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推荐 - 大乘无量寿经解 - 正文   │ 文章推荐
 

  伍、再记

  丙寅暮春之初,本解三校甫竣。乃于篇末,再赘数语。

  此解因海内缁素大德之倡导,由东林寺提出申请,重印五千部。东林寺乃我国净宗第一代祖师远公大师之道场。晋代《观经》及《阿弥陀经》均未译出,远公所禀正是《无量寿经》。今日东林与海内大德倡印此解,正契宿缘。大经放光,今正是时。

  忆于注经之初,曾拟广引最新科学成就,以为譬喻,或作佐证。但动笔以来,始知此经广博幽深,浩若烟海。若再傍征科学,势必篇幅过巨。乃变初衷,舍繁就简。兹藉重印之机,乃于末后,稍谈科学,聊补前愿,略显结合科学以阐明佛理之方便。

  余乃科技工作者,故常于讨论佛理时联系科学,听者每易领会。例如:人皆有佛性,生佛不二、生佛宛然等难明之旨,若以磁性喻佛性,以磁铁喻佛,以未经磁化之铁喻众生,则闻者易于得解。铁类等磁性物质皆有磁性,可喻众生皆有佛性。磁性之作用极胜,例如发电机与电动机皆赖磁力而显功用。可见磁性不但是有,且作用无穷。但若从磁铁剖折磁性,觅其形体,则了不可得。正如傅大士所颂:‘决定是有,不见其形。’磁铁与普通之铁,其本体并无分别。磁铁中电子运动轨道之方向一致,故有显著之磁作用。未经磁化之铁中,电子运动轨道杂乱,彼此方向不同。故所产生之磁作用,互相抵销,而不显磁性。若将此铁置于磁铁附近,铁中电子受到磁铁磁力之诱导,而排齐运动轨道之方向,于是立即显出磁力。可见磁铁与铁本体无异,故云‘生佛平等’。加之以磁铁与铁所产生者,只是共同一个磁场,故云‘生佛不二’。但铁实因磁铁之磁化作用,而成为磁铁,故云‘生佛宛然’。由上可见,铁之异于磁者,只因其电子运动轨道杂乱。以喻众生所以异于佛者,只因妄念纷飞。从此譬喻,可助学人理解佛法。

  上例乃就普通物理学而言。若联系近代物理学,则更令人震惊。上例仍为旧概念,从物质而产生场。但现代物理学则认为物质者,只是人之错觉。爱因斯坦曰:‘物质是由场强很大的空间组成的。……在这种新的物理学中,并非既有场又有物质,因为场才是唯一的存在。’爱氏指明物质形成于场(场乃具有能量强度之空间,其中并无一物),并唯有场是客观存在。另一大科学家赫尔曼·外尔亦谓:‘一个物质粒子,例如电子,只是电场的一个小区域,其中场强的值很高,这表明在这很小的空间,集中了相当大的场强。……事实上,任何时候也不存在构成电子的物体。’此上二人均谓物质只是场。另一科学家杜·布洛伊则认为‘一切物质都是波(如无线电波)’。以上之说,皆显粒子二重性——颗粒性与波动性。所谓颗粒,正如爱氏等所指,只是场强较高的空间。故当代西方科学界先驱,艾德·蔡安指出:‘宇宙物质各系统,一般可归纳为物质、能、电荷等等,一概都是归于零(空)。’以上论断,皆成为《心经》中‘色即是空’之科学根据。

  艾德·蔡安继云:‘(一切所有)既归于空,当然亦能从空形成,随时均可成可灭。’又例如日本科学家松下真一所著之《法华经与核子物理学》曰:‘阳电子和电子发生冲突(指碰撞等)时,在一刹那,所有粒子(指上述电子)都会消灭,而变成两个光子,成对的生成或消灭。’又‘元质点的世界,是一个反复“生成”和“消灭”的世界。’又‘这不就是佛教所说的“空即是色”以及“色即是空”之物质上(指物理学)的模样本身吗?’(此书中关于佛学精理之阐述,余虽未尽苟同。但著者曾在德国汉堡国立理论物理研究所,从事统一场论等研究工作十余年。故所介绍之科学内容,均可珍也。)

  近代科学界不但从微观世界实验中,证明物质形成于空,变化坏灭,反复不已;并在宏观世界研究中,取得同样结论。天文学家霍金斯云:‘星点旋系从强度高能的虚无之中形成。’科学家已证实大宇宙出生于虚空,各种天体(星云、星球)皆在不断运行,不断生成和消灭。从空而有,因有而住,从住坏灭,复归于空。例如猎人星座距地球十五光年,乃距地球最近之星座。从夏威夷猫娜基山顶,用无线电望远镜摄得猎人座星云爆炸散开(坏灭归空)后之照片,后复用红外线镜头,摄得正在初步又形成新星云(从空复成)之照片,此实为星云宇宙由老到坏、灭又再生之最佳科学证明。猎人星座现正处于形成之初步。如是新生之星体,其数无量。星体经成、住而衰老,乃发射红光,称为红光巨星。太阳系中之太阳再经六十亿年,即将老化为红光巨星。倘更趋衰老而濒临毁灭时,天文学家称之为白光矮星。因即将崩溃,乃竭尽残力,辐射白光。星体缩小,最后突然爆炸而毁灭,复归于空。宏观世界中反复迁变,吻合于佛说之宇宙规律—成、住、坏、空。

  再者,天文编号为M87之无线电波星云旋系,从非物质之无线电波区,喷出长达一万光年之光炬,其中为高速高能电子。从非物质之中,亦即从虚空中,而射出物质,实为惊人发现。从‘空’转变为‘有’,故‘有’之本源即是‘空’。上述种种科学实验,若联系佛学,则显现为‘有’即假谛;本体为‘空’即空谛;空有不二即中谛。天台宗基本教义之空假中三谛三观,现正由科学实验而日获证明。

  不但独立绝对之物质被科学界否定,时间与空间亦有同样遭遇。爱因斯坦相对论,抛弃牛顿氏绝对时空之概念,指出时间与空间皆是相对的。彼等皆依赖于观察者之状态。若观察者运动速度可与光速相比,当其相对于观察者之速度继续增加时,时间之间隔即将延长(亦即运动者之时钟变慢)。至于空间,(具长,宽,厚三维,兹以长度为例),相对论证明:一个物体之长度,与其相对于观察者之运动速度(可与光速相比)有关,速度续增,则此物体之长度在运动之方向收缩。由上可见:运动者所经历之空间与时间,均依赖其与观察者之相对运动速度。(所有与空间、时间有关之测量亦同样皆是相对的。)于是某一观察者视为同时发生之事,另一观察者则可能视为不同时。(浅例:假设有一列火车正以高速(可与光速相比)离开A处向B处飞驶。恰巧AB两处同时有闪电落地。车内人所见,则为B处之闪电先落。但AB中间C处有一人静坐。此人所见则两闪同时落地。)故知绝对独立之空与时,俱不存在,只是人之错觉。

  相对论物理学中,于三维之空间坐标上,加入时间,作为第四维。两者相互联系,而构成四维时空连续区。四维空间之实况,当人之思念,未彻底脱离妄想执著之前,则无法了解。但可从三维与二维空间之对此,而猜测四维与三维空间对比之情况。人为三维空间之生物,本身亦是三维。人可在地面投射一个影子。地面可理想化,为一几何平面,即是二维。假设此二维空间有生物,则此生物所能觉察者,只此影而已。绝不能知此影之源,亦无法估计此影将如何变化。至于弄影之人,则可随意变化影之形相,并予知此影将于某时可达某处。(此即俗称之预知未来。人对地面所有一览无余,即俗称之透视,可使影子忽有忽无,即俗称之搬运。)由于以上之对比,人可稍测四维与三维空间之对比情况。例如实际物体在运动中之长度,即四维空间点组在三维空间之投影。若欲测定物体长度,则与确定影子之长度,同样无意义。(前已提出长度随观察者相对运动之速度而变。)至于电磁波乃四维空间之波浪。每一电台发射之电磁波,皆可透过墙壁,遍布虚空。同时空间每一处,皆有各电台发射之电磁波存在。若转动接收机之旋钮,则东京、伦敦、巴黎,皆在当下。由是推想,四维及更高维空间之生物,其神通妙用更应远倍于是。佛经中指出欲界天中,天人皆有天耳、天眼等通,能预知众生未来死此生彼之种种情况。正因欲界天乃四维及维数更高之空间。色界天及无色界天,维数又高于欲界天。现科学家已承认十一维空间。圆满究竟佛陀之维数,应为无限大广。其法身遍满种种空间,无有障碍。

  空间维数愈高,其境界愈不可思议。由此复度多空间之学说,可减少人类对于佛教不可思议、超情离见、理事无碍、事事无碍法界(例如:小大相容,延促同时,一多相即,重重无尽。)之疑惑。世人每以世间常识为判定真伪是非之标准。惜未知此所谓为常识者,正是主观错觉之产物耳。

  日松下真一云:‘这实在很奇怪。正是现代物理学(元质点论)的真理,并用实验加以证明。这和古代的佛教思想的具体表现一样,不是令人惊叹吗?’卡普拉在其《物理学之道》,(中译本名《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云:‘古老的宗教典籍《华严经》,与现代物理学的理论之间,有著惊人的相似性。’当前大科学家作如是惊叹者,大有人在。上之二氏,仅彼中区区二例而已。

  卡氏复于其书之结尾处指出:‘我们(西方)的整个文明能否生存下去,也许就取决于我们能否进行这种变革。它最终取决于我们采纳东方神秘主义某些阴(指《易经》坤卦之德)的态度和能力。…’西方文明所急需采纳者,乃东方哲学之精髓。而佛教妙谛正是其中之顶峰。目前西方学术界有识之士,来求起死之药。我辈佛徒若能善巧传播如来真实之义,对于人类未来之文明幸福,定可有空前之贡献。

  卡氏指出,《华严经》与现代物理学有惊人之相似性。而《无量寿经》,称为《华严》之中本。《华严》事事无碍法界之十玄门,备具于本经。故于注经之初,曾拟广泛联系科学。但以内容繁重,乃弃初衷。兹于重印之机,补志数则。篇幅所限,未畅欲云。挂一漏万,贻笑方家。唯冀读者了知,本经实为世出世法之要典,慎勿因其未合常情而轻忽之,则幸甚矣。

  前岁甲子所印之本,乃未定稿。兹蒙江南缁素大德发心大量印行。乃更加校订,正其谬误,删其未妥,释其晦涩,力求明确易解。但为水平所限,未能尽如所愿。念祖乃愚昧下凡。注解大经,似管窥天。敬祈诸方大德,不弃鄙陋,续赐指正为叩。

黄念祖再记于北京莲舍一九八六年(丙寅)四月



  有关其他文章
·附录 一、本经原序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