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入门 - 昙影法师 - 正文   │ 文章推荐
 

  说僧过恶·犯大重罪

  昙影法师著 节录自慈云一六八期

  佛陀不允许任何人造口业、毁谤出家僧众,若说僧尼过恶,其人即违犯无量重罪。《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三、佛陀告诉天藏大梵天说:复次大梵!若有依我而出家者,犯戒恶行,内怀腐败,如秽蜗螺,实非沙门,自称沙门;实非梵行,自称梵行;恒为种种烦恼所胜,败坏倾覆。如是苾刍(比丘),虽破禁戒,行诸恶行,而为一切天、龙(八部众名略)、人、非人等,作善知识,示导无量功德伏藏。

  如是苾刍虽非法器,而剃须发披服袈裟,进止威仪同诸圣贤;因见彼故,无量有情种种善根,皆得生长。又能开示无量有情善趣生天,涅槃正路。是故,依我(佛)而出家者,若持戒、若破戒,下至无戒,我尚不许转轮圣王及余国王诸大臣等,依俗正法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闭牢狱,或复呵骂(后略)。

  如是破戒恶行苾刍,一切白衣(信众—居士)皆应守护,恭敬供养;我(佛)终不许诸在家者,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闭牢狱,或复呵骂……。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瞻博迦华虽萎悴,
而尚胜彼诸余华,
破戒恶行诸苾刍,
犹胜一切外道众。

  (前略)佛告尊者优波离言:我终不许外道、俗人举苾刍罪,我尚不许诸苾刍僧不依于法,率尔呵举破戒苾刍,何况驱摈?……当知有十非法,率尔呵举破戒苾刍,便获大罪;诸有智者,皆不应受。何等为十?

  一者不和僧众于国王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二者不和僧众于梵志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三者不和僧众于宰官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四者不和僧众于诸长者、居士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五者女人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六者男子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七者净人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八者众多苾刍、苾刍尼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九者宿怨嫌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十者内怀忿恨,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如是十种,名为非法,率尔呵举破戒苾刍,便获大罪。设依实事而呵举者,尚不应受,况于非实?诸有受者,亦得大罪。”由此可知,非但在家信众说比丘过恶,犯大重罪,必受恶报;身为出家僧众,说比丘过恶,也是同样犯大重罪。因此,佛陀为了避免缁素造口业,特别教戒僧众,不得向未受具戒者说比丘过恶。

  戒经—“萨婆多毗尼毗婆沙”卷六说:“为大护佛法故,若向白衣(在家信众)说比丘罪恶,则前人(信众)于佛法中无信敬心;宁破塔坏像(此极重罪),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若说过罪,则破法身”。说比丘过恶(是非)的人,其罪业超过毁破“佛塔”和“佛像”的重罪。

  “信力入印法门经”卷五、佛陀告诉文殊菩萨说:“(前略)若其有人谤菩萨者,彼人名为谤佛谤法。(中略)文殊师利!若有男子女人,恒河沙等诸佛塔庙,破坏焚烧。文殊师利!若复有男子女人,于信大乘菩萨众生,起嗔恚心骂辱毁訾。文殊师利!此罪过前,无量阿僧祇。何以故?以从菩萨生诸佛故;以从诸佛有塔庙故;以因佛有一切世间诸天人故。是故供养诸菩萨者,即是供养诸佛如来。若有供养诸菩萨者,即是供养三世诸佛。毁訾菩萨,即是毁訾三世诸佛。”此中所谓菩萨,是指修学大乘佛法的人。

  “华手经”卷七说:“佛告舍利弗:若人障碍坏菩萨心,得无量罪。如人欲坏无价宝珠,是人则失无量财利。如是舍利弗!若人坏乱菩萨心者,则为毁灭无量法宝。(中略)舍利弗!譬如有人坏日宫殿,是人则为灭四天下众生光明。如是舍利弗!若人坏乱菩萨心者,当知是人则为毁灭十方世界一切众生大囧琺光明。……当知破坏菩萨心者,则得无量无边深罪。

  舍利弗!如人恶心出佛身血,若复有人破戒不信。毁坏舍离是菩萨心者,其罪正等。舍利弗!置是恶心出佛身血,我说具足五逆重罪;若人毁坏菩萨心者,其罪过此。何以故?起五逆罪尚不能坏一佛之法,若人毁坏菩萨心者,则为断灭一切佛法。舍利弗!譬如杀牛则为已坏乳酪及酥。如是舍利弗!若人破坏菩萨心者,则为断灭一切佛慧。是故舍利弗!若人破戒不信,呵骂訾毁坏菩萨心,当知此罪过于五逆。”世间若无僧众则无佛法,所以说僧众是非者,其罪业无量无边。

  “谤佛经”佛陀告诉不畏行菩萨说:“(前略)尔时彼长者子,说彼比丘毁破净戒,彼(长者子)恶业报,九十千年堕大地狱;于五百世,虽生人中,受黄门身,生夷人中,生邪见家;于六百世,生盲无舌(后略)。”

  若见法师实破戒者,不得生嗔,尚不应说,何况耳闻而得说耶?善男子!若有挑拔一切众生眼目罪聚,若断一切诸众生所有罪聚,若有于法师,生于恶心,迳回面顷,所得罪聚,彼前罪聚于此罪聚,一百分中不等其一,……乃至忧波尼沙陀分中,不等其一。何以故?若谤法师,即是谤佛。”毁谤法师(无论其事真假),罪同谤佛;其毁谤人,必堕无间地狱,受大苦报,无解脱之期。

  “大乘宝要义论”卷四说:“如地藏经云:佛言:地藏!(中略)彼等愚痴旃陀罗人,不怖不观后世果报,于我法中出家人所,若是法器、若非法器,以种种缘伺求过失。谓以恶言克责楚挞其身,制止资身所有受用,复于种种俗事业中而生条制,或窥其迟缓,或觇其承事。求过失已,而为条制,如是乃至欲害其命,彼诸人等于三世一切佛世尊所生极过失,当堕阿鼻大地狱中,断灭善根,焚烧相续,一切智者常所远离。”(另见“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四)。

  毁灭佛塔(佛寺)破坏佛像,其罪虽是极为深重,但尚不及说比丘(僧众)过恶的无间重罪。所以“戒经”说:“宁可毁塔坏寺,不说他比丘粗恶罪。”古人也说:“宁动千江月,不动道人心。”

  “月灯三昧经”卷五,佛陀告诉月光童子偈云:

所有一切阎浮处,毁坏一切佛塔庙,
若有毁谤佛菩提,其罪广大多于彼。
若有杀害阿罗汉,其罪无量无边际,
若有诽谤修多罗,其罪获报多于彼。
须知口祸债难偿,一语能招万世殃;
智者三尊恭敬礼,痴人七慢毁资粮。

  从前,释迦佛陀在舍卫国祇园精舍说法时,大哥罗比丘,长期住在墓地(烧尸、弃死人之处),修诸苦行。他以裹死人的布为衣,又以人家祭飨亡灵的五团物为食。因此,有人出葬,他才能获得一点祭品充饥。否则,他就饥饿得身体羸瘦,四肢无力。

  有一天,城中有一位婆罗门逝世,亲族们为他严饰丧礼,然后送到弃尸林火化,妻子及其女儿在旁边啼哭。是时,大哥罗比丘在看烧死尸。婆罗门女看见比丘之后,禀白她的母亲说:“妈妈!今此圣者(印度人称呼出家人为圣者”大哥罗,好像瞎眼的乌鸦,守尸而住。”当时有人把这话告诉比丘。诸比丘就把婆罗门女说的话禀白世尊。

  佛陀告诉诸比丘说:“那个婆罗门女作粗恶言,共相轻毁我出家弟子,造此口业自为损害,缘斯恶业于五百生中,常为瞎乌。”此时远近人民都在互相传闻,说:“世尊记彼婆罗门女,于五百生中常为瞎乌。”其母听到此语说:“佛记我女五百生内常为瞎乌,何苦之甚!”于是即带其女来到佛陀座前,恳求佛陀说:“世尊!唯愿慈悲宽恕此小女无知,她非毒害心辄出此言,敬请世尊容舍她吧!”

  佛陀告诉婆罗门妇说:“我怎么会恶咒她受苦?由此女子轻心粗语,造此口业而堕于旁生中,好在她不是恶意,才堕此旁生中,否则,当堕地狱。”女人听后即便离去(事见“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三十六)。

  婆罗门女心无恶意,只说大哥罗比丘“犹如瞎乌”这句话,即便五百世堕在旁生中为生盲乌鸦。如今,有人以嗔恨心骂辱比丘(和尚)僧众,其人造此口业,不知道会受什么恶报?“辩意长者子经”佛陀以偈颂告诉长者子说:

欺诈迷惑众,常无有至诚,
心口所作行,令身受罪深。
若生地狱中,铁钩钩舌出,
烊铜灌其口,昼夜不解休。
若当生为人,口气常腥臭,
人见便不喜,无有和悦欢。
常遇县官事,为人所讥论,
遭逢众厄难,心意初不安。
死还入地狱,出则为畜生,
辗转五道中,不脱众苦难。

  又说:

人心是毒根,口为祸之门,
心念而口烟,身受其罪殃。

  “妙法圣念处经”卷二,佛陀告诉诸比丘说:“宁持利刃,断于舌根,不以此舌说染欲事(中略)。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愚迷诸有情,贪财行虚诳,
地狱业所牵,焚烧受诸苦。
亦如诸毒药,自饮还自害,
造业亦复然,似影恒随逐。
又如出火木,生火能自害,
苦果随恶因,自作应自受。

  “大方便佛报恩经”卷三,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前略)尔时三藏比丘,以一恶言诃骂上座(长老比丘—法师),五百世中常作狗身。一切大众闻佛说法,皆惊战悚,俱发声言:怪哉!苦哉!世间毒祸莫先于口。尔时无量百千人,皆立誓愿,而说偈言:

假使热铁轮,在我顶上旋,
终不为此苦,而发于恶言。
假使热铁轮,在我顶上旋,
终不为此苦,毁圣及善人。

  “分别善恶报应经”卷上,佛陀告诉诸比丘颂曰:

于佛起恶心,毁谤生轻慢,
入大地狱中,受苦无穷尽。
有诸数取趣,于师及比丘,
暂时起恶心,命终堕地狱。
若于如来处,起大嗔恨心,
皆堕恶道中,轮回恒受苦。

  “分别业报略经”说:

粗言触恼人,好发他阴私,
刚强难调伏,生焰口饿鬼。



  有关“说僧过恶·犯大重罪”的其他文章
· 学佛入门 (净空法师主讲 黄志生记)
· 认识佛教—幸福美满的教育(净空法师主讲)
· 阿弥陀佛和他的极乐世界 (陈义孝居士)
· 返回 学佛入门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