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入门 - 向智识份子介绍佛教 - 正文   │ 文章推荐
 

  二、出家学道

  于凌波居士著述

  太子降生后不久,一位当时负有盛名的预言家阿私陀仙人,来谒见净饭王,说要为太子占相。净饭王命人抱出太子,请阿私陀仙人观看,最后阿私陀仙人叹息著说:‘大王啊!照太子这种相貌看来,在人间找不出第二个来。将来长大成人,他若在家,一定为转轮圣王;他若出家,可成就一切智慧,利益天人。但据我的观察,太子将来必定出家学道,转大囧琺錀。可惜我老了,恐怕将来看不到这些情形了。’说完叹息著告辞而去。

  净饭王听了阿私陀仙人的话,使他又喜又忧,喜的是太子相貌殊好,可为转轮圣王,统一天下;忧的是怕太子长大了当真要出家修道。

  太子生后第七天,生母摩耶夫人命终,净饭王命夫人的妹妹——太子的姨母摩诃波阇波提扶养太子,她待太子如自己的亲子无异。

  太子年龄渐长,净饭王请了名师令太子习文学和武艺。先请文事最优的毗奢密多密教太子声明(文典),工巧明(技艺),因明(伦理学),内明(宗教学)及医方明(医药学)等诸种学问,又请武术最精的孱提婆教太子兵戍法式及各种武器。太子天资聪颖,对文学武技,皆自然通达,加以击技精擅,神力过人,可以说文武兼全,智勇悉备。

  太子虽然勇武聪敏,但性情却喜沉思瞑想。有一次同父王郊游,看见田中的农人,赤体裸背,在烈日之下工作;老牛拖著犁不得休息,还被鞭打的皮破血流。又见农田中被犁翻出的小虫蚯蚓,被鸟雀竞相啄食,惨痛万分。太子看到这一幅活生生的生存斗争图,心中感到无限的哀痛。就在阎浮树下,端坐沉思。净饭王找到他,问他为何如此,他说:

  ‘看见世间的众生,互相吞食,心中感到万分难过,所以坐在这里沉思。’

  净饭王劝慰了半天,才带他一同回去。净饭王想到了阿私陀仙人的预言,深怕太子厌世出家,便为他纳释种婆罗门摩诃那摩之女耶输陀罗为妃。并为他建筑了冬天用的暖殿。夏天用的凉殿,春秋用的中殿。殿中都用七宝装饰,穷极奢华。复在园里广造池台,栽时花果。并以五百彩女,歌舞随侍。人间的娱乐,可以说应有尽有。但这些声色之娱并不能使太子感到欢乐,相反的他更为‘人命苦短,忧思无量’的问题苦恼。

  一天,太子禀明父王,要到城外出游。净饭王便敕令官属前后导从,陪同太子出城。这时途中观者如云,都想看看太子的风采。太子乘车到了东门,于人丛中看见一个老人,发白面皱,骨瘦如柴。手持拐杖,行动极其困难。车经南门,又看见一个病者,身瘦腹大,喘息呻吟。痛苦万状的在道旁挣扎。后来到了西门,遇到一簇人抬著一具尸体。那尸体脓血流溢,恶臭难闻。随行的亲属,痛哭流涕,使睹者心酸。太子看到此等情状,真是感慨万分。想到世人不拘富贵贫贱,都脱不过老病死的大关,乃叹道:

  ‘日月易过,少年不常,老至如电,身形不支,气力衰虚,坐起苦极,我虽富贵,岂能独免,念及将来,甚可畏怖。’

  最后经过北门,看见一个梵行沙门,圆顶法服,威仪有度。一手持钵,一手持杖,严肃安详的走过来。太子肃然起敬的赞叹说:

  ‘善哉善哉!这才是使人向往的生活啊!’

  此后太子就常为如何安身立命,求得解脱的问题沉闷苦恼。到了他十九岁的时候,他下了出家学道的决心,就在二月初八日的夜里,中夜起身,到耶输陀罗的寝宫,对熟睡中的爱妃和娇儿——耶输陀罗所生的罗侯罗——看了最后一眼,断然潜出宫门,唤醒他的仆人车慝,驾上骏马健陟,策马出城。出了北门,回顾巍峨的宫城,他发誓言道:‘我若不能求得正觉,脱度众生于生死海中,誓不再回迦毗罗城。’

  说毕他策马疾走,天亮到了拘利国外的阿拏摩河畔停了下来,命车慝带马还宫。车慝哭泣著要求太子一同回去,太子说:‘你代我奏知大王,世人的生死离别,无有定期,我的出家,正是为求这些解脱之道!’

  说罢他摘除发中明珠以奉还父王;脱了身上的璎珞以奉还姨母;又脱了身上华美的服饰以与耶输陀罗,然后拔剑断了头发,改扮成沙门模样。车慝看见太子道心坚切,不肯回宫,无奈牵著骏马健陟,怀抱著太子的服饰,大哭而返。



  有关“二、出家学道”的其他文章
· 下一页:三、六年苦行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