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法师开示·法师法语 - 正文    │ 文章推荐
 

  重建道德与青少年教育

净空法师访谈录
2002年5月11日和12日
净空法师开示于新加坡净宗学会 - 共二卷

  净空法师访谈录(第一卷)

  曹小姐: 法师您好:我们是来自中国天津中华王逸夫网和中华养正文化网,以及天津中华青少年养正文化促进会的代表。首先感谢您能够专门接受我们的这次祈请,就青少年方面的有关教育和成长的问题,为天下的孩子们作一次开示。我们觉得现在的青少年的教育已经变得非常突出了,有些学者一直认为,就是说二十一世纪的发展,青少年的教育已经上升到非常重要的课题,未来的世界到底会怎么样,不是由科技决定,而是由人决定的,而未来的人恰恰是我们现在正在成长当中的青少年。现在存在孩子们身上的问题很多,这是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好像各个国家的政府都已经开始重视这个问题了。我们此次来想就有些问题,请老法师从佛教的、从佛陀的精神,为我们作一次开示。一直以来,我们觉得法师是个宗教家,但是更是一个教育家,因为法师不仅把佛陀的精神以教育的形式传遍了全球,这些年来法师尤为关注青少年的做人和道德问题,这在很多光盘上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次的问题,首先就是说请法师谈一谈,中国的孩子特点是什么?现在青少年的现状如何?法师跟我们谈一下好吗?

  净空法师: 曹小姐,你们今天远从天津飞到新加坡来访问,我们利用这个短短的时间,就我自己所知道这一点点,提供大家作参考。青少年的问题确实是非常严重,前年我在杂志上看到美国青少年的犯罪率,每一天平均有六千九百万件,这个数字非常惊人。我看了之后很震惊,很快地我就到美国洛杉矶去了一趟,跟大洛杉矶地区检察长,另外还有一位议员,还有一位是加州大学的分校校长,我们举行了一个座谈会。第二天我们跟美国的基督教的修道院,天主教的一位满神父,也都谈这些问题。我特别提醒检察长,跟宗教的领袖们,这个问题如果没有妥善地解决,将来会演成无可收拾严重的灾难,他们也警觉到。但是这个问题提出来了,现在还没有妥善的办法。我也听听曹小姐你有哪些问题?

  您刚才讲的是关于美国的孩子方面的现状。这个是全世界已经非常严重了。

  曹小姐:现在在中国实际上也是问题比较严重,中国的公安部在去年,通过媒体公开报导的一些统计数字,就是说十几岁的孩子的犯罪率,而且是恶性事件的犯罪率,每年的话都是在以比较大的那种比率在上升,而且这些犯罪的时候,像过去我们所无法想像的,为了一点事情的话,就可以抢一点钱、可以杀人,甚至可以杀父弑母,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说非常个别的现象,这还是只是就犯罪而言。还有就是关于大部份孩子的一些现状,也是挺令人担忧的。中国有他自己的特点,因为这些孩子起来,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前些年号召的计划生育,现在独生子女,而这些孩子成长起来,可能与其他国家还有不同的地方,就是说在父母和家族里边这种过份的关心当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好像自我中心的意识太强,而且相对的比较自私、比较明显,还有一些就是脆弱,还有一些就是责任感,好像相对的都比较薄弱。我想问问法师,就是关于现在这种现状,是独生子女的问题造成的呢?还是说我们跟教育、跟社会其他方面,请您帮助我们分析它的原因。

  净空法师: 我虽然出生在中国,流浪在海外有半个世纪多了,也很少能回到祖国去。虽然去过几次,行程非常匆促,接触的面非常的窄小,所以对于国内一些社会问题我了解得不多,许多同修都知道我,三十多年来我没有看过电视,没有听过广播,也没有看过报纸。所以人家问我,我天天天下太平,没有事情,心地过得很平静。偶尔有些同学来告诉我,最近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听听他们口里说的,我也从来不过问这些,但是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中国文化的根是儒家,儒释道三家的教育。佛跟道在古时候,可以说都是属于社会教育,所以我们中国人称儒家、道家、佛家,你看看从这些称呼上你就能够体会到。这三家的教学造成了中国传统的道德文化教育。这个教育是多元的,孔老夫子有教无类,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在春秋时候中国没有统一,小国很多,我们在历史上念到的八百诸侯,有八百多个小国,孔子周游列国,不论你是哪一个国家的人,只要肯跟他学习,他都愿意接纳,都全心全力教导你。所以儒释道三家,我们一定要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观察,他们都是社会教学,而且社会教育的根,都是以道德。

  什么叫道呢?道是宇宙之间自然的规则,称之为道,自然的秩序,自然的纲领。大宇宙在太空当中运行,它有秩序,它有规则,所以古圣先贤他们教学的根在哪里呢?根就是从这里生的。人生活在世间,一定要随顺自然的规则,这叫道啊。中国人常常说的天人合一,自古以来所谓是天地人三才,天地人是一体的,人要能体天心。什么叫天心呢?就是自然的法则,叫天心,自然的规律。在人就是夫妇、父子、兄弟、君臣、朋友,这个人与人之间关系,这是天然的法则,不是制度,不是学说,如果人能够合乎天然的法则,这叫行道。行道有得于心,有得于身,这叫德。德是日常行为当中局部的标准,局部的规律,但是这个标准规律跟大道、大自然的规律一定相应,古圣先贤教育的根是从这来的。

  中国人重视教育,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胎教开始。母亲怀孕的时候,心要正,容要正,为什么呢?他起心动念、喜怒哀乐影响胎儿,中国人懂这个道理,所以小孩生下来有很好的天赋,这个天赋是母亲在十月怀胎里头培养成的,父母对儿女有责任感。现在这些道理丧失掉了,我们这一代人很可怜,我这个年龄,受中国古老传统教育的影响,大概只有半年,我念过四个月的私塾,以后就改成短期小学,私塾就没有了,古书就不念了,文言文没有了,念白话文的,这个是教育上最大的失策。古时候的教学,我们的列祖列宗,几千年累积的智慧经验,我们不能把它否定。我常常讲今天灾难现前了,将来的灾难比今天还要严重,有许多人问我这是什么原因?我只有一句话回答:“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再仔细观察,中国这个民族,几千年在这个世间没有被淘汰、没有被消灭,什么原因?文化的力量,文化力量里头的精髓是教育。中国的教育政策是汉武帝制定的,采取孔孟学说作为国家教育的主流,这两千多年来改朝换代很多,先是蒙古人入主中国,元朝;后来有满族入主中国,清朝;这一些异族入主中国,都没有改变中国的教育政策,了不起啊。我读历史,为这桩事情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他们不改?还是用中国传统的教育的理念、教育政策。我们在这里才发现到,蒙古跟满清那一些帝王真正有智慧,真正了不起,中国是个很大的民族,少数民族统治多数民族不容易啊,他用什么?他用教育,你们几千年传统的教育,大家都听孔老夫子的话,都听释迦牟尼佛的话,那些皇帝说这不是我的意思,你看是孔老夫子讲的,佛讲的,我们老百姓不听就没有话说了。对这皇帝拥护、欢喜,他不是用他自己的意思,用他自己的圣旨来办事,用儒释道圣人教学来办事,所以社会安定,天下太平,享受贤明的治世,都是从古老教育,所以听信老人言,他才能解决问题。非常不幸,满清亡了之后,从民国开始,中国人丧失了民族的自信心,我们才落得今天悲惨的局面,一味崇洋,什么都说外国好,要把中国文化彻底推勫,“打椡孔家店”,儒释道三教都要把它消灭掉,消灭掉之后,行,有没有新的东西来代替?比这个还要好,人民有福。这个东西废掉了,消灭掉了,没有新的东西来代替,麻烦来了。

  我这一次到日本去访问,深有感触,我到日本真的是像回到家乡一样,日本的文字一大半还用汉字,用繁体字,走到街道我们都能看得懂,招牌都能看,言语不通,文字能通。反而回到中国之后很困难,简体字看不懂,真的像到了外国一样,感觉得很生疏,没有日本那么样的亲切,看到日本想像得到建筑,还保存着隋唐的那种风格,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些年来我们在外国,许许多多外国人说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我跟日本、跟韩国解释,我说绝对不是中国政治的世纪,也不是中国武力的世纪,不是中国科技跟经济的世纪,不是的,是什么呢?中国文化的世纪。中国文化的精髓,英国汤恩比博士说过是孔孟学说、是大乘佛法,他说解决二十一世纪问题,只有用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我劝日本人,他们还有底子,你们如果能把孔孟学说、大乘佛法兴旺起来,你们是二十一世纪世界的领导人,我鼓励他们。他们还懂得孝亲,还懂得尊师,我去参观比睿山,祖师殿堂里面供奉着智者大师、璋庵大师、幽溪大师、鉴真和尚,都是中国人,他们有油画像,有雕塑的像,像差不多跟真人一样高,我们在顶礼膜拜,感激日本人。我勉励他、鼓励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带动中国,让中国人醒悟过来。同时我也告诉他,中国强大起来,决定不会用武力报复,中国自古以来是个和平的民族,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看到中国人对外国发动战争,侵略别人,中国历史上没有的,以后也没有,这一点你们大可以放心。

  文化没有国家界限,哪一个国家提倡,哪一个国家领导世界。所以教学还是要用儒家,还是要用佛法,儒跟佛的教育,根在孝亲,孝亲尊师。佛法教初学,你一进门来,教给你净业三福,头一句“孝养父母”,第二句“奉事师长”,根啊。儒家的教育建立在孝道的基础上,大乘佛法也是建立在孝道的基础上,你只要把根找到了,知道什么叫做道,道就是五伦,伦常是大道。什么是德?行道有得于心,行道有得于身。中国自古以来传下八德,八德有两个说法,两个说法都好。第一个说法--“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第二个说法--“忠孝仁爱、信义和平”。所以中国自古以来教什么?这个是教育的中心,中心理念,从小培养,到他成年,纵然在社会上有些越轨的行为,越轨的幅度不大,所以这个社会能够长治久安,能够维持大一统。中国从汉朝一直到今天都是统一的,这个在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国家,西方罗马一千年,灭了之后再不能复兴了,唯独中国在两千几百年维持大一统的局面。所以许许多多外国人感觉得惊奇,这是什么力量造成的?文化造成的。如果今天我们把儒释道统统都废掉、都舍弃掉了,中国这个大一统的局面可能到二十一世纪就终止了,这是很可悲的一桩事情,很值得我们反省深思。

  曹小姐: 法师刚才讲到的,我理解是造成现在青少年现状的原因,关键在于中国传统文化的阙失,把优秀的东西没有传承下来。但是现在在中国国内,学者当中也有两派意见,一种就是根据现在的状况,应该提倡恢复传统优秀文化,因为在中国的教育当中,更注重的是做人、君子的教育。但是另外也有一部份学者认为,世界发展到今天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无论是科技,还是人们的物质生活,都已经发展得非常的快节奏,而传统的文化、传统的一些道德,他认为有些保守了。

  净空法师: 这个问题,所以我不找中国,我找日本,日本人好,吸收西方的科学技术,又能够保持自己的传统文化,我希望日本人能够领导二十一世纪。

  曹小姐: 东方的教育和西方的教育有什么差异,您能给我们作一下比较吗?

  净空法师: 西方的教育从小就教儿童竞争,竞争的观念,竞争升级就是斗争,斗争再升级就是战争,战争一爆发世界末日。所以我跟西方人,跟美国教授谈,给他分析,我说这是一条死路,他点头,他同意我的看法。中国的教育,想到自己他会替别人着想,中国教育里头没有“竞争”这个词句,中国教育是忍让,是爱人,是全心全力,真的是毛主席讲的“为人民服务”,全心全力为人民服务,为人民造福,不为自己,能够舍己为人。西方教育是只有自己,他没有替别人想,总是想尽方法,能够达到损人利己,每一个人都有这个观念,这个世界哪里会有和平呢?东方圣哲的这些圣人,教导人舍己为人,科学技术我们要,为人民造福,不要为社会造出威胁,造成人心理、生理都感觉到不安。

  今天科学技术的发展,都发展到尖端武器,今天生活在这个世间的人,没有一个人有安全感,不知道大战什么时候爆发。我看过,这是有朋友送给我的,法国的诺查丹玛斯的预言书,欧洲人把他看作圣人,他的预言讲两千年,现在这个时代,世界末日快到了,第三次核子大战,这个战争之后,世界上的人口只剩下“大七之数”,有些人说明这个“大七”应该是七亿人,现在世界上人口是将近七十亿,换句话说,大战过后只剩下十分之一。还有人说得更可怕,这个“大七之数”是七千万,换句话说一百个人当中,只能剩下一个人。所以这个战争是世界这一个阶段最后一次的战争,这个战争以后,至少有一千年不会发生战争,人差不多死尽了。这是一种预言,是一种推测,有没有可能呢?我们冷静细细观察现在社会,观察人心,很有可能。

  中国人非常聪明,这个是现在世界上都承认的,中国人自私自利,不团结,这也是他们看得很清楚的。一九八三年,我在纽约讲经,当时主人请我吃饭,还是中国的圆桌,有几位美国当地人。他们向我提一个问题,他说:法师,现在西方人对中国人看法跟从前不一样。我说:那怎么看法呢?他说:现在我们肯定中国人,一个一个人比,中国人是世界第一;两个两个比呢,犹太人第一;三个三个比,日本人第一。他问我:中国人为什么不团结?我当时立刻就回答他(他们是基督教徒):上帝的安排。他非常惊讶:这怎么是上帝的安排呢?我说:中国人要团结了,你还有饭吃啊?所以大家哄堂一笑了之。这说明世界上最团结的是日本人,日本人何以能团结呢?接受中国古老的文化。日本人今天从战后,五十年能够再复兴,成为世界的一大国,靠什么?靠中国文化,这是不能否认的,靠中国的伦理道德。伦理这个观念在日本扎了根,家庭有伦理,公司行号有伦理,政府有伦理,这个是我们对日本人敬佩的地方。不能因为在第二次大战,在中国造成严重的灾害,我也是受害人之一,但是他们能够保持中国传统的文化,这一点我们不能不佩服,这一点我们中国人比不上日本人,我们不能不惭愧,不能不觉悟。这一次访问之后,日本那边还要请我到那边去讲经,我说可以,我答应他。

  曹小姐: 法师刚才讲的,就是日本战后这几十年发展如此之快,是因为他把东方的、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西方的科技知识结合得非常好的缘故。但是我毕竟觉得日本的文化毕竟来自于中国,而文化的根还是在中国。近几年西方一些学者,到中国学习研究传统文化的人数已经越来越多了,而且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西方国家,可能由政府批出专门的资金,来扶植一批学者,就是专门研究中国文化。所以我想振兴中华民族的文化,不仅对中华民族的振兴有好处,而且我相信对世界的走向健康的发展,也是非常有好处的。所以又产生了一种说法,就是说只有中国的儒家思想与佛教思想相结合,方能彰显中华民族文化之精髓,才是拯救世界未来的良方。您对这句话怎么看?

  净空法师: 这句话决定是正确的。说出这个话的是英国汤恩比博士,跟日本的池田教授,他们的谈话记录,在香港有中文的译本,我看过。汤恩比博士非常强调,拯救二十一世纪的社会,只有中国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他鼓励池田教授,应当重视,就是日本、韩国、中国、越南,他说你们这是一个文化圈,如果这四个国家合起来,把大乘佛法跟孔孟学说复兴起来,全世界的人都得福。所以这些年来,世界许许多多国家主要大学里面都有汉学系,研究这个问题的人越来越多了。从九一一事件发生之后,学术界里面相当着急,我在澳洲,昆斯兰大学校长来找我,告诉我现在学校里,对于国际政治、促进和平、消灭冲突问题,他们有个研究中心,跟我讲现在在全世界,有八个学校在做这个工作。这八所学校里面,昆斯兰做得最有成就,我到他们中心里面去参观,中心一共有十二位教授,我看这些教授聪明,我赞叹他们是菩萨化身,上帝的使者,全心全力投入这个行列,都希求怎么样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国际上的争端、冲突。

  九一一事件之后,他们作很深沉的反省,认为冷战、热战不能解决问题,希望从另外一个角度,用和平的方法来解决,这个理念正确啊。战争、报复,那个仇恨是越积越深,应当用宽恕、反省。佛家的教育讲什么呢?我常常在讲经上讲,佛家整个教学的内容跟我们讲三桩事情: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人与天地鬼神的关系。中国讲无神论,我说无神论可以,我们就不谈神,你相不相信现在科学家讲的有不同维次空间?这个我们相信,其实那就是不同维次空间里面的生物,我们称他为神,称他为鬼神,名词不一样。这三个关系处好了,宇宙和平,不但是我们这个世间。我跟这些教授举行了两次座谈会,我跟他们讲冲突的根在哪里。你不要看世界上大的冲突,这个冲突的根本在哪里?我们要从根本解决,才能真正产生效果。我告诉他,根在家庭,冲突从哪里起来呢?夫妻冲突,父子冲突,兄弟冲突,在社会上老板跟员工冲突,朋友之间冲突,这是一切冲突的根,他们没想到。所以你怎么样能够教导一切众生、人与人能够和睦相处?我说中国人讲和平,全世界祈求和平,祈求和平千万年了,和平越来越远了。什么原因呢?和睦相处是果,因是平等对待,只有平等对待才能和睦相处,不能够平等对待,和平永远没有希望。所以大国要以平等对待小国,富国要以平等对待穷国,社会上富人要以平等心对待穷人,世间安定啊,才能达到和平。我说我这个说法你们能听得懂,更深一层的,那个冲突的真正的因在哪里呢?佛法里面讲本性跟习性的冲突,在自己啊。这个意思很难懂,我举一个很浅显的例子,自利与利人的冲突。你起心动念是不是首先想到自己的利益?如果我们起心动念想到别人的利益,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二,天下太平,什么事都没有了。这要用什么方法达到呢?教育啊。

  中国从前的教育是从小教,启蒙的时候,你看看教《三字经》,《三字经》头一句话就把这个问题摆平了--“人之初,性本善”,那个善不是善恶的善,那个善就是佛家讲的心性、纯善。善恶的善是习性,所以夫子讲“性相近,习相远”。怎样能够维持呢?靠教育,“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唯有教育才能治天下太平,才能够达到人民幸福,所以中国是全世界最重视教育的一个民族。现在西方的文化走不通了,要找东方的东西才能解决问题,一点都不错。他们这个中心,我参观之后,我说你这个中心设立在政治学系的下面,这个格局太小了,今天要解决全世界的争端,这个几乎太小了,应当把它扩大成为一个学院。他这个学校有七个学院,能够增设一个和平学院,我跟他建议。学校很难得,我佩服他们,他们居然动员,在一个多月当中,把他的中心提升成为一个研究所,这个难得。我说好,提升作研究所,你可以培养研究生,这些研究生将来都可以做老师,就扩充为一个学院。我看了很感动,他们的速度太快了,真的是办事,真的是希求和平。为了希求和平,我们要舍己为人,这一点做不到,你谈和平是假的。我说大家都是教授,教授的收入非常有限,学校里面拿这一点薪水,出版东西卖的钱都很有限。我说我们都是读书人,都是从事教育工作的,教育是为社会,是为人民的,首先我们要放弃自己的著作权,你这个著作权不放弃,书印出来后头“版权所有,翻印必究”,你还谈什么和平?我这个话说得这些教授们很感动,告诉我,我们决定放弃所有权,对呀!不能为自己这一点利益,我这么多好东西让别人看不到。我说我的一生出版的书也好,光碟、VCD 这些东西统统没有版权,所以为什么在全世界有这么大的流通量,没有别的,没有版权谁拿去印都行,谁拿去拷贝都可以,不必要告诉我。为什么呢?这些东西是劝导众生的,是劝人为善的,我何必设这个关卡把它阻住呢?我得一点什么利益呢?众生的损失有多大呢?我能够舍弃这一点,多少众生得利益了。这个话他们听懂了,所以他们很欢喜依我这个意思做,他们今后出版物,版权这几个字样抹掉了,不要了,我们要牺牲自己为别人。

  其实刚才讲到青少年身上存在的问题很多,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青少年比我们小的时候苦恼也很多。他们身上存在着一些特点,除了文化方面的阙失之外,包括从小社会的这种提倡竞争,使他们从童年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童真的快乐,进入到竞争的这个行列里头,包括学习上的。还有整个社会整体的物欲横流,和错误的诱导,所以现在的青少年精神非常空虚,生活没有目标,实际上这是另一种苦恼。法师能不能谈一谈,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尽快的使中国的这种传统的优秀文化,在青少年当中普及开来,另外尽快的将中国优秀的文化弘扬到世界当中去,然后以利益世界人民,利益世界未来的美好的发展。

  这桩事情,我在过去跟朴老谈过,跟宗教局叶小文局长也谈过。挽救国家的命运,挽救世界的劫难,现在卫星传播这个工具好啊,应当要好好地去利用。今天中国国家领导人,□先生,他如果能够组成一个班子,中国传统文化教学的班子,人数不要多,七八个人就够了,在录音室里面做教学的录像带,把这一些古圣先贤宝贵的教诲录成有声书,有声有色,能够在卫星电视里面去播放,国家力量容易啊,有一个专门的频道,二十四小时不断地播送,全世界都能够收得到。中文的这些老先生所讲的东西,把它翻成世界上主要国家的言语文字,教导全世界。这样一来,中国就是全世界的文化中心,真正是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领导的。刚才我说过,文化是没有国家界限的、没有种族界限的、没有宗教界限的,哪一个人先办,办得好,他将来是世界上的领导人,这个是超世纪的,古时候历史上所没有的,这个真正叫建大功、立大业,就在要觉悟过来,要重新认知,要认真努力去做,要赶快做。为什么呢?如果再过个五年、十年之后,想做没有人了,师资找不到了。所以那个时候,朴老跟我谈的时候,他们有八老在一起合作,想做这桩事情,缘不成熟,听说八个人,现在大概只有一个存在,其余七个都已经不在世了。他们用心良苦,那个知见纯正,所以现在我们不赶紧去做,以后真的想做,找不到师资,对于中国古典真正有修养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对于佛法亦复如是。现在佛教,无论是在家出家人,有几个人把整个的精神、时间用在经典教义当中?如果不能够放下名闻利养,不能够放下五欲六尘的享受,古圣先贤的这种学问,你没有办法学习。古人读书,大家都晓得,寒士,读书人都清寒、清高,他把财产、钱财都没有放在心上,生活非常简单朴素,三餐只要能吃得饱,衣服只要能穿得暖和就足了,知足常乐,这才能做学问。不知足的人怎么能谈学问?所以现在只能谈知识,不能谈学问,做学问的人在这个世间真的越来越稀有了,搞常识的人那是越来越多。但是学问能够安定社会,能够安定世界,知识不能。做学问的人道德是基础,没有德行成就不了学问,佛法更是如此,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建立在孝道、师道的基础上。今天的社会问题出在哪里呢?孝道没有了,师道没有了,这个不得了啊!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发生过的。中国在任何一个改朝换代动乱当中,孝道、师道这个根在,现在孝道、师道没有了,所以民族产生了严重的危机,道理在此地。

  曹小姐: 再有两个小问题,这是替家长问的两个具体的问题,请老法师给出点主意。一个是现在很多孩子,管轻了他不听话,管重了他就离家出走,但是不管又不行,法师看看该怎么办?

  净空法师: 这个问题,所谓“三尺冰冻,非一日之寒”,因素很复杂,也很深,这不仅是在中国,在海外也不例外。我初到新加坡,演培法师是我的老朋友,他在新加坡住了二十五年,建立一个道场,请我去参观。我就问他:法师啊,你道场现在建得这样庄严,有多少徒弟了?他非常感慨地告诉我:现在没有师徒了。我听了一愣,想想他的话正确,现在没有师徒,也就是说没有师生关系了。在家里头没有父母关系,做父母的,你要把你的小孩,你说你是我的儿子,你错了,你的观念错了,你们当中会有冲突了。出家人,你这个老和尚,你收的徒弟,我是你师父,你是我徒弟,这个师徒一定会起冲突,时代变了啊!没人教了,已经养成了习性了。朋友能够处好了就不错了,这个话讲得正确。所以我在美国,有些信徒问我,小孩不听话,我就告诉他,他要把小孩当作朋友看待,你们会处得很好。学生不听老师的话,老师来告诉我,我说你把学生当作朋友看待,不能把他看作学生。这个时代孝道没有了,师道没有了,五伦都没有了,能够把朋友这个伦搞好就了不起了。但是这个社会要安定,世界要永久和平,没有孝道、没有师道,肯定是做不到的,师道跟孝道现在几乎是连根都拔掉了,要慢慢重新培养啊,这个培养不是短时间,至少要三十年到五十年,还得真正有心人来做这个工作,没有三五十年的话不可能,三五十年是最快速的了。古人常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你就晓得一个好的制度被摧毁很容易,再建立很困难。西方人的社会问题,现在走到了极端,他们也是无可奈何,自己知道是死路一条,所以现在逐渐觉悟,已经放弃他们传统的那些看法,向东方学习。

  曹小姐: 法师,还有一个问题。现在是很多家长心里面存在的一种困惑,就是现在的社会毕竟是一个竞争的社会,而这种竞争自然会带来一些负的作用,比方说竞争的不公平,竞争的无序,还有竞争可能会使一些美好的东西给丢失掉,有些家长觉得是将来的世间是非常可怕的,可能是一个狼羊的世界,有些东西明明觉得应该教孩子,比方说仁义礼智信,但是如果教了孩子的话,生活在一个非常恶劣的这种环境里边的话,他就会吃亏,那么家长到底是应该教他去想尽办法,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竞争获胜呢,还是用一些比较好的那种教育孩子做人,然后让他去吃亏?家长不知该怎么办。

  净空法师: 儒跟佛的教学,不仅是儒佛,全世界每一个国家民族古圣先贤的教诲,都是教人要做好人,要行道德,不怕吃亏,吃亏是福。我受了这么一点点教育,以后到台湾,非常幸运,我二十六岁跟方东美先生学哲学,方先生把佛法介绍给我,告诉我佛经是全世界哲学里面的菁华,哲学里面的最高峰,他讲佛经哲学,同时又告诉我: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方老师的照片挂在那边。我一生感激他,他指出我这一个方向。我接触佛教之后,追随章嘉大师、李炳南居士,我所学的是儒跟佛,一生不与人争,真正做到于人无争、于世无求,我不是过得很自在、很快乐吗?我没有家,没有房子,真是人家说的好:法师啊,你什么都没有,但是你住的都是好房子,你出门坐的都是好车。车不是我自己的,别人的。我不要人家一分钱,但是许许多多人信任我,我要做什么事情需要钱,真的一点都不难,想做什么事情,很快它就成就了。

  佛法讲的是真理,你求财富,财富不是你争来的,你争来抢来的,那你要付出代价。佛跟我们讲,发财是果报,因是什么呢?财布施,我能舍财,越舍越多。聪明智慧是果报,因是法布施,肯教别人。健康长寿是果报,无畏布施是因。我这一生奉行释迦牟尼佛的教诲,释迦牟尼佛自己给我们作榜样,我布施财、布施法、布施无畏,我今年七十六岁了,我这三种果报都得到了,我的物质生活不缺乏,很满足了,聪明智慧增长,健康长寿。我在外国访问,跟人接触,第一个形式就服了人,你的年龄跟我差不多,或者比我大的,你站在我面前,你比我衰老很多,你的精神体力不如我,我七十多年没有生过病。什么原因呢?随顺圣贤人的教导,清心寡欲,饮食简单,处处为别人想,得到的果报是人人为我想。你们在此地看一看,我走到哪个地方,从四面八方各个国家地区,人来看我的络绎不绝,带来一些礼物、吃的东西堆积如山。前几天我在香港讲经,住了还不到一个月,从中国各地方来的这些同修,带来的吃的东西太多了,我去看了一看的时候,可以开一个南北杂货店了。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我为自己,人人就不为我了,我就过得很苦了。诸位晓得我最近,差不多也有三十年,在国际上走动,每一个地方,最长的时间都不能住三个月,最短的时候是一个星期。我跟诸位说,我不知道什么机票船票这个价钱,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摸过钱,哪个地方请我,他那个机票就送来了,我从来不看多少钱的。走到哪里都有人接待。三十年没有用过钱,所以钱对我是没有用处的,我已经没有这个概念了。

  我一生念念为人,人家对我尊敬,到哪里人都欢喜。有一次我到上海,很保密,唯恐别人知道,不晓得消息怎么走漏,下飞机的时候机场有三千多人迎接,我都呆了。去年我访问扬州,这是□主廗的妹妹邀请我的,我晓得怕走漏风声的时候,人太多了,我应付不了,尽量保密。从香港飞到南京,驻南京军区派车来接我,到扬州之后第二天,在大明寺请我吃饭,消息走漏了,两千多人围到那里,第二天赶紧就离开。一传十、十传百,再不离开的话,没有法子应付啊。我们坐个小船去游瘦西湖,两岸你看人挥手。为人好啊,不要为自己,为自己,你有再多财富,你要操心,你没有我这么清净。我到全世界旅行,我身上一分钱不带,我的行李很简单,从来不寄行李的,随手提的换洗衣服。这不是给你作证明了吗?你何必要跟人争呢?大家争,我不争,名,你要名,名给你;你要利,利给你,我什么都不要,我什么都不缺乏,这是中国古人讲的:你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有的丢不掉,命里没有的你抢不来,你抢来了,马上被人抓到,犯法,你还要坐监。你抢来的都是你命里有的,你争来的也是你命里有的,何必呢?

  古人说得好:君子乐得作君子,小人冤枉作小人,这个话有很深的哲理在里头,所以不争是决定正确的。你要财,修财布施;你要聪明智慧,修法布施;你要健康长寿,修无畏布施,无畏布施最好的是素食,不吃众生肉,一切众生看到你,没有恐怖,没有畏惧。我们现在跟一些小动物都能沟通,它有灵性,蚊子、苍蝇、蚂蚁,来到房间的时候,我可以跟它商量,可以和平相处,我不妨碍你,你也不妨碍我,蚊子饿了叮一口,它来吃饭,我很欢喜,我请客,我供养你。你说这多舒服,而且跟它商量,不要叮脸,因为脸叮了出去难看,不要叮手,身上你可以叮,而且还有一个条件,你叮了之后不要叫我发痒,都听话,你说这个多自在。它叮我确实有个红庖,但是不痒,我也不要用什么药水药膏来涂,都不要。小动物都能通人情,不但动物,树木花草都通人情,我们的生活多快乐。我在澳洲小院子里面,种了很多花,都懂人情,我们爱它它有回报,开得特别美、特别香,时间开得特别长,跟别人花园内的不一样,真诚的爱惜。所以我们明白古人所讲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个话不是形容词,是真实的事理。

  曹小姐: 法师,最后一个问题,您是一代高僧大德,我们想借助您的威望,告诉中国的家长和孩子们,二十一世纪中国到底真正需要什么样的人?

  净空法师: 二十一世纪,不仅是中国,全世界都需要孔孟学说、大乘佛法,全世界的。现在澳洲昆斯兰大学,他们邀请我协助,我说这是为整个人类的福祉,我没有理由推辞,我接受了。世界和平的工作,我们一定会筹设一个卫星专有的频道,我要从这个大学开始做起,这些教授们都非常热心。我们在摄影棚里面录像,每天只须要播八个小时,因为它三次重播,全世界的时差不一样,每一天只要八个小时的节目,重复播两次,二十四小时,全世界的人都能够收看得到,我们播放的是和平的节目,首先这样做法。和平的工作,单单在课堂里很难受到效果,一定要出去访问。像我在新加坡这些年来,我访问新加坡九个宗教,收的效果非常好。二零零零年,我们商请国家宗教局,邀请新加坡九个宗教到中国作一次访问,九大宗教联手啊,在中国访问,效果也非常卓著,现在新加坡宗教能团结。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要往来,多往来,密切的往来,彼此多了解了,什么误会都化解了。最怕的是不往来,不往来彼此猜疑,越猜越讹,到最后造成严重的误会冲突,那是很悲哀的事情。

  佛陀教给我们,人与人往来的方法,佛经里面叫“四摄法”,我用现在的话是交际法、公关法。佛只说了四条,第一条是布施,这个布施怎么讲法呢?多请客、多送礼,礼尚往来。爱语,真心关怀,真心的照顾。第三个利行,我所做的一切,决定对你有好处、有利益。第四个是同事。用这个方法跟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国家往来,都能够做到非常好的效果。四摄法用在家庭礼里面,用在夫妇里面,你的夫妇不会有冲突,百年好合,你一家美满幸福。所以经典里面的教导,好东西太多太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非常可惜,这样庞大的这些资料,没有人去看它。这是我们极力在提倡,我自己学佛五十年,讲经四十四年,我在这里表演给大家看。我感激我的老师,没有老师指点,我今天跟一般人一样,苦不堪言。初学的时候,一般人不了解,我有很多同事、朋友、同学都觉得我年纪轻轻的,怎么搞到迷信迷到这个样子?他们不迷信,那些朋友年龄都跟我差不多,现在统统都退休了,都衰老了,几乎没有一个是没有病痛的。见到我说:你的路走对了。当时走的时候你为什么讥笑我呢?现在你知道我的路走对了。我出家,章嘉大师替我决定的,那个时候想从事哪个行业,章嘉大师想了很久,还是出家好,专修专弘。我尊重老师,我听老师的教诲,老师的年龄比我大,道德高,学问深,见识丰富,他指我的路不会有错误的。我那个时候二十六岁,他好像是六十三四岁的样子,指我这一条路。人对老师、对父母要有信心,父母不会害我,老师不会害我,他们替我决定的,对我一定有好处,只要依教奉行,当然会有成就。

  曹小姐: 尊敬的法师,占用了您这么长的时间,我代表中华王一夫网,中华养正文化网,还有天津中华青少年养正文化促进会,代表中国的许多学者、家长和孩子,对您为我们的教诲、为我们的开示表示感谢。我们将努力地工作,为实现您的美好愿望,为实现未来世界的和平而努力。谢谢法师。

  谢谢大家!

  净空法师访谈录(第二卷)

  曹小姐: 首先感谢净空老法师再次接受中华王一夫网和中华养正文化网的祈请,为大众解说关于道德问题。这个“道德”两个字应该说是一个旣古老又非常现实的新问题,说其古老是因为在泱泱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当中,始终贯穿着一个道德。说它现实,说它是一个新的问题,是因为在近些年来,由于社会的快速发展,还有很多新的理念、新的思想的产生,已经将道德的问题被淹没了数十年之久,现在面对着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我们的目光不得不又重新回视道德。所以今天请老法师就这个问题给我们作开示。首先请老法师讲讲德为何物?是不是就是我们古人所讲的君臣父子,讲的仁义礼智信,或者讲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厚德载物”种种,是不是就是意味着所有的规范人们不良行为的条条框框,我想只有明白了道德的真实含义,人们才便于重新开始学习道德、修习道德。所以请老法师开示一下德为何物?还有一个是厚德载物,何为厚德?载物又能载何物?也请老法师给我们一并讲讲。

  净空法师: 这个道德是自然的法则,决不是什么条条框框,条条框框是人为的,人造出来的,那不是道德。“道”这个字,在中国古时候,它的含义是宇宙整体的运作的原理原则,称之为道。德是局部的,局部运行的原理原则称之为德。譬如说在我们一个人,我们人的整体,这个身心整体,它运作的时候是道。德是局部,眼能见,见是眼之德;耳能听,听是耳之德,嗅是鼻之德,尝是舌之德,是局部的,整体称之为道,这个局部称之为德。你从这个地方去想这个意思,所以道德没有古今,道德没有中外,道德绝没有框框架架,道德是框框架架,那完全是一般人对道德的一种错误的见解。道德没有框架,把框架框在道德上,问题出在这个地方。所以我们在讲学当中,常常提醒大家,宇宙的整体运作的原理原则是大道,我们称为天道。人要效法天,那就变成人道了,人道是什么呢?儒家讲的五伦,五伦是自然的原则。你说夫妻,夫妻是不是自然的?父子是不是自然的?兄弟是不是自然的?君臣就是讲领导跟被领导,朋友,这都是自然之道,哪里是他定的呢?不是法律定的。今天是不是有个制度、有一种命令,我一定要你们两个人做成夫妻,没有啊!古时候的夫妇,确实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对儿女不会不疼爱,选择配偶的时候,父母有经验、有智慧,确确实实比今天这个自由恋爱要好得多。你看自由恋爱的离婚率有多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中国,中国的领导人□主席,他们的夫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两个同年,你看看白头偕老。所以诸位很冷静仔细观察,多多读历史,把古时候那些规则、原理原则,跟现在人,现在人是没有原理原则了,没有原则,所谓民主自由开放,没有原则变成什么现象呢?社会秩序乱了,家庭秩序乱了,社会秩序乱了,国家秩序乱了,整个世界秩序乱了。所以现在西方人着急,这个乱象怎么收拾?这才想到向东方人学习,向中国、向印度古老东西来去研究、去探讨,为什么中国能够大一统能有两千多年?虽然改朝换代,它还是统一的,这什么道理呢?这里头一定有个道理,这个道理没有别的,就是道德。舍离道德,我们中国不要古老的教学了,也不要这个古老的这些原理原则了,学西方开放,没有原则,没有原理,你的家乱掉了,你的社会乱掉了,他的国家乱掉了,到最后不堪收拾,那最后你要问我什么结果呢?结果是国家民族灭亡了,就这个结果。你问到德是什么?刚才我说过了,你才能够体会到一些,德是局部的原理原则。厚德载物,这是古人讲的,古人这是讲什么?讲大地。地,对所有一切众生有恩德,为什么呢?它载你,你离开地你不能生存,所有一切的生物都要依赖大地,大地对一切生物的恩德太大了,谁感激它呢?现在天主教还感激,你看天主教教皇,每访问一个地方,一下飞机,第一个是什么事情呢?跪下来亲吻这个地方的土地,这表示什么意思呢?感激大地的恩德。但是现在一般人看到,这好笑啊,这个很滑稽,这什么原因呢?文化没有了,没有人教啊,很可怜啊,教育没有了。我早年在台湾,我的老师方东美先生,每一次谈到教育他就拍桌子,骂教育部长,教育政策彻底失败,只知道科学技术、经济贸易,只着重这个东西,人文伦理统统没有了。你看看台湾囧谠政府到今天,台湾是什么样子?全世界最乱的地方,方先生看得没有错啊。我曾经听说过去的台湾行政院长孙玉全,看到现在这个社会状况流眼泪,他说这是他的过失,当年教育部曾经申请一笔经费,来发展人文教育,他把它删掉了,现在知道错了啊,人文教育没有了,道德沦丧,经济贸易越往上发展,人越是自私自利,造成整个社会动乱,这个动乱要不能够收拾,造成灭亡啊,囧谠已经灭亡了。灭亡在哪里呢?灭亡在不懂得教育,自食其果。有知识的人,有见识的人提醒他,不能接受,自己的成见很深。像孙玉全他是个学科学的,不懂得人文,他的脑子里人文这个东西不重要,要发展科技。今天看到社会这个现象了,哭,哭有什么用啊?无济于事。厚德载物,从这个地,所以中国这个学说有相当深度,跟佛法一样,大地载物,这地是什么?心地呀,心地你能够关怀一切众生,你能够照顾一切众生,全心全力为一切众生服务,毛主席的话,全心全力为人民服务,这个服务的心,这个服务的行为就是厚德载物,载什么物呢?载全民,让全民生活过得好,社会能安定,个个人都能够得到安和乐利,这个是国家大治昌平,人人都能够守法,人人都能够顺乎大自然的原理原则,儒家、佛家经典所讲的内容就是大自然的原理原则。你看看佛家讲的东西,我常常讲,教人什么呢?教人三桩事情:第一个财用不缺乏,跟你讲你的物质生活富起来了;第二个是智慧,高度的智慧;第三个是健康长寿,佛教经典就教这三桩事情。释迦牟尼佛自己表现的就是这样的,他做到了,他得到了。我们算是相当幸运,年轻的时候,实在上讲不年轻了,二十六岁才遇到佛法,我是急起直追,如果我早十年遇到了,今天不是这个样子。所以说福报、智慧、健康长寿,儒跟佛都是教我们这些东西,都是教我们得到这些东西。这个道德的“德”,跟得失的“得”意思是通的,你行道心有所得,心有所得是什么?是智慧。身有所得,身有所得的是健康长寿,是生活自在。所以真正有道德的人,他心里所关心的是全民,全民的福祉,全民的幸福,他要为全民造福,维系社会安定,民生富裕。这个里头最重要的是教育,这个教育最重要的是智慧的教育,就是道德的教育,要人明了人与人的关系,父子有亲,父慈子孝,这就是德;兄友弟恭,这是德;君仁臣忠,这是德;朋友有信。现在的社会道没有了,德也没有了,道德没有了怎么样?天下大乱,所以将来后人写历史,这个朝代过去了,朝代不能永远存在的,会改朝换代的,改朝换代,底下一代写这一代的历史是乱史,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乱史,就是这些规则全部破坏了,全部消失了,这个国家民族再要复兴起来,还得要重新奠定。革命在中国也是古老的名词,革故鼎新,旧的东西革除了,新的东西要建立,新的东西建立一定比旧东西好,这个是革命的真实的意义,汤武革命。所以我们真能期望着□囧谠革命之后,中国人民的生活,社会的状况,超过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他成功了,给全世界每一个国家作榜样。但是中国现在还是用马克思主义,不是用中国传统的,也好,这个学说没有国际的,不分国际的,马克思统一中国,看看中国这时候是不是比古老的中国要更好?现在外国人讲搞不通了,搞中国东西,中国的孔老夫子的学说、大乘佛法,外国人来做,都好嘛,只要诚心诚意为人民服务就好啊,这个心从内心里面说出来,这叫德,不是从内心不是德,这个道理必须要懂得。

  曹小姐: 谢谢法师的解释。这个问题会使很多人澄清自己在道德方面、在认识上的一些谬误。但是面对着这个现实生活,现实毕竟是现实,现实生活中人们还在感叹,就是说现在的时代是一个道德沦丧的时代。法师是不是有同样的认为?现在如果是个道德沦丧的时代的话,是不是人类的道德确实到了最严重的地步?如果不是,将会发展到最严重的情况,人类会是怎么样呢?人类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谢谢。

  净空法师: 道德的沦丧殆尽,确实是现在社会最严重的问题,这个不仅在中国,已经蔓延到全世界了,这不是这个地球上的局部问题,是地球上所有一切人类共同的问题,所以英国汤恩比博士才有这样的呼吁,要向中国孔孟、大乘佛法学习,他这个呼吁是在七零年代,那个时候我在台湾教学。有一次我非常讶异,天主教余彬主教提倡祭祖,我觉得这个事情不可思议,天主教、基督教信徒都要把自己家里的祖宗牌位烧掉、丢掉,为什么他这一次反常来祭祖?那个时候我在天主教多玛士修道院,他们里面办了一个东亚精神生活研究所,请我去讲佛教精神生活这一门课,所以我跟他们的渊源很深,学生当中还有不少是神父修女。以后我才搞明白了,余舒基主教参加欧洲一个会议,听到汤恩比的讲演,他这个讲演影响很大,当时罗马教皇就有反应,召开会议,主动地要求天主教的神祉人员要主动找佛教对话,所以汤恩比非常重视中国儒家的教育跟佛法的教育,所以回到台湾之后提倡祭祖。我常常说过,维系中国几千年的道统,中国大一统不会被绝灭,我的观察是三个力量。第一个力量是祠堂,祠堂是表孝,你看中国古时候,年轻人犯了过失了,到哪里处分呢?到祠堂处分,到祖宗牌位面前处分,你这种做法对得起、对不起列祖列宗?这个是叫人从内心里头忏悔啊。孝子,无论在什么地方,起心动念不敢做坏事情,做坏事情对不起我的父母,对不起我的祖宗。现在可以做坏事情,祖宗父母都不要了,他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敢做,在从前不敢啊。家长对儿女,在一生当中都有监护的责任,譬如他儿女做官了,家长常常监视他,你不能做坏事情,不能贪污,为什么呢?如果你犯法,他有连作法,你的家里亲属都连累受罪,所以最严重的罪要诛九族。所以他在外面做事情,他自己家亲眷属就监视他,你做得好,大家有光荣,国家褒奖,我们整个族里的光荣;你要做坏了,我们统统倒霉,统统跟你受罪。你们想想这个制度,你说这个制度不好,要废除,好了,废除,让国家监督他,国家监督的效果,比他的家亲眷属监督的效果,比一比又怎么样呢?差远了。古老的制度,几千年不变,它一定有它的道理,我们今天轻易把祖宗程法丢掉,想搞一套新的,新的搞了是不是?现在社会病态现前了,你怎么治?你要有智慧,你要有对治的方法。所以这个问题非常严重,能不能挽救呢?非常困难,就好像长江黄河,堤防崩溃之后,那个水挡不住啊。中国古人常常教人防非杜渐,那个堤防上有个洞,赶快补起来,行,整个崩溃了,那你没有办法了。这个结果自己不能不承受,这些因素说来话长,非常复杂,你要真正了解,你必须要读中国近代两百年的历史,你才能找到这个病根从哪里来。中国的历史衰弱的时候,要从咸丰年间起,咸丰之后,道光、同治、光绪,一直到民国,你看看这一段的历史你就晓得了,你就晓得这个因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过去我在台湾,胡丘园先生对近代史非常熟悉,我们访问他的时候,他跟我们讲得很详细,归根结底,中国传统的教学废弃了,中国人今天遭受这个灾难,如果没有办法挽救,那我们就看到西方的古老预言--世界末日。这个世界末日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个战争很可怕,我们过去学佛,佛法里面讲小三灾、大三灾,我们依照古人的注解去讲,不懂什么意思。什么叫小三灾?小三灾,经典里面讲的战争,七天七夜的战争,战争只有七天。我们跟日本人打了八年,不算是小三灾。七天的战争是小三灾的第一个,第二个是七个月七日的瘟疫,再过来是七年七个月七天的饥饿,这个叫小三灾。一直到我到日本去访问,特别到长崎广岛那里看了一看,我忽然觉悟,佛经上讲的小三灾就是核子战争。长崎广岛被原子弹炸了之后,这个辐射层,那就是讲的瘟疫,必须七个月之后,你能够活下来你才算是幸免,受这个辐射层照射的时候,通常寿命不超过七个月。地上确确实实,我去的时候是第八年,地上才长草,当地人告诉我,真的是七八年的时候,这个土地上草木不生,草木不生当然会饥饿,没有收成。那我们想想,佛经上讲的小三灾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现在核武战争的威力超过广岛,广岛那是雏型的,那是最初的核子弹,现在这个威力超过百倍千倍。如果这个战争打七天七夜,佛经上的小三灾不就出现了吗?这个是世界毁灭性的战争,佛经上有这个说法。大的三灾那是星球的毁灭,太阳系的毁灭,那是讲世界的成住坏空,小三灾是在地球上,我们这才明了,广岛长崎一看我就明了了,佛经上所讲的这件事情。照法国诺查丹玛斯预言里面讲的,这个战争之后,世界上的人只剩下七亿人,全世界只剩下七亿人,以后一千年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战争。为什么呢?人没有了,人太少了,人不需要再争了,世界末日啊。所以中国古老的文化,大乘佛法能够救这一个劫难,汤恩比博士大力呼吁啊,外国人,不是中国人啊,英国人啊!这些年来我们晓得,英国学校,从小学、中学、大学,课本里面有佛经、有儒家东西,他们已经列入正规的教育了。两年之后,澳洲跟进,我最近在澳洲居住,澳洲学校里面送我两本书,这两本书是学生读的佛经的课程,完全用英文翻译的,这么厚的一本,两册。所以中国永远要跟在外国后面,外国将来的佛教教学、儒家东西正规进到学校了,中国还要跟进,一定要外国先做,中国永远是模仿外国,学外国的,外国做出成绩出来,赶紧在追,外国人要是不做的时候,中国人虽然是自己的东西,老祖宗的,忘掉了,想不起来!这是非常非常遗憾啊!这一次昆斯兰大学聘请我去做教授,我这么大的年岁了,我答应了。为什么呢?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昆斯兰大学在澳洲,就相当北大在中国,是澳洲最好的一所学校,我到学校去教什么呢?教《华严经》,教《四书》,我开这个课程,不但帮助学生,帮助许许多多的教授,很难得。现在我还没有去,聘书传真给我,我五月一号才签字同意接受,听说学校给我一个办公室,这办公室相当大,可以给我作流通处,我们的佛经、儒家东西放在那里,可以提供给学校里许许多多有兴趣研究的教授们,非常难得。我们要再向学校里头去建议要开这个,人家不会答应,拒绝啊,你有什么资格到学校里来?我在澳洲接触最频繁、最密集的是昆斯兰大学、歌利菲士大学、南昆大,住得比较近,往来比较多。我在歌利菲士大学帮助他们建立一个多元文化中心,团结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族群,帮助他做这个。真正是想不到昆斯兰大学这回会请我去教课,他们希望能用这些课程,能够帮助促进世界和平,消除冲突,这个理想很难得、很珍贵。佛法是释迦牟尼佛对一切众生至善圆满的教育,可惜没有人知道,现在把它看成宗教,一般社会把它看成低级宗教、氾神教、多神教,非常迷信。但是这个话说的,我们也不能反对,他说得很公平,佛教在形像上给人家的感观确实如此。这怪谁呢?怪出家人没有深入经典,不能怪别人,怪别人是错误的,社会上对你为什么这么误会?是你自己误导了别人,你能怪人吗?所以我在前天,我对同学有个声明,说得很清楚,从今往后年岁大了,我也不讲经了,不参加任何宗教活动,但是我会参加世界和平的活动,我对和平、对于社会安定、世界和平,我一定会尽我一点绵薄之力,其他一切活动我不会参加,我也不会在佛学院教学。这个学校为什么请我呢?学校请我我答应呢?我答应是希望把佛经这个课程,能够在世界上著名大学,提升到最高的学府,让人家知道经典是教育的课程,我的目的在此地。往年我的老师方东美先生,他在晚年,七十岁以后,在台湾大学,他在博士班开的课程是“隋唐佛学”,“大乘佛学”,他开这两个课。以后年岁大了,在台大退休,辅仁大学聘请他去,这是私立大学,在博士班开“华严哲学”。这是教授他开的课程,出家人在学校开这个课程,没有啊。我用这个机会,这个是把佛教在学术上提升,我们应尽的义务,再老、再辛苦也不能推辞,希望起一个带头作用。

  曹小姐: 法师的话让我感到“道德”两个字有千斤之重,所以在这二十一世纪刚刚到来的时候,我相信中国的领导人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主席就曾经多次提到中国要以德治国。请法师能不能结合佛陀的精神,谈一谈您对□主廗提出的这个“以德治国”的说法的一个理解。同时请法师为我们大家憧憬一下未来的一个德化社会的美好的前景,如果要是真有那么一个社会的话,如斯美好的话,相信会唤起很多人对它的追求的愿望,会唤起人们改善自我,以自己的行动来实现那个美好时代的一个愿望。谢谢。

  净空法师: □主廗提倡“以德治国”,如果他这个“德”的含义是中国古人所讲的道德,那么□主廗的功德将是在中国历史上几千年来第一个圣人,他来挽救了中国这个国家民族,他是真正的救星。因为中国伦理道德丧亡,我们能看得到,它将来的结果是亡国灭种,就跟罗马帝国一样。如果还能维系这个祖宗遗留下来这些教学,现在外国人他在追求,中国人要能够提倡,那确确实实中国是领导二十一世纪。我在外国也常常跟外国人说起,因为外国人好像是有一本书叫《黄祸》,在外国流传得很广,所以大家都恐惧中国强盛起来,因为世界的列强,在过去两三百年当中,确确实实是欺负中国,唯恐中国强盛起来要报复,所以引起了非常大的恐惧。我在各处讲演,跟他们解释,中国人强大起来也不会报复。什么原因呢?中国这一个民族是个和平的民族,是个谦虚忍让的民族,他有几千年的历史文化,虽然现在这个文化被严重地摧灭,但是种子还在,非常可贵。只要有人提倡,有人能够把政策稍为调整,中国道德人文的这个文化会很快地复兴起来,会带动整个世界的社会安定,跟世界和平。儒家教人是什么呢?仁义。什么是仁呢?推己及人,我想到自己我就想到别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人几千年受这个教育,今天虽然整个摧毁了,老百姓还是这个念头,他想到自己他会想到他的亲戚朋友,会想到他的邻里乡党。他为什么会这样想?天性是根,古圣先贤的教诲是缘,所以他有这个行为,他有这个思想。我晓得□主廗小时候受过儒家的教育,他有根啊。我跟他的大妹妹很熟,江泽玲教授,我从她那里知道□主廗年轻的时候一些事,他不忘本,心地很厚道,知恩报恩,难得啊,所以我对他很尊敬。他纪念祖宗,有时候还上坟看看祖宗的坟墓,所以我相信他所提倡的“以德治国”,肯定是中国古圣先贤传统的道德观念。这个提倡,他是我们中国几千年来国家领导人的第一人,这个事业的伟大,历代的帝王不能超过他,包括真是秦皇汉武,比不上他,这个是永远不朽的丰功伟业。这个丰功伟业,那真是他的德跟大地一样,中国文化会影响到整个世界,他会被全世界全人类爱戴,世界历史上的第一人,在世界历史上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人。我说的话句句话都是真实。问题就是看怎样落实这个德育的教学,能够普及到全民。我最近印了一套古书,民国初年编的,《八德须知》,总共有十六册,线装书啊,石印的,现在讲石印很多人不懂,民国年间的人懂得,石印的,我手上有这么一套,现在我把它印出来,精装四册,可以作学校的课本。我一生希望做三桩事情:第一个,一定要恢复祭祖,要恢复祠堂,祠堂现在已经被毁掉了,恢复这就是革故鼎新,再恢复呢,不要建一家一家的,我姓徐,徐氏宗祠;你姓王,王氏宗祠;不要再这样建了,建总祠堂。我早年有个想法--百姓宗祠,一个县建一个,春秋祭祀,县长是主祭官,每一个姓氏推选一个德高望重的陪祭,提倡孝道啊。维系中国民族的,一个是祠堂,一个是孔庙,一个是城隍庙,谁知道这个?祠堂代表孝悌,孔庙它教学的仁义,仁义在孔庙,孝悌在祠堂。城隍庙教什么?城隍庙教因果,因果的教育,这是真的不是假的,你种善因,你得善报;你造恶因,你会受恶报。譬如你现在是政府的官员,你做的是善,一切为人民,国家奖赏你,善报;你要是贪赃枉法、祸国殃民,判刑,你死罪,这就是因果。如果没有因果了,做好事不赏他,做坏事不罚他,那这就没有因果了。所以今天不管什么制度,你还是脱不了,中国外国都一样啊。你对社会有贡献,你对于人民有贡献,社会国家一定奖励你,那是善报。你作恶,害社会,害人民,法律一定要判你罪,因果报应非常现实。所以我在香港讲经的时候,有一个老先生,年岁比我还大,大我两岁,非常感叹地跟我讲,他是四川人。他说法师啊,在从前地方上寺庙很多,犯罪的人少;现在寺庙都被毁掉了,犯罪的人直线上升。你们想想,古时候这些帝王,不是没有智慧,不是迷信,他用种种这些教育方法,规范人心,让人起心动念不敢作恶,他能够享国几百年,能够传几十代,有他道理在。满清如果慈禧太后能够遵守祖宗的程法,就是祖宗立下来的那些制度、那些原理原则,那恐怕今天还是大清帝国,它不会灭亡啊。她不遵守了,把祖宗这些原理原则废弃掉了,依自己的意思来做,她的果报是家破国亡。历史就是因果报应的证明、记载。我年轻的时候喜欢读历史,我总结历史是什么呢?因缘果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所以古人所编的这些伦理道德的这些教材非常好,我过去收集了有一些,因为常年在海外,居住不定,到处搬家,总搬了有十来次的家,东西都搬不见了。现在所剩下来的不多,但是要找,我相信能找得到,这些东西重新再翻印,重新再加白话的解释,能够普遍广泛地流通,这个对社会有利益,对国家民族,对一切众生都是真实的贡献。但是这些东西,最重要的,决定不能有版权,现在外国人讲智慧财产权,是非常没道理的。智慧财产权从哪里生的?从自私自利心理上生出来的。中国人从来没有自私自利的念头,所以中国的书籍,你看古老的书,哪个书后头有什么“版权所有”?没有这种字样。有许许多多人问我,他说法师,你的这些光碟,你的这些书籍,流通到全世界,流通的量那么大,读的人那么多,什么原因呢?我说没有原因,没有版权,你喜欢你就去翻印、去拷贝,流通量大是这么来的,我自己也不晓得,我自己讲了从来不问。所以我常常跟同学们开玩笑,我这个讲经叫做生产,促销是别人的事情,我从来不过问,我也不问人要一分钱,我没有版权,自自然然流通了,利益许许多多同学们,道理在此地。所以我深深地希望着□主廗能够在他一生当中,做出为国家民族、为全世界众生,做出最大的贡献,是世界上历史伟人当中,他是第一人,没有人能够超过他,挽救这个世纪的劫难,都在他一念。

  曹小姐: 法师,几十年来,您走过许多国家和地区,来弘扬佛陀的精神,应该说您是第一个率先打破了教规芥蒂,而且以多元化的方法和多元化的理念来弘扬佛教精神的一代宗师。想请您谈一谈,在您所走过的这些国家里,哪一个国家在国民的道德教育方面做得比较成功?中国它具体做法是什么?中国的国民教育应该在哪些方面向别人进行借鉴。谢谢。

  净空法师: 道德的教育,在西方国家是最近这些年来才重视,重视的原因就是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实实在在找不到解决的方法了,才想到这个问题。以美国为例子,美国青少年犯罪率,在我估计当中,每一天不会少于七千万件,美国的总人口是三亿多人,每一天青少年犯罪率达到七千万件,你就想到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才让这一些有智的人士警觉到了,感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但是在西方学术里面,找不到有效的东西,所以回过头来才想到古老的中国、古老的印度。我这些年来,差不多有六年没有到美国去了。在过去每年总会在那边住一段时间但是国家现在还没有明显的政策,但是已经有这个意识了,这是好的。我在澳洲,没有想到澳洲人,这个道德教育的理念,在一些国家里面他是比较高的,他这个原因在哪里呢?是移民政策,这个是昆斯兰州多元文化局的局长尤里先生早年跟我谈的,我第一次到澳洲就有朋友介绍我跟他认识。他跟我谈起澳洲最近的政策,开放移民。开放移民,他们政府就想到,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民,他们的文化背景跟澳洲不一样,生活方式不一样,宗教信仰不一样,这一下开放,来这么多人,如何跟澳洲人能够在共同一个社会和睦相处、互助合作?他们政府想到这个问题。所以在最早,他们办了一个多元文化论坛,每一个月有一次聚会,座谈会,找不同族群、不同宗教的知名人士来讨论问题,完全是为了社会安定、互助合作。这个做得很有成绩,以后他这个论坛就提升了,提升为多元文化局,所以尤里先生现在当局长。在联邦,他有多元文化部,州、县、市都有多元文化局,专门负责做这一项工作。这个工作,我常常讲,这个工作是特殊外交工作,族群与族群的交际,宗教与宗教的往来,所以说特别公共关系的一个机构,在这个时代当中,是非常有必要的。尤里先生对我非常好,澳洲移民部部长卢铎先生,他也是澳洲联邦多元文化部的部长,他一个人是两个部的部长,我们也谈得非常欢喜、非常投缘。承蒙他给我一个特别的移民签证,对我非常礼遇、非常优厚,希望我常住澳洲,帮助他们来做这个多元文化的工作。我对他们非常感恩,我在国外许多国家地区,都给我永久居留,甚至于给我公民,来问我愿不愿意要。但是所有国家对我的礼遇,澳洲是第一,澳洲是部长亲自给我的。我们学佛,中国的文化人,知恩报恩,我们一生永远记得,受人滴水之恩,常思涌泉回报。所以澳洲政府,从联邦州政府到地方政府,对我的协助很多,我在那里想做什么事情,非常顺利,政府主动地帮助我。所以我在那边,现在唯一的一个愿望,是办一个学院,培养佛教将来的弘法人才。我的学程预定是十二年,希望能成就多少学生呢?五个学生,成就人在今天,我们重质不重量,我打算招二十个学生,接受十二年的学习,十二年之后希望有五个有成就,这五个人就能够带动全世界的佛教教学。我们的方向、目标、认知,佛教是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我们是从这个理念出发,要把这桩事情做好。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他就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者,我们要恢复释迦牟尼佛教学本来的面目。所以这个里头决定没有迷信,决定不是消极,我们真正做到,了解宇宙人生真相,牺牲奉献,全心全力为一切苦难众生服务。人是感恩之心,我们要做感恩之事,佛家常常讲“受持读诵,为人演说”,演是表演,要把你自己所学的,做出样子来给人看。文化是超越国家种族界限,超越一切宗教的,佛法的教学是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儒家教学是仁义。我们受这个教育,要把仁义、慈悲从我们内心、身体表现出来,做出榜样给人看。现在这个时候,得到澳洲这样一个殊胜的缘份,我们无量的欢喜,我们可以把这个效果扩大,尤其这个缘份非常之难得,我们能进入到高等学府,在高等学府里面为这一些老师、为这些学生表演给他们看。不单单是言教,要身教,你自己能说不能行,起不了什么作用,不能说服人,要说到做到,做到之后再说到。这是我现前做的工作。最近我访问了日本,日本现在在道德的教学,也是往下衰落,佛家里面也不例外。但是日本人也有根,他的根是中国文化。所以我去是提醒他们,喊醒他们,希望他们认真努力。而且我还跟他们谈过,第一次我到日本,有一些国会议员,我们在一起吃饭,我就谈到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民,受过古圣先贤教学的陶冶,人民善良守法。过去蒙古人入主中国,统治将近一百年。满清人入主中国,统治了两百六十年,你们日本人为什么不能统治中国呢?你要知道,满清入关,军队只有十二万,十二万的军队,少数民族统治多数民族,不容易啊。他用什么成功的呢?他用孔孟的仁义,他用佛家的慈悲,所以他在中国能够立足,能够受到中国老百姓的拥戴。日本人在中国的失败,对中国人没有仁义、没有慈悲,中国那个时候是个乱世,如果日本人有仁义,讲仁义、讲慈悲,中国人一定赞叹日本人,一定拥护日本人,你就成功了。所以如果说轻视人民,把中国人看作是贱民,任意侮辱,你注定失败。你在中国的失败,是在中国不行仁义道德,不行慈悲方便。佛法讲的方便,就是现在人所讲的艺术,高度的艺术手腕,在我们佛法里称之为善巧方便,你真正能够懂得行仁义道德,真正懂得慈悲,高度的艺术手法,你走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受到人民的支持,都会受到人民的拥护。使武力,以武对人,你肯定失败。我到日本去,常常劝导日本人,一定要提倡孔孟的学说,要提倡大乘佛法,特别是要恢复到教学,不能以宗教的形式,宗教的形式会趋于没落,宗教一定要走向教育,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所以我也非常希望日本人能够恢复圣学,继承中国的文化,发扬中国古文化,作为全世界的一个表率。我去访问目标是在此地。

  曹小姐: 法师,天津的中华养正文化网,和王一夫网,现在一直在致力于文化方面的研究与传输工作。几年以来,从事了许多社会的公益和慈善的事情,所以像已故台湾的囧谠元老陈立夫先生,非常嘉许天津养正文化网的许多做法,他称养正网是一个社会正气升起的地方。今天我们能够坐在您的面前,面对面地向您请教,实在是机会难得,机缘殊胜。我们想借此机会,请您给我们的网站,在今后进行正统的文化教育的弘扬方面,以及对青少年的教育方面,给我们提些要求和希望。谢谢。

  净空法师: 这是一个大问题,是国家民族存亡的关键问题。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没有后一代,那就是亡国。所以对于青少年的教育,在现在所有一切事务当中,应当把它列为第一,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教育青少年是一桩很艰苦的事情,第一个是父母、老师要真正尽到责任。古人讲“教儿教女先教己”,这个话意思很深。为什么呢?儿女他的榜样就是父母,所以要想子弟有成就,自己存心、做人,一举一动要端正,让他看啊。什么时候让他看呢?他一出生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印象深刻,一生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根是在他出生。讲得更深,昨天跟诸位讲的胎教,更深啊。所以父母是儿女最好的榜样。妇女在家里面,家里家人谈话,跟朋友谈话,小孩都在听,都在观摩,所思所想所说所行的,都不离仁义道德,这个小孩才能够学成。如果父母、老师言行不一致,他学了怎么样呢?你在骗我,我学会了我也会骗人,难在这里呀。所以父母要想子女好,先要觉悟。老师要学生好,也要赶快觉悟。我们自己起心动念、言语造作,可以作子弟、学生的好榜样。如果这个念头、这一句话、这个行为,不是社会大众的好样子,我们立刻就把它熄下去,不能想,不能说,不能做。你能够这样做,你养成一个好子弟,这将来就是国家的好公民,你的功德无量,你已经在造福社会、造福国家民族、造福整个世界。所以首先你得要认知,你要了解这个道理、了解这个事实真相,自己真正发心,好好地去带领。在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国家地区,善人有啊,好人有啊,你做得好了,自然会跟这些善心人士感应,会得到善心人士的帮助,我们共同把这桩事情做好,共同影响世界其他国家地区,真正希求整个社会的安定,世界和平。人与人之间知道互相尊重、互相敬爱、互相照顾、互助合作,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何必相争呢?争得头破血流,彼此两方面只受害而不得其利。这些道理、事实真相多想想,总要把它想通才行啊。所以我看到你们的网站,名称我是第一次见到,见到之后我非常欢喜。现在能够注意到儿童德行教育的人,是佛法里面讲的真正觉悟的人,孙中山先生所说的先知先觉,这个是世间众人的导师,引导大家走上一条和平安定幸福的道路。中国民间常说,中国每一家的祖宗都感你的恩德。在宗教里面讲,所有宗教的众神,也感激你的善行。只要发自真实的善心,你会得到所有各个族群祖宗保佑你,善神保佑你。希望你这个事业一帆风顺,能够做到尽善尽美。

  曹小姐: 感谢法师以您的慈悲和您的智慧,给我们所作的开示。您关于道德方面的开示,使我感到非常震撼,相信所有听到您这次开示的人,都会有同样的感觉。我的震撼不仅来自于这个问题的严重,是一个刻不容缓的,应该马上就应该动手从事的一项工作。同时也为像您这样的大善知识,不顾高龄日夜在奔忙,做的这项善举,还有像陈立夫老先生,对所有维护社会美好的事情所做的一切工作,因为陈老在他近百岁高龄的时候,还特意给我们题个字,现在我们身上穿的这个背心的“养正”二字,便是陈老先生亲笔题字,这都是给我们后学的一种鼓励。我们将不辜负老前辈、不辜负老法师对我们的希望,回去之后,我们将按照您的教诲,更加努力地把这项工作做好。谢谢法师。谢谢。



  有关其他文章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