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故事 -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 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   │ 文章推荐
 

  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

  节录汇集本

  【故事一】

  有个姓田的人,在他还没有及第时,非常英俊儒雅,同乡的许多少女都到他那里去,想委身于他。于是,他便躲避到邻郡的南山寺去读书。寺旁的少女到他那里去,想委身于他的人比乡里还多。田某心里知道,接纳这些少女是不应该的,但心中却按捺不住。他忽然看见一位神明,非常矮小。这位神明最初只在睡梦中出现,后来白天也跟随著他。神明对他说:‘你本来有大福,因为寻花问柳的心思较多,被削减得将要没有了。上帝命令我监视你,如果从今天起改正过来,还不至于失掉中进士做御史的机会,子孙还有一半的福禄。’田某猛省过来,痛改前非,不久便及第,官只做到御史而已。

  【故事二】

  陈公才学识渊博,擅长写文章。他去考举人时,梦见一位道人,对他说:‘你是位“醉魁”,考试会连连告捷,可以进入秘书省担任司谏官,官位可升到御史中丞。醒来以后,他把这个梦告诉他妻子的弟弟。妻弟说:‘醉字就是辛酉两字,应该是下一届科考。

  到辛酉年,陈公才果然在乡试时中举,但紧接著去考进士却没有考中,他怀疑梦中的道士骗自己。回家来到济水边上时遇见一位道人,很像梦中所见的那位。陈不觉心动,那道人也对著他笑。于是,道人带他到一棵大树下坐下。陈问那道人为什么梦中所说的话和事实不符。道人说:‘天数本来是一定的,但转变在人自己。你中了乡举之后,起的恶念太多了。比如你所做的某某五件事就很不好,你买的那三百亩田,损阴德太多。像你这样,老天怎么会不夺去你的福报呢?从今以后,你若能好好修养品德,多做善事,也许还能保住性命不至横死;若不如此,老天会连你的寿命都一齐夺去的。’听了这番话,陈痛哭流涕,再三拜谢。这时,道人突然不见了。

  陈公才回家后,告诫自己的家人和亲属,叫他们尽自己能力多做善事。和从前比起来,他简直变成了两个人。后来他结束了科考活动回到乡间,过著清贫的生活,到寿终而逝。

  【故事三】

  唐朝的郭霸因滥杀无辜而立了功,一下子就升做了五品官。可惜一个月后就得了重病,御史去看望他时,看见一位老巫师。巫师说:‘郭霸的病无法救治了,有几百个鬼,满身流血围著他,拉的拉,扯的扯,咬的咬,都叫喊不能放过他。有位穿绿衣服的人,埋怨穿红衣服的人说:‘早就该死了,怎么还拖延这么久?’穿红衣服的人说:‘前段时间他还没有当上五品官,所以还没让他死。’过了一会儿,郭霸用刀从自己乳下刺进去,并大声叫道:‘太痛快了!’就在那天夜里,郭霸死了。那时正值大旱,郭霸一死,天就下了一场透雨。

  有一天,天后武则天问外面发生了些什么事情,郎中官张元一回答说:‘外面有三件喜事,天旱下了雨,中桥修建落成,郭霸死了,三件事都值得庆祝。武则天笑著说:‘郭霸遭人憎恨竟到这种程度啊!’

  【故事四】

  浙江建德的王廷当诸生时,省上的提学大人主持县上年考后,正好有分守官某参政到县上办理公务,诸生们都去参拜他。谈话中说到考试的事,参政只问了问第一批考取了多少人,后补的还有多少人,其他事都没有问。过了几天,有位任分巡官的某佥事又来了,也和考生谈到考试的事。他只问了考试时有多少人被取消资格,多少人降级,多少人受罚,其他的事都没有问。

  王廷与其他诸生私下议论说:‘两位大人,问的问题相反到这种程度,我们都记住这件事,看看他二人这辈子官运怎样?’

  后来参政大人的官做到户部侍郎,儿孙都取了功名。佥事升任陕西副节度使。上任路上遇到强盗,财物全部被抢光,仅保住了性命。到任不久,又遇上安化的王×造反,最后落得腰斩的下场。

  (这难道不是说,一个提问就能分出祸福吗?‘言为心声’的确不虚。存心刻薄,一言一行都是刻薄的。能享受长久福泽的人,决不这样。)

  【故事五】

  山东济阴有位姓王的读书人,一向为人奸诈凶恶。他参加每隔三年在省举行的秋试时,文章写得很好。同考官举荐了他。但一到填写榜示时,他的卷子突然找不著了。榜写好了,同考官才发现王生的卷子就在自己的袖筒中。同考官非常懊悔,召见王生,答应用其他方式作弥补。

  不久以后,这位同考官调到诠部(选拔官员的部门)做官,王生便交纳一些粮食 进入国子监(官办高等学校)。到王生参加考试时,那位同考官正好在录用考生选派官职的部门工作。他见王生来了,很高兴,暗中挑选了一个最好的职位,假托为被破例恩准照顾的名额,让王生入选。到公布名单时,同考官却因父亲去世已丁忧守孝离去了。三年以后,同考官复职,仍然在原来的机构工作,王生也因为等候派官时间很久了,被授了一个官职。刚授职几天,王生的母亲就去世了,他要守孝三年又无法做官了。同考官怜悯他运气太不好,推荐他去给抚军作家庭教师,三年下来可以得到一千两银子。王生去了还不到一个月,抚军又因故被免职了。王生愤懑气恼得了病,不久就死了。

  【故事六】

  湖州仪凤桥有姓宣的三兄弟。老大比较老实,两个弟弟品质都很恶劣。三兄弟都很穷,他们的住房和地皮连十两银子都值不上。他们的邻居中有位姓倪的知县,退职回乡,准备扩展住宅的房舍,就用一百两银子,把他们的住房地皮买了。三兄弟将所得一百两银子平分后,宣老大买了点田地种庄稼,仅能使全家得到温饱,宣老二买了些豆子过太湖去贩卖,结果船翻而死。宣老三却得了疯病,拿刀杀人,到街市上放火烧房子,被捉到官府,打得差点死去。放他回家以后,仍然疯狂如故,大家就用铁链子把他锁在桥柱子上。他的妻子到处求神烧香替他消灾。后来,又请巫师到家中,宰杀牲口,祭祀驱鬼,花了许多钱。眼看著存放在床头上的卖房产分的银子就花完了,这时锁在桥柱上的宣老三突然一下子就清醒了。别人问他前段时间是怎么回事,他回答说不知道。

  【故事七】

  明朝沂洲(也就是现在的山西太原),有位叫王用予的人,为人厚道稳重;他平日事奉文昌帝君非常的谨慎恭敬。并且与几位好友在里中结了一个社团。每年的元旦,大家就轮流负责建醮坛,在云中山顶上的文昌帝君行宫祈福。社中有位叫俞麟的人,为人以孝顺谨慎著称;远近都有许多人来向他求学,拜他为老师。又有位叫郁从周的,相貌非凡,气宇轩昂、才高八斗,口才文笔更是一流,大家都非常的推崇佩服这两位才子。

  正统辛酉年的元旦这天,王用予提早先到了文帝行宫,并且住在里面。晚上他作了一个梦,梦到文昌帝君正在升殿,天下的城隍都齐集在殿上,向帝君汇报乡试录取的名单。有位戴著朝冠穿著红袍的神,手中抱著一本很大的册子,呈送到帝君面前,请帝君签名批准。王用予就偷偷的问抱册子的神说:‘山西省的录取榜单中,有没有王用予、俞麟、郁从周这三个人的名字?’抱册神说:‘没有。’过了一会,诸位城隍都退下来在旁等候,那位穿红袍的神就抱著册子上殿,跪著将册子呈送给帝君看,帝君一一的批阅,在每位录取者的名字下面画了一个押。有时候帝君也犹豫了很久都不画押。红袍神就宣布帝君的指示说:‘仍然交付各省的城隍,尽速的查明积阴德的家中仁厚的儿子,将他们的名字陈报上来,以替换榜册中未经帝君批准的名额。’这时候王用予隐藏在殿旁的柱子下面,忽然听到殿内传来,王用予入殿晋见帝君的呼唤声;王用予匍匐在殿阶下,被召唤到帝君的座前,进谒帝君。帝君说:‘功名的事情,是天庭秘密的记录,不可以轻忽的泄密;因为你十余年来如一日,事奉我十分的至诚恳切,所以把你召来为你分析;你的祖父非常的朴实严谨,自食其力,从来没有欺负过人,早就已经注记你为乡科的前榜,以彰显你祖父忠厚传家的果报。又因为你平生遇到神佛就都稽首,但是都是默求你自己的功名能够如意,和你妻子杨氏的病能够痊愈,夫妻能够白头偕老;而你那年老的母亲仍然在堂,你却从来没有替她祈求神佛保佑;因为这个缘故,把你的功名降了二级,所以你中在下榜的五十三名;你应该要改变这种自私的心态和行为,不要再触犯天心了啊!’王用予听了帝君的分析,一直向帝君叩头谢罪。帝君又讲:‘跟你同社的周吉,是今科本省的解元。’当时社中的成员,惟有周吉为人最为恂懦,而且学问文章也比别人差,王用予听了之后,感到相当的惊奇愕然;因此就向帝君叩问周吉考中今科解元的原因。帝君说:‘周吉的父亲和祖父都是读书人,从来没有一字入公门涉讼,也从来没有犯邪淫,周家祖孙三代以来,都未曾说过一次别人的短处,暴露过别人的一件恶事;而且周吉的曾祖父,曾经作过百忍说这篇文章,来劝化世人,也因此而感化了不少人。所以周家的父子祖孙,以简单朴实静默在培植福报,已经有六十多年了,这是最上的阴德,别人都不知道;上帝因而特别的嘉许,已经注记昌盛周家的三代,现在周吉中了本省的解元,这只是周家福泽的开始而已啊!’王用予再向帝君叩头问道:‘跟我同社的俞麟、郁从周,不知道他们两位考中了没有?’帝君就检视查阅太原读书人的名册,脸上现出不高兴的样子说道:‘俞麟本来应该可以考中一科,但是因为他侍奉双亲,犯了腹诽的过失,又经常刻薄的批评他人,不近情理;更妄言自命为君子,所以才除去他的科名,使他终身穷途潦倒!’王用予再请问帝君说:‘什么叫做事亲腹诽?’帝君说道:‘俞麟对他的父母,虽然在言语举动上,露出服从孝顺的样子;但是在他的内心,则是不以为然,只是勉强的不露声色而已;外表上好像事事都顺从父母,而他的真性却是一天一天的远离了,这种自欺欺人伪装出来的孝顺,简直就是把双亲视同路人一样啊!要知道以欺骗虚伪的言行来欺世盗名,最是触怒神明了,所以才惩罚他。至于郁从周,本是天纵的英才,二十六岁就该中进士,三十岁出头,应该做到中丞的官位,四十五岁晋升为大司空,而且还兼领司农司寇的职务;五十四岁在少保的职位上退休,活到六十九岁,并且得到善终;但是因为他从十七岁入学以后,就恃才傲物,言语间经常的讽刺讥弹,语带双关的戏谑调侃他人;阴间记录他轻薄的口过,已经满了二千四百七十余条了。上帝因而震怒,已经将他记注在阴恶的黑籍中,除去他命中所有的功名;倘若他仍然不知道悔改,到满了三千条过失,就要夺掉他的寿命了。并且还要处罚他的子孙沦落为乞丐啊!因为这些轻薄的口过,会伤了天地间的和气,也触犯了神明的忌讳,所以这种口业的罪过,与杀生和邪淫的罪过相等,你们可要特别的谨慎小心啊!’过了很久,帝君又再指示说道:‘邪淫、杀生、口过的恶业,就是犯了丝毫一些,也会有果报的,这就不需要再说了!但是邪淫、杀生这两种的恶业,自爱的人,就会知道禁戒不犯,至于口头上的讪笑,随意的讥弹讽刺,这种笑里藏刀隐匿贼害他人之心,养成习惯之后,就会很难自己觉察了;最后竟然连言语容貌和心胸,全部变成轻薄了。而这些口恶,也全都被鬼神记录下来,所以凶煞恶事,也就跟随而来了。本来命中该享有极大福报,一下子就转变成贫穷下贱的命了,实在是太可惜,也太可怕了啊!你应当广劝世人,要以此为戒,不要再烦我在签榜的时候,大费周章,犹豫不决啊!’王用予就向帝君再拜而退。这时候文帝行宫的大钟已经响起,王用予因而惊醒,外面的鸡,也已经叫过三次了。王用予于是就到行宫叩谢了文昌帝君,就拿起笔来,记下了这个梦境。等到秋天开榜时,周吉果然考中了山西省的第一名。王用予因而就将这个梦境的记录公诸于世,用来警惕世人。



  有关“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其他文章
· 下一页:人皆恶之
· 返回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