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故事 -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 受恩不感,忿怨不休   │ 文章推荐
 

  受恩不感,忿怨不休

  节录汇集本

  【例证一】

  有位士人任谈话畿尉,办理盗贼的案件。有一个盗贼戴著枷锁到堂前,士人独自坐在厅上,盗贼乘机告诉他说:‘我其实并不是强盗,先生若肯放过我,日后必然报答你。’尉官见他相貌不凡,而且惊异他能说出这种话来。于是晚叫守狱兵将他放了,并让守狱兵和他一齐跑掉。

  天亮以后,狱中犯人不见了,守狱兵也逃了。尉官只受到遣责的处罚而已。

  数年后,尉官任满,旅游经过一县,听说县官的姓名与跑掉的盗贼相同。去拜访,果然是那个人。于是他留尉官在官衙中厅一同吃饭休息,整整十几天不到内卧室去住。县官的妻子感到奇怪,问是怎么回事。县官说:‘我受人活命之恩,很惭愧没有报答。’他妻子说:‘你没听说过大恩是不报答的吗?恐怕泄露出去就麻烦了,为什么不抓住时机……。’县官沉默了很久,才说:‘你说得很对。’

  尉官恰好在隔壁听到这些话,急忙叫上仆人逃跑,连衣服都未来得及取。到晚上,已跑了五十多里,在村店投宿,喘息平定下来,才与仆人详细说明前后经过,正相对流泪。忽然有个人从床底下持匕首出来,主仆二人都惊骇得倒下,那个人说:‘我是义士,县官派我来杀害你,正好听到你说的话,方才晓得县官忘恩负义,要不然,冤枉杀死长者。先生不要睡,我要去取他的人头来为你雪恨。’

  于是捧宝剑而去,出门像飞的一样。回来时喊道:‘现在是二更天,贼头取来了!’尉官叫人点上灯火一看,对著头大骂而笑。然后与义士作揖告别,义士已不知去向何方了。

  【例证二】

  明朝天启年间,有一举人,文章做得很好,但多次考进士都不成功。有一次又参加省试,同考官看了他的试卷后,再三称赞赏识,就推荐给主考官,主考指出文章中的小毛病,不打算录取。同考官力争说:‘他已是三次失败了,我看他的文章,恍惚见到他忧伤的面容和一片苦心。若放弃这份试卷,宁肯缺一个名额,发誓也不再取其他的!’便叹息著流下了眼泪,主考官也深受感动。然后将此卷放进预选的档案里。

  同考官派人对那 个考生说:‘你若不是因为我的原故,几乎就名落孙山了,文章贵有知已,我哪里有图人报答之意,只是希望你知道我的心意罢了。’那个考生唯唯诺诺地应酬了一下。

  考生下来便对人说:‘我的文章本来就好,何须他人帮助,而且推荐上去的名额是有定准的,不是这个就必然是那个,他何必要说什么了解我’。竟然不去拜访同考官。

  到发榜的时候,这个考生的试卷仍被同考官录取,同考官晚上梦见神说:‘这个人忘恩负师,上帝已经取消了他录取的份额,你应该选拨品德好的人,何必用这个负心的人!’这位同考官惊觉后,就取缔了那个考生。他的进士考试最终都未成功。

  后来他因多年举人的身份准备送去预选官员。他便去拜访一位大官,愿意依附在他的门下,以便补一美职。那个大官是原同考官的同乡,就谴责他说:‘你对恩师尚且如此,何况对泛泛拜见的人呢!’就拒绝接受他。只给了他一个不好的职位。这个人狼狈而去,不久就遭到罢免了。’

  【例证三】

  桑维翰作宰相,有旧友韩鱼来拜访。桑维翰默然不答话,韩鱼退下来后说,桑公是我的旧友,今天一见,有凛然不可侵犯的神色。第二天就去告辞。桑维翰说:‘我已上告皇上,奏请了你的名字,授予学士职位。’一会有两个公差抬箱子出来,打开一看,是皇上的文诰与官服朝笏等物。

  过一段时间后,桑维翰对韩鱼说:‘羌岵秀才在哪里?他以前大为羞侮我,现在我执政,他还在民间贫贱之中,君子不念旧恶,你为我写信请他来,也应该给他个官当。’

  羌岵被召来后,叫他在相府中担任一个职位。忽然有白衣官吏多人,将他拖在大厅上,大喊羌岵谋反,羌岵大声说:‘韩鱼叫我来接受官位,我有什么罪?’终于被斩杀。韩鱼急忙跑来相救,已来不及了,哭得非常伤心,说:‘羌岵的死是我引起的。’就称病退还原籍了。

  后来桑维翰坐在小厅中,看见羌岵来说:‘相公随意杀人。我曾与相公同在科场,偶然开句玩笑戏弄,为什么报复如此残酷?我已经申诉到天帝那里,天帝怜悯我无辜,授予我司命判官职位。前日的事情你作主,今天的事就是我作主了。

  桑维翰于是死去,手足都有伤痕。

  【例证四】

  杨州泰兴县有个叫司大的人,是乡里中富裕之家陈氏的佃农。因家贫不能交租,想用他租佃的田转租给他户,收回押金。田边有个叫李庆四的人,私下贿赂田主家的儿子,收回司大的租田,然而押金少退了十分之一,司大心感不平,回来看见李庆四与那些参与写契约的人正在杀鸡备酒请客,便走入宴席,李庆四想阻止司大入席,先拿一杯酒让他在外面喝打发他,司大更加忿恨而去。晚上对妻子说起此事,并表示此仇必报。妻子劝他说:‘我们贫穷是命,与别人有什么关系?’司大不听,晚上持火把去烧李庆四的家,听到室内有人生小孩,司大心里暗想,自己的仇人是他家的家长,怎么忍心杀害他们母子 ,于是将火把丢在沟中回家了。

  司大后来无以为生,便用押金去磨豆浆、酿酒过活,慢慢家境逐渐富裕起来。而李家反而越来越穷,仍然将所租的田转租他人,取回押金。司大还用李某的办法,收回了田,而且也少给十分之一的押金,那些写契约的中间人,还是原来那些人,都相互看著而感惊叹。司大为泄原来的忿恨,也准备了鸡肉酒席,也不让李入席,先以一杯酒打发他。

  李庆四不反省自己的错,愤怒地认为司大对自己太刻薄。回去后用油点著火放在破盆中,晚上去司家放火,司大的妻子也正好生孩子,李庆四正犹豫时,听见有人开门,立刻丢了火就跑,其实并没有人出门。

  司大后来在现场捡得纵火器具,检验盆底写有李字,就感叹地说:‘以前我去烧他家,因生小孩而得免于被烧,这是天意,非人力所能避免,。’

  于是便带了五千个钱到李家,说:‘昨天我无礼,没有请你共同饮酒,现在愿意表示一点小意思谢罪,感谢你不追究我的过错。’李某怀疑他的动机,就自称有病不能应约去饮酒,一再邀请后才起来,一起来到酒家。司大捧杯敬李庆四说:‘你的孩子某年某月某日子时生,而我的孩子是前夜子时生的,积怨的事情切忌不要再做了。’因此将前后情况都如实说出来。然后把酒为誓,并告诉酒店的伙计们说:‘大家都看见这件事,可以用来警策世间的人。’于是共同痛饮尽欢,司李二家还相约为亲家。从此后两家都致富,交往日益密切。



  有关“受恩不感,忿怨不休”其他文章
· 下一页:轻蔑天民,扰乱国政
· 返回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