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知礼的生平事迹   │ 文章推荐
 

  五、精简义理 甄分诸宗

  知礼生平中,另外一件大事,即是亲自参与且主导发生在北宋初年佛

  教思想史上最大的一次义理论争。这个以知礼为代表属于天台正统的“山家派”,独立对抗第一针对《金光明玄义》广略本、以“真心观”和“妄心观”为中心的义理之辩,对象包括晤恩、源清和庆昭、智圆等人;与第二针对《十不二门》之不同解读,以“别理随缘”和“性具随缘”为中心的义理之辩,对象则包括:源清、宗昱(或作翌)以及继齐、元颖、子玄等旁出的“前山外”;还有第三针对《观经疏妙宗钞》的教义,以“三身寿量”和“约心观佛”、“华严藏尘”和“生身尊特”为中心的义理之辩,对象却是本助知礼而后背叛的弟子仁岳的所谓“后山外”(或称“杂传派”)。这三场前后达三四十年之久的论争,影响天台宗在宋代以后的发展,并涉及佛教中其他几个重要的宗派,包括华严宗、法相宗、禅宗、净土宗等;最后由于山家的胜出,使护持天台正统的知礼,终于站稳其“中兴天台”的地位。志磐<十七祖四明法智尊者大囧琺师贊>云:

  四明法智,以上圣之才,当中兴之运,东征西伐,再清教海,功业之盛,可得而思。……自荆溪而来,九世,二百年矣,弘法传道,何世无之?备众体而集大成,辟异端而隆正统者,惟法智一师耳。是宜陪位列祖,称为中兴。[32]

  由此可见其评价之高,也符合史实。其中有关教理正讹之剖析,尚非本节重点,兹谨将其论争过程,略述于后,藉悉知礼护持山家之功,亦见其甄分教理的精准。

  宋初,其所以会发生山家、山外教义论争的原因,固有其时代背景的关系。一方面是台宗教籍的散失:此如《佛祖统纪》[33]所说,远因是安史之乱,近因是会昌(唐武宗年号)法难,天台教籍除《净名疏》外,均流散海东;直至五代末吴越忠懿王钱俶(929-988),遣使高丽,求取章疏,方使天台教部失而復得;既然教学传承荒疏日久,要能深入把握天台精义,自然不易;二方面是融会思想的流行:唐末五代其他各宗主动融会天台思想,如华严宗中,先曾就学于湛然(711-782),后传贤首的清凉国师(737-838)与弟子圭峰宗密(780-841),沟通天台一乘圆教,判法华为“同教一乘”(同圆)、华严为“别教一乘”(别圆),致使两宗在圆教意义上不易釐清;又如禅宗中,永明延寿(904-976)主张禅教兼重、性相融合,他曾约集天台、华严、法相诸宗高僧学者,就相违教义进行讨论,自以禅宗观点加以折衷,而编成《宗镜录》[34]一书。兼讲之风既盛,若教眼不明,往往容易发生乖舛。当时山外诸家,即是在这种学术氛围下,不自觉地袭取华严、禅宗的思想,尤其是圭峰宗密的思路而释天台,以致“坠陷本宗”。知礼为护持天台“一家之正义”,遂在判教、观法等方面,从理论上一一加以精简批驳。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①、针对《金光明玄义》广略本之辨的论战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