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摘 - 阿弥陀经要解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中国儒术与大乘佛法,能救世界

  摘自净空法师《阿弥陀经要解讲记》

  在过去英国有一个历史哲学家汤恩比,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他在二、三十年前的一次国际会议当中,这个会议在欧洲举行,那是于斌主教参加的。这是世界上大家都非常推崇尊敬的大文豪,他在这个会议里面做了一个学术报告,他很坦白的说出来,将来世界上要能得到真正的和平,唯有中国儒家的学术与大乘佛法,才能够救这个世界。他这几句话说了,很震撼人心!于斌主教回到台湾提倡祭祖,受他的影响,听他的话,天主教本来不祭祖先的。天主教受他的影响很大,所以前任教宗在晚年的时候,向全世界宣布天主教要跟佛教交谈,鼓励神父跟佛教徒接触,研究佛教的经典。我在台湾,于斌主教那个时候创立一个“亚洲精神生活研究所”,这是亚洲主教团主办的。这个研究所设在多玛斯修道院,就在辅仁大学后面,是天主教最大的一个修道院,聘请我去讲“佛教精神生活”。所以,我在多玛斯修道院讲过一个时期,我跟他们处得非常融洽,他们这些神父、修女看我是老师。

  汤恩比的认识没错。是不是儒家的学术跟大乘佛法就能救世界?确实能,但是事实上做不到。原因在哪里?《大藏经》谁能读?中国的学术《四库全书》,谁有能力去看?台湾这些年不错,对中国文化复兴是做了相当的贡献。大藏经印了差不多将近有十几、二十版,《四库全书》、《四库荟要》,统统都印出来了,这对于中国文化是很大的贡献。但是这些东西都放在图书馆、藏经楼,谁去看?没人去看,不行!你书印得再多,每个家里都有一套,救不了人。换句话说,一定要有人真正去读,真正去理解。教理行果,教就是教学,你要去读诵,要明白它的道理,然后依照这个道理去做,果就是世界和平。这个事情可是一个麻烦事情,这是现代整个世界所需要的。

  我在早年读弘一大师的著作,发现他老人家在岭南闭关的时候,自己读经、读古大德的著作,节录其中警惕的这些句子勉励自己。他总共节录一百零一条,非常的精简,我读了之后很有感动。假如我们能够把《大藏经》、《四库全书》、中外一切典籍,将它里头的精华、最好的句子摘录出来,把《大藏经》浓缩成这么一册,这不就人人都可以读到?换句话说,经典里面所有我们用不着的,都不要了,我们眼前急需要的把它节录下来,使一部《大藏经》变成一本书,这本书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书。一部《四库全书》,也可以用这个方法把它变成一册、两册。这样一来,发行到全国、全世界,就能使每一个人都能够把几千年留下来的宝藏,我们真正得到受用了。

  我最近这两、三个月,在《无量寿经》里面节录了六十句,这一次在大觉寺讲经,我就用这个教材,不是讲全经,是里面好的句子摘录下来,跟大家在一起研究,大家听了很欢喜。另外,我摘录《老子》跟《孝经》这两样东西。最近这一个月,我看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分量很大,我把全书看完之后,节录了一百多条,把那么厚的一本书,变成大概是五页的样子。用这个方法,使我们没有能力、没有时间读那些书的,咱们统统都读到。这个书将来要是出版,是世界上最好的书。几千年的累积,千百人的智慧结晶,浓缩在一册里头,这是我们今天值得努力去做的。我们要布施、施舍,我准备做这个工作,我做这几本书节录一个样子。我能不能做?我如果要做,损失就太大了。什么损失?不能往生。莲池大师讲得好,“三藏十二部让给别人悟”,所以我开个端,做个样子,我鼓励别人去做。为什么?他不求往生,不求往生做这个事情好,来生大富大贵。我是不愿意再搞轮回,不想再来了,所以我把这个事情就拜托别人做。

  现在的想法,希望能找一些教文史退休的老教授,我想请他们来。做这个工作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五年,能够找十几个教授全心全力来看书,摘录这个句子,就是搜集资料。第二个五年,把它整理分类,伦理的、道德的、政治的、经济的、水利的,可以说我们各种科目都有,把它分门别类,将来每一类印成一册,大概分量我想不会超过这一本书的样子。你喜欢要什么东西,你这一类统统都有了。这一切书,讲伦理的全在这一册里,用这种方法分类,把它翻成白话文。因为原文都是文言文,文言文虽很浅显,还是翻成白话文好,在国内流通。文言文用繁体字,白话文翻译用简体字,这样一来,文言文、白话文在文字上的障碍就没有了。第三个五年,把这个书翻成外国文,向全世界流通,翻成各种不同的语言文字,使全世界的人都能够享受到中国五千年的文化道统,都能够读到大乘佛法。所以这个工作,我想象当中要十五年,那一本书才能完成,流通到全世界。



  有关其它文章
· 情与无情,同宣妙法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