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佛文推荐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三节 净土为归的时代趋势

  中国之有弥陀净土信仰,当以东汉灵帝光和二年(179)十月,由月支·三藏支娄迦谶译出《般舟三昧经》为滥觞。[31]《经》中虽未如后译之《净土三经》(指《佛说阿弥陀经》、《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佛说无量寿经》)详述有关极乐净土之种种依正庄严,然已明示“三昧见佛”之法,谓能依法行“般舟三昧”,专念阿弥陀佛,即得见佛,亦得未来往生极乐。其后,东晋·慧远(334-416)认为“又诸三昧,其名甚众,功高易进,念佛为先”[32]遂于江西庐山(江西省九江县)东林寺,与朝野僧俗共一百二十三人,结白莲社,依之专修念佛三昧,立誓共期往生西方。此不但盛极于当代,且感化于后世,遂被后人尊为净土宗的初祖。

  次有北魏·昙鸾(476-542?)撰《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註》(简称《往生论註》),率先引述西方龙树《十住毗婆沙论》对佛法行门有“难行”、“易行”二道之分[33],而主张处五浊之世、无佛之时,众生应当修持仗弥陀愿力往生极乐之净土念佛法门,方能速登不退,圆证佛道。其文云:

  “难行道”者,谓于五浊之世,于无佛时,求阿毘跋致(译云:不退转)为难,此难乃有多途。…如斯等事,触目皆是,譬如陆路,步行则苦。“易行道”者,谓但以信佛因缘,愿生净土,乘佛愿力,便得往生彼清净土。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正定即是阿毘跋致;譬如水路,乘船则乐。[34]

  盖彼据“难行”、“易行”之说,而强调净土法门托他力、仗本愿之殊胜;因此净土立教之精神,始获突显。而踵继其志业之西河道绰(562-645)復受《大方等月藏经》(即《大方等大集经·第十五月藏分》)“五个五百年”[35]之说的启发,撰《安乐集》二卷,鼓吹末法的思想,而大倡“时教相应”的重要性;主张佛陀教法有“圣道”(即难行道)和“净土”(即易行道)二门,今当末法,应捨圣道,专修净土。其文云:

  依大乘圣教,良由不得二种胜法,以排生死,是以不出火宅。何者为二?一谓圣道,二谓往生净土。其“圣道”一种,今时难证,一由去大圣遥远、二由理深解微。是故《大集月藏经》云:“我末法时中,亿亿众生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当今末法,现是五浊恶世,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36]

  由是之故,遂使净土法门易修易证、契时契机的特质,更加受到世人的侧目。迨入初唐,更有集净土教义大成的善导(613-681)撰《观经疏》四卷(简称《四帖疏》),把握净土立教的精神与特色,以“楷定古今”的气势,主张“凡夫入报土”论,强调“若论众生垢障,实难欣趣;正由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37]且驳斥过去《摄论》学者“别时意”说之非,援引《阿弥陀经》之“念佛往生”及“诸佛护念”两段经义,证成凡夫念佛当生临终必可蒙佛接引,绝非只是种下未来往生之远因而已38。復极力提倡最简易方便之“称名念佛”为“正行、正业”,认为只称名念佛,即是行、愿具足,即是往生正因。其文云:

  今此《观经》中十声称佛,即有十愿十行具足。云何具足?言“南无”者,即是归命,亦是发愿迴向之义;言“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义故,必得往生。39盖因善导之大力阐述净土教义和创建修持行仪,再加上其本身对法门的深刻体验与高度信念,不但使净土法门在诸宗竞起的当世,能确立其稳定的基础,且亦让净土之教,化满京华,而风行于天下后世。此从《净土瑞应传》之赞语曰:“佛法东行,未有禅师之盛矣!”40即可略知其影响之一斑。

  由于弥陀净土具备教门广大和修法简易之特质,兼因三教合一与佛教内部宗派会通思想潮流的影响,遂使唐朝自开元以后,不论天台、贤首,乃至禅宗各派,纷纷以净土为匯归;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莫如中唐的圭峰宗密与五代之末的永明延寿。宗密既秉融会禅教宗旨撰《禅源诸诠集》,而于其<序>中论求取圣道之法,即是禅、净二宗并列。其文云:

  故三乘学人,欲求圣道,必须修禅,离此无门,离此无路;至于念佛,求生净土,亦须修十六观禅及念佛三昧、般舟三昧。41

  且于所撰《华严经行愿品疏钞》卷六中,又引澄观之言,说明华严学者所以不生华严世界而求生极乐净土的原因。其文云:

  不生华严,而生极乐,略有四意:一有缘故、二欲使众生归凭情一故、三不离华藏、四即本师故。42

  至其于《华严经行愿品疏钞》卷四中,最早所建立念佛方法有“称名念、观像念、观想念、实相念”之“四种念佛”说,更成为后世净土学者共遵之圭臬。职是之故,后世之华严学者普遍流行着弥陀净土的信仰。

  至于其后之永明延寿,既以禅宗之旨,和会天台、贤首、法相三家之异同,而撰《宗镜录》;復撰“禅净四料简”,提倡“禅净双修”。其文云:

  有禅无净土,十人九蹉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有禅有净土,犹如带角虎,现世为人师,来生作佛祖。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箇人依怙。43

  且另撰《万善同归集》三卷,主张不废六度万行,而总以回向愿生净土为鹄的。尤其大师本身躬亲实践,终其一生,日行百八件佛事44,且日念弥陀圣号十万声,回向发愿,求生西方。是以世人视之为“弥陀再来”,而尊崇为净土宗第六代祖。

  综上所述,净土一宗凭其教门广大(故无机不摄)、行法简易(故人人可修)之优势,因之自东晋慧远唱导以来,至于初唐之善导而教义大备,从此遂逐渐普遍流传开来。不但教下之人匯归净土,或“解在天台,行在弥陀”,或“教研贤首,行在净土”;乃至宗门之人,也莫不兼修净土,是以元·禅门宗匠天如惟则(?-1354)即云:“合五家之宗派,尽天下之禅僧,悟与未悟,无有一人不归净土。”45由此可见,宋初天台教观的中兴者知礼大师,彼所以将“教崇天台,行归净土”作为其终身的职志,概可由唐末五代以来匯归净土之时代趋势中,找到合理的根据。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第三章 知礼的生平与著述
· 第二章注释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