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天台宗文集 - 天台宗六即佛义 - 正文   │ 文章推荐
 

  六、得“名字即佛”一例

  传印法师著述

  明·蕅益(智旭)大师(1599-1655)示居“名字即佛”位。大师生于明万历二十七年,殁于清·顺治十二年,寿五十七。示寂前一年的腊月初三日,时在病中,有诗曰:“名字位中真佛眼,未知毕竟付何人。”据此可知,大师已获得“名字”之位。盖此位之人,见思二惑,伏犹未能,何况乎断?!是年(1644)寄钱牧斋居士书云:

  今夏两番大病垂死,季秋阅藏方竟。仲夏一病更甚,七昼夜不能坐卧,不能饮食,不可疗治,无术分解。唯痛哭称佛菩萨名字,求生净土而已!具缚凡夫损已利人,人未必利,己之受害如此!平日实唯在心性上用力,尚不得力;况仅从文字上用力者哉?!出生死,成菩提,殊非易事。非丈室(按:此指钱居士),谁知此实语也。[18]

  须知名字位人,通达佛法,已经能够如数家珍一般地横说坚说,广说略说,任运而说,无有差误。如蕅益大师于出家前数年,已经誓志念佛,听讲《首楞严经》文云“世界在空,空生大觉”遂起疑情:何故有此大觉,致为空界张本?疑不能决,乃至闷绝无措,因而决意出家,体究大事。二十四岁出家,次年(二十五岁)夏季在径山(浙江天目山东北峰·能仁兴圣万寿禅寺)参禅,遂即彻悟本来。二十七开始,首先研习律藏,著述《毗尼事义要略》,几经修订,完成为《重治毗尼事义集要》十七卷。五十七岁那年正月二十一圆寂。其一生宏法著述由二十七岁至五十六岁,共三十九年间。概略统计有:

  《阅藏知津》四卷;《法海观澜》:律学、教观、禅宗、密咒、净土等五种;注释经、论、义、疏等四十余部;另有《灵峰宗论》十卷等。

  由于获得了名字位的人,已经大彻大悟,大开圆解。通达了一切佛法,所以他的著作,皆是从佛法心地中流出。通达无碍,与三世诸佛说一样话,绝不会误导后学。

  这里所举蕅益大师获得名字位仅为一例,俾便有助于我们明白“名字位”是怎么一回事。名字位:在教下即是大开圆解;在宗门(禅),即是明心见性,大彻大悟。这应是佛门中各宗被尊为祖师者续佛慧命,继法传灯,所必须具备的资格前提。到达这个地位的人,在蕅益大师之前,固然多不胜数,大师之后,自清至民国亦有多人,如近世印光大师被尊为净土第十三祖,其著作有《印光法师文钞》共三编行世,亦皆是从其真修实证中结晶而出。总之,吾人学佛,对于祖师的著作,应视同经论原典,给予足够的重视。

  蕅益大师的修证,据他自己说是“名字即佛”位。不过,从他的实际实行看,恐怕不止于此位。若按通常的理解,修行人当他彻悟(得名字即佛位)以后,必定不会仍然停留在原地;肯定要愈益精进地加功用行,历事炼心,降伏烦恼,直至于完全到达“圆伏五住惑”的地位——观行即佛位。

  如前面提到,蕅益大师参禅彻悟以后,他自己说,“平日唯在心性上用力”,这应当便是修“观行”的工夫,便是《首楞严经》说的射手练习射箭的“射的”的譬喻。如他在《灵峰宗论》中《示迦提》说:

  《法华》妙旨,唯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佛知见,现前一念心之实性是也。现前介尔一念,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无因生;未生无潜处、欲生无来处、正生无住处、生已无去处。心无心相,其相无生。无生故无住、无异、无灭。无生住异灭,即真法性;横遍竖穷,不可思议。若于此无相妙心,妄谓有心相可得,则佛知见便成众生知见;若即妄相幻心,达其本非有相,则众生知见,便成佛之知见。心性既然举体全空,亦复即假、即中。以三谛宛然,故三观法尔。以法尔之三观,照宛然之三谛;能所不二,境智互融。于此信解,名为随喜;解义观文,名读诵;转示他人,名讲说;历事炼心,名兼修六度、正修(六度)。有相、无相二安乐行,一串穿却。只贵笃信力行,别无奇巧方便也。[19]

  这段开示把观行的要旨和盘托出,并且讲到了“观行即佛”位中“五品弟子”的事情。末后句的“只贵笃行力行,别无奇巧方便”,尤其足以明白地告诉我们:这绝不是纸上谈兵。

  孔夫子说,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是说一个人对于自己没有做到的事,向别人说已经做到了,君子之人以此为可耻。儒家之人,犹然如是,况我佛门真实修行人,都是不露行形迹;对于修证,更绝对不说大话,自招大妄语的重愆。详考蕅益大师平生,其内证境界,孰能测知?!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七、南岳、天台二大师的修证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