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摘 - 阿弥陀经要解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真空不空,妙有非有

  摘自净空法师《阿弥陀经要解讲记》

  【觅之了不可得,而不可言其无;具造百界千如,而不可言其有。】

  这才真正是事实真相,我们说它无、说它有都错了。但是在教学必须要建立这些名相术语,以便利介绍,便利学的人去体悟。这些名词术语是假设的,这个诸位要知道,决定不是事实,因此你就不可以执着。你可以用它,自己用它去体会到真实,这是自受用。帮助别人,用这些术语来介绍事实真相帮助他开悟,自己不能执着,也不能教别人执着,佛法修学最困难的地方就在此地。因为世间人无始劫以来生生世世最大的毛病就是执着,只要一执着,你就决定得不到真实义。佛在《金刚经》最后是无可奈何的说了一句话,把他所说的一切统统否定掉,告诉大家:“佛没有说一句法,谁要说佛说法,那叫谤佛。”佛说法四十九年,怎么一句话没说?我们要从这个意思去体会,他确实一句话也没有说,他所说的都不能够执着,一执着就错了,执着就迷了。佛在《华严经.出现品》说得好,“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换句话说,一切众生跟佛是一样,没有差别,本来就是佛,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这句话把我们的病根说出来了,我们的病根就是分别执着。诸位要知道,离开一切分别执着,你就得大自在,你就契入一真法界。

  一真法界在哪里?就是我们眼前的生活。纵然你到西方极乐世界,纵然你到华藏世界,如果起一念执着,你还是凡夫。由此可知,佛法没有别的,自始至终是破除执着而已,这个话是真的。我执破除,证小乘阿罗汉的果位,大乘法执破除就圆满成佛,成佛是破二执而已。“二执”就是二障的根源,我执是烦恼障的根源,你有我执,你决定有烦恼,你烦恼怎么能离得开?你有法执,你决定就有无明。法执没有了,无明就断掉,我执没有了,见思烦恼就破了,破见思烦恼就出六道轮回。大小乘经都这样讲的。学佛没有其它,就是破妄想执着。大乘,许多宗派,无量法门,那些方法、理论都是帮助人破除执着,都是帮助人明心见性。

  我们今天选择的是念佛法门,这个方法简单、容易,就念一句阿弥陀佛。你自己真实的功夫,再加上阿弥陀佛本愿威神的协助。根性利的,什么叫根性利?什么叫根性钝?利钝不是在别的地方分,利钝就是肯不肯把分别执着放下,肯放下分别执着的,这个人根性就利,不肯放下的,这个人根性就钝,就这么回事情。你肯放下,容易开悟,容易契入;你不肯放下就很难开悟。为什么?那个悟门有个大障碍,就是执着。

  这一段说的是体、是心性。心性,‘觅之了不可得’。禅宗有个公案,达摩祖师到中国来,在少林寺面壁九年,找不到一个可以传法的人,等了九年,等到一个慧可,这是禅宗二祖。慧可知道达摩是很了不起的人,对他真诚的恭敬。师资之道没有别的,就是诚敬,要以真诚之心,要真实的恭敬,你才能得到法益,正是印光大师所说的,“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慧可对于达摩是十分的诚敬,所以他得的是圆满的利益。他在那里等九年,等不到一个诚敬的人,真难!慧可去求法,达摩在那里打坐,理都不理他,喊他也不答应,慧可为了表示自己的诚心,拿刀将自己的手臂砍断,拿这个断的手去供养达摩祖师。达摩看到这个样子,这才说话,你何苦来?你到底为什么?慧可说:“我的心不安,求大师帮我安心。”达摩祖师听了这句话,把手伸出来说,“你把心拿来,我替你安”。我们现在看到很多造达摩祖师的像,那就是度慧可的姿势:你把心拿来我替你安。慧可从这句话立刻回光返照,找心,心在哪里?最后他说了一句:觅心了不可得,我找不到,不知道心在哪里。达摩祖师说:“与汝安心竟。”我已经把你的心安好了。找不到,不就没事情了吗?他从这句话大彻大悟,这就见了性。我们今天读这个公案,这几句话翻来覆去,我们还是见不了性。要问问,我们到底障碍在哪里?他们两个人当时对话,达摩是“说而无说”,慧可是“听而无听”,他就入了境界。我们今天是有说有听,都落在分别执着上,怎么能开得了悟?这个话重复一千遍也开不了悟。所以觅心了不可得,不能说它没有,它有,尽虚空遍法界它确实有。

  ‘具造百界千如’,百界千如就是今天讲的宇宙万法。宇宙万法是心变的,虽然是心变的,你不能说宇宙万法是真有,我们看到宇宙万法是真有,实在讲我们看错了,我们用分别心看,我们用执着心看,好像是有,其实有没有?决定没有。“真相”是什么?真相是当体即空。中国古人常说开智慧的《楞严》,成佛的《法华》,对这两部经如此的赞叹!确实《楞严经》讲这个问题,是再三的探讨、辩论,说的真是详细,真的叫我们开智慧。《楞严经》为我们讲事实真相,“当处出生,随处灭尽”,这还说了一个生灭,不说生灭,我们就没有办法体会,生跟灭是一不是二。为什么?它太快了,简直没有办法辨别。这个相是幻相、假相,经上讲有叫妙有,说空叫真空;真空不空,妙有非有,这才是事实的真相。这是很难体会的,心要清净到相当深度,这个境界你才完全见到,我们今天心太粗,所以事实的真相虽然在我们眼前,我们见不到。

  我们从一个比喻可以体会到,像我们看电影,放映的电影底片是一张一张的,但是它在放映的时候速度太快,于是一张一张我们看不出来,我们所看到的是个连续的相,看不出是一张一张的差别相,它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什么程度?一秒钟它的镜头开关二十四次。一秒钟镜头开关二十四次,我们就不能够辨别一张一张的,这是心粗;心细的,每一张开关都看清楚了。我们没这个本事,心很粗,定功不够。佛举比喻,宇宙万有这个假相的生灭,速度不只一秒钟二十四张。佛在《楞严经》讲一弹指,一弹指时间很短,我们弹得快的,一秒钟可以弹四次,这一秒钟的四分之一。一弹指有六十剎那,一剎那有九百生灭,就好像那个镜头开关一样,一剎那开关多少次?九百次。一弹指有六十剎那,六十乘九百,如果像我弹四次,再乘四,一秒钟它开关多少次?两个十万八千次。一秒钟二十四次就把我们骗住了,两个十万八千次,你怎么会觉得它是假的?决定觉察不到。看到这个真相,佛经上讲大乘八地菩萨,八地菩萨定功深!一剎那九百生灭,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人家看到的是底片,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是相续的画面。

  佛说的这些事实真相,佛教我们修定,教我们修清净心,我们念佛用念佛的方法,念到“功夫成片”是第一个阶段,再进一步念到“事一心不乱”,再进一步念到“理一心不乱”,这个境界就见到了。所以佛所讲的,都可以叫我们去证实,我们自己可以亲自证明它,然后才知道佛讲的话是真实的,不是虚妄的,佛没有欺骗我们。所有的相都是幻相,《金刚经》讲“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有为法,《百法明门论》是唯识法相宗入门的一个课程,它将所有一切法归纳成一百法;百法是归纳,展开来就是宇宙万有,把它归纳成一百大类。这一百大类里面,又分为心法、心所有法、色法、不相应行法、无为法这五大类。除无为法六个之外,其它九十四法都叫做有为法。所有一切有为法,佛说都是“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是事实真相。你要是真懂、相信了,《金刚经》这几句经文,就把你所有的忧虑、烦恼、牵挂统统消除掉了。为什么?都是虚妄不实,都不是真的,你怎么会不得清凉自在?这是大乘佛法真实的受用。

  “百界”就是十法界展开,十法界每一个法界里面又具足十法界,这就是一百界,这一百法界里面,每一界又具足一百界,往这上面去推展,无量无边不可思议,法界不可思议!“千如”是说每一界都有“十如是”,这是出在《法华经》,佛讲的。十如是:如是相、如是性、如是体、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缘、果、报,如是本末究竟。每一个法界有十如是,一百个法界就有一千如是,叫百界千如。天台大师从这里悟入的。这是给我们说明事实真相,我们心地清楚明了,才真正不落在两边,不执着有,亦不执着空,这就是大乘菩萨。大乘菩萨以下,二乘人执着空,六道凡夫执着有。六道凡夫像我们,认为什么都是真的有;阿罗汉、辟支佛,认为这一切都是空的。执着空跟执着有都偏在一边,都错了。执着有的,很苦,搞六道轮回;执着空的,虽然摆脱六道,他不能明心见性,因此他也相当苦闷。唯独大乘菩萨对于事实真相了解,所以他两边都不执着。

  在这里我们做一个结论:心性觅之了不可得。心性不可得,境界也不可得,我们眼前所有一切境界不可得是真的,你以为得到是假的,是你一个错误的观念。今天,这个也是我有的,那个也是我有的,说老实话,连这个身体都保不住,何况身外之物?身体怎么保不住?你从家里到学校来,你以为还是同样一个身体?错了,不同了,这里面细胞新陈代谢不晓得换了多少。所以在家里那个你跟现在的你是两个,不是一个,千万不要误会。我们这个身体剎那剎那在生灭,保不住,都不可得,何况身外之物。身不可得、万事万法统统都是剎那剎那在变迁的,哪有一样可得?没有一法可得。如果真的明白这个事实,那个得失的念头打掉了,原来不可得,我何必想这些?世间人忧虑、烦恼,百分之八十都在得失上,得失的念头打掉了,他的烦恼忧虑就少百分之八十,那个人就真正幸福、快乐、自在了。这是说境不可得,事也不可得。《心经》说“无智亦无得”,我们以《心经》来说,不仅五阴、六入、十八界不可得,连能证的智、所证的菩提涅盘也不可得。你要问为什么?心性本空故,就这个道理。能变的觅之了不可得,所变的那些境界怎么会可得?慧可的开悟、契入就是入这个境界,入这个境界就是把事实真相统统明白、统统了解,真相大白,这就是悟入实相。所以我们在一切现象界里面就得大自在,游戏神通。可以受用,可以享受,不能占有,你说这是有,那就错了,你可以尽情去享受,你决定不能动一个念头,这是有,这是真的,那就错了。诸佛菩萨在九法界里游戏神通,他的日子过得多么自在、多么潇洒,我们为什么不能像佛菩萨那样自在潇洒?我们处处执着有,念念想占有,坏就坏在这里,不知道一切法本空,不知道一切法了不可得。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心住在阿弥陀佛上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