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天台宗文集 - 天台宗纲要 - 正文   │ 文章推荐
 

  圆教十乘观法

  静权法师著述

  第四、破法遍

  法性清净,不合不散,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原不可说破与不破。但因一切众生,多颠倒,少不颠倒,破其颠倒,令不颠倒,所以要遍破诸法。上面已说善巧安心止观,若真能善巧安心,定慧即当开发,定慧开发,则不须再讲遍破诸法;唯有欲善巧安心,而不能相应,于是就须要以即定之慧遍破一切颠倒,所以接著要讲破法遍。

  然破法要依门,门有多种:有以文字为门,有以观行为门,有以智慧为门,有以理为门。现在不论后三门,但论文字一门。文字门即是教门,教有四教:谓藏教、通教、别教、圆教,现在且置前三教,但说圆教。圆教中又有四门,谓有门、无门、亦有亦无门、非有非无门,现在且置余三门,但说无门。无门,即是空无生门,即用空无生一门,便可以遍破诸法。

  依空无生门破法,有三种:(一)从假入空破;(二)从空入假破;(三)两观为方便,得入中道破。

  (一)从假入空破

  假有二种:一、见假;二、思假。

  一、见假。

  破见假以入空。见是见惑,有单四见、复四见、具足四见等。于一见中,又有五利使、五钝使,所谓身见、边见、邪见、戒取、见取,是五利使,贪、瞋、痴、慢、疑,是五钝使,历三界成八十八使。乃至六十二见,一百八见等,每一见各具八十八使。见惑的名相,已见于藏教章中,现在不再谈。这许多见惑,凡夫误认为真,其实都是假的。假有三种:1因成假、2相续假、3相待假。

  1、因成假。因了其他因缘而生起的,叫因成假。例如因了内六根、外六尘而生起一念的心,这一念心完全因内六根、外六尘而生起,本无实体,叫因成假。

  2、相续假。前念后念,相续不断,叫相续假。例如一念的心,刹那相续,生灭不住,本无实体,叫相续假。

  3、相待假。待有而有无,待无而有有,叫相待假。例如待于无心,而知有心,此心非实,待无而有,叫相待假。

  现在姑举破单四见中的有见以入无生门。例如有人执一念心为有,便堕有见,即须破除。先从因成假破,用龙树菩萨《中论》所说“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无因生”四句,破令尽净,便入无生门。

  怎样破法呢?谓观此一念心,为从根生?为从尘生?为根尘共生?为离根尘生?若从根生,根中有心故生心?根中无心故生心?根中若是有心,则根中便有二物,一是根,二是心;若说根和心即是一物,这样便是把事实混乱了;又根是能生,心是所生,若根即是心,那么弄成能生即是所生,能所也分不出来了;根中若是无心,无心而能生出心来,那么一切无心之物都应生出心来,一切无心之物,既不能生出心来,可知根中无心,也就不能生出心来;如此推求,知一念心,不从根生。

  若言心从尘生,今问此尘是心故能生心?非心故能生心?尘若是心,既已非尘,又变成心自生心,还同根生破;尘若非心,非心又何能生心;如此推求,知一念心,不从尘生。若言根尘合生,若根与尘,各各能生心,则不合亦能生心,各既不生,合又何能生?如此推求,知一念心,不从共生。若言无因缘生,既无因缘,又何能生?如此推求,知一念心,不从离生。这是推因成假破有见入无生门。

  若不能于此悟入无生,即转从相续假破。谓此一念心,为前念灭故后念生?为前念不灭故后念生?为前念亦灭亦不灭故后念生?为前念非灭非不灭故后念生?若言前念灭故后念生,前念灭中有生故后念生?前念灭中无生故后念生?若前念灭中有生故后念生,既说前念灭,灭法中何得有生法;纵使灭法中有生法而能生后念,那么便是前念生故后念生,而不可说前念灭故后念生;若前念灭中无生故后念生,既无有生,何能生后念。若言前念不灭故念生,便成念自生念,前念既不灭而能生后念,那么一念中便有了两念,一是不灭的前念,二是所生的后念,当然没有这种道理;若说前念即是后念,却又弄成能所不分,也就混乱了事实。

  若言前念亦灭亦不灭故后念生,灭和不灭,二法相违,既灭就不可说不灭,若不灭不可说灭,若前念中自有二法,谓一是灭法,二是不灭法,灭和不灭二法合故能生后念,那么就变成共生了;若是共生,那么须灭和不灭二法各各能生,共方能生,若各各能生,又成二生,便成了二个后念,若各各不能生,共当然也就不能生。若前念非灭非不灭故后念生,为有此非灭非不灭?为无此非灭非不灭?若有此非灭非不灭,便是有因,既是有因,即同前破;若无此非灭非不灭,便是无因,既无于因,又何能生?这是推相续假破有见入无生门。

  若再不能于此悟入无生,即转从相待假破。谓此一念心,为待于无生而生?为待有生而生?为待亦有生亦无生而生?为待非有生非无生而生?若待无生而生心,有此无生?无此无生?若有此无生,便成有生,可得谓无?若无此无生,既无此无生,又何所待?若待于无而能生心,那么一切龟毛兔角,都应该能生出心来了。若持有生而生心,那么从生有生,即成二心;又持有生而生心,生和生是相同的,何名相待?凡物总是相异,方可相待,如待短而有长,待东而有西,不应长自待长,西自待西。若待亦有生亦无生而生心,有生、无生是二法,若二法各各能生心,便成二心,各各不能生心,则合亦不能生心。若待非有生非无生而生心,既非有生非无生,便是无因缘,从因缘求,尚不可得一念心的生处,何况从无因缘求而当可得?既无因缘,何能生心?这是推相待假破有见入无生门。如此破有见后,若转堕入无见,再当从三假推破;乃至亦有亦无见、非有非无见;乃至复四见、具足四见等,都要这样的推破。是为破见假以入空。

  二、思假。

  破思假以入空。思是思惑,思惑是贪、瞋、痴、慢,欲界具有四种,色、无色界但有贪、慢、痴三种,历三有十种思惑。三界共分九地,地地有九品思惑,合为八十一品思惑。思惑的名相,已见于藏教章中,现不再谈。这些思惑,也要用三假推破,入无生门。

  现在姑举破欲界贪以入无生门。例如有人贪欲炽盛,无法调伏,即须破除。先从因成假破,谓此一念贪欲心,为从根生?为从尘生?为根尘合生?为离根尘生?若从根生欲心,那么未对尘时,根应自能生欲,而不对尘,根实不能生欲,故知欲心,不从根生。若从尘生,尘本非我,纵能生欲,与我何干;又尘和心异,何能相生?故知欲心,不从尘生。若根尘合生,应生两心;又各各既不生,合亦不生;故知欲心,非根尘合生。若离根尘生,既离根尘,便无所有,无所有而能生,便是无因生,无因不能生,故知欲心非离根尘生。这是推因成假破欲界贪入无生门。

  若不能于此悟入无生,即转从相续假破。谓此欲心,为前念灭故生?前念不灭故生?前念亦灭亦不灭故生?前念非灭非不灭故生?若前念灭故生,前念已灭,已灭便无,无又何能生后念?若前念不灭故生,前念尚在,后念又何能生?若前念亦灭亦不灭故生,灭和不灭,二法相违,相违不能生。若前念非灭非不灭故生,既非灭不灭,便无所有,无又何能生。这是推相续假破欲界贪入无生门。

  若再不能于此悟入无生,即转从相待假破。谓此欲心,为待有生而生?为待无生而生?为待亦有生亦无生而生?为待非有生非无生而生?若待有生,从有生有,何名相待。若待无生,既无所有,又何所待?若待亦有生亦无生,有无相违,以何为待?若待非有生非无生,既非有无,即是无因,无因何待?这是推相待假破欲界贪入无生门。

  如此破一品思惑,即显一分真明,辗转破欲界九品贪欲,乃至破欲界九品瞋、痴、慢,也用此法;乃至色界四地三十六品贪、痴、慢,无色界四地三十六品贪、痴、慢,都要这样的推破。是为破思假以入空。

  (二)从空入假破

  从空入假,有五种因缘:一慈悲心重,二忆本弘誓,三智慧猛利,四善巧方便,五有大精进力。具足这五种因缘,才能从空入假,弘济众生。唯有菩萨能够这样,二乘之人,但能从假入空,而不能从空入假。

  从空入假有三种方法:一知病,二识药,三授药方法。

  一、知病,谓知见、思两病。

  知见病,要知见的根本。见的根本,便是我见,从我见本,起无量见,我见若去,诸见自亡。又知起见因缘,因缘不同,如众生的根性、形貌、居处、嗜欲等千差万别,所造的业,也是千差万别,这些都是起见的因缘。又知起见久近,谓知种种见,或从此世起,或从近世起,或从远世起,或当于未来方盛。又知见惑重数:从一有见,分出三假,又从三假,分出四句,便成十二句;合四悉檀,便成四十八悉檀;又一悉檀分出性空相空,四十八悉檀便成九十六句;一一句各有止观,九十六句便成一百九十二句;一百九十二句加前性空相空九十六句,再加四十八悉檀,再加根本十二句,便成三百四十八句;再乘信行、法行、信行转法行、法行转信行的四种人,合有一千三百九十二句。但一有见,便有这许多,无见、亦有亦无见、非有亦无见也如是,四见便有五千五百六十八句。复四见也如是,具足四见也如是,三种四见,便有一万六千七百零四句。再加一绝言见,亦有一千三百九十二句,便成一万八千零九十六句。所破的见病已如此之多,能破的法门也有如此之多,能所合论,便有三万六千一百九十二句。自行如此,化他也如此,自行化他合论,则有七万二千三百八十四句。更约六十二见,八十八使等,则有无量无边,不可穷尽。于此诸见,无不明了,是为知见病。

  又要知思病。要知思的根本,思以痴为本。又知起思因缘,又知起思久近,又知思惑重数。思惑的重数,九地有八十一品思惑。初一品有三假四句,便成十二句。一句有信解、见得,各用四悉檀,成八句。信行、法行、信行转法行、法行传信行,四种人各有八句,便成三十二句。一句有三十二句,十二句便有三百八十四句。一一句又有性、相二空,便成七百六十八句。七百六十八句加前三百八十四句,成为一个一百五十二句。再加根本十二句,则成一千一百六十四句。初一品思惑,有这许多重数,九品思惑,便有一万零四百七十六句。欲界九品思惑有这许多重数,三界九品思惑,便有九万四千二百八十四句。所破如此,能破亦然,能所合论,便有十八万八千五百六十八句。自行如此,化他如此,自行化他合论,则有三十七万七千一百三十六句。若再详细推论,一一品中,又有无量品,品品之中,又有三假四句等,则有无量无边,不可穷尽。于此诸思惑,无不明了,是为知思病。

  二、识药。

  病有无量,药亦无量,略言有三:一世间法药,二出世间法药,三出世间上上法药。世间法药,谓三皈、五戒、十善、四禅、四无量心等,又如儒教所说仁、义、礼、智、及种种善法,于世间虽然有利益,然而世间法药,虽能利人,不能令人究竟解脱,所以还须要用出世间法药。出世间法药,如一行三昧、定慧、三解脱、四念、五力、六度、七觉、八正道、九想、十智等,无量无边,一一法药,有种种名相,种种功用。出世间上上法药,约止观而论,一法为药,即一实谛;二法为药,即是止观;三法为药,即三三昧;四法即四念处,五法即五根,六法即六念,七法即七觉分,八法即八正道,九法即九想,十法即十智,乃至恒沙法门,菩萨于此,无不了知。

  三、授药方法。

  既知一切众生病,识一切法门药,便当应病授药。若众生没有出世机,便授以世间的药。而出世之机,又存下根、中根、上根、上上根的分别,下根授以生灭四谛的药,中根授以无生四谛的药,上根授以无量四谛的药,若遇上上根,便授无作四谛的药。每一种药,又都分有、无、亦有亦无、非有非无四门,对四种根,便成十六门。这样知一切病,识一切药,应一切机,是为破空以入假。

  (三)两观为方便,得入中道破

  从两观入中道,有四种因缘:一无缘慈悲,二满弘誓,三求佛智慧,四学大方便,具足这些因缘,才能得入中道,正破无明,亲见法性。修中观正破无明,即有三番:一观无明,二观法性,三观真缘。

  一观无明。无明悬绝,云何可观?今但观空、假二智。这空、假二智,在破见、思尘沙惑时,名之为智,然以其障于中道,则此二智,还名为惑,叫做智障;这个智障,便是无明。现在只要观空、假二智即是无生,便破无明,得见中道。在修观时,即观这空、假二智,为从法性生?为从无明生?为合生?为离生?若从法性生,法性本是无生,云何能生?若从无明生,无明本来不实,亦何能生?若合生、若离生,也都是这样地推破,同前因成假中所说。

  二观法性。前观无明,或生一种解,得一种定,便决定以为无明即是法性,这样计著于法性,还是迷而不悟,便应转观法性。观此法性,为从无明灭生?为从无明不灭而生?为无明亦灭亦不灭而生,为无明非灭非不灭而生?用这四句来推破,即同前相续假中所说。

  三观真缘。若依前法修观,便执有中道观智,能破无明,能见法性,还名为障,再当推破。便观此中道观智,待谁而有?为待于智?为待无智?为待亦有智亦无智?为待非有智非无智?用这四句来推破,即同前相待假中所说。用这三番推破,便可以正破无明,亲见法性,得入中道。

  以上所说,是依圆教空无生门,遍破一切法。即空无生一门已能如此,其余有门、亦有亦无门、非有非无门,也都能遍破一切法。教门如此,观门、智门、理门,也都能如此遍破一切法,这叫做破法遍。

  在十乘观法中,这一法讲得最多最详。但本文所说,还不及《摩诃止现》原文的十分之一,其中义理,也都没有全部发挥出来,不过先做个引端,并且加以简明的复述而已!看了这篇文字,也可以略知法门的深广,和烦恼的众多。修佛法原不是件简单的事,必须要运广大心,发长远心,遍法界修,尽未来际修,纵遇困难,也必须要以坚忍强毅的精神,逐渐克服,决不可见难便退。若是遇著小小困难便低头了,这是不够学佛的。还有,看了通途教理的艰难、烦复,相反地,更可以显出净土法门的简易、径捷,这一个特别法门,更希望大家要加以留意。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识通塞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