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故事集 - 见闻录白话正文   │ 文章推荐
 

  见闻录白话

  藕益大师著 凡夫白话译

  (一)

  楚中有一生员。心迹正直。值冥府缺第七殿。上帝命暂主之。每隔数日。则入冥理事。但正坐简阅文簿。不劳签判。

  而随彼前人行业。罪福异趣。每见有自上刀山剑树者。辄使左右救之。愈救愈上。竟莫能挽也。

  一日阅簿。见其妻有一罪款。云盗邻鸡一只。连毛重一斤十二两。遂折而识之。

  回阳诘问其妻。妻尚抵谩。彼述冥间所见质之。乃首曰。邻鸡食所晒物。失手误打令死。惧邻妇诟厉。故尚藏未发耳。

  因取出秤之。斤两不爽。相对惊异。遂以死鸡并价。偿谢邻人。

  未几复入冥。简视前簿。折痕如故。而罪款已无影迹矣。

  两湖地方有个读书人,心地很正直。刚好阴曹地府第七殿缺人,玉皇大帝就请他暂时代缺。每隔几天,他就必须去阴间处理事情。他的工作只是检查登记簿,并不需要判案。

  他看到每个人由于造的业不同,因此受罪罚或受福报,也随之而异。每次他看到有人自己上刀山剑树时,就赶快叫左右的人去救。结果是越救那人,那人却反而上得越快,因此都无法挽救那些人。

  有一天,他看到簿子上,登记了他太太的一条罪状,说是偷邻居一只鸡,连鸡毛一共重一斤十二两。于是他就把这页折起来作记号。

  回到阳间后,他就问太太是否偷邻居的鸡。起先他太太还抵赖,后来他就把阴间所见告知,这时他太太才自首说,是因为邻居的鸡,吃她晒的食物,她失手误把鸡给打死。她怕邻妇会凶狠辱骂,只好先把鸡藏起来,至今尚无人发现。

  夫妻俩就把死鸡拿出来秤,不多不少,刚好一斤十二两。他们十分惊异,簿子上登记的实在太准。于是他们就折合市价,并连同死鸡,拿去赔偿邻居,并谢罪。

  不久之后,他又到阴间上班。他把那本文簿打开来看,折的痕迹依旧,而他太太的罪状已无影迹。

  (二)

  姑苏阳山西王象桥。有居民夫妇。每至稻熟时。辄于邻田中。撅取禾穗以自益。

  忽一日。亡父母附于女身大诟曰。汝盗邻家谷。冥府乃督我。撅己田中穗偿之。两手皆伤。不胜苦痛。汝何害我至此耶。

  姑苏城阳山西边的王象桥附近,住了一户农家。每次稻穗成熟时,这对夫妇就去偷折邻居田里的稻穗以获利。

  有一天,农夫过世的父母,忽然附身到他女儿的身上,大骂他说:‘你盗邻家的稻谷,冥府却要我们去折自己田里的来还。现在我们两只手都折得受伤,痛苦不堪。你怎么能害我们到这种地步呢。’

  (三)

  姑苏南濠街。有一人常作阴隶。每数日辄往直班。邻有一人语曰。能带我至阴间游戏乎。隶曰可。汝但静卧室中。敕家人勿开户。我当带汝去。仍送汝回。

  邻人如命卧室中。隶即摄其魂。同至府城隍庙前。嘱令住石牌楼下相待。自乃持文书入中庭去。

  邻人待久生厌倦心。见一大车。从西过东。载四娼女并二男子。中一娼女。原有旧情。以手招之。遂登车同去。

  隶出庙觅邻人不见。转问旁人。知登车去。乃回阳急至傅门外一居民家。见有新产小猪七头。其一即邻人也。以手掷之。猪毙而魂忽不见。次于田岸见大赤蛇仰卧。即知邻人所变。乃打杀之。捏其魂归房掷醒。

  因问曰。汝同我游阴府。颇适意乎。

  答曰。汝初置我于庙前石牌楼下。入庙经久不出。我方厌倦。幸旧识娼女邀我出傅门外。同至一舍相与饮食欢乐。忽有人夺我食。打我项。我怒而出外。困而偃息。复闻人呼曰。赤蛇赤蛇。以手攫我。我便惊醒。有何乐乎。

  隶笑语其故。

  黄洪江亲闻其事。乃发心学道。

  姑苏城南濠街,有一个人常到阴间当差,每隔几天就要去值班。他的邻居问,是否可以带他去阴间游戏一番。当差的说:‘可以。不过你要静静的躺在床上,同时要告诉家里的人,不可以开门。这样我就可以带你去玩,并送你回来。’

  邻人就听命躺在床上,当差的就把他的魂勾了去。当差的带他到地府的城隍庙前,吩咐他在石牌楼下等。当差的就自己带了文书,进入中庭。

  邻人久等,不见当差的回来,于是就不耐烦起来。刚好看到有辆大车子,从西边开往东边。车上坐有四名妓女及两名男子。其中一名妓女,是邻人的旧相好。这名妓女就向邻人招手,邻人就登车随他们去。

  当差的办完差事之后,出庙门寻不著邻人,问旁人才知道已搭车走了。于是当差的就回到阳间,急忙赶到傅门外一户人家的猪栏处。看到新产的七头小猪中,有一头就是邻人。他就把这头小猪掷到地上,小猪虽然摔死了,但魂却忽然不见。当差的又到田岸边,见到一条仰卧的大赤蛇,知道是邻人变的。于是就把蛇给杀了,捏了邻人的魂,回到邻人房里,把魂掷向睡卧中的邻人,邻人就醒过来。

  当差的就问邻人说:‘你同我到地府去,玩得可开心?’

  邻人说:‘你把我丢在庙前石牌楼下,自己进庙那么久都不出来。我正觉得无聊,幸好遇见我认识的妓女,她邀我出傅门外,到一间屋子饮酒。忽然有人抢我的食物,还打我的颈子,我一生气,就走出门外。后来觉得很疲倦,就睡著了。正睡得香甜,又听到有人叫赤蛇赤蛇,还用手捉我,我就惊醒了。有什么好玩。’

  当差的就笑著把事情的原委告诉邻人。

  我未出家时的好朋友黄洪江,听见这件事之后,就发心学佛。

  (四)

  神宗时。应天巡抚周孔教。以新升侍郎。过家中。有属官数人。皆修书差隶往谢举荐。隶在其门候。未得即通。

  忽见一承差。持单红帖。有侍生石星拜五字。门者急为传进。周方宴坐。见之大惊。已而帖及承差俱不见。

  周遂病剧。子孙环立。又见白布包首者三十余人。突入卧室诃之。则各以手。持己头示人。盖断头鬼也。周遂卒。

  考其故。石向为兵部尚书。时周为御史。劾之下狱论死。而三十余人。皆周为巡抚时,以贼情误杀者也。

  宋神宗时,应天府(河南商丘县,本睢阳郡)巡抚周孔教,新升官当侍郎,回家中小憩数日。他的部属数人,皆写信感谢推荐,差人送到他家。这些差人还未得通报之时,都在门口等候。

  忽然看到一个差人,拿了张红帖,上面写著‘侍生石星拜’五个字。守门的就立即传他进去。周孔教正在屋内休息,看到这张帖子,大吃一惊。而帖子和差人,一下子都不见了。

  之后,周孔教就病重。弥留之际,子孙环立周围。这时大家都看到有三十几个头包白布的人,突然走进周的卧室骂他。还各自把头拿下来给人看,原来是断头鬼。周孔教当场就断气。

  事情的根源是这样的:石星本为兵部尚书,当时周当御史,弹劾石星下狱并处死。而三十几个人,都是周当巡抚时,把他们当贼而误杀者。

  (五)

  姑苏周致和。卖药为业。有一次媳殁后。附于妹身言曰。吾不敬三宝。罚作狗身。日被厨下人打。苦不可言。幸速救我。

  父母问曰。吾为汝礼慈悲忏法。汝得益否。答曰。正仗忏力。将脱难矣。父母乃从周家。取狗以归。三日而死。

  姑苏人周致和以卖药为业,有一次他的媳妇死了之后,附在她妹妹的身上说:‘我由于不恭敬三宝,所以被罚为狗身,天天被厨房里的下人打,苦不可言,希望你们赶快救我。’

  她的父母就问她说:‘我们为你礼慈悲忏法,你是否得到利益了呢?’她回答说:‘正是因为仗了慈悲忏的力量,我就要脱离这种苦难了。’于是她的父母,就向亲家周家要回这条狗。三天之后,狗就死了。

  (六)

  姑苏金龙川表弟。住浒墅关。生一子。常病。偶父子同卧。顷有鬼摄父魂至冥府。

  冥官责云。汝欠某人债若干。何久不还。

  父答云。我不识渠。因唤出相认。即其子也。遂忆前世曾欠债事。

  冥官命曰。汝速于三宝中。为渠还却。一诺而醒。其子宛然在床。心倍醒悟。

  后为作福延医等事。计满本数。子随去世。毋恸哭之。

  父曰。不须哭也。此是索旧债者耳。备述前梦。因相与奉戒修道。至今尚存。

  姑苏人金龙川的表弟,住在浒墅关。他生有一个儿子,经常生病。有一次,父子二人偶尔同床而卧,不久就有鬼把父亲的魂魄摄入冥府。

  冥官责备他说:‘你欠了某人这些债,怎么那么久了还不还?’

  父亲回答说:‘我不认识这个人呀。’于是冥官就把债主叫出来相认,原来就是他的儿子,结果他也回忆起前世曾欠对方的债。

  冥官就告诉他说:‘你赶快替他做佛事,把债还给他。’他答应之后就醒过来了,而他的儿子,仍睡在床上好好的。这时他的心里,更加清楚明白。

  后来他就替儿子做佛事并请医生治病,刚好把欠债都还清时,儿子就死了,母亲哭得很伤心。

  父亲说:‘不须要哭,他是来讨旧债的。’于是就把梦里的情形,向妻子诉说。此后两人都持戒修道,现在他们还在。

  (七)

  青阳县老田吴六房。有家人名吴毛。持戒茹素甚洁。左兵渡江。抢掳杀人。主人尽走避之。惟吴毛代主看守房屋。被贼七枪而死。

  顷之毛弟来看。毛复醒。向弟曰。我夙业应七受猪身。因斋戒力。今受七枪。以酬往因。径生天矣。言讫遂逝。其弟素不信善。闻之骇然。亦遂回心。

  青阳县老田地方,吴姓人家的第六房,有个佣人名叫吴毛,平常持戒吃素非常干净。由于当时有战乱,左兵渡江,抢劫俘虏又杀人。因此主人一家全都远避他方,只留下吴毛一人代替主人看守房子,结果他被贼兵杀了七枪而死。

  不久之后,吴毛的弟弟来看他。吴毛醒过来告诉他弟弟说:‘我夙世的业报,应该要投胎七次为猪。但是由于今世我持戒茹素的功德力,所以这辈子只受七枪之苦,以了夙世之业,现在我直接就可以生天了。’说完这话,吴毛就死了。

  他的弟弟原本是不信做善得善报的,听了哥哥的话之后,惊骇异常,从此也就回心转意了。

  (八)

  徽州商人程伯鳞。久居扬州。事观音大士甚虔。乙酉夏。北兵破扬城。程祷大士求救。乃得梦云。汝家共十七人。余十六口俱不在劫。惟汝在数。不可逃也。

  程既醒。又复恳祷。乃得梦云。汝前生杀王麻子二十六刀。今须偿彼。决不可逃。汝当分付家中十六口。并住东厢。汝独在中堂俟之。勿并累家人也。程颔之。

  越五日。北兵扣门。程即问曰。汝非王麻子乎。若是王麻子。可来杀我二十六刀。若非王麻子。则本无怨。不须进门。

  兵云。我正是王麻子。程遂开门纳之。兵下马惊问。汝何以知我姓名。程具以两梦告之。

  兵叹曰。汝前世杀我二十六刀。我则今世报汝。我今杀汝。汝于来世。不将又报我乎。乃以刀背。斫程二十六下而宥之。携其家属。同至金陵。

  徽州地方的商人程伯鳞,长久以来都居住在扬州,他拜观音大士非常的虔诚。乙酉年的夏天,北兵破了扬州城。程氏就向观音大士求救,于是就做了一个梦。大士告诉他说,你们一家十七口人,其中十六人都不在劫数之中,只有你在数难逃。

  程氏醒过来之后,又很虔诚的祈请大士保佑,于是又做了一个梦。大士告诉他说,你前生杀了王麻子二十六刀,现在必须要偿还,绝不要逃避。你要吩咐家中十六口人,通通待在东厢房,你自己独自一人,在中堂等候,不要连累家人。程伯鳞听了之后,点头称是。

  五天之后,有个北兵敲门。程伯鳞就问他说:‘你是不是王麻子呀,如果是的话,就来杀我二十六刀吧。如果不是的话,我们之间没有怨仇,你就不需要进门了。’

  门外的兵说:‘我就是王麻子。’程氏就开门让他进来,兵下马之后,很惊讶的问他:‘你怎知我的名字?’程氏就把所做的两个梦告诉他。

  兵就叹息说:‘你前世杀我二十六刀,我今世杀你报仇。那么来世你不是又要报仇吗?’于是就拿刀背,击了程氏二十六下而原谅他,并且还护送他们全家到金陵。



  有关“见闻录白话”其他文章
· 下一集:百喻故事广释
· 返回 佛教故事集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