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佛文推荐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一章 绪 论

  第一节 研究动机与旨趣

  佛教自东汉初年传入中土[1],历经魏晋南北朝之传译义解以及修证体验,及至隋唐诸宗并兴而灿然大备。其中,对于教典之判释,被后人共推为第一之天台宗,自隋·智顗(538-597)肇建,虽盛极一时,却又随即式微;迨至盛唐,方有荆溪湛然(711-782)为抗衡诸宗,吸收华严“真如随缘”之义,以推阐智顗之说,始得中兴,然为天台教之一变也。其后,唐武宗废佛,又经唐末五代之长期战乱,法运衰颓,教籍散佚;虽五代之末有宋之初,陆续从高丽、日本传回,毕竟文献久疏,义解难精;復受“宗”“教”和会的思潮影响,教义夹杂混淆。是时,四明知礼(960-1028)秉智顗、湛然之旨,精简天台义理,甄分与华严、法相,乃至禅宗之异同,遂又中兴天台,然此又天台教之一变也。《观经疏妙宗钞》既为知礼晚年力作,当为其思想之匯归及最后定论,故拟依本书以全面看待天台思想前后衍化之异同,此为撰写本文的动机之一。

  宋初以知礼为中心所发生天台山家、山外的义理论诤,是中国佛教思想史上一件大事;时间长达三、四十年,参与的人物不下一、二十人;而其最后即为知礼于《妙宗钞》中加撰《料简十三科》,以导正其先辅后叛的弟子净觉仁岳(992-1064)有关“生身尊特”(意义详后)佛身论之歧出与坠陷。此不但牵动天台宗全部的思想义理,且关系深辨天台“性具”与贤首“性起”两大思想系统不同之癥结所在;可惜近代多数学者但见论及佛身大小,即将之归类为信仰问题,认为缺少哲理意趣而未加处理。于此,实有急待加以釐清之必要,此为撰写本文的动机之二。

  在中国流传最广,信仰修持人数最多的弥陀净土法门,自东晋慧远(334-416)唱导以来,一向偏重念佛观行之修持,较乏留心义理教相之建构;后经北魏昙鸾(476-542?)、道绰(562-645)引述龙树《十住毘婆沙论》“难行、易行”二道之说[2],始略具教判;至于初唐善导(613-681)撰《观经疏》,楷定古今,力斥诸家[3],既为述净土之教相,復为立修持之行仪,而后净土之教义粗备。至其所主张“凡夫入报土”说之修证因果,及往生后“四种净土”之差别事相,则未及作较深入的探讨和完整的交代,此固有待于三百年后同为《观经》阐疏的知礼,来替他补足。然则,《妙宗钞》中有关净土的义蕴为何?此亦正是撰写本文的动机之三。

  北宋初年,随着政治之趋于统一,故亦促进文化、学术、宗教各方面之和会风潮;不但儒、释、道三教,逐渐调和融会,佛教内各宗派,亦相互影响吸收。知礼既顺应时势,撰《妙宗钞》,以天台圆宗教义诠释《观经》的净土观行,而首唱“台净融合”之论。如此作法,究竟是否合乎佛意经旨?又其融合之特质何在?均有必要作进一步的探讨,此为撰写本文的动机之四。

  净土念佛,本分四种,曰实相、观想、观像、持名。其中,专主持名,虽然早在初唐善导,即已唱导;[4]然世人辄偏兼修,或禅净(亦即实相)、或观像、或观想;而真正普徧流行开来,则要到明末莲池祩宏(1532-1612)与蕅益智旭(1599-1655)大力提倡之后。[5]盖以持名一法,收机最广,下手最易,直是“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以致世人屡误认专为中下根设,(蕅益《灵峰宗论》云“持名法门,虽似曲为中下,仍復最顿最圆”),乃至最近诸多僧俗大德,或主张专诵一经、或但称洪名,以致废诸经而不研、置百善而不行,遂沦为名副其实之“老太婆法门”;不知莲池、蕅益虽专主持名,却分有“事持、理持”之异;试问若不达《观经》“心作心是”之理,云何论及理持?且若不了“三辈九品”之修证因果、浅深阶位,及“四土横竖”超或不超的义蕴,又如何突显法门之胜异而防偏曲?此为撰写本文的动机之五。

  如上所述,从智顗之创建天台教义开始,到教派间“互竞互涉”,以及山家、山外义诤的探讨;又从慧远之唱导净土,到善导之“楷定古今”,最后集中于知礼《观经疏妙宗钞》一书之研究。其动机的着眼点,是由远而近、由大而小,復由当前而推衍未来;至其实际研究时,则是由点而线而面,层层扩大探讨。是以,本文研究之旨趣,相应于前面的动机,即有下列五点:

  (一)探讨本书中有关天台思想,并评析与智顗、湛然思想之异同。

  (二)探讨本书在山家、山外义诤中之地位,并详辨其“佛身论”所关涉之哲理。

  (三)探讨本书中有关净土思想,并挖掘其对净土教义开展的主题与内涵。

  (四)探讨本书中有关“台净融合”的思想,并评析其方向的正确性,及历史的时代意义。

  (五)彰显本书的思想在当世的价值与贡献,并申明对后代佛教发展的启示与影响。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第二节 研究方法与范围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