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孝亲网 - 学佛感应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聋闻佛声

  聂云台

  恽铁樵君为中医革新派之前辈(本站按:学中医的人应该都很熟悉吧),南洋公学毕业后,曾任湖南优级师范英文教授,后充商务印书馆编辑,研究医学,尤精于仲景伤寒论,治疗颇著良效。因读予之文字,通讯来访,遂成契友。然对于予之劝入学佛,殊不谓然,屡函辩论。二十三年秋,予赠以净土圣贤录一册,后来函云:初读一遍,仍旧不信;继自思不信之故,殆由我见执著,何妨信以为真,遂再读两遍,心颇悦豫。旋又读予所赠地藏本愿经十余日,不怀疑贰。忽于农历九月观音诞日晨四时,闻磬一声,继以念佛,字字清晰。然恽君耳聋十数年矣,虽耳边大叫,不能闻声,今闻念佛之声,连续数十句,其音胜妙,生平所未闻。初疑系其夫人念课,而尚在旁床未起,惊诧之余,不觉全身颤抖。次早四时,闻声如故,遂随之而念佛。其日下午坐楼下,闻声如前,皆先磬一声,后念佛号。一日食蟹,而次晨佛声不作,乃默祷云:“愿此后终身不食蟹。”随念南无地藏王菩萨七声,磬声旋作,佛声随之,继续半年余,日日闻声不辍。初自以为大小脑之病态,然不闻他种声,故知为地藏菩萨灵感,导之令其念佛。二十四年三月遣人送来二百元,托予代印地藏经,嘱予序述其事,以报佛恩,当时曾屡以书来,自述其异。其夏六月,先生逝世,恽夫人及公子述逝时情形,实录如下:先生逝之前三四日,自言将去,吩咐后事,甚清明,又命家人勿哭,须人人帮同念佛。逝之晨,忽昂首有所视,告家人言:“汝等见此大帐簿否?”家人问帐簿写何物?又翘首注视,良久答言:“所写甚多,字看不清。”后又言:“我乃往善处,汝等勿悲。”又言:“我已能知过去未来事。”家人请其略说,答云:“不可说,汝等但加紧念佛。”自亦念佛不停。气将绝时,已不能出声。口唇仍继续动,盖仍在念佛也,决为往生净土云。

  谨按先生前为商务印书馆小说月报编辑,文字中每有讥讽佛法者,至于闲谈随意讪笑谤佛,尤为常事。其夫人念佛已有十数年,先生辄指以告友人云:“渠欲生西方,我则将生东方。”此盖自命开明而轻笑佛教徒为迷信者之常态也。然以夙世善根因缘,因文字与予相契,终得闻佛法而受其实益。蒙菩萨垂慈接引,以极聋之耳,日日闻佛号,使彼于所最反对之念佛往生法门,不得不起信仰。且数月佛声不断,使之不得不感觉鬼神及佛菩萨之常在左右而生畏惧,因而至诚忏悔,夙业潜消。其所见大帐簿,即一生善恶等业也。此帐簿初不待他人书之,吾人一动心念,即已自著笔于其上,帐簿上,吾心之影也,乃至天堂地狱,亦皆唯心所变现。罪苦刑罚,净土极乐,一一皆自业所感也。当生死关头,为一生善恶业之发现。常人当此,大抵神志昏乱,不能自主;况加痰风喘搐,虽欲矫强作态,勉为镇定,而不可得。惟精修净业者,逝时身心泰然,虽有重病,此时不感痛苦,故能从容念佛,不为俗累业缘之所障碍。读者勿以为临终能清明念佛为轻易平常之事,而忽视之也。。弥陀经云:“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铁樵先生为人忠直,勇于赴义,其治医学,念念济人,此亦其净业成就之正因也。二十四年六月廿九日,聂云台记。

  上稿原刊入地藏经之后者,当时予挽以一联,漏未附入,兹补录如后。联云:“千载伤寒纷聚讼,仲景殆所痛心,大著今传,群疑应释。”“十年爆竹不闻声,弥陀忽然入耳,一蒙得悟,众聋皆聪。”上联叙先生伤寒学著作,下联叙此事颇切当。庾寅夏聂云台补志。

  摘录于《地藏菩萨灵感记选》(「佛教电脑资讯库功德会」选)。



  有关“聋闻佛声”的其他文章
· 拜经病愈 (袁镜庵)
· 大愿地藏菩萨化身欤 (周杨慧卿)
· 读地藏菩萨本愿经灵感记 (李文启)
· 诵地藏经度鬼魂 (邱善超)
· 返回 学佛感应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