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教故事集 - 眼前的几件奇事   │ 文章推荐
 

  眼前的几件奇事

  (一)恽铁樵耳聋闻念佛

  沪上名医恽铁樵君(寓梅白格路金椿里廿号),患耳聋十余年,前因信仰地藏菩萨,忽闻念佛之声。聂云台君(前上海总商会会长)笔记其事甚详,原文如下(见一零一期佛学半月刊):

  十八年夏,余赴庐山养病;抵山而大病,越四阅月,不能起床。时梁璧园居士在山,告小儿以地藏菩萨灵感事,并劝其念地藏经,为余消业;小儿遵命念十余日,而余病大有转机,遂得下山返沪;同时儿妇得孕,诞生一男;余于是印地藏菩萨灵感录一万册,报佛恩也。前岁湘中各居士发起影印地藏经,先后印六千册,余亦随喜。适者友人恽铁樵君久病,余劝之念佛,多函辩论,未肯见听。去秋赠以地藏经,读之十余遍,深信悦之。忽一日清晨四时,闻磐一声,继以念佛,字字清晰。然恽君耳聋十余年矣,虽耳边大叫,不能闻声,今闻念佛之声,连续数十句,其音胜妙,生平所未闻。初疑系其夫人念课,而尚在旁床未起,惊诧之余,不觉全身战抖。次早四时,闻声如故,遂随之而念佛。其日下午坐楼下,闻声如前,皆先磐一声,后念佛号。一日食蟹,而次晨佛声不作,乃默祷云:愿此后终身不食蟹,随念南无地藏王菩萨七声,磐声立闻,佛声又作。今将近半年,仍日日闻之。初自以为大小脑之异态,而不闻他种声,故知为地藏菩萨灵感启导,令其念佛。遂捐资二百元,发起重印地藏经,托余代印。同时友人姚君,年及六旬,诵地藏经两年,遂得使嗜好痼疾除去,身得健强,信仰尤笃;嘱为记其灵感,传告他人,俾凡有灾厄病苦者,同发信心,归依地藏菩萨。或诵本经,或念菩萨圣号,自然一切罪障咸得解脱,同沾佛法利乐。地藏经既有如是大功德、大威力、大灵感,谨略述缘由,愿见者咸发菩提心。如有随喜附印者,可函致佛学书局及鄙人接洽;每册约一角六分零,多少皆可,其功德之大,不可胜述也。兹有地藏菩萨灵感录奉送,如欲阅者,可向上海辽阳路二十号聂宅函索;或向胶州路佛学书局及永生广播电台面取;并有五色地藏菩萨像奉送,须至聂宅面取,是为启。二十四年三月廿八日聂云台。

  编者按:观此记有须注意者一端,即恽君食蟹而佛声即不作,迨发愿终身不食蟹,随念南无地藏王菩萨七声,磬声佛声又作,此真是不可思议,可见蟹是断断吃不得的。蟹何以吃不得?因杀生恶业极重故也。(请参看下条)蟹既不可吃,一切活物亦都不可吃,可以推知矣。

  (二)张氏妇嗜蟹得现报

  杀生索命之事,古今记载,历历不爽;惟报有迟早,报之显现方式,亦各不同,世人遂昧焉不察耳。最近南京发生一螃蟹索命之事,乃现世即报者也。其详情据廿四年七月二号上海佛教日报所载,及朱本源君之调查,(朱君住无锡驻骢桥,系在南京亲眼看见。)综合记之如左:

  南京城内太平桥,有住户张某之妇,年四十五岁;曾皈依三宝,法名智定;惟酷嗜螃蟹,不克戒断。今夏(廿四年)五月初五日,忽卧病不起,自言有螃蟹无数,来咬其身,痛苦不堪。每日喊叫求救,经十四日,始吐血而亡。一时见闻者咸惊异不置,因此有许多人发心戒食螃蟹。

  按:杀生之恶最重,烹蟹之惨特酷;种因感果,理有固然。况张妇已入佛门,不遵佛戒,犹贪欲恣杀,其获现世惨报也宜矣。世多有念佛而不戒杀者,其以张妇为鉴。

  附载“伤心录”说烹蟹惨状一则:‘烹蟹之惨,与烹鳝等;汤火既热,锅中狂奔疾走,其声甚急,少顷遂寂然矣。亦有先用箸一点而后烹之;然一点之下,足为之自落,其惨痛如此。至若蟹酱,无不腰斩,斩时两钳八足俱捧住刀口,划然一切,分作两截,足犹战栗不已,阅之可惨。’

  (三)金志骞久瘫忽能步

  上海闸北建国中学教务长金志骞君,患疯瘫多年。其师查猛济教授劝其供养药师如来像,遂梦见如来相好光明,醒后便能行步,痼疾顿失。下记一则见廿四年四月二十三号佛教日报,该报记者按语,亦附录于后:

  本埠闸北建国中学教务长金志骞氏,精研社会科学;早岁因□丧过甚,患疯瘫疾,两足不能举步。现在该校兼课,登坛须他人扶助;迄今已三四年,历经德日医生治疗无效。今岁其师查猛济教授来沪,与共居处。查氏素信佛教,室中供养佛像,常以佛法劝导。金于宗教向少信心,惟与查氏师生谊切,亦不便深拒,且愿从持斋。查氏怜金病苦,最近特向佛学书局请药师琉璃光如来像一帧,嘱其尽形供养,并为开说药师如来功德经;日来颇起信心。昨(二十日晚)忽梦见如来遍体光亮,相好无比,赞叹未毕即醒,忽觉全身舒畅,遂发誓奉佛终身,天明竟能步行。远近知者,无不惊怪佛力之不可思议。

  佛教日报记者谨按: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如来第六大愿云:“若诸有情,其身下劣,诸根不具,丑陋顽愚,盲聋喑哑,挛躄背偻,白癞颠狂,种种病苦;闻我名已,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诸根完具,无诸疾苦。”又第七大愿云,“若诸有情,众病逼切,无救无归,无医无药,无亲无家,贫穷多苦;我之名号,一经其耳,众病悉除,身心安乐;家属资具,悉皆丰足,乃至证得无上菩提。”观此,可知如来悲愿宏深,功德难量;而金君区区愈疾灵感,又不足奇矣。然值此劫浊之世,众生业障深重,贫病交加,苦恼煎逼,虽有出世大心,甚难直趋菩提。苟欲于现生得享安乐,转以发心出世而成佛智者,固无如修持药师愿海者之殊胜难思也。深祈人人信行,久久不懈,知不独消灾延寿,离苦得乐,如如意珠,随愿成就;乃至证得无上菩提,永无退转,何幸如之。

  编者按:余与金君及查猛济君本不相识,见报载此事后,亲往建国中学(在天通庵路止园路)访问;金君未遇,晤查君久谈。查君海宁人,年三十余,诚恳笃实,一望而知为有道之士。据查君谓佛教日报所载各节,悉系事实。金君久拟作日本之游,因瘫病未果,现即将偕友东渡,藉偿宿愿。又谓金君曩曾从友劝,食吉林蛤士蟆,云能愈瘫症,旋即梦见蛤士蟆作人立状,前足挟刀矛,向伊舞弄,厥状可怖;但瘫疾依然如故,深悔徒造此杀业云。

  (四)林佩熙还阳化姻亲

  浙省丽水县林佩熙君,持戒念佛十余年,热心弘法,为善不倦。民国廿四年旧历二月廿七日病殁,临终前一个多月,迭有种种生西瑞应。邵福宸君(在金华杭江铁路局办事)据林君公子观良所面述,纪其详情如次。文中所云今年,即廿四年也。

  林清丛,字佩熙,浙江处州丽水人,今年三十八岁,世居碧湖镇林家村,皈依谛闲老法师,法名圣志。前任丽水县佛教会执行委员。其第三公子观良,现在浙赣铁路金华塘雅车站任警务组长。兹据面述,林居士于国历三月三十一日生西。生辉法师命为文记载,以资策励,特略纪之如左:

  林居士历任台州温岭县立蚕业学校校长,处州县立农业学校校长。十余年来,念佛持戒,热心弘法。溯其信佛之初,乃民十三在杭州西湖省立蚕业学校任助教时,经丁仲孚先生指示佛理,乃觉悟轮回之苦,入佛教会。逾两年,弃职返里,研究佛学,当时仅供拜一西方极乐图及观世音菩萨圣像而已。经半载,常见观世昔菩萨示梦现身,因自思在家修持,为子女受累,易生烦恼,不若遁世出家,易于往生。于十五年,遽往温州遂安县仙岩寺出家;嗣为家人侦悉,再三恳求,勉强回来。乃另营一屋,名为觉觉盦,藉得清心念佛;由是菩萨更显灵感。

  十六年,刘文雅(其外姑)嘱为营造一亭,为便利行人休息之所;亭上有楼,立佛像,供礼拜习禅。是年四月鸠工,九月告竣,名其楼曰大觉,名其亭曰佛照,以示自觉觉他佛光普照之意;计费及一千余元。当其功成之日,得附近西竺寺唐代旧阿弥陀佛圣像,遂择日迎来,修理装金。至开光日,男女进香,数达五千;问病求药,立奏奇效。居士因进香人多,而佛亭地方狭窄,常感不敷分配;于十八年誓愿造观音阁,报佛深恩。即于是年开始购买地址,惟处州系属山僻穷乡,人民虽亦有信仰佛教者,然皆属无知之辈,但知爱惜金钱,不悉为善积德布施种福之因果,鄙吝之态,到处皆然;故数载奔走募缘,费却无数心血,而应命者寥寥。

  至二十一年,因心神耗损,双目失明,兼且疾病缠身。居士恐不久人世,数年奔波,势将功亏一篑。忽梦阿弥陀佛示曰:“你命未绝,待天乐迎空,异香满室之日,可以往生西方矣。”醒而奇之。适逢十五日,六斋,乃题诗为记,以便验将来是否灵验;未几目复明。至廿三年八月,殿已落成,惟经济困难,缩小范围,改阁为圆通殿,名之曰小普陀(仿南海普陀之意),塑观世音菩萨三十二应身像。前后六年,才半功竣,已费银四千元之谱。

  居士因个人创办,心力已瘁,于本年阴历正月十三日得病。才四日(十七日),告夫人曰:“观世音菩萨于初七日天乐已迎空矣,一待异香满室之日,我即往生西方。”夫人乃询天乐若何。曰:“若风琴似者,惟其声音,皆系法语,其发音作悟……声,此乃令人自悟也。”夫人告其子曰:“你父不久于人世矣。当初七日上午四时,天尚未明,我作早课时,已闻有异音奏喧,我亦不知为何物;曾一度与你姨母言之,惟未告你耳。今你父所说,与我所闻相同,我所以忧也。”

  至正月廿一日,忽昏去,经一昼夜醒来,自云:“往游西方,见七宝池、八功德水,池中莲华,大如车轮,有金银莲华二朵,系你我二老(指居士及夫人);其他所见,与弥陀经一般无二。”苏醒后,神志大异,所语皆北平口音,所说皆歌词。问之,曰:“此天歌也,阿弥陀佛令我暂回尘俗,显神通度家属。”由是举凡伯叔兄弟姻亲,无一不用语劝度。盖各人所行阴事无人知之者,皆能一一道之;令人听之,无不毛骨悚然,怦怦然而下拜。继而说念佛可以忏悔,至大限到来,恐不及也。忽手足乱舞,片刻不停,其手势,一若放焰口之手印然。问之,曰:“在西方造小普陀也,盖我所造之小普陀,系实相,西方所造系法相,此中玄妙,你辈不知也。”至正月廿七日,举凡六日六夜,只饮大悲水,未进饮食,手印亦未片刻停滞。至二月十九日,嘱家人曰,“我此次所病系属前世孽障,现在行将消除,你速将我胡须剃光,以便成佛,不显凡夫之相也。”

  至二十四日,大呼观世音菩萨已到,速念大悲咒及圣号。未几异香已满室矣。夫人心知其异,乃跪佛前问签,得四十六签日;“昏沉须饮赵州茶,趺坐蒲团观白花;自己修成观自在,分身无数度河沙。”至廿七日(即阳历三月三十一日)巳时,尚能写字;未时已往生矣。于是全家同声念佛。至酉时,其女求签叩问居士究往生何处,得九十四签诗曰:“修持多年心印佛,你心即佛佛即心;九品莲华生上品,花开之日见佛身。”往生之次日上午七时,头顶犹温,至八时始冷云。(本文系据丽水崇福寺生辉法师来函,及林观良先生面述。)

  (五)徐应男入梦求伸冤

  距沪埠四十余里之鸽娄泾地方,于民国廿四年旧历正月间,发生一阿叔谋财惨杀侄女之命案。死者徐应男托梦于甲长诸仲华,求为伸冤;经诸具呈县府,请求彻究,案乃大白。同年五月七日之大晚报、新闻夜报等,均详载此事。原文如左:

  沪西鸽娄泾地方,青浦县辖境乡民徐迪荣,娶妻沈氏,单生一女,名应男;家道小康,有粮田百余亩;与弟迪甫同居。十六年前,迪荣病故,沈氏不安于室,与他人同居江湾,一去不返。应男乃由其祖母抚养成人,于民国十八年嫁与泗泾强雪顺为妻。廿二年祖母去世,其父所遗田地及私蓄等财产,当由应男承继;讵被乃夫强雪顺络续骗去田亩及私蓄大半后,忽与应男离婚。应男遂不得不回家,与叔迪甫同居一宅。女遭此打击,抑郁寡欢。至去年冬,其父执名屠绍雄者,行医为业,见而怜之;乃劝其招婿,并为介绍本地人马桂龙入赘,择于本年旧历正月初六成亲。乃事为徐迪甫所悉,一再表示反对,以致叔侄间常起口角。及至吉期将届,迪甫忽宣告应男突然失踪,以致婚事未成。

  徐迪甫所以反对侄女招婿者,实因应男尚有田地二十余亩,及余蓄数千元,早存觊觎之心;今一旦赘婿入家,侄女财产,势将丝毫不得染指;乃于正月初五日下午一时许,先与应男发生口角,继用扁担将女头颅击破,即时毙命。徐宅本系独家村,而宅中除应男一人外,其余婶母佣工,均为迪甫之人,故将女击毙后,外人无从知悉。事后即于五日深夜十一时许,将尸体秘密抬入附近坟园中埋葬;至天明吉期,则宣称女已于昨夜出奔失踪。乾宅因事起仓猝,未得成婚,而其未婚夫虽一再找寻,亦不得要领。

  徐迪甫既将侄女谋毙后,深恐被人起疑,乃一再设计,冀图嫁祸于人。爰报告该管陈坊桥公安分局,伪称其侄女徐应男失踪,系媒人屠绍雄串同赘婿马桂龙,诱拐卷逃。经转解青浦县政府司法科,由该县承审员一再究讯,卒以事无实证,仅将马桂龙暂押候查,屠绍雄交保出外。

  时当地甲长诸仲华,认为应男失踪可疑,复以职责关系,从事秘密侦查;经多次调查结果,认徐迪甫实有重大嫌疑。且据诸仲华自谓,彼系天主教徒,素不信鬼;自应男失踪,马桂龙入狱后,一夜忽梦见应男,满身血污,大呼伯伯伸冤,醒而异之,深悟应男决已去世,故而出此。乃具呈县府,请求彻究。

  时徐迪甫闻外间风声甚紧,深恐尸体被人发见,复将尸掘起,抬回家内米囤下埋葬。后又以留迹在家,终觉不妥,复将尸体取出,架火焚烧;柰臭气外溢,又恐败露。最后复将尸截分数段,用杀猪刀削去皮肉,骨殖用炭木煨焦,装入蒲包内,沉入附近旧石湾河滨中,以冀灭迹。

  至上月三十日,适有网船渔夫,于旧石湾河中捕鱼时,忽捞起一沉重之蒲包;视之乃面目皮肉削去之头颅一颗,及烧焦零乱之骨殖;不觉大骇,仍即弃入河内。乃事为该管公安分局探悉,当由甲长诸仲华,出资三十元,将蒲包捞起,一面飞报县政府请验。

  时徐迪甫闻讯,见事将败露,犹图最后掩饰;竟又雇舟,邀集帮凶多人,乘深夜看尸不便之际,拟用强力抢出蒲包,移去尸骨灭逃。幸该地公安分驻所,先有准备,预派武装警察十二人,埋伏麦田中;迨徐等到来移尸时,即一并捉获。计获正凶徐迪甫、帮凶顾福林(徐之舅兄,旋复乘间逃脱未获)、王阿园、郭某,共四名,即行羁押。翌晨县长亲临验尸,复查抄徐家,抄出应男血鞋血袜各一只,并查得米囤下埋尸泥窟一处。又将佣工名瞎子长年严讯,徐迪甫谋毙侄女毁尸灭迹经过情形,如上述。即将各凶犯加拷钉镣,带县法办。

  编者按:世人多持无鬼论,观徐应男之托梦,可知此论之非。世人又喜作“信则有不信则无”之说,观素不信鬼之天主教徒诸仲华竟梦见应男,又可知是说之谬。

  又按:此书编竟时,据报载徐迪甫已经法庭判处死刑。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集:转世奇迹
· 返回 佛教故事集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