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佛感应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陈邱菊妹居士往生见闻记

  陈居士著述

  诸位善智识,诸位同修,大家好,阿弥陀佛,现在我来记述家母念佛往生的事迹。

  家母念佛往生的点点滴滴,就此向诸位善智识简单报告:一者能给诸位同修在这菩提道上,增加无限的信心和鼓励,二者能来印证,我们所修学的净土法门,是如此的殊胜,真正是不可思议的法门。尤其是无量寿经云:临命终时,一心不乱,头脑清醒,心不颠倒,能念出一至十念的弥陀圣号,就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现在我就来简单介绍,我母亲学佛与往生的过程,我母亲接洽到佛学,前后大概只有三年的时间,能有那么殊胜好的因缘与成就,第一、该要感恩于阿弥陀佛愿力的加持,第二、是善智识也就是廖师兄(妙音学苑苑长)明朗的开示,给她在最后的关头,能得万缘放下,依然在最后一口气,还能称念出阿弥陀佛之圣号,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我母亲过去并没学佛,但十几年来和一些运动的老朋友,时常在一贯道的道场走动,母亲学佛的因缘,我与同修学佛后,随我们转变过来,因为她老人家,是一位非常现代化的聪明老人,所以起初我们学佛,她并没有反对,也没有叫我们要和她一样,加入一贯道的行列中,但是日子慢慢过了一段时间,每次我同修在家念佛时,她老人家有时也会跟著我们的佛号声而念。

  后来刚好有个机缘,也就是民国八十二年二月二日,廖师兄带著一群同修,要去景美华藏图书馆见师父(净空法师),也可以办皈依,我顺著这次的机缘,与我同修带著母亲一共三人,跟随廖师兄引导下,就在景美华藏图书馆,由净空导师见证皈依佛门。

  然后她老人家,就时常跟著我们读诵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慢慢也就产生读经的兴趣起来,我和我同修有时告诉她,念佛就可以了,不一定要读经,但是她老人家一直认为念佛太简单,还是读经比较有兴趣。所以我们就在廖师兄那里,请了一卷无量寿经的读诵录音带给她学读经,听后她非常欢喜,每日就不间断,一有空闲的时间就读诵无量寿经,直到今年十月五日。

  再接下去就由我同修,高宝贵同学来陈述。因家母将要往生前的这段时光,一直伴随在她身边,所以这段事迹就由她来报告。谢谢!阿弥陀佛。

  各位学长,各位来宾,阿弥陀佛!其实,我和我婆婆的关系,应该说是母女而非婆媳,因为我和她的相处方式和一般的婆媳有点不一样,她很依赖我。

  就在今年的十月五日住院前,我本来都一直在工作,但是在十月份之前,我就一直跟她说,你要住院前我会把工作辞掉,但她认为这样太可惜了,我说不会,因为年纪大的人要住院,我们只有一个媳妇,不陪在她身边她会有点不安。

  所以在十月份以后,一、二日她高高兴兴的还去观光旅行,到了五日回来后她住院,我就一直陪在她身边,陪在她身边的时候,她有点觉得奇怪,我又没生病,你们安排我来住院做什么?

  其实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得病,重的,她本来是心脏病,在住院检查期间却发现,她不只得心脏病,还得了肝硬化转变成肝癌,但她一直不知道,可是她这一段时间她觉得一般的病人,怎么那样的痛苦,在这段住院期间她觉得自己很快乐,跟别人不一样,她想,我在这里怎么都没有佛像,在家里我们有供西方三圣,然而我就想到学苑里有印刷一尊佛像,里面还有赞佛偈。

  本来她在家里都有读经的习惯,到了医院之后,她无聊,因为身体并不会很不舒服,这么无聊又待在医院里,就说,你拿赞佛偈来给我看看,她看了赞佛偈之后,很欢喜心,她说可不可以念,我就说可以啊!她接著又说,现在我已经没时间读无量寿经了,因为有时候太累,读起一部经来,会受不了,坐太久脚也会肿,直到了她读赞佛偈后,她觉得非常欢喜。

  就拿了三张佛像,介绍给同病房的,因为有三床,介绍给另二位,她说读这个很好,一直想佛,心里也有佛,有时候还会感觉佛在身边,她很高兴,到了住院后三个星期,出院回来那一天,那一天刚好是星期六,她发觉不太对劲,她怎么肚子一直胀起来,一直到星期日,她觉得她已经不能趴下去了。

  到了星期一早上她告诉我,她吃饭吃不下去,吃饭吃不下去之后,她开始觉得很奇怪,到了十一点多,我去煮点东西给她吃,才发觉她不对劲。

  后来由我先生及小姑们,在客厅陪著她一起的时候,她在客厅里吐血,吐很多,其他人都很害怕,那时候我在后面,我不知道,那我小姑就告诉我,妈妈吐血了,要怎么办?我说,不用紧张我去看看,结果我看她吐血,我说妈妈,你有要紧吗?她说,我不要紧啦!我很轻松,我没关系啦!我吐出来很好。

  结果我小姑说:妈妈,还是送你去医院,她说我不要去医院,去医陀又会被他们弄得要死不活,我不要啦!我要坐在客厅这里(我家客厅刚好有供西方三圣),我看著佛祖,一点都不会觉得身体痛著。

  之后,我们就请了一位中医师来帮她看病,在煎了中药给她吃之后,奇迹似的,原本胀大的肚子,居然在四、五天之内都消掉了,居然也没有将体内的水份排出,而尿液增多,就这么消下去了。

  后来一直到农历十二月十几号,我们又给她安排去医院做第二次检查,发现到它的癌细胞,已由原本的四公分缩小成一公分,心脏病,很奇怪!怎么就好了,我们也感觉很不可思议,医师说,你怎么好得这么快。

  回家后,她就觉得很高兴,又跑去做运动了,外丹功也去跟人家做,甚至跑去逛街,爱吃什么就买什么,很高兴的说,你去上班啦!二个多月,快三个月,都让你很忙碌,我很抱歉。

  我说我没去上班,来上你的班薪水更多,没关系啦!她就很高兴的说,这样啊!这样我要付更多薪水给你,她也觉得很高兴,但是她虽很高兴,但不知怎么去运动后,却觉得腰酸酸的,我有些担心,不知道是不是癌细胞扩散至骨头,很烦恼,因为她都没有骨髓了,觉得很奇怪、很害怕,到了国历十二月初三,我去共修。

  她说,你去没关系我都没事情了,我就去共修,不过我心里想著,不知会不会往生,我就把海青偷偷带回家,而在之前廖师兄有拿了一件往生被,给我放在家里,她就问我说,那件往生被是要做什么的,我就说,只要是佛弟子或者是一般人往生,都可盖一件往生被。

  她看了之后觉得很高兴,叫我打开给她看,她突然问我说,这件我可以盖吗?我就说,什么人的因缘,都可以盖,这是请回来预防有其他同修的老菩萨,往生时拿去用较方便,她也很高兴,但她也在想著,难道念佛真的可以往生吗?我们念这么久了,阿弥陀佛不知爱我否,我说,她若是有乖,老实念佛,阿弥陀佛就爱你,没问题啦!

  就这样轻松的过了五、六天之后,她感到不太对劲,她的腰怎么愈来愈痛,就偷偷打电话,叫她女婿回来帮她打针,她女婿认为,妈妈可能是痛的受不了,其实不是,她是在撒娇。

  结果她女婿就回来帮她打针,她就很高兴,打完针后还起来跳舞,跳得很开心,还叫人家跟她一起跳,跳著什么恰恰等,她女婿告诉她说,你这样子大概没什么大碍,不要紧,放心好了。

  但是姑丈他,既然开了止痛剂给我,他说这里十四颗寄放在此,你不要给她吃,只留著备用,但有给她吃了二颗消炎药,她说,我很不喜欢吃药,这药很难吃,我就没痛又要叫我吃药,我只想说说而已。没想到就真的给我打针。

  然后星期一给打了针,到了星期二、星期三,她突然非常的多话,她开始对我诉说,她这一生中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都向我诉说。她说,我有好多话要讲给你听,到了半夜我要睡觉前,都还在跟我说话,我才发觉,我曾看过一本杂志里面提到:

  人临命终前,都会像录影带,一篇一篇的翻译出来,是以科学而论,我突然想到,糟了,我妈是不是已经在回想过去了,我就很紧张,我对妈妈说,你说到这里说好了没,她说,差不多了,我说好了。

  我就说从现在开始,廖师兄有说,录影带录到这儿,我们现在把它通通洗掉,现在开始跟你介绍,无量寿经中的清净国土给你呀!平时她除了读无量寿经以外,我也跟她详加介绍,第六品的第十八愿。

  她非常欢喜,我不知道她早已在无量寿经读本里,第六品十八愿的那一处,偷偷的做了记号,我就跟她说些无量寿经里的种种庄严,七重行树宽广平正,黄金为地,不可限极微妙奇丽等等清净庄严。

  不间断的一篇篇,直重复的讲给她听,她也很欢喜问我说,我们若要看阿弥陀佛,祂会给我们看吗?我说很简单啊!只要你一心想著阿弥陀佛,念著阿弥陀佛,祂就显现那个庄严像给你看,甚至西方极乐净土的景色。

  她说,你有没有发现我,我不好意思讲,我已经等了半年多,我的脸已经像佛祖面,我现在偷偷告诉你,你可别笑我,我说,是啊!我知道,我都说你很棒、很乖,因为你都认真在念佛,阿弥陀佛就疼你。

  她又说,我本来和你们一同去共修,别人都不能缺课,而廖师兄很疼我,曾告诉我说,我可以缺课,等我的身体好一点再去共修,我很高兴,廖师兄很疼我,我不知是否可以请廖师兄来替我开示。

  我说你为什么需要廖师兄来给你开示呢?她说,我觉得自己不够历练,因为我听说,他父亲是在他开示后,才产生往生的念头,我也很想要他来给我开示。

  到了星期四,我想廖师兄很忙,我也不敢随便就请他来,我很烦恼,不知她糊乱想些什么。星期四整夜一直说话,说不完讲到半夜,到了星期五早上,我早上六点多就用早餐给她吃,她吃完后说,她说,很想睡不过很想吃一颗药,我说你想吃什么药,她说我觉得我现在痛痛的,我记得明志不是有拿那一些药要给我吃,你都藏起来不给我吃,我说你要是没痛就不要吃,有痛才吃,她说吃一颗没关系啦!我就想,这应该不要紧吧!

  反正是医师开的药,我就拿了一颗给她吃,吃完后她说很想睡,我说,对!这种药吃了就会让你想睡,给你轻轻松松的没有身体病痛去睡。

  睡到九点多,我看她睡得很慈祥,而且还笑著呢!我吓了一跳,急忙去看她还有没有呼吸,结果是还有呼吸,我松了一口气,她还睁开眼看我,叫我不要吵她。

  到了十一点多,我觉得不太对劲,她睁开眼看我一下,眼珠却往上吊,我赶紧打电话找她女婿,临时找不到她女婿,但我小姑却告诉我,没关系啦!明志开给她吃的那种药,本来吃了就会令人昏昏沉沈的,好像吃速锡齤慷一样,不要紧啦!

  但我觉得不太对劲,就赶紧去请一位中医师来看她,中医师说,她稍微在迷流,我就说,糟了怎么办!她一直在昏睡著,我就问她,妈妈,你有没有在念佛,她一直睁眼与点头回著,但我总觉得不大对劲,她眼睛是往上吊的,深怕她就这样睡著,忘了阿弥陀佛。

  虽然她频频的点头,但我想起,廖师兄曾经说过,我们人临命终时之听觉,就好像在古井里,闷闷的声音,会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到了十一点多,她却向我频频表示,我知道她想,要叫她三个女儿回来,因我常照料她起居之一切,我与她是很有沟通性,我就打了电话,叫她们三个女儿全部回来,三个女儿就回来看她,但她只是看了一下,也没有理会回来看她的三个女儿。

  到了那天傍晚,我问她说,叫你儿子今晚不要去共修好吗?但她却表示要他去,她平常常说,我们要是没去共修,没跟人家结缘,我都没去跟人家共修念佛,往生时就没人给我助念啦!怎么办!我说没关系啦!等你的身体轻松好一点,我才带你去共修念佛。

  那晚,我同修去共修毕回来,就请了廖师兄到家里,给她开示,开示时也念赞佛偈给她听,她居然睁开眼说她知道,还回答廖师兄说,她知道也都记得,然后又一直睡到半夜十二点多。

  中医师又来看她,用一种中药给她吹入鼻子,让她醒来,清醒过来后,她就跟我说,我都不会觉得身体难过,我不要睡了。我说我很困,好想睡觉哦!我去睡你有事再叫我,她说,好好好!

  然而我半夜再给她巡视,她一直没睡身体会动,眼睛转来转去的非常清醒,她说,我都没空空(呆呆的意思)呢!怎么办?我很聪明呢!什么都听得清清楚楚。我说,你什么都听懂,那现在最好什么都放下。

  只想阿弥陀佛就好了,她又说,我想阿弥陀佛,如果阿弥陀佛来了我要做什么?我说很简单,阿弥陀佛若来,你就将你的右手伸出去,莲花若来,你的脚就轻轻的踩上去,莲花就会将你载往西方极乐世界去。

  她很高兴就一直笑著,到了中午我在吃青菜花,她说给我吃一口,我口很干呢!因为她早上没吃,所以我就弄了一点青菜与汤给她喝,她很高兴把东西吃完。

  后来到四点多,我觉得她很清醒,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好像很无聊,我就说妈妈咱们来念佛好吗?她竟然一口就答应说好,现在就给她念佛啦,我也不敢连络同修们。来帮她助念,如果请同修们来助念下去,也不知道须要几天,什么时候她会往生。

  我很烦恼,因为她的皮肤、她的脸色和她的一举一动根本就不像要往生的迹象,还有中医师给把过脉,也曾说还没了,她的脉还那么强,心脏又很有力,还不会那么早去,你不用紧张放心好了。

  不过我自己想想,还是我们自己家人,先来帮她助念好了,我就拿了一支引磬,敲了一下声响,突然她的眼睛张得很大,转来转去的,本来她都不出声,只用忆佛想佛,然而我们家人开始帮她助念,而她却笑咪咪的,就跟著我们的佛号声,一齐念起佛来。

  一直念到六点多,就越念越起劲,精神变得越好,我变成有点疑惑,不知要不要通知廖师兄?到底会不会往生我正在故虑而想著,到了六点二十几分,我与我同修商议,还是准备先把她移到大厅,要不然如果往生,同修们要来帮她助念,却在卧房里,那么小的空间,助念是很不方便的。正想著,我同修就已跑到楼下去拿木板,预备将她移到客厅,木板取上来已六点二十五分啦?我们楼下的一位一贯道的老邻居,也一道上来看她,我就说,妈妈,楼下欧利上来看你,她就看了他一眼,笑一笑说阿弥陀佛,也没太理会他,就继续念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声一声的念下去。

  然而楼下欧利上就和我的同修到客厅,排放木板,预备将她移到客厅安顿,此时,咦!不对劲喔!她笑笑的念佛,念佛念著阿弥陀佛,最后的那一口气,清清楚楚的一声佛,从嘴里吹出去,脸上微微笑著,很像佛祖的三分目,睡著了,我赶紧的手伸上她鼻前,试探是否还有呼吸,没了,我再把她的脉鼓也停止了,往生了。

  我很高兴,最后的这一口气,还能清清楚楚的,明朗叫出阿弥陀佛之圣号来。我想,这时都不要吵她,我最小的儿子,手却拿著引磬一声声的敲著,嘴里一句一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著。我小姑和她儿子、女儿等,一群人也在旁跟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起来了。

  此时我就赶紧打电话连络廖师兄,告诉廖师兄说,我妈妈现在往生,时间是六点二十七分,现在是在卧房要怎么?他说最好能将她移出来,我一时也不知要怎样的把她移出卧房。

  后来我就想起,以前我有做了一件被子给她,我就取出这一条干净的被子,轻轻的小心翼翼与家人,合力把她从卧房移至客厅,移至客厅后,端像非常的庄严,脸上还微微笑著,我们就拿出往生被轻轻盖上,继续念佛。

  接著学苑里的罗班长,第一位来到,而后同学们也陆续一一到来,然后供上水果,点上香就开始帮她助念,念佛助念,念到当晚深夜三点多,做完回向,同学们离去,我们家属再不间断接下念佛,念到隔天黄昏时刻,晚上六约七点钟,助念与总回向毕,总共约有二十四小时。

  当晚九点就要入殓,本来我已准备沉香烧好,要给予净身和更衣,但不知会这么快就往生,我都来不及给她更衣就往生了,但星期六早上好可爱,她很清醒,我说,今天天气很好,妈妈我衣服送你好吗?

  我就拿了一件白色,新的卫生衣给她,因为她以前都一直交代我说,我不喜欢穿很多衣服,也不喜欢像一般人穿七件长袍,我讨厌!我就问过她,那你喜欢穿何种衣服呢?她说我喜爱穿白色衣服。

  另星期五廖师兄开示,曾告诉她说,她有皈依可以穿居士服,但临时我也没办法去买,我怕她随时都有往生的可能,我就将我的一件居士服,取出清洗干净,刚好清早天气很好,就将它晒干。

  中什时分她很清醒,我问说,妈妈这件居士服送给你,她竟然好爽口的就说好,我就将这件居士服,整理好放在她卧房。

  一直念佛,帮她念佛念到入殓前,我要帮她更换居士服时,身体是非常的柔软,因为二十四小时后,那天天气又很热,腹内像有点坏去的味道,口中有流出一点东西来,我就将她擦干净说道,妈妈你现在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那种东西不用吐出来,到了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会将它化成很清净,你通通不用怕,很奇怪,真的就没有再吐出来了。

  然后帮她更衣毕,入殓的时间是八点半至九点钟,结果八点半,葬仪服务人员上楼来,准备抱下去差点来不及,那位葬仪员说,你妈妈只有五十一公斤,我一个人抱下去就可以了很简单,没想到话说得太早,那位葬仪人员,抱她却抱不动,实在是太柔软了,再动用了二、三位人员,合力好不容易,才抱移到了楼下。

  其中还曾经几次,差点溜滑下去,几位葬仪人员还说拜托拜托,请你不要叫你妈妈,把身体放得这般的柔软,几乎比一般人还要柔软,害得我们都要抱不动了。

  到了入殓后星期天,一切事宜处理还算顺利,法师来做一些仪式说,你们有这么好的因缘,不要以一般的丧事处理,应该要像办喜事,也不要哭泣,我就说没有,因我一时急忙之下,根本就来不及哭,也有点紧张,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因为从来未曾遇过这种场面,真不知要如何来处理,还好有妙音学苑,廖苑长从电话中协助指导。

  到了入殓后,隔天是星期一,我同修就一直在灵前守灵,中午三、四点钟时,实在太累了,我就上楼稍躺一下,但睡不著,我发现我妈妈就在天棚上,和佛、菩萨很多都在天棚顶,真是四射光芒,佛光闪闪。

  到了四点多我小儿子回来,我说你快来看,不知是否妈妈这几天没睡,太累了,眼花了乱而行成,他说妈妈不是,有好多好多,阿嬷的手让阿弥陀佛牵著呢!右手伸出去,那个珠珠好亮,一颗一颗,我说那一个原来是没往生前,右手上我所帮她戴上的一串佛珠。

  我儿子再说,你们都没看到,阿嬷还有很多很多的小神来接她呢!我说那不是小神,是菩萨,而她姑姑却说,你们母子在演电影啊!你们太累了,那有神、佛什么的。来接阿嬷,那有这回事。

  我儿子又说,妈妈真的有,姑姑都不相信,我却突然想起家里存有一张,二十五尊菩萨接引图( 我儿子从未看过)我把它取出来打开,我儿子瞪眼一看,就说对了,妈妈,就是这里面的小神,一尊一尊头上都很亮,又有些头上戴著帽子好像钻石,很多种的颜色。

  小孩子不会讲,我说那是佛光,而是二十五尊菩萨来接引阿嬷上西方极乐世界去了。那你有没有看到,他又说我看到的比你还要多呢!好多好多你们竟然都没看到,也有乐哭呢!就是像图里当当那个,(似像二十五尊菩萨接引图里的 ),有古筝、大鼓,国乐里的许多都来接,妈妈你都没看到,好奇怪哦!连爸爸也没看到,我明明都看得很清楚,很清楚的。

  然后一直到了头七,我们就请了几位法师,预备做三时系念法会,这段时间里,每天的清早或中午晚上,都有邻居自动的来上香念佛,星期五所做的三时系念法会,很多邻居也都很欢喜来参加。

  星期天就办告别仪式,我们就以佛陀之教化,简单隆重方式,用国乐演奏一向专念阿弥陀佛,就以庄严隆重的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宏名之佛号声中完成仪式。

  然而一直到了火化场,很感谢妙音学苑的诸位同学,又一次帮家母助念,就在阿弥陀佛的庄严声中完成火化。本来不知道要怎样捡舍利子,还好有苑长一道去,里面发现很多一粒粒细细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火化场里的人员说那是舍利花,那小粒细细不要捡。

  廖师兄有发现,捡几颗大一点的舍利子,取回供大家瞻仰勉励,希望大家能老实念佛。

  其实我发现所有念佛最为殊胜,就是我们临命终时,能意识清醒,万缘放下而心不颠倒,清醒才能记起正念,提起佛号与佛相应,如果未能清醒,就会爱困爱困,这样就很容易进入迷流。所以说,意识清醒是非常的重要。以上末学才疏学浅,简单报告至此,希望大家互相勉励,谢谢!谢谢!阿弥陀佛!



  有关其他文章
· 笑着进入七宝池 (道证法师)
· 妙音居士往生见闻记 (廖荣尉居士)
· 毛毛虫变蝴蝶-缺陷变宝莲 (道证法师)
· 学佛感应的浅释-可许则许
· 返回 学佛感应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