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故事 -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 知过不改,知善不为   │ 文章推荐
 

  知过不改,知善不为

  节录汇集本

  【故事一】

  江苏江阴有个叫张畏岩的人,学问好,很擅长写文章。他在甲午年秋试时,寄宿在一座寺庙里。考试结束发榜,却榜上无名。于是张畏岩破口大骂试官有眼无珠,不识有才学的人。这时,站在他身旁的一位道人手捋胡须,微笑著。张畏岩于是迁怒于他,愤然吼道:‘你凭什么笑我?’道人不紧不慢地说:‘我是笑相公您的文章一定写得不好呀。’张畏岩更加生气了,说:‘野道,你又没有读过我的文章,凭什么说不好?’道人答:‘我听说做文章的关键在于要心平气和,今日见相公这副愤怒的样子,您的心中怎么会平静呢?文章又怎么可能写好呢?’张畏岩被说得心服口服,又诚心向道人请教,道人说:‘如果命中注定榜上无名,文章写得再好,也无济于事。最根本的问题是要转变自身才行。’张畏岩继续问:‘如果命中已注定榜上无名了,怎么才能转变呢?’道人解释说:‘定命虽在天,但真正把握住命运的,还在自己。如果能努力地行善积德,还有什么福报不能得到呢?’张畏岩叹息著说 :‘我只不过是个穷书生,怎么去布施行善呢?’道人回答:‘培福积德,重要的在于心,如果我们心中时刻存在有善念,那么就功德无量。就好比做人要“谦虚”一样,并不花费分文。您榜上无名这件事,为什么不自己反省却骂试官呢?’张畏岩听了如梦初醒,向道人行礼致谢。

  三年后,张畏岩作梦进了间很高大的房子,房中有本应试者的名册,名册中间有很多空行。张畏岩问站在身边的人:‘这些空行是怎么回事?’那人回答:‘科举考试中举的人,都是福德具足没有过错的人。这些缺行,都是本应中举的人,但又新造了恶业,因此将名字取消了。’这人又指著后面一行说:‘你近三年来止恶行善,如果能坚持不懈,或许可以补进去,希望你努力。’在这一年的科举考试中张畏岩果然名列第一百五十名。

  【故事二】

  太仓王文肃公,一贯清高自负。他的孩子不幸夭亡了,文肃公很悲伤,于是去忠肃庙祈梦。夜里果然梦见忠肃公对他主:‘你曾因为舍不得一张名帖,使得二十七人含冤而死,你还记得这事吗?’文肃公感到万分悔恨。原来曾经有某官吏诬报一些海商为海盗,很多人都知道这些海商确属冤枉。出于怜悯,一齐向文肃公求救,希望他写一封信去解救这些人。王文肃公坚决不肯。这样,二十七人都被拷打致死。文肃公这时才痛悔地说:‘我曾经听说有个叫罗念庵的人被免官回乡,途径芜湖,和这里的关使项东瓯是老朋友。有个姓杨的商人犯了死罪,愿意拿出千金保全性命。念庵开始坚决不同意,静下心来一想:难道一条性命就这样断送了?于是就写信请求东瓯暗地帮助解救。后来这个商人果然免于死刑。我在这件事上比起念庵来差得太远了。我原来只是想成全自己的清高,没有想到却遭到上天的惩罚。由此可见,凡是能行方便且力所能及的事情,应当根据情况去做。不能因为要维护自己个人的名声,看见善事而不去做。’

  【故事三】

  明朝万历年间,吏部司胥官冯某,舞文弄墨,收受贿赂,被吏部尚书告到刑部。吏部的选官觉得这件丑事有伤体面,便想救冯某。但是,冯某并不知道吏部选官的打算。他暗中计谋,一定要让这件事牵连自己的上司, 这样负责审讯的官员会有所顾忌,吏部尚书也定能从宽处理。于是便供道:‘我收受贿赂其实是进献给上司的,我只不过是从中办理这件事而已。’审问的官员感到疑惑,便告诉了吏部的选官。选官非常生气,便要求依照法律严惩,于是便判处冯某重刑。

  【故事四】

  明朝隆庆年间,湖北荆州掌管狱讼的推官魏剑,去彝陵断一桩人命案。有个叫徐少卿名宗的人,家里供奉著梓潼帝的神像,预事非常灵验。忽然一天夜里,徐少卿梦见梓潼帝对他说:‘明天有一个姓魏的推官要从这里经过,这个人今后前程远大,不久将到吏部做官,你应先结识他。’第二天,天还没亮,徐少卿就出去打听,得知魏剑果然来了。于是急忙穿戴好衣冠前去拜见,表现得非常诚恳、殷勤。魏剑离去几天以后,夜里又作了个梦,梦见梓潼帝说:‘可惜呀,因为这个魏剑推官滥用职权受贿四百金,使无辜者含冤而死。因此,上帝已取消了他今后的一切官位做为惩罚,他的寿命也不会长了。’于是徐少卿就暗地里注视著这件事。果然,不久魏剑就因母亲去世回家,后被派遣去济南补官,升为户部主事职。一年后,死于京城。家中也日渐衰落。

  【故事五】

  江西人雷申锡,在科举中名列前茅,参加殿试后的第二天,却死于京城。于是喜讯与哀讯一起传至雷家,他妻子闻讯后日夜痛哭。一天,忽然梦中见到雷申锡,如生前一般,对她说:‘我过去也是个大官,为百姓办了很多好事。因此我生生世世都做士大夫。但后来由于给犯人判刑时,轻罪重判,使犯人屈死。因此,我又遭到三世在得意的时候暴死的惩罚。上一世起初怀才不遇,后来忽然官至要位,但却在上任途中而亡。这次又是这样,已经两世了,再有一次,我就可以还清宿债了。’

  【故事六】

  明朝崇祯末年,吴江百姓张士柏的妻子,年轻守寡,相貌较好,于是张士柏的哥哥张士松,暗地里把她买给了地方豪强徐洪做妾,陈氏却始终蒙在鼓里。张士松料想陈氏的性情刚强,知道不可强求。于是让邻家一个姓俞的老太太假装借宿,和陈氏住在一起。深夜,张士松等人破窗而入,在老太太的协助下,将陈氏拖入船中,陈氏大声哭叫,宁死不从。事发后,陈氏的父亲陈俊告状到直指使者(朝廷直接派往地方处理事情的官员)。

  直指使者委托县令章日炘审查此案。徐洪却暗地贿赂权贵宦官,伪造假状,反诬陈氏有骂夫之罪,狱吏对陈氏施以酷刑,强行逼供,关入监狱。陈氏痛哭绝食三日。这时,恰逢司理来了,听说此案冤屈,于是让陈将实情向直指官路振飞倾诉。诉完,陈氏就当场自杀了,血流满地,但死不瞑目。直指官慌忙从堂上下来对著尸体连连作揖,一再表示此案一定要澄清,陈氏才闭上了双眼。直指官立刻将此案情告诉了县令章日炘。张士松和徐洪被绳之以法,死于杖下。县令章日炘也因此被贬官,在回去的船中,看见船里全是鬼,晚上就忽然死了。帮助行此恶事的邻家老太太不久也暴死了。受贿伪造假状的权贵宦官不久也成了哑巴,终生不能说话。

  【故事七】

  李若水是淮南掌管狱讼的司理。一次有五个强盗被捕入狱,招认与一个和尚是同党,于是五强盗被斩,和尚也随之被抓获。这个僧人连喊冤枉,李若水相信强盗的话,命令严刑拷打。晚上,狱吏用湿纸糊住僧人的口鼻,身上压上很重的土袋。不久,僧人腹部裂开,死于酷刑。一个月后,参与此案的狱官李能忽然大叫道:‘和尚!和尚!这事和我没关系,是司理派我们这么干的!’说完就死了。第二天,推司刘元也突然死了。第三天,李若水忽然小腹绞痛,大叫而死。不久,参与此案的所有人都相继因病而死,无一幸免。

  【故事八】

  一个姓阎的巡抚到江南巡察。一天有人来诬告镇江人周志廉是强盗。周志廉是个富人,由于害怕被严刑逼供,就出重金求有权势的人为他申冤。阎对此案更加怀疑。于是对周志廉严刑拷打,周竟死于杖下。不久,镇江的郡守卢仁前来拜见阎,阎生气地说:‘你为什么带囚犯周志廉来?!’卢仁被问得莫名其妙,不知如何回话。阎紧接著又厉声喝道‘你旁边的那个人就是周志廉!’随即忽然昏倒,第二天就死了。

  【故事九】

  志公(即梁朝高僧宝志)住在灵隐,有两个和尚与他在一道。其中一个和尚去瓜园买瓜,主人生气地说:‘那些当官的有钱的人都还没有来买,你凭什么先吃?’拒不卖给他。但另一个和尚接著前去,园主却高兴地卖给了他,并且说:‘你一定是又渴又热吧!’临走时还送他一个瓜。二人对此事感到很诧异,就向志公请教,志公说:‘五百年前,这个园主因犯重罪被处死。你们二位当时是监刑。其中一人很怜悯他,就是今天得到西瓜的人;另一个人却说:‘自作自受。’毫无恻隐之心,就是今天没有得到西瓜的人。’

  【故事十】

  鲁公范质还未当官的时候,有一天坐在封丘的茶馆中,手中拿著一把扇子,信手在扇面上题了一句诗:‘大暑去酷吏,清风来故人。’忽然一个长相又丑又怪的人走过来,行礼后说:‘酷吏的残忍和含冤入狱人所受的屈辱,比之炎热的夏日要厉害得多。您有朝一日要改变这种状况呀。’说完,拿过扇子就走了。

  几天后,范鲁公途径一座庙宇,庙中有个木鬼,样子和在茶馆中见到的那人酷似,并且扇子还在他的手里呢。范鲁公感到非常奇怪。

  后来,他做了朝廷的高官,首先就研究律条定罪轻重是否合理,有无罪证,官吏是否秉公执法。后来,奉皇帝之命重新拟定律条,命名‘刑统’。

  【嘉言】

  元朝天如维则禅师,普劝世人说道:‘古德时常说:“我看见他人死了,我的心焦急得跟火烧一样,我并不是在急别人,而是看到就快要轮到我了啊!”像这种的话,那个人不知道呢?但知道则固然是知道了,只是不肯修行;说你不肯修行,也是委屈了你;现前的诸位大德,多是下手认真做工夫来的啊!只是尚未到了千了百当的田地;这个过失在甚么地方呢?这个过失在于不够勇猛、不够精进、不够坚固、不够久长啊!只是暂时的发了肯心,不久之后又退心了。所以说:“佛法无多子,长远难得人。”学道的人都像初发心那样的认真,作佛都有余啊!所以说始终不变,才是真正的大丈夫啊!如今能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始终不变呢?往往十个人当中,就有五双都是退失了道心啊!探讨他们退失道心的因缘,大概也都各有各的所累而造成的啊!那么所累的是什么呢?所累的有三种累;第一是无问他是僧俗男女,各各都是为了身口所累。其次,有眷属的人,则是为眷属所累;有家计的人,则是为家计所累;这三种的累,简直就累杀了天下的人啊!尽天下的人,都遭受这三种的累,所以才忙了一世,闹了一世,苦了一世,干弄了一世,空过了一世啊!何况又因为这三种累,起了无量的贪嗔痴烦恼,因此而造了无量的大小恶业啊!由于这种的业报,而堕落在三途八难的苦海之中,生死轮回,受了无量的苦恼,而不得解脱啊!虽然遭受了无量的苦恼,只是始终都不觉醒;而不觉醒的人,都是因为不觉悟的缘故啊!他们不觉悟的是什么呢?他们不觉悟的是身体眷属家计,都不是自己的啊!如今说道身体不是你的,你尚且未相信,山僧现在就尽情的为你从头说破吧!你最初来到母亲的腹中,投胎的时候,单单只是一个识神,何曾有个身体来的啊!这个身体乃是父母赤白精血和合,结成的一块顽肉,本来没有知觉,不知道痛,也不知道痒;不知道冷,也不知道热;不知道饥,也不知道饱;不知道苦,也不知道乐啊!因为你这一个识神,附著在这一块顽肉之中;从此以后,知道了痛痒,知道了冷热,知道了饥饱,知道了苦乐;等到出了母胎之后,就索性认著,唤作是我的身体了。刚才所说,身体并非是我所有的这个道理事实,也就决不肯相信了。因此佛祖慈悲怜悯众生的愚痴,所以又苦口婆心向你说道:“这个不是你的身体啊!这是精血结成的臭皮袋啊!不属于你管,不由你差遣安排,以至生老病死,都不是由你处分的啊!怎么会知道是这样的呢?就像你最初投胎之后,住在母亲的胎中,七日就一变,次第的生长,称作五脏六腑,百骸九窍,四肢六根,筋骨皮肉,渐渐的都成形了;乃至于出胎,都是热风所吹。业力所使的啊!而你则是不知不觉,何曾是由你所差遣安排的啊!既然出生之后,长到三四十岁,他便发白、齿摇、面黄、肌瘦、渐渐的都变来了,渐渐的都老来了,衰老之相也就都现前了啊!接著病又到了,病既然到了,死亡便接著来了。如此像这样的变化变坏,一一都是不由你啊!你本来也是不愿意如此,只是奈何管不动他啊!就论你从生到死,向这个臭皮袋上,不知道用了多少的恩爱情义,种种的保养他,种种的爱护疼惜他,种种的医治安排他,可是他却是忘恩负义,如此的惹人讨厌啊!何况还更有惹人讨厌的地方,只例如在夏天炎热的时候,有一位壮健的好汉,忽然在黄昏的时候,得了一个急症死了,死到二更半夜的时候,便会觉得尸体臭秽逼人,不能够靠近啊!于是就急急忙忙用棺材,把尸体装进去盖好入敛了,等不到钟鸣天亮,就急急忙忙的扛出去烧掉了。纵然是至亲至爱的眷属,也不容他多停留一下啊!”从这件事看来,昨天晚上,还是一个壮汉,今天早晨起来,便成了一堆骨灰了!不知道他的识神,又向何处去了;如此的急变,并由不得你啊!既然是你的身体,就应当是由你管;既然是不由你管,如何却又妄认他是你的身体呢?这样只是徒然的遭他所累,退却道心啊!你的眷属,也是一样,彼此都是拖了个臭皮袋,彼此都不自由,彼此都是管不到;一旦无常到来,彼此也都不能替代啊!当活著的时候,彼此都被一种恩情所缠绕,唤作是眷属;可是在眼光一闭之后,彼此都不认识了;如何妄认他为眷属,遭他所累,退却道心呢!你的家计,也是一样啊!在你眼开脚健健康的时候,在那里计较经营,悭吝守护著家计,并且认为百千万年都可以得到他的受用;谁知道一气不来的时候,一毫也将他不去啊!如何妄认他是你的家计,遭他所累,退却道心呢?今天你们既然听闻到这些道理,便应该要回光照破,痛自的醒悟,对于这三种的累上,不要认著、不要恋著、不要贪著,安住在定分上,安分的随缘度日;必须要拨转念头,向生死的大事上,奋发勇猛的精进;而且道心发的要坚固久远,在这件事情上面,一定要探究个明白。’



  有关“知过不改,知善不为”其他文章
· 下一页:讪谤圣贤,侵淩道德
· 返回 集福消灾之道故事集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