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摘 - 阿弥陀经要解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藕益大师注《要解》的原因

  摘自净空法师《阿弥陀经要解讲记》

  换句话说,《疏钞》太多、太繁琐,《圆中钞》太深,因此都不便于初学。

  【特以文富义繁,边涯莫测。】

  这是说莲池大师跟幽溪大师他们两个人的批注。

  【或致初机浅识,信愿难阶。】

  有一些初学程度浅的人,这两种批注他不能够得利益。换句话说,依这个批注生起信心、发愿求生净土,是比较困难。这是他把注《要解》的原因说出来了。

  【故复弗揣庸愚,再述要解,不敢与二翁竞异,亦不必与二翁强同。】

  不顾自己的平庸、愚鲁,这是大师谦虚的话。‘弗揣’是不顾,顾不了这么多。为了便利初学、程度比较浅的人,所以他再做《要解》。‘不敢与二翁竞异’,二翁是指莲池大师跟幽溪大师,但是也没有必要勉强跟他们所说的完全相同。为什么?他下面有个比喻:

  【譬如侧看成峰,横看成岭,纵皆不尽庐山真境,要不失为各各亲见庐山而已。】

  这句话含义非常之深,这话是双关语,看起来很客气、很谦虚,实际上已经把他自己修证的境界给我们透露了消息。‘横看成岭,侧看成峰’,苏东坡游览江西庐山时写了一首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他在此地引用苏东坡的诗,意思就是他确确实实见到庐山真面目。莲池大师见到了,幽溪大师见到了,他自己也见到了,这个意义就是告诉我们,他是真正亲证西方净土,而为我们说《要解》,纵然说法跟前面两位大师都不同,可是是真实的,决定不是猜测的,是自己亲证的境界。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五重玄义是天台家讲经的方法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