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佛文推荐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二章注释

  [1] 按,有唐一代由朝廷多次倡议公开进行儒、释、道之“三教讲论”,根据罗香林<唐代三教讲论考>之研究,认为其正面之成就,小之可养成公开论难之宽容风度,大之可以养成学术思想之滙通。该文见《东方文化》一卷一期,页85-97,香港,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1954、1。

  [2] 指唐武宗会昌五年(845)八月,拆毁佛寺、还俗僧尼、没收田地、焚燬佛经等破坏佛教之事,世称“会昌法难”。见新校本《新唐书》卷五十二,页1361,新校本《二十五史》,台北市,中央研究院。

  [3] 吴越钱忠懿王弘俶遣使高丽,报聘中国始末,事见清·性权《天台四教仪註汇补辅弘记》卷一,引僧统贊宁通惠(法号)所录僧史。《续》102、131a。

  [4] 根据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之研究,牟子约于东汉献帝初平四年(193)之后作《理惑论》推尊佛法。彼虽系苍梧人,然未为太守,且无意仕官;故与《弘明集》及《隋志》所注“汉苍梧太守牟融”,自非同一人。分见该书上册,页74和页121,台北市,台湾商务印书馆,1998、7。

  [5] 见梁·僧佑《弘明集》卷一,T52、2a。

  [6] 注同上。

  [7] “格义”一语,最早出现于梁·慧皎《高僧传》卷四<竺法雅传>记载云:“雅乃与康法朗等,以《经》中事数拟配外书,为生解之例,谓之格义。”见T50、347a。

  [8] 见新校本《魏书》卷114,页3026,新校本《二十五史》,台北市,中央研究院。按,文中“三畏”,即出自《论语·季氏篇》“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并参张清泉《北宋契嵩的儒释融会思想》页23-24,台北市,文津出版社,1998、7。

  [9] T8、482a。

  [10] 唐·孔颖达《毛诗注疏》卷第十之三、5,《十三经注疏》本第二册,台北市,艺文印书馆,1976、5。

  [11] 根据梁·慧皎《高僧传·慧远传》卷六记载云:“远年二十四,便就讲说。尝有客听讲,难实相义,往復移时,弥增疑昧;远乃引《庄子》义为连类,于是惑者晓然。是后,安公特听慧远不废俗书。”见T50、358a。

  [12] 按,唐太宗以儒学多门,章句繁杂,特诏国子监祭酒孔颖达与诸儒撰五经义疏,凡百七十卷,名曰《五经正义》。

  [13] 参罗香林<唐代三教讲论考>第六段,见《东方文化》一卷一期,页96,香港,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1954、1。

  [14] 唐·白居易<三教论衡>一文,见《白氏长庆集》卷六十八,页748-752,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1080册,台北市,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15] T45、708a-710b。

  [16] T45、708a。

  [17] 按,宗密十八岁(797)遇荷泽神会系下的道圆禅师,言下契心,遂捨俗出家;三十二岁(811)亲赴长安,师事澄观,不离左右。二人为宗密一生中最重要的师承。参见冉云华《宗密》页276-285,台北市,东大图书公司,1988、5。

  [18]按,原贤首五教为:一小教,包括人天、小乘二教,二始教,包括大乘立相、破相二教,三终教,四顿教,五圆教;今宗密则开“小、始”为前四教,合“终、顿、圆”为后一乘显性教。

  [19]T45、710a-b。

  [20]印顺《印度之佛教》第六章学派之分裂,页97-122,台北市,正闻出版社,1985、10。

  [21] 按,“南三”指在南朝有三家:一虎丘山岌师、二宗爱法师、三定林柔次二师;“北七”指在北朝有七家:一北地师、二菩提流支、三佛驮三藏学士光统、四护身自轨大士所用、五耆阇凛师所用、六北地禅师、七北地禅师一音教。参见静权《天台宗纲要》页2,台北市,佛教出版社,1979、6,并见智顗《法华玄义》卷十,T33、801a-b。

  [22] 按,贤首三时,初“先照时”,即天台之“第一华严时”;二“转照时”又分为初转、中转、后转,亦即天台“第二阿含时、第三方等时、第四般若时”之分渐初、渐中、渐后三时;三“还照时”,即天台之“第五法华涅槃时”。而其“小、始、终、顿、圆”五教,亦即天台“藏、通、别、圆”四化法,但增“顿”教,以收摄后天台而兴起的禅宗而已。至于“十宗”的建立,前七宗名义全同于玄奘窥基之所传,但于彼“第八应理圆实宗”另开为“八真德不空宗、九相想俱绝宗、十圆明具德宗”等三宗。参见太虚(1889-1947)<贤首学与天台学之比较>,《太虚大师全书》第二册,页709-712,台北市,善导寺佛经流通处,1980、11。

  [23] 据《五灯会元·神秀传》卷二记载:“秀遂住江陵当阳山,武后闻之,召至都下,于内道场供养,特加钦礼。……时王公士庶,皆望尘拜伏。暨中宗即位,尤加礼重;大臣张说尝问法要,执弟子礼。”可见其受朝廷上下尊崇之一斑。见《续》138、214d。

  [24]元·宗宝编《六祖大师法宝坛经·般若第二》卷一记载,惠能开示在家出家弟子之修行法要,而举“无相颂”云:“说通及心通,如日处虚空,为传见性法,出世破邪宗。……世人若修道,一切尽无妨,常自见己过,与道即相当。”乃至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此颂是顿教,亦名大囧琺船,迷闻经累劫,悟则剎那间。”见T48、351b-c。

  [25] 宋·志磐《佛祖统记·湛然传》卷七记载湛然对华严、唯识、禅宗之批评云:“然而,宗经弘论,判释无归。讲华严者,唯尊我佛;读唯识者,不许他经;至于教外别传,但任胸臆而已。”见《续》131、61b。

  [26] T46、782c。

  [27] T46、460b。

  [28] 宗密<禅源诸诠集都序>,T48、400c。

  [29] 蕅益《灵峰宗论》卷七之二<校定《宗镜录》跋>四则之二,见《蕅益大师全集》第十八册,页16下,台北市,佛教书局,1989、2。

  [30] 见延寿《宗镜录·序》,T48、417a。

  [31] 按,藏经中署名后汉·支娄迦谶译本有二:一名《佛说般舟三昧经》一卷、八品;一名《般舟三昧经》(一名《十方现在佛悉现在前立经》)三卷、十六品。分别见T13、897c及T13、902c。

  [32] 慧远《念佛三昧诗集·序》,见唐·道宣《广弘明集·统归篇》卷三十,T52、351b。

  [33] 见姚秦·鸠摩罗什译《十住毗婆沙论卷五·易行品第九》,T26、41b。

  [34] T40、826b。

  [35] 指佛灭度后,初五百年为“解脱坚固”、第二五百年为“禅定坚固”、第三五百年为“多闻坚固”、第四五百年为“造寺坚固”、第五五百年为“斗诤坚固”。见T13、363a-b。

  [36]《安乐集·第三大门》卷上,见T47、13c。

  [37] 善导《观经疏·玄义分》卷第一,见T37、251a。

  38 注同上,T37、250a。

  39 注同上,T37、250a-b。

  40 T51、105c。

  41 T48、399b。

  42 《续》7、499b。

  43见明·大佑《净土指归集·法相门第三》卷上,《续》108、68a。

  44按,延寿日行一百零八件佛事,其中重要者,如:受持大悲咒、念佛、礼佛、忏悔、诵经、坐禅、说法、夜施鬼神等。见《智觉禅师自行录》,《续》111、77d-83b。

  45 《净土或问》第三问,T47、293c。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第三章 知礼的生平与著述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