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入门 - 向智识份子介绍佛教 - 正文   │ 文章推荐
 

  二、三法印

  于凌波居士著述

  三法印,是释迦牟尼世尊,自人生现实的生老病死问题中,研究其果,推察其因,所观察出的现实上的真理;这真理就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在小乘经典中,判断佛法是否究竟,即以此三法印来衡量。

  诸行无常,是说一切世间法,生住异灭,刹那不住。过去有的,现在起了变异;现在有的,将来终归幻灭。这一切,均属无常。

  释迦世尊于过去因中修行时,帝释化为罗刹,对释迦说半偈云:‘诸行无常,是生灭法。’释迦请说全偈,帝释曰:‘我以人为食,汝能舍身食我,我则为说。’释迦许之,帝释复言:‘生灭灭已,寂灭为乐。’释迦闻竟,乃攀登高树,自投于地。此时罗刹复现为帝释,自下抱之,顶礼赞叹。

  何以释迦世尊为此半偈竟舍身以求?实因这十六个字括尽了世出世间的一切真理。前半偈是有漏的世间法;下半偈是无漏的出世间法。

  宇宙万有,皆由因缘和合而生。既是因缘所生,自不免有迁流变化。因此,有情的生老病死,万物的生住异灭,世间的时序流转,宇宙的成住坏空,这一切都脱不出无常的范围。

  曹孟德短歌行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生朝露,是生灭无常;杜子美离乱诗云:‘时难年饥世业空,兄弟羁旅各西东,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骨肉流离,是聚散无常。李太白越中览古:‘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乡尽锦衣,宫女如花春满殿,只今惟有鹧鸪飞。’由宫女如花到鹧鸪乱飞是世事无常;刘禹锡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燕子,入百姓家,是繁华无常。

  再如:‘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似雪。’是青春无常;‘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是人事无常。‘玉树歌残王气终,景阳兵合戎楼空。’是盛衰无常,‘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是时序无常。总之,因缘所生法,生灭代谢,迁流不息,原是必然之理。孔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世间真相,本来如此。

  无常,不仅只是诗词里的句子,以科学立场而言,由微尘至世界,由地球至银河系,都是不停的在流转变迁。拿人来说,在生理上,毛发爪甲的代谢,血液淋巴的循环,是无时或止的。时时刻刻有老的细胞死亡,时时刻刻有新的细胞产生,在这不停的生灭变化中,使一个人自幼小变的壮大,壮年者日渐衰老,衰老者终至死亡。在心理上,前念甫灭,后念已生,刹那刹那,不得停生。这颗妄心,终日间因缘攀境,而所矾的境,却又转瞬即逝。人的一生像是一幕电影,放映机中的胶片不停的转,银幕上的影子也不停的动。前影将逝,后影即显,后影将逝,再后的影子又接上来。银幕上一旦现出空白,表示故事告终;心理活动一旦停止,这一期的生命也就即此结束。所以金刚经上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但是,佛法中的无常,只是变灭,而不是断灭。这种变灭是前灭后生,相续不断。而这种生灭代谢,相续不停的情况,就是人生和宇宙间,一切现象的真理。

  其次再说无我。世间万法,自时间上看,生住异灭。刹那不息,找不出永恒和常住;自空间上看,因缘所生法,赖众缘和合而有,无真实之万物,亦无真实之我。

  在佛法上说,所谓我,只是四大——地水火风,五蕴——色受想行识的和合体;自科学上说,人是由碳,氮,氢,氧,硫等十五种原素构成的。但不论是四大五蕴,或十五种元素的结合,大体说来,所谓我,不外精神肉体二部分。而我人所执著的,也就是以这个精神肉体结合的假相为我。但是,仔细分析起来,在这个假相中,到底是精神是我呢?还是肉体是我?如果肉体是我,那么是头是我?还是脚是我?是肝是我?还是肺是我?若说人的主宰是心(生理学上告诉我们,心脏只是循环系统中压衔血液的器官),那么摘除了头颅四肢后还成不成为我?若说人的主宰是脑(医学上谓大脑司记忆,想像,思考,判断;神经司传导。然自佛学眼光视之,肉体之脑与神经,有如灯泡电线,只是工具,若无生死流转的根本‘识’之主宰,则犹如灯泡电线未通电流,是不能发生作用的。)那么截去四肢和躯干还成不成为我?

  如果说肉体不是我,精神才是我。那么人的情绪喜怒哀乐,转变无常。究竟喜时是我?怒时是我?笑时是我?哭时是我?

  在人体生理方面来说,由于细胞的新陈代谢——红血球的寿命只有数星期,一般细胞几个月,毛发爪甲的代谢更为明显。这样看来上,三十岁的我,全然不是三岁时的我。在心理方面来说,年青时的我坦白诚恳,热情慷慨;年老时的我自私悭吝,冷漠保守。这样看来,究竟那个热情慷慨的青年是我?还是这个冷漠悭吝的老者是我?

  真正的我,只是我们的真如佛性,但此真如佛性,为妄想执著所遮盖,就执著这个五蕴假合之相为我。而此五蕴假合之相,不能常住,没有自体,所以于四大五蕴之中求我,毕竟了不可得。

  最后说到涅槃寂静,涅槃,译为圆寂,亦译为灭。大乘义章云:‘外国涅槃,此翻为灭。灭烦恼故,灭生死故,译之为灭。离众相故,大寂静故,名之为灭’。

  众生以我执之故,起惑造业,因业受报,所以我执是生死流转的根本。若无我执,则惑业不起,当下能正觉诸法实相,一切即是寂静的涅槃。

  涅槃是从无常无我的观察中,深悟法性寂灭,而获得的解脱。由于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可知宇宙人生的现象,并无任何固定的实体存在,只是刹那生灭的连续状态。无常是空,无我也是空,因此,释尊的根本思想,就是以空为根本而有的缘起观。三法印也是以空为基础的。

  那么,空倒底作何解释?我们再看下一节。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三、空与苦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