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摘 - 宗镜录文摘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波彻水源、水穷波未

  南怀瑾大师《宗镜录略讲》

  “且未有无波之水,曾无不湿之波,以波彻水源、水穷波未”。

  看来很罗嗦,又是波、又是水,好象在那里玩文字花样,但若以为永明寿禅师这位南方才子光只在玩他笔下文字,那么就被他的文字骗过去了。要注意其中的微言大义。你看到一个字毫不相干,最高深的道理就在里头。一句:“曾无不湿之波”,怎样“不湿”?水性一流动,一定湿掉。我们拿一滴水滴在干的地方,就晓得他老人家用字之妙。世界上没有无波之水,而且更要了解没有不湿之波。波一启用,就滩开了。所以我们人的本性不动念时,譬如说,睡觉睡着后,不动心(睡觉不是不动心,这里只是拿来作个比方),此时没“善”也没有“恶”、没“是”也没“非”。只要一醒来,念头一动,等于水一样,一滴一动、湿起来就一片,影响有那么大!……

  悟在细行里

  刚才讲到“不湿之波”,一字之间,微言大义,不要轻易看过。古人用字绝不乱用。尤其年轻人,更不能玩小聪明,这全靠工失而来。多读书,自然晓得其中的道理。

  下面:“以波彻水源,水穷波末”,你看他在玩弄文字?不然,这是禅宗的话头,每一句参透了就可以悟道:“上句指“由用归体”,下句指“以体起用”。你研究一滴水,用科学方式,将一滴水的分子结构研究清楚后。那所有水分子的原理就抓住了,这是从小点上去参透的“波彻水源”。就如修道、做工夫、研究心性之学。念佛是个办法,参话头也是办法,数息也是个办法,什么方式都行。但这些办法都是由“波彻水源”,想在一点小用上,透过这点小用,破开了,见到那个本体。所以禅宗称为破参,把这一点打破了,一见到那个大点,就是“波彻水源”。但有些言下顿悟的人则“水穷波末”,一上来就对了。譬如,二祖去见达摩祖师,乞师安心,师回:“将心来与汝安。”二祖曰:“觅心了不可得。”师曰;“我与汝安心竟。”二祖悟了。那个就是水穷波末,见得大;但是见大以后,要修持,了生死。所以二祖到晚年,把这个担子交给三祖后.自己反而吊儿郎当,酒馆各处乱逛。人家问他:“你是祖师,怎跑到这里来?”他说:“我自调心,何关汝事!”我调我的心,与你有何相干?

  问题来了,一位彻悟的祖师,最后还要来调心?见得大、行履上是两回事。象二祖这种境界是水穷波末,见着体;用上,一点小地方也要去试验。有些修行人,拼命用功,后来一悟,即是波彻水源。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一点动随万变,江村烟雨蒙蒙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