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入门 - 向智识份子介绍佛教 - 正文   │ 文章推荐
 

  五、保守时期

  于凌波居士著述

  唐末藩镇割据,战乱频仍,五代十国,王朝交迭,此时也!佛寺荒废,经籍散逸,隋唐间鼎盛近三百年之佛教,至此零落殆尽。盛唐之际完成及兴起之各宗,亦莫不衰息。惟禅宗一宗,以其构居深山大壑,标榜教外别传,自六祖惠能之后,两干开基,五华结实,独盛于世。

  在此纠扰战乱之局势中,地处江南之吴越国王钱缪钱椒,尊崇佛教,故吴越一地,佛教独盛。尤以天台山位于吴越境内,故天台一宗,尤盛于斯地。至五代之末,后周世宗柴荣,性不喜佛,即位未久,即诏禁私度僧尼,废天下无敕额之寺院三万一百三十六所,民间之铜像钟磬钹铎之类由官司收买以铸钱。此即世称佛门‘三武一宗’法难的一宗之危。佛教遭此危劫,历代高德之章疏散佚至伙,且佛门人才寥落,自此益趋衰微。

  陈桥兵变,宋太祖代周而有天下,统一中原,结束五代十国之混乱局面,太祖志在振兴文教,故佛教亦有欣欣向荣之势。太祖曾敕诸路,后周世宗所废而未毁之寺院,听存;既毁之寺,所有佛像,许移置留存。复度僧八千人,建佛寺多所。

  开宝四年,太祖遣张从信往益州雕大藏经版,至太平兴国六年竣工,凡四百八十一函,五千四十八卷,此为我国佛藏刻版之嗃矢。

  太宗当国,亦厚佛教,其时西僧来华者颇众。太祖时曾有曼殊室利来自中天竺,至此施护,法天,法遇,天息灾等相继东来,太宗乃于太平兴国寺侧建译经院以居之,于是中断二百余年之译经事业复告恢复。后太宗赐名译经院为传法院,更于其西偏建印经院,译毕之经,即在院雕版印刷。太宗并应天息灾等之请,选童子惟净等十人送译经院受习梵学,以使译经事业不至断绝。惟净者,南唐后主李煌之族侄,研习梵章,通其奥义。未几,任梵学笔受,赐光梵大师称号。惟净于梵学颇有发明,译经亦伙。

  其时吴越臣服于宋,两浙僧正赞宁随王入朝,赐号通慧大师。赞宁著有宋高僧传三十卷,三教圣贤事迹一百卷,内典籍一百五十卷。

  真宗之世,并隆三教,亦崇佛法。时天竺僧法护者来华,译经多卷。帝并以宰辅词臣,兼为润文。计自太平兴国以来,所译经律论共四百三十卷,悉编入大藏。

  至宋徽宗时,稍有排佛之举。征宗者,北宋昏庸之主也!信奉道教,礼道士徐知常,并自称教主道君皇帝。政和六年,诏于道箓院烧弃佛经。宣和元年,诏改佛为大觉金仙,菩萨为仙人大士,僧为德士,尼为女德士。其意在使佛教从道教之风,而使佛道合而为一也!然是事为时甚暂,宣和二年诏复僧尼形服,去德士称号,复称为僧。

  此时佛教,各宗皆衰,惟禅独盛。禅宗之在唐代,至慧能神秀,形成南顿北渐二派,慧能门下甚盛,然至唐代末叶,亦渐寥落,惟南岳怀让,青原行思二支,繁衍传世。其在怀让法系者,怀让传马祖道一,道一传百丈怀海,怀海门下分二支,一为黄檗希运。希运传临济义玄,是为临济宗之祖;一为沩山灵佑,灵佑传仰山慧寂,是为沩仰宗之祖。

  其在行思法系者,行思传石头希迁,希迁传天皇道悟,及叶山惟俨。惟俨三传至曹山本寂,为曹洞宗之祖。道悟三传至云峰义存,义存门下二支,一传云门文偃,为云门宗之祖。一传玄沙师备,师备传罗汉桂深,桂深传法眼文盆,为法眼宗之祖,此即为禅宗五家。至宋代,临济宗之石霜楚圆门下,有黄龙慧南,杨岐方会,开黄龙杨岐二派,与前五家并称五家七宗。

  宋初有永明延寿禅师者,住杭州永明寺,系法眼宗之高德,以禅师而兼修净业,著有宗镜录百卷。高丽国王览其言教,遣僧三十六人从师受法,归国后各化一方,于是法眼一宗盛行海外,而中国遂绝。

  宋代禅宗,以云门,临济二支最盛,云门法系有雪窦重显者,住明州雪宝山大兴法化,称为云门中兴。其门下有天衣义怀,住越州天衣寺,光大云门宗风。临济门下,宋景祐年间,黄龙慧南在南昌黄龙山弘化,法席颇盛,其后有黄龙祖心,东林常总,宝峰克文,一脉相传,门叶繁茂,遂成黄龙一派。另有杨歧方会住袁州杨岐山大树法幢,门下有白云守端,保宁仁勇等,与黄龙对峙,成杨岐一派,之后此派法系不坠,宗风颇盛。

  有宋一代,除徽宗稍为排佛外,累代皆保护佛教。然辽金兴起于满蒙,西夏建国河西,徽钦被虏,高宗南渡,终于偏安一隅,以至为元所灭。

  宋未灭前,北方契丹诸主,亦多崇佛。辽史道宗本纪称道宗‘一岁而饭僧三十六万,一日而祝发三千。’如今者辽宁辽义县奉国寺,山西大同之华严寺,皆为辽代旧刹。

  成吉思汉兴起于蒙古,四传至忽必烈,灭宋而统一华夏,是为元世祖。元世祖设宣政院,专掌释教僧徒。然元代所崇信者,实为西藏之喇嘛教,与汉魏六朝唐宋相传之佛教迥异。且喇嘛教因受特殊之保护,其徒众病国殃民,无所不至其极。中土僧徒,唯有‘抠衣接足,丐其按颅摩顶’而已。故元代实为我国佛教最黯淡之时期。

  明太祖朱元璋,少孤贫,入皇觉寺为僧。元纲不振,群豪蜂起,元璋起兵濠州,十五载而成帝业。故即位后,对佛教颇尽力保护。帝于京师设憎录司,掌天下僧教事。府置僧纲司,州置僧正司,县置僧会司,分掌其事。帝鉴于元代佛教之流弊,故凡欲为僧者,须经考试经典,给与度牒,不许任意出家。出家者亦应避俗修禅山中,洪武二十七年敕礼部榜示中有云‘凡僧之处于市者,务要三十人以上,聚成一寺。’又曰‘僧有妻者,许诸人捶辱之’。并榜示天下各寺,凡轻慢佛教,骂詈僧侣者处罚。

  太祖曾集大德于蒋山校刻藏经,世称为南藏。成祖永乐十八年,复重刻于北平,世称北藏。其后明武宗好佛,学经典,遍达梵语,自号大庆法王。然明世宗即位,溺于道教,嫌弃佛教,毁宫中佛像凡一百九十六座。后以服道士王金守所献丹药,毒发而崩。

  有明一代,隋唐诸宗多半佚传,禅宗亦唯曹洞,临济二宗尚存,然明末云栖株宏,憨山德清,灵峰智旭诸大师继出,或倡禅净一致,或说性相融会,或论佛儒合一,乃使冷落佛门,复有一番气象。

  云栖袾宏,又称莲池大师,杭州仁和人,初为诸生,以学行称。三十二岁出家,历游诸方。隆庆五年,结茅于杭州云栖山,教化远近。师倡导净土,痛斥狂禅,著有阿弥陀经疏钞等三十余种,为明末佛门巨擘。

  德清大师字澄印,晚号憨山老人,全椒人,嘉靖二十五年生,十二岁礼报恩寺西林永宁为师,习经教,修儒学。十九岁披剃,参游诸方。万历二十三年,坐私创寺院,谪雷州,二十四年经曹溪礼六祖乃抵戌所。时雷州饥厉,师为掩骼理胔者数以万计。旋建普济道场,就地弘化。三十四年遇赦,四十五年于庐山五乳峰建法云寺,效慧远大师之六时刻漏,专修净业。天启三年寂,寿七十八。著有观楞伽经记,法华经通义等。

  智旭大师字蕅益,生于万历二十七年,少以圣学自任,尝作辟佛论数十篇。十七岁阅莲池大师之自知录序及竹窗随笔,乃取先作诸论焚之。天启二年师二十四岁,从憨山大师之弟子雪岭剃度,在径山坐禅,翌年豁然有省,天敌四年受其戒,五年遍阅律藏。崇祯元年至金陵,见禅门流弊,乃决意弘律。晚年归老于杭州灵峰,明永历九年寂,年五十七,世称灵峰蕅益大师。师生平著述丰富,以‘阅藏知津’最著。

  明代尚有一事足资称述者,即紫柏大师改刻梵荚藏经为方册,僧俗皆可按价购买,使藏经普及流通,则与宋元刻藏以藏之名山大刹者回异。

  满清入主中国,崇喇嘛教。元明二代之保护喇嘛。本为怀柔藩部政策,清袭故策,对喇嘛亦尊崇保护。然康熙乾隆二帝,于振兴儒术之余,亦颇崇佛教,如乾隆之世,敕选明万历后之大德著述增入藏中,从事雕刻大清重刊三藏教目录,凡七千四百二十七卷,即世称龙藏者是。顺治雍正二帝,曾一改其专崇喇嘛之旧习而归依禅宗,致力参究,则与佛门之关系尤深。然嘉庆以降,国势凌替,佛教亦随之衰颓。洪杨之乱,以耶稣教为号召,兵锋所至,先圣学宫,关岳庙宇,以及佛寺神祠,无不残破。使东南佛教受其摧残者至钜。晚清以还,佛门人才辈出,比丘如谛闲,印光,太虚,虚云诸大师;居士如江都郑学川,石埭杨文会等弘化倡导,佛教乃渐有复兴气象。此为二千年来我国佛教弘传之概略也。



  有关“五、保守时期”的其他文章
· 下一页:六、十宗略述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