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佛感应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惊天地,动鬼神

了凡弘法学会倡印
一、惊天地,动鬼神
二、回头是岸,立地成佛
三、我要扫除罪障,轻装往生
四、三界少了一个魔弟子莲邦多了一个真菩萨
五、我要震动全法界
六、他往生我说不出的欢喜
七、信佛确实对我们国家有利对我们大家有利
八、腊腊黄,雪雪白,碧碧绿,上上亮
九、一心老实念佛到底,任何环境任何境界,决不退转
十、香光庄严,母子法侣

  一、惊天地,动鬼神

  《前言》

  江阴峭岐张杏才居士于一九九六年十月五日十八点整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功德圆满,他的一生可谓贫困坎坷,但最终他选择了持名念佛法门,选择了西方极乐世界,选择了这条最幸福、最圆满的成佛之路。他自己选择了这条路。所以他以自己的现身说法来震醒众生,以此报佛恩、报父母恩、报众生恩。他往生时震动了整个江阴峭岐,但不信只是峭岐,我们把他的事迹整理成小册子广泛流通,相信全国乃至全世界所有有缘众生,都会受到震动和鼓舞。群起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正如他所说的:‘我要震动全法界。’助他实现度生之宏愿。张居士往生了,这世间少了一个魔弟子,莲邦多了一个真菩萨。愿他早日重回娑婆,普度众生,实现自己的大悲愿心。

  二、回头是岸,立地成佛

  《张杏才居士的一生》

  一九四四年(阴历九月十九日) 张杳才居士出生在江苏江阴市峭岐周海村一户几代十分善良而贫穷的农村家庭。

  一九六六年 参加道教。

  一九九二年 闻到净土法门,听到净空法师讲经音带,毅然去道向佛,皈依佛门。

  一九九五年阴历三月 患食道癌,需开刀,决定不开刀,一心求佛。

  一九九五年阴历四月 病未有好转,求助上海通北路念佛小组,大师兄朱雅维居士。

  一九九五年(阴历四月廿四日至阴历五月初一) 到上海通北路念佛小组,坚定信心,一心求佛,精进努力,发愿往生。

  一九九五年阴历五月初二 病愈回江阴峭岐。

  一九九五年下半年 到无锡硕放精进念佛。

  一九九六年上半年 一心念佛。

  一九九六年阴历七月底 他说:‘我要往生了。’

  一九九六年阴历八月初五(阳历九月十七日) 开始断食,直到临终往生。

  一九九六年阴历八月初八 开始断水,直到临终往生。

  一九九六年阴历八月廿三(阳历十月五日)十七点四十五分 口喊:‘佛菩萨来了!’,十八点整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十七点四十五分,脸色红润,面带微笑,头顶黑发生出,异香满屋。二十四小时以后,换衣时身体柔软,面目如生。

  三、我要扫除罪障,轻装往生

  《无锡新区硕唐庄念佛堂 朱敏智居士》

  我是万分的喜悦,万分的庆幸,亲身见到张师兄往生的种种瑞相,临终前和我握手告别,见佛接引时拜佛、念佛安祥而去。这是他平素的精进修持,依靠阿弥陀佛的大慈大悲,大愿大力的成果,而得到如此的安善瑞祥!

  说到张师兄和我的认谶,有一段大因缘在内,张师兄本来是信天道的。九二年与我认识,我就把净土法门介绍给他,并把净空法师的讲经像带给他看,自此舍弃道教,皈依佛门。并开始念佛,广做善事,不做恶事,受持戒律。

  去年春,他忽患食道癌,加上肠胃不好,吃下就泻,病情严重。在江阴人民医院治疗,要动手术,须先付壹万五千元。医生说即使开刀,也只能活三个月。当时想,钱要这么多,家境贫穷,拿不出,又加上身弱体瘦,怕手术时出事。经他和母亲、居士道友商量,决定出院一定要靠阿弥陀佛。如果有寿命,念佛能康复;如果缘已尽,就求往生,不要再受病魔苦楚了。了生脱死,往生极乐,本来也是念佛人,一生修持的心愿,因此就出院回家,在亲属莲友的商量下,得到上海通北路,朱雅维大师兄的大发慈悲,就送到上海大师兄处念佛消业。本来在家他吃小半碗粥要四十至五十分钟,吃下去还要吐出来。谁知一到大师兄处,就吃了一碗半的饭,吃得很快、很香。大师兄当时很惊奇,说张师兄吃饭这么好,哪像有重病?这真是佛力加持,不可思议!大师兄教他早晚一百零八拜佛,念无量寿经,住了八天,病全好了,就回家去了。

  后来,他到我们硕放来住半年多,早晚精进念佛,念无量寿经数部,念佛绕佛一向专念。

  到阴历十一月前回去,身强力壮,脸色红润。忙时割麦插秧,种一亩田。这是靠阿弥陀佛才能起死回生。恢复康健,胜如常人。今年来硕放两次,第一次住半月多,这次来十多天,并参加我们十天精进佛期。他念了三天,就对我说:‘你替我打电话回去,叫我侄儿侄女来接我回去。’我说:‘你住在此地同样念佛,回去做啥?’他说:‘我要往生了。’我对他说:‘即使往生在这里也可以,何必回去。’他说:‘我也愿在此往生,但有不明事理的人,见解就两样了。我是活著去的,阿弥陀佛来接我去的。人家要说我是死在佛堂里的,对你朱阿姨有影响,对佛堂也不利的。因为大家知道我是靠阿弥陀佛,才消除病魔,活了一年多,但会有终究还是死掉了的错误想法,所以我要回去。

  回去以后和老母两人闭门净修。吃过饭后,到自留田去走走,挑水种菜表现给大家看看,说明我精神好,活著往生,不是死了去的。我还希望硕放、无锡、峭岐许多念佛姊妹,一定要团结,在上海大师兄周围。请无锡缪师傅要一向专念。千万要万缘放下,单念一句阿弥陀佛,专想一尊阿弥陀佛,专拜一尊阿弥陀佛,坚决往生西方,大家同生极乐。千万拜托你朱阿姨,代我转言祈求,不要再念其他经咒,单念无量寿经或阿弥陀经,一句阿弥陀佛念到底,等阿弥陀佛来接我们。他说:‘我一定能往生,阿弥陀佛一定来接我,并且不要多少天,回去很快能往生。’我说:‘恭禧你!大概啥时能去呢?’他说:‘大约在我生日前后。’我问他,生日几时?他说:‘阴历九月十九日。’他对我处邹德昌师兄说,在生日前往生,这是预知时至。

  我们早饭后,一同到街上走一圈,手拉手地在街上游走,边谈边笑。每遇熟人道友,我总兴奋地说:‘他要回去往生了。’明理的人都合十恭禧。许多人见到他轻健活泼的样子,又没大病,怎说要死了呢?我说:‘他是阿弥陀佛来接他去的,不是要去死,你们要懂这个道理。’人家听了半信半疑。

  我由他代我煮了几样菜,他烧水,我上灶。饭后,他洗碗刷锅,作为临别纪念。又代我打扫场地,他说:‘我要扫除罪障,轻装往生。’我们讲了很多分别话,他对我讲了很多开示:‘注意身旁一切人事,谨慎小心办事。有你真心办道,利生弘法,佛菩萨一定会加持你。如果有听骗不听劝的人,你不要勉强他。佛不度无缘人,何况我们凡夫。到时候他们能觉悟过来,是他们有福德,成佛的机会到了,他也欢喜。如果不听,你没有损失,是他们少善根少福德,错过了成佛的机会,未免太可惜。朱阿姨,你要记住我的话。’我听了深刻铭心,他这话都是佛智佛见,我当奉行。

  他回家后,日夜念佛,九月十七日开始不吃东西,二十日开始不再饮水,还去挑水种菜,精神很好,十天后,身感疲劳,就躺在床上,仍是念佛。见到佛和余玲珍师兄(硕放九五年四月往生西方的居士一同去接他。为了挂念上海的大师兄,和我们硕放的几位师兄,才没有立即去,打电话到上海、硕放等我们去。十月三日我们硕放的师兄,和上海来的朱雅维大师兄,在无锡会合一起到峭岐。当见到朱雅维大师兄时,张师兄立即坐起握手,又和大家招,喜形于色,大姆指摇摇。见到我,双手紧抱,久久不放,又指指墙上的警语,脸看著我,字语是—‘喂!您今天怎么样?’我问他说:‘是你写的吗?’他笑著对我点点头。

  我们三四十个佛子,昼夜助念四天。其中魔扰三次。第一次我们大声紧念一刻就复正常。第二次比前一次厉害,他把手上的念佛珠丢掉。问他在念佛吗?他摇摇头。听佛声吗?又是摇头,而且见他烦躁不安。我立刻披上戒衣,佛前至诚敬香,礼佛祈求佛力加持,即把身上戒衣盖上他身,立即平稳。叫他一心听佛声,跟大家念佛,不可间断。他点点头。第三次的扰乱更紧迫了,眼发红丝,脸色凶恶,双手抓人的样子。我又在佛前哀祈阿弥陀佛大发慈悲,赶快来接张杏才。这是佛魔相争的时候了,一定要求我佛护持正法,一定要求法錀常转,广度众生,佛日生辉!祈求后,急奔床前说:‘一切冤家债主,请你们听著,张杏才过去对你们是不好,我们念佛人,深信因果,但过去不知,现在已是将要往生西方成佛的时候了。请你们决不要阻饶他。你们一定要和平共处,共护正道,你们帮助他赶快往生,让他成佛以后,来救度你们,这是双方有利。如果你们要讨他命,对你们也没有好处,你们永远在轮回中。现在你要他一条命,将来他也要报你,冤冤相报何时得了。我劝你们要破迷开悟,不要再愚痴了,大家共同念佛,放他快快往生,大家都有好处。’我把搭衣紧紧盖到他身上,并又高声喊:‘张杏才你今天怎么样了?今天是你了生死,离娑婆成佛的时候了。快快念佛,才不枉费你一生精进的修持。记住!记住!阿弥陀佛来接你的时候到了。’他就平静下来。我问他在念佛吗?他笑嘻嘻地翻身过来,双手握住我的手,久久不放,和善地对我笑笑,急坐起来,双手合十三拜,口念:‘佛菩萨!佛菩萨!阿弥陀佛!’又睡下去,不多时,又急坐起来双脚跨下床沿坐著。我说:‘张师兄,你有愿要立著往生,是不是想站起来?’他笑著点点头,我说你就立吧!他双脚一踮两脚著地,口念:‘阿弥陀佛!佛菩萨来了!’我说:‘你的愿已满了,你躺下吧!’那时我才想到叫孔寒娣师兄,赶快去把摄像师请来。等来摄像时,他又起来,那时只半坐一下,没有坐好即睡下,翻身几下,自己睡下仰卧正中,双手合十在当胸,在居士们高声紧念声中,佛光彩蓝,佛来接引去了。

  往生时,他村上兄长周银宝,见到红光莲白,五彩佛光从西天照下。同时村上建芬阿嫂,在后门见到佛光照得雪亮。她还当是闪电,怕下雨了,谁知天很好,是佛光照耀。助念的郭家珍师兄,见到窗户上佛光射进来,拉蒋丽芬看,谁知蒋师兄早已看到佛光,射到张师兄身上枕边已有几分钟了,给她一拉不见了。异香满屋,阵障扑鼻而来,空中佛声响彻云霄。在往生前一天,张杏才师兄就跟我高声说:‘我对你说,两天两夜佛声不曾断。’说时手指指点点,满脸笑容。

  我和孔师兄,王瑞珍师兄打电话向上海大师兄、硕放儿媳陈道英报喜时,大家喜庆万分,都感佛恩于万千。就在当时又闻异香扑鼻而来,孔师兄兴奋地说:‘张师兄已到西方,给我们报喜了。’我们那时高兴得互相拥抱。第二天我们开往生告别大会,又闻阵阵异香,一切后事安排,照张师兄往生前的交代:凡是佛姐妹定要请到。凡来人不受一份礼。村上亲戚人等,哪怕要饭的人来到,也要一律平等对待,请他们同桌饮食。全素食,不杀害生灵,移风易俗,破旧立新。

  还请了一个军乐队,单吹阿弥陀佛四字洪名,佛声冲天,天音佛音,响彻天空,佛声笑声,喜气盈门。一人成佛,历祖超升,张氏门中,荣宗耀祖。

  四、三界少了一个魔弟子莲邦多了一个真菩萨

  《上海通北路念佛小组 朱雅维居士》

  九四年下半年,无锡沉秀娟师兄来上海,由明晹法师介绍到我们通北路念佛小组来找我,我就把净土经书和净空法师讲经的音像带,给他们无锡师兄结缘。以后她又介绍无锡各位师兄到我这里。有无锡的宋金宝、严锡珍、蒋秀珍、陈子仪等师兄,江阴的孔寒娣等师兄,硕放的陈道英、朱敏智师兄,我拿净土法宝跟她们结缘,并劝她们要一门深入,一心念佛,求生西方。

  一九九五年阴历四月二十三日,江阴峭岐孔寒娣师兄,打了个电话给我,说他们峭岐有个病人,病情严重,患食道癌,要开刀。医生说,即使开刀也只能活三个月,他和母亲、峭岐的念佛同修,商量决定放弃治疗,一心求阿弥陀佛,想到我们念佛小组来一心求佛、念佛。当时我想一个癌症患者是很痛苦的,他能不求医生,而一心求阿弥陀佛,也是一件好事,就答应让他明天就来。

  第二天二十四日,我准备了饭菜,中午十二点多,无锡几个师兄,把那个生病的师兄送来。他们先拜了佛,然后就开饭。我问谁是病人,其中一个师兄,把张杏才指给我看,我看他脸色腊黄,看上去很虚弱。吃饭时却吃得比别人还快,吃完一碗,还添了半碗,也不像一个食道癌患者。他告诉我,他在家里吃半碗粥,要四十至五十分钟,甚至二个小时,吃下去还吐出来。今天吃饭特别香。这实在也是佛力加持,不可思议。众生本来也没病,只是心病了,身体也就病了。今天心里不去想病,只想阿弥陀佛。到了念佛道场,觉得遇到了亲人,有了依靠,精神一振作,心地至诚,感应道交,佛力加持,病也就好了大半。他又告诉我自己,二十三岁参加了天道,拜了师傅,跟师傅同住同吃同睡,感情很深。九二年听了净空法师的音带,受了震动,决定弃道向佛。但以前天道的根太深了,受他师傅的影响比较深,这几年来受到了魔扰。现在生了大病,食道里长了个瘤,自己手摸得出,进食困难,人虚弱,四肢无力,很难过。但今天吃饭觉得味道特别好,进食也不感困难。我就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想住几天,就只念佛。我说:‘那你一定要至诚恳切地好好念,遵守道场的制度。’他说:‘你怎么说,我怎么做。’一切听我的。我说:‘你一定要求阿弥陀佛。如果阳寿未到,阿弥陀佛会加持你,病就好了;如果阳寿到了,就求赶快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这八天,道场的邱师兄全力护持他,为他烧饭、洗碗、洗衣,什么事都不让他做,让他一心念佛。他每天早上三点起来,晚上十点睡觉。中午念无量寿经,其他时间都念佛。第一天下来,他精神就饱满了。我跟他说,你要以发大愿来报佛恩。于是第二天,他就在佛前发愿,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一生了脱生死,成佛去,求阿弥陀佛亲自来接引。我又问他会拜佛吗?他说拜不动,连路都走不动。我就说你别怕,阿弥陀佛威神加持,你一定能拜。精神要振作起来,拜一百零八拜佛,拜时就想阿弥陀佛,求佛威神加持。于是他就开始拜佛,拜了以后他说,开始拜时脚软没力气,但越拜越有精神,越拜越开心,法喜充满,脚也不酸了。自此,他天天早晚拜佛一百零八拜。拜佛、念佛、念经,一天比一天精神饱满,饭量也增加到一顿两碗,一天比一天愉快、舒服。三天以后,他自己感到病完全好了,食道里的瘤也摸不出来了,感觉已消失了,实在是阿弥陀佛本愿威神不可思议,一心想佛、念佛,佛力当然加持得上。

  阴历五月初一下午,正好净空法师老母亲往生,我们几个师兄要去助念,家里没人,张师兄身体也恢复了健康,颜色红润,决定让张杏才师兄回家去。临别前,他问我回去有魔干扰怎么办?我说:‘你不要去想这些,只想阿弥陀佛,一心称念。随便什么人跟你讲话,你就只一句阿弥陀佛。不管什么人,你的母亲也好,你的孔姐姐跟你讲话也好,就一句阿弥陀佛回答他。’他点点头。

  第二天,他就乘火车回家去。三天后,他打电话来说发烧了,三十九度,我跟他说仍然念阿弥陀佛,不能松懈,一直念下去。第二天他烧就退了。过了三天又发烧三十九度多,仍然是念阿弥陀佛,烧又退去了。可过了三天,他又发烧,温度有四十度,比前两次严重,实是魔扰一次比一次厉害,也是看你是否有清净的信心,坚定的决心,这时不能往后退,只有一直念下去。我哄他不要怕,不要急,仍然一心求阿弥陀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不要看医生,要真正信佛。他以坚定的决心把魔赶走,烧也退了。至此以后,未再生病,身体健康,精神饱满。

  过一个月后,他像变了个人,病完全好了,红光满面,精神也特别好,大家都来看他,觉得很奇怪,短短的时间,一个在死亡边缘的人,现在比正常人还健康。他就跟来看他的人说自己病好,是念阿弥陀佛好的。来一个人就跟一个人说,劝大家也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

  二个月以后,他来电话说要报我的恩情。我说:‘我没有做什么,你病好了,一切都靠佛,要报阿弥陀佛的恩。最好的方法就是求生西方,现身说法。他当时就发愿说,要站著往生,峭岐、无锡一带,外道势力很厉害,自己往生时要站著走,要表演给乡亲们看,让大众都能信佛,老实念佛,求生西方。他想先送自己的老母亲往生尽孝心,自己再往生。

  九五年阴历十一月,他又到上海来了,住了一段时期,仍然精进念佛,一天念无量寿经五、六部,其余时间就是拜佛念佛。

  今年阴历七月,他打电话来,说在硕放念了十多天佛,现在想回家去往生了。我说你不是说先送老母亲往生的,怎么自己要先走。他说自己先走更有说服力,更能震动迷惑颠倒的众生。我听了很欢喜,但也有些担心,他们江阴一带外道势力重,以前他又入过外道这么多年,不知会有什么障碍,但听他坚决的态度,我想愿力一定会胜过业力的。

  阴历八月十四日,孔寒娣师兄打电话给我,说杏才初五开始断食,初八开始断水,现在精神很好,还能挑水,现在在一心念佛,想站著往生表演给大家看。

  八月二十三日星期三,孔师兄又来电话说,杏才想见我,星期四我就去了峭岐。张师兄躺在床上,看见我,就坐起来,抱住我说:‘大师兄来了!’非常亲热。我看他红光满面,气色不错。但多日未进食、进水,身体有些弱,就让他躺下。我问他:‘念佛怎么样了?’他就坐起来,双手合十高声念了三声‘阿弥陀佛!’他指指口,意思念阿弥陀佛,又指指耳,意思听阿弥陀佛,再指指心,意思想阿弥陀佛。我笑笑跟他说,念念不忘阿弥陀佛,时时刻刻口念、耳听、心想。他看著佛像就微笑,看看就笑。同修莲友一起助念,他不时坐起盘腿高声念佛。因星期六上海道场有念佛法会,我星期五就离开了。

  星期六早上我念完经后,跪在佛像前,恳切求佛,一定要慈悲,威神加持,早些把张师兄接去,他一生遭了不少磨难,也走过弯路,但他现在一心念佛,也慈悲心重,想以自己的现身表演,来度江阴峭岐有缘众生,乃至法界众生,来报佛恩,求阿弥陀佛一定要来接引他,让他早生莲邦。

  星期六,我们念佛小组同修念完佛后,下午六点多,孔师兄来电告诉我好消息,张师兄于十八点整往生西方,瑞相很好。好几个同修看到了佛光,听到满天佛号声,闻到阵阵异香。

  星期日我们道场,全体同修为他念佛回向,愿增高他往生的品位。晚上我赶到了峭岐,在张师兄往生后的二十六小时,见他面目如生,红光满面,脸带微笑,头顶黑发生出。给他换衣时,他身体柔软。

  助念同修告诉我,他往生前试图站起来表演,并多次坐起来。喊‘佛菩萨!’三次。最后一次喊‘佛菩萨来了!’张师兄真是悲心切愿,没辜负自己一生的修持,圆证佛道。现身表演震动十方,法界为之感动。真可谓三界少了一个魔弟子,莲邦多了一个真菩萨。

  五、我要震动全法界

  《江阴峭岐念佛小组 孔寒娣居士》

  我们峭岐地区,外道迷信十分严重。一九八九年由于儿子生病,使我想从道教上得到帮助,这时认讥了当时也信道教的张杏才,张杏才独身,和老母亲一起居住。家境贫穷,屋里没有什么东西,两张旧床,一张方桌,几条破板凳,四壁涂然。我们共同在道教里走了三年。三年中我与张杏才的母亲,由不熟悉变为熟悉而亲热,她对我如同女儿一般,杏才对我也当姐姐。

  张杏才二十岁左右时,小队社员看他忠厚老实,叫他当记工员。他果然不负众望,对工作十分认真。本队社员说,分柴时,人家都把潮柴拣出来,但他却专拣潮柴挑回去。杏才处世待人接物的确不错,真的是毫无私心,处处助人为乐,并不贪半分钱。对任何人都礼貌相待。众多社员戏剧性地称呼他:‘方先生’‘板朝奉’,意思是说他做每件事都是有规有矩,有板有眼,奉公守法,是公认的一个勤劳的孝子,他对母亲照顾得非常周到、体贴,使母亲总有颗欢喜心。

  九二年,我们有一次到堰桥,经吴医生介绍认识了硕放的朱敏智居士,她把净土法门介绍给我们,并给我们看净空法师的讲经像带,把无上的法门推荐给我们,使我们真正认识了佛教,认识了净土法门。我和张杏才都受了大感动,同时舍弃道教,皈依佛门。

  九四年,我经无锡王玉珍、沉秀娟师兄,介绍到上海通北路念佛小组,见到了朱雅维大师兄。大师兄劝导我们要专修,一门深入,依照经典的教训去做,多听净空法师的讲经音带,真正依教奉行,老实念佛,不要到处乱跑。大师兄要求很严,但我觉得有理,口服心服。大师兄并结缘给我净土法宝,劝我尽心尽力,把净土法门介绍推荐给众生。

  九五年春,张杳才患了食道癌,需动手术,张师兄和老母及我们莲友商量不动手术,觉得只有求阿弥陀佛才有办法,才有出路。但自己在家修行,总有些懈怠,也没有完全如法,病情没有好转,大家都有些担心。这时我们想到上海朱雅维大师兄,她对我们念佛人帮助大,是个真善知识,就想求助于她。我们打电话请求得到同意就送杏才到上海。大师兄对杏才要求很严,劝他只一心念佛,杏才也老实听话,就只一心一意念佛,完全依教修行,不敢松懈。在上海住了八天,回来后我去看他,他看上去精神很好,脸色红润。刚回来时,我无论问他什么,他就回答我‘阿弥陀佛!’傻傻的,整天就念阿弥陀佛,闭门不出。这一年多来,他老实念佛,精进不懈,并发愿要站著往生。

  九月,他从硕放念佛回来,说要往生了。九月十七日开始不吃东西,二十日开始不喝水,只是一心念佛,过了八天他精神还很好,还挑水给我们看。江阴、无锡一带,外道势力很甚,大众与鬼神打交道,搞迷信活动。他悲心重,一直想以现身表演来震醒众生,报佛恩。我说:‘杏才,你如果往生,可要震动天地(全世界)和我们峭岐了。’他笑笑说:‘不只是峭岐,我要震动全法界。愿众生都能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西方实在是成佛的好地方,不能不去。’十月三日他断食十七天,断水十四天,身体有些弱,躺在床上。我们峭岐的念佛同修和无锡、硕放、上海来的师兄昼夜为他助念佛号,助他往生西方。

  十月五日十八点,张杏才师兄口念佛号,双手合十胸前,在我们念佛同修的助念声中,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佛号满天,异香满屋。往生前曾出现佛魔斗争的时候,但杏才决心坚定,一定要见阿弥陀佛,不肯跟魔走,终于等来了佛菩萨。他大喊:‘佛菩萨来了!’一生修行总算有了结果。花开见佛悟无生,念佛成佛不昧因果。

  六、他往生我说不出的欢喜

  《张杏才居士的老母亲口述》

  我里杏才这个小官是头等忠厚的,一年到头特别勤劳。就拿我来讲,他也是天天照顾得非常之好。诚诚心心这样修了许多年,总算有个好报应,到西方极乐世界这块净土去了。我非常高兴。

  我里杏才说:‘娘,最好我先到极乐净土去。’我说:‘照理是应该我先去才顺。’杏才说:‘因为我先去比你先去有说服力。’并且他还说:‘我去之后,会很快来度你的。我不但要度你,我还要度一群与我有缘的姐妹、有缘的一切众生,我要让全国全世界知道,佛法的广大好处,求得一切众生的了解与理解,然后群起念佛,求生净土,并求世界和平。’

  人家讲我里杏才,往生时有眼泪的,其实他们不了解、不知道,我里杏才有个习惯:每次打喷涕或吃饭吃噎了,都总是要鼻涕眼泪很多,要是一有什么事情一激动,同样眼泪很多。说他往生时有泪水是苦,对这样的现象,他们是理解错了。我里杏才欢喜也来不及了。往生时,佛菩萨来接,我里杏才大声念阿弥陀佛,双手合十,硬要坐起来欢迎,这是许多人亲眼看到的。还有人讲,说我看到自己亲生儿子死怎么不著急,不痛苦,一颗眼泪也没有,还劝人家不要哭,所以说我要称他们不理解,是因为我要告诉大家,我里杏才不是死,是到西方净土,是我里本身就要求的事情,只有高兴,他往生我说不出的欢喜,怎么会痛苦呢?

  我里杏才近二十天没吃东西,神智一直十分清楚,没有半点痛苦。要说有痛苦表现的话,是在往生前半个小时的时候,是有痛苦的现象的。我又要叫大家要知道,那个时候,是与魔道作斗争的一刻。邪道的魔来拉杏才。我里杏才就是不肯跟他们走,于是就发生了争夺,就是说斗争,具体表现看上去当然像痛苦状。当然时间也不太长,那决定是由于我里杏才决心大,就是要跟佛菩萨走,加上许许多多佛姐妹大声助念,终于感动了阿弥陀佛,及时来接引我里杏才去西方净土。

  我里杏才的二哥,在杏才往生的那一天,没有掉一颗泪,也和我一样,有颗欢喜心,可是过了两天,他又再一次到我房里时,掉泪了,我就对他说了,你掉什么泪呀!这样会加上杏才罪业的。我杏才二哥就说了‘我是看到他的衣服,才情不自禁地哭了,好,我现在不哭了。’

  杏才没有往生时的日子里对我说:‘娘,二哥不念佛,等我往生了,他一定会念的,而且念得一定很用功。’现在我杏才二哥,真的念佛了。

  开往生大会的当天晚上,汽车送佛姐妹往回无锡。驾驶员就是发动不起车子,急得头上冒汗。丙才就说了:‘杏才叔,不要留他们了,几天下来,他们很吃力了,天又下雨,你的好意她们领了啊!’这样一说,车子马上发动起来了。驾驶员十分生欢喜心。大家说,欢喜不欢喜。有许多亲朋好友来探望我里杏才,他们是哭哭啼啼地来的,对于这个样子,我感到十分反感。因为他们这样哭喊著到杏才面前,对杏才是有很大的干扰,影响他的清净心,增强他的留恋性,对于交情深的,要分开永别,必定产生痛苦感。杏才发愿一定要往生西方净土,而面对这样的场面,就理所当然的,是个极大的障碍,因为是前面讲了,影响了他的清净心。所以我一概拒绝,这样就得罪了许多人。在这里我给他们打个招呼,请他们原谅,因为他们不理解,至少目前还不懂,随著弘扬佛法的深入人心,相信每个人都会知道,佛教的圆满性、正确性。

  七、信佛确实对我们国家有利对我们大家有利

  《原上海普陀公安公局 副处级干部于智勇》

  我是个□囧谠员,我怎么会信佛的。我们中国的佛教,一般人认为是迷信,这是错的。佛教不是迷信。佛,阿弥陀佛教育我们要做一个好人,要做一个善良的人,要做一个爱国爱教的人。我们国家教育我们,一不为己,第二要为人民,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其宗旨:全心全力为人民服务。但我们的佛祖在二千多年前,这个思想就有了:普度众生,让我们所有的人,所有的众生离苦得乐,往生极乐。

  在极乐世界,没有罪人,没有恋事,你想什得什。黄金铺地,这是非常美好的地方。张杏才师兄能够往生极乐,这是教们大家追求的,大家能信佛,信阿弥陀佛,念阿弥陀佛,我们要看无量寿经,念阿弥陀佛的这部经。念阿弥陀佛,无量寿经有什么好处,我觉得有三大好处:第一,健康长寿,有无量的寿命;第二,家庭和睦,生活愉快。该得到的总能得到,不该得到的,求也求不到;第三,开我们的智慧,我们人越来越聪明,道德越来越好,孝顺父母,尊敬师长,团结亲戚朋友。因此,我觉得信佛确实对我们国家有利,对我们大家有利。

  八、腊腊黄,雪雪白,碧碧绿,上上亮

  《访四位有缘见佛光的众生》

  峭岐周银宝师兄:

  我一直在念无量寿经,早汇报,晚请示。但心里一直有怀疑,这次想从张杏才身上看到结果,我想总有个预报吧!在张杏才往生前,他喊‘佛菩萨!’这句相当响,‘佛菩萨!’一句马上拜三拜。我看他想撑起来,就去扶他起来,他脸笑嘻嘻地对著佛像,合十拜了三拜,然后手慢慢放下,躺到床上。大家念佛、求佛,里面实在热,坐不下去,我穿著件汗衫,汗水淋淋地跑出来。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热,第二是要看预兆,看看到底有什么预兆。转了两转,主要是看窗口、看天,听说人往生时,有瑞香光,我想要看他一看,跑来跑去,看啊!看啊!看不到啊!我就跑到里面去,对佛像拜拜,然后又慢慢地走出去,跑到阶岩上,站在上面看到屋檐上有光,光很粗,两旁边五颜六色彩色光,隐隐约约地跑,刚跑出来时想,现在怎么会有彩虹,可仔细一看,不是彩虹,是佛光啊!我看杏才阿哥在那里,跑过去一把把他拉过来看,我说:‘快看!’他说:‘看什么?’‘看光!’再跑过来看时,就没有了。这光从前从来没看见过。彩虹的五彩光是竖的,这光两边五彩光是隐隐约约出来,佛光有好几道光。当时什么也来不及想了,也没数有几条,赶紧去拉杏才他哥看,再过来时,就看不到了。

  峭岐建芬阿嫂说:

  我看见佛光从后门头来,红红绿绿,红的、黄的、绿的,像一条龙弯过去,直到窗帘上。

  硕放来助念的郭家珍师兄说:

  佛光从窗户射进来,射到帐子上,光黄是黄得腊腊黄,白是白得雪雪白,亮是亮得不得了,心想真是佛光,心里很开心,就去拉旁边蒋丽芬看。硕放来助念的蒋丽芬师兄说:

  郭家珍拉我时,我已看到佛光好久,在杏才头顶佛光雪雪白,上上亮,碧碧绿都有。郭家珍拉我时,我想你推我干啥,再回头看,阿弥陀佛已接走了。

  九、一心老实念佛到底,任何环境任何境界,决不退转

  《九月二十四日访张杏才居士》

  九月二十四日,张杏才居士断食八天,断水五天,在家里佛像前发愿:

  ‘求阿弥陀佛大发慈悲,佛力加持,本愿加持。我张杏才一心老实念佛到底,不换题目,求生净土。我是个农夫,只求阿弥陀佛大发慈悲,带业往生,一心求生,求阿弥陀佛亲自接引,上品上生。’发愿后,张居士谈自己的情况并表决心。

  ‘我和母亲一起念佛,总是凌晨三点多钟起来,一年如一日。有次我开玩笑地对她说:“如果我走在你前头怎么样?”她说:“最好是我走在你前,你到底还小。”我说:“我不欢喜这个娑婆世界,人家也得不到我什么好处,我一心要求早点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并且阿弥陀佛一定亲自来接我,我才答应。”

  我听了净空法师的磁带,看了净空法师的录像,看了无量寿经这三个大囧琺宝。再从孔寒娣阿姐那里得到指导。只求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自己有决心。能够皈依,能够受戒,不做坏事,能够积善,只照戒律办事,一定对自己有好处,对大家有好处。我越学越欢喜。一定要老实念佛,莫换题目,这是净空法师关照的。净空法师的话句句是好。不管什么事都是自己决定的,别人帮不上忙的。

  再讲我的病情,去年生了这个坏毛病,江阴人民医院检查是食道癌,要动手术。我不吃药,不动手术。我对娘说:“我这个病蛮重的,你有什么顾虑。如果我无命根是很快;如果有命根,很快就会好。”娘说:“你自己决定。”我说:“坚决不想别样,一心念佛到底。”家里侄儿侄女村上人,劝我到无锡医院去做手术,后来我把病历卡烧掉的。村上人说我母亲傻的,儿子这个样也不著急。自从得了病,对我来说也是大喜事,一直求阿弥陀佛,一天早晚求两次。不求人天福报,我要求往生。因为我认为社会变化很大,我还是趁早一点走。我求往生,同时求阿弥陀佛亲自来接我,预知时至,立著带业往生,决不退转,任何环境、任何境界决不退转,这是我本人的决心。人家说,你为什么不去治疗,因为我想穿了,所谓叫四大皆空,万事空有,都是假的。想到净空法师所说的道理。做善事,一心求往生。

  我虽然八天没有进食,头脑清醒,心也清净。村上事不考虑,别人讲我,我也不管,安安静静,慢慢地念念佛。手脚很有力,睡得著。三点多起来和娘一起念佛。村上人,侄儿侄女来望我,我交待他们我的后事,要办素席,不能吃荤的,我从二十三岁就开始吃素。其他人欢喜这样的欢迎来,那怕讨饭人来也一律平等。净空法师说,一切众生都是佛。只要自己肯去学,学好了就去做,做了就有好的结果,的确如此。

  别人问我,我到西方极乐世界怎么办?这是大喜事。西方极乐世界黄金铺地,各式各样都有。经上都看到,磁带上也听到,大家去看录像,也会看到。我到了西方极乐世界,愿意一心马上回到这个娑婆世界,赤胆忠心来度一帮有缘众生,个个都要度上去。我一心要做阿弥陀佛,真正老实修行的得力助手。度母亲、地方上佛姊妹,度一切有缘众生。就是其他道上人,只要能理解,能觉悟,都是一样的,与我杏才一样,与阿弥陀佛一样,阿弥陀佛说一律平等,上去就是阿弥陀佛。就是杏才矮点,也可以和阿弥陀佛一样长,身相一样。没有女的,都是男的,女的上去也会变成男的,这是净空法师讲的,无量寿经上有的。

  我为什么把门关上,不响的,人家问我有什么心事。我要清净,本身心清净的,本身就不应该考虑其他事,一心这样能够成就。我这心愿一定能成就,凭自己努力,求佛慈悲,佛力加持,一定要立著带业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成佛,上品上生。这是我自己的浅见,表态的决心,就这样。

  再一个我们这里发展的情况,佛姊妹真诚听了净空法师的磁带,看了录像、经书。看的经书是上海大师兄送给我们的,得的法宝。峭岐佛堂佛姊妹大家心诚,一致求往生。一定会实现,只要努力,一定成就,我简单讲就是这样。’

  虽然张居士八天未进食,五天未喝水,为说明自己精神好,四肢有力,他又挑了满满两桶水表演给我们看,并简单地说了几句。

  ‘这样,我讲几声,虽然八天未进食,还是四肢有力,浑身有劲,头脑还是清净的,心也是安定的。我决心要求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我四肢有力,有力无力,你们看我挑水,担了有没有歪斜,我手也不用搭的,定心好了,不歪不斜的,笃定,挑到街上也可以。’

  (注:要是挑到街上,约有一公里)

  他挑水挑得轻松自在,挑进屋里去,为显示有力,又蹲下双脚离地往上跳,跳了好几跳,非常轻松,气也不喘。

  张居士说:‘呶,再一个,简单的啊!这个不是变戏法,我身体确实是蛮好的。跳五跳。呶,再跳跳,不碍的。’

  旁边摄像师说:‘八天没吃饭,五天没进水,不可思议!’

  张居士说:‘自己是没有这个本领的,这是阿弥陀佛大发慈悲,佛力加持。’

  十、香光庄严,母子法侣

  《后记》

  在整理张杏才居士,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材料的过程中,常常有瑞应出现。这次摄像师在家里整理材料时,他老婆说:‘现在杏才在我们家。’他说怎么知道的。他老婆说:‘纸上有阵阵檀香味。’摄像师也觉得奇怪,这纸是普通的纸,本身根本就不香,现在确实是异香扑鼻。孔寒娣师兄回家时,她家邻居也说闻到阵阵檀香味,整理材料时,我们看到九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张杏才居士从无锡寄给上海朱雅维大师兄的信,信上写了他患病到痊愈的过程。信末他写道:‘由于现在走进了佛门—一门深入,因此那些其他道,来对我阻碍。为此三、四年中受到折磨,但我念佛照念,一直到底。一心天天念佛,来报答阿弥陀佛之恩,一声佛号到底。同时等我母亲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好好修道,成佛。我不分早晚都愿意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好好修行成佛。’

  在他床头的墙壁上写著‘喂!你今天怎么样’一行字。这是他自己写的,用来时刻检点自己,常常问问自己:今天功夫怎么样了,是否往生有了把握,这句话也是问我们每一个念佛人的。我们念佛人要时时回光返照,时刻检点,问问自己功夫怎么样了,把念佛求生净土当作这一生,唯一一桩大事来做,不要松懈。如果往生还没有把握,就要精进努力继续念下去,不成功决不回头,一直到西方极乐世界。

  张居士的往生事迹鼓舞了我们这些念佛同修,坚定了自己往生的决心和信心。唯有精进念佛,早生莲邦,才不辜负阿弥陀佛的大慈大悲,不辜负张居士的一片大悲愿心。

  我们在被张居士深深感动的同时,还要向张居士的老母亲致以万分的敬意。这是位了不起的老妈妈。她今年八十四岁,头脑清楚,脚步稳健,沉默寡言。她与儿子杏才住在一起,相依为命。在张居士往生前与魔作斗争时,老母亲鼓励自己的儿子要有勇气,不要挂念自己,一心想阿弥陀佛,早生莲邦,再回来度她。张居士往生后,同修们都沉浸在即欢喜又百感交集的情绪里。不少同修告别张居士时,流下悲喜交加的感动之泪,但老母亲没有掉一滴泪,她的沉静超过了其他人,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局外人,沉稳安静,坐在一旁默默念佛,走出走进无半点声音。当告别张居士时,老母亲提出要拜拜自己的儿子,但当地风俗母亲不能拜儿子,她的亲属出来阻挡,她就不再提,又默默地回房去了,继续坐在一边默默念佛。她看我们里外忙碌,就默默地倒了杯甜水递给我们,这份关爱感动到了我们心里,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在世俗人看来她好像无情,但真可谓‘道是无情胜有情!’她真正爱自己的儿子,以前她跟儿子一起过贫穷而快乐的日子,现在她把孩子送到极乐世界,她也有同样的心愿,这一生一定要往生西方,或许时日也不会太长,那时是永为莲邦眷属,同为法侣,游步十方,普度众生。

  张杏才居士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我们这些念佛同修,也该问问自己这一生往生有没有把握,能不能加入到西方清净海会大众之中。我们的时日并不多,唯有抓紧分分秒秒,万缘放下,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到时是诸上善人聚会一处,快乐无极,一生不退成佛,普度众生。‘轮回路险,无常迅速,老实念佛,莫换题目。’



  有关其他文章
· 莲音小故事 (郭惠珍医师)
· 骆全通居士念佛往生净土事迹
· 佛七法会灵异记 (林慈超居士)
· 返回 学佛感应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