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故事 -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 赏及非义,开及无辜   │ 文章推荐
 

  赏及非义,开及无辜

  节录汇集本

  【故事一】

  明朝成化年间,章瑾向皇上献宝石,被提升为镇抚司。皇上命令太监怀恩传这道圣旨。怀恩说:‘镇抚司掌管天下所有的案件,是武臣的最高职位,怎么能让章瑾担任呢?不肯传旨。皇上说:‘你敢违抗命令吗?’怀恩说:‘不敢违命,只是担心违背国家法度。’于是皇上让覃昌传旨。怀恩又叫兵部尚书徐子俊上奏章,希望从中再劝谏皇上,徐子俊推辞不敢做这件事。怀恩叹息道:‘我早就知道外庭当官的没有人坚持正义,’后来怀恩因为正直被贬到凤阳。弘治初年,怀恩被召回京师,官居司礼,帮助孝宗皇帝治理天下,终生受恩宠荣耀。

  【故事二】

  安徽新昌县令黄某,原来在袁州当司法官,后来向子长继任他的职位。向子长因为有事到江西南安府,事情办完后将回,另外一州的判官郑某有个妹妹,嫁到袁州,希望与向子长同路。于是他们邀请黄某同去袁州,黄某不肯去,他们竭力相请后才同意,然而心中很不乐意。到了袁州以后,黄又想在城外住,向子长将他拉入官署,坐定之后,子长要到里面去办事,让黄某到客房休息,黄某像没听见一样。到他近旁大声呼喊,而黄瞪眼不回答。一会发出大叫声,好像痛不可忍的样子,于是大量排出血痢,通宵都不停止。子长与郑判官对他说:‘ 先生原不想来,只是因为我们二人的缘故才来,先生还有什么话,希望强打精神告诉我们。’

  黄某睁开眼睛倾听,忍著痛苦说:‘我原来在这里当官,宜春县武官派了三个弓手,到乡下买猪和鸡,十天之后都没回来,三个人的妻子告到郡守那里,郡守与武官有旧交,武官便欺骗他说:‘地方上有一伙盗贼,已探明他的巢穴,所以派三个去侦察,以采买为名义,现在久久不回,可能已被盗贼杀害了。希望能够召集士兵,一起去抓捕这伙盗贼。’郡守同意了他的说法。武官于是前往搜捕,在山里逗留了两个月,毫无收获。

  当时有四个村民在野外耕地,样子很憨厚,武官叫下属拿两万钱召他们来说话:‘有三个弓箭手被盗贼杀害了,武官来追捕,但长时未抓著犯人。你们四人就假装盗贼去应付差事,他日结案后,表面上说是杀头,实际上不过打十来板就释放了,你们如此贫穷,今天各得五千钱去养活妻小,岂不甚好?你们到了官府,若问你们是否杀人,就回答杀了。于是吃饱了坐牢,预计过不多久就放你们回家了。’

  四个人答应照办,于是捆来县衙,当时县官不在,由司户官主持政务,审核后,囚犯服罪,就送府查办,当时正好我主管工作,根据案情报告,得出判决斩首。就选择日子到街市行刑了。我观察这四个人,不像凶恶的样子,便支开狱中的公差,询问他们的实情,都说不冤枉,我又对他们说‘你们如果真是犯了这种罪,明天脑袋就要搬家,再接不拢了!’他们这才吓得相对哭泣说,先以为可以生还,回家后得钱用,不知道真的是要死啊!于是全部说出了真实原委。

  我大吃一惊,全都解开了他们的捆绑。武官察觉了,暗中对郡守说,狱中管事的人接受囚犯的贿赂,导致翻供。第二天,我到府中去汇报情况,郡守盛怒地责骂我:‘你自己定案已结束,怎么又因为受贿赂而妄加改变呢!’ 说:‘既然知道了他们冤屈,哪敢不为他们辩白?’郡守不得已,只好将案情移到记录部门,又转到县上再审,按法律应当再向司法部门申诉。郡守说:‘如果这样,那么这个地区的错案就相当多了。便逼迫著要维持原判。我根据道义力争,经过十多天仍不得昭雪。临到要杀囚犯的时候,郡守说:‘若是黄司法官不签名认可,到时候必然将我告到朝庭。’于是派遣同僚对我说:‘囚犯必定要死,你因执毫无用处,今天就在案卷后边勉强签个名算了,个个都知道这事是郡守决定的,你有什么罪过呢?’我因力量单薄,寡不敌众,就勉强画了押。四个人无辜死去。过两天,两个县吏和院中两个官员突然死亡,又过了几天,代理县令也死了,武官已经调任他职,被雷击死,而郡守则中风不起,前后相距才一个多月。

  我有一天下班,看见那四个囚犯来拜我,说:‘我们冤枉受死,向上帝申诉,已告准了,上天要逮捕你,我们恳求说:‘这个冤情之所以被提出来,是你黄司法官力争的,现在七个人都死了,足以抵偿我们的小命了。’上帝说:‘假使他不画押,你们四个人就可以不死,原来上报定罪的案卷,就是以他为首!’我们哭拜了四十九天,上帝才答应你缓死三年,当期限到的时候,我们就要到这里找你。又拜过才去,刚才一进门,四个人已经先在这里了。我之所以不想来,就是这个原因。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

  向子长问:‘鬼在哪里?’黄某说:‘都恭敬地站在前面。’向子长与郑某设案焚香,穿著严肃的衣冠,礼拜祈祷:‘你们四位高尚的灵魂在此,黄君将死去,情势是不能解脱了,但也应该许可他与母亲妻子诀别。何必将大病加在他身上,使他如此痛苦。’祈祷完后,黄某高兴地说:‘鬼接受请求了。’他的病痛立刻停止。

  又过十天,黄某告诉向子长:‘我母亲已经来了,请为我备轿子出去迎接。’子长说:‘派遣出去接你亲属的人还没回来,哪能这么快就来了。’黄某说,四个鬼魂已通知过了。于是出去,果然相遇于院门之外,黄某与母亲掀开轿帘一拜,然后死去。

  【故事三】

  周朝的时候晋文公,有曾经跟随他流亡共患难的贴身臣子向他说:‘大王您所推行的三种赏赐,没有一项是赏及微臣的啊!这一定是微臣有罪过才会如此啊!所以微臣在此向您请罪!’晋文公说:‘以仁义来引导我,用德惠来劝导我,这种人接受我上等的赏赐;辅助我帮忙我成功的推行仁政,这种人则接受我中等的赏赐;与我共患难,为了保护我的安全而流血流汗受伤的,这种人则接受我第三等的赏赐。若只是以劳力来服事我,对我缺失的改进,并没有什么帮助的这种人,是在三种赏赐赏完之后,才轮到他的赏赐;所以今天你就会接受到这种的赏赐啊!’晋国的人民,听到了晋文公对赏赐这种的说法和做为,都感到非常的欢喜。

  【故事四】

  马炳担任嘉鱼县县长的时候,有位江洋大盗带领著喽啰,竟然敢冲进官府,放火抢劫官银之后扬长而去;而这位为首的大盗,脸上的胡须很长,嘉鱼县的衙门在被洗劫之后,刚巧传来消息说:团风镇有条船上载了一二十个人,行迹相当可疑,其中还有一位留有长胡子,可能就是盗匪的首领,而事实上并不是;马炳竟然就下令逮捕这个人,并且还发布了破案的新闻。这位不幸被误认为江洋大盗的人,被逮捕下狱之后,竟然冤死在狱中。而马炳后来升官,当到了御史,这时候真正的强盗才被其他的县衙逮捕;而这个衙门的长官,刚好跟马炳曾经是好同事,就不追究这件冤案。后来马炳又升迁,当上了都御史。有一次,他坐的船刚巧经过团风镇,当晚就停泊在团风镇过夜,没想到晚上就被强盗洗劫,而且马炳全家的人,都被强盗杀死了。

  【故事五】

  从前有位姓阎的官员,在他担任南京巡抚的时候,有人诬告镇江人周志廉是强盗的首领,周志廉因此就被传讯到南京衙门,接受审问调查;周志廉家境富有,生活安逸,心中十分的畏惧衙门会对他用刑逼供,就想办法贿赂有权有势的人替他关说;因此阎巡抚对周志廉就更加的怀疑,竟然用杖刑把周志廉活活的给打死了。而阎巡抚后来竟然被周志廉的冤魂索命而死。

  阎巡抚怀疑周志廉贿赂而将他杀死,这件事情看起来似乎是满公正的;然而杀死一个不是犯了死罪的人,尚且能够变成厉鬼来报仇索命;从这个公案可以知道,做官的不可以自以为是公正无私,就可以任意的妄加决断判人死罪啊!

  【故事六】

  李龟正担任法官,断狱判案的时间相当的长。有一天,他有事出门,经过三井桥的时候,亲眼看到十几个人披头散发,大喊‘冤枉啊!我是被冤死的啊!’渐渐的走过来逼近他,李龟正这时候感到十分的害怕,立即就折返家中。回到家之后,就教诫他的儿子说:‘你们读书做官,千万别担任审判案件论人罪刑的职务啊!我担任法官,因为清廉谨慎畏惧,所以常常因循依照往例来判决,以至冤枉杀死了那么多人,我今天就是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啊!’没多久,李龟正就死了。



  有关“赏及非义,开及无辜”其他文章
· 下一页:杀人取财,倾人取位
· 返回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