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感应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势至灵应

  印光和尚 势至化身

  我名叫杨信芳,十八岁那年,还在上海女子中学念书。我有一位同学张孝娟女士,她住在西门路润安里,跟我的交情最深。

  她的母亲张太太,很喜欢我,把我视同亲生女儿一般看待,所以我也称她为母亲。每次放学回来,我常常在张家吃饭、睡觉,也习以为常了。

  民国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夜里,我住宿张家,和孝娟睡在同一床上,半夜睡去,突然远远见到观音菩萨站在小岛上,岛的四周都是海,海水与天空同一色。菩萨身高一丈多,身上有璎珞装饰,手里拿着净瓶,跟世人所画的一样,我坐在一小船上,小船开向小岛,菩萨向我招手并且告诉我说:“大势至菩萨现正在上海教化众生。你为什么这么昏迷,不懂得去听法呢?”

  我当时没有回答。菩萨又说:“印光和尚是大势至菩萨的化身。四年以后,他教化众生的缘份就圆满了!”说完以后,菩萨就不见了。这时候,忽然惊滔骇浪大作,船几乎要翻了,我大喊着:“救命啊!”

  孝娟把我推醒了,又说:“信芳你是不是被鬼吓到了。”我把梦中一切告诉孝娟,她也只是笑笑而已。

  隔天早晨,我把梦告诉张太太,并且问她是不是有菩萨名大势至?是不是有和尚名为印光的?

  张太太回答:“以前曾听孝娟的父亲说过,印光大师是普陀山的得道高僧。”

  我又问:“印光大师现在是不是在上海?”

  张太太回答:“这我就不知道了。”

  我对这次事感到纳闷,隔天阅读早报,刊登了丙子护国息灾法会的通告,才知道是上海的名人请印光和尚到上海来,在觉园主持法会。

  真是令人感到奇妙的梦啊!我们三人都惊讶不已,于是才和张太太母女一同前往觉园,听印光大师说法。我们三人也一同皈依了印光大师。我的法名是慧芬,张太太法名慧范,孝娟法名慧英。

  我很惭愧,自己业障深重,不能精进用功,现今只是养育儿女,整天忙忙碌碌,对于净业的修持更加荒废了。昨天收到苏友的信说道印光大师已坐化于灵岩山了。真是可悲啊!大师竟然过逝了。化缘四年,竟然跟梦里所说的相符。我和大师有一段香火因缘,不可以不写些话来敬悼大师,垂泪写到这儿,语不成文,寄给上海觉有情月刊发表,以表示我哀悼之情。南无大势至菩萨!民国二十九年十二月七日杨信芳记

  作者按:杨女士所记载的,其中有“四年后化缘毕”之语,我曾经疑惑着,为什么她不早日发表,一定要等到大师往生之日,才公布于世呢?直到读了杨女士写给施君的信,才知道原来她曾经遭受大师的呵斥,不许她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这梦是很奇妙,在一个从未听过佛法的女生,尚且不知道有大势至菩萨以及印光和尚的名字,而杨女士能够感得这梦,她的善根一定是不平凡的。如果没有这梦,谁知道大势至菩萨的悲愿呢?(译自印光大师永思集)

摘录于《净土的见证》陈柏达居士著
第三部分:念佛传奇

  本站注:印光大师是大势至菩萨乘愿再来,这一点净空老法师曾多次提及,并且在佛教界也已经是被公认的,相关佐证并非局限于上面一则。如今的真修行人、真得道者,我们没有法眼,辨别不清,净空老法师忠告我们末学,不妨以莲池大师、蕅益大师、印光大师等有修有证且被世人公认的古大德、高僧为师,多多研习他们相关的著作,这样,我们在修行路上永远也不会走偏。(本站相关专题《印光大师文集》《印光大师文钞选读》等。)

  附:印光大师乃大势至菩萨应化身的原始证据



  有关“势至灵应”的其他文章
· 劝修净土 (摘录于《龙舒净土文》)
· 转化业障 (摘录于《念佛感应见闻记》)
· 返回 学佛感应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