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入门 - 访美杂谈 - 正文   │ 文章推荐
 

  访美杂谈

  黄念祖居士讲述

  有缘到了一次地球的那一边,所见所闻使自己产生了一些感想,所以今天来跟大家谈一谈。

  这次去是因于美国的‘莲花精舍’之邀请。这个‘莲花精舍’大家恐怕还很陌生,她是在美国的一个真实修持的密宗团体,跟别的社团不一样,不是搞一些宣传,要发展很多人,而是一个很注重实修的团体。

  这个团体的结成,都是一些高级知识份子、专家、博士以及很拔尖的科技工作者。这个团体是修行的红教和白教,为密宗的旧派,以诺那祖师、贡噶呼图克图的法为传承。贡噶呼图克图,年岁大一点的佛教徒还都知道,很多还是皈依过他、见过他的。这两位一个是红教、一个是白教,合二为一的。莲花精舍就是以继承这个法为主的,著重实修守戒,跟别的不一样,别的宗教团体许多都是乱搞的,而这个团体特别注重严守戒律的。

  解放以后至十三年前,国内当然什么宗教活动都是不能公开的,所以‘莲花精舍’也就没有公开的活动。国内没有活动了,但是国外的活动还是照常的。

  现在,由于国外有些书、刊物不断对于我有些介绍,所以国外知道的人还很多,使得我能在‘莲花精舍’有个地位的确定(编者按:这个地位是指黄老本人为金刚上师),但在国内没有人知道我,在北京现在在座的人,知道的没有几个人,而在国外,他们把上师的遗嘱翻印又翻印,所以大家都知道我。也正因此,他们就请我去,我再三推,直推到今年,暂时没有任务了,因此就实现诺言了。为‘莲花精舍’去到那里旅行,这也是我上师遗留给我的任务。我在中国、在美国是一致的。我上师所给我的任务是在‘莲花精舍’之内,出了‘莲花精舍’,那咱们就不以‘莲花精舍’的情况论了。他们公开发表一个文稿,介绍黄念祖上师,其实应改成‘黄念祖居士’。因为这是对外,对外就不能这么称,而应称‘居士’。一般的佛教信徒而已,在国内国外这是一致的。

  这次去,意外的是什么呢?这个情形值得跟大家说一说,就是在华盛顿没有寺院,我去了之后,人家问我:‘你对华盛顿印象怎么样?’我说:‘印象都好,干净极了,非常宽阔,一点不挤,不是人挤人,车挤车。非常潇洒、松散、干净。’我说:‘这个我都很满意,就是缺个寺院。’于是,他们便积极想搞个寺院。‘华府佛教会’也在募捐。找了个地方跟咱们居士林似的。它的前身是一个文化中心,所以是借来的临时的会址,本不在此办公,只在那儿开会,就是请人讲经说法时才用那个地方。那个中心的前身就是‘台湾同乡会’。他们的宗旨很明显,就是请人来讲经而用。在这里说法之前,他们要先做一番宣传工作。要说台湾怎么怎么好。那么对于我来说,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我是从大陆来的)。本来要宣传一番的,因为这个原因而免了。这是一个障碍。

  第二个障碍就是,一个法师是他们的会长,称为‘邀领’,因为‘庙’里没有和尚嘛,所以只能称这个法师为‘邀领’。

  这个法师刚在此地讲完一部经,因为不常住此处,临走前他宣布说:‘你们不要再请人讲了’原因是怕大家听经听乱了,所以本来是不许再听别人讲的了。那么这又是一个障碍。

  意想不到的就是这个法师,他叫做‘净空’。他人非常客气,称我为‘黄念祖居士’。净空法师在四个月之前,也就是一九八七年,我去的时候是夏秋之际,他当时正在这领导整个当地的佛教会学习。在学习什么呢?学习夏老师会集的这一部《大乘无量寿经》。这个因缘是很特殊的!《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正在领大家学习这个经,而且订出了每一章、每一条,要点是什么、有哪些经文搞出来应该背诵的……这都是法师他亲笔写的,复印给大家。这是很严肃、很有规格的。所以在我来之前,他们已经很周密地、系统地在学习《无量寿经》。

  他在教大家开始学习之前,先有一个总的引言:为什么要学习这个经?他引了六段话,有古德的话、有名人的话,其中第三段就引了我的话。这第三段是用中英文标注的。为什么要学习《无量寿经》?下面是英文注解,因为他们是在美国嘛。其中这第三段标注的就是黄念祖居士怎么怎么说的,因此在美国由于学习《无量寿经》,对于我这个名字他们已经很熟了,人手一份发给大家。而且我这段话还引了很长……所以有这么一个因缘,那么就突破了上面讲的三个障碍了,所以他们就邀请我去讲,而且我在‘莲花精舍’的活动,他们能参加的尽量都来了。他们也想借这个地方来听法,联系活动的次数很多。在我讲话时,满桌子都是答录机,吃著饭、走路……凡只要你张开嘴,这个答录机就录个不停。共做了五次录影。当我临走时,他们的会长一直把我送到飞机的机舱口,代表他们佛教会、宣传部欢送我,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为什么对这次访美活动,值得在此跟大家提一提呢?因为我是大陆的佛教徒,是头一个到了华盛顿和那边的佛教徒会见。在他们的印象中,只有台湾佛教徒,因为去的人都是台湾的,法师也是台湾的,印经什么的也都是台湾的。所以这个因缘就引出因缘来,看到我的《谷响集》、《净土资粮》,他们的法师和群众们都认为很好。这位法师马上又要回台湾,所以把我这两部书还要带到台湾去。为什么带去呢?他们设备很先进,通过电脑处理之后,就把我们现在印的这个简体字版本自动全变成了繁体字。因为他们台湾人以及在美国居住的台湾人,看大陆书本上的简体字很吃力,所以他们需要再转换成繁体字重新出书,将来我这个《大经解》印出来之后,他们预备也要这么做。

  这个佛教会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主持人等等以及成员都年轻有为,大都在三四十岁,朝气蓬勃。会长是从事公路工程的一位科技人员,他爱人是搞电脑的,为图书馆主任,是一个女的,三十多岁。所以,都是一些职业高级知识份子,各个方面都很突出。

  这其中有一个人,很有智慧!她念《金刚经》念到: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于是她就提问:我觉得这样还不圆满呢!

  那个净空法师就给她解释:‘还有四句没翻出来,都翻出来就圆满了’。

  确实,后头还有四句,所有的古译佛经,就属鸠摩罗什大师特别,总是把八句变成四句了。其余的,如玄奘、义净等译经大师,翻译的都是八句,鸠摩罗什是综合其意才翻译成这么四句话,按八句来讲,后头还有四句话:

  ‘应观导师体,即法界法性。’

  不能以音声求我,不以色求我,那是什么呢?你应该看导师之体,也就是法界的法性。法身不可见,法性就不可知。非你这个思量中的,不可思议呀!你不能思,你思不能思,你不思就不知道嘛。是不是说导师没有法身呢?……这么翻译就圆满了。

  这个女士很有智慧。她自己就体会到了,这四句里是有所欠缺的。由此可见,他们这些人的可贵之处,而且是在这个导师领导之下的结果。

  回来之后才更多地了解了这个净空法师。在美国当时,当然这一个因缘关系我是明白的:他是台湾李炳南的弟子。这个李炳南在台湾完全成一个权威了,讲《易经》、讲佛法……领导三个团体,大家都是一致敬仰他,九十多岁往生的,他也是夏(莲居)老师的学生,也就是我舅父梅光羲居士的学生。而净空法师又是李炳南的弟子,后来出家作了和尚。

  这个人是如何呢?郑颂英居士(编者按:郑老乃上海大居士)来信告诉我说:‘这个人是辩才无碍了’。我跟他没有见面,但是他听说了我后,欢迎我去讲,而且他把我的书又从美国带到台湾去印。先前对于他,我没有多少了解,而上海郑颂英居士知道,说这个人讲禅、讲净土……是辩才无碍了!在美国当地,我当时也听到过这话,说是他先前讲法前还要作个预备,后来就不用预备了,讲什么都是自然流出了。我当时听到这话,只觉得这是弟子们对于自己师父的一种赞扬的话,所以没有十分留意。等听到郑颂英也有这个说法,才算就真是知道了。这是一位大德!

  华盛顿是美国的首都,那里的居士们正是在净空法师的领导之下,研究《无量寿经》。研究过程中,提倡佛法,很正规的!对于这么一个佛教会,我觉得:不管是从佛教的角度来看,还是从世界和平的角度来看,这都是件很值得欢迎、很令人鼓舞的事儿,更何况他们的一些骨干都是很有朝气的人!

  在此我是谈自己的杂感,说了好的、光明的一面,同时也碰见一些成员身上存在著一些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是到处存在的,咱们中国大陆有、香港有、台湾有、美国也有。其中有一位居士,她是一位机械学博士的夫人,要说也应该是很有知识的人啦,但是对于佛教,她理解得非常幼稚。她跟我说,她从小就学佛,但她学佛是从‘一贯道’那学的。大家要听这个话,不是很奇怪吗!她学佛是从一贯道那学的?而且现在这个‘一贯道’在台湾还成为了合法团体。对于‘一贯道’,我们是很清楚的!那是为帝国主义服务的组织,为日本人服务的。搞的许多都是弄虚做假。我当年在山西就看到过一些表演,其实就是弄虚做假的,这个表演者表演给大家看,比如说:一个鸡蛋向后一擦就出了好多字。这是怎么做的呢?其实很容易!用牛奶写的字,粘牛奶写在这个鸡蛋上,用香灰一涂,字就出来了。还有,用纸在蜡烛上一烤,字就出来了。这是怎么做的呢?这是拿矾水在白纸上写字,写完了之后,你在火上一烤,字就出来了,水里一泡,字也可以出来。他们就是用这个来骗人的。像这样的一些东西居然变成合法团体?还有真许多人不分,竟觉得自己信佛从‘一贯道’那开始的。

  再有就是,一些人供佛之外还供黄大仙。咱们听了也觉得很奇怪!这黄大仙在香港大大的有名,所以凡是拍电影的人,我们知道都是些很时髦的人,本不应该迷信的是不?但是所有的香港电影明星,在要上镜头之前,他必定地没有一个例外地到黄大仙那去磕头。这个黄大仙就从香港传到台湾的,再从台湾带到美国。所以有些人供佛之外还供黄大仙。第一个问题是道教跟佛教分不清。第二个问题就是佛教跟仙道分不清。

  南方黄、王不分,那王大仙也就是黄大仙。咱们北方常有:长、白、黄、柳这四种。蛇、狐狸、黄鼠狼、刺猬等等这四大门。这黄大仙就是四大门之一。这不就是仙跟佛不分嘛!也就是邪鬼、神和佛分不清。

  第三个现象就是:有一个人跟我说,他皈依了某某人,这个名子我暂时不说。她还觉得很自负,以为自己是学密的,很先进哪!这个人也是位女士,而且通过她讲的一些经历,我一听就明白了,后来我就不再跟她谈话了,就躲开她了。不能再谈话了!她这个师父本来就是外道,后来大寳法玊到了美国之后,他(指这个所谓的师父)皈依了大寳法玊,一皈依之后,他自己就自称为密宗的金刚上师了。天下哪有这个事啊!一个外道,找个活佛皈依了一下,就是金刚上师了?而且收的徒弟极多,他的徒弟不但在美国,在咱们中国云南也有。修了多少年的密宗,却皈依了他,都拜他为师。目前在国内,也有类似的事。前两天,气功杂志的总编辑到我这来,要了解这类情况。现在许多人都是自称为密宗传人,而且都是大传奇(神奇)法。其实是大传其不正当之法!所以这是一些特殊的情况。

  这些问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佛呀?道呀?到底区别有多大?有一个典型的例子:一个老太太,她到寺院里来就穿上咱们这个法衣,像个居士相;到了道观就把头发往上一梳,穿上道姑的衣服……她的儿子很担心,说:‘你这个样子下去,你往生不了哇!’。她说:‘我不管那个,谁解决我问题,我就给谁嗑头。’就是这样不分哪!两边忙,佛教有会,她跑来帮忙,现居士身,道教那有什么事,她就现道教那个修行的身份,跑到那帮忙去。这都是不分哪!这种不分有什么影响呢?这种事情带有普遍性,我们对于这个从外道(原来就是接近外道的人)喜欢研究外道,或者是本来就学过外道的人,佛教以外都称为外道,这个外道不是贬意词,这里头没有把它贬低的意思。加一个‘魔’字,说魔外,魔就是贬意词了,外嘛,就不是我们门内的。佛教是门内,佛教门外头的就是外道。这里没有贬意,你当然就有外头哇,你在一个社会有外头哇,外头的他的一些道嘛,所以外道不是个贬意词。但是这外和内还是很有分别的,因为再跨一步就是魔了,魔外。再发展就成魔了,那就是确确实实很可怕了!所以,由外道而一步一步深入信了佛的人很多,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是很符合规律的。

  中国过去就有孔了、老子之教,当佛法来了之后,中国人就从孔子、老子之教,而转接受了佛教,这不是很正常、很好的事情嘛!这有一个过程,所以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你假定是一个和尚,念了几十年的经,最后看见了耶稣教的圣经,于是佛教的经不念了,念《圣经》去了,这个就不好嘛!正确的你不坚持,高明的你不坚持,你去坚持普通的,比佛法要浅的、要低的。那就是退步了!退步就不是好事情。当然,并不是说耶稣教不好,但相比起来,没有佛教究竟。当我们不能够划清这个界线的时候,往往你这个三皈依就不清净了。所以,我们学佛,第一步就是要三皈依吗,如果连界线划都划不清楚,那你三皈依就不清净了。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我们其中很多人都见过她,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这个人本来非常纯正,她也拜过贡噶上师,也开过顶,也是在上师加持之下,能够到极乐世界,能看到本尊,现在出现的这些特异功能,她差不多都有,什么人死后在什么地方?到哪一界了?……她都知道。你有病,她就给看一看,给你吹口气,你就好了……但是她就是因为最初拜了那个师父(即上面提到的那个某某人),她宣了誓,那个师父传她一个咒,她必须得念还不敢放弃。她就一直还是念那个咒,那么这样的话,她的这个下场很不好。要知道,在北方,有很多人能给人看病、瞧签,但这些人到死的时候,都有一种同样的情况发生。北方都有土炕,炕上都有睡的席子,往往这些人死的时候把这个席子拆成一片一片的草,然后再厉害的吃这个草,最严重能到不只吃一床席子,要吃掉一床以上,有的最多要吃掉两床席子,就是把这个席子吃下去。吃下去之后,这些席子从身体里向外刺出来,全身都刺破了,这么死掉。这些人几乎很少有例外的,这下场都很惨!这位老太太,她没有吃席子,可是也拆蒿子,也同样没有逃脱那个共同的下场。所以瞧签、看病以及所谓的奇异功能等等,都有这样一个下场,这是实事!

  我也跟大家说老实话,对于一些事情,我的责任很大。要知道,大家愿意找我说法,找我问话,我是很恐惧的,错答一句话,五百世野狐身呢!(编者按:古有一法师,有人向其问法,因答错而转得五百世的野狐狸身,后因得法于一高僧而得解脱)责任很重啊!所以我说的一些事情,都是确确实实的,有事实根据的。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情况。

  所以,我的第一个杂感就是:我们必须坚持净信!即是三皈依,就要诚心三皈依。密法上讲这个‘皈依’,比方这‘皈依上师’:就是要做到从此永不皈依邪恶知识。

  从前,有一个人叫淩云,在北京他就有一些言论,于是有人就问我,他的话对不对?我说:‘你还打听他对不对干什么,他自己已经报名说他是黑教了,你干嘛还问他对不对呢?’这个人在美国大红大紫。就是这样,大家水平低,所以一贯道竟然成为合法团体,这个淩云也在美国大红大紫了……中国人有好些知道的,所谓‘黑教’他本来就是西藏原始的地区教,就等于咱们当时的这土生土长的道教一样的,所以根本不是佛教吗。

  不能再皈依邪恶知识呀!再有,这个‘自皈依佛’,就是不能再皈依其他的像穆罕默德、耶稣……等等其他教主了。而‘自皈依法’,就是不能再皈依外道典籍,外道典籍就不能皈依了,尤其是专门去研究外道的著作。‘自皈依僧’,就是永远不皈依外道邪众,这就是说,我们既然受了三皈依,就应当坚持三皈依,受了戒就应当坚持戒。戒不受则已,受了就不能犯,我们必须要好好地把这个戒的本身弄清楚,要自己护持。犯戒是难免的,要很快地忏悔,越快越好,顶好是不出当天。你就在佛前,你真切地忏悔,你也不用告诉人,你要自己从内心的悔改。这个戒要护持呀!

  我们既然学了佛,看见这种情况,就首先要从不信而信,从外而内。但是我们既然进了佛教之门,我们对于这个界线要把它划清楚。这是我们最基本的,称为佛教徒最根本的意义。

  那么称为佛教徒之后,我们就要去修持了,修持就是‘信、愿、行’,‘信、愿、行’是咱们修行的基本纲要。从幼稚园开始闻到知识,一天天的发展,到现在我们可以到太空旅行了。进入太空就离开了地心的磁场,外太宇宙的很多事情,是前人所不知道的,不是在咱们常识范围内的。把这个电子、原子、质子以及比电子小多少万倍的东西……一步步地分解,小到什么情况呢?是无止境的。(编者按:现代最新科技成果,所发现的最小粒子称为‘顶考克’)这在以前是不在常识之内的。有的人就是‘唯常识论’,但现在出现了种种的奇异功能,就把这些个‘唯常识论’给打破了,所以显特异功能也就能起它这个功效。

  但是,对于特异功能我们要有所警惕!我们要知道为什么现在出现这么多的奇异功能?怎么以前没有呢?以前都是禁止的!因为奇异功能一出来,徒弟一多就要搞政治了,就要领兵打仗了。历史上的这类事情很多,都是道法。比如白莲教、太平天国……他们都兴兵,都是借著这个宗教搞政治。清朝时候有个八卦教,也是依此来与政府打杖。所以历朝历代都把有奇异功能的人称之为‘妖人’。他们施的法为‘妖法’。都要通过武力予以限制、禁止。所以历史上不是没有,现在出现的一些法术,过去都有。有的其实就是变戏法的。比如搬运法,很多变戏法的人都会,这个名子就叫‘五鬼搬运法’。现在就有这么一个人会搬运,最为突出,所以还受到国家优待。其实他的‘后台’确确实实就是一个鬼在帮忙,所以叫‘五鬼搬运’,一点没有叫错。他这个事情就发生在当今,我们把一切问题,只要有,就把它挖出来。

  面对外道出现的这些奇异功能,道教也说:我们道教怎么怎么样了,你们佛教徒显点什么给我看看……于是有些人就被僵住了。其实,佛法就是跟这些外道不同呀!我们要知道,我们学佛的人是因于一个大事因缘的!一切佛出现于世是因于一个大事因缘的!佛的出世是大事因缘,我们学佛也是应当来学这个大事因缘。那这个大因缘是什么呢?就是:开佛知见、示佛知见。佛是把佛的知见开示给我们,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悟佛的知见、入佛的知见。所以诸佛出兴于世,唯一为的就是这个大事因缘的缘故。我们学佛也是为了这个大事因缘的缘故。

  佛既然把佛的知见开示给我们,我们就应当经过不断的修持而能悟入佛的知见。所以,面对这些奇异功能,要知道:奇异功能都只是些小术,还不配称‘神通’呢!神通是什么程度?初果的神通,连‘四天下’他都可以知道的。这‘四天下’是多少?不但包括整个地球,至少包括一个太阳系,还不止太阳系,甚至于大于一个银河系。初果的人就能在这样一个宇宙范围之内,没有地方他能看不到的。现在出现的这些个奇异功能现象,跟这一比,实在算不上什么!这些通,在佛教里叫什么呢?它是‘圣末边事’,于我们这个大事因缘没有关系。你知道天宫上那跳什么舞,这于你这悟佛知见有什么关系呢?有很多人就贪看那个跳舞去了,这就大错特错了。世间东西你在留恋还留恋不过来,天宫上的事你也爱去了……所以人有时候很愚痴。要知道:这是‘圣末边’的事!

  我们学佛就是因于大事因缘,是学心地法门。宗门是不许谈境界的!宗门不但不许谈这些奇异功能,就是你修持正当的境界也不许谈。我到了什么境界,得了什么神通……宗门不许谈境界,教下只准论功夫。所以也是不讲境界的。彼此相见只能谈功夫怎么怎么样,你打坐几个小时?你念的时候心乱不乱?你这烦恼来了之后如何克服?……这些属功夫之类的问题,教(即教下)只准论这些功夫,而不准谈境界。因此这个出发点就不一样。

  第二点,所有我们修持的功德,要回向法界,让法界一切众生都能觉悟。我们要使自己破无明开智慧。也就是悟佛知见、入佛知见。我们的功德就在这一方面起作用,因为我们无始以来的罪业是无量无边的,那么就要靠我们现在的修持去把它洗干净,去剔除消灭掉。所以修行可不是让你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怪、那样的奇,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佛教不许拿特异功能来做宣传。就这一点,我讲两个实际的例子,很有意味。

  一个是‘南梅’,也就是梅光曦居士(即黄老的舅舅)。现在南方都用他的作教本讲‘法相’。他儿子亲自跟我说的,因为他是修公路的,沿著公路就修到了西康西藏。他就认识一位小活佛,这个小活佛转世在武汉,但是大家把他找到了,把他连他的父母都接到了康藏。后来我这表弟去了康藏之后,他看见来的是汉地人,很欢迎,把从上海带来的饼干拿来请客,他们都很熟。这个小活佛就有两件事:一件事情,他跟他父母说:‘你们赶紧回去吧,这里快要出乱子了。’后来又说,于是他父母还挺尊重他的话,就离开康藏回到了武汉。等回到武汉后,庙里就知道了原因,知道这是小活佛说的结果,于是这个寺院里管戒律的叫‘铁棒喇嘛’,连小活佛一样打,很是严格教育。他把这小活佛打了一顿,不许泄露!你预知,预知了但不许泄露。

  被打了一回,但打了一回还没有改过来,一天小活佛在寺院门口玩,他还是小孩嘛,一个骑马的人从寺院门口走过,一看小活佛在门口,他赶紧滚下马,向小活佛礼拜。小活佛就对他说:‘你还在外头玩呀!?你还不赶紧回去,你们的敌人已经带著队伍来打你们了。’这有多大的危险,赶紧走,这人跳上马赶紧回去了。赶回去后就集合大众,把这一切武器都派上人准备,刚刚准备好,敌人就来了,因为有备所以无患而没吃亏。于是,他就很感激这位小活佛,为了感激活佛就带了很多礼物来去给活佛送礼、磕头、道谢。寺院把这些都收下了,等客人都走了,铁棒喇嘛又来了,又打了小活佛一顿。

  虽然这都是小事,但好事也不许!为什么?这有个极深的道理。因为这种神通,妖魔鬼怪也都有。那么有的人说:我必须先修出神通,我靠神通来弘佛教,这根本就错了!!这个思想本身就不是想弘法,他就是想败法!!很多人都有这个思想。有人说:‘我必须要有神通,我才能去弘法。’极端的错误!!不许的!!只有在临终的时候,才能显现。我的老师告诉我一点,不出十天就往生了。夏老师给我泄露,谈他的常寂光,没有到十天就往生了。所以,不是随随便便就把这个对人宣说的。更不能拿这个吸引人!因为这样的话,你们知道魔的神通有多大么?魔跟天帝打杖的时候,天帝是打不过他的,(天帝在佛教称‘帝释’,在外道叫‘玉皇大帝’。)帝释打不过,就用法器去修法,一修法,魔军就败了。魔军败了之后,他领著八万四千魔军,(能够藏身在一根藕丝里头,藕丝多细呀!)就在一根藕丝里头藏下了。这是魔的神通。如果靠神通来弘法,那魔也可以说,‘我就是佛,我有种种神通显给你看……’我们是要慈悲,魔是不慈悲的,有的只是嗔恨。我们要觉悟,要大智慧,要明心见性。魔如果能明心见性,他就不是魔了。所以大家要知道,在咱们禅宗二十八祖里头,其中有一个祖师先前就是魔。他在祖师前开悟了,于是成为接法的一代祖师。他也由魔变成佛了。这个力量是无限大的,不是说弘法都要说神通。那帝释还打不过魔吗,还要靠佛的法宝。天的力量还战胜不过阿修罗王。

  至于说到‘通’,有各种的通。头一个是‘妖通’。就是不正确的‘通’。由于他修的是邪定,他就得到邪通,我们称之为‘妖通’。

  ‘修罗’分:畜修罗、鬼修罗、人修罗、天修罗……‘六道’中有‘修罗道’,但有的把‘修罗道’取消了,分在其他道里头了,称为‘五趣’。比如《无量寿经》称为‘五趣’。‘天修罗’最高了,最低是‘畜修罗’。所谓的‘仙’之流,实际上就是‘畜修罗’。有些鬼、鬼神也是‘鬼修罗’,都属于‘修罗道’。他们的确是很有神通,凡外道都有这种经验。所以练道家功很怕你开鬼脉、开鬼眼,这个是坏事。一旦开了,你就可以见鬼了,可以往鬼道中随便去了,有鬼的通了!你要到哪就到哪儿,种种的,这是一种可怕的不好的现象。

  另外一种是‘术通’。就是靠法术而显通。比如他能画个符,或者凭其他方法能解决问题。但他本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人没有什么觉悟,只是他有点法术,称为‘术通’。这是不究竟的。像‘祝由科’就是‘术通’。我舅公梅光曦,他在广东做官,他长了个疮,正好省长要来巡察,他是一个区的区长,一个专区的行政长官,省长要来巡察,他正在长疮,如果不去接待,两个人之间就会产生误会,人家省长就以为你对他有意见呢。可是要去接待,却腿上长了疮……于是他就找了个‘祝由科’。‘祝由科’说:

  ‘好!我能给你解决问题,你要多久才办完迎请之事?’

  我舅父说:‘连接风带陪同,要两个月才能把省长送走。’

  ‘好了!两个月之内,你尽管去办事,保证在这段时间内没事!’

  ‘祝由科’在湖南很流行,他就是用‘祝由科’的术把这个疮一下子搬到树上了,树上就烂一块,可人却好了。

  我舅父果然把这事办完了,都很好。回来之后就跟他商量说:

  ‘你能不能不搬回来呀?’

  他说:‘不行,非搬回来不可。搬回来之后在你腿上再治。’

  这都是术通,靠一个法术能够把你的问题暂时解决一下,但是还必须得搬回来。也就把说,通过法术,能把这时间给你错一错。说到的很多特异,其实就是把时空错一错的结果。现在北京有个最有名的人,红的发紫的一个气功师,有个人从远道来请他看病,确实是病给看好了,刚一到家就死了。大家听到‘祝由科’和这些事情,就会明白这些事情都是很勉强的。你病是好了,寿命完了,到家就死了。这些事情我们要有所了解。

  所谓‘神通’,阿罗汉从初果起都有通。禅定之中也可以发现一部分通。二果胜于初果。一个阿罗汉就可以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内的事情。这个宇宙大的不得了,能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但是他不能了解三千大千世界以外的事情。所以阿罗汉不闻他方佛名子,另外一个佛土、另外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是什么,他就不知道了、他就不究竟了。地上菩萨就高了,初地、二地、三地……到十地,这就属于‘神通’。

  现在出现的这些奇异功能,不能称为‘神通’。相比之下那就太渺小了!所以这些特异功能都称为‘圣末边事’,而我们真正修的是‘慈悲和智慧’、‘悲智双运’,这才是我们的根本!所以在这个‘神通’之上就是‘道通’。

  我们这个‘无住生心’就是道通。心中无所住而生其心,明明朗朗,一念不生。无量恒河沙的妙用,才为‘道通’。这个才真正的高哇!那么有人会问:佛的神通呢?那就要比刚才说过的阿罗汉神通、菩萨的神通要高得多了。不仅仅是如此,佛独特的称为‘佛神通’的,就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呀!能让你、直指你,让你自己能见到自己的本性,能成佛。所以,佛的大事因缘也就是:开示佛的知见,让众生悟入佛的知见。佛的神通也就是这个,佛的神通也就是如此。

  我们对于当今出现的种种奇异功能,过去大家没有听到过这么多,忽然听到很多,便有些个惊讶。其实这也很自然。如果把他道破了,那也就是这么一回事罢了。

  当年,在孙权那个时候,佛教刚刚传来中国,《无量寿经》就是当年在孙权那边翻译了一部,称为‘吴译’。孙权在佛教来中国的时候也开过会议的,他说:‘我们这很好吗,要不要佛教来呀?’

  于是有人对孙权说:‘我们这个道教的圣人是以天为师的,拿天当老师,效仿于天,而天是以佛为师呀!’

  你看,佛说法诸天都来听嘛,咱们的古圣先贤,那都是以天为师,拿天作老师,学这个法。而天又是以佛为师的。所以,佛是天中之天,圣中之圣,佛教是最彻底的教。因为道教和其他的宗教,最高是升到色界天,总之还没有出‘六道’,都是要再轮回的。能够出轮回,这才是佛教最基本的宗旨。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划清‘三皈依’的界线,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对佛教升起很清净、很尊崇、很敬仰的心。我们能够信佛,这是人生最殊胜、最幸福的事情。

  至于说到另一个感想,那就是有关学密的问题。现在,确实大家都在感慨,种种人都挂起牌子来称自己为上师,还四处传法。刚才我不就说了吗,有人刚刚皈依,他就说是自己是上师了。这样的事情大家是熟视无睹了,这个事不是都明明白白的吗,但是还是很多人敬仰他,很多人去学。并且,在他的所谓传法中,都夹带著一些乱传乱修《封神榜》的内容。这种事,咱们这(指北京)有,北方有、南方有、西方也有,就是陕西一带、四川、香港、东南亚、台湾、美国……都有,都是这个毛病。不少人想学密宗,这个事本来是好事,但是要知道学密会有许多这种情况需要你去辨认。就好像现在市场上这个冒牌货太多了一样。比如茅台酒吧,一个空瓶子卖二十八元,为什么这么贵?因为收购者拿回去在它那里装了假酒后,他再冒充茅台卖。你吃了点假酒还不要紧,可万一往里兑点什么毒药搁进去,对点秕齤霜什么的,那你就是服毒。所以这个事确实是很危险的。

  那么,真要想学密,你首先要有一个正的知见才成,这是第一个要求。

  第二个,你要知道如何去选择老师。所以说很难,第一个你自己要有个很正的知见,就是一切不正的事情不肯做,这个人要很正派。第二你要有测师的眼光。在西藏,因为大家修行都是依靠师父,所以你还要看师父三年呢。师父也要看你三年,那个看,可不是像咱们这,磕一个头,然后一个月甚至一年都不见面。那里是天天在一块。你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是这样的一个看法。再有就是,自己真正具足,你学佛不但是学佛,而且要学密,你要有这样的根器。有很多想学密的人,许多有这种愿望的、这样的出发点的、这样的感情的……都是不相宜的!这样去学密,你要是不改,你就这么去学,学来学去,可以说没有好处的!

  第一个就是好奇。这种人多了,也都看惯了,所以不足为奇。到雍和宫(编者按:此乃北京一座著名的藏传佛教寺院)一看各种建筑、各种画像都很奇,威猛相、双飞相……于是以这个好奇心出发想学密,这个是不行的!

  第二个就是贪求快。都以为密宗修行成就快。于是用一种急躁情绪想学密。以为我很快成就,是为了‘自己’很快成就,这不还是为个人打算吗!你有急躁情绪,就是生了‘癌细胞’。

  第三个就想找窍门。各种修持都很艰苦,我得有这么个窍门,我一下子成佛了,而且即身成佛了,那该多好哇!于是就想不费力的得一个窍门。即是得窍门吗,于是自己便可摇身一变,而成佛了……这本身就是邪见!

  第四个是贪求神通异能。密法里头可以出一些神通,于是很多人都想得神通,这都是不正确的!有这种想法是最坏的!有些人就是对(男女)双修有兴趣,就是惦记著要学、要有机会修。而现在又迎合了这种情况,很多人就来做表演,就来收徒弟。各处都有。你有这样的思想,又碰见这样的师父,正好一拍即合。一拍即合不要紧,那你的这个前途就不要问了。就是金刚地狱。这个金刚地狱就是专给这路人预备的。这是一个极严重的后果。

  所以,尽管密法是好的,但是我们将来要学密,我给大家提供一点参考,怎么样去分辨师父,凡是‘玄耀神通,提倡双修’的,要有这八个字的,你千万不要去接近,虽然这个师父怎么有神通,他如果提倡双修,要是这样的师父,不管他是什么牌子、什么活佛、什么法王,你就说:‘你好,尽管你好,我根器不够,我不接近。’这是最保险的。

  再举一个例子:我的先师上虚下云老和尚,有一个知识份子出家了,就叫他打坐参禅。几个月之后,他就从座位上玄空了,离开座位了。于是大家就报告师父,这种现象必须得让师父知道。你们猜虚老怎么说?‘他不适合于修这个法,赶紧换法门’。这就是我们要知道的。国外的人对虚老那是敬仰极了!因为他一直是大家尊重的。中间没有曲折,敬仰极了。这是他的态度。我们一般情况看这个人一坐就能飞空了,就离开地了,这你要修下去,你还得了,这才真是法器!然而,老和尚却说他不适合修这个法,要换一个法。现在必须要有这个眼光,才能教人学法。

  密法之殊胜,就在于菩提心大,是发大菩提心,所以密宗说得果大。这是由于什么呢?是由于你的菩提心大。这是个因果问题,什么因得什么果,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所以你种菩提得菩提。你要想得个大果,即身成就,而且很快,这就在于你的菩提心大不大了。这个大不是大小的大,而是‘大方广’的那个大。《大方广华严经》的那个‘大方广’,‘大方广’的解释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不是大个儿的那个大。如果以为这个‘大’是大的没边的意思,那你就还在著相之中,著到大的上面去了。这个大一方面是大的没有边了,一个小的里头再没有心儿了,小没有内了,这个叫做‘大’,是绝对的,超过你思量的境界。实际上,密宗所要发的菩提心是这个‘胜义谛菩提心’。有这个‘大’字,并不是指大小的意思,如果这样,那么阿弥陀佛有‘四十八愿’,我是否可以把这‘四十八愿’再加上多少条,那我不是比阿弥陀佛的愿还大了吗?不是这意思,那个意思你恰恰是胡闹!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仅是第十八愿就摄及于一切了,所以你没法再超了。

  学密的第一点是找师父,第二个就是要持戒。现在大家都不讲持戒了。要修密,大家要认真的持戒呀!持戒中最难的一条就是:尊重上师。对于上师要绝对的相信!绝对的服从!不但是听话,在思想上要完全放弃自己的这些思想,以上师的思想来把自己的思想完全破掉。也就是说,是一个改造的过程,你这样才能够真正听话。所以,依上师的身、口、意为自己的身、口、意。首先,你要知道上师是什么意,能够知道上师是什么意的人,这个人就很有水平了,所以上师再给你传个什么法。现在有的人还点名:我要学某某法,就好像我老爷交了钱,你得交货。对于这样的师徒关系,你学密能成功吗?那就等驴年吧!你对上师一点尊敬意思也没有!

  第三个是实修。我看过‘大圆盛会’的一个课程表,那就排满了。天哪!看了可怕,真是畏惧啊!自己就知道不够格。这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一个时辰是上床的。早上起来就有这个修本尊、修大手印,修护法……一个法接一个法,几次的脱噶、几次的收起次第、火供……排满了,只有到了二十三点到零辰一点这个一小时,咱们称为‘子时’,子时叫做‘耀入光明定’。这个时辰你躺下来入定,只有这一个小时时间是你可以躺下来的,而且是入定。所以这个‘即身成佛’是有的,但是人家那个修持法很精进!所以我就不敢放逸呀!比人家那个修持差的太远了!那真是一座接一座地修法。

  从解放到现在,修密宗‘即身成就’证‘光明身’的有六个人。最早的一个人,那是贡噶上师跟我说的:刚一解放不久,谁也不知道这是位大德,就是一个普通的在家居士。他是化光明身走的,只是留下指甲、头发、肉身。留下肉身又是一种。像诺那祖师是肉身缩,这是一种,身子缩小到一尺多。诺那祖师是肉身缩到一尺多。心脏不坏,两个特点:烧的时候心脏不坏,出很多舍利,这个身体缩小,出舍利,这是诺那祖师。再有修‘大手印’、修‘大圆满法’成就的,他可以整个变成光明之身,这个肉身没有了。最近出现的一个就是贡噶上师。在色朗金珠他的一个报告里,我就听说:化虹光身的,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前后一共有六个人。他身上这个护身符还有一根头发,是其中一位化红光身的大德所留下来的。这根头发没带走,他把它供在他的四尊佛里头。

  所以说,精进修持是可以得到‘即身成佛’的殊胜成就的。但是,不是容易的事。大家想一想,咱们中国十几亿人口,这么几十年才出了六个成就者。一亿人中摊不到一个。这个是可能的,是行的,是有的,可是修到这个地步,是亿分之一,千个万个难得一个半个。但是,净土法门,我们知道的或不知道的,能够得到往生的人,那就不只是六个了,而是六十个、六百个了……恐怕还要比这多。所以,现在大家想学密,我有个建议:西藏的人学密,先要学十二年的显教,不管哪位,只要想学密,那么咱们就要学西藏的规矩,你念十二年的经典,那是脱产念哪!在寺院里头脱产念十二年,这是最低的要求了。然后修‘四加行’。

  现在有尼泊尔的一位活佛在美国强调:十万个大头决不能少!有人说不磕十万大头,把这个‘四加行’(编者按:密教中,受传法灌顶之前,依方便所修之行法。)中的‘磕大头’一项提出来不要了。对于汉人的这里说法,活佛觉得很可笑!坚持十万个大头,而且是大头,‘四加行’之后才可修法。所以真正要修密,那就要按规矩行。基础不巩固,你这个即使楼盖上去也是不行的。

  学十二年的经论,这一点大家就一致了。不管你学密也好,不学密也好,你学净土也好,参禅也好……你先学这十二年!我看这就够大家受的了。脱产十二年,这只是一点呀!而且我们要相信:净土法门是密教的显说。念佛中的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就是咒,就是往生咒。

  第一句,‘南无阿弥多婆夜’,‘南无’应该念成‘那摸’(Na Me)。这个‘阿弥多婆夜’的这个‘阿’字,大家也有人知道念阿(ㄚ);‘夜’字读(ye)。南方人把‘日夜’的‘夜’就读(yà),所以要按这个音就是‘那摸阿弥哒吧哑’。这个音要念出来那是什么呢?就是以梵音念‘南无阿弥陀佛’。我有个外孙子,还是小孩,他就念成‘那摸阿弥哒吧哑’。有人问:你这是念什么?你就说我这是念一句印度话。这么说也没有撒谎吗,确实是印度话吗!小孩生长在‘四人帮’的时代,所以他就这么念‘那摸阿弥哒吧哑’,就是往生咒里的头一句。所以,大家如果觉得我必须要学咒才是学密,其实,我念佛号不就是密吗!佛号就是往生咒里的头一句,就是不可思议的咒。

  另外,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咱们大家修行,一定要生正信哪!我们要生正信,正信和不正信差别很大!截流大师的话:你生正信的话,才可以往生极乐世界,你要不是正信的话,就往生不了。他提出来这一点非常尖锐!对我们有很大的警告,他说:你不能生正信,你这么修,往生不了!来生你就会大富贵,大富贵就不免要造很多业。确实!有钱的人就做许多坏事,吃喝玩乐不算,玩弄妇女、投机倒把……种种不法的行为,甚至于伤天害理都干,大富贵嘛,就会有这些事情来了。这些事情来了,在下一辈子又怎么样呢?入地狱!那么,这就跟我们这一生没有正信有关,虽然来生富贵,可第三生却入地狱。这叫什么?佛教有个术语,叫‘结三世冤’。你给第三世的冤从这就结下来了,所以‘结三世冤’。比如跟我同一世的一个人,他犯‘五逆十恶’之罪,做出种种的不法之行,结果是入地狱。如果我虽修行但没有正知见,那我跟他能差多少呢?就差一辈子的事。他是这辈子就入地狱了,而我是下辈子富贵,再下辈子入地狱。只是他早进去一步,我后进去一步罢了。所以,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事。我们不要觉得有没有正知见,这无关紧要。要知道这个生死轮回,现在有许许多多的事实证明了的,而我们这个‘信、愿、持名’是决定往生啊!你往生不了,等来生就会因为今生的功德而得富贵,这恐怕是大家所求的,但你可不知道富贵之后的危险有多大哪!这危险是非常大呀!

  所以,我要劝大家,一定要生正信!要相信:自己的本心跟阿弥陀佛的本心是无二无别的,只是阿弥陀佛是已经彻底的觉悟了,我还在迷呀!我现在可确实不是阿弥陀佛,我在迷之中,虽然我是在迷之中,可是我通过念佛,使自心跟阿弥陀佛的心,就像两盏灯,一个灯是自己,一个灯是阿弥陀佛,这两个灯都著了,我念佛的时候,灯不就著了吗,那么阿弥陀佛这个灯不就在我们这个灯光里吗!所以,阿弥陀佛就在我的心里头,我在哪儿?我也在阿弥陀佛的灯光里头吗!我也就在阿弥陀佛的心里头吗!所以,我们跟阿弥陀佛就像水跟牛奶的关系一样,都掺合于一块了。牛奶中全部都是水,水里头也全是牛奶,是牛奶就是水,是水就是牛奶,你不能再分,哪儿是水哪是牛奶了。我们跟佛的关系是:我们这个光,即是佛的光,也是我们的光,我们这跟佛没有分别。虽然现在不是,但你通过念佛,你就是了。‘如来悉知悉见’,所以就得到往生。得到往生不是为了求安乐,而是为了实现我要度众生的这个真实的志愿。我自己还不觉悟,还是迷迷糊糊。我怎么能够去觉醒别人呢?要觉他就必须要自觉。只有在真正见了阿弥陀佛,闻法悟无生,这才真正能够觉他,真正才能饶益大众,利益法界众生。为了这个愿,我们才求往生。所以我们带著这个欣厌心,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东西,我们要全都看淡,而对于往生要信仰恳切,老实念佛,老实持咒决定往生!

  佛法是大安乐法门,能够使人真正得到安乐。当年夏(莲居)老师闻到这个往生法门,他笑了几天哪!整天的笑,他说:‘我这可有办法出这个轮回了!’所以,这是个大安乐法门,希望大家对这个大安乐法门,也生起无比的欢欣,庆幸自己此生能得闻此殊胜法门。

  大家看电视,有一个日本动画片《一休和尚》,他九岁的时候,一天,师父外出前吩咐他好好在大殿上参禅用功,不要淘气。他才九岁,师父走了,这小孩哪有那么老老实实的。他就东转西转,转到方丈屋子里头了。他的一个师兄看守方丈室,一看师兄在那正哭著,师兄大他一两岁。

  他说:‘参禅的人哪有哭的。’

  师兄说:‘不行啊!我今天不得了了。’

  一休问:‘什么事呀?’

  师兄说:‘师父有一个心爱的东西,在这柜子里头,常常要打开来自己看,不许我们看,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反正师父常常拿出来玩半天、看半天,又搁回去了,是师父最心爱的东西。今天师父走了,我就把这个打开了,那是个瓷器,可我不小心,一下子把瓷器摔了。这回是饶不了我了。’

  师父这么心爱的东西,看都不让他看,他却给摔了。

  一休说:‘你别哭了,我给你个手绢,你把碎了的磁器包在手绢里交给我,算我摔的,’

  师兄说:‘你太好了!我答应师父看方丈室,回来后给我馒头吃,我把馒头归你吃了’。

  ‘好!说定了!你的馒头给我吃,你这瓷器算我摔的。’

  一休就把碎磁器揣在兜里,等师父回来时,他在大殿等师父。

  师父回来说:‘你在这做什么?’

  ‘啊!我完全在用功,完全在参究。’

  ‘你参究个什么呀?’

  ‘我参究到底有没有不死的人。’

  师父说:‘啊呀!这个糊涂的徒弟呀,哪里有人不死的,没有。既然是人就没有不死的。’

  ‘啊!都要死的,人都要死的。那么东西呢?东西能不能长存呢?’一休问。

  师父说:‘没有,没有东西能长存的。成、住、坏、空,哪有一个东西能长存,永远存在是不可能的哇!’

  ‘啊!既然没有,那么如果我们有一件心爱的东西坏了,那我们也用不著难过了,是吧?’。

  师父说:‘对呀!不就是缘吗,缘聚就有,缘散那不就坏了吗,坏不就散了吗!所以不应当难过呀!’

  于是一休把包掏出来,‘师父这有个缘散的。’

  师父对此没有发脾气。

  通过这件事情,我们对师父也很佩服。这个徒弟很有智慧!通过这个故事,我们可以懂得很多道理。因为有正确的思想、正确的知见,所以事情当头的时候,他的脾气就不发了。咱们要按常规去想,他平常必定暴跳如雷,一定打这个徒弟一顿。因为他那个时候没有这个正念。可当这个弟子一问,并不是把他僵住了。我们可以推广开来,凡是我们正念当头的时候,就可以不生烦恼。所以观世音菩萨‘照见五蕴皆空’。做师父的就知道一切无常,是无常,就不会为一个心爱的东西破了而发脾气了。我们把他推广吗,不一定要等一休了,真正知道这一切无常,‘照见五蕴皆空’,就‘度一切苦厄’。所以佛教是大安乐法门。

  日本的弘法大师,为密宗的祖师。在修大殿时,大家运这个木材时,扛著很苦,他就做了个歌让大伙唱。他说:

  ‘好花虽香易凋谢,世间哪个不无常,有朝越过忧愁岭,天地广阔日月常。’

  他就叫搬运的人一边走一边唱这首歌。这其中就有很深的教义。世间没有不无常的,你越过了这个忧愁岭,你不为忧愁所扰,那这个世界就是宽广无量,日月代表光明,光明常照。

  (全文完)



  有关“访美杂谈”的其他文章
· 净空法师对四依法的开示
· 学佛还是学魔?(诺那华藏精舍编辑室著)
· 佛陀的四个法宝 (圆因法师)
· 成佛捷径 (文珠法师)
· 修行语录 (高雄净宗学会辑录)
· 返回 学佛入门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