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天台宗文集 - 天台宗六即佛义 - 正文   │ 文章推荐
 

  五、何以须要建立“六即”

  传印法师著述

  六即,为“虽六而相即”的意思,正属天台圆教圆理的教义。如蕅益大师《教观纲宗》述圆教中说:“正约此教,方论六即。”并揭示其理由说:藏、通、别之三教,各就其当教,虽然也各论其六即,然而,那都是不彻底的,不究竟的。为甚么这样说呢?试看藏教和通教极果(佛地、佛果),仅可同圆教的内凡位“相似即”(十信位)相齐;别教的妙觉(佛),也只能同圆教的“分证即”的十行位中的第二行相齐。所以,藏、通、别这三教,“但有六义,未有即义,以未知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之故也” [16]。

  由此可知,被我们经常提到的“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这句话,其实正是天台圆教中最为圆满究竟的圆理。六即佛的判释便是基于这一圆理的。至于从凡至圣的五十二位次,则是主要依据《菩萨璎珞本业经》之所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这一圆理,必须经由佛经所说五十二位次的修证来体显和获得。用天台宗的语言来说,前者是“理具”,后者为“事造”。理具与事造相统一起来,方为正确可靠,不致误落岐途。[下续]

  为甚么要建立“六即”呢?如《天台四教仪》说:约修行位次从浅至深,故名为六;约所显理体,位位不二,故名为即。《四教仪集注》说:约修行位次者,如《止观大意》卷二云:即故,初后俱是;六故,初后不滥。理同故即;事异故六。由于事有差别,所以从浅位至深位,建立“六”名;由于理本无殊,始终不二,所以建立“即”名。

  《天台四教仪》结曰:是故深识“六”字,则不生上慢;委明“即”字,则不生退屈。《集注》说:六即之名,体现了事理不二之义。理同故即,是理具也;事异故六,是事造也。即不妨六,六常处即;所以是圆融事理的“六即”。

  总之,何以要建立“六即”?其意义不外乎两个方面。如《辅行记》所说:一方面为显圆诠诸法,事理不二,一切凡圣,生佛体同。若明了此理,则能建立充分的信心,而不生退屈自甘下凡,所以须明“即”字;为使人明了从凡至圣虽然全体是一个迷悟因果的历程,然而其相有殊,位次井然,不容颟顸,为了避免“增上慢”的过失,所以须明“六”字,这是一方面的意义。

  要建立“六即”另一方面意义是:为革除文字、暗禅之弊。每有文字法师,封文滞义,唯知死守名相,推功上人,自甘退屈;以为成佛一事,己非其分。为对治此等过失,所以说全体“即”是。复有暗禅证人,即狂禅之流,每以拨弃修行自负,但说即心是佛,一切现成。此种人不辨识阶位浅深,多滥上圣,起增上慢。为救斯弊,故明“六”位。《六即佛颂》的作者法云大师也说:痴禅任性,滥上圣以矜高;狂慧随情,居下凡而自屈。由是天台建立“六即佛”义,破二种见。

  暗禅者,多增上慢,文字者,推功上人,都是由于不晓得六而复即的道理。所以应知:即故,凡亦必具;六故,极唯在佛。这样,明了始凡之理具而深信无疑,则能趣求佛道而无怯懦,终圣在佛而可以避免增上慢以生狂妄自大的过失。

  所以,这“六即佛”义,起自天台一家,而深符圆旨,能够普遍应用于佛教诸家,而永无众过。

  又,圆教观心,须明六即。如《宗镜录》卷三十七问云:但了一心能成深观者,若无位次,皂白何分?须合教乘以祛讹滥;教观双辨,方契佛心。答曰:诚如所言,缺一不可。圆教观心,须明六即。以三观故,免数他宝;以六即故,无增上心。然心非数量,岂有四六之文;理合幽玄,谁分浅深之位!但为证入有异,俄分四教之门;升进亦殊,故列六即之位。此出台教《止观》正文。简慢滥于初心,证究竟于后位。

   《止观》云:约六即显是者,问:为初心是?后心是?答:如《论》云:焦炷(蜡烛芯子)非初,不离初;非后,不离后。若智信具足,闻一念即是,信故不傍,智故不惧,初后皆是。若无信,高推圣境非已智分;若无智,起增上慢谓已均佛;初后俱非。为此事故,须知六即。[17]

  由此可知,所谓圆教圆理,必须是事理具足,相辅相成。天台六即佛义,便是为了防止那些执理废事、自误误人和高推圣境、自甘凡愚的弊害。吾人为佛弟子者,对于这一佛法中的重大着眼点,特宜措心!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六、得“名字即佛”一例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