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故事 -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 诛降戮服,贬正排贤   │ 文章推荐
 

  诛降戮服,贬正排贤,淩孤逼寡

  节录汇集本

  【故事一】

  汉朝的大将李广,武功高强善于射箭,匈奴人对李广非常的畏惧,李广因而就被称做飞将军。唐朝的大诗人王昌龄,写了一首出塞的诗,称赞李广的英勇说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然而李广的官运却不好,他的战功虽然彪炳,但是始终都不能够封侯;李广曾经对相士王朔说:‘我李广自少年从军以来,每次和匈奴作战时,没有不抢先在前,拼命的杀敌立功;汉兵追击匈奴的时候,我也每次都参与;然而比我晚从军的后辈,都已经封侯了;而惟独我却不能封侯,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啊!’王朔说:‘将军请您仔细的想想,在您的一生中,有没有做过使您感到遗恨的事情呢?’李广回答说:‘我曾经杀死已经投降的胡人八百人,事后我也感到非常的后悔遗恨啊!’王朔说:‘灾祸莫大于杀死已经投降的敌人,这就是您所以不能够封侯的原因啊!’后来李广出征匈奴,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李广因此而自杀身亡;他的孙子李陵也做了将军,在一次战役中,被匈奴俘虏而投降了匈奴;李陵的家族,因此就被汉朝的天子下诏满门抄斩。

  【故事二】

  蔡居厚在郓州当知府,有梁山劫贼五百人来投降,全都被他杀死。第二年,以兵部侍郎的职位在南京祭祀明朝皇帝的祖庙。他鎽疽发于背,就请道士设蘸坛禳解谢罪。又请他的亲信王珙代写告上帝文焚烧,以表白他的心意。第二天蔡居厚就死了,第三天王珙也死了。很快王珙又苏醒过来,说:‘不久前到了幽冥官府,主管人指责我代人作不实的文书,欺骗上帝。我说文字都出自蔡居厚的意思,我不过只是写成文字而已。一会儿见很多鬼将蔡居厚牵出来,披枷戴锁,相貌枯瘦。又见二鬼提一桶血,从头向他浇灌,浇得他大叫,向左右乱拉,痛苦极了昏绝过去。很快他又苏醒过来,醒来又浇,既浇又昏绝。他远远地对我说:‘你回去告诉我夫人,我在这里,只是审理我在郓州犯的事。’

  【故事三】

  文清公薛□,一贯不畏惧臣官王振,王振非常恨他。这时,正好有个武官病死,他的妾生得艳丽,王振的侄儿王山想夺过来,武官的妻子不同意,妾因诬蔑武官的妻子毒杀丈夫。都御史王文审问此案,已经强迫武官的妻子服罪。

  薛□当时担任司法部大理寺的少卿,知道武官妻子的冤情,几次驳回王文的定案。王文为了谄媚王振,就教唆御史弹劾薛□收取贿赂,所以解脱人的罪责。竟然判处薛□的死刑,下到狱中。薛□怡然自得,读《易经》作为自己消遣。他的三个儿子,要求用一个来代替父亲受死,两个流放为父亲顶罪,不被许可。

  将要斩决薛□的时候,王振有个老仆人在灶下流泪。王振问他,回答说薛少卿难免一死,所以哭泣。王振问他怎么了解他呢,回答说是同乡,于是详细地讲述薛□的平生。王振稍微解除了对薛□的怨恨,薛□得免于死,被革除官职,放回乡里。

  后来,明英宗率军出征瓦刺,被瓦剌的军队击败,护卫将军樊忠在英宗身边,用所持的铁锤捶杀王振,并说:‘我为天下百姓诛杀这个贼人!’

  消息传到北京,□王命令将王振抄家,将王文碎剐于街市,全族亲属无论老少都被斩首。

  【故事四】

  宋朝的谢泌,最懂得知人,他从来不轻易的许诺推荐人,他一生向朝廷推荐的不过几个人而已。他每次向朝廷发出推荐函的时候,必定是焚香祷告,朝向皇帝的宫阙礼拜说:‘老臣又为陛下求得了一位人才啊!’范仲淹、王旦都是他所推荐的。谢泌临命终的时候,能够自己盥洗沐浴焚香,然后端坐而逝;断气之后,连头都不歪一点;若不是他平日修持有功夫,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的瑞相呢?

  【故事五】

  周朝春秋时代,晏子向齐景公说:‘国家有三件不吉祥的事情,而妖精鬼物并不在内。第一件就是国家有贤人,而君王不知道,这是一不祥;第二是知道了贤人,而不用贤人,这是二不祥;而用了贤人却又不信任他,这是三不祥。’所谓的不吉祥,就是指的这件事情了;所以正人贤人怎么可以排挤贬谪呢?

  【故事六】

  唐朝的卢杞,很讨厌颜真卿,一直想把颜真卿赶出朝廷;当时刚巧李希烈叛变,卢杞就向皇上奏道:‘臣想只要得到一位儒雅的重臣,为李希烈分析叛变的福祸,就可以不用劳动军队,而使得李希烈臣服朝廷;颜真卿乃是三朝的旧臣,忠心正直,刚烈果决,而且名重海内,大家都佩服他;所以臣想他是最恰当的人选了!’皇上因此同意卢杞的建议,下诏派遣颜真卿,代表朝廷去安抚李希烈;后来李希烈想要留下颜真卿当他的宰相,颜真卿抵死不从,因而为国殉难;所以这件事,实在是卢杞所造成的。后来李怀光向皇上奏报:‘卢杞残害忠良,奸臣误国。’卢杞因此就被贬官流放到新州,而且就死在新州。

  【故事七】

  方城这个地方,有位叫巩固的人,与一位周姓富翁为邻居,周富翁的家中,忽然之间男的女的都死了,只剩下了一位老婆婆和年幼的小孙子;巩固就藉著请他们吃饭的机会,骗老婆婆说:‘你的小孙子年纪太小,身体又单薄,光靠著留下来的财产过日子,并不是很好的方法啊!不如把财产都卖给我,我就负责抚养你们祖孙俩人;老婆婆听了这话非常的高兴,立刻就订契约,比半价还要便宜,把财产全部卖给了巩固。巩固才拿到契约,立刻就逼迫他们祖孙二人搬家;巩固晚上就梦到有人责骂他说:‘巩固,你竟敢图谋我的家产,赶走我的妻子和孙子;我已经把这件事情告到上帝那里;明年你的家人都会死光啊!’第二年,来了一群盗贼,打劫了巩家,把巩固全家杀的一个活口都没留下;而老婆婆和小孙子,因为去年就被巩固赶出家门,因此而免除了这场的浩劫。巩固全家死了以后,婆孙二人就得以重返老家,产业也都物归原主。

  【故事八】

  明朝万历年间,狄某在云南定远任县官。县上有个富翁死了,他的妻子得数万金遗产。富翁的兄弟贪图遗产,将妇人告到县衙,私下对狄某说:‘追得遗产平分。’

  狄某因此拘捕妇人拷打刑讯,乃至用铁钉钉足,开水浇乳房。于是榨出所有四万两银子,县官果然分得两万。妇人抱恨而死。

  后来狄某解职回家,有一天正在午睡,忽然看见原先那个妇人拿著一个小团鱼挂在床上,立刻就不见了。狄某大惊。不久,狄某浑身长鎽疽,就像团鱼那样,用手一按头足都动,疼痛彻骨。他的五个儿子,七个孙子都长这种鎽疽,相继死去。



  有关“诛降戮服,贬正排贤”其他文章
· 下一页:弃法受赂,以直为曲
· 返回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