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佛感应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妙音居士往生见闻记

  廖荣尉居士著

  第一阶段:家父念佛的因缘及平日念佛之情形
  第二阶段:往生前夕、当日见佛念佛及往生时的情形
  第三阶段:入殓、出殡、火葬、进塔及舍利子的发现
  老菩萨往生见闻中有二点说明
  老菩萨生净土之因缘依法论述
  老菩萨遗留舍利子之真实义

  诸位大德,善知识,阿弥陀佛!

  于此殊胜因缘,末学来向大家讲述,家父念佛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之感应事迹。末学根性庸劣,才疏学浅,所述如有错讹,或词不达意,祈垂海涵,并请贤哲诸君,不吝教正。

  现将家父往生净土事迹,以三方面来讲述,第一念佛往生净土之缘起。第二生平简介。第三念佛因缘与往生事迹。

  第一念佛往生净土之缘起。佛陀悲悯三界六道众生,无量劫以来,于生死业海,头出头没,永无休止,所以出兴于世。诸佛兴出世之本怀,欲说弥陀愿力,惠真实之利于一切含灵,普度众生。故善导大师云:如来所以兴出世,唯说弥陀本愿海。

  我娑婆导师,释迦牟尼佛,为教化一切有情,讲经说法四十九年,广说八万四千法门之余,特讲演了一个微妙捷径之净土法门。此乃世尊之本怀,显弥陀之宏愿,将真实之法和盘托出,惠众生真实之利,普利群生。而其恩德尤深于末法现今,我侪凡夫,旷劫至今,迷本净心,垢障深重,福慧浅薄。但凭信愿持名念佛,即可免断烦恼之困,又不必费多劫长修,但办肯心,当生成就,便能功超累劫,往生极乐,径登不退,圆成无上佛道。此显大悲慈父,两土导师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及十方如来之本心。阿弥陀佛无尽大悲之胜愿,方便至极之大慈,力用难思之果德。凡圣齐收,利钝俱被,但能一心称念南无阿弥陀佛,万德宏名,悉得度脱。阿弥陀佛之大恩大德,大愿大力,度生大用,实微妙难思也。

  家父依此净土念佛法门,信愿持名,老实念佛,临终前蒙阿弥陀佛,佛力加持,佛光普照。临终时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迎现其前,放光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由此证实净土念佛法门,惠以众生真实之利。若无如是微妙捷径之净土法门,我等凡夫何能度此生死业海,而登涅槃彼岸。

  家父念佛往生西方净土之因缘,乃是断恶修善,深信因果,老实念佛,决定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之见证。由是因缘期能助益末法吾等有缘众生,建立真信切愿,老实念佛,同登西方极乐圣境,共成无上佛道。

  第二生平简介。家父之俗名是廖升南,生于一九一九年,于一九九三年岁次癸酉,农历八月十八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享年七十四岁。一九九二年归依三宝,法名妙音。世居台湾省嘉义县番路乡大湖村横路二十八号,濒临阿里山,是个山明水秀,民风纯朴之地。家父一生务农,没受过学校教育,故不识字,是个敦厚朴实的乡下人,他老人家毕生皆过著清苦平淡的日子。

  第三念佛因缘与往生事迹。家父念佛之因缘与往生事迹,以下再分三个阶段来向大家说明。第一阶段:家父念佛的因缘、及平日念佛之情形。第二阶段:往生前夕、当日见佛念佛、及往生时之情景。第三阶段:入殓、出殡、火葬、及舍利子的发现。

  第一阶段:家父念佛的因缘及平日念佛之情形

  末学于九0年闻到佛法,唯当时所闻并非佛陀正法,而是一般宗教性之佛教,所以当时并不了解佛陀正法教育之真实义,也不了解净土念佛法门的殊胜圆满,故未能积极引导父母双亲,发菩提心,念佛求生西方净土。

  在九一年,也就是学佛的第二年,我听闻到净空法师讲经之卡带,并见闻到印光大师文钞全集,由是因缘让我明了佛法的真谛,也让我真正体悟到佛教非哲学非宗教,乃是佛陀教育,是佛陀对九法界众生至善圆满的教育。此因缘更使我了解,净土念佛法门的究竟与圆满。学佛修行欲了生脱死,当生成就,唯有净土之持戒念佛,也就是断恶修善,深信因果,老实念佛,求生净土。依此正知见,我就开始积极的引导父母念佛,更用善巧方便,使双亲能够真为生死,发菩提心,老实念佛,求生西方。在当时家父虽然接受我的劝导,但刚开始念佛并非很积极。

  岁月如梭,瞬间已过寒暑,在这年当中我欣然的依教修学,当闻到观无量寿经之净业三福,让我真正了解三福乃是佛法修学的基础。净业三福: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如此三事名为三世诸佛净业正因。三福之第一条是人天福,它是道业的根本。而孝养父母,是第一条的第一句,由是可知孝养父母,是成就道业的大根大本。此乃佛陀在告诫我们修学人,身为佛弟子,对父母双亲,除了在精神上要孝顺、在物质上要孝养外,最重要的乃是让父母的法身慧命,在当生能出离三界六道,永不再受生死轮回之苦,以是圆成无上佛道,此方是真正尽大孝。

  秉此佛陀之教化,使我更积极的引导父母念佛,并以诚敬心做周详的计划和安排。在精神上比以前更加观怀,在物质上的供养也比以往更为丰厚,以实际行动来证实,身为佛弟子是非常孝顺的,让父母生欢喜心,而肯定佛法。再用种种善巧方便,契理契机,让父母能够真正体会到人生之苦、空、无常,及生死轮回之苦海无边。接著再介绍西方极乐世界之依正庄严,及不可思议的殊胜功德。引导父母厌离苦、空、无常之娑婆秽土,真信切愿求生西方净土,且让父母明了真正的修行,在日常生活中要万缘放下,老实念佛。如是慢慢地帮父母建立信、愿、行三资粮。由是因缘让父母有决定信心,当生解决无量劫以来,无法解决之生死大事。从此双亲平日之念佛,较以往更为主动积极。

  长久以来,家父经常咳嗽,气管一直不好,于九二年岁中咳得很厉害,到医院做检查,结果肺部异常,怀疑是肺癌。后来请他上台北,到大医院作进一步检查,结果并没有发现癌细胞。藉这次北上之机缘,带引他受持三归。家父在返乡当天午休时做了一个梦,梦见六道生死轮回之恐怖景象,乍醒后随即见到一片光明。事后他问我说,从来不做梦,今天怎么会梦到这种景象。由此因缘,我才知道他老人家从来不做梦,为此,我还一直追问他,你真的没做过梦吗?他说:真的。以佛法之理来看,不做梦即是少妄想,这是很难得的。我再藉此因缘告诉家父梦境之意义,此梦是佛陀在提示你,六道生死轮回很恐怖,要你当下觉醒,能觉醒生死轮回之苦,即是一片光明。今生要了脱生死,出离三界六道,唯有老实念佛,求生西方净土,这条路才是究竟圆满的光明大道。家父由此次做梦之缘,对生死有很深的觉悟,以是念佛求生西方之信愿更为坚定。

  光阴似箭,转眼农历春节又来临,年初一我带家父到佛寺,参观极乐净土之模拟圣境,参观之后他老人家,对西方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更有所体认,不仅欢喜赞叹,且直说西方极乐世界太好太殊胜了,不去太可惜,还频频交待我,明年春节要带你母亲来参观。此次参观,家父对求生西方净土的信、愿更真更切,在念佛之行,也比以往更为精进。

  在平时我经常打电话回乡,鼓励双亲要精进念佛,而家母都告诉我说,平时很少看见你父亲在念佛,于是我就更加倍的鼓励家父要精进念佛,决对不能懈怠,家父回答说:我都是把阿弥陀佛想在心里,你们怎么知道我没在念佛呢。由此回答方知家父皆以忆佛的方法在念佛。我问父亲说:你心在忆念阿弥陀佛时是否会起妄念。家父回答说:不会。当时我就鼓励他继续以忆佛的方法来念佛。忆佛,在净土念佛法门是个很殊胜的修行方法,首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云: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

  春节之后,父亲的身体还算硬朗,只是咳嗽未能改善。在清明节这天,家父再次做胸腔检查,结果发现肺部的白点扩大一倍,医师诊断为末期肺癌,我们把病情直接告诉他,当时家父的神情依然平静如常,毫无贪生怕死的念头。由此因缘我再提示家父,佛陀开示宇宙人生之真相,佛陀开示云:动物有生、老、病、死,植物有生、住、异、灭,矿物有成、住、坏、空。这些无常的生灭现象,皆由我们的妄心所变现的。佛陀亦云:一切法唯心所现,唯识所变。故我等凡夫生灭的妄念不除,即无法免除无常的生老病死。依照佛陀的开示,死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面对死亡之时,自己的神识做不了主,不知何去何从,因而随著妄心业力的牵引,再现苦空无常的生死轮回。我再次恳切的劝勉父亲要体悟佛陀的开示,依教奉行,从现在起佛号在你心中不能间断,你必须用一句阿弥陀佛圣号,打掉所有生灭的妄念。立坚信愿求生西方极乐净土,一心归命阿弥陀佛,恳求阿弥陀佛来摄受接引。家父回答说:我晓得,我不依靠阿弥陀佛,那要依靠谁呢?我如果不求生西方净土,将来临终要往那里去呢?我说:没错,六道生死轮回太可怕了,千万不能再走这条路。

  农历五月,父亲的病开始发作,且一发作即很严重。到医院随即进入加护病房,经过二天的医治,病情略为稳定,即住一般病房,刚出加护病房时,我们都鼓励他老人家要一心念佛,父亲说:我在加护病房时,不断的叫阿弥陀佛,但阿弥陀佛却没来。当时我听到这句话,感到讶异与欣慰,因为父亲在加护病房时,是呈半昏迷状态,他的心中依然忆念著阿弥陀佛,没忘记一心归命阿弥陀佛,半昏迷中能如是坚定信愿实是难得。治疗约半个月就出院,在家中静养,这是家父一生中首次住院,也是最后一次住院。

  农历六月六日,记得是星期六傍晚,突然接到家乡打来的电话,急告父亲病危且似乎往生了。当时,我和共修会同学们急速赶回嘉义,准备帮家父助念。当我们回到家时,看见父亲坐在客厅并没有往生,而且身体慢慢地恢复起来,隔天我请父母和同学们一起念佛供修,念佛念到一段时间,家父一直看著阿弥陀佛的佛相,突然哭了起来,我即刻慰问他说:你为什么哭呢?父亲说:阿弥陀佛为什么不赶快来接引我?当时我告诉他,往生的因缘如果具足,阿弥陀佛一定会来接引你的,如果因缘尚未具足,你一心念佛身体会很快地好转。当天念佛供修到傍晚时,父亲的身体又感到很不舒服,要我弟弟帮他沐浴身体,母亲拿一件旧衬衫要他换穿,父亲说:我要去阿弥陀佛那里了,为什么不拿件较新的衣服给我穿呢?后来家母依风俗,拿了一叠钞票要他带在身上,父亲当下拒绝,并说:我要去阿弥陀佛那里不须要带钱。当时家父的神情十分自然平静,面临死亡毫无畏惧感。此时我问父亲说:你是否有遗言要交代,或有什么挂碍放不下的,父亲回答说:都没有,我一心只想见阿弥陀佛,接引我往生西方净土。

  听了父亲这些话,让我深感家父对阿弥陀佛及西方极乐净土,已深具真信切愿。蕅益大师云:往生与否,是以信愿是否具足,品位高低在于行功夫之深浅。由是因缘,让我对家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深具信心。六月七日往生的机缘未具足,隔天八日依然与大众一起念佛共修,到中午时父亲的身体又慢慢地好转起来,共修到最后半小时,家父甚且敲引磬,引众念佛,众人皆感讶异。

  此后一个月皆在家里静养,当中没有服用任何药物,但身体恢复的很好。这段期间我鼓励家父听闻佛学讲座录音带,大约听了十几卷,父亲的病情又再度发作。这十几卷佛学讲座卡带,是他毕生仅所听闻到的。

  这次发作是农历七月七日,癌细胞已蔓延到腹腔,腹部急速肿大,不到一个月,肚子大如产前孕妇,十分坚硬。父亲的身体很快地瘦下来,家人常拿营养剂要他服用,他都拒绝,且说:我要尽早去阿弥陀佛那里,不能执著这个身体,再补充营养会托延往生的时间,这样不行的。

  这段期间父亲常说:病得这么苦,阿弥陀佛怎么不快来接我去。由是因缘我向家父解释,我等凡夫八识田中,无量劫以来所累积的罪业无量无边。净土念佛虽可带业往生,但业障如果太重,临终时恐怕会有障碍,这段期间,你虽然每天都在受病苦的果报,只要欢喜受,无量劫以来你八识田中的罪业会很快地减轻,当业力减轻时,即可重罪轻报,如是往生西方的因缘就具足了。西方极乐世界莲花池中,你信愿所种的那朵莲花盛开了,阿弥陀佛随即会拿著那朵莲花,来接引你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你现在不可生烦恼心,必须以欢喜心来承受病苦的果报,如是消除业障往生净土的因缘才能如期圆满。当时我举了玄奘法师的公案,让家父有所体会;众所皆知,玄奘法师到印度取经,回来又全力翻译经典,这是无量功德,但在他往生的前夕,身体感受很重的病苦,他以为是经典翻译错误,所受的果报。护法神随即告知玄奘法师,此非译经之故,而是你过去世当过皇帝,在位时课百姓重税,本来要受极重的果报,但你取经译经的功德很大,所以在临终前只受短暂的果报,此即是所谓的重罪轻报。

  这段期间我和妻子,经常回乡探病,父亲曾掉眼泪说:我看我的身体没办法了。这是亲情的流露,这种情执对往生怕会有障碍,因此我们把亲情具体的化为,往生净土理性的力量。我们告诉他,家人也都发愿求生西方,你年纪较大,往生的因缘较早成熟,所以往生因缘到时你先行,不久我们因缘成熟也会陆续随行,我们相约在极乐世界莲花池畔相会,这只是短暂的分别,不久我们将再见面,在极乐世界团聚之后,我们就永不再分离。你老人家所受的病苦,我们都体会得到,大家都不忍心,但这也无奈,因身心本不相代。这让我们觉悟到做人的不究竟,千万不可执著再来做人,所以南无阿弥陀佛圣号,犹如一条大绳子,这条绳子是出离三界六道,了生脱死唯一的生路,无论如何我们定要将它抓得紧紧的,千万不可放手,一放即会掉入生死轮回的恐怖深渊,如此,我们将再受无尽的生死轮回苦,而且永远无法再与家人见面,这即是所谓的:一别千古。家人在照顾父亲时,都不断提醒他要忆佛念佛;家母也经常对父亲说:往生因缘如果具足的话,我也希望早点去阿弥陀佛那儿;由是种种因缘,我们将感性的亲情化为往生净土理性的力量,这对家父往生西方极乐净土,是一大助缘。

  我们曾与父亲约定,往生之时,阿弥陀佛若前来接引,一定要立刻告知我们,当时父亲笑了笑,客气的说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往生西方,我们鼓励他说只要你有真信切愿,临终之时,阿弥陀佛一定会来接引你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家父回答说:当我临命终时,阿弥陀佛若前来接引,我定会马上让你们知道的。

  农历八月十一日(星期日),是念佛共修日,当时父亲的病情很不稳定,同学们都认为过不了十五日中秋节,当时我向大家说,中秋节绝对过得了,而往生的日期是在十八日。中秋节的前一天,我们全家四人,返乡探视父亲的病况,中秋节当天感觉家父的情况很不乐观。隔天十六日我随即赶回台北,将事情安顿好,并把往生助念时所须用到的东西准备好,如西方三圣佛相、往生被、引磬、莲花灯、往生莲位等,我于十七日下午赶回嘉义,回到山上家中已是晚上九点了。

  第二阶段:往生前夕、当日见佛念佛及往生时的情形

  当我感到家时,马上进入父亲的房间探视,侄子廖世民在旁告诉我说:祖父约在十分钟前见到阿弥陀佛来了。我随即向父亲询问上情,家父说:阿弥陀佛站在门口。我接著问来的那尊阿弥陀佛有多大,家父说:没多大,就像世民那么高,约一百七十公分。我再问父亲所看到的阿弥陀佛,跟平时所观看的阿弥陀佛佛相是否一样?家父回答说:都一样;并说阿弥陀佛没跟我说话。在家父见佛的当时,我弟弟正站在门外,明显的感觉到有东西从耳边掠过,抬头四处寻望,但未见踪迹。

  当晚家人皆守候在父亲身边照料,一段时间就询问他是否再见到阿弥佛,家父皆说:没有。直到隔天十八日早晨八点左右,家父再次见到阿弥陀佛现前,当时他告诉我三姐说:阿弥陀佛来了,在那里!在那里!用手一直指著,并说: 阿弥陀佛很大尊,是坐著。九点左右,家父第三次见到阿弥陀佛,同样用手指著说:阿弥陀佛又来了,在那里!在那里!并说:阿弥陀佛待会儿要带我去了,再见啦!再见啦嘿!当时我问父亲说:阿弥陀佛这次现前是否有跟你说话,家父说:有啦!我再问他阿弥陀佛是否有告知要来接引你,他说:有啦!我又问他阿弥陀佛几点要来接引你,家父回答说:一、二点啦!我说是否下午一、二点,他说:是啦!

  之后,我立刻以电话连络,请念佛共修的同学们来为家父助念。联络完毕,我随即进入房间向父亲说: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殊胜的机缘现已成熟,你要万缘放下,一心念佛,家父回答说:好啦!此时念佛正年轻啦!我又说:阿弥陀佛现前来接引时,你千万不能犹疑,要以欢喜心随从阿弥陀佛,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家父答说:好啦!马上就要去了,再见啦!再见啦嘿!父亲约在十一点询问现在时刻,大哥答说快十一点了,家父说:怎么这么慢。

  中午,大厅内西方三圣接引佛相布置圆满,我和二哥以檀香油帮父亲净身,下午一点左右,我向父亲说:现在我们来帮你换衣服,然后到大厅念佛,等阿弥陀佛现前来接引你好吗?他说:还没啦!约过半小时后,我再向父亲提议这件事,家父说:好啦!于是我和二哥开始为他换新衣,约在下午二点,将父亲移到大厅,并把往生被盖在他的身上。当时先到的同学带领家人开始念佛,我和二哥守在父亲身旁照料,并引导他念佛。下午四点左右,同学们都赶到了,随即加入助念的行列,我妻子和二个小孩,也跟同学们一起从台北回来,回到家时,我妻子跪在父亲面前叫爸爸,当时父亲侧睡著,马上抬头并两手紧握著媳妇的手,一直点头说:秀珠你回来了!两位孙子也跪在父亲面前叫爷爷,父亲意识清楚且高兴地说:桦懋、桦舆你们回来了!我在旁看到父亲那种至诚欢喜的神情,感动的使我不禁掉眼泪,父亲当时的神情,全然不像重病将要往生之人。

  傍晚六点左右,我为父亲把脉,当时脉搏还很正常,大家都认为往生的机缘未到。随后我将助念人员做一个适当的安排,隔日要上班没请假的人先行回台北,两位小孩临时回来未向学校请假,也由我妻子陪同返回台北,约在晚上七点半左右离开,留下的同学和家人一起轮班助念,准备长期助念直到往生。

  父亲的病在末期肺积水很严重,无法平躺,平时都是半躺或趴在桌上。十八日早晨见佛之后,下午二点便将他移到大厅,平躺在榻榻米上,口中不停的念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声音虽然不大,但尚可听得很清楚。他的右手经常举得很高,像是要让人拉拔似的,晚上七点多有同学问他说:老菩萨你的手举得这么高,是否要让阿弥陀佛来接引你呢?家父说:是啦!每当父亲的手抬高时,我都引导他大声的念阿弥陀佛,我都这样说:爸爸!大声念阿弥陀佛,父亲就随著我大声念阿弥陀佛;我若大声地呼唤:阿弥陀佛啊!接引我往生极乐世界啊!父亲也会大声地跟著呼唤:阿弥陀佛啊!接引我往生极乐世界啊!

  从下午二点到晚上八点,在这六小时当中,父亲皆以这二种方式,不停的念佛、大声地呼唤阿弥陀佛来接引。约在晚上八点五分左右,父亲的手又抬高了,我还是用同样的方式,引导父亲大声地念‘阿弥陀佛’,父亲也跟著大声念‘阿弥陀佛’,但最后那个‘佛’字,有点无力感,注意端看,发现父亲的额头冒汗,身体随即往边侧卧,我立刻跟他把脉,发现脉博已停止,我和二哥马上把父亲扶正,当下看他再呼出一口气就往生了。此时家人及同学们,都集合在大厅内帮家父助念,念佛的声音非常庄严,家父往生之后,眼神依旧明活,且嘴巴尚微微地在动,整个神情看起来,依然像似跟著大家在念佛,这是众人目睹共同的感觉。有同学说:端看老菩萨的神情,似乎感觉不出他已经往生了。

  我妻子和小孩离开家中约半小时,家父就往生了,所以他们不知道往生之事。当晚是中秋节连假的最后一晚,北上的人潮很多,他们搭乘九点四十分的晚班车,因高速公路塞车,故车行速度很慢,我妻子回忆说:车行到新竹交流道附近,约午夜一点钟左右,当时她在车上是闭眼休息,并没有入睡,意识还很清楚,此时她看见西方三圣来迎接老菩萨,整个过程看得清清楚楚,如临现场般。老菩萨果然遵照生前和我们所约定的兑现。我想我妻子能在车内见到,西方三圣来迎接老菩萨之情景,莫非是一椿巧妙的安排。当晚她如果在家,定会忙于杂事,而无法于静中见到,西方三圣来接引老菩萨之情景。

  我妻子目睹西方三圣接引老菩萨之情景,详述如下:她最初看见祖宅的大厅,大厅中央有块塌塌米,上面铺著一条很柔软且庄严的白纱巾,在榻榻米外边的右下方,看到一朵白色莲花,色白如百合,也看到深绿色之莲蓬,非常清净庄严。接著又看到榻榻米白纱巾下面,有三朵如前所见之白色莲花,此白色莲花突然闪闪发光,随即变成金色莲花,而后阿弥陀佛金色之身慢慢地浮现,色相非常端严,其金色之身闪烁著亮晶晶的光芒如星星般,与念佛堂所供奉的阿弥陀佛佛像相同。随后又看到老菩萨著长袖白上衣,容貌变得很年轻且很庄严,不见头上的白发,以慈悲的微笑,向我妻子轻轻地挥手告别。

  当时我妻子突然想到《无量寿经》所云:临命终时,迎现其前的应是西方三圣,怎么只见阿弥陀佛前来接引呢?她起了此念后,随即走出厅外向屋顶瞧瞧,看到屋顶上闪闪发光,仔细端详,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停立在檐脊两旁,离屋顶约三十公分,亦是金色之身且很清楚地目睹到,大势至菩萨手持之金色莲花。为何西方三圣同现其前,却只有阿弥陀佛入厅迎接老菩萨,而两尊菩萨停于屋顶等候呢?此即佛经所云:‘佛菩萨随众生心,应所知量。’

  第三阶段:入殓、出殡、火葬、进塔及舍利子的发现

  十九日下午二点,举行入殓仪式,老菩萨往生的助念,从十八日下午二点起,一直念到十九日下午三点入殓完毕,共助念了二十五小时,此助念,对老菩萨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个很大的助缘。

  入殓的第二天,也就是往生的第三天,再端看老菩萨之遗容,看起来很安详,嘴巴微微的笑,眼睛变得修长如凤眼般,很像阿弥陀佛之眼睛,呈现端严的色相。卖棺木者嘱咐家人,过了第三天就不要再瞻仰遗容,因未经冷冻处理,怕容貌会生变。第四天家人仍旧打开棺盖瞻仰遗容,发现老菩萨的嘴巴笑得更开,额头变得更红润,色相依然很端严。 

  老菩萨往生自始至终,皆遵照佛陀正法之教化处理,譬如:临终前后圆满的处置,助念的安排,临终时家人不哭泣,且一心念佛,不烧纸钱,全家吃素,祭品皆用素食、鲜花、水果,佛事以念佛为主,庄严隆重,不铺张浪费,家人皆感法喜,毫无阴森之气氛。

  出殡日期择于农历八月二十五日,当天嘉义火葬场安排火化者很多,我们依序排列,直到下午二点半,才开始进行火化,于傍晚五点半始告完成。当时天色已渐行昏暗,室内灯光又很微弱,火化刚完成甫退出时,温度还很高,无法靠近,我及家人远站细瞧,除看到头骨和一些大骨外,并没有看到舍利。当时我心中想著父亲不但在往生前见佛;临命终最后一口气乃大声地念出‘阿弥陀佛’圣号;我妻子也亲眼目睹西方三圣,迎现其前来接引老菩萨。此种种示现,皆符合净土经论所云往生净土之条件,由是足以证明老菩萨决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捡骨完毕,时刻已晚,随即将遗骸奉至义德寺灵骨塔,进塔安灵,仪式约在傍晚七点左右完成,殡葬之事至此方告一段落。

  二天后我返回台北,同学们都来关心火化后,是否有舍利,我概略地描述火化之情形,大家都认为老菩萨应该有遗留往生的见证才对,有同学这样说:‘老菩萨若有遗留往生见证之宝,要让大家目睹,今夜请托梦于我们。’隔日清晨五点左右,老菩萨果然托梦给一位同学,梦境显现五彩色光,光芒万丈冲向云霄。这位同学晨醒后,即来告知此情;据此,我们依照老菩萨之显示,定于农历九月八日回嘉义。回嘉义义德寺之前晚,这位同学又梦见纳骨塔内一个个很庄严的塔位。

  九月八日我和二位同学回嘉义,当天回到义德寺已是下午五点,我们向义德寺的法师报告,说明此事之详情后,随即进入纳骨塔,小心地把骨坛请出来,以诚敬心将骨坛开启,当下见到头颅眼眶之上缘处,附著一颗皎洁明亮的舍利子,当时我们三人不约而同的下跪顶礼。附著于头颅之舍利子共寻获五颗,其色泽有四颗如白玉般,呈现皎洁明亮,另一颗呈深翠绿色;其形状最大者呈长方形,长二公分宽一点五公分,此颗舍利系附著于头颅内侧之顶骨。头颅之外也寻找到数颗五彩舍利子,其五彩舍利呈现多彩色泽,其中有一颗遇光时,会像细钻般闪闪发亮。老菩萨所遗留之舍利子,我们供奉于妙音净宗学苑念佛堂,此是念佛往生西方净土之见证,欢迎有缘之人前来瞻仰。

  老菩萨往生见闻中有二点说明如下:

  第一:有多位同学提到,我是否有神通?或是有阿弥陀佛告知?否则怎会在一星期之前,即知道老菩萨将于十八日往生。我个人既无神通,也未获阿弥陀佛告知,祗因我把父亲之生死,视为个人之生死,所以,当时我和父亲的心是一体的,此即佛经所云:‘心诚则灵’。

  第二:往生当天早上,老菩萨说阿弥陀佛告诉他,将于下午一、二点要来接引,何故西方三圣于晚上方来接引,此是阿弥陀佛善巧之安排,将接引的时刻提前告知,便于家人能有万全的准备,以防临终时措手不及,而影响到老菩萨之往生。由此善巧之安排,我们于下午二点以前即把净身、换衣之工作完成,在二点就将老菩萨移位至大厅助念,晚上八点左右,老菩萨在庄严的弥陀圣号声中,神识清楚地和阿弥陀佛相应,随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若无如是善巧的安排,恐会措手不及,而影响到往生的因缘。依佛法所云:人于临命终时,色身之四大(地、水、火、风)五蕴(色、受、想、行、识)面临缘散,神识欲脱离躯体未离之际,触及亡者身体,极剧痛苦。其痛苦犹如:‘风刀解体、生龟脱壳。’故人在气绝身亡之后,至少于八小时内,不可随意动及亡者遗体,或哀嚎哭泣,以免亡者痛苦,而生烦恼心或起嗔恨心,因而使其神识转入三途法界。人于临命终,神识将要转法界之重要时刻,此时能保持肃静,大众及家属能给亡者助念阿弥陀佛圣号,并开示引导他万缘放下,提起念佛往生净土的正念,此对亡者之功德利益最大。

  以下将老菩萨生净土之因缘依法论述

  第一阶段,佛弟子学佛修行之大根大本,是孝养父母。除了平时要孝顺孝养外,更重要的是要帮父母,建立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之‘信、愿、行’三资粮,让父母的法身慧命,于当生能出离,三界六道,了生脱死,这才是尽大孝。父母已故之学人,更要立定信愿,求生西方净土,乘大愿早日回入娑婆度脱我们的父母。末学仅以此次卑微之经验,抛砖引玉。愿我等佛弟子皆能尽大孝,普使法界所有父母皆能深信弥陀大愿,普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共成无上佛道。

  家父罹患肺癌,从发现到往生约一年,其间并无接受任何化学或放射线治疗,唯有平时服点草药,住院治疗亦只有十五天。癌症病患到末期一般都会很痛苦,必须使用麻醉类止痛药,父亲的病情在末期虽很严重,但都没有服用止痛药,也未曾听到父亲病苦的呻吟。此乃家父对阿弥陀佛、西方极乐净土具足‘真信切愿’,平日皆以至诚心在忆佛念佛,所以蒙受阿弥陀佛,佛力威神加持,方能减轻病苦,而得自在。

  老菩萨念佛未及一年,临终即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此足以证明老菩萨,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阿弥陀经》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此即阿弥陀佛大慈大悲,万德万能,惠以众生真实之利。以四十八愿帮助法界众生,了生死出三界,究竟离苦得乐,乃至圆成无上佛道。

  我等学佛修行,能真正的断恶修善,深信因果,一向专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信愿求生西方。如是以诚敬心老实念佛,即能与阿弥陀佛相应,所谓:‘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印光大师开示云:‘平时念佛,不分行、住、坐、卧,念佛之心,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诸位善知识!我们若能以至诚恭敬心,真信切愿老实念佛,现前我们即可消除业障,而得福慧增长之益,将来命终寿尽决定往生西方极乐净土。

  第二阶段:老菩萨往生前后所现之瑞相有三。

  瑞相一:老菩萨于临终前晚及当日早晨,数度见到阿弥陀佛。老菩萨见佛,随即蒙受阿弥陀佛,佛光普照、佛力加持,当时他的心已和极乐世界相应,故在往生当天早上说出:‘现在念佛正年轻。’此乃‘临终西方境,分明在目前。’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云:‘我作佛时。十方世界。所有众生。令生我刹。皆具紫磨真金色身。三十二种大丈夫相。端正净洁。悉同一类。若形貌差别。有好丑者。不取正觉。’

  老菩萨见阿弥陀佛后,蒙受佛力加持,方有能力于大厅榻榻米上,持续六小时念佛直到往生,而且自在往生。我们常人患得感冒或牙痛之小病,即无法持续不停地念佛,何况是癌症末期,即将临终之人。依净土经论所云:人于临命终前见佛,即能蒙受佛光普照,佛力加持,而使临终之人减轻病苦,业障消除,智慧增长,保持神识清楚,直至命终时,心不颠倒,乃能一心念佛。且提升念佛的工夫,将散心念佛提升为工夫成片,工夫成片提升为一心不乱。

  瑞相二:即是老菩萨在临命终前后,意识皆很清楚,寿终前不停地念佛,寿终时最后一口气乃大声地念出‘阿弥陀佛’圣号,寿终后神情依旧明活,众人皆感觉老菩萨依然跟著大众在念佛。此即《无量寿经》所云:‘临终一念十念即得往生。’《无量寿经》云:‘诸有众生,闻其名号,信心欢喜,乃至一念至心回向,愿生彼国,即得往生,住不退转。唯除五逆,诽谤正法。’又云:‘十方世界诸天人民,其有至心欲生彼国,假使不能作诸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意,乃至十念,念无量寿佛,愿生其国。若闻深法,欢喜信乐,不生疑惑,乃至一念,念于彼佛,以至诚心,愿生其国。此人临终,梦见彼佛,亦得往生。’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云:‘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至心信乐。所有善根。心心回向。愿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瑞相三:老菩萨寿终时,西方三圣迎现其前,放光来接引。老菩萨依生前所约,将西方三圣接引的情景,清楚地显现给我妻子目睹。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云:‘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发菩提心,修诸功德,奉行六波罗密,坚固不退,复以善根回向,愿生我国,一心念我,昼夜不断,临寿终时,我与诸菩萨众迎现其前,经须臾间,即生我刹,作阿惟越致菩萨。不得是愿,不取正觉。’

  我妻子目睹西方三圣来迎接时,现于大厅接引老菩萨的是阿弥陀佛,而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则停于大厅的屋顶待候。此因老菩萨于生前只观阿弥陀佛,换言之,他最熟悉阿弥陀佛,当西方三圣来迎接时,阿弥陀佛与观音、势至菩萨,皆了解到老菩萨最熟悉,最能相应的是阿弥陀佛,所以,由阿弥陀佛到大厅来接引老菩萨,而观世音与大势至菩萨则在檐脊的二旁停候,待阿弥陀佛接引圆满,随即会合,经须臾间,即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此即佛经所云:‘佛、菩萨随众生心,应所知量。’

  老菩萨往生之三种瑞相,依净土经典应证,老菩萨确蒙阿弥陀佛摄受,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由是因缘也证实佛陀所云之经典:字字、句句皆真实,如《金刚经》所云:‘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故佛弟子学佛修行,定要‘以法为师’,依照佛陀所云之正法,依教奉行,‘依法不依人’。

  第三阶段:老菩萨遗体火化,能烧出如此庄严之舍利子,此殊胜因缘,系蒙阿弥陀佛大慈大悲,佛力威神加持,契合老菩萨无比的愿力,众缘所成。

  老菩萨遗留舍利子之真实义有三:

  第一:舍利子乃戒定慧三学之结晶,以此坚固之事实真相,印证种种瑞相之真实,也应证老菩萨真蒙西方三圣的相迎,摄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作阿惟越致菩萨。

  第二:阿弥陀佛佛力威神加持于老菩萨,留此殊胜庄严之舍利子,令诸末法众生,见者闻者,欢喜感叹,皆能发菩提心,一向专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同生西方极乐净土,圆成无上佛道,此乃阿弥陀佛本愿之证转。

  第三:证实法界众生只要,‘断恶修善,深信因果,真信切愿,老实念佛’决定往生极乐净土。且于临欲命终,能预知时至。得蒙阿弥陀佛,佛光普照,佛力加持。身无病苦厄难,心无贪恋迷惑,亦无恐怖颠倒,正念分明,舍报安详。阿弥陀佛,与观音势至,诸圣贤众,迎现其前,放光接引,垂手提携。于须臾间,即生极乐净土。

  于此仅代表吾等末法众生,以至诚心,感恩阿弥陀佛与老菩萨的慈悲愿力,留此庄严舍利子,作为老实念佛,决定往生之见证,广度末法众生。我们大家定会尽形寿,将此殊胜因缘广为流通,辗转相受,辗转度脱,以达阿弥陀佛与老菩萨,欲以此广度末法众生之大愿。愿此功德,四恩总报,回施有情,同生极乐。

  老菩萨往生极乐净土,净德成就,系得力于本师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两土导师,所开之净土念佛法门;亦得力于有缘大德善知识、诸位同学及家人的助缘。于此末学仅代表家父,以至诚心,感恩两土导师的教化;同时也感谢诸位大德善知识、各位同学及家人的助缘。

  愿此因缘,令诸有情,见者闻者,皆能真为生死,发菩提心,深信切愿,老实念佛,同生西方极乐净土,共证无上菩提。

  南无阿弥陀佛

一九九三年岁次癸酉阿弥陀佛佛诞日于妙音净宗学苑
净业凡人:廖荣尉 顶礼敬述



  有关其他文章
· 近代往生的实例 (倓虚老法师)
· 学佛感应的浅释-可许则许
· 山西小院·读诵地藏经·治病救人除祸
· 香河老人专题 (在家居士修成的“肉身”)
· 返回 学佛感应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