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佛文推荐 - 知礼《妙宗钞》研究 - 正文   │ 文章推荐
 

  ② 由性恶故方论即理之毒及圆宗理消伏用

  (二)继续阐扬“由性恶故,方论即理之毒”以及圆宗“理消伏用”的道理

  知礼在《妙宗钞》之前撰《释消伏三用》时,即提出“理毒性恶”之命题,认为“即理之毒”的前提,必须是“性具染恶”;换言之,染恶诸法,由本性具故,则其毒害无作,乃至復本性时,染毒宛然,如此方成“即”义,而为“即理性之毒”;所谓“由性恶故,方论即理之毒;欲明理消之用,要知性恶之功”。俟其撰《妙宗钞》时,也就往往藉解《观经》之便,继续阐释其要义。

  如在<五重玄义·论用>科中,辨此经能令五逆罪灭往生净土之生善灭恶大力用时,即云:

  二德(般若、解脱)在性,全指惑业,即是性具善恶二修(善修是二德、恶修是惑业);今体逆修(惑业恶修)既全性具,当处融妙,乃化他德。故以此二(生善灭恶)为经宗用;用徧一切,非无恶用,以顺性故,生善灭恶;故染恶用,称性用之,最能灭恶。(卷二、414b)

  既言“二德在性,全指惑业”,岂不就是“性具染恶”?正由“性具”故,既具足一切净善,亦具足一切染恶,故言“性具善恶二修”;又言“今体逆修,既全性具,当处融妙,乃化他德。”岂不就是“即理之毒,毒即无毒”?盖即以此毒为能消伏,当处绝待,毒害即中,故谓“故染恶用,称性用之,最能灭恶”

  此科后文接着又云:

  恶之重者,莫过五逆;五逆是业,从于上品烦恼而起,招无间苦;此《经》大力,能灭此等极重三障,即生净土。若此三障,性非三德,何能无间转为极乐?……以其五逆,体是寂光,故可于此净四佛土。(卷二、414c)

  所谓“三障性即三德,五逆体是寂光”,正由“理毒即性恶”之故,“通达恶际即是实际”,亦即“毒害即中”,此宁非即理消伏之大用乎?尤其在<第九佛身观>科中,知礼诠释智顗《观经疏》特将佛之胜应身称为真法身者,乃为“显示妙宗”之深义时,即直云“业惑名为理毒”,而暗喻孤山智圆“须祛滞想”(指执理毒非性恶),方能见到圆宗旨归。其文云:

  今家生身、应身、报身、法身,对藏、通、别、圆。行者应知圆宗大体:非唯报应,称为法身;亦乃业惑,名为理毒;三观十乘,名性德行,慈悲与拔性德苦乐。今之胜应,称为法身,显示妙宗,其旨非浅。须祛滞想,方见旨归。(卷四、434c)

  如上所述,知礼在《妙宗钞》中,不但从客观的教义  “理毒性恶”的思想上,继续加以阐释,以强化充实天台“性具”论的基础与内涵;而且也从主观的修法  “理消伏用”的观法上,点示“行于非道,通达佛道”、“通达恶际即是实际”的圆宗旨趣。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第四节 无情有性的成佛论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