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知礼《妙宗钞》研究 - 知礼的生平事迹   │ 文章推荐
 

  ①、针对《金光明玄义》广略本之辨的论战

  这次论战的时间,主要是从真宗咸平三年(1000,41岁)起,至真宗景德四年(1007,48岁)止,“往返各五,绵历七年”;[35]若再加上十余年后,知礼《金光明玄义拾遗记》(1023,64岁)之破斥智圆《金光明玄义表微记》,则时间更要拉长。

  智顗《金光明玄义》,在宋真宗景德(1004)之前,原本广略二本并行于世的。当时却有知礼的叔辈慈光悟恩(912-986)撰《金光明玄义发挥记》,主张略本方是智者真撰,认为具有“观心十法”的广本是后人伪造;其后悟恩的弟子奉先源清(?-997)与灵光洪敏(生寂?)共撰《难词二十条》辅助阐扬其说。知礼于真宗咸平三年(1000,41岁)撰《金光明玄义释难扶宗记》评破其非,从此开启山家、山外义理之争的序幕。该书一开头,即陈述了这次论争的缘起:

  《金光明玄义》,早岁闻浙阳慈光恩师专守略本,非观心等义,谓后人擅添;受其旨者,则有奉先清、灵光敏,皆广构难词,形乎篇卷,谓观心等文,文理乖舛,私欲废之。近胥山学友善信上人,传二师之义,復制长牋,请余详广略之真伪、定存废之损益,俾后人无犹豫于两楹之间也。[36]

  知礼原先犹顾虑“评是议非,则近于诤竞”,且念在悟恩的辈份,源清、洪敏又是“学解有闻,盖吾宗之先达”,而不打算轻率开起战端。后来因经不起善信一再的请求与鼓励,谓“法鼓竞鸣,何先何后”,而且“当仁不让于师,岂况与人”,最后不得已才提笔“释二师之难词,救一家之正义”。[37]

  接着是源清的两位门人,梵天庆昭(936-1017)和孤山智圆(976-1022)合撰《辩讹》,“验《释难》之非,求《发挥》之得”;知礼遂又撰《问疑书》加以诘责。

  随后,庆昭陆续有《答疑书》、《五义书》之连番转计,而知礼相对则有《诘难书》、《问疑书》之责难;乃至庆昭稽留逾年,知礼则又写《覆问书》催其答復。末后,庆昭才又撰出《释难书》,而这时已翻成“不腆之文”[38],盖经过“五番堕负,四番转计”[39]之后,庆昭已是理屈而词穷了。

  到真宗景德三年(1006,47岁)十二月,知礼又“攒结前后十番”之文,另编撰成《十义书》一书,遣派弟子神照本如(981-1051)持往钱唐诘问庆昭、智圆;后来是智圆特请钱唐郡守出面调停,方免除一场当面的冲突。[40]

  隔年(1007)五月二十六日,庆昭有《答十义书》一轴,知礼于六月十五日又撰《观心二百问》,深责之云:

  答释未善读文,纵事改张,终当乖理;始末全书于妄语,披寻备见于谄心;毁人且容,坏法宁忍?[41]

  庆昭在接到《观心二百问》后,回给知礼一封信,信中称知礼“洞四教之大体,造三观之渊源,极如说行,唯日不足,诚谓得其门(指天台正统之门)矣!求之于今无以加也。”同时对其所写的《观心二百问》更赞之云:“果见其解深而理奥,学博而意幽;抑又文辞粲然,才华焕发,求之兼才,又难能也。”[42]充分表显其敬仰与推崇之意,后庆昭也就不再于辩论中出现。

  最后,经过十余年,孤山智圆(976-1022)又于真宗天禧二年(1018)撰《金光明玄义表微记》,提出“四失九证”,非议广本的观心释;知礼遂在智圆示寂的次年,即仁宗天圣元年(1023)着《金光明玄义拾遗记》,一一加以破斥。[43]以上是以《金光明玄义》为主轴,前后长达二十四年的论争,兹再以图表略示如下:

  知礼《金光明玄义》广略本辨论图表(图)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②、针对《十不二门》不同解读的论战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