情都知道。所以揭露人事,就是揭露人私,揭露人的秘密。‘不避讥嫌’:也不怕人来讥讽,有嫌疑。

  ‘口中好言未然祸福’:口中他常常欢喜说什么呢?嘿,你小心哪!明天你会不好的,或者会有人给你下毒药,你吃东西小心一点,你若不小心,就会被人毒死你。就讲这个未然的祸福。或者讲祸,或者讲福,‘及至其时,毫发无失’:等到那个时候呢,丝毫无失,丝毫都不错,果然应验,灵得不得了。你看,你敢不相信?嘿!这个魔王,比菩萨厉害得多。

  此大力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此大力鬼’:这个鬼就叫大力鬼。‘年老成魔’:这个鬼,年老成魔了;人若不修德,年老就成贼了。我不是讲过吗?中国人有这么一句话,说‘老而不死是为贼’,人年老了,他经验得多了,也就会作怪;鬼年老了,就成魔了。‘恼乱是人’:他就妒忌人家修道,要去破坏人的定力。‘厌足心生,去彼人体’:久而久之,这个魔也生厌足心了,就把他附的这个人撇去。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这个弟子与师俱陷王难了,也就是等于同落地狱一样的。以前我不是说过:

  懵懂传懵懂,

  一传两不懂;

  师父下地狱,

  徒弟往里拱。

  也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他没有遇到明白的师父,所以就糊里八涂的。他师父跑到地狱去了,这个徒弟一看,师父在前边走,他就在后边跟著啰!跟到地狱里的时候,这师父一回头,说:‘嘿!你干什么也来了?’

  这徒弟就说:‘我看你来了,当然我也要跟著你来嘛!’

  这个师父说:‘哎呀!这不是个好地方,你不应该来呀!’

  ‘那你先来了,我怎么可以不来呢?我是跟你学的嘛!所以你到什么地方,我也应该到什么地方。’

  这个师父想:‘啊!自己下了地狱,结果把徒弟也带来堕地狱了,真是对不起!very sorry!’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堕无间地狱了。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

  ‘又善男子’:又有这种修定的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在这个定里边,‘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心里边想要知道多一点事情,想要得到宿命。他非常地用功,勤俭精进,也不怕苦。他那么研寻,要怎么样呢?想要知道宿命。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殊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知善男子处。敷座说法。

  ‘尔时天魔’:当尔之时,这个天上的魔,又‘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殊不觉知魔著’:其人也不知道自己著魔了。‘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知善男子处,敷座说法’。

  是人无端。于说法处。得大宝珠。其魔或时。化为畜生。口衔其珠。及杂珍宝。简策符牍。诸奇异物。先授彼人。后著其体。或诱听人。藏于地下。有明月珠。照耀其处。是诸听者。得未曾有。多食药草。不餐嘉馔。或时日餐。一麻一麦。其形肥充。魔力持故。诽谤比丘。骂詈徒众。不避讥嫌。

  ‘是人无端’:这个人无缘无故,就无端端地‘于说法处,得大宝珠’:在说法的地方,就得到一个大宝珠,或者钻石,或者什么如意珠之类的。‘其魔或时’:这个魔或者有的时候,‘化为畜生’:这个说法的,他自己变成畜生了,他说这个菩萨什么都变的。‘口衔其珠及杂珍宝’:他变成畜生,用口叼著珠子,或其他的珍宝;‘简策符牍’:或者这个书简、策类,或者符。

  这符,是古来有一种若合符节,用竹子分成两边,都一样的,在中间连著写字。等到用的时候,两个合起来一对,若对上了,这就是真的;若对不上,就是假的。或者画符,这鬼画符,就是拿来降魔捉鬼、降妖捉怪的符。牍,也是一种书牍之类的。

  ‘诸奇异物’:都是很奇怪的、很值钱的东西,‘先授彼人’:他先就给这个人,‘后著其体’:然后又自己著到这个人身体上。

  ‘或诱听人’:或者他教这个听的人,‘藏于地下’:说把这个珠子藏到地下,‘有明月珠,照耀其处’:就有一个好像明月这么个珠子,照得这个地方放光。‘是诸听者,得未曾有’:这一切听他说法的人,说:‘哦!这真是真的,这个不会是魔了。’他明明是魔,这一些个听法的人说他不会是魔。

  ‘多食药草,不餐嘉馔’:这个魔常常吃药草,不吃饭,不吃好的东西,就吃药。吃什么药啊?或者人蔘,或者最补的药品。我在香港遇到一个人,他说他不吃饭,帮著人家或者求寿,或者求子,或者求福,或者求什么……。在人家里一住,就说他不吃饭,其实他吃什么呢?吃核桃。核桃里边有仁,是补脑的,你吃了它,脑筋就很好。这个东西吃很少就不饿了。比如你吃这么一碗饭,这个东西,吃半碗就饱了,它很多油的。或者松子之类的,总而言之,他吃这些个最有营养的东西。

  ‘或时日餐一麻一麦’:或者有的时候,一天就吃一粒麻、一粒麦。‘其形肥充’:他还很胖的,胖得比那个肥猪都胖,为什么呢?‘魔力持故’:这个魔的力量摄持的缘故。【注二七】

  ‘诽谤比丘’:他专门骂和尚,专门骂出家人,‘出家人!出什么家啊?哼!一点都不修道。出家呢!出家人不贪财?越多越好!’他这么诽谤出家人。

  又对人说:‘你信他干什么?他也是个人嘛!你真是这个啊,stupid——愚蠢到极点了!’人若信比丘,他说人愚蠢到极点了。‘骂詈徒众’:也骂他自己的徒弟,或者什么都骂,不一定就是畜生,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都骂。‘不避讥嫌’:他也不怕讥嫌。

  口中好言。他方宝藏。十方贤圣。潜匿之处。随其后者。往往见有。奇异之人。

  ‘口中好言’:他口里头欢喜说什么呢?‘他方宝藏’:‘啊!什么地方有很多的宝贝,很多的金银财宝,你想不想要啊?’就这么妖言惑众。说‘十方贤圣潜匿之处’:或者是佛,或者是菩萨,他在什么地方修行,你都不知道。

  ‘随其后者,往往见有奇异之人’:在他后边的人,往往就看见,或者是放光,或者是怎么样子。总而言之,非常古怪的。

  此名山林。土地城隍。川岳鬼神。年老成魔。或有宣淫。破佛戒律。与承事者。潜行五欲。或有精进。纯食草木。无定行事。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此名山林、土地城隍、川岳鬼神’:这个是什么呢?这是或者在山上树林子里边,或者是土地,或者是土地鬼、城隍神,或者是川岳的鬼神。‘年老成魔’:他也时间久了,变成魔了。

  ‘或有宣淫,破佛戒律’:他都是有一种淫欲的心,破坏佛的戒律。‘与承事者’:和他在一起的这个人‘潜行五欲’。什么叫五欲呢?就是财、色、名、食、睡,这人间的五欲。

  ‘或有精进’:或者有的也好像很精进似的,‘纯食草木,无定行事’:单单吃草、吃木。他不打坐、不修行,单行这个无益的苦行。

  ‘恼乱是人’:他令这个修道的人,不修行。‘厌足心生’:他厌足的时候,生了一种厌足心,就‘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汝当先觉’:你应该先先觉悟,不入这个魔的圈套,‘不入轮回’:不入魔的这个轮回里头去。

  ‘迷惑不知’:如果你迷惑不知的话,‘堕无间狱’:堕落无间地狱。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神通。种种变化。研究化元。贪取神力。

  ‘又善男子’:又有一种修道习定的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神通’:他心里又打了一种妄想,打妄想干什么呢?想要得到这个大神通吧!

  ‘种种变化’:现空中十八变,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好像罗汉在空中有十八变,他也想这个神通。‘研究化元’:研究变化的本元这个道理。‘贪取神力’:他贪求这神通的力量。【注二八】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

  ‘尔时天魔’:当尔之时,这个天魔,‘候得其便’:就在那儿等著、等著,等著有了机会了,就‘飞精附人’,‘口说经法’:这个人口里讲说经法。

  其人诚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通善男子处。敷座说法。是人或复。手执火光。手撮其光。分于所听四众头上。是诸听人。顶上火光。皆长数尺。亦无热性。曾不焚烧。或水上行。如履平地。或于空中。安坐不动。或入瓶内。或处囊中。越牖透垣。曾无障碍。惟于刀兵。不得自在。自言是佛。身著白衣。受比丘礼。诽谤禅律。骂詈徒众。讦露人事。不避讥嫌。

  ‘其人诚不觉知魔著’:也不知道有魔著到他身上了。‘亦言自得无上涅槃’:也说自己得到这无上涅槃了,得到涅槃的妙果了。‘来彼求通善男子处’:来到求神通这个善男子的地方。‘敷座说法’:也给他说法。

  ‘是人或复’:魔附的这个人,‘手执火光’:或者手里拿著这火光,‘手撮其光’:一只手拿著火光,一只手又把这火光,这么抓起来,放到旁人的头上。‘分于所听四众头上’:放到四众的头上,一个人头上放一堆火。

  ‘是诸听人’:这所有听的人,‘顶上火光皆长数尺’:这个‘长’字,也可以读如‘肠’音,也可以读如‘掌’音。长了有数尺;也可以说长了,长起来数尺。他放那儿的时候,就是这么一把火,放到这个人的头上了,它就一点一点长,长起来好几尺长。‘亦无热性’:也没有热的性质,‘曾不焚烧’:也不再往旁的地方去焚烧。

  ‘或水上行,如履平地’:魔所著的这个人,或者在水上走路,就好像在平地上一样。‘或于空中’:或者在空中行走。或‘安坐不动’:空中本来是无所著的虚空,他坐到虚空里边。‘或入瓶内’:或者他自己钻到瓶子里头去。‘或处囊中’:或者钻到一个口袋里头去。‘越牖透垣’:你这窗门关著不是吗?他可以窗门不开,随便就出去,透墙到外边。‘曾无障碍’:一点障碍都没有。

  ‘惟于刀兵’:他就怕什么呢?就怕刀枪刺他。因为什么怕呢?他因为还有形质,他有一个形质的障碍。虽然他有五通,但是他也怕刀来割他。‘不得自在’:那么刀剁他、枪刺他,他就不能得到自在,就是他还怕刀来砍他、枪来刺他。

  ‘自言是佛’:他自己说他就是佛了。‘身著白衣,受比丘礼’:身上不穿出家人的衣服,穿在家人的衣服,受出家人来叩拜。‘诽谤禅律’:他说这个禅和律,都不对的,都没有用的。‘骂詈徒众’:他骂自己的徒众,‘讦露人事’:也是把人的秘密给揭穿了,‘不避讥嫌’:他也不怕人家讥讽,也不避嫌疑。

  口中常说。神通自在。或复令人。旁见佛土。鬼力惑人。非有真实。赞叹行淫。不毁粗行。将诸猥媟。以为传法。

  ‘口中常说,神通自在’:说种种的神通,‘或复令人,旁见佛土’:或者他教人见著十方的佛土。‘鬼力惑人’:因为他有一种鬼的魔力来迷惑人,‘非有真实’:不是有真实的功夫,不是有真正修行的功夫。

  ‘赞叹行淫’:他所最赞叹的就是淫欲,他说这真是最妙了,这就是菩提涅槃的根本。‘不毁粗行’:他说这种行为不要紧的,不要守戒律。‘将诸猥媟’:将这一切不清净的事情,‘以为传法’:做为他传法的一种用途。

  此名天地大力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一切草木。积劫精魅。或复龙魅。或寿终仙。再活为魅。或仙期终。计年应死。其形不化。他怪所附。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多陷王难。

  ‘此名天地大力、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这个名字就叫天地的大力鬼神,或者山上的精灵,或者海里的精灵,或者风里头的精灵,或者河里头的精灵,或者土里头的精灵,‘一切草木’等,‘积劫精魅’:积著很多劫的这种老妖怪。

  ‘或复龙魅’:或者是龙的这种怪物,‘或寿终仙’:或者这修仙的,他或者修一千年、两千年、三千年、五千年。寿命终了,‘再活为魅’:他再活起来,就成了一种魔魅。

  ‘或仙期终’:或者这个仙的期限终了了,‘计年应死’:算计算计他到这个年应该死了,可是他死了,‘其形不化’:他那个身形不变换,‘他怪所附’:其他的怪物又来附到他身上。

  ‘年老成魔’:这也是年纪老就变成魔鬼了,‘恼乱是人’:来恼乱这个人的定力。‘厌足心生’:时间久了,他厌足心生出来了,‘去彼人体’:离开这个人的身体。‘弟子与师多陷王难’:魔在的时候,这个人就好像很有威神似的,等这个魔一走,这时候徒弟和师父,就都被国家的王法所限制、制裁了。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汝当先觉’:阿难哪!你应该先先地觉悟,‘不入轮回’:不入这个魔的圈套,到魔这个轮回里边去。‘迷惑不知’:如果你迷惑不知道,即‘堕无间狱’:就会堕落无间地狱里了。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入灭。研究化性。贪求深空。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在这个三摩地里头,‘心爱入灭’:就生出一种爱好入灭的心理,‘研究化性’:研究自有化无、自无化有,这种变化的情形,‘贪求深空’:他贪图一个深的空理。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当尔之时,这个天魔就等著你,一有机会,于是乎就‘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口说这个经法。

  其人终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空善男子处。敷座说法。于大众内。其形忽空。众无所见。还从虚空。突然而出。存没自在。或现其身。洞如琉璃。或垂手足。作旃檀气。或大小便。如厚石蜜。诽毁戒律。轻贱出家。

  ‘其人终不觉知魔著’:被魔所附的这个人,自己也不知道有天魔来著他的身,‘亦言自得无上涅槃’:他也是这么说,说什么呢?说:喔!他已经得到无上涅槃的妙果了。

  ‘来彼求空善男子处’:来到这个求深空、求灭的这个人的地方,‘敷座说法’。

  ‘于大众内,其形忽空’:在大众中,被魔所著的这个人,因为有魔的神通,忽然间,他这个身体没有了。他在这儿说说法,你就看不见他了!变成一个人空、法空!啊,人也没有了,法也没有了。‘众无所见’:大家都看不见他了。

  ‘还从虚空’:等了一等,大约几分钟之后,喔!他又从这个虚空‘突然而出’:又出来了。‘存没自在’:他愿意存在就存在,愿意没有就没有。存在和没有,都是自在的,都是随他自己意的。

  ‘或现其身洞如琉璃’:或者把他这个身,现得像琉璃那么样地透明,里边也可以看到外边,外边也可以看到里边。‘或垂手足作栴檀气’:或者他把手往下一垂,就有栴檀香气放出来。‘或大小便如厚石蜜’:或者他大便,或者他小便,就好像那个非常浓厚的冰糖那么甜。

  ‘诽毁戒律’:他说你不要持戒律,持戒律是小乘的东西,你持它干什么?没有什么大意思。

  ‘轻贱出家’:唉!你不要出家,修行就是修行嘛!何必出家呢!唉!出家人?出家和在家又有什么分别呢?他就这么诽谤出家人。

  口中常说。无因无果。一死永灭。无复后身。及诸凡圣。虽得空寂。潜行贪欲。受其欲者。亦得空心。拨无因果。

  ‘口中常说无因无果’:说没有因,也没有果,你不要信因果,因果这是一种错误的,没有这么回事的。‘一死永灭’:人死如灯灭,你死了就没有了,‘无复后身’:没有来生的。‘及诸凡圣’:他说也没有凡,也没有圣,那不过都是那么讲讲而已。

  ‘虽得空寂’:虽然这个人得到一种空寂的道理——空理,但是‘潜行贪欲’:他偷偷地尽行淫欲。这个贪欲,就是淫欲。‘受其欲者’:和他行过淫欲的这种人,‘亦得空心,拨无因果’:受了这种魔气,他也什么都空了,没有因、没有果,不必信因果了。

  此名日月薄蚀精气。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经千万年。不死为灵。出生国土。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多陷王难。

  ‘此名日月薄蚀精气’:这个是什么呢?这就是日月的精华。日月有日蚀、月蚀。日月相交、相薄蚀的时候,有那一种的精气,堕落到地上。‘金玉芝草’:或者落到这个金子上,或者玉上,或者芝草上,‘麟凤龟鹤’:或者这个麒麟、凤凰,或者是龟,或者是鹤。‘经千万年’:它们活了千万年了,‘不死为灵’:它因为不死,也成了精灵。

  ‘出生国土’:出生到这个国土里边,‘年老成魔’:他因为年老成魔了,‘恼乱是人’:就恼乱这个修道的、修定的人。【注二九】

  ‘厌足心生’:时间久了,他也生一种厌烦的心,‘去彼人体’:就离开他所附这个人的体了。‘弟子与师多陷王难’:于是乎弟子和这个师父,就一起受王法的限制、制裁了。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汝当先觉’:你应该先先地觉悟,‘不入轮回’:不堕入魔王的轮回里边。‘迷惑不知,堕无间狱’:你如果不觉悟,将来就会堕无间地狱。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长寿。辛苦研几。贪求永岁。弃分段生。顿希变易。细相常住。

  ‘又善男子’:在修定的这个善男子,‘受阴虚妙’:受阴虚明而微妙,‘不遭邪虑’:这时候不被邪虑所扰,‘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在这个圆妙的定里边,忽然间就生出来一种的变化,什么变化呢?

  ‘心爱长寿’:他忽然间心里就想著:‘噢!我这永远不死、长生不老是最妙的了。’于是乎他就‘辛苦研几’:他辛辛苦苦地就研究那个几微奥妙的地方。最微细的那个地方就叫‘几’。

  ‘贪求永岁’:他想求这个长生不老,‘弃分段生’:弃这个分段生死?弃,就是舍弃。什么叫分段生死呢?我们人,每一个的生死就叫分段生死,每一个人有一分,这叫分;每一个人有一段,这叫段。怎么叫一分呢?你也有一个身体,我也有一个身体;你也是个人,我也是个人;你有你一分,我有我一分,这是分。段,就是由生到死,这是一个段落。由你脚底下到你头上,这也是一个段落,所以这叫分段生死。

  ‘顿希变易’:凡夫有这个分段生死,证了四果阿罗汉,就没有分段生死了,但是他有变异生死。怎么变异生死啊?他还念念迁流,有这个念,念生念灭,这个念念是变异的,这叫变异生死。那么,他分段生死没有了,顿希变易,他想要变异生死也没有了。

  ‘细相常住’:微细那个相常住,得到永生,得到长生不老了。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

  因为他这种贪心一生起来,心爱长寿,所以‘尔时天魔’:当尔之时,这个天上的魔王,‘候得其便’:就等著得到这个机会了,于是乎就‘飞精附人’:叫一个魔王的眷属,来附到一个人的身上,‘口说经法’:来给他讲经说法。

  其人竟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生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因此心信。疑佛现前。

  ‘其人竟不觉知魔著’:被魔所附的这个人,他自己因为失去知觉,完全被天魔控制他的思想,所以不知道自己著魔了,‘亦言自得无上涅槃’:也说自己得到无上涅槃的妙果。

  ‘来彼求生善男子处’:来到这个想要求长生的善男子的地方。‘敷座说法’:搭上了一个法台就说法。

  ‘好言他方往还无滞’:这种的魔他欢喜说什么呢?他说:‘千里万里,我现在就可以去,现在就可以回来。我从这儿到日本去,不要坐飞机的。到日本我又可以随时买东西,把日本的东西就拿回来。你若不信,我就试给你看。’就专门显神通,专门显他这种不可思议的微妙作用。往返无滞,去和回来,都不留滞,也不需要多少时间。

  ‘或经万里’:或者经过万里,‘瞬息再来’:就这么一转眼、一瞬眼,这么喘一口气的时候,我就回来了。‘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我不单能去,能回来,而且还可以在那地方买东西,把这个东西拿回来。你若不信,我这个东西就是日本某某公司的专利品,我在那儿买的,你看看。或者收音机,或者是无线电,或者是录音机,这是日本的牌子,也没有经过关口,什么手续都没有的。这就是那儿出口的,那个公司所出的产品。

  ‘或于一处’:或者就在一个地方,‘在一宅中’:在一个房子里头,‘数步之间’:数步,就是七、八步远,这么个距离。‘令其从东诣至西壁’:使令一个人,从东边往西边走,到西边墙那个地方,这虽然不过数步远不是吗?‘是人急行’:这个人就跑著走。急行,就跑啊,‘累年不到’:就是几步远之间,他跑呀,跑一年也跑不到,从东边跑不到西边。

  你看!成年也跑不到这个地方,眼看著也走不到,‘因此心信’,‘疑佛现前’:‘噢!这是佛现身给我说法哪!’这心里就怀疑起来。

  口中常说。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

  ‘口中常说,十方众生,皆是吾子’:说你知道吗?十方所有一切的众生都是我的儿子啊!

  ‘我生诸佛’:你知道佛是谁的儿子吗?佛也就是我的儿子来著,就自己这么大言不惭的。‘我出世界’:这个世界就是我造出来的。他说:一切的佛都是我生的,我造出来这个世界。

  ‘我是元佛’:我是第一个佛,在我以前就没有佛了。‘出世自然’:我是自自然然地就造出这个世界来。‘不因修得’:我出世就是佛,也不需要修行,不是因为修行才得到这个佛的。

  此名住世自在天魔。使其眷属。如遮文茶。及四天王。毗舍童子。未发心者。利其虚明。食彼精气。或不因师。其修行人亲自观见。称执金刚。与汝长命。现美女身。盛行贪欲。未逾年岁。肝脑枯竭。口兼独言。听若妖魅。前人未详。多陷王难。未及遇刑。先已干死。恼乱彼人。以至殂殒。

  ‘此名住世自在天魔’:这种魔叫什么名字呢?就是叫住世自在天魔。‘使其眷属’:他使令他的眷属,他的眷属是谁呢?‘如遮文茶’:遮文茶是梵语,翻到中文,就叫‘奴鬼’。怎么叫奴鬼呢?就是做奴隶的鬼神,又叫‘嫉妒鬼’。这个鬼专门妒忌人的,你有什么好事,他就妒忌你。你要学佛嘛,他就不叫你学;你要学好嘛,他就往这坏的地方拉你。所以很坏的,这个鬼!可以说是个坏鬼。

  这个住世自在天魔,他叫这种鬼去扰乱这个修定的人。‘及四天王,毗舍童子’:和这四天王的毗舍童子。这个毗舍童子也就是‘毗舍遮’,又叫‘毗舍舍’。这个鬼是专门吃精气的鬼,吃五谷的精气和人的精气。好像男女行性行为这个时候,有一种精气流出来,他都去吃的。所以就在男女性行为那时候,很多鬼在旁边那儿等著吃这个精气哪!很危险的。

  ‘未发心者’:没有发心的这些个人,‘利其虚明’:贪图他这种虚明,‘食彼精气’:他也不知道毗舍遮童子等,就贪人这个虚明,贪人这种灵性,食彼精气,就吃人这种精气。

  ‘或不因师,其修行人亲自观见’:或者他没有师父,这个修道的人,就亲自观见了。观见什么呢?‘称执金刚,与汝长命’:他说他就是金刚护法,是金刚神。‘我来干什么来了?我现在就给你长寿了,教你活长年纪。’说完之后,‘现美女身’:就变一个美女,‘盛行贪欲’:这个盛行,就是行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没有完那么多的次数。什么呢?就是这种贪欲、淫欲。

  ‘未逾年岁,肝脑枯竭’:没有过一年,你说怎么样啊?肝脑枯竭,这个脑枯竭了,可以说是精脑枯竭,他的精、气、神都干了。为什么呢?这太厉害了嘛!

  ‘盛行’这两个字,这就非同凡响了,不是泛泛的,不是普普通通那种正常化了。所以这盛行贪欲啊,这个要点就在这个地方!

  这个美女一定就说:‘啊!男女的事情,你做得越多就越长寿,你的寿命就长了。’谁不知长寿长寿,贪这长寿,变成短寿了,没有过一年,就肝脑枯竭了!

  ‘口兼独言’:这时候,这个人口里自己和自己讲话,其实他不是和自己讲话,他是和这个魔鬼讲话。‘听若妖魅’:旁人听著,他就好像妖魅说话似的,其实他不是对自己讲话,他就是对著魔鬼讲话,不过你旁人看不见这个魔鬼。这种的魔鬼我都遇著过。

  我遇著一个人,天天晚间就有一个女人来找他,白天没有。这个女人一来的时候,他家里所有的人,都听得见这个女人走路的声音,好像穿著高跟鞋似的,一走,喀登喀登的,踩得楼板响,但是旁人只听见这个响,看不见这个人。那么他呢,这个女人一来了,他也不管有人没人,把衣服脱了,就上床乱来一顿,这就是这种的鬼。

  以后,我那边有一个古大神,就是巫医。这个巫医就去到他家里,给他治这种魔病。一治这魔病,这个魔鬼就来了,告诉古大神说:‘好了!你现在不是来给他治病吗?这里这个病人从今天开始就好了。可是,我现在就到你家里去,就要和你来斗斗法!’

  果然,从此之后,就到古大神、古巫医的家里去了,他的哥哥也一天到晚有这个魔鬼来,和他有这种不正当的行为。啊!这个魔,你说怎么样啊?喔!厉害啰!这个魔真厉害!

  ‘前人未详,多陷王难’:前人也不知道这种情形,所以也多数受王法的限制。‘未及遇刑’:也没来得及拷问、审问,‘先已干死’:已经在狱里干死了,他精、气、神都没有了,所以干巴死了。‘恼乱彼人’:他恼乱这个人的定力,‘以至殂殒’:乃至于到死亡的这种程度上。【注三○】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汝当先觉’:阿难,你应该先觉悟、先明白这种的道理,‘不入轮回’:如果你能觉悟这种魔的境界,就不会上魔的这个圈套,而到魔王的眷属里边去。‘迷惑不知’:如果你若不觉悟呢?那就毫不客气,‘堕无间狱’:一定要堕落到无间地狱去的,一点人情都没有的。

  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

  ‘阿难当知’:阿难!你应该要知道‘是十种魔’:在前面讲的,想阴所发生的这十种阴魔的境界。‘于末世时’:尤其在这个末法时代,‘在我法中’:就是在我佛法里边,‘出家修道’:或者他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者这个魔王附到人的身上。‘或自现形’:或者他自己现出来自己这个魔王的神通,现出种种的形像,或者现佛身,或者现菩萨身,或者现阿罗汉身,或者啊,现天人的身。这魔王什么身他都可以现的。

  所以‘皆言已成’:他们都说他已经成了什么呢?‘正遍知觉’:正遍知也就是佛。觉,有正知,有遍知。什么叫正知呢?知道心包万法,这是正知;也知道万法唯心,这是遍知。有真正的正知正见,这是佛,叫正遍知。可是这个魔也冒充佛,说他也是正遍知了。

  那么在释迦牟尼佛入涅槃的时候,佛就叫魔王来,吩咐魔王说:‘你呀,规规矩矩的啦!你以后都要守规矩的,不要不守规矩。’

  魔王说:‘我守规矩?守你的规矩?好!到你末法的时候,我就穿你的衣服,吃你的饭,往你那饭锅里头屙屎,在你那里边来破坏你的法!’

  释迦牟尼佛听见这话,就忧愁落泪了,说:‘我真是没有办法你呀!你使这个方法是最毒了。’这所谓‘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狮子身上的虫子,它吃狮子身上的肉,这就是表示末法时代魔强法弱,魔王最多了。所以我们修道的人,切记要小心!什么叫魔王呢?这魔王就是与人不同的,你看他那个样子魔里魔气的,就是个魔王,他很特别的,这也是魔王的表现。【注三一】

  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逾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

  ‘赞叹淫欲’:怎么能分别出他是魔呢?他不赞叹正修,赞叹淫欲,公开宣布这个淫欲。‘破佛律仪’:他说佛这个戒律都没有用的,不要守佛的戒律,那是给小乘人守的。我们都是大乘菩萨、大乘佛,我们既然已经成佛了,所以不要守戒律了。

  ‘先恶魔师’:前面讲的那些恶魔法师,‘与魔弟子’:和魔王的弟子,‘淫淫相传’:互相宣淫,互相赞叹淫欲说:‘啊!这是最好的、是最妙的一个法门了,真空妙有就在这里头啊!就是这个道理。’

  ‘如是邪精’:像这一类的邪精,哪一类呢?就赞叹淫欲的这个邪魔。‘魅其心腑’:因为有邪魔迷住他的心窍,所以他就贪图淫欲,也就公开宣淫。就是因为魔入他的心窍,被魔魔住了。

  ‘近则九生’:往近来说,就是九生。什么叫一生呢?说人由生到死是一生?不是的。这一百年算一生,这九生就是九百年。‘多逾百世’:往多了说,就超过一百世。多少是一世呢?这一世就是三十年,三十年算一世。那么这一百世就是三千年。那个九生就是九百年,这个百世是三千年。

  ‘令真修行,总为魔眷’:要是往近来说就是九生,这个修道人就会做魔的眷属了;要是往远了来说,就要一百世以后,才做魔的眷属。因为他被魔迷住了,虽然迷住了,都要经过多几个生生世世,这么,时间久一点,他才能正式参加这个魔的眷属。若不够这个时候呢,他的性还没有完全变成魔的那个魔性。你知道魔是什么变的?魔也就是这些个不正当的人去做的。他们不正当就会做魔的,但是没有那么快。那个魔王追他、跟著他、迷他,近就是九生,远就是百世。

  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命终之后’:这个等到九生,或者一百世,他命终了之后,‘必为魔民’:必成魔民,他不能做魔王去,因为这魔王就一个。你到哪儿做魔王去?没有那么多。只可以做个魔民,做魔王眷属的老百姓。

  ‘失正遍知’:他失去这正知正见,就变成邪知邪见,他就随著魔王去行事去了。‘堕无间狱’:将来他魔福享尽,寿命终的时候,还要堕无间狱去。

  汝今未须先取寂灭。纵得无学。留愿入彼。末法之中。起大慈悲。救度正心。深信众生。令不著魔。得正知见。我今度汝。已出生死。汝遵佛语。名报佛恩。

  ‘汝今未须先取寂灭’:阿难!你现在先不要入涅槃,你要在这世界上替我教化众生的。‘纵得无学’:你现在纵然是得到无学这个果位了。现在阿难证到二果,还没正式得到无学位;可是这种修行的道路,他是明白了,所以他现在是已经可以列到无学的位上了。

  ‘留愿入彼’:你要保留你这种慈悲的愿力,到那个地方去,什么地方呢?‘末法之中’:到将来正法已过,像法已转,末法的时候,‘起大慈悲’:你要发大慈悲心。阿难发大慈悲心干什么呢?‘救度正心’:救度一切正心的众生。

  ‘深信众生,令不著魔’:你要度众生,令众生深信你,使令他们不被魔王所迷,不让魔王得其方便。‘得正知见’:你令这一切末法的众生,就是你、我现在这些众生,不是旁人,自己要警惕自己,自己要有正知正见。

  ‘我今度汝’:释迦牟尼佛说,我现在度你阿难‘已出生死’:你把这生死已经了了。现在你证到二果,将来证四果阿罗汉,你也都明白了,你的生死可以说是了了。

  ‘汝遵佛语’:你现在听佛的话,佛吩咐你做什么事情,你不要忘了,你要遵秉佛所吩咐你的语言,‘名报佛恩’:这就是报佛的深恩了。

  什么是报佛恩哪?你只要听佛的话,就是报佛恩了。我们现在想报佛恩,也就是听佛的话。阿难报佛恩,阿难要听话;我们报佛恩,我们也要听话。我们听释迦牟尼佛的话,听法师讲经、讲这个道理,你们也要听话。所以最初我对某个弟子说:‘你要听话。’现在都要听佛的话。我不是佛,但是我也要听佛的话,你也要听佛的话,我们千万不要不听佛的话!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现境。皆是想阴。用心交互。故现斯事。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现境’:阿难,像上边所说,这十种禅那静虑的功夫现境,你用功用到这种境界上了。‘皆是想阴用心交互’:这种的境界从什么地方来的呢?都是从五阴里边的想阴而变化逼拶出来的。你用功用到极点了,就有这种的现境。有这种的现境,你不要认贼作子,不要被这种境界所转。

  在这个时候,这是用心交互,在坐禅的时候叫用心。你用心,在想阴里头这种阴和你用功这种功夫的力量,互相交战、作战,就好像打仗似的。

  这一打仗,如果你的定力胜了,把想阴就打败了;想阴若胜了,你的功夫若不存在了,散失了,没有定力了,你就著到魔的境界上了,‘故现斯事’:所以就有这种的事情现出来。

  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缘。迷不自识。谓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

  ‘众生顽迷’:就说众生有一种执著心,顽固不化,愚痴无智。‘不自忖量’:不自己给自己想一想,不自己量度一下自己,‘逢此因缘’:遇到这种魔的境界来了,‘迷不自识’:最要紧的要迷不自识,要是你能识了,就不被境界转。

  识就是认识,认识就是觉悟,觉悟就是不迷。所以你若是明白了就不迷,你不明白就迷了。迷就是不认识,不认识反而怎么样呢?

  ‘谓言登圣’:就说,‘哦!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成了佛了。我这成佛非常容易的,连两块豆腐那么多钱都不需要用,我就成了佛,你看这太容易了!’自己就说自己成佛了,又说自己得道了,又说自己开悟了,又说自己破本参了。本参,就是他参的那个话头,他说他明白那个话头了。

  好像今天来的这个美国人,和前几天那个‘美国的六祖’是一样的。既是一样,所以他佛也不拜,塔也不礼。前边不讲过不礼塔庙?他也不拜佛,也不听法,在这儿吃饭,完了就走了。你说为什么他走呢?就是那个魔牵著他走了。学得周身魔气,想在这地方再多停留一分钟,他心里都觉得不舒服,所以吃饱饭就跑了!就是这一个样的,你这要认识他!他的意思就是他已经成佛了,所以不要拜佛的。

  ‘大妄语成’,‘堕无间狱’:将来是要堕无间地狱的。你别看这暂时暂时的,这少则九生,多则百世,他就做魔的眷属了。

  为什么他不听佛法?就因为他有一股魔气在身上。他想要听,可是周身都不安乐,在这地方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住。本来我对你们每一个人都讲过,你们都要注意的,以后到任何的庙上,或者佛堂,一定要遵守人家庙上的规矩,看大家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自己到那地方,好像人家拜佛,我在那儿一站,这是最不好看的一件事;并且这个样子,是到处学不到佛法的。学佛法一定要卑躬折节,谦恭下气的,要这样子。

  汝等必须。将如来语。于我灭后。传示末法。遍令众生。开悟斯义。无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护。成无上道。

  ‘汝等必须’:汝等是谁呢?就是阿难和所有在会的大菩萨、大阿罗汉、大比丘僧与大富长者等,这一切的人。佛都吩咐了,你们必定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将如来语’:将我——如来所说的话,‘于我灭后’:在我灭度之后,‘传示末法’:你们切记要相续不断地,传示给末法的众生啊!‘遍令众生开悟斯义’:普遍地令一切众生,明白我所说《楞严经》的道理,这五十种的阴魔,色魔、受魔和想魔,前边我所说这个道理,你都要宣传给他们,令他们听著。

  ‘无令天魔’:不要使令这个天魔‘得其方便’:这个天魔你要是给他机会,令他们得便了,那就不得了了。你要‘保持覆护’:又要保持这个佛法,又要拥护佛法,‘成无上道’:你才能成就无上的道果。



  有关“五十阴魔之想阴十魔”的其他文章
· 下一页:五十阴魔之行阴十魔
· 返回 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