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佛文推荐 - 净业导 - 蕅益大师的六信   │ 文章推荐
 

  (1)自和他

  黄念祖居士述《净业导》

  或疑佛法主张无我,怎么说要信自呢?当知这个“自”字,不是那个有我相的自我,而是指离一切相的自性,也即是指本有的妙明真心。(《净土资粮》)

  又如楞严会上文殊大士赞叹观音的耳根圆通,指出闻性的圆通常。我们透过文殊大士的宝贵开示,可以信知自性的圆通和真常。……从文殊大士指出的圆通常,我们可以进一步理解《要解》所说,我们本心圆通常,不是肉团心,也非缘影心,那都是生灭心,即是妄心。真心常住,所以没有初后(注:初际和后际);真心圆含十方,所以没有边际。闻性,随声音之生,而听到声,即是随缘;声音灭而闻性不灭,即是不变。由于自性圆含十方,所以十方国土皆是自心中所现之物。我们目前虽因妄想执着,妄心作主,真心未能显现,故“昏迷倒惑”。但我们若能“一念回心”,依佛教诲,背尘合觉,发菩提心,求生净土,“决定得生自心本具极乐”。人们往生并不须跑向远方,只是生在本人心中,所以决定能生。净业行人于此应生决定信心,不可疑惑,这就是信自。信自,也即是信自佛。(《净土资粮》)

  黄檗是一个了不起的禅宗大德。他有一部书《黄檗传心法要》,是很好的书,佛教徒都应该看。“学道(此道非道教之道,是指佛道)人迷自本心,不认为佛,于是向外求觅(向外去找佛),历劫寻求,永不成道。”又云:“著相修行,以求功用。”你著了相,在那里修行,要求得到某种功用。现在有人贪境界、求功用,想学功能,都落在此话中,其结果为“皆是妄想,与道相乖”,跟道是相反的。这是黄檗的话。

  唐朝高丽国的普照禅师开示:“不觉自性”,“若言心外有法”,一个人不知道有自性,就说心外头有佛,有佛在自心以外,自性之外还有法。“坚持此行,欲求佛道者”,“纵经尘劫”,“烧身炼臂,敲骨输髓”(烧身烧臂供养,把头骨脑髓拿出来供养),“刺血写经,常坐不卧”(晚上坐不倒单,有人练不倒单,无济于事。不从心里头解决问题,都是从外面事相上着手),“一食卯斋,乃至转读一大藏经,修种种苦行”,这种人怎么样呢?能修种种无量的苦行,怎么样呢?“如蒸沙作饭”(把沙子蒸了来作饭)。这些话很坚决,很明白,很透彻。“只益自苦耳”,只是增加自己受苦。所以说,“不入此门”,不行啊!就是这个道理。(《华严念佛三昧论讲记》)

  “行者诚能决定信解,知一切佛不离自性,起勇猛心,起担荷心,便与本师初发心时等无有异。”(清彭际清《华严念佛三昧论》)“行者”指我们,行者若能真诚的生起决定的信解,能够深信,能够正解。理解什么呢?“知一切佛不离自性”。知道一切佛都不离开每一个人本人的自性,所以,不是向外去求佛。一切诸佛都不离开你的自性,听了这句无上开示,自然生起勇猛心。我的自性就是一切佛,还有什么胆怯,还有什么不敢呢?要“承担”,我心本是佛心,敢承担。“便与本师初发心时等无有异”,你就和本师释迦牟尼佛最初发心的时候一样,不是刚才说过嘛,一发心就精进不退,就一直到成佛。你就跟释迦牟尼当年初发心的时候,没有分别。所以“初发心时,便成正觉”。《华严》、《法华》以莲花做譬喻,就是因果同时……荷花的功德其中最殊胜的就是因果同时,荷花开的时候,莲蓬就在里头了。……初发心时,便成正觉,就是因果同时的道理。这就是告诉我们,行人要如此发心,主要知道一切佛不离自性。(《华严念佛三昧论讲记》)

  大家老是说这个极乐世界——你们都说极乐世界,谁看见了?你可以告诉他,多少人看见,就这一会(注:无量寿经如来会),就有两万人,就是咱们这世界的人,父母所生的人,和尚是一万二,男居士七千,这是一万九;比丘尼五百,女居士五百,整整两万人。两万人都亲见。还有人非人等,还有他方来的菩萨,无量无边,那我们都不管了。咱们说地球的人,亲眼见的就是两万。还有别的经,如《观经》。《观经》里是五百,韦提希夫人、国王、皇太后和宫女,五百人,也是亲眼见的。还有两部经也都是亲眼见哪。这一经就是亲眼见的记载。当时,阿难拜下去后,一抬头就看见了,这个阿弥陀佛如黄金山高出海面哪!不但看见阿弥陀佛,而且听到;我们也看见十方的佛世界,同时听到十方的佛世界在赞叹阿弥陀佛。所以,这都是证明嘛。多少人亲眼亲耳闻哪,见到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众,阿弥陀佛在那儿说法。而那边看见我们也是一样,看见释迦牟尼佛大众围绕说法,释迦牟尼佛正在讲《大乘无量寿经》。两土就如相隔一寻地,就只八尺,最清净的天眼隔着八尺相见,多清楚啊!我们看见到处都是佛光,一切乐器自己就奏乐,所以,这个事就是有哇!你说拿破仑有没有?你没有看见过拿破仑有没有,那你怎么说有哇?因为有人看见过啊——这不一样嘛!极乐世界,这有两万人看见啊!(《净修捷要报恩谈》)

  六信中自和他是一对。两者都能信,这是正信。一般说来,文化不高,阅读经典不多的人,容易信他,而难于信自。若说自心是佛,便不敢承当,且认为那是贡高我慢;又有人一听唯心净土,自性弥陀,便不敢信,认为虚无缥缈,怕落空,这都是信心不深的表现。但若能真实信他,老实念佛,仍能往生,只是往生后的品位不高。另外一种,便是专谈信自,不能信他,这多属于文化较高,读经较多,甚至是颇有研究的人。喜说自心是佛,但不信他佛;认为念佛求往生,是心外觅法,是著相。于是轻视净宗,不愿求生净土,当然也就是错过这个殊胜的方便法门,而难于在现在生中证不退转。更有甚者,有人偏重自心是佛,本来是佛,本来成佛,于是就反对一切修德。殊不知修德有功,性德方显。若论性德则一切蠢动含灵都本来是佛;倘无修德,又与那些蠢动之类有什么分别?所以《要解》说:“偏重自佛,即是我见未忘;讳言他佛,却成他见颠倒。”进言之,自他不二,才是圆融无碍之旨,佛法是无尽藏,切莫得少为足。(《净土资粮》)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2)因和果 甲、三世因果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