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净土文集 - 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 - 正文   │ 文章推荐
 

  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卷第二

  智者大师疏 知礼法师钞

  壬三观行即。

  【钞】此中观法。异常坐等直观心性。故託他佛而为所缘。然是大乘。知心作佛。佛即是心。其观未成。为尘所动。始自圆闻观佛妙境。至识次位。勤行五悔。若未发品。此等行人皆属名字。故知名字其位甚长。今明对尘即成佛观。其中念念觉知之心。名观行佛。

  此自分二。癸初示观行。癸二明即佛。

  癸初示观行。又二。子初观妙色即真法。以大小相皆悉周遍。故此色身即是真法。子二念三身以结示。

  子初观妙色即真法。又二。丑初约一佛。丑二等诸佛。

  丑初约一佛。又二。寅初示始习即心观相。寅二明观成称性周遍。今初。

  〖疏〗观行佛者。观佛相好如铸金像。心缘妙色与眼作对。

  【钞】此是名字昇进之位。不独解名。能修观故。但未入品。非观行位观佛相者。若此经中八万相好。非羸劣想而可系缘。故须初心先观落日。渐观地树及以座像。观既深着。方观胜身。今依般舟。初心先观千辐轮相。次第逆想至肉髻。三十二种是下品相。復从足起。可作始行系心之境。不须更以落日为缘。若相若好。皆依于身。身唯金色。故云如铸金像。此之色相。虽从心想。如在目前。故云与眼作对。言妙色者。即是不可思议色也。所以者何。由此行人已圆闻。故知色唯心。知心唯色。五根所对。尚体唯心。况想成色。岂在心外。此色非色、非色非非色。而能双照色与非色。既离情想。故名妙色。非由三观莫见妙色。非由妙色莫成三观。境观相资。尘念靡间。方能得入观行位也。

  寅二明观成称性周遍。

  〖疏〗开眼闭目。若明若闇。常得不离见佛世尊。从大相海流出小相。浩浩瀁瀁。如大劫水。周眸遍览。无非佛界。

  【钞】妙心作相。妙相发心。心心不休。成观入品。尘缘莫动。佛常现前。闭目了然。开眼不失。在明见佛。处暗不忘。性无间然。佛岂暂阙。一一相海庄严法身。相为大相。好为小相。观大发小。名为流出。劫水虽大。止齐二禅。佛相遍周。称于法界。且以分喻显于周遍。观行佛眼。名曰周眸。此眼所观。何处非佛

  问:金光明玄义。观于三道。显金光明。似位尚云。闭目则见。开目则失。今观三身。位在观行。因何开闭俱得见耶。

  答:彼明性德。金光明理。此理初住。方任运见。故于似位犹论得失。今带事定。託彼应色。观于三身。以其应相凡心可见。故理三身虽乃未显。不妨应色先与定合。故令开闭皆见佛身。如以三观观彼落日。三观未成而能开闭皆见于日。故虽事理一念同修。而理难事易。事易故先现。理难故后发。故般舟三昧。以三十二相为事境。以即空假中为理观。境观虽乃同时而修。境必先成。託境进观。藉观显境。更进更显。从凡入圣。故知彼就趣真无住。对似爱顶堕。为开闭得失。此就应色。得成观行。为开闭俱见。不知事理难易浅深。此相违文。何能销释。

  丑二等诸佛。分二。寅初约一佛等诸佛。寅二明诸佛同三法。今初。

  〖疏〗念一佛与十方佛等。念现在佛与三世佛等。

  【钞】为成观故。不可散缘。故以弥陀一佛为境。虽观一佛。何异十方。虽照现今。何殊过未。此彰一切不离弥陀。良以弥陀是无量之一。故能等于一中无量。

  寅二明诸佛同三法。

  〖疏〗一身一智慧。力无畏亦然。

  【钞】一佛等彼一切佛者。以由佛佛同得三法。身是法身。智慧是般若。十力四无所畏是解脱。亦是三身三涅槃等。身智言一者。显于诸佛法报不别。应用亦同。故力无畏结云亦然。同身智一也。菩萨因中分破无明。分同妙觉所证三法。无明破尽。则究竟同诸佛三法。诸佛三法既其不二。是故弥陀三法不少。一切诸佛三法不多。故言等也。

  子二念三身以结示。

  〖疏〗念色身、念法门、念实相。

  【钞】色是应身。通于胜劣及他受用。法门是报身。以诸法门。聚而为身。即八万四千陀罗尼为髮。第一义谛为髻。种智为头。慈悲为眼。无漏为鼻。四辩为口。四十不共为齿。二智为手。如来藏为腹。三三昧为腰。定慧为足等。此诸法门。若从所证。名为法身。今从能证。名为报身。自受用也。实相是法身。非不具于一切法门及诸色相。让于能证及垂应故。今是所证及以能垂。但名实相。前论观法文中。但言相好周遍。次文乃约三法论等。至今结示。云念三身。应知法门及以实相。不离色身。举一即三。全三是一。法尔相即。非纵非横。是故此经第九佛观。经示相好。疏名真法。不知圆观。此名莫消。若观佛身。不涉后二。便同小外。何预妙宗。须知此文。是结前观。色相周遍。已具三身。

  癸二明即佛。

  〖疏〗常运念。无不念时。念念皆觉。是名观行佛也。

  【钞】观行位人。一切时处。念佛三观常得现前。故云无不念时。言念念皆觉者。示即佛义。虽是始觉。即同本觉。非全本觉。观不名中。亦得义论始本一合。虽非究竟及真似合。而亦得是观行合也。若论即字。广雅训合。荆谿云。依训乃成二物相合。于理犹疏。今以义求。其体不二。方名为即。然其始觉与本觉合。虽名为合。非二物合。正是荆谿体不二义。良以始本。觉体是一。故知六即得名六囧闔。理即乃以逆修之觉与本觉合。五皆顺觉与本觉合。六囧闔无非体不二也。荆谿有时亦以合名明不二体。故不二门云。復由缘了与性一合。方能称性施设万端。缘了是始。性岂非本。修性体一。復名为合。

  壬四相似即。

  【钞】今即释佛。乃似本觉。良以此位始觉之功。尚伏无明。全未破故。非真本觉。唯得名为相似即佛。若四十一位分破无明。故得分分是真本觉。名分真佛。至极果位。无明既尽。本觉全彰。故得名为究竟是佛。即究竟本觉。亦究竟始觉。亦是究竟始本一合。亦是究竟始本俱忘。例前五即。皆有四义。

  问:名字等五。以始对本。论合及忘四义稍可。唯初理即。既全在迷。岂有始觉及二义耶。

  答:理虽全迷。而具三因及五佛性。缘了二性。岂非本有修因始觉。果及果果二种佛性。岂非理中究竟始觉。理若不具此等始觉。名字等五。便须别修。復何得云全修在性。但有即名无即义也。自非山教。圆位徒施。今当相似位中四义。

  文自分二。癸初标释。癸二劝证。

  癸初标释。又二。子初约三身明即佛。子二约四喻明相似。今初。

  〖疏〗相似佛者。念佛相好身。得相似相应。念佛法门身。得相似相应。念实相身。得相似相应。

  【钞】前观行位。常用三观念佛三身。观觉虽成。似觉未发。加功不已。今本觉三身相似而发。与始觉三观相似相应。应是合义。合而不忘。非妙觉也。

  问:于一本觉。约何要义显示三身。令人可见。

  答:本觉诸法。即空假中。觉诸法假。即相好身。觉诸法空。即法门身。觉诸法中。即实相身。如此论之。其义宛尔。更于一觉约寂照说。照而常寂。自在神通。即相好身。寂而常照。清净智慧。即法门身。非寂非照。而寂而照。即实相身。此之二三。皆非纵横。不可思议。乃是寂觉、照觉、双遮照觉。全本成始。即是相应及俱忘义。此位三身即佛义显。是故文中不特言觉示于即佛。

  子二约四喻明相似。

  〖疏〗相似者。二物相类。如鍮似金。若瓜比瓠。犹火先煖。涉海初平。

  【钞】行人本觉寂照及双相似而发。成相似位三种之觉。此觉似真。若鍮若瓜。比金比瓠。此之二物。喻始似本。如将至火。先觉暖气。行欲近海。预睹平相。此之二事。喻于相似。近乎分真。前二约法论似。后二约位论似。

  癸二劝证。分二。子初约事劝。子二引文证。今初。

  〖疏〗水性至冷饮者乃知。渴不掘井听说何为。

  【钞】本觉清凉。其犹冷水。似觉饮之。知消烦热。名字之人。如热渴者。须三观功。掘无明地。方得真似清凉之水。徒闻之水。不施观功。又无事行取水具物。守渴而终。至极热处。

  子二引文证。

  〖疏〗略举其要。如法华中六根清净。即是其相。名相似佛也。

  【钞】相似相应功德之相。如彼法华六根清净。文虽稍广。其相显然。行者易知。故得名要。六根同有五种似发。所谓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肉耳天耳慧法佛耳。乃至意根亦有五相。此之六五。即三相应。肉天法六。即相好身相似相应。慧六佛六。即法门、实相相似相应。以五眼等。是不次第相似发。故可以对于圆三身也。行者能于三观观佛。六根三德。不久相应。

  壬五分证即。

  【钞】即心观佛。託境显性。虽得相似。尚属缘修。今则亲证。属于真修。分破无明。起信论中称随分觉。寂照双融。本觉真佛分分而显。从所显说。名为分真。从能显言。名为分证。四十一位。皆受此名。

  自分二。癸初明初住。癸二况后位。

  【钞】一代教中圆位显者。唯起信论及华严经。经说三身。初住顿得。论明八相。初住能垂。若此位不论破无明惑。安得如此上冥下应。故知十向方伏无明。初住但能断于见惑。此等经论是渐次教。不可与其华严、起信顿修顿证菩萨一概。是故今立诠中道教。论次不次。分于别圆。今就彼经明分证佛。

  癸初明初住。此文分二。子初约发心明即佛。子二约被物明佛用。

  子初约发心明即佛。又二。丑初约三法明发。丑二约三身明佛。今初。

  〖疏〗分证佛者。初发心住。一发一切发。发一切功德。发一切智慧。发一切境界。不前不后。亦不一时。

  【钞】就初住名。示即佛相。位名发心。发本觉心也。常寂常照。寂照双融。是本圆觉。即一而三。不发而发。故成三发。皆言一切者。法界无外。摄法不遗。诸佛众生色心依正。同一觉体。全体为缘。全体为了。全体为正。缘因发故。了正亦发。了因发故。缘正亦发。正因发故。缘了亦发。盖三法圆融。发则俱发。缘发名功德。能资成故。了发名智慧。能观照故。正发名境界。是真性故。是所显故。

  问:三德既是一本觉性。由证显发。今云一是所显境界。二名能显功德智慧。若是能显。二则是修。何得名证本觉三德。

  答:其理如是。方不思议。所以者何。三虽性具。缘了是修。二虽是修。非适今有。二若非修。三法则横。二若非性。三法则纵。故释籤明三点不纵横云。虽一点在上。不同点水之纵。三德亦尔。虽法身本有。不同别教为惑所覆。虽二点在下。不同烈火之横。三德亦尔。虽二德修成。不同别人理体具足而不相收(文毕)。辄出其意。别教法身为惑覆者。良由不知本觉之性具染恶德。是故染恶非二德也。故别惑通惑、业识事识、烦恼结业、三乘六道、变易分段。此等一切迷中二法。非二佛性。既非佛性。乃成定有能覆之惑。是故但有法身本觉。随于染缘。作上一切迷中之法。以是名曰为惑所覆。应知覆义。不同泥土覆彼顽石。既覆但中佛性之理。如淳善人。一切恶事非本所能。为恶人逼。令作众恶。故说善人为恶所覆。应须还用随染觉性。别缘真谛及以俗中。次第别修空假缘了。或中边缘了种种二因。或初缘次了。或初了次缘。次第翻破一切迷法。显于法身本觉之性。是故覆理成于纵义。圆人不尔。以知本觉具染恶性。体染恶修即二佛性。故通别惑、事业识等一切迷法。当处即是缘了佛性。岂有佛性更覆佛性。如君子不器。善恶俱能。或同恶人作诸恶事。则彰己能何覆之有。故即二迷以为缘了。显发于正。缘了二德体迷而得。义当所发。元是修德。復当能显。虽分修性。皆本具故。义不成纵。言别人理体具足而不相收者。亦为不知本觉之性具染恶德。不能全性起染恶修。乃成理体横具三法。言不相收者。以其三法定俱在性。皆是所发。犹如三人各称帝王。何能相摄。是故不知性中三法。二是修者。二乃成横。圆人不然。元知本觉具染恶性。故使迷中一切染恶。当处即是缘了佛性。以此二修显于一性。如一主二臣。主摄于臣。臣归于主。三德相收。亦復如是。今初住位所发三法。皆性具故。发则俱发。故云不前不后。以此三法。二为能显。一是所显。修性宛尔。故云亦不一时。不一时。故非横。不前后。故非纵。不纵不横。不思议发。是故名为初发心住。

  丑二约三身明佛。

  〖疏〗三智一心中得。得如来妙色身。湛然应一切。开祕密藏。以不住法即住其中。

  【钞】前以正助二修。对性明圆发相。今约报智。证法起应。报应二修。对法一性。论分证佛。从智证法。从法起应。即非一时。三身顿得。故非前后。不纵不横。復见于此。从始圆修一心三观。今圆三智一心中得。即以此智。证得法身。智性即色。三一体融。名妙色身。此身湛寂。如鑑无情。形对像生。山毫靡间。名应一切。三身三德。体离纵横。今始发明。名开祕藏。入理般若。名为住。此住无住。住祕藏中。

  子二约被物明佛用。又二。丑初总示三轮。丑二别示十界。今初。

  〖疏〗以普现色身作众色像。一音随类报答诸声。不动真际群情等悦。

  【钞】色像即身轮。一音即口轮。等悦即意轮。身名神通轮。口名正教轮。意名记心轮。妙观察智也。轮者转义。亦能摧碾。己心证法。转入他心。能摧碾他一切业惑。此三业应有十界相。皆是初住分得佛用。

  丑二别示十界。

  〖疏〗应以三轮度者。能八相成道。具佛威仪。以佛音声方便而度脱之。况九法界三轮耶。

  【钞】上明能用种种三业。不出十界。今分别之。先明佛三。况出九界。佛应三土。且说同居。化有始终。须彰八相。大机所见。八相难思。若应小乘。八种皆劣。大示出没。如水之波。全法界身。八皆胜妙。小乘生灭。体是无常。如火烧薪。终归灰断。故两八相。不分而分。胜劣宛尔。此等皆是果人法则。名佛威仪。初住能为。名之曰具。威仪属身。音声属口。方便是意。应以佛界而得度者。即为现此三轮相也。佛相至高。尚能迹示。以佛况九。现之不难。既现九界各具三业。然非直现十界而已。于一一身。復现十界。重重无尽。以得普现诸身三昧故也。

  癸二况后位。

  〖疏〗初住尚尔。况等觉耶。是名分证佛也。

  【钞】初住始破一品无明。分证三身。垂形十界。其相尚尔。况二三住。况第十住、行、向、登地、至于等觉。破惑转深。德用转广。宁以心口而思说耶。良由位位始觉本觉一合俱忘。致使体用高广若此。

  壬六究竟即。

  【钞】一切诸法。无不是佛。迷故不知。故圆实教。不顺迷情。直示一切皆是佛法。世间相常。众生是佛。不禀教者。但有理是。全不知是。若闻此教。于名知是。若入五品。于观知是。入十信者。相似知是。四十一位。分真知是。今登极果。究竟证知一切诸法。皆是佛法。

  此自分二。癸初据位直明。癸二约喻称叹。今初。

  〖疏〗究竟佛者。道穷妙觉位极于茶故。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诸法实相。边际智满种觉顿圆。无上士者。名无所断。无上士者。更无过者。

  【钞】等觉已名满足方便地、菩萨究竟地。始觉道穷。本觉理极。本始既泯。无以名焉。强称妙觉。大品般若四十二字。字字互具诸字功德。南岳用对圆顿教中四十二位。初住阿字。中四十字。对至等觉。最后茶字。当于妙觉。虽一一位。皆能遍具诸位功德。然是分具。今此极位。乃究竟具诸位功德。故引法华唯我释迦与一切佛。乃能究尽诸法之权。实相之实。达无明底。到诸法边。名边际智、不思议权智也。今已究竟。故名为满。于种种法。证本圆觉。不思议实智也。此觉极满。名为顿圆。復用第七无上士号。显智断极。有惑可断。名有上士。等觉位也。无惑可断。名无上士。即是妙觉。断德究竟。名大涅槃。更有过者。名有上士。亦等觉也。更无过者。名无上士。即是妙觉。智德究竟。名大菩提。

  癸二约喻称叹。

  〖疏〗如十五日。月圆满具足。众星中王。最上最胜。威德特尊。是名究竟佛义。

  【钞】用彼大经月爱之喻。十五日月。对四十二圆因果位。皆智光增。惑暗减灭故。初之三日。对住行向三十位也。从初四日至十三日。对十地位。十四日。以对等觉。十五日。对妙觉位。此乃合前三十。开后十地。若三十三天同服甘露。对四十二位皆证常理。开前三十位。对三十天。合后十地。用对一天。等觉对一。妙觉极位。次对释天。若四十二字。字字互具四十一字。对于圆证四十二位。位位相收。则前后俱开。若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对圆真因四十位者。前后俱合也。今十五日。月光既满。即智德圆。暗无不尽。即断德极。故大师云。此之增减。日日有之。此之智断。位位有之。故不更用后十五日邪光减也。復以众星对诸因人。月喻果佛。最上等言。皆是称叹究竟佛也。

  庚二以例诸号明难说。

  〖疏〗佛有无量德。应有无量号。举一蔽诸。华严有十万号。又经有万号。三世诸佛通有十号。净名三号以劫寿说。不能令尽。何况诸号耶。

  【钞】圆极之果所有名字。一一不虚。究竟成就。盖其所召。皆真极故。以望真因。尚带虚设。妄未尽故。七种方便。一切凡夫。悉是虚名。一无实义。故大经云。世谛但有名无实义。第一义谛有名有实义。佛是究竟第一义故。又復应知。非别有法。名为究竟第一义谛。毘卢遮那遍一切处。一切诸法皆是佛法。是则世间及出世间。二死五住。至鞞荔多、蠢动蜎蜚、五无间等。若因若果。无非圆极第一义谛。故此诸名。皆实不虚。悉是究竟佛之异名。是故称为佛有无量德。应有无量名。今唯举佛一名当之。故诸大乘明于佛号。或增或减。皆是四悉。赴彼物机。今于通号十名之中。举第九佛也。净名经云。正遍知、如来、及佛。此三句义。大千众生皆如阿难多闻第一。以劫之寿不能尽受。随其宜乐。举此三名。以少况多。功德无尽。

  己二释说字。分二。庚初牒释。庚二示相。今初。

  〖疏〗说者。悦所怀也。

  【钞】悦是畅悦。怀是心怀。若就此经。即是如来久修久证念佛三昧。蕴之在怀。今机扣发说之。乃畅昔之所怀。

  庚二示相。

  【钞】据今之说。正在念佛。次文委示。今不预陈。故且通涂明其说相。

  文为二。辛初明所说法相。辛二明能说善巧。今初。

  〖疏〗即十二部经八万法藏。六度四等一切法门。

  【钞】十二部经总明说相。谓或作长行说。或作重颂说。或作未曾有说。或作无问自说说等。若八万法藏乃具示所说种种法门。合云四千。且举大数。然应了知有多八万。且约四谛示诸八万。若言八万法藏即苦谛。八万尘劳即集谛。八万对治门、八万三昧门、八万陀罗尼皆道谛。八万波罗蜜即灭谛。今虽示一。义以兼三。以法藏名是蕴聚义。判属苦谛。復由蕴义。兼得三谛。盖四名言不离阴故。如俱舍云。牟尼说法蕴。数有八十千。彼体语或名。是色行蕴摄。故十二八万俱通小衍。或云小乘唯有九部。大则十二。或云小有十二。大唯九部。或云大小皆有十二。六度四等虽在大乘。亦通三藏事度菩萨。然其名数四教皆同。须就所诠真中二理。定其权实。復论四种能趣观行。用简偏圆。使宝渚化城。迂直不滥。

  辛二明能说善巧。分二。壬初于一法一门明四悉。壬二例诸法诸门示四悉。今初。

  〖疏〗又于一法中。作四门分别。于一一门巧作四悉檀利益。闻者欢喜赞用受行。信戒进念而得开发。贪恚愚痴豁尔冰消。革凡成圣入法流水。或三二一益。若都无益。则乐默然。

  【钞】上之所列八万等法。既通四教。即是生灭八万、无生八万、无量八万、无作八万。如生灭八万。趣举一法。须开四门。四门假人。同皆叵得。若其实法。四义不同。约有门说。念念无常。如灯焰焰。约空门说。三假浮虚。犹如云雾。双亦门说。二相从容。双非门说。二相俱捨。四中一门。机生熟故。四悉被之。为未种者。作世界说。令其乐欲赞用受行。为已种者。用中二悉。善根未发。作为人说。令起宿善信戒进念。恶未破者。必对治说。令其三毒豁尔冰消。为已熟者。第一义说。令得契真。革凡成圣。佛智鉴机。说之必中。知不入理令得三益。知不破恶令得二益。无善可发作世界说。但生欢喜。若全无益。佛则不说。

  壬二例诸法诸门示四悉。

  〖疏〗若一机扣圣。于一门施四益者。余三门亦如是。为一缘说一法既尔。诸缘诸法亦如是。

  【钞】上明一门被机四悉。余之三门被机亦尔。八万中一四门。四悉被机既尔。其余诸法四门。四悉被机亦然。一教八万门悉既然。三教亦尔。八万法藏。例于尘劳及对治门三昧总持波罗蜜等。一一八万。法法四教。教教四门。门门四悉。其十二部六度四等。准此可知。以此略明佛说之相。

  己三释观字。

  【钞】即所说也。上十二部八万等法。岂非所说。然是泛举显于能说。下无量寿及今观字。的是此经所说义也。

  释观分二。庚初牒释双标。庚二据教双释。今初。

  〖疏〗观者观也。有次第三观。一心三观。

  【钞】牒起观字。以观释之。乃用观法观于胜境。若非观法。将何观之。撮经所诠。立兹题目。经明十六。以为能观。今释题名。唯论三观。经文是别。题是总名。总总于别。别别于总。若也立题。收文不尽。则不能应篇章之式。故知今立三观释观。乃是经文十六观体。若就十六。各各示于三观相者。其文繁广。故于释题总而示之。令其修者。以兹观法入十六门。则境境皆三。心心绝妙。四依被物。言简意周。双标次第及以一心。二三观者。此乃以次显于不次。不融别观。无以明圆。如止观中。皆用思议显不思议。

  庚二据教双释。分二。辛初次第三观。辛二一心三观。

  辛初次第三观。又二。壬初列名指经。壬二释相结果。今初。

  〖疏〗从假入空观。亦名二谛观。从空入假观。亦名平等观。二空观为方便。得入中道第一义谛观。心心寂灭。自然流入萨婆若海。此名出璎珞经。

  【钞】所列诸名。释中自见。

  壬二释相结果。分三。癸初空观。癸二假观。癸三中观。今初。

  〖疏〗今释其意。假是虚妄。俗谛也。空是审实。真谛也。今欲去俗归真。故言从假入空观。假是入空之诠。先须观假。知假虚妄而得会真。故言二谛观。此观若成。即证一切智也。

  【钞】依前列名。释三观相。第一空观。而有二名。假是等者。见思取境。无而谓有。虚假凡俗。知虚名谛。二空之理。是审实法。知实名谛。不究俗虚。莫知真实。要须照假。方得入空。是故名曰从假入空。又假是等者。迷世俗时谓虚是实。则二俱不谛。若悟俗虚。必知真实。则二俱谛。故復得名二谛观也。此观等者。修观名因。证智名果。释论三智。为易解故。分属三人。故以声闻对一切智。即空观果。当于别教十住位也。

  癸二假观。

  〖疏〗从空入假观者。若住于空。与二乘何异。不成佛法。不益众生。是故观空不住于空而入于假。知病识药。应病授药。令得服行。故名从空入假观。而言平等者。望前称平等。前破假用空。今破空用假。破用既均。故言平等观。此观成时。证道种智。

  【钞】第二假观。亦有二名。先斥住空堕二乘地。若修假观。能成佛法。能益众生。观空欲作入中方便。故于空智证而不住。三界惑着。须荡令空。诸法因缘。须究本末。见思重数。如尘若沙。以大悲心遍观遍学。名为知病。诸法诸门破性破相。一一对治无不谙练。是名识药。随惑浅深。知机生熟。神通骇动。智辩宣扬。四悉当宜。各令获益。如此授药。方肯服行。皆由证空。能入此假。故此观名从空入假。而言等者。前除见爱。破假用空。今遣尘沙。破空用假。于空于假。各一破用。前后相望。至今均等。故復名为平等观也。此观等者。若依释论。以菩萨人对道种智。即假观果。位在十行。

  癸三中观。

  〖疏〗二空为方便者。初观空生死。次观空涅槃。此之二空为双遮之方便。初观用空。次观用假。此之二用为双照之方便。心心归趣入萨婆若海。双照二谛也。此观成时。证一切种智。是为次第三观也。

  【钞】二空下。第三中观。初双标。初观空生死者。别人初心。信今知觉本是常住中道佛性。从教道故。名为但中。唯善唯净。不具染恶。虽无染恶。其性灵知。强觉忽生。境界斯现。分别境相。执着我人。不昧之知。邪思邪见。现前染恶既非性具。皆是随缘变造而有。是变造故。非性本然。是故见思。不即中道。定须破故。即义不成。故不得云。唯爱唯见、唯色唯香。设欲修中。能所不绝。故修空为正。中观为傍。何者。心既着有。须别缘空。破兹爱见。所观之空。是二乘法。既非性具。乃是别修。空非毕竟。是故空观但空生死。

  次观空涅槃者。生死之有虽已破除。心又着空。须别缘假。破此空着。假是建立。是菩萨法。非性具故。亦是别修。能荡空着。名空涅槃。此之等者。前空生死。见思惑忘。次空涅槃。尘沙惑尽。二惑既尽。心无偏着。是故得为双遮方便。初观等者。復因次第用于二观。观其二谛。是故得为双照方便。方便立已。圆观可修。于十向中。即以所显中道佛性。而为能观中道之观。谛观不二。惑智一如。三观圆融。是无作行。故得自然入萨婆若。此观之果。名一切种智。位在初地。

  辛二一心三观。

  【钞】斯乃称性而观。绝待而照。盖一切法。性是法身、般若、解脱。如伊字三点。三非孤立。一一圆具。举一即三。乃以三德而为三谛。般若是真。解脱是俗。法身是中。德既不纵不横。谛乃绝思绝议。此是佛之所谛。今以此谛而为所观。谛既即一而三。观岂前后而照。故依妙谛以立观门。即于一心而修三观。此观观法。能所双绝。况无量寿佛。本修此观。成就三身。法报泯然。真应融即。非兹妙观。宁显妙身。化主若斯。徒众亦尔。正报既妙。依报岂粗。故十六境。皆须妙观。

  此文为三。壬初依智论释。壬二引中论证。壬三约妙结示。

  壬初依智论释。又二。癸初释相。癸二结果。

  癸初释相。又二。子初约法释。子二引类释。今初。

  〖疏〗一心三观者。此出释论。论云。三智实在一心中得。秖一观而三观。观于一谛而三谛。故名一心三观。

  【钞】三智即前次第所明一切智、道种智、一切种智。令易解故。分属三人。剋性圆论。三智实在一心中得。三智是果。三观是因。果在一心。因岂前后。因果不二。方曰圆修。故举智后。即明三观。只一观而三观者。趣举一观即具三观。举一空观。假中亦空。三观悉能荡相着故。举一假观。中空亦假。三观皆有立法义故。举一中观。空假亦中。三观当处皆绝待故。若知三观只在一心。则一一观任运具三也。观于一谛而三谛者。谛观名别。其体不殊。全谛发观。观还照谛。既无别体。以何义故立谛立观。若欲分别就三因说。性三为谛。修三为观。性了是真。性缘是俗。正是中谛。不是了因。非大真谛。俗中亦然。此之三谛。方与三观体性不殊。顽空为真。与观体别。俗中亦尔。三观互具者。盖性三本融。全性成修。此之谓矣。

  子二引类释。

  〖疏〗类如一心而有生住灭。如此三相在一心中。

  【钞】以有为法类无为性。一剎那心。初生即灭。两间名住。不无三相。而在一心。三相无常。尚居促念。三观称性。无作无生。具于一心。其义何爽。

  癸二结果。

  〖疏〗此观成时。证一心三智。亦名一切种智。寂灭相、种种行类相貌皆知也。寂灭相者。是双亡之力。种种相貌皆知者。双照之力也。

  【钞】不明智果。观法无归。故示观成。惑灭理显。豁然妙证。三种智慧实在一心。或具论三智。或从胜说。只但名为一切种智。寂灭等者。论自解释。一切种智。双寂二边无明之相。双照二谛种种行类。始自初心圆修三观。妙观中道。念念双忘。而即二边。念念双照。一心二观。法尔如然。今入分真。本智显发。全由始行亡照之功。

  壬二引中论证。

  〖疏〗中论云。因缘所生法。即空即假即中。释论云。三智实在一心中得。即此意也。

  【钞】论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论通衍三。今证圆观。观所对法。岂有不从因缘生者。今修圆观。必先解知能生因缘、及所生法。皆不思议。方于此境观空假中。又须了知妙谛妙观。悉是能观。因缘所生阴等诸境。皆是所观。前且直云。观于一谛而三观。须知于阴等境观一谛等也。勿守略文。须寻观义。又不可谓先解所观不思议故。便不得言阴及无明。何者。本说因缘及所生法。是不思议。若非无明。何名因缘。若非阴等。何名所生。有人见释心法妙云。心法在因。约迷以说。佛法在果。约悟以说。辄便难云。心法称妙。何得是迷。良由此人不知所以。解迷是妙。方曰圆人。如论苦集。称为无作、及十二因缘。名不思议。岂不得云。不思议无明。人虽解妙。法体是迷。不知理即一向在迷。妙觉一向属解。中间四位迷解共俱。名字即人。若不观迷。何处用观。等觉之位。若不破迷。宁登妙觉。以上上智断下下惑。惑非迷耶。人之多僻。其类实繁。释论三智。已如前释。

  壬三约妙结示。

  〖疏〗此观微妙。即一而三。即三而一。一观一切观。一切观一观。非一非一切。如此之观。摄一切观也。

  【钞】初一句。总叹微妙。次二句。约三一叹妙。一不定一。一即是三。三不定三。三即是一。释论以不决定。解不可思议。次三句。对十六叹妙。上明一三融即。总一妙观也。即此一观。遍入诸门。名一观一切观。虽入诸门。只一妙观。名一切观一观。观若定一。莫入多门。观若定多。不可为一。实不可以一多思议。故云非一非一切。后二句结示。虽非一多。能摄一切。是故十六。无非妙观。

  己四释无量寿。

  【钞】正示三观所观境也。前明三观。且以三德、及以三因而为谛境。盖示所观融即。用显能观绝妙。须知性中三德。体是诸佛三身。即此三德三身。为我一心三观。若不然者。则观外有佛。境不即心。何名圆宗绝待之观。亦阿弥陀三身以为法身。我之三观以为般若。观成见佛即是解脱。举一具三。如新伊字。观佛既尔。观诸依正。理非异涂。此意不明。非今观佛。

  释此为二。庚初牒名从梵。庚二从真出俗。今初

  〖疏〗无量寿者。天竺称阿弥陀。

  【钞】无量寿者。已是华言。天竺梵语。称阿弥陀。

  庚二从真出俗。分二。辛初约本无三。辛二随世俱立。今初。

  〖疏〗佛本无身无寿。亦无于量。

  【钞】标无量寿。乃是无量而为其量。是则题中已言寿量。寿量依身。乃成三义。故约三义而论有无。所言佛者。究竟觉也。理智既极。始本两忘。无相无名。不可说示。宁得立其身及寿量。

  辛二随世俱立。分二。壬初列三身各三。壬二释三身三义。今初。

  〖疏〗随顺世间而论三身。亦随顺世间而论三寿。亦随顺世间而论三量。

  【钞】据究竟觉第一义谛。则不可言身及寿量。为度生故。乃顺世间立名立相。故说三身及三寿量。是则真佛无三。随世故有。然须了知有无之意。言佛本无身无寿量者。但无有相随情之三。非无性具微妙身等。是故真佛究竟一切净秽法门。若一向无。何异小乘所诠真理。故真无俗有。真有俗无。皆是悉檀。不可偏执。今文意者。盖立三身释无量寿。恐执定有。是故先言佛本无三。随世说有。得此意已。分别三身三寿三量。则无滞也。

  壬二释三身三义。分二。癸初约义分别。癸二据理融即。以有次文尽理融即。故今且约修二性一。一涂分别。

  癸初约义分别。为三。子初法身。子二报身。子三应身。

  子初法身。又二。丑初别释。丑二总示。

  丑初别释。分三。寅初身。寅二寿。寅三量。今初。

  〖疏〗法身者。师轨法性。还以法性为身。此身非色质。亦非心智。非阴界入之所摄持。强指法性为法身耳。

  【钞】初法身者。师轨释法。捨通从别。通则生佛俱轨法性。然其九界虽轨而违。如人依师。不顺师教。唯有诸佛。从初发心。轨法而修。今能究竟冥合法性。故大经云。诸佛所师。所谓法也。以法常故。诸佛亦常。顺法性故。名法为师。实非所师与能体别。故即所师法而为其身。虽名为身。已出五阴。故非色质、及非心智。色是初阴。心智即四阴。既其非阴。亦非入界。故非三科任持摄属。此则已简分段变易。以示生死阴等摄故。亦可色质简应。心智简报。三科简因。既非此等。何以状名。为物机故。强指法性名为法身。

  寅二寿。

  〖疏〗法性寿者。非报得命根。亦无连持。强指不迁不变名之为寿。

  【钞】连持之寿。亲依命根。今法性寿。非识息煖报得命根。亦非三事连持之寿。为物显德。乃指法性。非八相迁。非九世易。强名为寿。

  寅三量。

  〖疏〗此寿非长量。亦非短量。无延无促。强指法界同虚空量。

  【钞】寿之分量。合论长短及以延促。今法性寿。实无此等分量之相。此则通简。若别简者。长是报佛。短是众生。能延能促。即是应身。非此等量为成观故。强指法寿同虚空量。

  丑二总示。

  〖疏〗此即非身之身。无寿之寿。不量之量也。

  【钞】法性三义。非阴聚身。非报得寿。非长短量。不可思议。强于法性说身说寿说量故也。

  子二报身。分二。丑初称法有报。丑二于报立三。

  丑初称法有报。又二。寅初引经。寅二释相。今初。

  〖疏〗报身者。修行所感。法华云。久修业所得。涅槃云。大般涅槃。修道得故。

  【钞】报即酬报也。修行是因。感于妙报而酬因也。法华证智德。经云。慧光照无量。久修业所得。大般涅槃证断德也。此二果德。酬答修因。是故名报。

  寅二释相。

  〖疏〗如如智照如如境。菩提智慧。与法性相应相冥。相应者。如函盖相应。相冥者。如水乳相冥。

  【钞】感报之时。其相何似。故以一法二喻显之。如名不异。所观差别。不名如境。智外有境。不名如智。各二如者。境如如智。智如如境。此之境智。故得应冥。智慧名通。故以果觉菩提简之。即是无上菩提之智。与法性境相应相冥。先举函盖喻其相应。恐谓函盖虽际畔相当。终存两相。故重举水乳以喻相冥。令知始本同是觉性。其体泯然。正同水乳。则显境外无智。智外无境。水乳可见。

  丑二于报立三。即身寿量也。三中一一言法身者。报智所冥。离法无报故。分三。寅初身。寅二寿。寅三量。今初。

  〖疏〗法身非身非不身。智既应冥。亦非身非不身。强名此智为报身。

  【钞】言非身者。非应佛有分齐身。非不身者。非报佛无分齐身。又非身则非有。非不身则非空。中道法身。乃本觉体。始觉冥此。能冥亦忘。为成观故。强名报智。

  寅二寿。

  〖疏〗法寿非寿非不寿。智既应冥。亦非寿非不寿。强名非寿为寿。

  【钞】言非寿者。非应同连持之寿。非不寿者。非报智不连持寿。双非二边。冥中法体。强名之意。同前身也。

  寅三量。

  〖疏〗法量非量非无量。智既应冥。亦非量非无量。强名无量为量也。

  【钞】非应有量。非报无量。及非二边。义同身寿。

  子三应身。分三。丑初明应物有三。丑二明依二有应。丑三明应遍三土。今初。

  〖疏〗应身者。应同万物为身也。应同连持为寿也。应同长短为量也。

  【钞】初身。如谷答响。大小随声。如鑑现形。端丑在质。应万物感。现胜劣身。二寿。身既同物。寿岂差机。三量。随宜长短。示量无量。

  丑二明依二有应。

  〖疏〗智与体冥。能起大用。如水银和真金。能涂诸色像。功德和法身。处处应现往。

  【钞】初法。智即报身。体即法身。此二冥合。应用无方。二喻。真金上色。须水银和。方能涂物。阙此一缘。金无涂用。三合。报智功德。契会法身。随有机处。应无不往。

  丑三明应遍三土。分二。寅初双明报应。寅二单示应身。今初。

  〖疏〗能为身非身。能为常寿为无常寿。能为无量能为有量。

  【钞】上所说报。但论冥法。即自受用也。今明垂应。以他受用常住之应。对于生身无常之应。示二迹用。是故双明身等。身即生身。有分齐相。故名为身。非身是报。无分齐相。故曰非身。小般若云。佛说非身。是名大身。大身者。乃他受用身也。无分齐身。其寿则常。故无量也。有分齐身。寿则无常。故有量也。此二应用。乃依真中二理而住。机依事业二识而见。住理广如金光疏说。二识委在起信论明。论意要在事识见。则取色分齐。故名应佛。业识见。则离分齐相。故是报身。此义至后释观佛观钞中辩之。行者须知。常身无量。通应三土。无常有量。但应同居。所以者何。盖实报机分证。论见他受用身。方便土人唯禀别圆。所见佛相虽小优降。然匪生身。悉是报佛。若同居土具四教机禀别圆者。能睹报佛。故法华明常在灵山。华严说法尽未来际。及诸大乘。即于应相。见是法性尊特之身。故知常身遍应三土。若无常身唯应同居。逗藏通机。生凡夫善也。

  寅二单示应身。分二。卯初明有量二义。卯二结应佛皆然。今初。

  〖疏〗有量有二义。一为无量之量。二为有量之量。如七百阿僧祇及八十等。是有量之量。如阿弥陀实有期限。人天莫数。是有量之无量。

  【钞】初义者。上之所说自受用外。垂三土身。皆名为应。其他受用。虽就对机名之为应。而是实因之所感剋。復名为报。非是差别逗机之用。若论逐物随缘参差长短身寿量者。须就同居无常用说。故今别示应身之相。但于有量开出两量。而此两量。依于事识但空见故。唯属无常。若依业识不空见者。即此无常全体是常。则常无常二用相即。二鸟双游也。若上二土机息应转。亦是无常。以非八相。故且言常。言七百等者。首楞严三昧经云。坚首菩萨问佛寿几何。佛令往东方过三万二千佛土。于庄严国问照明庄严自在王佛。彼佛答云。如释迦寿。我亦如是。汝欲知者。我寿七百阿僧祇劫。坚首迴此白佛。阿难云。彼佛乃是释迦异名。虽机胜见长。而七百犹可数故。亦是有量之量。若阿弥陀。人天莫数。故是有量之无量也。

  卯二结应佛皆然。

  〖疏〗应佛皆为两量。逐物随缘。参差长短。

  【钞】佛佛既皆三身圆证。应身被物。物寿长短。岂不随顺各示两量。故弥陀现长亦能现短。释迦现短亦能现长。故大论第三十六云。当知释迦文佛。更有清净国土如阿弥陀佛国。阿弥陀佛亦有不严净国如释迦文佛国。又第三十八云。此间阎浮恶故。释迦寿应短。余处好故。佛寿应长。故涅槃二十二云。西方去此三十二河沙有无胜国。所有庄严如安乐世界。我于彼土出现于世。斯皆随逐物机也。

  癸二据理融即。

  〖疏〗然此三身三寿。不可并别一异。即乖法体。即一而三。即三而一。乃会玄文。释名竟。

  【钞】上辩三身。法是本有。报约修成。应论现往。其言似纵。须知报应二种之修。性德本具。虽是性德。修相宛然。全性起修。全修在性。三一冥泯。思说莫穷。不可等者。如上竖论。显非并一。若言性具三身寿量。显非别异。若作并别一异之解。即乖所诠圆常法体。即一而三故不横。即三而一故不纵。非纵非横。不可思议。如此解者。乃会能诠玄妙之文也。

  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卷第二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卷第三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