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摘 - 宗镜录文摘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根本性离,毕竟寂灭,绝升沉之异,无缚脱之殊

  南怀瑾大师《宗镜录略讲》

  如幻似真情何堪

  现在讲到形而上道体的问题,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讲的“明心见性”。什么叫如来本性?--一切众生自己的本性。

  [若欲穷微洞本,究旨通宗,则根本性离,毕竟寂灭,绝升沉之异,无缚脱之殊。]

  最高的道体是什么样子?是“根本性离,毕竟寂灭”。寂灭是中国文字,梵文原意是涅槃之意,用中文翻译叫寂灭,另有一种翻译是圆寂,圆满的寂灭。这些翻译是不是完全是涅槃的本意呢?不是的,因为翻成寂灭与圆寂,在中国文化,尤其在佛学观点上,形成一个很大的误解,好象寂灭、圆寂是死的东西,什么都没有了。一般人学佛,认为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空才是究竟,这在观念上犯了绝大的错误。但是为什么要那么翻译?在中国文字中,也只有这几个字最好,最能代表名清净的一面。实际上“涅槃”包括了常(经常)、乐(快乐)、我(真我)、净(清净),所以它是寂灭、圆满、清净的,是乐的,不是悲的,但一翻译成圆寂、寂灭,易使人走上错误的路线.后世即以消极代表涅槃,犯了严重的错误。

  这个问题解决了,我们再回转来看《宗镜录》,讲到形而上道体--“根本性离,毕竟寂灭”,真是一字千金。中国文字若要以文学技巧写绝对逻辑、科学性的东西,很难写得美,写不出好东西来。把科学的书文学化很难。过去有学科学、化学、物理学的,大学毕业后出去教书,我告诉他们想办法把科学变为趣味化、文学化,不要刻板地记公式,把公式配一个很艺术的故事,学生一定容易记的,培养科学人才也方便得多。只有一个同学做到了,清华毕业后教化学,很叫座,他就是采用了我这个办法,当然他很苦,或者用李后主的词,或者用某些东西凑拢来讲,结果学生欢迎之至。我本来不相信,问他真做到啦?上课我去听听看,他说拿录音给我听,一听果然教得好。这就说明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要把它写成很好的文学真难,可是这四个字用得很好。

  唯识讲“诸法无自性”,这是唯识宗(法相学)的重点。通常般若宗讲一切皆空(中国文化南北朝以前的翻译),也有流弊,一般人往往把“空”跟“绝对没有”连在一起。假定把纸烧了,没有了,这个空即属佛学上所说的“断见”,唯物思想哲学即有此毛病,人死如灯灭,一切过去象灯熄了,没有了,把佛学的空与断见配合,观念错误。因此后世唯识学家有鉴于“空”这个名词易引起错误的偏差,不用空的观念说明,而用另一个名词--“诸法无自性”。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真常唯心论,是外道之见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